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1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一百一十 紀傳部·傳八 下一卷→

○洞仙傳

元君[编辑]

元君者,合服九鼎神丹,得道,著經九卷。

九元子[编辑]

九元子者,煉紫金、合神丹,登仙,其經曰《庚辛經》。

長桑公子[编辑]

長桑公子者,常散發行歌曰:巾金巾,入天門,呼長精,吸玄泉,鳴天鼓,養丹田。柱下史聞之曰:彼長桑公子所歌之詞,得服五星、守洞房之道也。

龔仲陽[编辑]

龔仲陽者,受嵩山少童步六紀之法。

上黃先生[编辑]

上黃先生者,修步斗之道,得隱形法。

蒲先生[编辑]

蒲先生者,常乘白鹿,採芝草於茅山。

茅蒙[编辑]

茅蒙,字初成,咸陽南關人也。即東卿司命君盈之高祖。入華山修道,後乘雲駕龍,白日升天。先是,其邑歌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升入太清,時下玄洲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學之臘嘉平。秦始皇聞之,因改臘曰嘉平。

常生子[编辑]

常生子者,常漱水成玉屑,服之以升天。

長存子[编辑]

長存子者,學道成,為玄洲仙伯。

蔡瓊[编辑]

蔡瓊,字伯瑤,師老子,受《太玄陽生符》、《還丹方》,合服得道,白日升天。常以《陽生符》活已死之人,但骸骨存者,以符投之即起。

張穆子[编辑]

張穆子者,修太極上元年紀以升仙,後以此法授龔叔進、王文卿、尹子房,皆得道。

童子先生[编辑]

童子先生者,於狄山學道,修《浴契鈴經》得仙。

九源丈人[编辑]

九源丈人者,為方丈宮主,領天下水神,及陰精水獸蛟鯨之類。

穀希子[编辑]

穀希子者,學道得仙,為太上真官。東方朔師之,受閬風、鐘山、蓬萊及神州真形圖。

王仲高[编辑]

王仲高,常在淮南市行卜,父老傳云比世見之。伍被言於淮南王安,安欣然迎之。謂安曰:「黃帝,吾父之長子也。昔師硃襄君,受長生之訣。」即以傳安。

陽生[编辑]

陽生者,住少室西金門山,山有金罌漿,服之得道。

西門君惠[编辑]

西門君者,少好道,明諸讖緯,以開山圖授秦始皇,而不能用。

玄都先生[编辑]

玄都先生者,受仙人《黑玉天地鈴經》,行而得道。

黃列子[编辑]

黃列子者,嘗游獵九江,射中五色神鹿,逐跡尋穴,遇神芝,服而得風仙。

公孫卿[编辑]

公孫卿者,學道於東梁甫山,一雲滋液山。山宮中有合成仙藥,得服之人立仙。日月之神,並在宮中。合藥時頌曰:玉女斷分劑,蟾蜍主和搗,一丸練人形,二丸顏容好。

蔡長孺[编辑]

蔡長孺者,蜀郡人。夫妻共服十精丸,體氣充盈。年九十生一男,名度世;一百五十歲復生一男,名無極。年三百歲視之如少童。

延明子高[编辑]

延明子高者,服麋角得仙。

崔野子[编辑]

崔野子者,服術以度世。

靈子真[编辑]

靈子真者,服桃膠得仙。

宛丘先生[编辑]

宛丘先生者,服制命丸得道。至湯之末世已千餘歲。以方傳弟子姜若春,服之,三百年視之如十五童子。彭祖師之,受其方三首。

馬榮[编辑]

馬榮者,住梁國穀城中,兩眼赤爛,瞳子不見物,而能明察洞視。北方多病癩,鄉里不容者,輒來投榮,榮為治之,悉差。榮云患腳,常乘鹿車,行無遠近,不見人牛推引,而車自至。或一日赴數十處請,而各有一榮。凡與人語,自稱厄子。作牽三詩,類乎讖緯。孝建二年三月初,作書與兩國人別,至十六日中時,果卒。

任敦[编辑]

任敦,慱昌人也。少在羅浮山學道,後居茅山南洞。修步斗之道及《洞玄五符》。能役鬼召神,隱身分形。玄居山舍,虎狼不敢犯。

敬玄子[编辑]

敬玄子,修行中部之道,存道守三一。常歌曰:遙望昆侖山,下有三頃田。借問田者誰?赤子字元先。上生鳥靈木,雙闕俠兩邊。日月互相照,神路帶中間。採藥三微嶺,飲漱華池泉。遨游十二樓,偃蹇步中原。意欲觀絳官,正值子丹眠。金樓憑玉幾,華蓋與相連。顧見雙使者,博著太行山。長谷何崢嶸,齊城相接鄰。縱我飛龍轡,忽臨無極淵。黃精生泉底,芝草披岐川。我欲將黃精,流丹在眼前。徘徊飲流丹,羽翼奮迅鮮。意猶未策外,子喬提臂牽。所經信自險,所貴得神仙。

帛舉[编辑]

帛舉,字子高。嘗入山採薪,見二白鵠飛下石上,即成兩仙人,共語云:頃合陰丹成,就河北王母索九劍酒,服之至良。子高聞仙人言,就訪王母者,得九劍酒,還告仙人,乞陰丹服之,即翻然升虛,治於雲中,掌雲雨之任。

徐道季[编辑]

徐道季,少住鵠鳴山。後遇真人謂曰:夫學道,當巾天青,詠大歷,跖雙白,徊二赤。此五神道之秘事也。其語隱也。《大歷》者,《三皇文》是也。道季修行,得道。

趙叔期[编辑]

趙叔期,不知何許人。學道於王屋山中,遇卜者謂叔期曰:欲入天門,修三關,存硃衣,正昆侖。叔期請其要道,因以素書一卷與之,是《胎精中記》。拜受之,後得道。

毛伯道[编辑]

毛伯道、劉道恭、謝稚堅、張兆期皆後漢時人也,同於王屋山學道三十餘年。共合神丹成,伯道先服,即死;次道恭服之,又死。稚堅、兆期不敢服,棄藥而歸。未出山,忽見伯道、道恭各乘白鹿在山上,仙人執節以從之。二人悲愕悔謝,道恭授以服茯苓方,二人後亦度世。

莊伯微[编辑]

莊伯微者,少好道,不知求道之方,惟以日入時,正西北向,閉目握固想昆侖山,積三十年,後見昆侖山人,授以《金液方》,合服得道。

劉道偉[编辑]

劉道偉,少入嶓塚山學道,積十二年,遇仙人試之,將一大石,約重萬斤,以一白髮懸之,使道偉臥其下,顏色無異,心安體悅。又十二年,遂賜以神丹,服之升天。

匡俗[编辑]

匡俗,字子希,少以孝悌著稱,召聘不起,至心學真,游諸名山。至覆笥山,見山上有湖,周回數里,多生靈草異物,不可識。其傍有石井,泉通湖中;又有石雁,至春秋時,皆能群飛;復有小石笥,中有玉牒,多記名山福地,及得道人姓名。後服食得道。

盧耽[编辑]

盧耽者,少學道得仙。後復仕,為州治中,每時乘空歸家,到曉則反州。嘗元會,期會在列,時耽後至,回翔閣前欲下次,為威儀以帚擲耽,得一隻履墜地,耽由是飛去。

範豺[编辑]

範豺者,巴西閬中人也。久住支江百里洲,修太平無為之道。臨目噓漱,項有五色光起,冬夏惟單布衣。而桓溫時頭已斑白,至宋元嘉中狀貌不變。其占吉兇,雖萬里外事,皆如指掌。或問:先生是謫仙邪?云:東方朔乃黠我,我小兒時,數與之狡獪。又云:我見周武王伐紂洛城頭,戰,前歌後舞。宋文帝召見豺,答詔稱我,或稱吾。元兇初為太子,豺從東宮過,指宮門曰:此中有博勞鳥,奈何養賊不知?文帝惡之,敕豺自盡。江夏王使埋於新亭赤岸岡,文帝令發其棺,看柩無尸,乃悔之。越明年,豺弟子陳忠夜起,忽見光明如晝,而見豺入門就榻坐,又一老翁後至,豺起迎之。忠問是誰?豺笑而不答。須臾俱出門,豺問忠:比復還東鄉,善護我宅,即百里洲也。

傅先生[编辑]

傅先生者,學道於焦山中。精思七年,遇太極真人,與之木鉆,使以穿一石盤,厚五尺許,戒云:石盤穿,仙可得也。於是晝夜鉆之,積四十七年,鉆盡石穿。仙人來,曰:立志若斯,寧有不得道者!即授以金液還丹,服之度世。

石坦[编辑]

石坦,字洪孫,渤海人也。游趙魏諸名山,得道。能分身同時詣十餘家,各家有一坦,所言各異。

鄭思遠[编辑]

鄭思遠,少為書生,善律曆候緯。晚師葛孝先,受《正一法文》、《三皇內文》、《五岳真形圖》、《太清金液經》、《洞玄五符》。入廬江馬跡山居,仁及鳥獸。所住山虎生二子,山下人格得虎母,虎父驚逸,虎子未能得食。思遠見之,將還山舍養飼。虎父尋還,又依思遠。後思遠每出行,乘騎虎父,二虎子負經書衣藥以從。時於永康橫江橋,逢相識許隱,且暖藥酒,虎即拾柴然火。隱患齒痛,從思遠求虎須,欲及熱插齒間得愈,思遠為拔之,虎伏不動。

郭志生[编辑]

郭志生,字通明,硃提郡人。晉元帝時,雲已四百歲,見之如五十許人。有短卷書滿兩篋中,常負之。多止烏場張績家,每嘆曰:兵荒方生,毒流生民,將以溝瀆為棺材,蒼蠅為孝子,必然之期,可為痛心。後二年,孫恩妖亂,冬夏殺害及餓死者,十不遺一。忽謂績曰:應亡,為吾備粗材器,殯不須釘,材亦不須埋,但送山巖中,以石鎮材上。後少日而死,績謹依斯教。經數日,績親人自富陽還,見志生騎白鹿山中行,作書與績。

介琰[编辑]

介琰者,不知何許人也。師白羊公,受玄白之道,能變化隱形。常隨師入東海,暫過吳,為先主禮之。先主為琰起靜室,一日之中,數過遣人問起居。琰或為童子,或為老翁,無所食啖,不受餉遺。先主欲學其術,琰以帝多內御,遂不傳道法。先主大怒,敕縛琰著車甲轅,引弩射之,弩發而繩索獨存,不知琰所之耳。

徐福[编辑]

徐福,字君房,不知何許人也。秦始皇時,大苑中多枉死者橫道,數有鳥如烏狀,銜草覆死人面,皆登時活。有司奏聞,始皇使使者齎此草,以問北郭鬼谷先生。先生云:是東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生瓊田中,一名養神芝,其葉似菰,生不叢,一株可活一人。始皇於是乃謂可索得,因訪求精誠道士徐福,發童男童女各五百人,率樓船等入海尋祖洲,不返,不知所在。逮沈羲得道,黃老遣福為使者,乘白虎車、度世君司馬生乘龍車、侍郎簿延乘白鹿車,俱來迎。

車子侯[编辑]

車子侯者,扶風人也。漢武帝愛其清凈,稍遷其位至侍中。一朝語家云:我今補仙官,此春應去,至夏中當暫還,還少時復去。如其言。武帝思之,乃作歌曰:嘉幽蘭兮延秀,蕈,妖媱兮中溏。華斐斐兮麗景,風徘徊兮流芳。皇天兮無慧,至人逝兮仙鄉。天路遠兮無期,不覺涕下兮沾裳。

蘇耽[编辑]

蘇耽者,桂楊人也。少以至孝著稱。母食欲得魚羹,耽出湘州市買,去家一千四百里,俄頃便返。耽叔父為州吏,於市見耽,因書還家,家人大驚。耽後白母曰:耽受命應仙,違遠供養。作兩大櫃留家中,若欲須食扣小櫃,欲得錢帛扣大櫃,是所須皆立至。鄉里共怪其獨,如此白官,遣吏檢櫃無物,而耽母用之如故。先耽將去時云:今年大疫,死者略半,家此井水飲之無恙。果如所言,合門元吉。母年百餘歲終,聞山上有人哭聲,服除乃止。百姓為之立祠矣。

張巨君[编辑]

張巨君者,不知何許人也。許季山得病不愈,清齋祭太山請命,晝夜祈訴。忽有神人來問曰:汝是何人?何事苦告幽冥?天使我問汝,可以實對。季山曰:僕是汝南平輿許季山,抱疾三年,不知罪之所在?故到靈山,請決死生。神人曰:我是仙人張巨君,吾有《易》道,可以射知汝禍祟所從。季山因再拜請曰:幸蒙神仙回降,願垂告示。巨君為筮卦,遇震幰之恆捴,初九、六二、六三有變。巨君曰:汝是無狀之人,病安得愈乎?季山曰:願為發之。巨君曰:汝曾將客東行,為父報仇,於道殺客,內空井中,大石蓋其上。此人上訴天府,以此病謫汝也。季山曰:實有此罪。巨君曰:何故爾耶?季山曰:父有為人所搏恥,蒙此以終身,時與客報之,未至,客欲告怨主,所以害之。巨君曰:「冥理難欺,汝勤自首,吾還山為請命。」季山漸愈,巨君傳季山筮訣,遂善於《易》占。但不知求巨君度世之方,惜哉!

馮伯達[编辑]

馮伯達者,豫章建昌人。世奉孝道,精進濟物。道民陳辭得旨,與戴矜生相似,又是同時人也。元嘉中,伯達下都,後寄戴鄉人,還南行,至梅根,阻風連日。伯達謂船主曰:欲得速至家,但安眠,慎勿開眼。其夜,聞舫下剌樹杪,而不危抗,竊有窺者,見兩龍俠梁翼船,迅若電逝,未曉到舍,伯達尋入廬山,不返。

韓越[编辑]

韓越者,南陵冠軍人也。心慕神仙,形類狂愚。隨師長齋誦詠,口不輟響。常著屐,行無遠近,入山或百日、五十日輒還。家人問越,未嘗實對。後鄉人斫枯木作弓,於大陽山絕崖石室中,見越與六七仙人讀經。越後山中還,於巒村暴亡。家迎覺棺輕,疑非真尸,發看,唯竹杖耳。宋大明中,越鄉人為臺將北使,於青州南門遇越,容貌更少,共語移時,訪親表存亡,悲欣凝然。越云:吾婦患嗽未差,今因與卿散一裹,令溫酒頓服之。臺將還都番下,具傳越言,而越婦服散,嗽即愈。

郭璞[编辑]

郭璞,字景純,河東人也。王敦欲反,使之占夢,曰:吾昨夢在石頭外江中扶犁耕,卿占之。璞曰:大江扶犁耕,耕亦自不成,反亦無所成。敦怒,謂璞曰:卿自占命盡何時?璞曰:下官命盡今日。敦令誅璞。璞謂伍伯曰:吾年十三時,於柵塘脫袍與汝,言吾命應在汝手中,汝可用吾刀。伍伯感昔深惠,銜涕行法。殯後三日,南州市人見璞貨其平生服飾,與相識共語。敦聞之不信,使開棺,無尸。璞得尸解之道,今為水仙伯。

戴孟[编辑]

戴孟,字成子,武威人也。漢武帝時為殿中將軍,本姓燕,名濟,字仲微。得道後改姓名。入華陰山,授秘法於清靈真人裴君,得《玉佩金璫經》、《石精金光符》。仙人郭子華、張季連、趙叔達、山世遠,常與之游處。

郭文舉[编辑]

郭文舉,河內軹人。少愛山水,常游名山,觀華陰石室。洛陽陷,入吳居大闢山,停木於樹,苫覆而止。時猛獸為暴,文舉居之,十餘年無患。丞相王導使迎至京師,朝士咸共觀之,文舉頹然箕踞,旁若無人。周顗問曰:猛獸害人,先生獨不畏邪?文舉曰:吾無害獸之心,故獸不害人。周顗、庾亮、桓溫、劉恢共嘆:文舉雖無賢人之才,而有賢人之德。咸和元年,懇求還山,導不許。復少日,遁入臨安白土山。明年,蘇峻作亂,時人謂文舉逆知,故去也。有《老子經》二卷,縕盛懸屋,未嘗見讀之。山外人徐凱師事文舉,受籙籙上將軍,吏兵並見形於凱,使役之。今凱見社灶神,戒凱曰:不可有房室,不復為卿使。凱後娶暨氏女,諸神即隱,唯餘籙吏二人,不復從命。語凱云:汝違師約,天曹已攝吏兵,留我等守《太上籙》,不復可使。文舉亡,如蟬蛻。山下人為之立碑。文舉書箬葉上,著《金雄詩》、《金雌記》。後人於其所住床席下得之,次第尋看,讖緯相似,乃傳於世。

姚光[编辑]

姚光者,不知何許人也。得神丹之道,能分散形影,坐在立亡,火之不焦,刀之不傷。吳主身臨試之,積荻數千束,令光坐,荻千束旅裹十餘重,火焚之,煙焰翳日。觀者盈都,咸謂光為煨燼矣。火息後,見光從灰中振衣而起,神容晏如也。手把一卷書,吳主讀不能解,後不知所之。

徐彎[编辑]

徐彎者,吳郡海鹽人也。少有道炁,能收束邪精。錢塘人杜氏女患邪,彎召魅,即見丈夫著白俠葛單衣入門,彎一叱,即成白龜。一旦與群從兄弟數人,登石崎山斫春柴,日暮彎不返。明旦尋覓,見彎在山上,腋挾鐮,倚而不動。或乃抱彎,唯有空殼。

丁令威[编辑]

丁令威者,遼東人也。少隨師學得仙道,分身任意所欲。嘗暫歸,化為白鶴,集郡城門華表柱頭,言曰:我是丁令威,去家千歲,今來歸,城郭如舊,人民非,何不學仙離塚累?夫左元放為羊,令威為鶴,斯並一時之跡耳,非永為羊鶴也。《遼東諸丁譜》載,令咸漢初學道得仙矣。

王嘉[编辑]

王嘉,字子年,隴西安陽人也。久在於東陽谷口,攜弟子登崖穴處。御六炁,守三一,冬夏不改其服,顏色日少。符堅累徵不就。堅尋大舉南征,以弟融為大將軍,遣人問嘉,嘉曰:金堅火強。仍乘使者馬,衣冠徐徐東行數百步,因墮其衣裳,奔馬而還,踞床而不言。堅又不解,更遣人問:世祚云何?嘉曰:未央。堅欣然以為吉徵。明年歲在癸未,堅大敗於壽春,遂亡秦國。是殃在未年也。以秦居西為金,晉都南為火,火能鑠金也。嘉尋移嵩高山。姚萇定長安,問嘉:朕應九五不?嘉曰:略當得。萇大怒曰:小道士答朕不恭。有司奏誅嘉及二弟子。萇先使人隴右逢嘉將兩弟子,計已千餘里,正是誅日。嘉使書與萇,萇令發嘉及二弟子棺,並無尸,各有竹杖一枚。萇尋亡。

寇謙之[编辑]

寇謙之者,不知何許人也。弱年好道,入東嶽岱宗山,精苦累年。一旦得真人分以成丹,白日升天。謙之符章,救治百姓神驗。於今北方猶行其道者,多焉。

董幼[编辑]

董幼者,海寧人也。兄弟三人,幼最小。早喪父,幼母偏念其多病,不能治家。年十八,謂母曰:幼病困,不可卒愈,徒累二兄,終不得活。欲依道門灑掃,以度一世。母許之。幼在師家,恭謹勤修,長齋篤學,未嘗暫怠,遂洞明道術。年四十一,夜有真人降,授幼水行不溺之道。以一馬鞭與幼,令幼以鞭水,行於水上,如行平地。晉義熙中,幼還家辭母云:幼已得道,不復留人間,今還與家別。母曰:當應往何處去?復幾時可還?幼曰:應往峨嵋山,更受業,未有歸期。中表鄉鄰共送幼,至區陽西江,見幼鞭水而行,漸漸而遠,顧謂二兄曰:世世傳道業矣。

劉丱[编辑]

劉心畫者,不知何許人也。長大多須,垂手下膝。久住武當山,去襄陽五百里,旦發夕至。不見有所修為。頗以藥術救治百姓,能勞而不倦,用藥多自採,所識草石,乃窮於藥性。雍州刺史劉道產忌其臂長,於襄陽錄送文帝。每旦檻車載將往山採藥,暮還廷尉。心畫後以兩短卷書與獄吏,吏不敢取,心畫焚之。一夜失心畫,關鑰如故。閶闔門吏行夜得心畫,送廷尉,心畫語獄吏云:官尋殺我,殯後勿釘棺也。後果被殺。死數日,文帝疑此言,使開棺,不見尸,但有竹杖耳。

王質[编辑]

王質者,東陽人也。入山伐木,遇見石室中有數童子圍棋歌笑。質聊置斧柯觀之,童子以一物如束核與質,令含咽其汁,便不覺饑渴。童子云:汝來已久,可還。質取斧柯,爛已盡。質便歸家,計已數百年。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