隸釋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隸釋 卷第十五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固安劉氏藏萬曆中刊本
卷第十六

隷釋卷第十五

  賜豫州刾史馮煥詔

  費亭侯曹騰碑隂

  廣漢屬國辛通逹李仲曽造橋碑

  廣漢太守沈子琚緜竹江堰碑

  鄭子真舎宅殘碑

  金廣延母徐氏紀産碑

  都郷正衛彈碑

  舜子巷義井碑并隂

    賜豫州刾史馮煥詔

告豫州刾史馮煥今常為效用將統御内以

威恩撫喻杜去年鮮卑連SKchar2鄣塞過掩卒㨶

無距捍率攝大守以下進退曽不表罪誅多

麗王官輕狡猧絶宮不自效化頃

属樂浪久矣當所設訖不定决月左右欲来

SKchar2北顧傷心煥有兾煥能竭心盡慮有

上如不從化SKchar録部惟前後詔書以前人侍御

史便冝

元初六年十二月

 右賜豫州刾史馮煥詔安帝元初六年也首云告

 豫州刾史馮煥者漢詔之式如此帝紀注云漢制

 帝之下書有四一曰䇿書編簡也其制長二尺短

 者半之篆書起年月日稱皇帝以命諸侯王三公

 以罪免亦賜策而以隷書用尺一木兩行書之二

 曰制書其文曰制詔三公皆璽封尚書令印重封

 露布州郡三曰詔書其文曰告某官云如故事四

 曰誠敇其文曰有詔某官此詔云去年鮮卑連

 犯鄣塞列傳云元初五年秋代郡鮮卑穿塞入冦

 攻城邑燒官寺殺長吏發縁邊甲卒𥠖陽營兵備

 之其冬又入上谷六年秋入馬城度遼將軍鄧遵

 率南軍于擊破之按馮君乃車騎將軍緄之父緄

 傳云煥爲幽州刾史又煥有墓闕題云豫州幽州

 刾史馮使君神道元初季年豫州境内無盗賊事

 上谷代郡皆幽州所部詔有北顧傷心及頃属樂

 浪之文亦幽州語也詔中諭其竭心盡慮而使之

 便宜數上必是自豫徙幽而賜此詔其石下斷惟

 存上八字文意不能詳考煥猶在豫故其前尚稱

 故官也SKchar2即犯字過即過字㨶即擣擊字即慓字猧即猾字纎即殱字属即属字

    費亭侯曹騰碑隂

建和元年七月廿二日己巳

皇太后曰其遣費亭侯之國爲漢藩輔臨君境内母

有出闕六變卒闕七百姓不可不愛不愛則不附大

臣不親百姓不附可不慎下闕

制曰 中 常侍費亭侯曹騰騰見克

先帝能拔於險阻之中不䧟乎羣小害已之譛

遂亦闕五前後荚謀闕二進賢納踐胙之初受爵

亐東土厥功章然騰守足退居約身自持遭離母憂

孝行純䔍慎禮紀喪能過哀服祥有不忍逺離之

恖情感病毀𪫬早薨朕甚閔焉詩曰靡不有初鮮

克有終騰能終之春秋之義旌㠯勸爲善及

其在殯使兼諌議大闕六特進贈費亭侯印綬魂而

有靈嘉其寵榮嗚呼哀㢤

 右費亭侯曹騰碑隂水經云譙縣有曹騰碑題云

 漢故中常侍長樂太僕特進費亭侯曹君之碑延

 熹三年立碑隂又刋詔策二歐趙不指此爲曹騰

 碑隂失稽考也本傳云騰自安帝時為黄門從官

 後以定策立威宗與州輔等七人皆封侯至大長

 秋此碑前一篇建和元年七月己巳就國策書乃

 梁太后臨朝時也後一篇乃襃贈制書傳云奉事

 四帝而水經有据則其亡在威宗時嗚呼東漢之

 亡也以閹官雖小人道長作福作威履霜堅冰勢

 之必然者蓋上失其道爾髙帝約非有功不侯自

 和帝封鄭衆而苴茅裂土者相踵至有同日十九

 侯者順帝又聽其養子襲爵騰用事省闥三十餘

 年其養子嵩至於竊位台輔至孫操遂問鼎矣

 阼同篆額今獨存云中常侍長樂大僕特進費亭曹侯碑水經誤多四字

    蜀郡屬國辛通逹李仲曽造橋碑

惟延熹龍甲辰三月甲子傷民扶㩦

憂造此基改奢儉莫不安之以五

月甲午竟領道楊荷杜仁領道楊瑗闕二叙惪勒

石文不能嘆一以裒賢君其辭曰

闕二邦乹川垂極闕二土埶汜反側位角精

崖崖山𡽺水汶江漂滿濁道SKchar阜棧格SKcharSKchar

地則居闕二桓夷羌虜賊頃年畔厲

有道則服有闕二隘吏民

皇辟矜哀下民命彼喉舌拜㦱

明君惟君至惪應甫及申恩褱貧其知如

謀謨若神小閤

明府恊同斷金西征鄙國撫育犂元除煩省苛公劉

之仁單甫牧英不忍戰民恤彼闕二戯險登SKchar槗壊

求正歳歳闕二滿首闕七呵𨒫㳅沈深往往覆

没傷害行人四縣衝衝老弱所湛耿耿寔勞闕二

闕三日稯閔此之艱記吉領道杜沂楊瑗作莋槗

梁帥爾徒待事楊闕三守古荷賊曹SKchar杜仁至孝

闕四出神祇祐槗遂考萌兆頼祉子

子孫孫百榖豊穰内外靖安必闕三

君髙遷取公侯福㳅後昆萬壽旡彊于禄億年

亂曰闕二我君明且𠔃徕儀于國闕三𠔃吏民河

潤受靈福𠔃莫不慕化心如結𠔃闕十鼎足期不逝

𠔃

領道闕八漢嘉楊瑗字闕二領南部道槗SKchar軍功SKchar

史漢嘉杜沂字祖長漢嘉盟SKchar闕二荷吏代誦從吏

杜閠荷吏省義工王文宰義工闕二喬義工王漢

期義工闕三義徒漢嘉

下闕

 右蜀郡屬國辛李二君造橋碑今在雅州碑首刻

 二人冠帶相向而坐一器居中如豆登之狀後有

 二人折腰低首𩀱垂其䄂君胡舞者其上横行有

 數字惟府卿明府四字不毀二人之下又横刻二

 十有六字兼篆隷之體曰蜀郡屬國明府頴川陽

 翟辛君字通卿犍爲李君字仲曽其下三字不

 可曉漢碑無如是模式者首行云惟延熹龍在甲

 辰蓋威宗延熹七年也石損字拙頗難想象其辭

 𥘉云造此橋末云橋遂考又云橋壊求正又云帥

 徒屯作橋梁而官属有領南部道橋SKchar則知此爲

 造橋碑也其辭云扶携濟舟又云逆流況深往往

 覆没又云四縣衝衝老弱所湛則知此橋跨㩀川

 險也其云赫赫皇辟矜哀下民命彼喉舌拜我明

 君惟君至德應甫及申者頌辛君也其云西征鄙

 國撫育犁元除煩省苛公劉之仁者頌李君也中

 有恊同斷金之句則知李為辛之佐也二君遣杜

 沂楊瑗三四輩董此役起三月甲子以五月甲午

 竟改奢就儉萌兆頼祉故勒石襃嘆而SKchar史及義

 工義徒數人皆題其名于後惟二人稱荷吏而杜

 仁稱荷賊曹掾所不可解鄰邑雖有荷節或是遣

 吏𦔳之又不應獨用一字也漢志屬國置都尉一

 人丞一人又注引應劭云大縣有丞左右尉所謂

 命卿三人小縣一丞一尉者命卿二人隷刻有武

 開明碑終於吳郡府丞其子榮碑中書為吳郡府

 卿沈子琚碑有云縣丞犍爲王卿諱某字季河据

 史及碑則漢人蓋有稱其丞爲卿者此碑不顯題

 辛君為都尉而謂之明府則李君稱卿蓋是屬國

 丞也蜀人謂此爲神水閣碑考其文則謀謨若神

 是絶句下文二字其水似小其閣似閤特未能判

 今摘三語而强名之非也即逹字即舟字裒即襃字犂即𥠖字

    廣漢太守沈子琚緜竹江堰碑

熹平五年五月辛酉𦍤一日辛酉緜縣南

黄 化出家錢建漢丗誠眀廣𬒳四表南

域㙒居蠻夷闕五𢦤賊百姓𬒳三秊十月

廣漢大守穎川長㙒縣沈君諱字子琚緜令安

定樊君諱以四SKchar三月到官視事到官之初移風

闕三占世土百姓吏民皆有闕二闕五弱不安躬

耕者少溉田丘㐬諸縣漰以陂田誠道闕五

施以周邵之化疾SKchar2王憲意吏民闕四君遣

其本息繕佗漰化開渠口成而山足

君遣SKchar闕三鄭施都求SKchar儀尹便且水曹SKchar

刑世章功又破截崖足開闕二

闕四甫田千易水由池中通利便好水

田即到下闕四消散五稼豊茂

民歸附闕三辭曰聖帝眀眀闕二

闕五欲行之𠔃闕四以威德𠔃輔闕三闕二

𠔃下闕時成𠔃下闕

縣丞揵爲属國王卿諱字季河宣陽闕五水曹史

杜慈字子仁共章闕三

 右廣漢太守沈子琚緜竹江堰碑今在漢州靈帝

 熹平五年立沈君字子琚其名不可辨碑載沈君

 以熹平三年十月到郡緜竹令樊君以次年三月

 到縣雖石多剥缺文句斷續其間指意猶可推尋

 蓋二人相繼到官俱以移風惠民爲意碑稱其視

 事之𥘉百姓躬耕者少溉田丘荒有遣都水SKchar

 曹史等姓名有繕作漰澭之句又有陂田及渠口

 之字未云水由池中通利便好五稼豊茂人民歸

 附所紀蓋水利之事也蜀人謂之緜竹江堰碑姑

 因其名云碑以長㙒為長社

    鄭子真宅舎殘碑

上闕一字𠩄居宅舎一區(⿱直土)百萬 故子真地中起舎

一區作下闕 故 子真舎中起舎一區七萬

故潘蓋舍并二區十一下闕 故 呂子近一區

五萬 故像舎一區二萬五千 扶母舎一區

萬二千 闕二一區三萬 闕二車舎一區萬

 闕二一區二萬 闕二子信舎一區萬

熹平四SKchar月丁酉𦍤桃爲後郎

左都字SKchar和兼SKchar胡㤙真道史胡SKchar

陳景玄䧺䓁實千九百八十其二百

宅奴婢財物及臺爲妻無⿺辶商嗣祖傳婢

臺祖餘財物𠩄得未知財事爲領

精魂未SKchar而有怨春秋之義五讓爲首兼

 右鄭子真宅舎殘碑所存其上十數字餘石碎矣

 首云所居宅舎一區直百萬繼云故鄭子真地中

 起舎一區七萬凡宅舍十有二區其次有辭語有

 嵗月云平四年上存四㸃必熹平也官吏有郎中

 及賊曹與SKchar史又有左都字SKchar和及胡恩胡陽陳

 景等姓名似是官爲檢校之文其中有宅舎奴婢

 財物之句其云妻無⿺辶商嗣又云未知財事其前有

 爲後二字則知旋立嬰孺爲嗣也其云精魂未臧

 而有怨上有一字從女當是其母則知其親物故

 未久也末云春秋之義五遜爲首所以戒其宗姓

 或女兄弟之類息爭窒訟也碑今在蜀中樓字

    金廣延母徐氏紀産碑

光和元年五月中囘廣延母自傷紀考紕徐氏元

初産永壽元SKchar出門託軀掾季本供下闕不並立

朝爲縣端首子男恭字子肅年十八下闕收從孫

即廣延立以爲後年十八娶婦徐氏弱冦仕下闕

歿五内催碎又少入氏門承清之後訾業闕四

歩也一下闕地耕殖陜少脩産業夫婦勤苦積入

成家彊闕三止足不下闕萬季本平生素以奴婢田

地分與季子直各有丘域闕二下闕蓄積消滅

責負闕三立依附宗家得以蘓下闕及歸故主

三分屋一才得廿一萬六百供竟下闕故文進升地

直五萬五千家乃隤收責地下闕直徑菅

駿勞來以國故地一下闕能SKchar

闕二又𠩄將及𠩄如後可服事勤下闕子孫以

其不祭祀SKchar之不拘持入門勤苦五十下闕二萬

四千其婦共衣食去𤱊之後悉以歸直大婦下闕

SKchar2八萬小婦慈仁供養周奉順煖不離左右自

戀衛夫人之去婦之闕二孤無所歸輙爲姪

之忉下闕下闕

 右金廣延母徐氏紀産碑今在雲安其辭云光和

 元年五月中旬金廣延母自傷紀考妣徐氏元𥘉

 産永壽元年出門託軀金SKchar季本自此之後其石

 半滅所存者其下叚爾徐氏歸于季本有男曰恭

 字子肅早終故立從孫廣延爲後廣延弱冠而仕

 又復不禄碑云廣延年十八娶婦徐氏子肅亦有

 年十八字而闕其下文當亦是載其昏聘子肅殘

 碑亦有妻字可證徐氏自言少入金氏門夫婦勤

 苦積入成家又云季本平生以奴婢田地分與季

 子雍直各有丘域繼云蓄積消滅債負奔亡依附

 宗家得以蘇則雍直似是季本庻孽不肖子分以

 訾産居之于外者徐氏老而廣延死故又析其財

 有雍直徑管及悉以歸雍直之文慮雍直爲嫂姪

 之害也故刋刻此石其云犬婦小婦則子肅廣延

 之妻也碑稱小婦慈仁供養奉順不離左右則廣

 延夫婦俱孝其云五内摧碎則可見子孝而母慈

 也廣延雖非嫡長而事親乆即世新故徐氏舎子

 肅而稱廣延母也此碑字子肅之上有兩字不甚

 明上一字髣髴是恭其下頗類成字但漢人無二

 名而金恭有墓闕及殘碑皆云恭字子肅可以證

 季本之子字子肅者即金恭也但恭之下多一字

 所不可曉碑以考紕爲考妣弱冦爲弱冠清淸儉催碎爲摧碎陜少爲狹少即奔

 

    都郷正衛彈碑

闕四闕六伯子闕二十四字闕十六字

用民闕九SKchar闕十相扶助卒闕二十五字不彊迄

中平二年正月國寜SKchar君諱脩闕十四字

以府丞董察闕二撫昆陽承亂之餘稱聖

有林官凡處闕六軫既到庶闕二

夫繇役之不闕三聖之闕二亐有

忠於是乎輕賦調闕二富結單言府斑蕫科

收闕四之目臨時慕不煩居民時大守東郡

丞濟隂蕐林優䘏民隠欽若是由闕五郡校劉

爲民約闕三乎無窮自是之後𥠖民用寧吏無荷

擾之煩㙒無愁痛之闕二囙民所利斯所謂惠康之

㬌均之闕三也政之闕二SKchar是乎成役之艱苦

SKchar闕二頌曰 闕三命徛歟我君敦詩說禮寧徳

亐民輕賦帥約孔均繇役㠯闕二士不闕六

好爵聿懐多眀徳惟馨民㠯闕二耕千耦梵梵

𥞫稷亐骨闕二闕五中眀慧通若五大夫

服厲闕四掌領闕二單錢復不闕五

若其勸導有功

闕二范秩字元睢尉曹掾都字漢賔史張SKchar2

子才有秩定SKchar杜則字孝闕七守字國寳陳闕四

 右𨜞郷正衞彈碑隷額文十一行頌四行張SKchar2

 則數人題名二行靈帝中平二年立在汝州昆陽

 城中水經魯陽縣有南陽都鄉正衛爲碑平氏縣

 有南陽都郷正衛彈勸碑此則其一也趙氏誤認

 衛為街遂云莫曉其爲何碑予初得已翦貼本續

 後始獲全碑考其文則縣令寕SKchar君承昆陽喪亂

 之餘愍繇役之害結單言府斑蕫科例收其舊直

 臨時募顧不煩居民太守東郡王瓌丞濟隂華林

 優䘏民隠為之立約自是之後吏無苛擾之煩野

 無愁痛之聲其大略如此又云因民所利斯所謂

 惠康之策又有輕賦歛及役艱苦之語頌則美其

 輕賦均約蓋是紀述守令繇役條教也前書食貨

 志月爲更卒已復爲正注云更卒謂給郡縣一月

 而更者正卒謂給中都官者衛宏漢官舊儀民年

 二十三爲正一歳爲衛士一歳爲材官習射御騎

 馳𢧐陣又云民給正衛材官年五十六老衰乃得

 免爲民酸𬃅令劉熊碑云愍念烝民勞苦不均爲

 作正彈造設門更此云都卿正衛彈者與劉君碑

              碑以棃爲黎荷爲苛梵梵爲芃

 芃顔即顧字瓌即壊字㙒即野字

    舜子巷義井碑

縣邑闕二宫前以宛闕二去古下闕踰彊

闕二弱者下闕下闕下闕任然下闕丁吉

守府下闕如縣記利廣興下闕下闕

光和三年下闕下闕下闕下闕計市馬

下闕四萬下闕亂常下闕闕三闕三百萬

下闕下闕

 右舜子巷義井碑凡二十三行行三十七字石理

 皴剥僅有五十餘字依約可辨其間有光和三年

 字知爲漢碑也其始有縣邑二字蓋是叙述其事

 末有四萬及百萬等字則是紀其所費也中有彊

 者弱者之文當是彊者捐其財弱者輸其力也据

 水經云義井出隨城東南常湧溢而津注冬夏不

 異下流與溠水合又南注于溳則此非穿鑿之井

 故工役之費至五十餘萬碑在隨之舜子巷元祐

 丁卯年郡守許覺之始徙于後圃識其隂云五大

 夫秦爵也秦距今千數百年漢東故物獨此尚存

 又刻詩一篇於碑之額云一千二百餘年外萬事

 銷磨不可尋舜子井泉誰記古隨人閭巷秖知今

 隷書字雜科虫體民爵名存樂石隂登覽時來醒

 醉目猶勝他物在園林予謂秦人刻石皆用篆許

 君不能詳視碑中光和紀年遂指此爲秦碑非也

    義井碑隂

五大夫王本二萬五大夫本二萬五大夫

通本二萬五大夫本二萬五大夫魏忠本二萬

五大夫蔡本二萬五大夫魏加本二萬五大夫吕

石本二萬五大夫黄海本二萬五大夫宫本二萬

五大夫任本二萬五大夫本二萬五大夫

方本二萬五大夫錫本二萬五大夫萬本二萬

五大夫陳本二萬五大夫闕二本二萬五大夫

禮本二萬五大夫闕二本二萬五大夫耿本二萬

五大闕三本二萬五大闕三本二萬五大闕三本萬

五大闕三本萬五大闕三本萬五大闕四萬五大

萬五大闕五千五大闕五千五大闕五闕一

 分子闕四萬分子下闕分子下闕分子下闕

下闕分子梁下闕分子下闕分子下闕分子闕二

本萬分子潘本萬分子安本萬分子闕二本萬

闕二周閑本萬分子闕二本三千分子闕二本三千

分子闕四千分子闕四千分子闕三三千分子

本三千分子林本三千分子闕南本三千分子

將本三千子季冝本三千分子  本三千分子

樂 本三千闕三分子黄國本三千分子孫景本三

千分子竇詡本三千分子廖祥本三千分子賈方本

三千分子黄遷本三千分子王潤本三千分子

本三千分子闕二本三千分子蘇尚本三千分子張

本三千分子張本三千分子闕二本三千分子

周謂本三千分子周季本三千分子能本三千分

子張宣本三千分子 海本三千闕二人分子張景

本三千分子張芳本三千分子龔儀本三千分子楊

徹本三千分子唐豪本三千分子孟戊本三千分子

馬相本三千分子唐本三千分子許臺本三千分

子蔡泯本三千分子王豊本三千分子黄持本三千

分子張本三千分子郭昌本三千分子闕二本三

千分子張濟本三千分子謝林本三千分子闕二

三千闕四本三千闕一人

上闕二字下闕馬及下闕息勿下闕下闕下闕

下闕門下諸下闕平馬下闕萬五千下闕死備如

下闕本矣下闕

 右義井碑隂稱五大夫者三十一人稱分子者六

 十人摩滅者數人題名之下又有數十字蓋是紀

 事之辭殘缺無成文者漢承秦制爵二十級其九

 爵曰五大夫帝紀安帝永初三年三公以國用不

 足奏令吏人入錢糓得爲𨵿内侯虎賁羽林郎五

 大夫緹騎營士又靈帝光和元年𥘉開西邸賣官

 自𨵿内侯虎賁羽林入錢各有差則知漢末以貲

 受爵比屋皆然此碑五大夫所以若是之衆也惟

 分子未詳榖梁曰燕周之分子也注云燕召康公

 之後分子謂周之别子孫也景北海碑鶚梟不鳴

 分子還養蓋用家富子壯則出分之語謂惡逆之

 鳥鉗喙無聲外爨之息歸奉三牲也耿勲碑脩治

 狹道分子効力謂正丁巳供差徭分子亦來𦔳役

 此碑分子似SKchar土豪出分之子三碑皆與榖梁合









隷釋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