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五回 世績智取柏壁關 下一回→


卻說敬德終日與唐兵交戰,不得休息,到晚來見金剛,金剛喝令左右捉下。敬德叫無罪,金剛大怒,曰:「我二日知汝反意,何敢欺我?」敬德曰:「有何反意可驗?」金剛曰:「汝每出陣,必活擒將士,未嘗空回。今這兩日詐言與叔寶交戰,又不見輸贏,絕無動靜。想汝外通內連,若不斬汝,必為後患。」喝刀斧手,推出轅門外速斬之。眾將告曰:「敬德常時未逢敵手,今日對著叔寶,實為萬人之敵,因此難以取勝,非敬德賣弄軍事。況是劉王親信心腹將士,若斬此人,恐劉王面上不好看。千金易得,一將難求,望元帥留以為用。」眾皆再三哀告,才方得免。

  卻說金剛性悍,終日飲酒而不至醉,因忌敬德,當晚乃詐醉,向藤牀就寢,獨令敬德守護,立於帳外。已及二更左側,不得將令,猶自侍立,不敢退回。原來敬德因與叔寶交戰,一日一夜,不得休息,身疲力乏,心懷怨恨,暗思:「金剛,汝為元帥,吾為先鋒,較汝只差一級,何待人太薄,視吾如草芥耶?誓殺此賊,以彰吾志。」正在暗暗叫苦未了,忽聽金剛輾轉惻然有聲,敬德慌急趨前侍立。金剛尚在朦朧,不敢驚動。

  又立一個時辰,金剛覺來,開目視之,見敬德端然不動,金剛厲聲喝曰:「更深夜靜,敬德回帳,汝明日出戰,若無擒獲贖功,必斬汝首。」敬德唯唯而退。

  次日,敬德飽食,環帶已了,出營佈陣,提鞭縱馬立於陣前,高叫:「唐將速出!」當日秦王在門旗下,與程知節言尉遲敬德可比昔日呂布之勇。言未絕,知節拍馬挺月斧而出,與敬德戰上十合。知節奮威挺月斧便斲,敬德閃過,一鞭望知節打下,正中背脊,負痛勒馬而走。敬德隨後急追,正撞著叔寶,提槍縱馬橫衝陣前來戰。敬德二人正在酣戰之次,只聽得柏壁城上鑼聲大振,敬德慌領兵回關內,問元帥曰:「小人與叔寶交戰,正待成功,擒獲此賊,城上何故鳴金?」金剛曰:「軍人報說,李世績領兵從小路抄出太原去了,恐劉王有失,喪其根本,欲去保駕,特報汝知。」敬德曰:「若不收軍,已被吾擒此人耳。」金剛曰:「此人果實驍勇,當緩緩圖之。吾令尋相與完顏百達二人守關,汝為先鋒,須要領兵出外拒住唐兵,截其後援,可保無事。」金剛吩咐已了,遂帶領三千人馬直上太原保駕去了。

  卻說敬德領命,與尋相、完顏百達三將每日操練人馬,守柏壁關。正在商議軍事,忽馳馬來報:金剛元帥離關行了數日,半路被唐兵抄出,殺敗數陣,遣卒馳報關上,令敬德火速救援;倘來得遲,元帥獨自支持不住,恐有誤事。眾將聽言大驚,尋相曰:「此關實咽喉之地,其計亦重,敬德未可以行。」敬德曰:「若元帥有失,必加罪我等,安得而不救之?」完顏百達曰:「敬德若去,須有吾二人在此。吾北之士馬亦是雄健,以一當十,足能保守柏壁無事。請敬德速行,去救元帥之急也。」

  於是,敬德即領一支人馬,各提弓帶箭,跨刀上馬,辭別二將,離了柏壁關,急取大路前進。行了一程之地,只見守關數個小軍,殺得血淋淋飛奔而來,互相叫曰:「吾等皆被殺害,唐將已奪了柏壁關也。」敬德慌問其故,軍人答曰:「此皆世績定計,先遣郭孝恪往西突厥借兵,令撻里忽領人馬扮作北兵完顏百達前來守關,今被撻里忽追殺劉兵,奪了柏壁關,上豎唐旗號,尋相單馬逃命。」

  言尚未絕,忽見前面關上程知節引兵來與敬德交戰、不上三合,知節大敗而走,敬德追之。知節走了數里,引敬德轉入桃林谷內,倏然不見了知節。敬德恐有埋伏之兵,勒住馬四下觀望,絕無動靜。策馬又趕,見前面樹木茂盛,心中猛省:若有兵斷谷口,如之奈何。急勒馬不追,回至谷口,忽所得金鼓齊鳴,槍刀簇簇,後軍吶喊。見谷口前面擺列八員大將,馬軍步軍漫山遍野,分為八隊,布列陣勢,鐵壁相似。遠望敬德一處軍馬,繡旗招颭,先來衝陣。段志賢部將馮榮出馬挺槍去迎敬德,交馬手起一鞭,砍馮榮於馬下。八隊將士一齊吶喊,只有叔寶一軍不動。前面程知節、馬三保、田留安三般軍器來到。

  背後的是向善志、武士虐、李君實、陶武欽俱迎敬德。敬德睜目大叫,聲如巨雷,挺鞭力戰數將,殺透重圍。馬前馬後,步軍齊搠敬德。敬德在馬上按下鋼鞭,按青虹劍亂砍步軍,手起處衣甲平過,血如湧泉,染滿袍甲。敬德指東擊西,衝南殺北,戰著此七將,如同無物。傍邊轉出秦瓊,飛馬大叫:「臊狗奴休走!叔寶在此!」敬德見了,棄了七將,便戰叔寶。叔寶抖擻神威,酣戰敬德。七將一齊助威,叔寶性起,大喊一聲。七將見叔寶戰住敬德,都結住陣勢,立馬看兩員戰將戰到一百合,不分勝負。

  卻說秦王在高坡上,見敬德所到之處,威不可當,歎羨不已,速傳令飛報八將:「如敬德到處,休要擋他,可放開一路,令其自出。」因此敬德得脫唐陣,望前縱馬而走。不上一程之地,忽有小卒來報:「前面一派旌旗閃閃,戰鼓咚咚,聽聞喊殺之聲,未審何兵對敵。」敬德聽言大驚,自於馬上躊躇,暗想:「目今前路敵兵已阻,後面柏壁已失,進無所投,退無所守,欲奔太原,又恐金剛見罪,事實狼狽,似此奈何?正猶羝羊觸藩,進退兩難。」敬德此時雖然硬烈鐵石心腸,到此顛沛之際,不覺潸然淚下。

  沉吟良久,心中猛省,喟然又長歎曰:「昔王陽為孝子,王尊為忠臣,二人後世不失其顯名。今吾雖赴湯蹈火,萬死不辭,為人臣子,不能盡忠報國,臨大節而便奪其志,何顏以立於世乎?吾當逕往探其虛實。」遂策馬前行。又行二十里,轉過坡來,只見血流滿地,屍積如山,七橫八縱。有人大叫:「敬德救我!」敬德近前視之,乃是宋金剛,渾如一個血人,倒在死人堆裡。敬德急問曰:「元帥何故如此?」金剛曰:「吾自離關,與汝相別,實心欲至太原保駕。不想唐人用計,伏兵於此,吾領數千人馬盡被殺死大半,餘軍逃散殆盡。吾單馬走過山坡,被一將刺背一槍,跌下馬來,馬被奪去,掙扎不得。唐人只說吾已死了,方且撤兵回去。」敬德遂脫坐下馬,扶上金剛,令跟隨軍人盡脫衣甲,好生服侍,先去報知。敬德引軍後隨,直投太原來見武周。且看武周如何發落?

  總評:敬德與唐兵交戰,卻對著一個敵手是叔寶,因此鬥至數百合,兩下難分勝負,秦王亦以敬德之勇可比昔日呂布者此耳。

  柏關操守甚嚴,似未易動,無何唐人用計,士馬操出,則柏壁之失在頃刻間。神矣!竊謂非世績之智,不能取之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