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秦王北邙山射獵 下一回→


  張千奔回長安,奏聞唐帝。帝大怒,宣秦王世民入朝,帝曰:「洛陽王世充不遵王化,挾天子以令諸侯,陰謀篡逆之心。朕遣使招諭,扯碎其書,毀罵百端,斬楊通之首,割張千之耳,放還歸國。今又招集人馬,以圖入關之計,此仇不報,朕實恥之。」秦王曰:「世充癬疥之疾耳,豈足為憂。臣親帥貔貅之眾,擒而誅之,以絕後患。」帝大喜,即命秦王領五萬人馬,逕奔洛陽迸發。

  卻說秦王世民自滅化及之後,居於西府,廣納賢良,重用謀士,開設賓館,令房玄齡、劉文靜接待諸賓。連年以來,你我相薦,近得數人:一人乃京兆杜陵人也,姓杜名如晦;一人乃豳州三原人也,姓侯名君集;一人乃萬年人也,姓姚名思廉;一人亦萬年人也,複姓皇甫名無逸;一人乃岐州雍人也,姓李名淳風;一人乃陽翟人也,姓袁名天綱,與淳風二人善觀天文陰陽之術,俱為將士郎,使掌太史局。此數人者,秦王禮敬之甚厚。又得武將數人:一人乃京兆郡縣人也,姓殷名嬌,字開山;一人乃富陽人也,姓馬名三保;一人乃三原人也,姓李名靖,字藥師;一人乃高陵人也,姓於名志寧,字仲謐;一人乃池陽人也,姓劉名弘基,字本固;一人乃綏州人也,姓張名平高,字望夫;一人乃瑯玡莒人也,姓長孫名無忌,字輔機。更有洛陽史丘土、尹史岳、王常、段志賢、白顯道、陶武欽、白士讓將佐數十人,濟濟彬彬,輔翊秦府,聽其調用。

  是時秦王領命,即命李靖為行軍總管,殷開山為參軍都尉,史岳、王常為左右護衛,部領五萬人馬,迳奔洛陽。但見旌旗蔽野,船騎雙行,浩浩蕩蕩,殺奔東都來。

  卻說王世充聽知秦王領兵五萬前來,急聚諸將商議,人人失色,皆不敢言,惟有淳于德進曰:「某感大恩久矣,並無報效,願舍殘生,去敵唐兵。」世充便教淳于德為後應,乃引郝明、艾元二將出迎,令桓素守睢水。兩軍相迎,陣勢擺開,世充出馬,拈罵秦王曰:「汝假仁詐義之徒,與禽獸無異。」秦王大怒,令馬三保出,世充令艾元迎敵。不三合,三保殺元於馬下,世充兵大敗,秦王驅兵趕出洛陽。世充走入城,堅閉不出。

  是日秦王乃屯兵於雎水之北、千秋嶺下,屯紮軍馬。次日,唐營排筵,犒勞三軍。秦王乘醉,營外問於土人:「此地何處好景,暫可為樂?」土人答曰:「城北十里一山,名為北邙山周圍一百里,自秦漢以下,帝王之陵,及古忠臣烈士之墳多在彼處,猶如棋佈星列,數之不盡。其中珍禽怪獸,古柏蒼鬆,無限之景,惟此可以瞻仰。」秦王曰:「吾正欲往彼處射獵,觀景一遍。」李淳風進曰:「臣演先天之數,頗識陰陽禍福,殿下面帶青色,可保過百日之災:一忌走馬,二忌開弓,三忌玩景。犯此三者,其災難躲。」秦王曰:「吾馳騁於弓馬之間,爽神怡志,有何不可。」即上逍遙馬,帶鐵胎弓,金鎞鉃箭,與馬三保各帶彎弓插箭,內穿掩心甲,手持兵器,引十數騎,逕往北邙山。

  入到山內,秦王乃勒馬徐行,四顧一遍,喟然歎曰:「吾想前代之君,坐鎮中華,擁著百萬之師,有許多英氣,今觀於此,也只得幾個石人石馬相隨,如此損敗而已。況是荊棘叢生,獸蹄鳥跡亦雜其中,豈不為之慟哉!有日唐家天下,何以異此?」正在嗟歎之間,忽見西北上荊棘叢中趕出一頭白鹿衝面而來。秦王扣滿弓,一箭正中鹿背,其鹿帶箭望西而走,秦王勒馬追之。迤邐之間,飛走數程,轉過山坡,其鹿杳然不見。秦王加馬追尋,不覺驟至一處,平川曠野,坦然一望之地,只見旌旗耀日,劍戟森羅,近前視之,乃一座新城,城門扁上寫「金塘城」三個金字。秦王曰:「此非李密所居之城乎?」馬三保答曰:「然,殿下可急回。早是不知,尚可徘徊;若一知之,吾與汝走往何所?」秦王曰:「有何妨礙。」於是顧盼不已。

  但見其城高牆粉壁,上接雲霄,鳳翅龍鱗,妝成砌就。周圍蓋造絕倫,賽過長安風景。秦王曰:「天上神仙府,人間帝主家!大丈夫樂此足矣。」

  原來守成之軍飛報李密,云:「秦王親引十數騎直過千秋嶺,來此觀城。」李密曰:「此必是李世民誘敵之計,不可追之。」只見程知節踴躍於前曰:「此時不擒,何待?」大叫曰:「有膽氣者跟我來!」諸將皆不動,惟有一將曰:「咬金真猛將也,吾可助之。」乃秦叔寶,拍馬跟去。

  卻說秦王看了半晌,三保云:「可早回。」言猶未了,有人大叫:「李世民休走!」秦王視之,見兩騎馬飛奔而來。秦王、三保數人擺開,秦王橫槍立馬待之。程知節到,厲聲問曰:「哪個是世民?」秦王問曰:「你是何人?」知節日:「我便是程知節,特來捉汝。」秦王笑曰:「只我便是,你既兩人來,並力抗你,非英雄也。你既要捉我,我豈懼汝哉。」知節曰:「便是你從人都來,也不怕你。」驟馬挺月斧,直取秦王,秦王亦挺槍來迎。兩馬相交,約鬥二十餘合,秦王敗走,卻轉過山背後。叔寶持雙鐧,亦飛馬趕來。三保,抵敵不住,各自逃走。二人棄下三保來趕秦王,約有十餘里,秦王回顧知節趕來較近,心慌,連聲叫苦,遂搭箭開弓,弦響箭到,正射知節灰纓跟頭。秦王見射不中,勒馬復走,知節欲報一箭之仇,手持月斧,縱馬加鞭,直趕秦王。正在慌速,恰值前面一座古廟,牌書大字「老君堂」,其堂相傳老子修道之所,乃昔周王所造。

  雕樑畫閣,斗拱花紋。此廟極是靈驗。秦王一見下馬,奔入廟內逃躲。秦王暗禱:神靈救我,若得脫離此難,重修廟宇,寶像妝金。祝猶未了,廟門外人馬喧嚷,叔寶、知節二人趕至,見山門緊閉,知節手持月斧,劈開廟門,一擁而入。秦王先已縮避於寶桌之下,知節入廟,四下搜尋,見避在寶桌之下,只見紅光罩體,紫霧騰空,煙霧之中,現出八爪金龍。知節持斧便砍,轉過叔寶,知是真主,手輪雙鐧一架,其斧隔在一邊。

  知節驚閃在地,叔寶曰:「勿傷性命,擒見魏公發落。」知節即向前扭過秦王,捆縛來見李密。未知性命如何。

  總評:王世充不遵王化,卻又斬楊通、割張千,此仇庸得不報?況秦王廣納賢良,猛將如雲,謀臣如雨,世充何物,乃敢與之爭鋒哉?蓋北邙之射,非有意於觀城也。程知節踴躍而欲擒之,豈識真主於寶桌之下乎?讀史者,不能不為之一慨。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