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鬥爭與階級間的聯合戰線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階級鬥爭與階級間的聯合戰線
作者:瞿秋白
1926年3月17日
本作品收錄於:《向導

这是瞿秋白以《向导》周报记者名义所写《对于阶级斗争的讨论——再答明致先生》一文的一部分,原文载一九二六年三月十七日出版的《向导》周报第一四六期,曾收入作者自编论文集。

  我在前次複信中說過:“在階級鬥爭中,必要時,利害有相同之點的幾個階級仍然可以暫時聯合戰線,共同反對別的階級。”先生不能確信其必然。先生並未說明所以不能確信其必然的理由,隻拿五卅運動中上海資產階級向工人進攻的事件,證明階級鬥爭與階級間的聯合戰線是“二者不可得兼”的。其實,這次事件證明出來,不僅沒有否定了我在前次複信中所說的話,而且愈加顯示在階級間聯合戰線之時,階級鬥爭仍是必要的。當五卅運動初起的時候,代表上海中等資產階級的上海商總會即與工人學生聯合,而代表上海大資產階級的上海總商會在商人、工人、學生脅迫之下亦不得不宣布罷市;此時,即五卅運動開始至所謂總商會的“革命”,事實上,上海的民族運動就是各階級間的聯合戰線。而此聯合戰線的確能增長上海以至全國的革命潮流。此時,工人為自己的階級利益而鬥爭,資產階級亦為自己的階級利益而鬥爭,因為反帝國主義運動對於這二階級同是有利的;隨後,這一聯合戰線怎樣破壞呢?事實指示我們,首先是大資產階級與帝國主義妥協,修改了商人、工人、學生的要求條件,而退出了聯合戰線;中等資產階級——上海商總會繼續到工商學聯合委員會解散時才退出;而工人、學生的聯合戰線則繼續到現在。上海資產階級的行為固然是向工人階級進攻,同時亦即是背叛全民族的利益。這個事件前一部分證明,“必要時”各階級間“暫時”可以聯合戰線;後一部分又證明,在中國民族運動中,資產階級所為的僅僅是自己階級的利益,所以容易與敵人——帝國主義妥協,背叛民族利益,破壞各階級間的聯合戰線。先生說:“吾人目前工作當以打倒軍閥與帝國主義者為先。”但如果在我們的營壘裏,發現了通敵的內奸,則我們必不能專心致誌去打倒軍閥與帝國主義者,我們於打倒軍閥與帝國主義者當中,必須肅清內奸,這樣肅清內奸,先生如認為是工人階級向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則我可以答複:這種的階級鬥爭不僅適合於“吾國國民革命十分迫切這一刹那”,而且非此鬥爭,國民革命必不能發展以至於成功。這亦是國民革命中應該努力的。先生主張階級鬥爭的程度應該有些分寸;但我以為這種勸告,先生應該向資產階級麵前去說。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