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行和不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難行和不信
作者:魯迅
1934年7月1日
收入《且介亭杂文》。

中國的「愚民」——沒有學問的下等人,向來就怕人注意他。如果你無端的問他多少年紀,什麼意見,兄弟幾個,家景如何,他總是支吾一通之後,躲了開去。有學識的大人物,很不高興他們這樣的脾氣。然而這脾氣總不容易改,因為他們也實在從經驗而來的。

假如你被誰注意了,一不小心,至少就不免上一點小當,譬如罷,中國是改革過的了,孩子們當然早已從「孟宗哭竹」「王祥臥冰」的教訓里蛻出,然而不料又來了一個嶄新的「兒童年」,愛國之士,因此又想起了「小朋友」,或者用筆,或者用舌,不怕勞苦的來給他們教訓。一個說要用功,古時候曾有「囊螢照讀」「鑿壁偷光」的志士;一個說要愛國,古時候曾有十幾歲突圍請援,十四歲上陣殺敵的奇童。這些故事,作為閒談來聽聽是不算很壞的,但萬一有誰相信了,照辦了,那就會成為乳臭未乾的吉訶德。你想,每天要捉一袋照得見四號鉛字的螢火蟲,那豈是一件容易事?但這還只是不容易罷了,倘去鑿壁,事情就更糟,無論在那裡,至少是挨一頓罵之後,立刻由爸爸媽媽賠禮,僱人去修好。

請援,殺敵,更加是大事情,在外國,都是三四十歲的人們所做的。他們那裡的兒童,着重的是吃,玩,認字,聽些極普通,極緊要的常識。中國的兒童給大家特別看得起,那當然也很好,然而出來的題目就因此常常是難題,仍如飛劍一樣,非上武當山尋師學道之後,決計沒法辦。到了二十世紀,古人空想中的潛水艇,飛行機,是實地上成功了,但《龍文鞭影》或《幼學瓊林》里的模範故事,卻還有些難學。我想,便是說教的人,恐怕自己也未必相信罷。

所以聽的人也不相信。我們聽了千多年的劍仙俠客,去年到武當山去的只有三個人,只佔全人口的五百兆分之一,就可見。古時候也許還要多,現在是有了經驗,不大相信了,於是照辦的人也少了。——但這是我個人的推測。

不負責任的,不能照辦的教訓多,則相信的人少;利己損人的教訓多,則相信的人更其少。「不相信」就是「愚民」的遠害的塹壕,也是使他們成為散沙的毒素。然而有這脾氣的也不但是「愚民」,雖是說教的士大夫,相信自己和別人的,現在也未必有多少。例如既尊孔子,又拜活佛者,也就是恰如將他的錢試買各種股票,分存許多銀行一樣,其實是那一面都不相信的。

(七月一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