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三十六種 失春酒 蠍鱉子    公門修行 下一種▶

  諸事有因,未有無因而至者。觀此事,即知矣。

  造業受報分兩樣:有「現世報」,謂今生造業,即在今生報也;有「來生報」,謂今生造業,來生纔報也。今觀蠍鱉之現報,雖昧者亦自曉然。一飲一啄,都有數定。何況大事,如不飲春酒是也。

  江都縣有個差役,諢名叫做:「蠍鱉子」。因他心腸狠毒,遇著事不肯輕放,所以有此「美」稱。他過年節,家中一個銅香爐被人偷去,備香燭到同班善差家問四姑娘誰人偷去,以便追尋。胡姑說:「這香爐是你前生欠人些須,今偷去償了宿債,不必追尋。到是你目今,我有四句話你寫了去,切切記著,後有應驗,再來見我,那時向你說明。」因說四句道:

    十二春酒,你不得吃;

    一路熬煎,回來苦極。

  蠍鱉寫了辭回。彼時,有同班人新買門戶,於十二日請春酒。那晚席座已安,杯筋已派,忽有皂頭急來說:「老爺坐在內衙,立等傳你說話。」次即刻隨到內署。只見本官與朱票同關文,吩咐:「即刻起程。飛往山東齊河縣,關提某要犯。如敢過限,定拿重處。」

  蠍鱉急速收拾盤纏行李,黑早動身。一路憂愁,又遇大雨連綿,提得人來,已是過限,本官怒責二十。回想四姑娘曾吩咐四句都應,「回來還有話說」,遂走到胡姑家叩問。空中說道:「你自想,半年前可曾索掯一人?那人因娶媳喜事,你乘急走要拘他寓處,不放歸家,熬煎半月,詐銀六兩,纔討保寧家。神明鑒知,罰此苦累,大約你拘人半月。今一路往來,憂愁熬煎,加倍月餘。當日詐銀六兩,今費用不止十二兩,又責二十,此皆現世果報,你須當急速省悟。」

  蠍鱉聽完,毛骨悚然,纔曉得凡人一舉一動,都有神明鑒察。自後改過自新,最肯代人方便。但有壞心錢,俱不想賺,竟做了一個良善好人。

  這胡姑過了年餘,揚城遠近問事的極多,每日應酬纏擾個不了,因辭了善差,歸山習靜修行。善差家業豐餘,哭留不住,自後寂然。

公門修行[编辑]

(石成金天基)

  前人云:「公門之內好修行。」要知人之出入死生,皆操之於手。且其虎狼毒性,一見魂消;牙爪怒威,頓叫魄裂。若人於生殺之時,能一念回頭,心存天理,則地獄即是天堂;倘惟利是圖,不顧天理,則天堂變為地獄。眼見造業者,不獨子孫受殃,即本身多遭凶禍,慘傷報應,絲毫不爽。

  公門最有功德者,凡遇無辜被累,必當代為明冤。貧苦無資,不可重加逼索,囹圄重罪,當生慈悲之心;樸責加刑,宜施蒲鞭之意。毋舞文以害平人,毋挾勢而欺愚弱。姦情按律,休生輕薄心腸;捕盜催科,莫牽妻孥出醜。婦女當官,宜以好言安慰;妻兒送飯,須當憐恤容情。時刻存心積德,天必報以大福。昔徐晞為縣兵房吏,有犯罪者求脫,貧無可饋。妻頗麗,具酒食令其勸觴。睎絕裾而走,力為救出,後由佐二歷抵兵部郎中,復巡撫甘肅,仕至尚書。此修行妙法,在公門內誰個不能?但患在不為,真可惜也。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