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九 三洞經教部·經釋 下一卷→

釋《太霄瑯書》[编辑]

《太霄瑯書妙經》云:九天九王,萬炁之本宗,眾帝之祖先,乃九氣之精源。以天地未凝,三晨未明,結自然而生於空洞之內,溟涬之中,歷九黃劫而分氣各治,置立天地,日、月、星、辰於是而明。萬氣流演,結成道真,元始上皇、高上玉虛,並生始天之中;三十九帝、二十四真,遂有宮闕次序之官。上皇寶經皆結自然之章,以行長生之道,不死之方。符章玉訣,皆起於九天之王,傳於世代之真。至三五改運,九靈應期,後聖九玄道君推校本元,以歷九萬億九千累劫,上皇典格,多不相參。道君以中皇元年九月一日於玉天瓊房金闕上宮,命東華青宮尋俯仰之格,揀校古文,撰定靈篇,集為寶經三百卷,以付上相青童君,使傳後學玉名合真之人。

釋《太微黃書》[编辑]

《太微黃書》八卷素訣,乃含於九天玄母結文空胎,歷歲數劫以成自然之章。太皇中歲成《洞真金真玉光八景飛經》。元始天王名之《八景飛經》,廣生太真名之《八素上經》,青真小童名之《豁落七元》,太上道君曰《隱書玉訣金章》。

釋《太上金書秘字》[编辑]

《金書秘字》出乎混洞太無,紫氣練真,鋒芒艷乎日月,斷諸邪暗,飛彩空玄。太上有命,付諸天君。青真小童奉受修習,傳太極真人、清虛真人、南嶽赤松子、劉子先等,寶秘尤嚴,得者勿洩。

釋《太上上皇民籍定真玉籙》[编辑]

凡欲定心,當受《上皇民籍定真玉籙》。此籙至要,為學之先,先能定心,仙名乃定。仙名者由此籙焉。是三天正一先生所佩,以定得仙之名,傳於玉帝三十九真也。

青童君請問太上道君曰:「治心入道,科術參羅,各雲要妙,由之有緣。未審今之所最要,何方為勝?」太上答曰:「勝理雖多,其有最者,治心之要,在乎慚愧;動心舉目,轉體安身,常懷慚愧,不忘須臾,心神乃定。定則入道。此為最要也。

青童曰:「何所慚愧,而得入道?」太上曰:「心有神識,識道可尊。尊由無為,而我有為,有為有累,志願無為,無為無累,不可便及。力進苦遲,負累稍至。為此慚愧,不離心中。又當思我稟生,生由父母。父母鞫養,辛苦劬勞。而我成長,學術不深,無奇方異法,令父母延年,長生不死,同得神仙。此期未克,供養又虧。公私愆過,父母垂憂。思慮不精,功行怠退。為此慚愧,不離心中。又父母愛念,令其攜誘,從師學問,智慧通神,求得仙聖,為道種人。師又勸勵,方便抑揚,善誘善接,既練既陶。而任欲肆心,負違師訓。或將成而罷,叛正入邪,攻伐師友,反道破經,罪延尊上,禍滅己身。災殃將至,不知改悛。或不自覺悟,以為真正。苦及方悔,悔無所追。為此慚愧,不離心中。又君王賞德,搜賢訪美。舉其宗鄉,拔其萃類。爵祿光厚,宴集綢繆。不能竭力盡忠,贊宣聖化,貪榮慕勢,阿諛面從,佞媚自進,抑絕高明,嫉害勝己,結對連仇。災兇賊害,毒至不知。知不能脫,誤及親友。為此慚愧,不離心中。又崇道不忘,事親能孝,奉君必忠,不負幽顯,而前身宿障,否病相纏,公私口舌,誹謗橫生。或鬥訟牢獄,非意而及。或執勤守慎,清直異群。君上所憎,眾邪所怨。或事師敬友,往還身心,遭罹兇醜。惡鬼惡人,交互劫掠,懾脅中傷。或為善成惡,舍財致怨,盡禮為佞,竭誠為奸。或起立館舍,繕寫經圖。堂宇雖立,不得常安。篇部雖多,不得披覽。公私罣礙,風火志失。慘疾饑寒,不從本忘。白日空去,素願未成。一失生道,方向冥冥。幽苦煩惱,未測還期。今欲救之,未得要訣。為此慚愧,不離心中,心中有神。不知慚愧,則馳競遑遑,無時得定,定由慚愧。慚愧既立,常在心中。心中有慚愧,俯仰思道。思道不忘須臾,則神明定乎內。內定則罪去,罪去則福來,福來則成真,成真則入道,入道由慚愧,慚愧則入神也。」

青童曰:「慚愧在心,謹聞命矣。請問慚愧在跡,其狀可聞乎?」太上曰:「善哉善哉,要爾之問也!夫有形則有心,有心則有事,有事則有跡,有跡則有狀,有狀則有言,有言則有法,有法則有道,有道則可陳矣。學士治心,慚愧在內,慚愧之跡,其狀在外。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是其狀也。慎言語,懼悀總也;節飲食,慮貪饕也;衣粗而凈,在素潔也;居陋而隱,守靜篤也;恭敬一切,避凌辱也;不敢為先,免嫉謗也;始終貞信,潛化導也;進止和光,密行教也;挫銳解紛,明道有時也;出處變化,見神應之緣也。各有其法,同是慚愧之狀也。」

釋《太上倉元上籙》[编辑]

《倉元上籙》,一名《太清內文》,又名《玉鏡寶章》,又名《金圖瓊宇》,又名《破淹洞符》,又名《玄覽寶籙》,又名《人鳥山經》,又名《金生策文》,又名《威武太一扶命》,玉晨君所修。秘於素靈上宮,得而奉行,能飛能沉,能隱能顯,位為真人。

釋《太上太素玉籙》[编辑]

《太素玉籙》者,玉晨君所修。五帝神使秘於素靈上宮大有之房。得者飛行太空,能隱能藏。給玉童、玉女各二人。密修即驗,洩露致災。精加謹慎,諦憶師官也。

釋《太上神虎玉符》[编辑]

老君曰:《神虎玉符》,太真九天父母所出。太真丈人以傳東海小童、九天真王,九天真王以傳太上道君。太上道君常所寶秘,藏於太陵靈都瓊宮玉房之里,衛以巨獸,捍以毒龍,神虎七千備於玉闕也。神虎班其匠,金虎亙其真,智慧標其干,消魔演其源。微旨幽邃,妙趣難詳。皆署天魔隱諱,或標百神內名。誦其章,千精駭動;詠其篇,萬襖束形。以三天立正之始,傳付太微天帝君,使威制六天,斬馘萬神,攝山召海,束縛群靈。威魔滅試,回轉五星。

符在本經。

晉興寧三年乙丑歲七月一日,桐柏真人授道士許遠游,言至甲申、乙亥、壬辰、癸巳歲,九月一日、七月一日、四月八日,當有道士著七色法衣,手持九曲策杖,或在靈壇之所,或在人間告乞,或詠經詩,或作狂歌。子若見之,勤請其道,必授子《神虎上符》。此南嶽真人,太上常使其時下在人間,察視學者之心也。

釋《太上金虎符》[编辑]

此符本刻於上清玉簡《智慧》篇中,有七萬言。靈音道妙,微旨難詳。或著天魔隱諱,或表萬神內名,或釋幽論凝,決於瓊音也。小有王君抄出此符及《威神內文》之法,以制天地群靈,有一百言耳。此咒甚秘,名曰《三天虎書太元上籙》。受之者先齋七十日,齎金虎玉鈴,素錦玄羅三十尺,以為金真之誓,盟天地不宣之約,依《四極明科》,聽使七百年中得傳三人。

符在本經。

釋《太上金篇虎符》[编辑]

太微天帝君以傳金闕帝君。硃書白素,盛以紫錦囊。佩之頭上以行,則制命天地群靈,神仙敬伏,玉華執巾,天丁衛軀,山嶽稽精。加敕威神之祝,玉清之章,便得斬馘九魔,千妖滅形矣。此上清禁符,不傳於世。得佩之者,飛升上清。

釋《太上玉清神虎內真隱文》[编辑]

太上道君曰:李山淵德合七聖,為金闕之主。方當參謁十天,理命億兆;定中元於玄機,制陰陽於不測。以齊首拔真,擢領封河召海,斷任死生,把執天威,馘滅六天,總罰三官。既以說之以《智慧》,又復記之以《消魔》。《智慧》可以驅神,《消魔》可以滅邪。復授之以《神虎真符》,助之以散穢去患也。文辭在本經中。

釋《太上三元玉檢布經》[编辑]

《高上三元布經》,乃上清三天真書,上真玉檢飛空之篇:《上元檢天大籙》、《下元檢地玉文》、《中元檢仙真書》。如是寶篇,高上皆刻金丹書,貯以自然雲錦之囊,封以三元寶神之章,藏於九天之上大有之宮、金臺玉室九曲丹房。南極上元君主之,以上元硃宮玉女七百人侍衛。

釋《洞真太上九真中經》[编辑]

《太上九真中經》,一名《天上飛文》,一名《外國放品》,一名《神州靈章》,雖有四號,故一書耳。

釋《洞真玉晨明鏡金華洞房雌一五老寶經》[编辑]

一名《三元玉晨法》,一名《雌一隱玄經》。

釋《洞真中黃老君八道秘言經》[编辑]

太虛真人南嶽赤松子曰:此經或名《九素上書》,或名《太極中真玉文》,或名《八道金策》。

釋《洞神秘籙》[编辑]

《小有經下記》曰:三皇治世,各受一卷,以天下有急,召天上神,地下鬼,皆敕使之,號曰「三墳」。後有八帝,次三皇而治,又各受一卷。亦以神靈之教治天下。上三卷曰「三精」,次三卷曰「三變」,次二卷曰「二化」,凡八卷,號曰「八索」。

釋《玄真文赤書玉訣》[编辑]

《東方九氣青天真文赤書》,一名《生神寶真洞玄章》,一名《東山神咒八威策文》。

《南方三氣丹天真文赤書》,一名《南雲通天寶靈鈐》,一名《九天神咒》,一名《赤帝八威策文》。

《中央黃天真文赤書》,一名《寶劫洞清九天靈書》,一名《黃神大咒》,一名《黃帝威靈策文》。

《西方七氣素天真文赤書》,一名《金真寶明洞微篇》,一名《西山神咒》,一名《八威召龍文》。

《北方五氣玄天真文赤書》,一名《元神生真寶洞文》,一名《北山神咒》。

釋《紫度炎光神玄經》[编辑]

《紫度炎光神玄經》者,非紫度炎光有本元,乃是神經自生空虛之中,凝氣成章,玄光炎映,積七千年,其文乃見。太微天帝君以紫簡結其篇目,金簡刻書其文。仍記為《紫度炎光神玄變經》者,從玄中變而名焉。

釋《胎精中記》[编辑]

九天丈人告三天玉童曰:《九丹上化胎精中記》,乃生九玄之初,結太空自然之氣以成寶文。二十四真,三十九帝悉所修行。一名《瓊胎靈曜經》,一名《洞真太丹隱書》,一名《帝君七化變景九形經》,一名《太一二度帝寶五精經》。

釋《隱地八術》[编辑]

《隱地八術》乃紫清帝君游隱之道,玄變之訣。舊文乃有八卷。變化八方,藏形隱影之事。

釋《外國放品經》[编辑]

《外國放品經》皆玄古洞空之書,自然之章,是上真帝皇以下,及學仙得道者,莫不受音於太空。

釋《四十四方經》[编辑]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皆九天之上書,八會之隱文也。是以太上大道君命上清高仙太極真人科集品目,陳其次序,合為黃素神方四十四首。

釋《八素真經》[编辑]

《八素真經》乃玄清玉皇之道。又有《地仙八素經》,論服王氣吐納之道也。又有《九素經》,論召鬼使精,行廚檢魂魄之事。

釋《三九素語》[编辑]

《三九素語玉精真訣》,上相青童君曰:《三九素語》出九帝、三真命咒之辭。理氣停年,開解靈關,五藏華鮮。

釋《紫鳳赤書》[编辑]

《龍景九文紫鳳赤書》曰:太上閑居崚嶒之臺、金華九曲之房,說《龍景九文紫鳳赤書》。

釋《靈飛六甲》[编辑]

《瓊宮五帝靈飛六甲內文》,一名《太上六甲素奏丹符》,一名《五帝內真通靈之文》,一名《玉精真訣》,一名《景中之道》,一名《白羽黑翮隱玄上經》、《靈飛左右六十上符》,並生於九玄之中,結清陽之氣以成玉文。

釋《元始洞玄靈寶赤書五篇真文》[编辑]

《五老靈寶五篇真文元始天書》,生於空洞之中,為天地之根。又云:《元始赤書五篇真文》上清自然之書,九天始玄,化空洞之靈章。成天立地,開張萬真。

釋《洞玄智慧大誡經》[编辑]

《洞玄智慧大誡經》,元始天尊以開皇元年七月一日,於西那玉國鬱察山浮羅之岳長桑林中,授太上大道君《智慧上品大誡法文》。

釋《洞玄通微定志經》[编辑]

天尊曰:「卿並還坐。吾欲以思微定志旨訣告卿。其要簡易得悟,不亦快乎?」二真曰:「思微定志為有經也?」天尊曰:「都無文字。」二真曰:「斯徒解壁無底大癡。如無文字,何從得悟?」答曰:「即時一切經書,本無文字也。今日之言,不亦經乎?」

釋《洞真黃氣陽精三道順行經》一名《藏天偃月經》[编辑]

南極上元君曰:「吾愛高上順行三道之要、黃氣陽精之道。喻禦靈暉,口啜皇華,仰餐飛根。存七曜於紫庭,行三道於金門。洞闊狹於淵景,明日月之方圓。睹硃階於洞陽,入練湯於廣寒。登七寶於玄圃,攀飛梯於靈關。回陽精於浮黎,採黃氣於鬱單。傍金翅於高木,回石景以映顏。修禦靈圖,遂感神真。乃三景垂映,七精翼軒,五靈交帶,四司結篇,西龜定籙,名題高晨,故位登南極上元之君。此道高妙,非庸夫狹學所可言論。今集其所稟,粗說高上玉帝口言,以標玄虛自然靈文。付上相青童君,掌錄玄宮。經萬劫之後,當授玄記白簡青籙之人。」

釋《洞真玉佩金璫太極金書上經》[编辑]

玉佩者,九天魂精,九天之名曰晨燈,一名《太上隱玄洞飛寶章》。金璫者,九天魄靈,九天之名曰虹映,一名《上清華蓋陰景之內真》。

釋《洞玄太極隱注經》[编辑]

《太上玉經隱注》曰:上清之高旨,極真之微辭,飛仙之妙經也。《靈寶經》或曰《洞玄》,或云《太上升玄經》,皆高仙之上品,虛無之至真,大道之幽寶也。《三皇天文》或云《洞神》,或云《洞仙》,或云《太上玉策》,此三洞經符,立道之綱紀,太虛之玄宗,上真之首經矣。豈中仙之所聞哉?」

釋《七經》並序[编辑]

道學七經。經者,徑也;由也;常也;成也。徑直易行,由之得進,常通不塞。正以治邪,轉敗為成,經緯相會也。玄、素、黃帝、容成、彭鏗、巫咸、陳赦,習學七經,演述陰陽,生生為先。先仁之志,非但七人。七人跡多,亦號七經。天門玉子,皆傳斯道。外儒失道,不知道為儒本,儒為道末。本末不知,致無長壽之人,遂為淫亂之俗也。至於外儒,五經備有。《詩》首關雎。《禮》貴婚嫁。傳嗣之重,歷代所同;無後之罪,三千莫大;而知男女氣數、陰陽興衰,聞之疑怪,蚩鄙成災,良可痛念!智者悟之,能歸內道,救理外儒。《詩》、《禮》、《傳》、《易》,至於《尚書》、《禮》、《樂》、《孝經》,斂末崇本。本孝合乎道,習樂同乎德。道德弘深,仁義備舉。禮智恆用,信不暫虧。緣末入本,引外還內,上學之功,於此乎在。

七經者:一曰仁經。男女婚嫁,恩愛交接,生子種人,永世無絕。

二曰禮經。既生當長,壯不可恣,夫清婦貞,內外分別。尊卑相敬,和而有節。

三曰信經。既知禮節,親疏相間。朝野忠直,無相違負。

四曰義經。既知忠直,有與有取。罰惡賞善,更相成濟。

五曰智經。既知賞罰,防有枉濫。抑揚通流,除邪入正。

六曰德經。治邪保正,五德均平。無偏無苦,常樂長存。

七曰道經。常樂長存,騰泰無上。上德不德,教化立功。功成身退,權變無窮。

凡人學道,共修七經。經有所明,各有多少。仁經恩多,餘事皆少。少不受稱,多故立名。名為仁經,亦有《禮》、《義》、《信》、《智》、《德》、《道》六同若斯。唯《道》獨多,少行均平,故號大道,一切所宗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