隴州刺史廳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隴州刺史廳記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6

昔制戎於西安瀚海之時,而隴汧去塞萬三千裏。其處內居安如此,朝之命守,猶以為重地,必拔其良能。當時之務,其難者不過理寵門大家之田園陂池而已。觀升平之基,其需賢如此。今自上邽清水已西,六鎮五十郡既失地。地為戎田,城為戎固,人為戎奴婢。顧隴涇鹽靈,皆列為極塞,而隴益為國路。凡戎使往來者必出此,視其守由主人也。其言語威儀,豈容易而處近世者。朝之命守,殆未能注意耳。今清河崔公承寵世仕安西軍司馬。公生長於戎,然而神性傑異,行賢智之路,頗通諸書,又能博九州山川之理。而國中之士,知而仰者無幾人。近歲西戎累款塞。前年今上即位,欲以姻交北虜以輔中國。上書兩言蕃之事,天子覽書,以為必能伺戎夷之情,故命使之。今年拜守隴州,拜之日,朝之卿士,鹹謂隴之得賢為賀。居郡而戎來者,必憚愛而去。嗚呼!何向之命守未能注意,而今之郡守得其人賢?何向之知者無幾,而今之稱者盈朝?豈一郡之事,有時而理耶?一郡之人,有時而幸耶?智者之道,有時而用耶?長慶初,餘西視戎至於隴下。聞郡人之所美,故列署而刻記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