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五種 倒肥鼋 甘正還 下一種▶


  能殺得人者,纔能救得人。雖孔聖人遇著少正卯,亦必誅之。要知世上大奸大惡,若不剿除,這許多良民都遭屠害。試看甘翁將元凶活埋,便救了無數人的性命,仝了無數人的夫妻,保了無數人的貲財,功德甚大,府縣嘉獎,百姓謳歌,天賜五福三多,由本因而致也。殺除此等兇惡,用不著仁慈姑息,以此辣手,不獨沒有罪過,反積大德。

  大清兵破了揚州城,只因史閣部不肯降順,觸了領兵王爺的怒,任兵屠殺,百姓逃得快的,留條性命,逃得緩的,殺如切菜一般。可憐這些男女,一個個亡魂喪膽,攜老抱孩,棄家狂奔,忙忙如喪家之犬,急急如漏網之魚。但揚城西南二方,兵馬紮著營盤,只有城之東北邵伯一帶地方,有艾陵湖十多里水蕩,若停船撤橋,兵馬不能往來。只有南荒僻靜小路小渡可通橋墅鎮,走過橋墅鎮,便是各溝港鄉莊,可以避亂。

  要知這橋墅鎮,乃是歸總必由之路。這地上有兩個惡棍,一個諢名「大肥鼋」,一個諢名「二肥鼋」。彼時江上出有癩鼋,圓大有四、五丈的,專喜吃人,不吐骨頭。因他二人生得身軀肥胖,背圓眼紅,到處害人,是以人都叫他做「肥鼋」。

  他二人先前太平時候,也做些沒本錢的生意。到了此時,看見這些人背著的,都是金珠細軟,又有許多美貌婦女,都奔走紛紛,好不動心。即伙同鄉愚二十多凶,各執木棍,都到橋墅總關要路上,攔住橋口。但有逃難的,便高喊道:「知事的人送出買路金銀,饒你們性命。若是遲些,就當頭一棍,送你上大路。」

  那些男婦聽見,哭哭啼啼。也有將包裹箱盒丟下來放過去的,也有不肯放下物件被搶被奪的,也有違拗即刻打死撇在橋下的。這為頭兩個惡棍,坐在橋口,指揮搶劫,欣欣得意。方纔大半日,搶劫的包裹等物,竟堆滿了兩屋,又留下標緻婦女十餘人,關閉一屋,只到次日同眾公分。

  日將晚時,又來了六個健漢,情願入伙效力。那兩個肥鼋,更加歡樂。到了定更時,來的六個大漢,忽然急忙上前,將二鼋綁住,其羽黨正要動手解救。忽然河下來了一隻快船,裝載了十多人,四面大鑼齊敲,烏槍五桿齊放,吶喊振天,猶如數百人來捕捉。眾惡見勢頭不好,俱各飛跑,船上一白鬚老兒,跳上岸吩咐從人:「但跑去不必追趕。」就在橋口北首,並排築兩個深坑,著將捆的兩個肥鼋,頭下腳上如栽樹一般倒埋,只留兩隻腳在外,周圍用土擁實。

  原來,這老兒姓甘,名正還,就住在橋墅北首半里遠。家業不甚富厚,彼時聞知兩惡伙眾劫奪,忿恨道:「如此傷天害理,若不急救,害人無數。」即刻傳喚本莊健漢並家人二十多個,自備酒飯,先著六人假說入伙,深晚密將為首捆下,自己飛船隨到,活埋二凶。又將寫現成大字貼,黏在橋柱上,云:

  為首兩惡,我們已捆拿活埋,餘黨不問。倘再效尤,照例同埋。凡被擄劫的金銀等物,開明件數,對確即與領去;擄來婦女,已著婦看守,問明住處,逐位送還。特字知會。

  貼出去對確來領者,已十分之七,其餘封貯不動,又封己銀贈送跟去有功的人。過了十多日平靜,將剩的物件,俱繳本縣收庫,俟人再領。其擄的婦女,俱各回家團聚。府縣聞知此事,歡喜不已,俱差人持名貼到甘翁家慰勞。破城在四月,到七月十二日,即是甘翁八十大壽,本日自城至鄉,有數百多男女,俱各焚香跪滿庭堂。擠不上的,俱跪門外場上叩頭。

  又聽見鼓樂喧天,乃是江都縣知縣,奉陳府尊委來賀壽,全副旗牌執事,親自到門,擡著彩亭,上列「齒德兼隆」四金字匾額。又本城佐貳各官,同鄉紳人等公,送許多禮物慶賀。甘翁一概不收,置酒款待。

  翁是時三子、十二孫,五個曾孫,壽高一百又三歲,子孫科甲聯綿。後來凡賊盜過橋,即戰兢畏縮,幾十年路不拾遺。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