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演義/0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演義
←上一回 第六十八回 成後志怨女出宮 證前盟陰司定案 下一回→


  詞曰:

    九十春光如閃電,觸目垂慈,便覺陽和轉。幽恨綿綿方適願,普天同慶恩波遍。

    生死一朝風景變,漫道黃泉,也自通情面。滿地荊榛繞指揃,驚回惡夢堪欣羨。

     ——調寄〈蝶戀花〉

  凡人好行善事,而人不之知,則為陰德;或一時一念之感發,或真心誠意之流行,無待勉強,不事矯飾,蓋有不期然而然者。語云:有陰德者,必有陽報。昔長興顧氏宦成無子,娶姬妾十餘人,一日與內君酌,諸姬皆侍,歎曰:「我平生事皆陰德,何以絕我嗣乎?」一姬曰:「陰德不在遠。」某悟曰:「我今行陰德,當嫁汝輩。」姬曰:「我豈自言,理因如是,我死從夫子耳!」某盡嫁十餘人,已而生三子,母即言死從者。何況朝廷舉動,有關宗廟社稷,其獲報又何可量哉。

  話說羅成將到長安,叫潘美率督兵丁,護著家眷慢行,自己先入京會見秦叔寶。

  聞知柴紹已於去年夏間復命,隨同叔寶進去,拜見秦老夫人,先把壽儀補送。叔寶道:「表弟遠隔幾千里,家母壽期至今不忘。」羅成便把征北一段,至同蕭后回南,賤內到女貞庵會見秦、狄、夏、李四位夫人,知是舅母八十整壽,在那裡遙祝千秋,及蕭后到揚州祭奠,撞死了王義夫妻的話來說完。秦老夫人道:「羅家甥兒,既是你二位娘子並令郎多在這裡,快叫人把轎馬去接了進來。」叔寶道:「母親,蕭后尚在旅中,待他陛見了安頓過,好接兩位表嫂來。」秦老夫人道:「既如此,且叫懷玉到城外去接蕭娘娘、二位夫人到承福寺中,暫住一二日。」懷玉如飛帶了家丁出城,去安頓蕭后及羅成家眷。

  羅成朝見過太宗,犒勞再三,賜宴旌功,早有旨意出來,差四個內監,宣蕭后進宮。竇、花二夫人到叔寶家,又獻上壽儀,拜過老夫人的壽,與張夫人交拜。單小姐亦拜見,命二子出來,與羅家二子拜見了,互相問候。袁紫煙及江、羅、賈三位夫人聞知,亦時差人饋送禮物。住了月餘,羅成辭朝回去,便道到花弧墓上祭掃不提。

  卻說太宗自登極以後,四方平定,禮樂迷興。魏徵、房元齡輩,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君臣相得。一日奉太上皇,置酒未央宮,對當秋暑,那日恰逢天氣清朗,金紫輝映。上皇命頜利可汗起舞,馮智戴詠詩,既而笑道:「胡越一家,古未有也!」

  太宗樟觴上壽說道:「此皆陛下教化,非臣智力所及。昔漢高祖亦從太上皇宴此宮,妄自矜大,臣不取也。」上皇大悅,問秦叔寶:「你母親好麼?今多少年紀了?」

  叔寶跪答道:「臣母今年八十有三,託賴上皇陛下洪福,得以粗安。」隨命眾臣自皇族以下,各依品級而坐,無得喧嘩失禮。眾臣皆循序列班坐定,命黃門行酒,琴瑟齊鳴,歌聲盈耳。君臣正在歡飲,不意尉遲敬德,坐在任城王下首,忽大怒起來,便道:「汝有何功,卻坐在我上!」任城王卻不理他,他便伸出一隻大拳頭打來,正中道宗左圖,眾人起身勸時,道宗目睛反轉,青腫幾砂,便逃席而出。上皇問什麼緣故,眾臣以直奏上。上皇心上不悅道:「任城王道宗,是朕宗支,不要說有功無功,就是他僭越了,今日是個良會,也該忍耐,為甚就動起手來!」太宗率眾臣謝罪,便命罷宴,奉上皇還宮。

  到了次日,太宗視朝,對眾臣道:「昨日朕同上皇君臣相樂,一時良會,敬德有失人臣之禮,朕甚不樂。況任城王實朕之親族,彼便如是行兇,況其他乎!朕之此言,甚非有私道宗也。」言未畢,左右奏敬德自縛請罪,眾臣懷懼,皆為跪請道:「敬德武臣,本不習儒雅,今無禮有忤聖旨,乞陛下念其汗馬之勞,而生全之。」

  太宗召敬德入,命左右去其縛,對敬德道:「朕欲與卿等共保富貴,然卿居官數犯法,朕不以過而掩卿之功,乃知漢室韓彭一旦菹醢,非高德之過也。」敬德叩頭謝罪。太宗道:「國家紀綱,惟賞與罰,非分之恩,不可數得,勉自修飾,無致後悔。」

  敬德再拜而出,由是強暴頓斂。

  貞觀九年五月,上皇有疾,崩於太安宮。頒詔天下,諡曰神堯。一日,太宗閒暇,與長孫皇后眾嬪妃遊覽至一宮。即有許多宮女承應,看去雖多齊整,然老弱不一。太宗見了,覺有些厭憎。有幾個奉茶上來,皇后問道:「你們這些宮奴,都是幾時進宮的?」眾宮人答道:「也有近時進宮的,隋時進宮的居多。」皇后道:「隋時進宮有二十餘年了。」眾宮奴道:「十二三歲進宮,今已三十五六歲了。」

  皇后道:「當初隋煬帝嬪妃星廣,為甚要這許多人伺候?」宮人道:「當初煬帝有夫人、美人、昭儀、充華、婕妤、才人等名,安頓各宮。安得如萬歲與娘娘仁慈儉素,合宮無不共沐天恩。」太宗道:「朕想天子一人,就是嬪御,像朕不過三四人足矣,精力有限,何苦用著這許多人伺候,使這班青春女子,終身禁錮宮中。」徐惠妃道:「看他們情景,原覺可憫。」太宗對皇后道:「御妻,朕欲將此輩放些出去,讓他們歸宗擇配,完他下半世受用。」皇后笑道:「恩威悉聽上裁,妾何敢仰參。不要說真個放他們出去,就是這點念頭,亦是一種大陰德。」太宗笑道:「朕豈戲言耶!」只見眾宮娥俱跪下謝恩,娘娘與嬪妃等都大笑起來。太宗對內侍說道:「你去對掌宮的內監說,把這些宮女,都造冊籍進呈來。」內侍對掌宮監臣魏荊玉說了,那一夜各宮中宮娥彩女,如同鼎沸。天明造完,交與魏荊玉。荊玉伺天子視朝畢,將冊籍呈上,太宗看了一回道:「你去叫他們多到翠華殿來。」那魏監領旨去了。太宗回宮指著冊籍,對皇后道:「那些宮女,不知糜費了民間多少血淚,多少錢糧,今卻蔽塞在此,也得數日工夫去查點他。」皇后道:」不難,陛下點一半,妾同徐夫人點一半,頃刻就可完了。」

  太宗便同皇后登了寶輦,徐惠妃坐了平輿,到翠華殿來。見這班宮娥,擁擠在院子裡。太宗與皇后,各自一案坐了。徐惠妃坐在皇后旁邊。宮女均為兩處點名,點了一行,又是一行,都是搽脂抹粉,妍媸參半。太宗揀年紀二十內者,暫置各宮使喚。其年紀大者,盡行放出,約有三千餘人。叫魏監快寫告示,曉諭民間,叫他父母領去擇配。如親戚遠的,你自揀對頭,與他配合。三千宮娥,歡天喜地,叩謝了恩,攜了細軟出宮。魏監將一所舊庭院,安放這些宮女,即出榜曉諭。一月之間,那些百姓曉得了,近的領了去,遠的魏監私下受了些財禮嫁去,到也熱鬧。不上兩月,將及嫁完,只剩夭夭、小鶯兩個,他是關外人,親戚父母都不見來。又因夭夭出宮時,害起病來,小鶯伏侍他,住在魏太監寓中三四個月,依舊養得身子肥壯。

  偶然一日,魏太監有個好友,錦衣衛揮使姓韋名元貞來拜,年紀將近四句,妻子竟不生嗣,著實要替他娶妾,他竟不肯。那日魏監留在書房中小飲,說起放宮女事,魏太監道:「韋老先,你尚無子,聞得你嫂子又賢惠,前日何不來娶一個好些的,生個種兒出來,也是韋門之幸。」元貞搖手道:「妻子生得出也好,生不出也就罷了。」魏太監道:「如今剩得兩個,就像一父母所生,生得甚好,待我叫他出來,你賞鑒一賞鑒。」就對小太監說了。不一時那兩個走將出來,朝著韋官兒行禮下去。元貞如飛站起來回禮,見他兩個身材嫋娜,肌膚嫩白,忙說道:「請進。」

  魏監道:「韋老先如何?」元貞道:「使不得,這是上用過的,我們做官兒的娶去為妾,就是失體統了。」魏太監笑道:「真是老婆子的話兒!前日那李官兒,也娶了蔡修容,張官兒也討了趙玉嬌去。偏你娶不得!」便也不提。吃完了酒,韋元貞別去了。過了一日,魏太監打聽韋揮使不在家中,便喚一個車兒,叫小鶯、夭夭坐了,對一個小太監說道:「你到韋家進去,看見他夫人,說我曉得韋老爺無子,故此公公特送這兩個美人來。」小鶯、夭夭到了韋家,見了韋夫人,韋夫人歡喜不勝。

  等元貞進門時,將他兩個藏在書房碧紗窗裡。元貞看見了,知是夫人美意,就在書房內睡了一回,忙同進去謝了夫人。自是妻妾相得,後來各生下子女:小鶯生一女,為中宗皇后,封元貞為上洛王,這是後話休提。

  時房元齡因諫諍之事,見上頗疏,便告老回去。貞觀十年六月間,長孫皇后疾病起來,漸覺沉重,遂囑太宗道:「妾疾甚危,料不能起,陛下宜保聖躬,以安天下。房元齡事陛下久,小心謹密,且無大故,不可棄之。妾之家族,因緣以致祿位,既非德舉,易致顛危,願陛下保全之,慎勿與之權要。妾生無益於人,若死後勿高丘壠,勞費天下,因山為墳,器用瓦木可也。更願陛下親君子,遠小人,納忠諫,屏讒佞,省作役,止游敗,妾雖死亦無恨。」又對太子道:「爾宜竭盡心力,以報陛下付託之重。」太子拜道:「敢不遵母后之命。」後囑咐罷,是夜崩於仁靜宮。

  次日,官司將皇后採擇自古得失之事,為女則三十卷進呈。太宗覽之悲慟,以示近臣道:「皇后此書,足以垂範百世。朕非不知天命,而為無益之悲。但入宮不聞規諫之言,失一良佐,故不能忘懷耳。」乃遣黃門召房元齡復其位。冬十一月,葬文德皇后於昭陵,近竇太后獻陵里許。上念後不已,乃於苑中作層樓觀以望昭陵。

  嘗與魏徵同登,使徵視之。徵熟視良久道:「臣昏眊不能見。」上指視之,魏徵道:「臣以為陛下望獻陵,若昭陵則臣固見之矣!」上泣為之毀觀,然心中終覺悲傷。

  一日,太宗忽然病起來,眾臣日夕問候,太醫勤勤看視。過四五日不能痊可,恍惚似有魔祟。惟秦瓊、尉遲恭來問安時,頗覺神清氣爽,因命圖二人之像於宮門以鎮之。及病勢沉重,乃召魏徵、李勣等入宮受顧命,李勣道:「陛下春秋正富,豈可出此不吉之言。」魏徵道:「陛下勿憂,臣能保龍體轉危為安。」太宗道:「吾病已篤,卿如何保得?」說罷轉面向壁,微微的睡去了。魏徵不敢驚動,與李勣等退至宮門前。李勣問道:「公有何術,可保聖躬轉危為安?」魏徵道:「如今地府,掌生死文簿的判官,乃先帝駕下舊臣,姓崔名珏,他生前與我有交,今夢寐中時常相敘。我若以一書致之,託他周旋,必能起死回生。」李勣聞言,口雖唯唯,心卻未信。少頃,宮人傳報皇爺氣息漸微,危在頃刻矣。魏徵即於宮門廂閣中,寫下一封書,親持至太宗榻前焚化了,吩咐宮人道:「聖體尚溫,切勿移動,靜候至明日此時定有好意。」遂與眾官住宮門前伺候。

  且說太宗睡到日暮時,覺渺渺茫茫,一靈兒竟出五風樓前。只見一隻大鷂飛來,口中銜著一件東西。太宗平昔深喜佳鷂,見了歡喜,定睛一看,心上轉驚道:「奇怪!此鷂乃是魏徵奏事時,我匿死懷中之物,為甚又活起來?」忙去捉他,那鷂兒忽然不見,口中所銜之物,墜於地上。太宗拾起看時,卻是一封書柬,封面上寫著:「人曹官魏徵,書奉判兄崔公。」下注云:「崔珏係先朝舊臣,伏乞陛下面致此書,以祈回生。」太宗看了歡喜,把書袖了,向前行去。好一個大寬轉的所在,又無山水,又無樹木,正在驚惶,見有一個人走將來,高聲叫道:「大唐皇帝往這裡來。」

  太宗聞言,擡頭一看,那人紗帽藍袍,手執像笏,腳穿一雙粉底皂靴,走近太宗身邊,跪拜路旁,口稱:「陛下,赦臣失誤遠迎之罪。」太宗問道:「卿是何人?是何官職?」那人道:「微臣是崔珏,存日曾在先皇駕前為禮部侍郎。今在陰司為豐都判官。」太宗大喜,忙將御手挽起來道:「先生遠勞,朕駕前魏徵有書一封,欲寄先生,卻好相遇。」崔判官問:「書在何處?」太宗在袖中取出,遞與崔珏。崔珏接來,拆開看了說道:「陛下放心,魏人曹書中,不過要臣放陛下回陽之意,且待少頃見了十王,臣送陛下還陽,重登王闕便了。」太宗稱謝。又見那邊走兩個軟翅的小官兒來,說道:「閻王有旨,請陛下暫在客館中寬坐一回,候勘定了隋煬帝一案,然後來會。」太宗道:「隋煬帝還沒有結卷麼?」二吏道:「正是。」太宗對崔珏道:「朕正要看隋煬帝這些人,煩崔先生引去一觀。」崔珏道:「這使得。」

  大家舉步前行,忽見一座大城,城門上邊寫著「幽明地府鬼門關」七個大字。

  崔珏道:「微臣在前引著,陛下去恐有污穢相觸。」領太宗入城,順街而行,看那些人蓬頭跣足,好似乞丐一般。走了里許,只見道旁邊走出先帝李淵,後邊隨著故弟元霸。太宗見了,正要上前叩拜父皇,轉眼就不見了。又走了幾步,忽見建成引著元吉、黃太歲而來,大聲喝道:「世民來了,快還我們命來!」崔判官忙把像笏擎起說道:「這是十殿閻君請來的,不得無禮!」三人聽了,倏然不見。太宗問道:「翟讓、李密、王伯當、單雄信、羅士信想還在此?」崔珏道:「他們早已托生太原荊州數年矣!」還要問太穆皇后、文德皇后在何處。只見一座碧瓦樓臺,甚是壯麗。外面望去,見裡面環攈叮噹,仙香奇異。正在凝眸之際,見三個長大漢子,後面有七八個青面獠牙鬼使押著。崔珏道:「陛下可認得那三個麼?」太宗道:「有些面善,只是叫他不出。」崔珏道:「那第一個披豬皮的是宇文化及。第二個穿牛皮的是宇文智及;第三個穿狗皮的是王世充。他們俱定了案,萬劫為豬牛狗,受後來的千刀萬剮,以償生前弒逆之罪。」正是: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太宗正在那裡觀看,聽見兩邊人說道:「又是那一案人出來了?」崔珏看是何人,見一對青衣童子執著幢幡寶蓋,笑嘻嘻的引著一個後生皇帝,後面隨著十餘個紗帽紅袍的,兩個官吏隨著。崔珏叫道:「張寅翁,這一宗是什麼人?」那官吏說道:「是隋煬帝的宮女朱貴兒,他生前忠烈,罵賊而死,曾與楊廣馬上定盟,願生生世世為夫婦。後面這些是從亡的袁寶兒、花伴鴻、謝天然、姜月仙、梁瑩娘、薛南哥、吳絳仙、妥娘、杳娘、月賓等。朱貴兒做了皇帝,那些人就是他的臣子。如今送到玉霄宮去修真一紀,然後降生王家。」太宗聽了笑道:「朕聞朱貴兒等盡難之時,表表精靈,至今述之,猶為爽快。但生為天子,不知是在那個手裡?」又見兩個鬼卒,引著一個垂頭喪氣的煬帝出來,後面跟著三四個黑臉兇神。崔珏又問跟出來的鬼吏押他到那裡去。那鬼吏答道:「帶他到轉輪殿去,有弒父弒兄一案未結,要在畜生道中受報。待四十年中,洗心改過,然後降生陽世,改形不改姓,仍到楊家為女,與朱貴兒完馬上之盟。」崔珏問道:「為何頂上白綾還未除去?」鬼吏道:「他日後托生帝后,受用二十餘年,仍要如此結局。」崔珏點頭。太宗道:「煬帝一生殘虐害民,淫亂宮闈,今反得為帝后,難道淫亂殘忍,到是該的?」崔珏道:「殘忍,民之劫數;至若奸烝,此地自然降罰。今為妃后,不過完貴兒盟言。」

  太宗正要細問,見一吏走來對太宗道:「十王爺有請。」太宗忙走上前,早有兩對提燈,照著十位閻王降階而至,控背躬身迎接;太宗謙讓,不敢前行。十王道:「陛下是陽間人王,我等是陰間鬼王,分所當然,何須過讓?」太宗道:「朕得罪麾下,豈敢論陰陽人鬼之道。」遜之不已。

  太宗前行,竟入森羅殿上,與十王禮畢坐定。秦廣王拱手說道:「先年有個逕河老龍,告殿下許救,而終殺之何也?」太宗道:「朕當時曾夢老龍求救,實是允他生全,不期他犯罪當刑,該人曹官魏徵處斬。朕宣魏徵在殿下棋,豈知魏徵倚案一夢而斬。這是龍王罪犯當死,又是人曹官出沒神機,豈是朕之過咎。」十王聞言伏禮道:「自那老龍未生之前,南斗生死簿上已注定,該殺於魏人曹之手,我等皆知。但是他折辯定要陛下來此,三曹對質,我等將他送入輪藏轉生去了。但令兄建成、令弟元吉,旦夕在這裡哭訴陛下害他性命,要求質對,請問陛下這有何說?」

  太宗道:「這是他弟兄合謀,要害朕躬,假言奪槊,使黃太歲來刺朕。若非尉遲敬德相救,則朕一命休矣。又使張、尹二妃設計挑唆父皇。若非父皇仁慈,則朕一命又休矣。置鴆酒於普救禪院,滿斟歡飲若非飛燕遺穢相救,則朕一命又休矣。屢次害朕不死,那時又欲提兵殺朕,朕不得已而救死,勢不兩立,彼自陣亡,於朕何與?昔項羽置太公於附上以示漢高,漢高曰:『願分吾一杯羹。』為天下者不顧家,父且不顧,何有於兄弟,願王察之。」十王道:「吾亦對令兄令弟反覆曉諭,無奈他執訴愈堅,吾暫將他安置閒散,俟他時定奪,今勞陛下降臨,望乞恕我等催促之罪。」

  言畢,命掌生死簿判官:「快取簿來,看唐王陽壽天祿該有多少。」

  崔判官急轉司房,將天下萬國之王天祿總簿一看,只見南贍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貞觀一十三年。崔判官看了,吃了一驚,急取筆蘸墨將一字上添上兩畫,忙出來將文簿呈上。十王從頭一看,見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十王又問:「陛下登基多少年了?」太宗道:「朕即位已經一十三年。」十王道:「陛下還有二十年陽壽,此一來已是對案明白,請遼陽世。」太宗聽見,恭身稱謝。十三差崔判官、朱太尉送太宗還魂。

  太宗謝別出殿。朱太尉執著一枝引魂幡在前引路,只見一座陰山,覺得兇惡異常。太宗道:「這是何處?」崔判官道:「這是枉死城,前日那六十四處煙塵草寇,眾好漢頭目,枉死的鬼魂,都在裡頭,無收無管,又無錢鈔用度,不得超生。陛下該賞他些盤纏,纔好過去。」太宗道:「朕空身在此,那裡有錢鈔?」崔判官道:「陛下的朝臣尉遲恭有制錢三庫,寄存在陰司,陛下苦肯出名立一契,小判作保,借他一庫,給散與這些餓鬼,到陽間還他。那些冤鬼,便得超生,陛下可安然竟過。」

  太宗大喜,情願出名借用。崔判官呈上紙筆,太宗遂立了文書,崔判官袖著,將到山邊,聽得神嚎鬼哭,亂哄哄擁出許多鬼來,盡是拖腰折臂,也有無頭的,也有無腳的,都喊道:「李世民來了,還我命來!」太宗嚇得膽戰心驚,拖住崔判官。崔判官道:「你們不得無禮,我替大唐皇爺借一庫銀子的票兒在此,你們去叫那魔頭來領票去支付分給便了。唐皇爺陽壽未終,到陽間去還要做水陸道場,超度你們哩!」

  眾鬼聽了,如飛去叫那魔頭來。崔判官吩咐了,把票兒付與魔頭,眾鬼歡喜而去。

  三人又走了里許,見一條青石大橋,滑潤無比,太宗向橋上走去。剛要下橋,聽得天庭一個霹靂,吃了一驚,跌將下來。忙叫道:「跌死我也!跌死我也!」開眼看時,見太子嬪妃,都在旁伺候。

  太子忙傳魏徵等,魏徵走近御牀,牽衣說道:「好了,陛下回陽了。」太宗醒了片時,太醫進定心湯吃了,站起身來。魏徵問道:「陛下到陰司可曾會見崔珏?」

  太宗點頭道:「虧他護持。」便將幽夢所見,細細述與眾人聽了;眾人拜賀而出。

  太宗即傳旨,宣隱靈山法師唐三藏、竇巨德至京。天使到時,竇巨德已圓寂四五天了。使者隨唐三藏到京,建水陸道場,超度幽魂。又命以金銀一庫還尉遲恭,恭辭不受,太宗再三勉諭,敬德拜受而出。庫吏將銀盤交敬德,照冊缺了五百貫,庫吏驚惶,只見樑上墮下一帖。取視之,乃大業十二年,敬德打鐵時,支付書生票也,聞者奇異。太宗在宮中,調養了三四天,御體比前愈黨強健,不期被火焚了大盈庫,魏徵道:「天災流行,皆由宮中陰氣抑鬱所致,乞將先帝所御老嬪妃盡行放出。」

  太宗見說,深以為是,即將老宮女盡數放出。復有三千餘人連張、尹二妃,亦出宮歸家,宮禁為之一空。遂差唐儉往民間點選良家女子,年十四五歲者,止許百名,預使太常少卿祖孝孫教習音樂。將近四五月,唐儉選秀女回來,太宗散給後宮,只選武媚娘為才人,安頓福綏宮,寵幸無比。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演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