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三十一種 三錠窟 丁孝子 下一種▶


  前生業報,注定大劫,雖仙佛亦自難逃。惟竭力盡孝,即能解脫,可見孝之惑應大矣。若非狂笑不語,橫財可得,奈船小何能重載乎?

  揚州日用柴草,大半倚靠瓜洲蘆柴。康熙某年,挑三汊河,柴船不能裝運,俱係腳夫挑賣,柴價倍增。徐寧門城外灘上,有個挑擔窮人,姓丁,扁擔為生。因他辛苦得來腳銀,極力孝母,遠近都稱他做:「丁孝子」。生得充壯有力,每日五更早起,自爪洲挑柴到揚發賣。

  一日,挑柴從教場法雲寺過,遇一和尚,把丁孝子細看,因說道:「你這漢子賣完柴,到我寺裡寓處來,我有要話向你說。」旁人說:「這大師自北京來的,法號『智朗』,最有靈驗。」丁孝子答謝應承。柴賣完,即拿扁擔到寺內寓處尋見大師,叩求指教。大師道:「因是你前生造下來的罪業,注定目今三日內死於刀斧之下。只因你竭力孝母,不但大劫脫難,還有十餘兩小財可得。此後更要加倍孝母,切須謹記。」丁孝子叩謝回家。

  次日。起早往瓜挑柴。因起得太早,走了十多里荒地,纔交四更。昏昏月夜,遠遠望見許多大漢,塗的紅臉、黑臉,各執刀斧,火把齊明。丁孝子嚇得魂不附體,連忙把扁擔橫倒,跌在河坎坑內,伸頭遙看。那伙人內有擡著重大蒲包,在荒地上掘窟埋好,即各散去。

  丁孝子看得分明,爬將出來,用扁擔掘看,都是白銀,就伸手取了三大錠,仍以土蓋好,歡喜異常,急忙奔回自家。妻子接著他,並不開口說話,只指著手中三錠銀子,如顛如狂,大笑不住,連飯都不吃。

  笑過兩日兩夜,方纔甦醒,說:「某處埋有一窟銀子,乘今黑夜,快同你到彼地,分幾次擡家來,豈不頓成財主?」夫妻急忙跑到,誰知只存空窟,銀子毫無,如同做夢,只得惱悶空回。惟將此三錠為本錢,販些少柴米,在自家門前發賣,家業小康。因記朗師吩咐,更加孝母。後來其子看見,照樣習孝。里人共知孝感所致,名其得銀處為「三錠窟」。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