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演義/05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演義
←上一回 第五十八回 竇建德谷口被擒 徐懋功草廬訂約 下一回→


  詞曰:

    磨牙兩虎鬥方酣,怒目炯眈眈。一朝國破委層嵐,千秋貽笑談。邂逅佳人心欲醉,隨唱百年歡。王章有約話便便,將軍閫內專。

     ——調寄〈阮郎歸〉

  春秋時,卞莊子刺兩虎,他何曾刺得兩個?當兩虎相鬥時,小死大傷。那死的何消刺,只刺得一個傷的;這傷的又何須多大氣力對付,這真是一舉兩得。王世充拾亡魏之餘,推心置腹,以待群雄,著其土地以強根本。秦王聲勢雖大,急切間亦難了事。不意世充反將要害之地,盡託膏梁之弟,弄得東破西失,自己坐在洛陽,無可奈何。只得齎了金珠,著長孫安世去求夏王竇建德。落得秦王以逸待勞,反客作主。今說徐懋功恐王簿兩個不能建功,自己帶領一枝人馬,趕到千金堡來。豈知羅士信已用計破了,城內軍民,不分老弱,把他殺個一空,懋功深為歎息。王簿亦已到得虎牢,將精兵一千,改扮了鄭國旗號,夜間賺開城門。把一個王行本在睡夢中捆縛去了,早已佔據了城。虎牢、洛陽險要二處,俱為唐家占住,懋功不勝之喜。

  對王簿道:「此地雖定,但王世充差代王琬、長孫安世去求竇建德,未知建德可允發多少兵來助他。我且將二兄之功,報知秦王,看他作何計較。」

  今說長孫安世,奉了世充之命,資了許多金帛,來到樂壽,先將寶物饋遺諸將。

  諸將俱已領惠,唯祭酒凌敬不肯收,大將曹旦亦差人把禮物璧還。次日,長孫安世清早來見夏王,呈上文書金帛。夏王道:「鄰邦救援,本當應命;但我與唐久已修好,何又起兵端?況孤新破孟海公,凱旋未久,豈可又勞師動眾?」長孫安世道:「鄭與夏實唇齒之邦,唇亡而齒寒,理之必然。今夏不救鄭,鄭必滅亡,鄭亡恐夏亦隨之。」夏王道:「足下且退,容孤與諸臣熟商。」長孫安世暫且辭出。夏王與眾公卿計議。夏將俱得了世充金帛,便攛掇道:「亡隋失國,天下分崩,關中歸唐,河南歸鄭,河北歸夏,共成鼎足。今唐伐鄭,鄭地被唐占去十之二三。倘鄭力不足,必為唐破。鄭破必與夏為敵,敵則恐夏亦難獨支。不如今發兵救鄭,內外夾攻,可以取勝。倘能勝唐,威名在我,乘機圖事,鄭可取則取之。合兩地之兵,以乘唐兵之疲老,關中可取,天下可平。」這幾話句,說得建德鼓掌稱快道:「諸卿議論甚妙,但恐孤力不及耳!」

  凌敬道:「主公之言,恐有未妥。目今唐家以重兵圍困東都,大將據住虎牢,發多少兵夫對付他好。莫若我今先發大兵濟河,取懷州河陽,以重兵守之。然後鳴鼓建旗,逾太行入上黨,傳檄郡縣,進於壺口,以驚駭薄津,收取河東之地,易如拾芥,此乃上策。且有二利:唐兵俱在洛陽,國內空虛,而入師有萬全,一也。拓上而得眾,不費大力,二也。秦王知吾兵入境,必引兵還救,鄭解圍,三也。失此機會,滯疑不決,諺云:『天與不取,反受其咎。』願主公詳察。」

  諸將道:「自來救兵如救火,若照依這樣說,迂其途以取之,曠日持久,鄭國急切間,何山得解?萬一被唐兵破了,拿了王世充去,真個弄得唇亡齒寒,只道主公失信於天下。」建德亦不答,走進宮去,只見屏後曹后接住說道:「剛纔朝中所議何事?」建德將前事述了一遍,曹后道:「眾臣議論皆非,獨凌祭酒之計甚善,陛下當聽之。」建德道:「此迂闊之論。」曹后道:「夫自洛口道乘虛連營漸進,以取山北,因招突厥西襲關中,唐必還師,鄭國不救而自解,有甚迂闊?」建德道:「孤自主裁,毋勞國後費心。」

  次日早朝,長孫安世又來哀求。夏王便差曹旦為先鋒、劉黑闥為行軍總管,自同孫安祖為後隊。公主線娘因是那夜見了羅成的書,傷感成疾,便與凌敬、曹后等守國。起十五萬人馬,望虎牢進發。早有細作報知秦王。諸將恐腹背受敵,深以為憂,獨秦王大喜。李靖笑道:「不意殿下此番出師,一箭竟射雙雕。」記室郭孝格道:「洛陽破亡,只在目下,建德不量,遠來相救,這是天意要殿下滅此兩國,機會在此,不可輕失。」薛牧道:「世充劇賊,部下又是江淮敢戰之士,止因缺了糧餉,所以固守孤城,坐以待斃。若放竇建德來與之相合,建德以糧濟助世充,則賊勢愈強,不可為矣!」李靖道:「如今只宜分兵困住洛陽,殿下自領精銳,速據成臯,養威蓄銳,以逸待勞,出奇計一鼓而即可破建德。建德既破,先聲奪人,世充聞之,當不戰而自縛麾下矣!」秦王聽了大喜道:「卿所言實獲我心。但此地重任,須仗將軍謀畫統轄。」李靖道:「不須殿下費心,大約建德完局,這裡賴主公之力,世充自然可擒。」秦王道妙。

  上帶叔寶與尉遲敬德二將,其餘將士,多叫屯住洛陽,統領自己玄甲兵五千,直趕到虎牢,與懋功諸將相會了。懋功道:「臣知殿下必來,更得二位將軍到此,破賊在旦夕矣。」秦王道:「聞得夏兵共有十萬前來,未知真假?」懋功道:「不要去問他多少兵,臣今夜只消三千人,嚇他一個個心膽俱碎。」便向秦王耳邊,說了幾句。秦王鼓掌道:「妙!」懋功取令箭一枝,對羅士信道:「將軍同副將高甑生,領一千人馬,即刻起身,潛往南方鵲山埋伏。柬帖一個,付你持去,預備如法奏功。」又取令箭一枝,柬帖一個,對秦叔寶、副將梁建方道:「煩二位將軍領一千兵,到汜水東北上一個土山埋伏,速去預備,如法奏功。」叔寶、建方領計去了。

  懋功又取令箭一枝,柬帖一個,對敬德與副將白士讓道:「二位將軍就在虎牢西角上,照依柬帖中行事;如殺到鵲山遇著了士信,不論勝敗,即便殺將轉來。」敬德、士讓領計去了。羅士信同高甑生歸寨,把柬帖拆開一看,卻是每一兵士,要備小紅燈一盞,馬上須用鋼鐵響鈴,聽中軍轟天第二炮殺出,合著火槍歸陣。秦叔寶與梁建方回寨,也把柬帖拆開,只見上寫道:「每兵要帶火球一個,小鑼一面,聽三個轟天大炮,即便殺出,合著火槍紅燈,即便殺轉。」懋功叫軍士,正南山豎起了一個高竿,叫宇文士及合二千玄甲兵守護著。

  再說夏國先鋒曹旦,到了虎牢,結營一二十里。每日到唐寨邊來挑戰,無人應敵。只道唐家曉得他們統大兵來,不敢出頭。夜間雖防來劫寨,到底兵士心上覺得懈弛,那夜方解甲安睡,只聽得一聲大炮,喊叫震天。曹旦忙跨馬趕出寨來,見無數火槍,掩著一個黑臉大漢殺來。曹旦如飛舉槍來刺,那將一鞭,早打進胸膛;曹旦忙把身子一側,火槍早著臉上,把鬍子盡行燒去,敗人陣中。敬德領這一千兵,東衝西突,並無人來攔阻。直殺到將近鵲山,忽聞第二個大炮,只見羅士信馬上,盡是紅燈響鈴,好像有幾千人馬殺來。那夏陣第二隊高雅賢,如飛領兵馬來接應,當不起羅士信這條槍,如蛟龍出洞,逢著的便傷,在夏陣中各處衝殺。那高雅賢對劉黑闥道:「兄看那南山上紅燈,必是唐家暗號,我與你射了他,那些兵馬,自然散亂了。」說罷,即便縱馬前來,那劉黑闥扯滿弓,射一箭去,正中紅燈,落將下來。復又一燈扯上。高雅賢正要射時,只見一聲大炮,無數火球,半天裡飛將下來。

  衝出一員大將,口喊道:「秦叔寶在此,叛賊看鐧。」高雅賢如飛接住,被叔寶撥開槍,一鐧打下馬來。梁建方正欲去刺他,幸虧劉黑闥救了,退將下去。叔寶與敬德、士信會合了三千兵,竟似幾萬人馬,東衝西砍,殺得一個落花流水。正在高興時,唐陣上聞已鳴金,只得勒馬回營。秦王同徐懋功,在寨中排了慶賀筵席,敬德與叔寶諸將歸寨,檢點三千人馬,不曾傷失一個。秦王將羊酒銀牌,分賞了將士。

  徐懋功道:「今宵此舉,不過送個信與他們,要夏兵曉得我唐朝將土的利害。只是明日這一陣,諸君各要努力於功,成敗只在此舉。」秦王心掛洛陽,也要決一戰以見雌雄。

  卻說建德因前陣軍馬,夜來被唐兵攪擾了半夜,四鼓時候,就即傳令催兵馬造飯。將劉黑闥改為前隊,曹旦改為中營,自板渚地方,來到牛口谷。分遣將士,北首到河,南首到鵲山,排了二十多里。建德見唐兵不動,先遣男卒三百,渡了汜水。

  唐將士見夏兵威盛,也有些膽怯。秦王只不動心,同徐懋功上了一個高丘,立馬遙望。懋功道:「這賊自山東起兵來,不過攻些小小賊寇,未逢大敵,今雖結成大陣,部伍不整,紀律不嚴,總屬易破。」望見鄭國代王琬,也自帶了親隨兵馬,立在陣後監戰。只見代王戴了束髮金冠,錦袍金甲,騎了隋煬帝向來坐騎大宛國進貢的青鬃馬,在旗門後影來影去。秦王道:「這小將騎的好一匹良馬!」尉遲敬德在側說道:「殿下說此馬好,待小將取來。」秦王道:「不可,不可!」敬德道:「不妨。」

  兩隻腿把馬一夾,直奔進夏陣中去。旁邊兩個將官高甑生、梁建方,怕敬德有失,也拍馬隨來。代王琬按著韁,在那裡看戰,只聽得耳朵裡,喝一聲:「那裡走!」

  似提小雞一般,被敬德提過馬去,這馬正要走,被敬德靴尖鉤住韁繩,高甑生已到,帶了馬一齊歸陣。夏陣中見唐將在陣背後,拿了代王琬去,吃了一驚,無心戀戰,慌忙退回。

  徐懋功大聲說道:「此時不趁勢殺賊,便待何時!」自把軍鼓大擂,唐將白士讓、楊武威、王簿、陶武欽許多精兵,一擁而進。秦王帶領輕騎,同敬德、叔寶、士信過汜水,打從夏陣背後,直殺進去,扯起大唐旗號,前後夾攻。建德將士見了大驚,夏軍只得且戰且退。唐兵追趕了三十餘里,斬了首級萬餘。建德急退,忙脫去朝衣朝冠,改裝與將士一般打扮,好來決戰。卻遇著柴紹夫妻,領了一隊娘子軍,勇不可當。建德當先來戰,早中了一槍,忙尋護駕將士,亂亂的多已逃散,要迎殺前去,又恐獨力難支。倘再中一槍,可不了卻性命?忽見牛口諸中,蘆柴茂密,可以潛身,便提馬往裡一鑽,那娘子軍也不在意,反殺向前邊去了。不提防建德身上這副金甲晃亮,動了人眼。唐軍望見,知是一員將官逃在蘆中,兩個車騎將軍白土讓、楊武威縱馬趕來,舉渾鐵槊往蘆林中亂搠。竇建德在蘆林中,要殺出來,身負重傷,思廝殺不過。若在裡邊,又恐搠著,只得大叫道:「我便是夏王,將軍若能相救,平分河北,富貴共享。」楊武威道:「只要出來,我等救你。」建德提馬跳將出來,被他們一把搶來綁縛,把腳拴在馬上,恰好幾個從兵已至,一齊簇擁回到大寨。只見敬德提了劉黑闥的首級,王簿提了范願的首級,羅士信活捉了鄭國使臣長孫安世,都在那裡獻功。可憐夏國十幾萬雄兵,殺傷死亡,一朝散盡。止逃得一個孫安祖,帶了隨行二三十個小卒,奔回樂壽。

  時秦王已在大寨,小校報說,拿得夏王竇建德來。眾將不信,秦王亦不以為然。

  只見楊武威與白士讓,押了建德,直至中軍。眾人看見,果是夏王建德。他也不跪,秦王見了笑道:「我自征討王世充,與汝何干,卻越境而來,犯我兵鋒?」建德也沒得說,說幾句諢話道:「今不自來,恐煩遠取。」秦王又笑了一笑,問楊、白二將:「如何便拿住了他?」白士讓道:「到是柴郡馬統率娘子軍趕殺他來到牛口谷,柴郡馬殺了前去,他就潛躲在蘆葦中,被我們看見拿住,應了民間『豆入牛口,勢不能久』之謠。」秦王笑了一笑,叫監在後寨。

    垂衣河北盡悠游,何事橫戈浪結仇?

    愎諫逞強誰與救,可憐束手作俘囚。

  此時建德手下被拿的,有五萬餘人。秦王道:「殺之可惜,不如放了,任他們回轉鄉里。」眾將恐放還又與我為敵。徐懋功道:「竇建德也是草澤英雄,有眾二十萬,敗亡至此,那一個還敢收合來與我們戰?放去正使他傳殿下恩威,山東河北,可不戰而自下了。」諸將皆心服其言。秦王心下轉道:「柴紹夫婦既統兵到此,為甚不來相會,莫非被建德餘黨賺去?」忙差人問前隊將士,有的說已往洛陽去了,秦王便不再問。因對懋功說道:「我在這裡,整頓軍馬。卿同諸將,先往洛陽,煩到樂壽,收拾了夏國圖籍,安撫了郡縣,火速到洛陽來會合。」懋功領命。到次日,即便帶領自己人馬起身。不一日到了樂壽。懋功即傳令箭一技與王簿,叫他曉諭軍士:不許妄戮一人,不許攪擾百姓,違者立斬示眾。樂壽城中百姓,一聞夏王的凶信,只道唐兵來,不知怎樣擾害地方。豈知徐軍師約法嚴明,撫慰黎庶,井井有條。

  因此市廛老幼,各各歡喜,迎於道路。懋功進城來,將府庫打開,查點明白,又將倉廒盡開,召幾個耆老,叫他們報名給領官糧,賑濟窮黎。那五六個耆老,伏地而泣道:「夏國治國,節用愛人,保護赤子,時沐恩澤。今彼一旦失國,我濟小民,如喪考妣,又安忍分散其儲蓄?今蒙將軍到郡安撫黎民,秋毫無犯,實出望外。願留此積蓄,以充軍餉,則樂壽雖不沾其惠,亦感將軍之德矣。」懋功點頭稱善,便將倉庫照舊封好,來到建德宮中。只見朝堂一個紗帽紅袍的官兒,面色如生,向西縊死在樑上,粉牆上有絕句一首道:

    幾年肝膽奉辛勤,一著全輸事業傾。早向泉臺報知己,青山何處弔孤魂。

  夏祭酒凌敬題

  懋功讀罷壁間之詩,不勝浩歎,忙叫軍士,去備棺木殯殮。又走到內宮來,只見宮中窗牖盡開,鋪設宛然。面南一個鳳冠龍帔的婦人,高高的懸樑縊在那裡。兩旁四個宮奴,姿色平常,亦縊死在側。懋功知是曹后,忙叫人放下,亦備棺木好好盛殮。搜索宮中,止不過十來個老宮奴。懋功想道:「聞得竇建德,有個女兒,勇敢了得,為何不見?」詢問宮奴。宮奴答道:「前日孫安祖回來,報知父皇被擒,那夜公主同了花木蘭,就不知去向了。」徐懋功對王簿道:「竇建德外有良臣,人有賢助,齊家治國,頗稱善全。無奈天命攸歸,一朝擒滅,命也數也,人何尤焉!」

  當初隋煬帝傳國玉璽並奇珍異寶,竇建德破了宇文化及,都往歸夏國;懋功一一收拾,並圖書冊籍,裝載停當。曉得有個左僕射齊善行,名望素著,養老致仕在家,請他出來,要他治守樂壽。齊善行辭道:「善行年邁病軀,與世久違,願將軍另選賢豪,放某樂睹昇平。」懋功道:「眼前苦無其人,公何必苦辭?」齊善行道:「僕有一人,薦於麾下,必能勝其任。」懋功道:「請問何人?」善行道:「此人姓名不知,人只叫他是西貝生。聞他昔年曾在魏公麾下,為參謀之職。今隱居拳石村,賣卜為活。此人大有才幹,屈其佐治,必得民心。」懋功道:「今屈尊駕暫為權攝,待我訪西貝生來,兄即解任何如?」齊善行不得已,只得收了印信,權為料理。懋功整頓軍馬起行,因問土人:「拳石村在何處?」土人道:「過雷夏去三四里,就是拳石村。」懋功命前隊王簿速速趲行。

  不多幾日,前隊報說,已到拳石村了。懋功把兵馬尋一個大寺院歇下,自己易服,扮作書生,跟了兩個童子,進拳石村來。原來那村有二三百人家,是一個大市鎮。到了市中,只見路上一面沖天的大招牌,上寫道是:

    西貝生術動王侯,卜驚神鬼,貧者來占,分文不取。

  懋功問村人道:「這西貝生寓在那裡?」村人把手望西一指道:「往西去第三家便是。」懋功見說,忙進弄內,尋著第三家,只見門上有副對聯,上寫道:

    深慚諸葛三分業,且誦文王八卦辭。

  懋功知是這家,便推門進去,只見一個童子,出來說道:「貴人請坐,家師就出來。」懋功坐了片時,見一個方巾闊服的人,掀簾走將出來。懋功定睛一看,不覺拍手笑道:「我說是誰,原來賈兄在此!」賈潤甫笑道:「弟今早課中,已知軍師必到此地,故謝絕了占卦的,在此相候。」大家敘禮過,潤甫攜著懋功的手,到裡邊去,在讀易軒中坐定。潤甫道:「恭喜軍師,功成名立,將來唐家佐命功勛,第一個就要算軍師了。」懋功道:「吾兄是舊交知己,說甚佐命功勛,不過完一生之志而已。」說了茶罷,只見裡邊捧出酒肴來,懋功欣然不辭,即便把盞。潤甫道:「軍師軍旅未閒,何暇到此荒村?」懋功將擒竇建德戰陣之事,並齊善行薦了他去治理樂壽的話,說了一遍。潤甫微笑了一笑道:「弟自魏公變故,此心如同槁木死灰,久絕名利,滿擬覓一山水之間,漁樵過活。不意逢一奇人,授以先天數學,奇驗驚人。弟思此事,原可濟人利物,何妨借此以畢餘生,不意又被兄訪著。」懋功道:「正是兄的才識經濟,弟素所佩服。但星數之學,未知何人傳授,乞道其詳。」

  潤甫道:「兄請飲三人獻,待弟說來,兄也要羨慕。」懋功舉杯,一連飲了三觶潤甫道:「當初有個隋朝老將楊義臣,他是個胸藏韜略,學究天人的唄宿將。因隋主昏亂,不肯出仕,隱居雷夏澤中。」懋功道:「這楊義臣,弟先年也曾會過,曾蒙他教益,可是他傳的麼?」潤甫道:「非也。他有個外甥女,姓袁名紫煙,隋時曾點入宮。那女子不事針鑿,從幼好觀天像。一應天文經緯度數,無不明曉,因此隋主將他拜為貴人。後因化及弒逆,他便用計潛逃到母舅家。本要落髮為尼,因楊義臣算他尚有貴人作匹配,享祿終身。前年弟偶卜居雷澤,與楊公比鄰,朝夕周旋。賤內又與袁貴人親愛莫逆,故此傳其學術。」懋功道:「如今楊公在否?」潤甫道:「楊公已於去歲仙游矣!袁貴人同楊公乃郎,並如夫人,俱在這裡守墓。」

  懋功道:「墓在那裡?」潤甫推窗向西指道:「這茂林中,乃楊公窀穸之所,他家眷也住在裡邊。」懋功道:「楊公雖死,弟與他生前亦有一面。今去墓前一弔,並求貴人一見,未識可否?」潤甫道:「使得。」懋功就叫手下備楮儀一副,同賈潤甫步行過去。只見幾畝荒丘,一抔淺土。雖然樹木陰翳,難免狐兔雜遝。懋功歎道:「英雄結局,不過如此!」潤甫忙過去通知了袁貴人,袁貴人就叫馨兒換了衰經,到墓前還禮拜謝了,揖進饗堂中。懋功必要求見袁貴人,袁紫煙也是不怕人的,就是這樣素妝淡服,出來拜見。懋功注目詳視,見袁貴人端莊沉靜,秀色可餐,毫無一點輕佻冶豔之態,不勝起敬道:「下官奉王命來樂壽清理夏王宮室,昨見一個官奴,名喚青琴。是隋帝舊宮人,云是夫人侍兒。甚稱夫人才學閫範,在男子多所未見。下官意欲遣青琴仍歸夫人左右,但未識可否?」袁紫煙道:「妾只道此奴落於悍卒之手,不意反在王宮。但妾親從凋亡,煢煢一身,自顧難全。奚暇與從者謀食,有虛盛意。」說完,辭別進去。

  懋功此時覺得心醉神飛,只得別了出來,對潤甫道:「弟向來浪走江湖,因所志未遂,尚未謀及家室。今見此女,實稱心合意,欲求兄為之執柯,未知可肯為弟玉成否?」潤甫道:「此係美事,弟何敢辭勞,管教成就。先到合下去坐了,弟去即來覆命。」懋功慢慢的跟到潤甫家中去。坐了片時,只見潤曹笑嘻嘻的走來說道:「袁貴人始初必欲守志終天,被弟再四解喻,方得允從。但是要依他三件事,諒兄亦易處的。」懋功道:「那三件事?」潤甫道:「第一,要守滿楊公之制,方許事兄。第二,要收領楊公之子馨兒母子兩口,去撫養他上達成人。第三,有個女貞庵,係隋煬帝的四院夫人,在內焚修,與袁貴人是異姓姊妹。當年楊公送四位夫人到彼出家,原許他們每年供膳,俱是楊公送去。今若連合朱陳,必須繼楊公之志,以全貴人昔日結拜之情。只此三事,倘肯俯從,即是兄的人了。」懋功大喜道:「不要說此三件,就再有幾件,弟亦樂從。」就叫身邊童子,到前寨王將軍處,取銀二百兩,綵緞十表裡,身上解佩玉一塊,遞與潤甫道:「軍中匆匆,不及備儀,聊以二物銀兩,權為定偶。」潤甫忙叫手下並童子攜去,送與袁紫煙,說明依了三章之約。

  袁紫煙然後收了,將太乙混天球一個,在頭上拔下連理金簪一枝,回答了潤甫。同童子從人回來,付與懋功收訖。懋功道:「承兄成全弟家室,弟明日當有些微薄敬,並管轄樂壽文書,一同送來。大家共佐明君,豈不為美。」潤甫道:「閒話且莫講,請問軍師,王世充破在旦夕,單二哥如何收煞?」懋功皺眉歎道:「若提起單二哥,恐有些費手。」懋功又把前雄信追趕秦王一段,說了一遍。潤甫跌足道:「若如此說,單二哥有些不妥,兄與秦大哥,俱係昔年生死之交,還當竭力挽回方妙。」懋功道:「這個自然。」

  正說時,天色已暮,只見許多車仗來接,懋功只得與潤甫分手。明早做下署樂壽印信文書,並書帕銀二百兩,差官送與賈潤甫。又命親隨小校兩個,將小禮百金,與宮奴青琴,送歸袁紫煙。二人去了回來說道:「宮奴禮金,夫人處懼已收訖。」

  差官又稟:「賈爺處文書禮儀,門戶鉗封,人影俱無,只得持回。」懋功大驚道:「難道我昨日是見鬼?」忙騎了馬,自己到拳石村來看,果然鐵將軍把門,問其鄰里,說是昨夜五更起身,一家都往天臺去進香了。懋功歎道:「賈兄何不情至此?」

  心上疑惑,忙又到楊公墓所來,袁紫煙叫馨兒換了服色出來拜送,懋功執手叮嚀了幾句,然後上馬登程,往洛陽進發。正是:

    陌路頓成骨肉,臨行無限深情。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演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