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9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九十二回 褚遂良叩頭流血 下一回→


  是時帝苦於痢疾,一臥不起。太子人侍,不離左右,見武氏扶帝於臥榻,極其妖態,太子悅慕其貌,將欲私之,彼此以目送情,而未得其便。未幾,太子起身往廁,武氏捧水跪進,太子灌手以水灑之,武氏遂吟曰:「未得君王寵,先沾雨露恩。」太子大喜,知其有意,遂與武氏交會於宮門小軒,極盡繾綣。

  武氏執御衣而泣曰:「妾雖微賤,久侍至尊,欲全殿下之情,冒犯私通之律,倘他日嗣登大寶,置妾身於何地邪?」太子與之誓曰:「俟官車晏駕,即冊汝為后,有違此言,天厭絕之。」武氏曰:「出語無憑,當留表記。」太子即解碧玉寶帶付之,武氏頓首拜謝。史官有詩云:

    不顧人倫正分名,等閒一見便淫烝。

    高宗百二山河主,遺臭千年污汗青。

  自是之後,二人往來,略無間阻。至是太宗病篤,太子事之,曲盡其敬,或累日不食,發有為之變白者。太宗泣曰:「汝能孝敬如此,吾復何恨!」適值長孫無忌、褚遂良二人入宮視疾,太宗曰:「正欲召汝二人囑咐後事。」無忌日:「陛下何發此言?願陛下永保悠久,眉壽萬年,使臣等有所瞻仰。」

  太宗曰:「實天命也,非人力所能為也。朕縱橫天下三十有餘年,賴卿等成其大業。今病勢沉困,料已難逃,今以天事囑汝二人。太子仁孝,公輩所知,善輔導之,則吾死無憾矣。」言訖,淚流滿面。二人亦泣曰:「願陛下善保龍體,以副天下之望。」太宗以目視太子,謂之曰:「無忌、遂良皆有十倍英才,必能安國,終定大事,二人若在,汝勿憂慮天下。」太子嗚咽泣下:「願父皇將息龍體,萬壽無疆。」二人泣拜於地曰:「臣等庸才,安敢不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太宗曰:「無忌盡忠於我,我有天下,多其力也。朕今沒矣,勿令讒人間之。汝諸大臣,朕不能一一囑咐。」言訖帝崩,年六十八歲,貞觀二十三年六月下旬也。史官贊云:

  唐之太宗,號為英主。

  偃武修文,肅清海宇。

  麗泉贊云:

    唐室興來三百年,開疆展土賴群賢。

    世民若不施英武,安使隋朝授李淵。

  靜軒詩云:

    鼓行西入振關中,半載成功孰與同。

    漢來以下多英主,更有誰人及太宗。

  唐李華《太宗烈頌》:

    高祖受天命,誕興太宗,成天之命。帝煬昏逾,黎人毒痛,甚爇熟於爐,甚溺於涂,以號以呼,呼天無辜。高祖謂太宗:爾必有天下,爾其訐謨。太宗稽首,恭受天命,臣請滌除,張我師,撫四國,剪薙群慝。鼓一方:三方震驚,默昭其靈,隨顧而平。我負我乳,我安我成,以奉君父,以臨天下。任忠孝文武。建禮章樂武,我雖明德,諫則納汝,時維帝降祐之。自古明後,莫如我德我勛。唐無疆,天子之無疆,本太宗之體命。

  是時,太尉長孫無忌、李績、於志寧、褚遂良四人一面舉喪,一面冊立太子治為高宗皇帝。諡父為太宗皇帝,諡母長孫氏為文德皇后。封長孫無忌為太尉,李績為司空,於志寧為太子詹事,褚遂良為左僕射,薛萬徹為右衛大將軍,薛仁貴為游擊大將軍,其餘文武,各有封贈。改元為永徽元年,大赦天下。

  時帝欲納武氏而畏人議己,乃諷武氏出居感業寺,為尼數月,帝幸寺行香,因載之以歸,納之後宮,遂得拜為昭儀。

  卻說武氏既得立為昭儀,遂與王皇后、蕭淑妃爭寵。武氏每俟王后所不敬者,必傾心與相交結,由是王后及淑妃二人動靜,武氏熟知其事,每於帝面前告報,進讒言間絕之。正值武氏生女,才及數日,王后用手抱弄戲之。及王后出,武氏輒自將女私扼殺之。不移時,帝來宮內,武氏假為笑容,令帝發被視之,則女已死。武氏大驚,放聲而哭,慌問左右之人,皆言皇后適來此處。帝大怒曰:「后起嫉心,殺吾愛女,合得甚罪?」武氏因自泣下,數皇后之罪。后不能自明,帝由是陰有廢立之意。武氏泣訴曰:「陛下尊居九五,獨不念玉帶之記乎?」

  帝曰:「汝勿憂慮,朕將立汝為后,只恐大臣不從,如何?」

  武氏曰:「陛下為萬乘之君,既已許諾,何懼一介之臣乎?」

  帝曰:「汝言亦是。」

  本日退朝,乃召長孫無忌、李績、於志寧、褚遂良於內殿。

  四人商議,遂良曰:「今日之召,多為宮中一事。聖上主意既決,若逆之必死。太尉,元舅也,司空,功臣也。不可使聖上有殺元舅功臣之名。遂良起地草芥,無汗馬之勞,致位至此,且受顧托之重,不以死爭之,何以下見先帝乎!」世績聽言,乃稱疾不入。遂良遂與無忌等先入內殿見帝。帝曰「今召卿等,別無所言,為皇后無子,武昭儀有子,朕欲廢后而立昭儀,卿等以為何如?」遂良對曰:「陛下聖鑒錯矣!皇后乃名家之女,先帝曾為陛下六禮所聘,先帝臨崩之時,執陛下手謂臣等曰:『朕之佳兒佳婦,咸以付卿。』言猶在耳,不敢忘也。皇后未聞有過,陛下何以廢之?陛下必欲立后,伏請妙選天下令族,何必武氏?且武氏經事先帝,人所共知,天下耳目不可掩也。萬代之後,謂陛下為何如?願留三思。臣今忤陛下意,罪當萬死。」遂良奏罷,乃置笏於殿階,解巾叩頭流血曰:「還陛下笏,乞放臣歸田里,骸骨得葬林下,臣之幸也。」武氏在簾中聽聞,大呼曰:「何不撲殺此獠,更待何時!」帝大怒,急令引出,便欲斬之。未知性命如何?

  總評:無忌、遂良有十倍英才,正可托孤之臣也。太宗囑咐以大事,誠知人矣。及太子治即位,卻納武氏為昭儀,繼欲立昭儀而廢后,且王后未聞有過武氏經事先帝,天下人所共知,萬代而下謂帝為何如主?此遂良叩頭流血而以死諍也。顧命之重,其無負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