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9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九十五回 廢中宗武后專權 下一回→


  當時番兵請降者專候將令,人已解甲,馬已離鞍。仁貴密遣秦懷玉領兵五千,去天山十里、地名淯水,掘下土坑,深數十丈。次早令將士大驅人馬,將降兵引去,推落坑中。可憐十萬之眾,皆被土掩而死。仁貴歎曰:「吾雖有功,於己必損壽矣。生靈塗炭,吾之過也。」九姓將帶軍馬盡數坑之,只走脫了葉護兄弟。後人有詩云:

    仁貴行兵征九姓,天山果在須臾定。

    雖然為國有功勛,屈死夷人十萬命。

  仁貴親帶數百輕騎,往間道抄出磧北,擊其餘眾。正遇葉護兄弟三人,逃奔突厥,俱被仁貴執之,押赴唐營。仁泰悉令斬之,九姓遂定。仁泰下令班師,軍中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大兵還入長安,仁泰二人進朝,拜見闕下而言曰:「臣不能速平九姓,使陛下旦夕懷憂,臣等之罪也。」帝大喜,設太平筵宴,重賞三軍。

  卻說帝自定九姓之後,四海清平,前後八年,在後殿無事。

  當夜閒行,仰觀天文,忽然失驚曰:「將星失位,主亡一將,此是凶兆。」次早急出前殿,謂近臣曰:「朕仰觀星象,見將星失位,聽聞李世績沾病在牀,不知如何?」言未絕,忽報世績府下一子來見陛下。帝愕然曰:「茂功休矣!果然應在此人身上。」其子入拜於地,哭曰:「臣父昨夜已命絕矣!」眾者大驚,帝歎曰:「世績安國大才,先朝老臣,今亡,使國家失一棟樑,朕失一股肱矣!」於是下詔,諡李世績為將軍貞武侯,敕葬長安城內,立廟四時享祭。績死年八十,總章二年秋八月下旬也。其追諡詔曰:世績昔從帝,功跡既著,朕以壯年,累瀕艱險,賴持忠順,濟於危難。夫諡所以敘元勛也,謹按諡法,有謀善斷曰貞,戰勝攻取曰武,故特賜大將軍貞武侯,主者施行。

  史官作世劫廟贊云:

    開國功勛大,興邦名譽彰。

    降唐賜姓李,啟魏獻黎陽。

    義膽包身體,忠心並日光。

    流芳青史冊,應是與天長。

  又詩贊云:

    百萬貔貅對陣衝,西除東蕩掃群凶。

    唐朝若戰全身者,惟有曹州徐茂功。

  世績為將,有謀善斷,與人議事,從善如流。戰勝則歸功於下,所得金帛悉散之將士,故人思致死。所向克捷,臨事選將必察相,其狀貌豐厚者遣之。或問其故,勛曰:「薄命之人,不足與成功名。」閨門雍睦而嚴,其姊嘗病,績已為僕射,親為之煮粥,風回斷其鬚鬢,姊曰:「僕妾多矣,何自苦如此?」績曰:「非為無人使令也,顧姊已老,績年亦老,雖欲久為姊煮粥,其可得乎?」至是寢疾,子弟為之迎醫,皆不聽,曰:「吾本山東田夫,遭值聖明,致位三公,年已八十,豈非命邪。修短有期,豈能復就醫士求活?」一旦,忽謂弟名弼者曰:「我見房、杜平生勤苦,僅能立門戶,遭不肖子孫,蕩覆無餘。吾有此子孫,謹能視之,其有志氣不倫,交遊非類者,皆先撾殺,然後以聞。」自是不復更言。

  是時弘道元年,褒武縣奏曰:「當日卓午,從天降下天神,身長三丈餘,腳跡長尺二,白髮蒼鬚,戴黃巾,著黃裳,手持黎杖,口稱是民主,今來報汝:天下換帝,立見太平。自此於世中行走三日,忽然不見。」此時十二月,帝聽知此事,回到宮中,忽然中風,便不能言。次日病危,喚平章事裴炎、劉景先及諸大臣入宮,見帝不言,以手指太子而崩,時冬十二月壬子也。宋孫甫評曰:高宗為人,沉靜寡默,足有可稱,然溺愛衽席,不戒履霜之漸,卒使妖后斲喪唐室,貽禍邦家,可歎也夫!

  帝崩後,百官舉哀。裴炎曰:「國不可一日無君,可立太子登了大位,然後殯葬。」於是百官止哀。是日,太子名顯者即位,號稱中宗皇帝,改元為嗣聖元年。尊太后為皇太后,政事咸取決焉。立妃韋氏為皇后,大赦天下。次年,中宗欲以后父韋玄貞為侍中,裴炎固爭,以為不可,中宗怒曰:「我便肯以天下讓與韋玄貞有何不可,而惜一侍中邪?」炎聽言大懼,乃入宮奏知太后,欲謀廢立之事。太后從之,至是選定朔旦,太后令帝升乾元殿,大會文武,但有不到者,下令斬首。是日皆到,列於班次,太后謂眾臣曰:「少帝闇弱,全無威儀,不可以掌天下,可以廢之。」帝曰:「我有何罪?」太后曰:「汝欲以天下與韋玄貞,何得無罪?」遂令李義甫將交天策文宣讀,策文曰:高宗不幸,倏然已棄天下。嗣子承紹,海內仰望太平;而帝天資輕浮,威儀不格,甫在喪幃,忘哀如故,凶德彰著,淫穢發聞,今又欲以天下輕付外人!豫王旦聖德偉茂,規矩儼然,豐下允上,堯國之表,居喪哀戚,言不及邪。抱岐嶷之性,有成周之美,聲譽羨稱,天下所聞。宜洪大業,為萬世統,可以承宗廟。廢皇帝為盧陵王,皇太子還政,應天順人,以慰生靈之望。義甫讀策已罷,太后叱左右扶中宗下殿,解其璽緩,北面長跪,稱臣聽命。中宗號哭,百官慘然。太后召豫王旦登殿,群臣皆呼萬歲。禮畢,太后囚盧陵王於別所,隨侍惟宮女二人,月給糧食。諸臣下毋得輒入,違者夷三族。可憐中宗,二月登基,至九月被太后廢之。

  太后所立豫王旦,即睿宗也。遂立睿宗長子永平王成器為皇太子,廢中宗之子重照為庶人。

  是年甲申歲,大赦天下,改元文明。朝廷改事,悉決於太后,居睿宗於別殿,不得有所預聞。太后臨朝稱制,又改元為光宅,旗幟皆從金色。太后兄之子武承嗣請追王其祖,立武氏七廟,太后從之。次年夏四月,太后乃遷中宗於房州,又遷於均州。時諸武佈滿朝廷,恣橫用事,唐之宗室,人人自危,眾心憤惋。自此下詔,頒行天下。時英公李敬業為柳州司馬,陰蓄不臣之心,每欲舉事,未有其由。當日聽知中宗被廢,武后當權,便欲起兵,未知勝負如何?

  總評:世績有謀善斷,戰勝攻取,諡曰貞武,此高宗之所以敘元勛也。中宗以太子嗣位,四海仰望,而武后當權自恣,卻廢為盧陵王,則其毒害朝廷亦甚矣。時諸武用事,而唐之宗室寧不人人切齒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