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四十回 宋金剛義釋張達 下一回→


  當日宋金剛坐在帳上,群刀斧手把張達推至帳前,金剛喝曰:「大軍到此,何不開城納降,尚敢引兵前來拒敵?」達曰:「汝等無故入寇,侵我大唐,反稱吾為拒敵,吾豈降汝死狗奴哉?」金剛喝令左右斬訖報來,達亦喝曰:「死狗奴!斬即當斬,何以怒為?」金剛見達面不改容,慌大笑下階,喝退左右,親釋其縛,取衣與之,扶於正中高坐,納頭便拜曰:「吾交請足下來此,同扶立劉主。誰教如此捆獲?冒瀆威容,幸勿見責。吾素知足下忠義之士,世之丈夫也。」便進酒壓驚,以上賓禮待之。張達感其恩義,無有異志。

  元吉折了二將,退入并州,聚眾商議。元吉曰:「吾聞敬德之名,未嘗見面。觀今日陣中,手將稱為萬人之敵,信不誣矣。此人難與爭鋒,只宜堅守。」正說間,人報敬德兵馬渡過晉川,來打并州。元吉轉慌,竇誕只勸不可去敵,謹守為上。

  階下穆遜守將出曰:「某乞精兵數千,掩來軍於晉川之內。」

  竇誕勸不可去,穆遜曰:「據汝只是堅守,似此何能立功名於後世乎?兵法云:『軍半渡可擊。』今兵渡晉川,不乘此時擊之,直待兵臨城下,將至壕邊,深根固蒂,難以動搖矣。穆遜願決一死戰。」

  元吉大喜,點精兵五千,隨穆遜出并州迎敵。軍至,繡旗開處,敬德提鞭出馬,穆遜卻欲出迎,後面軍士見敬德神威凜凜,不戰而走。穆遜止喝不住,大敗,退入并州城,馬步軍折其大半。元吉慌急,差夏安星夜往長安見帝,呈上告急書,言敬德打死李仲文、謝文應二將,活擒去張達,現圍并州至急,望早撥大將,引軍救護。帝大驚曰:「敬德何人也?」安曰:「他覆姓尉遲,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陽人也。人稱為百勝將。精通兵法,熟諳韜略。身長九尺,黑臉蝦鬚,有萬夫不當之勇。慣使竹節鋼鞭,戰無不勝,攻無不取,非等閒之輩也。」時滿朝文武見說,具各驚駭,低首無語。帝指班部中一人曰:「汝可引一軍去解并州之急。」其人應聲而出,眾視之,乃裴寂也。

  帝喜,封為行軍總管,撥新軍五萬,差鄭樣、林虎為副將,刻日便起。先差人報知并州城內,令元吉引兵出城助戰。

  卻說金剛、敬德在寨中,每日令人攻城,不能得下。正在納悶,忽見正南有救兵到了,旗上乃「行軍總管裴寂」。金剛問誰可迎敵,敬德要去。金剛曰:「汝既為前鋒,且未可去。」更問其次,吳植應聲而出。金剛與兵五千,交吳植去迎敵。

  又問曰:「吳植雖然去了,倘有疏虞未便,誰敢再去?」帳下敬德堅執:「某願往。」金剛亦與兵五千,兩枝軍馬去了,金剛把軍馬離城,且撤退二十里,恐防城內元吉衝突之患。

  且說鄭祥引軍前去,與敬德軍相通。兩陣對圓,鄭祥橫槍立馬於陣前,對陣敬德躍馬而出,手提鋼鞭,厲聲大罵:「逆賊!敢來拒敵?」鄭祥大怒,挺槍躍馬,直取敬德。兩馬相交,鬥不數合,被敬德一鞭砍於馬下,唐兵大敗而走。敬德率眾趕來,至前面丹林,直下一軍擺開,乃林虎,出馬來與敬德交鋒。

  戰不數合,林虎亦被敬德打死,餘兵敗回,來報裴寂。裴寂大驚,忙差大將武伯、向慎初二人引一萬軍戰敬德。并州元吉開門接應。二將兵至,兩陣封圓,武伯出馬,向慎初把住陣腳。

  敬德出陣,武伯挺槍迎之。兩馬相交,戰到十餘合,不分勝負。

  敬德佯輸詐敗,望本陣便走,武伯拍馬便趕,背後慎初料敬德是計,慌騾馬出陣,大叫:「休趕!」武伯急勒馬回時,敬德鞭早已到,一鞭正中其背,伏於馬鞍前後。敬德便待趕來,卻得慎初接住,救得武伯回陣。敬德驅軍掩殺,兩軍混戰一場,唐兵折多,慎初引軍退回。武伯口吐鮮血,來報敬德如此英雄,寂曰:「真虎將也!吾觀此人動靜,難與為敵,必用奇計,可以破之。」獨孤懷恩曰:「來日可令一心腹之士彼處投降,金剛無謀,必傾心見用。使為內應,勝之容易,此萬全之策。」

  元吉曰:「此計甚妙,速早圖之。」即準備遣人詐降。

  卻說金剛、敬德與副將尋相等,在寨中商議攻城之事,忽報唐將魏承漢反來投降元帥。金剛召至帳下,問其故,承漢曰:「某在唐為偏將軍之職,近與史仲翔一同引軍來齊王帳下聽調。齊王徇私,意將仲翔升為前將軍,將某不用,因此背暗投明,來歸元帥。」元帥正問之間,寨外仲翔搦承漢出戰,金剛曰:「汝武藝比此人如何?」承漢曰:「某雖不及,可立斬之。」金剛曰:「汝若要吾重用,必先斬仲翔,然後無疑。」承漢欣然上馬,金剛自出寨外觀之。唐軍中仲翔在軍前大罵:「反賊!盜吾駿馬,勢不兩立。」承漢亦罵:「元吉匹夫,用汝此等!」仲翔挺槍來戰承漢,承漢持刀迎之。交馬數合,斬仲翔於馬下。唐軍便走,金剛叫軍休趕,叫取屍首入寨,剝下衣服,內外看之,復坐帳中,喚承漢至,叱左右拿下。承漢叫:「無罪!」金剛喝曰:「吾自幼便識史仲翔,如何故來瞞吾?」承漢便轉語曰:「此人仲翔之弟也。」金剛曰:「元吉叫你來詐降,於中取事是否?若不從實,吾即斬之。」承漢只得招了。

  金剛略施小計,就此而要擒元吉。其計如何?

  總批:張達被敬德生擒,而金剛親釋其縛,未知何故。兵法雖云「軍半渡者可擊」,然大率堅壁為上,出戰次之。試觀敬德陣中手段,真萬人敵也,非用計以破之,決不可勝。若承漢之詐降,豈足為異耶?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