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七十回 孝恭李靖破蕭銑 下一回→


  蕭銑乃後梁宣帝曾孫也,少貧庸書,事母極孝。隋煬帝時以外戚擢為羅州令。大業十三年,岳州校尉董景珍、雷世猛、鄭文秀、許互徹、萬瓚、徐德基、郭華、張繡共謀反隋,且推景珍為主。景珍曰:「吾素體微名賤,豈能為主?今有羅川令者,故梁之裔也。其人寬洪大度,有武皇遺風;且吾聞帝王之興,必有符命,隋之冠帶,悉號起梁,蕭氏中興象也。今推之以應天順人,不亦可乎?」乃遣人告於銑。銑即答景珍書曰:「吾先君昔事於隋,職貢無廢,乃貪吾土宇,滅吾宗祀,吾是以痛心疾首,思雪其恥。今若公等齊心,將大復梁緒,徼福於先帝,吾敢不紺厲士眾,以從公哉!」即募兵數千,揚言群盜將〔至〕,應景珍。

  正值潁川賊沈柳生寇縣,銑出□□私謂柳生曰:「岳陽豪傑將推我為主,今天下叛隋,吾能守節獨完哉。且吾先人國於此,若徇其請,以復梁祚,因以半紙檄召群盜,誰敢不從?」

  眾人大喜,於是遂稱梁公,旗巾服色悉用其舊。柳生以眾來歸,銑用為車騎大將軍,不五日,遠近爭附,得眾數萬。

  於是乃走巴陵,築壇城南柴上,自稱梁王。有異鳥至,建元為鳳鳴,僭稱皇帝,署百官用梁故事。封景珍為晉王,雷世為秦王,鄭文秀為楚王,許互徹為燕王,萬瓚為魯王,張繡為齊王,道生為宋王。遣將蘇胡兒略定嶺表,於是東自九江,西抵三峽,南盡交趾,北距漢川,皆為所有。勝兵四十餘萬,徙都於江陵,累犯唐境。

  至是表報唐主,乃宣召趙郡王孝恭至長安,與李靖二人議論起兵。唐主曰:「今蕭銑謀反犯界,不可不誅之。」李靖曰:「臣以馬步軍十萬與趙王一行,足可破蕭銑矣。」唐主曰:「兵少路遠,恐難收復。」靖曰:「臣托主上洪福齊天,兵不在多,用智設謀,破銑易也。」唐主大喜,即命孝恭為夔州總管,李靖為行軍總管,二人領命而行。

  翌日,李靖統領二道總管、巴蜀大兵十二萬,自夔州分道進發,順流而下。盧江王瓊出襄陽道,黔州刺史田世康出辰州道。時梁偽將周法明以四州來降,即詔為黃州總管,亦引兵趨夏口道,會兵十五萬,水陸俱進。唐將魏凌為先鋒,劉志、萬玄為副將,孝恭自引兵為後隊,浩浩蕩蕩殺奔巴陵而來。

  細作飛報江陵來,時蕭銑以罷兵、分散軍人於各處屯田,止留宿衛軍士數千,聞唐兵至,倉猝召兵。其兵皆在江嶺之外,道途阻遠,不能遽集。聞急報,銑荒聚眾商議,令文士弘為主將,丘和、高士廉為先鋒,盡起江陵現兵以迎之。丘和、高士廉各引一大隊橫衝,絕清江口,其餘小船皆屯內港。艨艟上各設強弓硬弩十餘張,並大索係定水面上,唐兵一至,數百小船鳴鼓先進,艨艟上鼓響,弓弩齊發。軍不進,約退數里水面。

  有劉志與萬玄曰:「事已至此,不容不進。選小船一百隻,每船軍士五十人,二十人撐船,三十人各披兩副甲,手執鋼刀。劉、萬二將持刀在前,不避矢石,直至艨艟旁邊,砍斷大索,艨艟橫,志、萬玄各飛上艨艟,砍死高士廉。丘和棄船而走。魏凌看見,跳下小船,自舉櫓棹,直入船隊。劉萬二將放火燒著餘船,四散而走。丘和急待上岸,魏凌不捨,趕到根前,一刀當頭砍翻,梁將文士弘岸上引軍來迎,唐諸將皆要爭功,一齊上岸掩殺,其勢不可當,梁軍大敗。文士弘慌忙而走,正遇唐大將殷開山匹馬來到,手腕初交,挾士弘於馬下,到船中來見李靖。李靖大怒,睜目視之曰:「汝等累犯吾境,罪不容誅!」呼左右命做檻車盛之,待捉蕭銑,一發回長安,叫先監了文士弘。此時獲得梁鬥艦千艘,李靖使孝恭盡投之江中,諸將皆曰:「破敵所獲,當籍其用,奈何棄之以資敵?」靖曰:「蕭銑之地南出領表,東拒洞庭,吾懸軍深入,若攻城未拔,救兵四集,內外受敵,進退不得,雖有舟楫,將安用之?今棄舟艦,使塞江而下,若救兵見之,必謂江陵已破,未敢輕進,往來覘伺,動淹歲月,吾之取必矣。」眾將曰:「將軍神機妙算,非眾等所及也。」便催三軍,不分星夜,攻打江陵,活捉蕭銑。諸將得令,奮力向前。蕭銑性命如何?

  總批:蕭銑,故梁子孫。因隋之亂,保據荊楚,欲復先業,□□□□□□□□孝恭與李靖率師伐之,是亦不□□□□□□□□□鬥艦千艘,盡投之江中,令救□□□□□必謂江陵已破,未敢輕進,此亦軍中之□□神機妙算云。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