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9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九十回 薛仁貴箭射飛刀 下一回→


  蓋蘇文右臂中箭,得黑思迷救回。仁貴見箭射中,放心趕來,後面寶林領兵亦來掠陣,殺得遼兵大敗,退走數十里。只聽得唐軍鑼聲大振,仁貴恐後軍危急,慌回來。原來是鄂國公恐二人有失,特地鳴金收軍。仁貴回問有何事故,敬德曰:「吾見蓋蘇文智勇雙全,雖然中箭,恐其中有詐,故急收軍。」

  仁貴曰:「若不收軍,已被吾斬此人矣。」仁貴懊不已,收軍下寨。卻說蘇文歸寨拔去弩箭,血流不止,右臂青腫,不能舉動。

  黑思迷心慌,與眾將商議曰:「主將損其右臂,安能拒敵,遼之將士,十損八九,不如退軍回安市將息。」遼裨將史苑曰:「斯言正合吾意。」遂與入帳,問蘇文箭瘡。見蘇文坐於帳上,覺有疼痛之意,蘇文問:「汝等欲說何事?」史苑曰:「為見元帥右臂傷損,但恐臨敵不便,目今遼兵勢弱,唐兵勢大,欲議班師,退回安市將息,定良策以御之。」蘇文曰:「唐取此城,只在目下,吾若退去,彼必長驅大進;汝等且協力共守,待吾瘡愈,自有主意。」蕭地虎曰:「勝敗乃兵家常事,不足為弱。此去扶桑國,與吾國王極善,吾等且宜據守險阻,求戰不出,遣一人從小路直入扶桑求救,許以和親,扶桑必起兵以襲其後,卻以正兵擊之,無有不克矣。」蘇文從其計,即時遣使入扶桑。

  原來扶桑國王號曰齊天可汗,有三員猛將,原是三兄弟:長曰天鵲王元龍,封為太保;次日天關王元虎,封為都尉;末曰元鳳,封為駙馬。元鳳青眼黃髮,身長一丈,銅身鐵骨,使開山大斧,重一百斤,有萬夫不當之勇。是年蓋蘇文遣使將書齎金珠到國,先見天鵲王與天關王,送了禮物,隨即引使見國王,說高麗差人求救,欲退唐兵。可汗問曰:「此事如何?」

  天鵲王曰:「高麗許以和親,以退唐兵,理合依唯。」國王便與元虎、元鳳商量了,盡起軍馬,去救高麗。元龍與兄弟說此事,起兵十五萬,軍器多是弓箭短槍、鐵蒺藜、流星錘等項,遂辭國王,三人領兵前來迎敵。

  哨馬報入唐營,世績聽知扶桑國動兵,問帳下誰敢當此一陣,秦懷玉、尉遲寶林願往,世績曰:「雖然汝二人要去,終是路逕不熟。」世績喚吳黑達吩咐曰:「汝素居此地,可作鄉道引路,撥五萬兵與二人同行。」

  先說秦懷玉引兵前進,行了數日,早與扶桑兵相遇。懷玉引百餘騎上山坡看時,見番人排著弓箭槍刀,便如叢林一般。

  懷玉心中無破敵之策,回寨與黑達、寶林商議。寶林曰:「未知番兵虛實,來日見陣便可知也。」次日把軍分為三路:懷玉在中,黑達在左,寶林在右,三路兵隨進發。但見皂雕旗漫山塞野而來,當先盡是馬軍。去群馬中,元鳳駙馬左手執大斧,右手持聚獸牌,腰帶雙刀,騎如龍馬,衝突而來。懷玉招三路軍兵竟進。忽番軍分為兩門,元鳳打動降聚獸牌,中間放出無數猛獸、麒麟、獅子,口皆吐火,煙燄滔天,如潮而進。唐兵大敗,黑達、寶林先退,懷玉在軍中被扶桑兵一裹,直圍入西北角上去了。

  懷玉在陣中左衝右突,不能得出,猛獸湧並而來,唐兵你我不相顧,懷玉望山谷內尋路而走。看看天晚,但見飛虎旗一簇猝風而來,當先那員將手持大斧,厲聲大叫:「小將休走!吾乃駙馬天罕王也。」懷玉終是膽寒,架隔不住,縱馬望山谷逃走,卻被元鳳趕到,一斧砍來,懷玉躲過,回身馬卻著斧,那馬便倒,懷玉落地,掙起看時,只見張亮與長孫無忌二人,親自從山後湧出。無忌拽滿雕弓,射一箭,正中元鳳左臂,救了懷玉,元鳳亦自收兵。懷玉二人同歸寨內,寶林、黑達接著,對二人說:「此軍無計可破,我守住寨柵,你二人去請元帥用計破之。」

  三人來見世績,備說此事。世績遂喚薛仁貴曰:「汝識破軍之法?」仁貴曰:「扶桑異人,惟務使一勇之力,豈知孫吳之法乎?吾若出陣,只一箭便能成功也。」正說間,人報遼兵搦戰,仁貴憤然而起,提戟驟馬,直至陣前。扶桑國天關王元虎引軍出迎,與仁貴交馬,戰上二十餘合,仁貴佯輸敗走,元虎追趕將及,被仁貴回身背射一箭,正中元虎面門,墜落馬下。

  仁貴跳下馬來,梟其首級,復上馬出陣前搦戰。

  卻說哨報遼營,駙馬元鳳知元虎敗死,遂引兵挺斧,持聚獸牌,驟馬而來,大罵:「仁貴,吾誓殺汝以報元虎之仇!」

  仁貴見來,先囑咐軍人:「此賊銅身鐵骨,刀劍不能刺,箭射不能入;又有聚獸脾,難以破敵,只可以計,如此如此誘之。」遂挺戟立馬陣前,厲聲喝曰:「汝這野賊,欲來與我共決雌雄,不見元虎之死乎?」元鳳曰:「汝乃黃口孺子,尚敢多言,只能殺元虎,焉敢當我乎?」遂挺斧直劈仁貴,仁貴持戟來迎,兩馬相交,戰上五十餘合,不分勝負。元鳳按住手中斧,正欲打動聚獸牌,忽然半空中一群鴿鳥飛過,響聲嘹亮,仁貴大喝一聲:「元鳳野賊!看吾射下鴿來。」元鳳仰首看望,被仁貴單射一箭,正中元鳳咽喉而死。

  原來此等異人,全身銅鐵,不能砍傷,惟三寸咽喉,氣通肺腑。仁貴囑下軍人放起鴿來,元鳳有勇無謀,不知是計,舉頭仰望,故被仁貴射之。是時天鵲王元龍在陣內,見二弟皆被仁貴射死,也驟坐下馬,手持丈八蛇矛來戰仁貴。不五合,仁貴拖戟便走,元龍兜住馬,倚了槍,取箭射之,被仁貴用戟連撥,皆落地下。元龍連射三箭皆不中,綽了槍,奮力趕來。比及趕到,被仁貴一箭射中面門,應弦墜馬而死。遼將史豬兒隨後趕來,一刀砍下,仁貴施放不迭,弓箭皆棄,閃過寶刀,生擒史豬兒歸陣,復取了戟,從坐下馬殺過對陣。扶桑兵素聞仁貴之名,又見如此英雄,誰敢交鋒,馬到處喝聲:「陣開!」

  皆紛紛亂走,曳曳倒退。仁貴匹馬單戟,衝入遼兵陣中,無人敢敵。後人曾有詩云:

    百萬貔貅跨海征,白袍仁貴顯威名。

    直須箭射二兄弟,藐視遼兵一習輕。

  宋范菊軒贊仁貴云:

    凜凜身材蓋世雄,扶持唐主定遼東。

    能降海外煙塵路,盡在天山三箭中。

  世績見仁貴大勝,後面率唐兵一掩,扶桑國兵大敗,逃回本國而去。世績、仁貴收軍回寨,世績謂仁貴曰:「汝之英雄,夷夏馳名,今日陣前連射三將,殺得銅身鐵骨異人,世之罕有。」仁貴曰:「一者天子洪福;二則總管虎威,小可功績,不足稱述。」遂差人解史豬兒來見帝,帝喝令斬之。

  總評:遼兵大敗,卻求救於扶桑國主。原來其國有猛將兄弟三人,俱銅身鐵骨,負萬夫不當之勇,前來迎敵,雖懷玉、寶林亦不能破,獨仁貴奮然而起,每發一箭,或中其面門,或中其咽喉,皆應弦而死。然則扶持唐主,定遼東者,吾不曰貔貅百萬之力,而曰白袍一箭之功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