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仙雜記/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雲仙雜記
卷二
卷三 

田水聲過吾師丈人[编辑]

淵明嘗聞田水聲,倚杖久聽。嘆曰:「秫稻已秀,翠色染人。時剖胸襟,一洗荊棘,此水過吾師丈人矣。」(《淵明別傳》)

龍鬚友[编辑]

郄詵射策第一,再拜其筆曰:「龍鬚友,使我至此。」後有貴人遺金龜並拔蕊石簪,咸與弟子,曰:「可市筆三百管。」退而藏之,貯以文錦,一千年後,猶當令子孫以名香禮之。(《龍鬚志》)

隱士衫[编辑]

成芳隱麥林山,剝苧織布,為短襴寬袖之衣,著以酤酒,自稱隱士衫。(《梁福廬陵記》)

俗耳針砭詩腸鼓吹[编辑]

戴顒春攜雙柑斗酒,人問何之?曰:「往聽黃鸝聲。此俗耳針砭詩腸鼓吹,汝知之乎?」(《高隱外書》)

半月履[编辑]

趙廷芝,安成人。嘗作半月履,乃裁千紋布為之。更托以精銀,縝以絳蠟。唐輔明過之,因奪取以貯酒,已乃自飲。廷芝問之,輔明笑曰:「公器皿太微,此履有滄海之積耳。」(《妙豐居士安成記》)

菱角巾[编辑]

王鄰,隱西山,頂菱角巾。又嘗就人買菱,脫頂巾貯之。嘗未遇而嘆曰:「此巾名實相副矣。」(董慎《續豫章記》)

大鯉五色[编辑]

孫願夜行橫塘,見池中大魚,映月吸水,移時不去。池外數步,有一小坎,正涵北斗,有蝦蟆數十,共來飲啜。願異之。明日,汰池中,惟有一大鯉,身已五色,復來坎所訪求,蝦蟆得三足者數。(馮玉雲《金溪記》)

煙姿玉骨[编辑]

袁豐居宅後有六株梅,開時為鄰屋煙氣所爍,屋乃貧人所寄,豐即塗泥塞竈張幕蔽風。久之,拆去其屋,嘆曰:「煙姿玉骨,世外佳人,但恨無傾城笑耳!即使妓秋蟾出比之,乃云可與比驅爭先。然脂粉之徒,正當在後。」(張洞林《桂林志》)

日精[编辑]

陸展郎中見楊梅,嘆曰:「此果恐是日精。然若無蜂兒采香,誰勝難和之味?」即以竹絲籃貯千枚,並茶花蜜送衡山道士。(常奉真《湘潭記》)

火箸如兩儀[编辑]

朱符謂火箸如兩儀,成變化不可缺一。本明大師在坐曰:「當以玉為之,貴能不熱。」(李明之《衡山記》)

羔羊揮淚[编辑]

程皓以鐵床熁肉,肥膏見火則油焰淋漓,皓戲言曰:羔羊揮淚矣。」又云:「我以三十萬錢償鐵匠,而得此奉養,豈不太過!」(方德遠《金陵記》)

屋龍更衣[编辑]

饒子卿隱廬山康王谷,無瓦屋,代以茅茨。每年一易茅,謂之屋龍更衣。或時雨濕致漏,則以油幄承梁,坐於其下。初不愁嘆。(十三賢共註《廬山記》)

掌有臥蛇文[编辑]

傅咸掌有臥蛇文,指甲上隱起花草如雕刻,是以文章過人。(逍遙公《南康記》)

栗木為關[编辑]

凡門以栗木為關者,夜可以遠盜。(《從容錄》)

九華半臂[编辑]

關文衍為散騎常侍,畫九華山圖於白綾半臂,號九華半臂。自云「令吾此身常在雲泉之內。」(時逢《青陽記》)

遷官面長額有光氣[编辑]

郭汾陽每遷官,則面長二寸,額有光氣,事已乃復。(《隴王書》)

壺中景[编辑]

石崇砌上,就苔蘚刻成百花,飾以金玉,曰:「壺中之景,不過如是。」(《耕桑偶記》)

辨琴秦楚聲[编辑]

李龜年至岐王宅,聞琴聲曰:「此秦聲。」良久,又曰:「此楚聲。」主人入問之,則前彈者,隴西沈妍也。後彈者,揚州薛滿。二妓大服。乃贈之破紅綃、蟾酥麨。龜年自負,強取妍秦音琵琶捍撥而去。(《辨音集》)

臨光宴[编辑]

正月十五夜,玄宗於常春殿張臨光宴。白鷺轉花,黃龍吐水,金鳧,銀燕,浮光洞,攢星閣,皆燈也。奏《月分光曲》,又撒閩江錦荔支千萬顆,令宮人爭拾,多者賞以紅圈帔、綠暈衫。(《影燈記》)

水松牌[编辑]

李白遊慈恩寺,寺僧用水松牌刷以吳膠粉,捧乞新詩。白為題訖,僧獻玄沙缽、綠英梅、檀香筆、格蘭縑𫋾、紫瓊霜。(《海墨微言》)

泛春渠[编辑]

汝陽王璡,取雲夢石甃泛春渠以蓄酒。作金銀龜魚,浮沈其中,為酌酒具。自稱釀王兼麴部尚書。(《醉仙圖記》)

百花獅子[编辑]

曲江貴家遊賞,則剪百花裝成獅子相送。遺獅子有小連環,欲送則以蜀錦流酥,牽之唱曰:「春光且莫去,留與醉人看。」(《曲江春宴錄》)

桃花紙[编辑]

楊炎在中書後閣,糊窗用桃花紙,塗以冰油,取其明甚。(《鳳池編》)

酒器九品[编辑]

李適之有酒器九品:蓬萊盞、海川螺、舞仙盞、瓠子巵、幔捲荷、金蕉葉、玉蟾兒、醉劉伶、東溟樣。蓬萊盞上有山,象三島,注酒以山沒為限。舞仙盞有關,捩酒滿則仙人出舞,瑞香球子落盞外。(《逢原記》)

暖香滿室如春[编辑]

寶雲溪有僧舍,盛冬若客至,則燃薪火,暖香一炷,滿室如春。人歸,更取餘燼。(《雲林異景志》)

啼猿生蕨[编辑]

猿啼之地,蕨乃多。有每啼一聲,遽生萬莖。(《窮幽記》)

買春錢[编辑]

進士不第者,親知供酒肉費,號買春錢。(《承平舊纂》)

苦吟[编辑]

孟浩然眉毫(一作毛)盡落;裴祐袖手,衣袖至穿;王維至,走入醋甕,皆苦吟者也。(《詩源指訣》)

蛻龍牙[编辑]

取蛻龍牙一枚,手握之,臨局自然機變橫出,(《手參棋訣》)

碎金面棋盤[编辑]

蘇尚書八十猶參禪,大溈訪之,以手拍碎金面棋盤,尚書尋有悟解。(《舊相禪學錄》)

琴價與武庫爭先[编辑]

嵇康抱琴訪山濤,濤醉欲剖琴。康曰:「吾賣東陽舊業以得琴。乞尚書令河輪珮玉,截為徽貨,所衣玉簾中單買縮絲為囊,論其價,與武庫爭先。汝欲剖之,吾從死矣。」(《金徽變化篇》)

圍棋奪造化[编辑]

王勃圍棋,率下四子,成一首詩。勃猶詫之,向人曰:「吾材奪造化,雖一時之間,百用亦可。」(《棋天洞覽》)

墨紋如履皮[编辑]

墨紋如履皮,磨之有油暈者。一兩可染三萬筆。(成老伯《墨經》)

換茶醒酒[编辑]

樂天方入關,劉禹錫正病酒。禹錫乃饋菊苗韲蘆菔鮓,換取樂天六班茶二囊以醒酒。(《蠻甌志》)

腸胃文章映日[编辑]

元稹為翰林承旨,朝退,行鐘廊時,初日映九英梅,隙光射稹,有氣勃勃然。百僚望之曰:「豈腸胃文章,映日可見乎!」(《常朝錄》)

天峰煤與綾文刺孰勝[编辑]

盧杞與馮盛相遇於道,各攜一囊。杞發盛囊,有墨一枚,杞大笑。盛正色曰:「天峰煤和針魚腦,入金溪子手中,錄《離騷》古本,比公曰提綾文刺三百,為名利奴,顧當孰勝?」已而搜杞囊,果是三百刺。(《大唐龍髓記》)

粥飼鳩[编辑]

藺先生,坐琴莊,食蘭香粥。有鳩至階上,先生以匙擲飼之,漸進至肩,遂盡此粥。後日,鳩以千百至,先生皆飼之。(《琴莊美事》)

花簪壓損帽簷[编辑]

梁緒梨花時,折花簪之,壓損帽簷,至頭不能舉。(《祥雲志》)

翡翠指環[编辑]

何充妓於後閣,以翡翠指環換刺繡筆。充知,嘆曰:「此物洞仙與吾,欲保長年之好。」乃令蒼頭急以蜻蜓幔贖之。(《妝樓記》)

赤將軍[编辑]

哥舒翰有馬,曰赤將軍。翰愛之甚,常以朝章加其背。曰「過吾北林兒遠矣。此駿材也。」(《馬癖記》)

地脂[编辑]

高展為並門判官。一日見砌間沫出,以手撮之,試塗一老吏面上,皺皮頓改,如少年色。展以謂必神藥,問承天道士,答曰:「此名地脂,食之不死。」展乃發甎,已無所睹。(《方鎮編年》)

胡麻啖犬[编辑]

以胡麻麨啖犬,則光黑而駿,使獵必大獲狐兔。又可得三十歲。(《好事集》)

得意田[编辑]

雲陽段氏,值豐年則盡取金錢埋之,九里皆滿,曰:「有得意田,遂可棄無用金。」(《豐年錄》)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