隸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隸釋 卷第二十四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固安劉氏藏萬曆中刊本
卷第二十五

隷釋卷第二十四  趙明誠金石録上

  㑹稽都尉路君闕銘 南武陽功曹闕銘

  王稚子闕銘    謁者景君表

  景君碑隂     郯令景君闕銘

  國三老𡊮君碑   西嶽石闕銘

  北海相景君碑   景君碑隂

  敦煌長史武班碑  武氏石闕名

  費亭侯曹騰碑   司隷楊厥開石門頌

  吳郡丞武開明碑  祝長嚴訢碑

  從事武梁碑    平都侯相蔣君碑

  孔子廟置卒史碑  東海相桓君海廟碑

  孔君碣      韓明府孔子廟碑

  吉成侯州輔碑   州輔碑隂

  州輔墓石獸膊字  郎中鄭君碑

  丹陽太守郭文碑  議郎元賔碑

  孫叔敖碑隂    封丘令王元賞碑

  王元賞碑隂    兾州刺史王純碑

  王純碑隂     蒼頡廟人名

  陳臯令任伯嗣碑  任伯嗣碑隂

  平輿令薛君碑   泰山都尉孔宙碑

  孔宙碑隂     西嶽華山廟碑

  老子銘      荆州刺史度尚碑

  車騎將軍馮緄碑  魯相晨謁孔子冡文

  廣漢縣令王君神道 金鄕守長侯君碑

  柳孝廉碑     衞尉卿衡方碑

  沛相楊君碑    淳于長夏承碑

余自少小喜從當世學士大夫訪問前代金石刻詞

以廣異聞後得歐陽文忠公集古録讀而賢之以為

是正譌謬有功於後學甚大惜其尚有漏落又無嵗

月先後之次思欲廣而成書以傳學者於是益訪求

蔵畜凡廿年而後粗備上自三代下訖隋唐五季内

自京師逹于四方遐邦絶域夷狄所傳倉史以来古

文竒字大小二篆分隷行草之書鍾鼎簠簋尊敦甗

鬲槃杅之銘詞人墨客詩歌賦頌碑志叙記之文章

名卿賢士之功烈行治至於浮屠老子之說凡古物

竒噐豐碑巨刻所載與夫殘章㫁畫磨滅而僅存者

略無遺矣因次其先後為二千巻余之致力於斯可

謂勤且乆矣非特區區為玩好之具而已也盖竊甞

以謂詩書以後君臣行事之迹悉載於史雖是非褒

貶出於秉筆者私意或失其實然至其善惡大節有

不可誣而又傳之旣乆理當依㩀(⿱艹石)夫嵗月地理官

爵世次以金石刻攷之其抵牾十常三四盖史諜出

於後人之手不能無失而刻詞當時所立可信不疑

則又攷其異同參以他書為金石録丗巻至於文辭

之𡠾惡字畫之工拙覽者當自得之皆不復論嗚呼

自三代以来聖賢遺迹著于金石者多矣盖其風雨

侵蝕與夫樵夫牧童毁傷淪棄之餘幸而存者止此

爾是金石之固猶不足恃然則所謂二千巻者終歸

於摩滅而余之是書有時而或傳也孔子曰飽食終

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愽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

是書之成其賢於無所用心豈特愽弈之比乎輙録

而傳諸後世好古愽雅之士其必有𥙷焉東武趙明

誠序

    㑹稽東部都尉路君闕銘

右路君闕銘二其一云㑹稽東部都尉路君闕永平

八年四月十四日庚申造其一云君故豫州刺史温

令元城令公車司馬令開陽令謁者議郎徴試愽

路君不知爲何人按漢書志建武六年省諸郡都尉

唯邊郡徃徃有之豈㑹稽邊海故置此官歟又任延

甞爲㑹稽西部都尉而此云東部疑當時㑹稽分東

西部各置都尉史不載爾

    南武陽功曹闕銘

右南武陽功曹墓闕銘云南武陽功曹鄕嗇夫又云

以為國三老又云章和元年其它族系名字皆摩滅

不可考究墓在今沂州有兩闕其一銘元和中立文

字尤殘闕難讀

    王稚子闕銘

右王稚子闕銘二其一云漢故先靈侍御史河内縣

令王君稚子闕其一云漢故兖州刺史洛陽令王君

稚子之闕按范曅後漢書循吏傳王渙字稚子甞為

溫令而刻石為河内令者盖史之誤渙以元興元年

卒然則闕銘盖和帝時所立也

    謁者景君表

右謁者景君表其額題漢故謁者景君墓表而其文

云惟元𥘉元年五月丁𫑗故謁者任城景君卒其他

文字磨滅時有可讀處皆㫁續不復成文矣元𥘉安

帝時年號也此在漢時石刻中殘闕為甚特以安帝

以前碑碣存者無㡬不可棄也故録之

    景君碑隂

右謁者景君碑隂其前題云諸生服義者又云義士

北海椽張敏字公輔弟子濟北荏平寗尊凡十五人

皆完好可讀云

    郯令景君闕銘

右郯令景君闕銘云維元𥘉四年三月丙戍郯令景

君卒又云君存時恬然無欲樂道安貧信而好古非

法不言治歐陽尚書傳祖父河南尹父歩兵校尉業

門徒生録三千餘人又云三司聘請流化下邳又云

司空太常博士竝舉高經君為其元假涂郯城姦邪

洗心又云𬒳病䘮身歸于幽SKchar門人服義百有餘人

按漢人為景君刻銘本欲傳于不朽而不著其族系

名字何哉

    國三老𡊮君碑

右國三老𡊮君碑按元和姓纂云𡊮幹封貴鄕侯始

居陳郡為著姓八代孫良生昌璋昌生安璋生滂為

司徒唐書宰相世系表云𡊮生玄孫幹封貴鄕侯八

世孫良二子昌璋昌成武令生安璋生滂以此碑及

後漢書攷之姓纂與唐表殊為踈謬𡊮安列傳云安

祖父良平帝時舉明經為太子舎人建武中至成武

令今㩀此碑良以永建六年卒相距盖百餘年以此

知非一人無疑又安以永平四年薨良之卒乃在其

後三十九年以此知非安之祖亦無疑也盖安汝南

汝陽人滂乃陳郡扶樂人其鄕里族系亦自不同而

安與滂相去嵗月甚逺不得為從父兄弟明矣豈二

人之祖其名偶同遂爾荖謬邪又此碑與李利渉編

古命氏皆云良幹五世孫而姓纂唐史皆以為八代

孫碑云幹𡊮生之曽孫而唐史以為玄孫諸書皆云

幹以討公孫勇功封貴鄕侯而碑獨作公先勇又云

封𨵿内侯食遺鄕六百户者皆莫可考安列傳稱祖

良為成武令而唐史謂昌為此官者疑唐史之誤也

又酈道元水經注扶溝城北有𡊮梁碑云梁陳國扶

樂人事與碑合唯水經誤以良為梁爾𡊮氏自漢以

来世為著姓安與滂皆一時𩔰人而諸書於其族系

錯謬如此以此知典籍所載其失可勝道哉

    西嶽石闕銘

右西嶽石闕銘云永和元年五月癸丑朔六日戊午

弘農太守常山元氏張勲為西嶽華山作石闕高二

丈二尺其後為韻語文詞頗恠又字多假借時有難

曉䖏永和漢順帝晉穆帝姚泓皆有此號穆帝時華

隂不屬晉以此碑字畫驗之恐非姚泓時盖漢刻也

又按晉書載記姚興與泓傳本朝宋莒公紀年通譜

皆云泓以義熈十二年即僞位改元永和獨帝紀作

十一年未知孰是因考永和年號并記之

    北海相景君碑

右北海相景君碑在濟州任城縣景氏在漢世為任

城人今有三碑尚存余皆得之此碑㝡完

    景君碑隂

右景君碑隂按後漢書百官志注河南尹官屬有循

行一百三十人而晉書職官志州縣吏皆有循行今

此碑隂載故吏都昌台丘暹而下十九人皆作脩行

他漢及晉碑數有之亦與此碑隂所書同豈循脩字

畫相𩔗遂致訛謬邪碑隂又有故午營陵是遷等六

人名姓莫知其為何官又台丘不見于姓氏書惟見

于此者兩人云

    敦煌長史武班碑

右敦煌長史武班碑歐陽公集古録云漢班碑者盖

其字畫殘滅不復成文其氏族官閥卒葬皆不可見

其可見者君諱班爾今以余家所藏本考之文字雖

漫滅然猶歷歷可辨其額題云漢故敦煌長史武君

之碑知其姓武而官為敦煌長史也碑云君諱班字

宣張昔殷王武丁克伐鬼方元功章炳勲藏王府官

族析分因以為氏知其名字與氏族所出也又云永

嘉元年卒知其卒之年月也

    武氏石闕銘

右武氏石闕銘云建和元年太嵗在丁亥三月庚戌

朔四日癸丑孝子武始公弟綏宗景興開明使石工

孟季季弟𫑗造此闕直錢十五萬孫宗作師子直四

萬開明子宣張仕濟隂年二十五曹府君察舉孝㢘

除敦煌長史𬒳病云歿苗秀不遂嗚呼哀哉士女痛

傷武氏有數墓在任城開明者仕爲吳郡府丞綏宗

名梁仕爲郡從事宣張名班皆自有碑

    費亭侯曹騰碑

右費亭侯曹騰碑云惟建和元年七月二十二日己

巳皇太后曰其遣費亭侯之國爲漢輔藩而歐陽公

集古録乃言皇帝(⿱艹石)曰其遣費亭侯之國誤也按後

漢書建和元年桓帝即位梁太后臨朝稱制盖此碑

所載遺騰之國詔書乃梁太后非桓帝也東漢自安

順已來閹竪尊寵用事徃徃封侯貴顯其後騰之孫

操及其曽孫丕再世數十年憑藉勢力卒移漢祚而

有之以此觀之閹竪用事之禍可勝言哉

    司隷楊厥開石門頌

右司隷楊厥開石門頌余甞讀范曅後漢書鄧騭傳

有云時遭元二之灾人士饑荒章懐太子注以謂元

二即元元也古書字當再讀者即於上字下為小二

字後人不曉遂讀為元二或同之陽九或附之百六

良由不悟致使乖舛今岐州石皷銘凡重言者皆為

二字明驗也其說甚辨學者信之今此碑有曰中遭

元二西戎虐殘橋梁㫁絶(⿱艹石)讀為元二則為不成文

理疑當時自有此語漢書注未必然也

    吳郡丞武開明碑

右吳郡丞武開明碑云君字開明而其名已殘闕又

永和二年舉孝廉除𭅺謁者漢安二年遷大長秋

丞長樂大㒒丞永嘉元年哭母去官復拜郎中除吳

郡府丞壽五十七建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遭疾卒

其可見者如此其他摩滅不能盡讀按後漢書志大

長秋丞一人秩六百石本任宦者又長樂少府位長

秋上及職吏皆宦者又有太㒒二千石在少府上丞

六百石㩀志所載中宫及長樂宮官屬皆以宦者為

之而以史傳及漢魏石刻參考如大長秋少府之𩔖

皆雜用士人今武君以孝㢘為郎謁者郎中呉郡府

丞皆非宦者之職然則兩宮官屬盖亦雜用士人也

    祝長嚴訢碑

右祝長嚴訢碑政和中下邳縣民耕地得之碑云惟

漢中興𫑗金休烈和平元年嵗治東宮星屬角房月

建朱鳥中吕之均萬物慈射華澤青䓤蚑行蠕動咸

守厥常人物同授獨遭灾霜顛霣徂落壽不寛弘經

設三命君𫉬其央年六十九又云伊歎嚴君諱訢字

少通兆自楚荘祖考相承招命道術治嚴氏春秋馮

君章句又云㓜為郡SKchar史㑹稽諸暨尉烏程毗陵餘

暨章安山隂長以病去官後為丹陽陵陽丞守春榖

長舉廉遷東牟侯相下邳祝長典牧十城所在(⿱艹石)

其後有銘銘為五言頗殘闕難讀云

    從事武梁碑

右從事武梁碑云故從事武SKchar諱梁字綏宗體徳忠

孝岐嶷有異治韓詩闕幘傳講兼通河雒諸子傳記

又云州郡請召辭疾不就安衡門之陋樂朝聞之義

又云年七十四元嘉元年季夏三日遭疾隕靈其後

有銘云懿徳玄通幽㠯明𠔃𨼆居靖處休曜章𠔃樂

道忽榮垂蘭芳𠔃身𣳚名存傳無𭛌𠔃其他刻畫皆

完可讀文多不盡録碑在濟之任城余崇寜𥘉甞得

此碑愛其完好後十餘年再得此本則闕其最後四

字矣

    平都侯相蔣君碑

右平都侯相蔣君碑文字殘𨶕其名字官閥皆不可

考惟其額題漢故平都侯相蔣君之碑而碑云年六

十有五元嘉二年三月甲午卒爾有劉季孫景文者

知名士與余先公有舊家藏金石刻千餘巻旣殁其

子不能保為一武人得之其後余故人王偁定觀復

得數百卷其中漢碑數本余所未有者悉以見贈此

其一也

    孔子廟置卒史碑

右孔子廟置卒史碑其前有司徒呉雄司空趙戒奏

章歐陽文忠公具載于集古録其後又有魯相奏記

司徒司空府文字尤為完好云永興元年六月甲辰

朔十八日辛酉魯相平行長史事卞守長擅叩頭死

罪敢言之司徒司空府壬寅詔書為孔子廟置百石

卒史一人掌主禮噐選年四十以上經通一蓺雜試

能奉弘先聖之禮為宗所歸者平叩頭叩頭死罪死

罪謹按文書守文學SKchar魯孔龢師孔憲户曹史孔覽

等雜試龢修春秋嚴氏經通高第事親至孝能奉先

聖之禮為宗所歸除龢𥙷名狀如牒平惶恐叩頭死

罪上司空府其詞彬彬可嘉故備録之且以見漢時

郡國奏記公府其體如此也按華陽國志後漢書注

皆云趙戒字志伯而此碑乃作意伯疑其避桓帝諱

故改焉

    東海相桓君海廟碑

右東海相桓君海廟碑云惟永壽元年春正月有漢

東海相桓君又云熹平元年夏四月東海相山陽滿

君其餘文字完者尚多大略記修飾祠宇事而其銘

詩有云浩浩倉海百川之宗知其為海廟碑也桓

與滿君皆不著其名莫知為何人碑在今海州

    孔君碣

右孔君碣在孔子墓林中其額題孔君之墓文已殘

𨶕其前云元年乙未而元年上𨶕二字按東漢自建

武以後惟桓永壽元年嵗次乙未其他有三乙未

皆非元年然則此碣所闕二字當為永壽也

    韓明府孔子廟碑

右韓明府孔子廟碑其略云君造立禮噐樂之音符

鍾磬瑟皷雷洗觴觚爵鹿柤梪籩柉禁ခ修𩛙宅廟

更造二輿所謂鹿者禮圖不載莫知為何器又據字

書柉木皮可為索喜陳樂也亦非噐名皆不可曉故

并著其語以侯知者余後見汶陽陳氏所藏古彛為伏鹿之形近歲靑州𫉬一噐亦

金為鹿形疑所謂鹿者因其形而名之爾

    吉成侯州輔碑

右吉成侯州輔碑名字已殘闕其額題云漢故中常

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君之銘輔名姓見范曄後漢

書宦者傳以定策立桓帝與曹騰等七人同時封為

亭侯今此碑載當時詔書有云其封輔為葉吉成侯

以此知其名輔而酈道元注水經云滍水南有漢中

常侍長樂太僕吉成侯州苞冡冡前有碑其詞云六

帝四后是諮是諏今驗其銘文實有此語獨以輔為

苞盖水經之誤當取漢史及此碑為正

    州輔碑隂

右州輔碑隂京兆尹延篤叔竪而下題名者凡四十

餘人自東漢以後一時名卿賢大夫死而立碑則門

生故吏徃徃寓名其隂盖欲附記以傳不朽爾今輔

一宦者而碑隂列名者數十人雖當代顯人如延叔

竪亦預焉有以見𫞐勢之盛如此雖然區區掛名于

此者亦可耻也夫

    州輔墓石獸SKchar

右州輔墓石獸SKchar字酈道元注水經云州君墓有兩

石獸已淪𣳚人有掘出一獸猶不全破甚髙壮頭去

地丈許制作甚工左SKchar上刻作辟邪字余𥘉得州君

墓碑又覽水經所載意此字猶存㑹故人董之明守

官汝頴間因託訪求之踰年持以見𭔃其一辟邪道

元所見也其一乃天録字差大皆完好可喜之明又

云天禄近嵗為村民所毁辟邪雖存然字畫已殘闕

難辨此盖十年前邑人所藏今不可復得矣

    郎中鄭君碑

右郎中鄭君碑賈誼過秦論云九國之師遁巡而不

敢進顔師古曰遁音千旬反流俗書本巡字誤作逃

讀者因之而為遁逃之義潘岳西征賦云遁逃以奔

竄斯亦誤矣今此碑有云推賢逹善逡遁退譲詳其

文意亦是逡巡之義然二字决非一音盖古人用字

與後世頗異又多假借故時有難曉䖏不知顔氏何

所㩀遂音遁為逡乎

    丹陽太守郭旻碑

右丹陽太守郭旻碑云君諱旻字巨公有周之裔也

又云治律小杜㓜仕州郡察孝廉除郎中謁者遷敬

陵園令廷尉左平治書侍御史獄刑無頗憲臺如砥

以父憂去官選拜郎中侍御史遭母憂服除復拜郎

中治書侍御史遷冀州刺史徴拜尚書是時淮夷蠢

逆帝疇官綏策書襃𧓽俾守丹陽為政四年以公事

去官年過耳順寢疾𤸫頽延熹元年十月戊戌卒其

十二月丙申葬㣲言絶矣諸子SKchar仰三載禮闋迺羣

相與刻石勒銘最後云昔君即世雖立碑頌裁足載

字加有瑕下𨶕一字君之弟故太尉薨歸葬舊陵於是從

子故五原太守鴻議郎某及胤孫某其名殘闕懐祖之徳

乃更刻石不改舊文盖用昭明祖勲焉郭氏為陽翟

著姓自公以来世以通法律顯名此碑所謂太尉公

者禧也

    議郎元賔碑

右議郎元賔碑者在今亳州姓名已殘𨶕所可見者

云字元賔魯相之孫又云舉孝亷除倉龍司馬衛尉

察尤異遷吳令視事二稔民用康寕州辟從事公車

徴拜議郎年四十八延熹二年二月卒使者臨弔賻

贈特加其餘文字完好者尚多惜其名氏皆亡也

    孫叔敖碑隂

右孫叔敖碑隂云延熹三年中夏之節政在封表期

思長光視事一紀訪問國中耆年素聞孫君楚時良

輔又云博采遺苗曽玄孫子考龜吉辰五月癸𫑗冝

以存廢可立碑祀招請諸孫都㑹國右郭西道北處

所顯好與上窂𥙊倡優皷舞又云相君有三嗣長子

即封食邑固始少子在江寕中子居三下一字摩㓕又云

相君卒後十有餘丗有渤海太守其後歷叙子孫名

字甚詳而文字㫁續不可次第按期思長光碑隂不

載姓氏叔敖碑雖有之然已殘闕矣漢時令長有在

官一紀不遷者乃知前世官吏重於移易如此不惟

吏民免送迎之擾而士人亦皆安於其職無僥倖苟

進之心與後世異矣

    封丘令王元賞碑

右封丘令王君碑其姓名已殘闕所可見者字元賞

而已云察舉孝廉郎謁者考工菀陵葉封丘令而銘

文亦有撫臨三國之語歐陽公集古録云為菀陵丞

者盖誤以葉字為丞爾

    王元賞碑隂

右王元賞碑隂載門生姓名有云右奔喪右斬杖三

年余甞謂聖人之制禮為可⿰糹⿱𢆶匹也無過與不及之弊

務合於中庸而已禮曰事師無𨼆服勤至死心䘮三

年孔子之䘮門人疑所服子貢曰昔者夫子之䘮顔

(⿱艹石)䘮子而無服䘮子路亦然請䘮夫子(⿱艹石)䘮父而

無服彼漢人為王君乃為斬衰之服於禮無乃過乎

    冀州刺史王純碑

右冀州刺史王純碑延熹四年立桑欽水經云濟水

逕須句城西酈道元注濟水西有安民山山西有漢

冀州刺史王紛碑漢中平四年立按地里書須朐即

今中都縣此碑在中都又其官與姓氏皆合疑其是

也然以純為紛以延熹為中平則疑水經之誤

    王純碑隂

右王純碑隂其前題門人姓名自東平馮定伯而下

文字完好可識者九十餘人摩㓕不可識者又九十

餘人字畫淳勁可喜其後題義士名云各發聖心共

出義錢埤碑石直刋紀姓名埤當讀為禆助之禆漢

時墓碑多其門生故吏所立徃徃各紀姓名于碑隂

成載所出錢數其非門生故吏而出錢者謂之義士

今漢人為王君出錢造碑而云各發聖心可謂陋矣

    蒼頡廟人名

右蒼頡廟人名歐陽公集古録云此碑有蓮勺左鄕

有秩池陽左鄕有秩池陽集水有秩皆不知是何名

號又有夏陽候長祋祤𠋫長則是縣吏之名其𨽻字

不甚精又無事實可考始疑其名號以俟知者爾按

前漢書張敞以鄕有秩𥙷太守卒史後漢書百官志

鄕置有秩三老游徼本注曰有秩郡所署秩百石掌

一鄕人注引漢官儀曰鄕尹五千則置有秩風俗通

曰秩則田間大夫言其官裁有秩爾然則有秩盖亦

郷吏名也

    成臯令任伯嗣碑

右成臯令任伯嗣碑其首已殘闕其可見者云字伯

嗣南郡編人也其先盖任𫝶之苗胄又云舉孝㢘除

郎中蜀郡府丞江州令以服去官爲筑陽侯相延熹

五年遷來臨縣其後歷叙政績又云遷君桂陽最後

云都邑謡詠甄勒勛績永昭于後碑在今汜水縣汜

水在漢為成臯此碑盖成臯令徳政頌爾後漢書桓

帝紀延熹八年有桂陽太守任胤以此碑校之嵗月

相符又名與字恊知其名胤也

    任伯嗣碑隂

右任伯嗣碑隂大觀初獲此碑寘于汜水輦運司廨

舎壁間余聞其隂有字因託人諷邑官破壁出之遂

得此本盖漢碑有隂者十七八世多弃而不録爾

    平輿令薛君碑

右平輿令薛君碑文字完好云惟延熹六年春二月

平輿令薛君卒烏虖哀哉吏民其咨咨君之徳廼建

碑石于墓之側其後有銘三百餘言叙述甚詳惟不

載其名字世系故莫得而考焉

    泰山都尉孔宙碑

右泰山都尉孔宙碑孔北海父也見後漢書融列傳

又據桓帝紀泰山都尉元壽元年延熹八年罷宙

延熹四年卒盖卒後四年官遂廢矣

    孔宙碑隂

右孔宙碑隂門生有鉅鹿廣宗捕巡字升臺按氏族

書如姓𫟍姓纂皆無捕姓獨見于此碑爾

    西嶽華山廟碑

右西嶽華山廟碑其略云孝武皇帝脩封禪之禮巡

省五嶽立宮其下宮曰集靈宮殿曰存仙殿門曰望

仙門歐陽公集古録云所謂集靈者他書不見見於

此碑爾余按班固漢書地理志華隂有集靈宮武帝

起而酈道元注水經亦云敷水北逕集靈宮引地里

志所載其語皆同然則不獨見于此碑矣而所謂存

僊殿望僊門者諸書不載

    老子銘

右老子銘舊傳蔡邕文并書盖杜甫李潮小篆八分

歌有曰(⿱艹石)縣光和尚骨立書貴瘦硬方通神世云此

碑是也今驗其詞乃邉韶延熹八年作非光和中所

立未知甫所見是此碑否而本朝周越書𫟍遂以為

韶撰文而邕書𥘉無所據碑言孔子學禮時計其年

紀𥅆以二百餘嵗𥅆然老旄之貌也而史記言謚曰

𥅆按古謚法無𥅆字又碑云孔子以周靈王二十年

生今以年表及世家考之孔子以魯哀公二十二年

生實靈王二十一年未知孰是史書周太史儋事云

孔子死後二百二十九年徐廣注曰實一十九年今

此碑所書正與史合不知徐廣何所㩀也

    荆州刺史度尚碑

右度尚碑其首題曰漢故荆州刺史度侯之碑碑云

其先出自顓頊與楚同姓熊下𨶕一字之後又曰統國法

度其下殘𨶕不可辨按元和姓纂度姓但云古掌度

之官因以命氏不言其與楚同姓也又范曅後漢書

列傳度尚自右校令擢為荆州刺史破長沙零陵賊

以功封右郷侯遷桂陽太守徴還京師以中郎將破

賊胡蘭等後為荆州刺史後為遼東太守卒於官今

以碑考之云封右郷侯遷遼東太守拜中郎將復拜

荆州刺史以故秩名盖尚未甞為桂陽太守而曰卒

於遼東者皆史之誤余每得前代名臣碑板以校史

傳其官閥嵗月少有同者以此知石刻為可寳也

    車騎將軍馮緄碑

右車騎將軍馮緄碑以范曅後漢書考之史云字鴻

卿而碑云皇卿史云𥘉舉孝亷七遷至廣漢屬國都

尉拜御史中丞順帝末持節揚州諸軍事與中郎將

滕撫繫破郡賊今據碑自舉孝廉至為廣漢屬國都

尉凡十一遷而為中丞與督使徐揚二州討賊皆在

為都尉前碑云討賊時坐追州縣正法而史不載又

云為隴西太守坐問吏辜旬不公去官以𦍑駭動為

四府所表復家拜隴西太守而史但言遷隴西太守

耳史云為遼東太守徴拜京兆尹轉司隷校尉遷廷

尉大常拜車騎將軍以碑考之緄為遼東太守以前

甞復為治書侍御史遷尚書遂為廷尉未甞拜京兆

尹及司隷也史云振旅還京師監軍使者張敞承宦

者㫖奏緄㑹長沙賊復起攻桂陽武陵緄以軍還盗

賊復發策免而碑云臨當受封以謡言奏河内太守

中常侍左悺弟坐遜位史云復拜廷尉時山陽太守

單超以罪繫嶽緄考致其死遷故車騎將軍超之弟

中官相黨遂共誹章誣緄坐輸左校而碑云表荆州

刺史季隗南陽太守成晉晉漢史作縉太原太守劉瑱不

冝以重論坐正法作左校亦皆不合史又云為河南

尹時上言舊典中官子弟不得為牧人職帝不納拜

屯騎校尉復爲廷尉卒於官而碑云復廷尉奏中官

子弟不冝典牧州郡獲過左右遜位永康元年薨亦

當以碑爲正碑又云緄謚爲桓而史亦不載余甞謂

石刻當時所書其名字官爵不應差誤可信無疑至

於善惡大節則當以史氏爲據今此傳首尾顛倒錯

謬如此然則史之所載是非褒貶失其實者多矣果

可盡信耶

    魯相晨謁孔子冢

右魯相晨謁孔子冢文已㫁裂𨶕其上一叚其略可

見者云建寜元年三月十八日丙申晨又云其四月

十一日戊子到官謁孔子塜其他文字雖完皆不可

次第魯相晨有兩碑皆在孔子廟中其一碑云臣𮐃

恩受任符守得在奎婁周孔舊寓又云臣以建寕元

年到官其一碑云魯相河南史君諱晨字伯時從越

騎校尉拜以建寕元年四月十一日戊子到官然則

斯碑所載名晨者盖魯相史晨也

    廣漢縣令王君神道

右廣漢縣令王君神道建寧元年十月造縣令字作

苓漢人淳質文字相近者多假借用之如縣令字人

所常用而尚假借何耶

    金郷守長侯君碑

右金郷守長侯君碑載其上世云漢興侯公納策濟

太上皇於鴻溝之阨謚曰安國君曽孫酺封明統侯

光武中興玄孫霸為臨淮太守擁兵從光武平定天

下轉拜執法刺姦五威司命大司徒公封於陵侯歐

陽公集古録云執法左右刺姦五威司命皆王莽時

官侯霸列傳云霸莽時為隨令遷執法刺姦而未甞

為五威司命後代休湛為大司徒封𨵿内侯旣薨光

武下詔追封則郷侯而此碑言封於陵侯未知孰是

㩀碑言刺姦司命為光武時官盖碑之謬余按霸列

傳霸薨追封則郷侯至子昱改封於陵而遂以霸為

於陵侯疑亦碑之誤又按髙祖紀侯公說項羽歸太

公吕后乃封侯公為平國君今此碑言安國既不同

而平國君乃生時稱號如婁敬為奉春君之𩔖碑以

為謚恐亦非是又酺封明統侯漢書功臣表亦不載

不知碑何所據也

    柳孝廉碑

右柳孝廉碑云君諱敏其先盖五行星下𨶕一字二十八

舎柳宿之精也其說亦可謂恠矣自戰國以来聖人

不作諸子百家異端恠說紛然而起其弊至東漢而

極焉自非豪傑之士卓然不爲流俗所移未有不從

而惑者也(⿱艹石)此碑直以柳君得姓出于柳宿果何所

據哉

    衛尉卿衡方碑

右衛尉卿衡方碑有云感昔人之凱風悼蓼儀之劬

勞以蓼莪為蓼儀也漢碑多如此盖漢人各以其學

名家故所傳時有異同也

    沛相楊君碑

右沛相楊君碑歐陽公集古録云碑首尾不完失其

名字余按楊震碑沛相名統震長子冨波侯相牧之

子也

    淳于長夏承碑

右淳于長夏承碑云君諱承字仲兖東萊府君之孫

太尉SKchar之中子右中郎將弟也累葉牧守印紱典據

十有餘人皆徳任其位名豐其爵是故寵禄傳于歷

世策勲著于王室君鍾其美受性淵懿含和履仁治

詩尚書兼覽群蓺靡不尋畼州郡更請屈己匡君為

主薄督郵五官SKchar功曹上計SKchar守令冀州從事又云

察孝不行太傅胡公歆其徳美旌招俯就羔羊在公

四府歸高除淳于長又云年五十有六建寧三年

月癸巳淹疾卒官碑今在洛州元祐間因治河隄得

于土壌中建寧靈帝時年號也距今千嵗矣而刻畫

完好如新余家所藏漢碑二百餘卷獨此碑最完









隷釋卷第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