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8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八十八回 李世績祭白玉山 下一回→


  卻說白玉山前有一長河,河水甚急,白浪滔天,車駕傍岸而行。忽見對山一老叟扶杖而來,形容甚異,白鬚如雪,到駕前施禮,山呼萬歲。帝曰:「老丈何人也?」老叟曰:「世居關中,後因兵亂,徙居於此。久仰陛下天威,幸得拜見,乞望周濟我等,並皆感戴。」帝曰:「此不毛之地,夷人出沒之鄉,有此異人,皆出不祥之語。」急遣人向前擒之,言未絕,敬德提鞭便欲擊之,老人化陣清風而去。帝便催人馬前進。

  行不數程之地,早至思鄉城界口,遙望數十老人牽羊擔酒,樂聲嘹亮,前來相迎,皆羅拜於地下。帝問曰:「汝是何人?朕有何德,敢勞簞食壺漿以迎乎?」老人曰:「吾海西人也,昔隋征東敗陣於此,靈魂不得歸鄉,特來奏主。」老人言罷,忽然陰雲布合,狂風四面而起,飛砂走石,征塵蔽日,軍士皆不能進。頃刻之間,天清日朗,其風亦息,眾舉目視之,老人不知何往。帝大驚駭,問吳黑達曰:「風景如此,汝有何高見?明以告朕。」黑達曰:「臣亦曾對陛下說來,此處原有妖怪作禍,因隋煬帝征東,折兵百萬於此,枯骨堆山,故號白玉山。狂魂怨魄不散,所致如此,累累為患,住來者必須祭之。?帝曰:「用何以祭?」黑達曰:「舊時鄉人在高山頂上,建設大醮,七日七夜,超拔此等;復以牛羊祭之,一年內自然安靜。今陛下只祭之亦可。」帝遂遣李世績主祭,殺牛宰馬。當夜世績於城外曠野中設香案,鋪祭物,列燈四十九盞,揚旗招引,將牛羊祭物陳設於地。三更時分,世績頂冠束帶臨祭,令史浩讀之。祭文曰:維大唐貞觀十九年九月一日,行軍大總管領左僕射李世績謹陳祭儀,享祭於故沒於王事隋室將校,並本土神祗,及遼國陰魂:近因高麗蓋蘇文弒君逆賊,謀為不軌,縱蠆尾以興妖,恣狼心而逞亂,據此興師討賊。且我大唐皇帝威勝五霸,名紀三皇,定乾坤於戰伐之中,立社稷於干戈之內,一自御駕跨海親征,莫不逢山開路,瓦解米消,才聞破竹之聲,便是失猿之勢。爾隋將卒,盡是山川豪傑,四海英雄。習武從戎,投明事主,齊堅奉國之誠,並是忠貞之志。聽聞汝等偶失兵權,或為流失所中,魄掩幽冥,各施英武;或因槍劍所傷,魂歸長夜。

  志存忠孝,命終於刀斧之前;心懷正直,骸棄於塵埃之內。生則有勇,死且成名。汝等英靈尚在,若肯隨部征遼,陰中顯聖,奏凱還朝,吾為奏請蓋造廟宇,塑汝等全身,年年事祭。今則聊表寸心,各賜汝等酒食,以享一餐。嗚呼哀哉!伏惟尚享。

  讀祭文畢,金鼓齊鳴,世績令人尊獻酒肴。忽見火光之中。

  數千鬼眾,或有頭無足者;或自提頭、只一手者;亦有全身披甲戴盔者,四面雲集,三三兩兩,各自為隊。唐兵一見,盡皆驚駭,隨將所祭之物盡棄野外。天明,雲收霧斂,一路寂然。

  車駕離了思鄉城,李績引大軍望鎮南關進發。

  卻說鎮南關主姓焦名繼朋,此人曾隨遼主獵於大石山,忽趕出一隻猛虎,直奔御前,繼朋投鞭下馬,拔劍斬之,其虎中劍而死,因此遼主用為將,引一千軍把隘。聞唐兵至,鳴鼓聚軍,俱各披掛,手執兵器,分佈左右。繼朋全副衣甲,綽槍上馬,引軍下關,離二十里迎敵。當日李世績正在催兵前進,忽聞人報:遼將焦繼朋引人馬已離了關二十里前來拒敵,其人藍面紅髮,極是驍勇。世績親自引兵迎之,三軍皆起,軍馬在前,糧草在後。世績傳下將令,交糧草車盡行前,以後軍作先鋒守之。

  當日聽得前軍發喊,急叫人看時,人報鎮南關遼將焦繼朋大兵至,軍皆棄糧草,俱已趕散,後軍又來,將如之何。眾皆曰:「不如退守思鄉城。」世績交退軍,遼將又截斷其路逕,唐軍皆散亂。世績以旗指土阜可避之,人馬急奔土阜。世績令人馬皆解衣卸甲少歇,盡放其馬。焦繼朋軍掩至,眾將曰:「遼兵至,奈何?可急收馬匹退回思鄉城。」一人急止之曰:「此正可以餌遼兵,何退之邪?」世績視之,乃長孫無忌也。世績急以目視無忌而笑,無忌知其意,而不復言。

  繼朋軍既得志了,又來搶馬,軍士不依隊伍,自相離亂,世績令軍將一齊下土阜擊之,繼朋軍大亂。原來過此,只顧取物,無心廝殺,軍馬圍裹將來,繼朋挺身相戰,軍士自相踐踏,繼朋止遏不住,撥回馬走。世績在土阜上指曰:「焦繼朋為遼名將,誰可擒之?」二將飛馬出去,世績視之,乃段志賢、王孫岳也。二將趕至近大叫:「繼朋休走!」繼朋回頭,二將趕到,遂帶住槍,拈弓搭箭,正射段志賢。王孫岳大叫:「賊將休放箭!」志賢急低頭躲時,一箭射中頭灰纓,志賢奮怒,趕坐下馬,又被繼朋一箭射中戰馬面門,跪下前蹄,志賢落地。

  繼朋便拍馬回,王孫岳急揮大斧,接住廝殺。兩員將戰二十餘合,段志賢去遠,王孫岳見繼朋後面軍馬齊到,王孫岳撥轉馬頭走,繼朋趕來,忽然十數騎馬旌旗耀日,一將當頭,躍馬而來,乃白袍薛仁貴也,兜弓搭箭,弦晌箭到,正中繼朋面門,翻身落馬。仁貴遂跳下馬來,向前梟其首級。後人有詩云:

    仁貴當年濟困危,鎮南關下乾功時。

    火龍出陣來無阻,箭射連珠去莫追。

    壯志威風千古在,英雄氣概萬夫奇。

    唐朝雖有千員將,驍勇惟君更有誰。

  世績在土阜上見仁貴箭射繼朋,大驅四下人馬掩殺,遼軍潰散,復奪輜重馬匹。仁貴持戟向前,大喝一聲,唐兵擁上關去,軍士解甲投降。世績使人來駕前報捷於帝。是日離了鎮南關,引大軍望白岩城進發。未知勝負如何?

  總評:車駕望白玉山前進,有一老叟扶杖而來,化陣清風而去,乃昔隋征東敗陣之狂魂怨魄也。此豈鞭之所能擊哉?遇此英靈不泯,詎不為文以祭?有鎮南關主焦繼朋者,亦遼之名將也。

  非仁貴誰能梟其首級,以壯志威風,千古無敵云。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