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1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一一一回 駱悅殺賊史思明 下一回→


  安慶恩見折了尹子奇,大驚,心生一計,乃喚楊潮宗行詐降之計,內應外合,必擒李、郭矣。潮宗領計,帶親隨賊兵數千人,迤邐到唐寨。先使人報知,郭子儀笑曰:「彼來詐降,吾必將計就計問之。」遂喚潮宗人,問其降故,潮宗答曰:「吾主安慶恩醉酒殺人,又賞罰不明,將士怨叛,誠恐禍及,故來投降,別無異心。」子儀曰:「汝等別無異心,汝就在此候用。」卻叫李謖管待使人,大吹大擂,飲酒盡醉。酒中皆下藥,醉倒渾如泥人。其有醒者,但指口而笑。慶恩知是中計,急求救應,領諸將並一萬人卻待出寨,只見四面喊聲大起,火光沖天,賊兵各自逃竄。只見回鶻托天王擋住去路,慶恩奔往左寨而走,火光齊起,撞著雷清殺將回來。再奔右寨,撞著李勃夾殺一陣,四下無路,慶恩棄軍土匹馬望平水而逃。見水上有舡,賊慌喚近岸,人馬下船,一聲號起,一齊拿住,卻是李光弼遣將扮作胡兵在此等候,擒了慶恩來到寨。子儀交盡招安賊兵,不許殺戮,降者無數。救滅餘火,李光弼擒安慶恩至,托天王擒揚潮宗至,其餘令狐潮、牛延蚧等皆被擒。子儀笑曰:「汝等詐降,如何瞞得我過。被吾以計擒之,今番有何理說?」慶恩曰:「圖王霸業,自古皆然,作事不成,惟求一死而已。」子儀欲令眾將降唐,表奏為用。李光弼曰:「不可。此等彼雖人面,心如野獸,難以德懷,留之必為後害。」子儀低首而言曰:「斯言是也。」即命推出慶恩、楊潮宗、令狐潮等盡皆斬之。子儀安民已了,與李光弼移兵自河陽一路而來迎敵。卻說安慶緒自起兵以來,與史思明每不相合。思明驍勇強盛,慶緒謀欲圖之,猶豫不決。早有人報知思明,思明驚懼,遂舉所部十三州前來降唐。肅宗欲任之,張鎬進曰:「不可。思明為人兇險,因亂竊位,力強則眾附,勢奪則人離,禽獸之輩,反覆無定。願勿假以威權。」帝意遂止。至是復領人馬思歸,與慶緒並不相聞,但自在軍中操兵練將。慶緒探聽知之大驚,不知所為,乃上表稱臣於思明,領三百騎敬詣思明營中,皆被思明殺之,慶緒先有州縣,及所領人馬皆歸於思明。思明勢大,遂自稱大燕皇帝。卻說史思明領兵二萬進攻河陽,正與李光弼相遇,各自安營下寨。思明計有良馬一千餘匹,每日出於河渚浴之,循環不休,以示多盛。光弼意欲取之,與諸將定計,命索軍中牝馬得五百匹,係於城內。其馬互相咆哮嘶鳴,候思明馬至水邊,使軍士盡驅出之。聞馬嘶不已,思明之馬悉浮渡過河來,皆被唐兵一齊驅之入城。思明大怒,乃屯兵於河清,欲絕光弼糧道。光弼聽知,遂移軍於野水渡,令諸將致死擊之。賊眾大敗,思明星夜逃去。行了二日,為其部將駱悅謀縊殺之。其子史朝義將輕騎數百走至莫州,副元帥僕固懷恩之子僕固碭追及圍之。朝義累累出戰皆敗,乃選精騎五十自北門犯圍而出。李懷仙遣兵又追及之,朝義兵勢窮蹙,乃自縊於林中。懷仙取其首級以獻。安慶緒與賊眾皆被殺,餘黨悉平。僕固懷恩與諸軍皆還。帝接風大喜,重加賞罰。麗泉有詩云:

    三箭定天山,功成奏凱還。

    撫餒新境土,只在霎時間。

  自收復群寇之後,朝廷無事,稱賀昇平。

  卻說帝自蜀歸長安,常欲居興慶宮,又多御長慶樓。長安父老過者,往往瞻拜,聲呼萬歲。行軍司馬輔國進讒於肅宗曰:「上皇居興慶宮,日與外人交通。今陳玄禮、高力士共謀,欲不利於陛下;且興慶宮與閭辟相參,垣牆淺露,非至尊所宜居。大內深嚴,奉迎居之,與彼何異;又得杜絕小人熒惑聖聽。」帝泣而不應。是時上元元年秋七月,適值蕭宗不豫,輔國遂自矯稱帝語,迎上皇往西內居甘露殿,所留侍衛之兵惟老弱者數十人。遂將高力士流於巫州,陳玄禮勒令致仕。上皇不悅,乃不茹葷,辟轂不食,構成一疾。帝初然猶往問安,因是帝亦有疾,但遣人以代問安。其後帝知是輔國背地行事,惡欲誅之,畏其握兵權重,竟猶豫不能決。是月中旬甲寅,上皇遂崩於神龍殿,年七十八歲。是時帝已沾疾,未得平復,又值上皇之喪,蹕踴哭泣,哀毀逾禮,因是其疾轉加沉重。群臣奏請帝別殿養病,設醮祈禱,帝歎曰:「死生有命,何以禱為。」遂不肯設醮。次日,覺氣上衝,目不睹物。帝喚大將軍郭子儀、李光弼二人。近臥損前囑咐後事。帝曰:「朕今病勢沉困,料已難逃,今以大事囑汝二人:太子篤厚恭謹,可任大事,汝等宜輔佐之,各懷忠義之心,以圖悠久之計,勿少忘篤。」言訖,長歎一聲,淚如雨下而崩。年五十二歲,寶應元年九月下旬也。史官有詩云:

    唐室傾危數未終,明皇何事奔西東。

    肅宗稱號賢明主,恢復神京萬載功。

  史官評玄宗云:

    玄宗開元之初,厲精政事,幾致太平,可謂盛矣。天寶以後,奸臣執權,豔妃亂政,至於竄身失國而不悔。靡不有初,鮮克有終,玄宗之謂也。

  肅宗既崩,百官發喪殯碱,停柩於偏殿。太子、百官掛孝痛哭,哀聲震地。忽一人挺身出曰:「請太子息哀,百官暫止,何不商議大事?」眾視之,乃李輔國也。當時厲聲曰:「聖上曼駕,天下振動,嗣君早即大位,以鎮萬國,何哭泣邪!」於是太子即日登位,稱號代宗皇帝,受大小官員拜舞起居,改寶應元年為廣德元年。加封程元振、魚朝恩二人同平章事,郭子儀為天下兵馬元帥,其餘文武官員盡皆升用。葬玄宗於泰陵,葬蕭宗於建陵。卻說細作飛報入北方,近臣奏知吐蕃可汗,聞知大喜曰:「明皇父子已亡,吾無憂矣。何不因其國中無主起兵伐之。」其臣韓爽諫曰:「明皇、肅宗雖亡,必托孤於郭子儀矣。文官武將,謀略極周,必傾心竭力以扶幼主代宗也。不可伐之。」忽一人於班部中走出大笑曰:「聽聞郭子儀閒居已久,不因此時進兵,更待何時?」乃吐蓄謀士,複姓耶律,名益,字仲材,現為校尉。可汗大喜,遂問耶律益曰:「吾欲入中國,當用何策?」益曰:「若只起吐蕃之兵,急難取勝,須用內外攻擊,令唐兵首尾不能救應,雖有神機妙策,亦不能施展矣。欲成大事,必須要起三路之兵,可成大事。」可汗問曰:「何為三路?」益答曰:「可修書一封,差使命往契丹,見國王韓呼盧,獻送金帛,以賂其心,令起契丹番兵五萬,早取武邑,此第一路也。可又修書齎賞賜直入吐谷渾党項,許以割地為鄰,令起兵五萬攻安平,此第二路也。然後命蕭粘罕親提大軍十萬,逕出并州取太原,此第三路也。起此三路大軍共計二十萬,分三路而入,郭子儀有諸葛孔明之才,何能當之。」可汗聞之大喜,乃使遣使二員,選能言快語之人前去約同起二道軍馬,然後命蕭粘罕為大元帥,總領提調各將,起兵十萬取并州。未知勝負如何。

  總評:李輔國脅天子,遷上皇,賊國母,其罪大矣。死有餘辜,而不顯加誅戮何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