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9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九十八回 婁師德唾面自乾 下一回→


  當日敬業大敗,魏思溫等皆已死亂軍中。敬業帶領敗殘人馬走至許谷,時人皆饑倒,馬皆走乏,中箭著槍者勉強而行,其苦不可勝言。前面行不到十里,軍馬不進,敬業問為何,回報曰:「前面是山道崎嶇,早辰下雨,坑塹內水積不流,泥陷馬蹄,不能前進。況又轉出十里,便是大海。」敬業大怒曰:「軍旅逢山開路,遇水疊橋,豈有泥泞不敢行之理?」傳下號令,叫老弱中傷者在後慢行,強壯者搶土束柴,搬運草廬,填塞道路,各要即時行動。」敬業恐後軍趕來,欲自輕騎走入於海,乃差大將王那相、韋超二人斷後。

  行至漕丘,軍皆饑餓,行不上馬。敬業命前面暫住,造飯再行。軍人聽聞,便就山邊揀乾淨處埋鍋造飯。飯才半熟,軍人爭相奪食,紛紜不一。敬業勢弱,遂自結束輕騎而去,遙看海際。那相後面謂韋超曰:敬業兄弟以匡復為名,看其所為,希金陵王氣,真是叛逆,非成立之人。今兵敗勢弱,輕騎先去,必逃於海上,使我等後面抵死。」超曰:「彼只以己身為重,視我等如草芥矣。」那相曰:「敵軍在後,大海在前,吾等死無地矣。」韋超曰:「我棄敬業而歸若何?」那相曰:「非丈夫也。不顯英雄,未若殺敬業而獻之,吾等全身遠害。」超曰:「此言甚當,但恐不能及之,可即速行。」二人勒馬趕上,敬業、駱賓王只在前面不遠,見二人馬趕來到,卻欲問之,馬已至近,那相手起一刀,斬敬業於馬下,韋超一槍刺死駱賓王。

  比及敬猷輪刀來迎,不防杜求仁背後一刀砍敬猷為兩段。史官有詩云:

    唐室誰人說可征,無謀敬業枉行兵。

    當時不用思溫策,致使身亡一身輕。

  王那相、韋超、杜求仁各持首級唐營投拜。孝逸大喜,准其來降。隨即遣魏元忠領兵捕獲餘黨,悉皆斬之,下令班師。

  兵入長安,孝逸獻上敬業等首級。太后加封孝逸官職,重賞三軍,眾臣皆來朝賀。

  卻說太后自除敬業之後,疑天下人多圖己,又自以久專國事,內行不正,知宗室大臣怨望不服,欲大誅殺以威之,乃盛開告密之門,有告密者,給馬供食,使詣行在,但是農夫樵人,皆得召見,或不次除官,無實者不問,於是四方告密者蠭起。

  時有魚保家者,請鑄銅為匭,以受天下密奏。其器一室四隔,上各有竅,可入而不可出。太后從之,遂欲殺戳宗室。是時,韓王李元嘉、霍王李元軌、魯王李靈夔,皆高祖之子也。

  越王李貞、虢王李風,太宗之子也。元嘉之子李詵、元軌之子李緒;鳳之子李融,靈夔之子李藹,貞之子李衝,此數人在宗室中皆以才行著有美名,太后深嫉之,數人內不自安,密有匡復之志。

  一日,太后欲盡收宗室誅之,元嘉之子李撰大怒曰:「想吾高祖,苦爭血戰,成一統天下不易,今為賤婦所廢,欲滅吾等,若不先發,死期近矣。」遂詐稱皇帝璽書,分告諸王,令各起兵,約日取齊。當日李衝募得精兵五千餘人,起自博州,先擊武水,降之。次至莘邑,邑令馬玄素閉門拒守,衝因風縱火,焚其南門,風回軍退,眾懼而散。衝還走博州,為守門者所殺。正值太后遣將軍丘神勛擊之,兵至博州,李衝已死,官吏出迎神勛,神勛以其與衝同謀,盡皆殺之。李貞亦舉兵於豫州,太后遣將軍趨崇裕討之,又命張公輔為諸軍節度,削貞、衝二人屬籍,更姓虺氏。貞發屑縣兵五千人,使汝陽丞裴守德將之,拒戰而敗,遂與守德皆自殺。

  初,諸王往來相約結束未定,而衝獨先起兵,惟貞狼狽應之。諸王知覺,皆不敢發,無兵接應,故致敗亡。原來李貞將起兵之時,遣使告知趙環。環之妻常樂長公主,公主謂使者曰:「李氏危若朝露,諸王先帝之子,不捨生取義,欲何須耶?大丈夫當為忠義鬼,無為徒死也。」及貞等兵敗,太后欲悉誅諸王,遣監察御史蘇珦按之無驗,太后召珦詰之,珦抗論不回。

  太后曰:「卿乃大雅之士,朕當別有任使,此事不必卿也。」

  遂又遣周興按之,於是收元嘉、靈夔、詵與常樂公主於東都,迫使自殺。罪連親黨,當坐者六七百家,當藉沒者六千餘口。

  太后仍遣張光輔收捕元軌、緒、融等一並殺之。自是太后恣行殺戮,但是唐之宗室,中外畏之,甚於狼虎。

  當日太后升殿,與眾臣正議事間,忽報一大臣率百姓詣闕上表,不知何意。眾視之,乃侍御史傅遊藝也。遊藝奏言:「陛下自即位以來,功過三王,德高五帝,雖古之賢妃聖后無以逾此。今又景星慶雲,每現乾象,請陛下改國號曰周,賜中宗姓為武氏,以從人望,實社稷之大幸。」

  太后聞奏大喜,是年九月朔旦甲子,遂御則天樓上,大赦天下,改唐為周,改元天授。后尊號曰聖神皇帝,以豫王旦為皇嗣,賜姓武氏。立皇太子為皇孫,封武承嗣為魏王,封武三思為梁王,凡武宗族皆封郡王。此時唐之宗族殺戮殆盡,遂封傅遊藝為右玉鈴衛大將軍,封武攸寧為納言,封婁師德同平章事。師德為人寬厚清慎,犯而不較。其弟除代州刺史,將行之際,師德謂曰:「吾兄弟榮寵過甚,人所疾也。將何以白兔?」弟曰:「自今雖有人唾某之面,某持拭之而已。庶不為兄憂。」師德愀然曰:「此正所以為吾憂也!人唾汝面怒汝也,而汝拭之則逆其意,而重其怒矣。夫唾不拭自乾,當笑而受之耳。」弟曰:「謹受教。」至是師德為相,遂薦狄仁杰於太后。其疏曰:臣聞堯登社稷,慶會明良;舜用阜陶,四方風動。殷周雖有高宗昌發之君,猶賴傳說呂望之阻。竊見太原狄仁杰,出自并州,英姿挺特,行包九德,才兼四科,觀變歷微,占天知地。

  闡弘道奧,同史蘇、京房之倫;德量謀猷,有伊呂、管晏之任。

  誠大唐之柱石、社稷之元龜,宜加拔擢,使登台司,上順三辰,下敘五品,以致休征之應。

  太后讀罷疏文,大喜曰:「卿薦賢為國,必得其當。」遂從師德之請,亦封仁杰同平章事,而仁杰驟然入相,實不知是師德之請,而師德又不以顯言之。仁杰每遇朝廷有事,剖決如流;事不容情,當面諍之。於是,眾人皆有懼怯之心。至於接見師德,亦頗輕之。太后覺之,謂仁杰曰:「師德亦知人乎?」仁杰對曰:「臣當同僚,未聞其知人也。」太后曰:「朕已知之,卿乃師德所薦,以此觀之,亦可謂知人矣。」仁傑出而歎曰:「婁公盛德,我為其所包容久矣,吾不得窺其際也。」

  乃輕衣小帽,至婁府面謝往過。師德曰:「吾見公剛直,所言不偏,能為國安民,吾故薦公,必能匡復唐室,實為公忘私也。」仁杰曰:「非太后所言,臣何知之。」師德備酒款待而別,自此之後,二人相善如初。

  是時,太后御殿聽政,雖年已近八十,而淫亂無節,後宮日易男子數人。嬖臣張昌宗、張易之二人用事,時人或譽昌宗之美曰:「六郎面似蓮花。」內史楊再思曰:「不然,乃蓮花似六郎耳。」詠史詩云:

    牝雞聲裡紫宸空,幾樹飛花滿地紅。

    當代媚娘居北闕,一朝天子遇東宮。

    椒房倡亂由張氏,社稷中興賴狄公。

    人事耒形先有數,至今追憶李淳風。

  是時,后姪武三思營求為太子,太后猶豫未決,正值狄仁杰入朝,太后以實告之。仁杰曰:「昔文皇帝櫛風沐雨,親冒鋒鏑,以定天下,傳之子孫。太帝以三子托陛下,陛下今欲移與它族,無乃非天意乎?且姑姪之與母子孰親?陛下若立子,則千秋萬歲後,配食太廟;立姪則未聞姪為天子、而祔姑於廟者也。惟陛下詳之。」太后曰:「此朕家事,卿勿預知。」仁杰又曰:「王者以四海為家,四海之內,何者不為陛下家事?況元首股肱,義同一體,臣今備位宰相,豈得有所不預知乎?」太后曰:「卿之斯言,甚合朕意,今已悟矣。」於是,即日遣人迎還中宗,復為太子,居於東宮。故元人有詩云:「一語喚回鸚鵡夢,九霄奪得鳳凰還。」其以此耳。太后當以季秋出梨花,以示宰相,欲誇其祥瑞,杜景倫獨曰:「季秋草木黃落,而此花獨與之抗,陰陽不和,咎在臣等,請黜之。」太后曰:「真宰相才也!」

  是時,太后淫心愈盛,乃遍選天下男子之強健者,入宮侍寢,少不如意,即捶殺之。狄仁杰乃薦薛敖曹者,太后□□□□□□□極盡淫樂,雖白晝亦無間焉。敕封敖曹為如意君,賜賚甚厚。當時有詩嘲之云:

    六六巫峰會雨雲,九重穢德日彰聞。

    顛鸞倒鳳恩情洽,錫爵之封如意君。

  時值衝龍元年春正月,太后沾疾危駕,張昌宗居中用事,宰相張柬之欲謀誅之,無計可施。一日,於侍班閣子內見崔玄暐,與中台右丞敬暉、少卿桓彥范、司馬袁恕己數人,柬之謂曰:「來日老夫賤降,片時少敘,眾大夫就舍下小酌,幸勿見阻。」眾官皆曰:「必來添壽。」當日就後堂設宴,公卿皆到。

  柬之視之,皆唐朝舊臣,心中暗喜。酒至半酣,柬之舉杯相勸,遞至羽林大將軍李多祚面前,柬之曰:「今某非賤降之日,要與眾官聚合,恐機漏泄,故推賤降。吾意將軍富貴,誰所致者?」多祚泣曰:「皆太帝也。」柬之曰:「既唐舊臣,受國重恩,今太帝之子為二豎所危,將軍不思報太帝之德乎?」多祚曰:「苟利國家,若有用某之處,惟相公處分,不敢顧身。」柬之曰:「太后疾篤,吾等欲討內亂,汝肯相助?」多祚曰:「某雖不才,願助一臂之力。」柬之曰:「若得如此,社稷之大幸也。」原來,柬之先與長史楊元琰同泛江至中流,語及太后廢立之事,元琰慨然有匡復之志。至是柬之為相,引元琰為羽林將軍,時亦在座。柬之謂曰:「君頗記昔日江中之語乎?」元琰曰:「某嘗憶之於心,安能忘乎?每欲舉事,因無效力之處,今日肯任重用,萬死不辭。」柬之曰:「汝肯盡心竭力,今日之計,非輕授也。」元琰曰:「敢不從命!願施一臂之力。」

  數人正在商議,忽報安撫大使姚元之自靈武至都,逕來相探。桓彥范自相謂曰:「此事濟矣。」柬之曰:「諸公少待,吾暫見便到。」柬之出,接入廳上,眾人依次相見,邀至後堂具飲。柬之遂以其謀告之,元之曰:「即公等有匡扶社稷之心,某安得不效犬馬之力。」柬之頓首拜謝。

  總評:武氏之禍,古所未有也。張柬之等第知反正覆位,而不能以大義,處非常之變,為唐討罪人也。夫武樂集眾惡於身,兵既入宮,當先舉太子復位,即以武氏至唐宗廟數其罪,而廢為庶人,賜之死,而滅其宗族,然後足以慰在天之靈,雪臣民之憤,為社稷計者,聲罪致討之義,可勿知乎?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