隋唐兩朝志傳/0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四回 冀州城麴稜降夏 下一回→


  王琮見斬關壽,急命止之,入見曰:「誅降殺順,大不義也。昔臣投拜之時,壽為部將,染病在家,後因無去路,不得已而降賊。今日獻功,宜以十世寡之。」建德曰:「食其祿而殺其主,是不忠也;居其土而獻其地,是不義也。不忠不義之人,吾甚惡之。」琮曰:「若斬此人,非安夏國之計也。」力諫免之。建德使壽仍居王琮部下,收刀兒將士各授官職調用。

  其所擄子女悉令放還,寶物盡賜將士。遠近聞知,夏王有不殺之心,人民悅服,其易、定等州聞風歸附。建德兼並兩軍,兵勢大振,遂殺向冀州而來。

  卻說冀州刺史姓麴名稜,上都人也。其人果敢,少有大志,與本州總管羅藝二人堅守其城,不肯臣魏,猶秉隋之正朔,印信律令,仍舊不改。建德滅了刀兒,使人招之,陳說利害,諭以唇亡齒寒之故,城必難守。麴稜泣曰:「吾受隋大恩,不能報仇,而反以城附人?寧使就戮,安肯為此不忠不義之事!」

  自是節操愈堅。

  建德遂引兵直抵城下,令軍士四面圍之,日夜攻打。麴稜手持長槍,身跨駿馬,便欲出城迎敵,忽見階下閃出一人,仙風道骨,鶴氅星冠,向前連聲大笑。麴稜曰:「為何見笑?」

  其人曰:「單笑汝等肉眼無瞳,不識人物。某有退敵之術,使人不戰自走,何不問我?」眾視之,乃隋崔暹之孫崔履行也。

  稜曰:「有何奇術,可以退敵?」履行曰:「某曾遇異人於鄔石山中,傳授陰書三卷,習得驅兵之法。上可以呼風喚雨,下可以役鬼驅神,中能令人趨吉避凶。用此退敵,不須張弓只箭,只書符念咒,不過數日,攻者自敗矣。」左右之人聽聞,皆言世所罕有。稜曰:「果能此術,吾等賴無患矣。」遂停兵不戰,即令立壇,分作三級,上應列宿,下應九宮八卦。第一層排六丁六甲天神,中立帝座。第二層擺二十八宿日月九曜神兵,各執器械。第三層安五嶽四瀆九州分野。又分二十四向,列二十四氣、七十二候神兵。當夜設醮,進章書符作法,止留麴稜登壇禮拜。履行脫去道服,頭戴布冠,腰繫麻繩,腳穿草屨,手執苴杖,登城向北,號天慟哭,密念神咒。再令滿城婦人,不拘老少,俱令抓住屋脊之上,脫去裙襠,兩手張開,仰望建德軍中,號啕大哭,稱言以陰壓陽之法。

  早有人報建德,建德曰:「此邪幻也,麴稜癡人,被其誘惑。今兵臨城下,將至濠邊,豈能以此術而退敵哉?料城內恐懼,必無御備之策,可急攻之。」是日黃昏左側,軍士大進,四面攻打,喊聲鼎沸,火炬照耀,如同白日。麴稜在城內,知事勢窮迫,即自披掛引軍士來迎戰。履行堅執勸住曰:「汝但放心,今夜必成大功,賊當敗走,切不可出,亂我術法。將士勿自驚懼。」麴稜從之,遷延夜半。建德選敢死將士三百餘人,湧上雲梯,炮聲一響,喊殺連天,將士一齊列於城上。建德招麾大呼曰:「夏主已自登城矣。」只見守城之人互相棄城而走,城中大亂。建德斬奪城門,喧呼爭進。此時履行尚在城樓之上呼天作法,正欲奔走,被眾兵亂刀挫死,擲於城下。比及天明,眾軍士獲麴稜擁至帳下。

  建德接見,親釋其縛,以酒壓驚,謂麴稜曰:「足下為隋之臣,不與眾人同叛,而獨守志不屈,真忠臣也。特免汝罪,回心輔我,以興夏國。」稜曰:「方今天下洶洶,民有倒懸之急,大王立匡國救民之心,臣感不殺,願從仁義之主,以安天下。」遂降於建德。建德大喜,封稜為內史,仍賜黃金五十金,猶以厚禮待之。麗泉詩云:

    建德功勛百戰強,加封內史拜忠良。

    履行幻術如兒戲,豈識軍功代代昌。

  建德既得麴稜,終日議論軍事,甚加敬重。稜叫建德進攻羅藝,建德便遣劉黑闥領兵先往,直抵本州城下,安了營寨。

  卻說羅藝在城中,令軍士守護,堅閉城門,只是不出。黑闥在城外辱罵,終日搦戰不得。人報後面建德大兵繼至,黑闥接見,言羅藝緊閉,如此相拒。建德曰:「羅藝兵勢困窮,無人出戰,正好極力攻打,不可遷延。恐師老兵疲,難以取勝。」黑闥曰:「聽聞城內人馬尚多,四門堅壁,恐難遽破。某欲相時而動,庶為便益。」建德叱之曰:「為將無謀,俄延歲月,我兵既到,立等城破,何得相時而後動耶?」遂喝退黑闥,吩咐四邊每隊軍士,各設雲梯,上城攻打,喊聲振舉,驚動天地。

  不期城上火炮、火箭齊發,雲梯盡著,又兼矢石如雨,站立不住,只得退下城來。建德又安排數百輛衝車,鼓噪納喊而進。

  藝急令鐵鎖貫串鐵錘,繞城飛打,衝車皆折。千方百計,城不能破。建德十分暴躁,曹旦密至帳下,告言:「大軍人馬久住城下,恐敵軍窺見我軍懈怠,夜黑開城,攻劫營寨,一時無備,反遭毒手。攻城之策小,提防之策大,請陛下思之。」建德大怒曰:「我自起兵河間,所向無敵,量此孤城,何足為難!羅藝聞吾之名,心膽皆碎,何敢出城劫吾營寨耶?汝勿得妄為籌策,以阻軍心。」遂喝退曹旦。有鄧文信聞旦言,急諫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必敗,今士卒懈惰久矣,藝兵雖圍困在城,連日持鈍養銳,又兼羅藝善能〔用計〕,旦言亦未非也。」建德益不聽。

  是夜,羅藝果吩咐薛萬徹、萬均兄弟二人,將士飽飯畢,人各銜枚,開〔啟〕城門,統領三軍,暗分兩路,來到夏寨。

  夏兵正睡熟,羅藝密傳將令,一聲炮響,金鼓大振,殺入夏營。

  夜晚兵來,如天塌地陷,山崩海沸一般。此時建德帶酒,已不能起,左右扶擁,掩護而走。文信慌忙後隨,未曾上馬,一將殺入中軍來,乃薛萬徹也。文信措手不及,被萬徹一刀斬於門旗下。後史官有詩曰:文信從軍仗義旗,夏王初立眾心歸。

    只因不解驕兵計,致使轅門白刃飛。

  文信被誅,各隊人馬驚惶亂竄,自相踐踏,建德、黑闥禁止不住,只得棄營逃走。殺到天明,屍橫遍野,驢馬填河。羅藝大獲全勝,鼓噪回城。不知建德領兵如何?

  總評:夏王有不殺之心,遠近人民豈不悅服?崔履行縱能書符作法,不過一幻術耳,麴稜欲恃此退敵,而不就縛亦難矣。若羅藝堅守不出,勢未遽破,倘從曹旦之言,文信何至死於非命耶?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