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四十八回 秦叔寶棄鄭投唐 下一回→


  叔寶曰:「茂功實為吾事,不辭跋涉,來此乾功,恐君等奸謀,故避在屏後。今見眾言,俱各披肝瀝膽,真情相訴,特以言戲汝,勿得躁暴。」於是君實遂按劍在手,怒氣方息。世績曰:「吾非為利祿而來,專為此事,欲見君等。今天所賜願必酬矣。」

  叔寶見眾人皆有去鄭之意,遂出秦王之書,令眾觀之,眾人不勝喜悅。世績顧叔寶曰:「足下曾聞徐文遠之事否?」叔寶曰:「某實不知之。」世績曰:「徐文遠賢明之士,昔至東都,見於世充,即拜之。或人問曰:『君見李密,嘗有傲慢之心,今一見世充而先拜之,何也?』文遠曰:『魏王君子,能容賢士;鄭主小人,能殺故人。我如何不先拜之?』文遠之言,眾所皆知,今足下為何不決大事,而為婦人之情、死填溝壑乎?今有劉武周手將尉遲敬德極是英雄,天下無敵,一月之間,奪唐千里之地,唐將皆不敢當。我在秦王面前開了大言:除兄可為敵手。是以秦王專盼足下,猶昔先主之候孔明也。」叔寶曰:「公獎譽太過,孔明乃一軍師,吾何敢當?」世績曰:「若比孔明,誠有不同,以吾觀之,足下過於關、張遠矣。有此英才,而不棄暗投明,歸唐破劉,人笑足下怕在敬德鞭下而死,故不敢去。果實如此,莫若回鄉,修真養命,何居此亂邦,事賊為伴乎?」叔寶曰:「想尉遲敬德有勇無謀之輩,豈足介意。」

  世績曰:「汝實不懼,則同吾去掛總管之印,擒獲敬德,復唐故地,位必列王侯之上,垂芳名於不朽,豈不美哉。」

  叔寶聽聞,拍手怒曰:「吾意已決,誓先殺此賊,以顯清名。青茂功回復秦王,明日出兵對陣,自有計較。明人不作暗事,吾在陣上辭別鄭主,即自歸唐。」知節眾人聽罷皆拜,願隨鞭鐙。商議已定,世績辭別回去,叔寶遂令李君實、田留安二將星夜逃回洛陽,搬取五家老小,裝作客商,潛地出城,俱往投秦王處。二人辭別而去。麗泉詩云:

    多語多言眾所箴,要將頑石變成金。

    非因巧計移瓊志,焉得恩功簡帝心。

  世績歸見秦王,言叔寶明日出戰、與鄭相離之事。秦王喜曰:「叔寶來歸,大事必濟,吾無憂矣。」世績曰:「殿下當效漢高祖拜韓信之禮待之。」秦王曰:「謹從尊教,但吾居王位,難行天子推轂之禮,待其來日,以桃園結義待之如何?」

  世績曰:「此極有理。」

  卻說叔寶與知節商議定計,遂按兵不動。只見秦王出兵列陣,令人索戰,小卒每報世充,世充曰:「黃口孺子之輩,安能當我叔寶乎?」仍命叔寶領兵拒敵。只見一人,面如棗色,圓眼虯髯,紫袍金帶,象簡當胸,眾視之,乃太師蘇威也。蘇威向前奏曰:「今叔寶堅辭固守,猶豫不進,恐懷不測。」世充驚曰:「吾待叔寶不薄,安有此事?」蘇威曰:「日前人報唐軍師徐世績投見叔寶營中,不知說甚言語,飛馬而去。旬日之間,見叔寶按兵不動,觀其動靜,莫非其中有變?陛下當親行以馭諸將,勝負在此一舉。今朱粲侵擾邊疆,擬在回兵,若我戰勝,則與議和回兵,若敗,則分兵設疑,守吾境界,撤旅旋師。」世充大悅,遂傳令親行,誓殺唐兵。

  卻說叔寶、知節二將領兵前行,與唐相敵。至郵州九曲,列開陣勢。世充遣人催戰,只見二將帶領人馬往西奔走,離卻百步之遠,勒馬回陣,滾鞍下馬,望世充納頭便拜,曰:「臣荷陛下不棄,委以重任,非臣不欲終身事主,以報大德,因見陛下外假仁義,內多猜忌,聽信讒言,謀殺臣等,恐有功不賞,徒勞無益,實非托身之處。今臣從此拜辭,歸事別主,望陛下勿以臣等為念。」世充正欲啟言,二將即翻身上馬,已奔唐陣去了。世充大怒,遂勒兵逐之。秦王親自立馬陣前看見,遂手持兩色招旗,麾動二陣人馬並進。兩下夾攻,鄭陣大亂,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世充敗歸本陣。

  卻說叔寶、知節二人參見秦王,拜伏於地。秦王大喜,即以手扶起二人,敘其間闊之情。秦王曰:「憶昔金墉一會,荷蒙釋放,至今銘刻不忘,每懷報德,無由得會。今承下顧,大慰生平之望。」叔寶曰:「當今之世,非但君擇臣,臣亦擇其君耳。每自愧不能奉事殿下,顧乃屈膝於鄭,誠肉眼無瞳,不識其主。忽接見茂功,得睹華翰,便知殿下有寬洪之量,仁慈之德,留心臣等,故不自忖度,與知節棄暗投明。今世充奔還洛陽,失卻臣等股肱,不足為事,亡在旦夕矣。劉武周、敬德勢雖猖撅,吾二人志在擒獲,以報殿下大德。」秦王曰:「誠得如此,則富貴與君臣共有之。」知節曰:「臣在魏時,已知殿下真仁明之主,只是不能趨拜。今見殿下不念其舊惡,誠心相待,願施犬馬之報,雖肝腦塗地,萬死亦不辭也。」秦王曰:「吾無異心,君等勿疑。」遂設宴款待。

  酒至數巡,忽報轅門外有十數騎到。眾視之,果見一隊遊獵之人,輕弓短箭而來,見了秦王,滾鞍下馬,視之乃李君實、田留安也,搬送五家老小,驟然而至。秦王以禮接入,與叔寶相見,叔寶問曰:「德明家小如何亦來此處?」知節備言其事。

  正議論間,又報轅門外有一秀士,儒巾道服,其人不俗,輕身趨入,不知何人。秦王心下大疑,令人接入,拜見以禮。

  秦王問其來意,德明未及回言,叔寶向前告曰:「此人是鄭主次子漢王之師,姓陸名德明也。與臣一體之人,見世充非真主,每每用計,使數子歸唐,皆賴此人之力也。教臣先來報知,今始至此。」秦王駭然,執德明之手曰:「久仰尊名,今幸得睹。聞貴州之人皆願傾心以投鄭主,君何獨回心見某也?」德明曰:「方今天下洶洶,民有倒懸之急。德明願從仁義之主,以安天下,特背王氏以投明公。」

  秦王大喜,遂令德明與眾相見。是日宰牛殺馬,開設筵宴,效著桃園結義故事,分班而坐。叔寶、世績年長,居於首座,知節、德明次之,君實、留安二人坐於左右。六人共飲,秦王自作主宴,觥籌交錯,鼓樂駢闐。世績曰:「殿下開設此宴,乃龍虎相逢,君臣聚會,誠千載之奇逢也。」秦王舉杯,言曰:「今日得會一文四武,皆賴茂功之力,當滿飲此杯。」茂功拜受,一飲而盡。次至叔寶面前,秦王曰:「吾與足下結生死之交,雖然異姓,名爵不同,敬足下之德耳。汝年長於我,願拜為兄。」叔寶曰:「臣無寸箭之功,何敢受此?」世績曰:「昔漢高祖拜韓信為元帥,奉投推輪。韓信感其大恩,後來九里山前滅項定劉,成其大功,開漢四百年之基業。今我王拜汝為兄,欲以重用,志在恢復唐之故地,故效桃園之事,結生死之交,足下亦如關、張之事劉備,韓信之事高祖,建功樹業,以酬其德足矣,何必卻人來意?」叔寶曰:「殿下既待臣以手足之情,則臣之答殿下自當犬馬之報,何必如此!」秦王只以兄呼之。麗泉詩云:

    知節秦瓊不暗行,陣前辭主入唐營。

    若非世績求賢士,誰與高皇定太平。

  王世充見二將投唐,陸德明辭去,知上下心離;又見南楚朱粲兵勢緊急,是夜分兵保守邊城,潛軍以退。秦王探知,遂決意西歸,留總管鄭善果領兵三萬以防世充入寇。未知如何?

  總評:叔寶棄鄭投唐,非茂功之力何以至此?秦王效桃園之事,結生死之交,誠千載奇逢也,叔寶焉能不如關、張之事蜀,韓信之事漢乎?卻又有知節、德明輩雲龍風虎,一時共事,世充更借誰人為助,而不潛師以退也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