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七十八 方藥部五 下一卷→

目录

三品頤神保命神丹方敘[编辑]

若夫胤者,五行之秀氣,二儀之純精。津液流,形體分,三品之別,剛柔為用,功標百煉之奇。故能匿銳燕圖,白霓翹而貫日,潛芒豐匣,紫靄發而沖星。在物之靈,莫斯為最。雖表名於兌域,實取效於離方。是以上古聖人,歷嘗諸味,甘而無毒,可以養神。遂變柔成剛,從粗入妙,或作規而寫圓璧,或為矩而象方諸。鑒同明月之輝,藏於《習坎》之地。金水相合,自表生成之數,玄臺吸引,用召太陽之精。因其自然而生,故即體之名為胤。麥合姿於酉德,為酒熱而且宣,棗成氣於震宮,為藥溫而又潤。以斯相和,合而服之。再餌晨晡,一無所忌。可以堅實骨髓,羸體變而成剛,可以悅澤肌膚,衰容反而為少。至於男女之道,房室之間,姬媵數百,取御之儀。俄頃,亦具闢鬼除邪,蠲痾去疾。風勞虛悸之輩,孿躄疽癩之徒,餌一劑而便瘳,匝三周而並愈。復本質於平素,如舊姿而有佳。倚《震》柱而不驚,當離牖而寧懼?若能依八節,順四時,採百物之初生,合眾藥而為長。或干或濕,為散為丸。適寒暑以調和,隨道引而消息。一服之後,萬事都捐,心若死灰,形同槁木。滓穢日去,清虛日來,通幽洞冥,驅神役鬼。純漿不覺其濁,絕糧不覺其饑。腸漸化而為筋,髓漸化而為骨。體生羽翼,身若虛空。駕鶴乘龍,將煙霞而迥驚,長生久視,與穹壤而相侔。斯則天仙之上品也。若也,不救物表,取足人間。初服之日,閉情無逸。一二三年,微用節宣。八九十歲,方始任使。耳目唯有聰察,神彩彌加精明。顏與日而俱新,智將年而共遠,力則拔山扛鼎,倒曳九牛,誦則一日萬言,五行俱下。蠲途靡乏,任意所為。偃仰六合之中,高視數百年外。雖未能觀東海以成桑田,詣西母而摘桃實,抑亦優游自在,其地仙之亞歟?語曰:上藥養命,中藥養性,下藥去病。總三者以為言,唯此可以備矣!豈與夫種石齊偶,功效相侔?膚體才未充,虛發徹已通,中外可得同年而語哉!但代人迷於攝養,自致危脆,茍徇目前,不圖久遠。以為壽有定極,非關藥餌。所資自然者,飲鴆羽,寧得斯須?吞烏喙,行為丘死。既能促之使短,豈不能延之使長?信彼而不信此,斯為惑也,不亦愚乎!且食鐵之獸,得其粗獷,猶能猛健,有異毛族。況人為之,取其精粹,取其輕清,而無殊特之姿,不獲延長之壽,未之有也。餘以胤丹之妙,功用無比,故申述舊方,更為新題,庶有識君子知此,評之不虛也。其有餘小功能,並合和節度,隨時附出,並論之於後。大唐開耀二年,歲次壬午正月乙未朔十五日己酉,蘇游撰。

上品頤神保命篇(第一)[编辑]

論胤功能(第一)[编辑]

論曰:凡鐵胤丹,體性沉緩,若欲純服,獲驗多遲,蓋由臟腑先虛故也。若本充實,寧有是乎?粗藥服之,其效必速,何也?如兔絲子之得清酒,若鳶尾之佐黃蓯,故以草藥先導之,冀相宣發也。又草性速發而易歇,鐵性遲效而長久,是以服藥之人,暫餌便獲驗者,此皆藥力,非關鐵功也。鐵性沉緩,服者初未即效,謂言藥無功,中道而絕,此蓋同於棄井,勞而無益者焉!故三品方中,皆兼草木,以相宣佐耳。是以《本經》云:上中藥,並堪久服,今制三品,兼而用之。若姬后之獲太公,濟巨川而須舟楫者矣!鐵丹雖與金丹同類,而長服者終無發動之期,所以不言解療之法,喻如俗間食器盛鐵為之,未嘗聞有患鐵之人。以此而論,用堪久服。至如硫黃、雲母、乳石之徒,有為湯酒服之,或作丸散餌者,而服之者既眾,發之者猶多,莫不寢膳乖常,背穿腦裂。夏則重裘熱酒,未解其戰;冬則處泉寒食,寧釋其溫?少服猶敝於斯,多餌翻令壽夭,事皆目擊,今古共知,以此而論,詎堪久服!若欲方之鐵胤,豈可同日而語哉!故本方云,鐵主堅肌奈痛,明目鎮心,實髓充膚,安魂定魄,熱風虛損,驚悸癲癇,如斯等疾,悉皆除愈。能久服者,令人體氣壯勇,一人當百,志意剛決,心力無敵。每一見聞,終身不忘,延年長壽,絕粒休糧,鬢發常黑,已白更變。又有五勞、七傷、八風、十二痺,莫不能愈。服滿千日,行及奔馬。又按《本草經》云:鐵味辛、甘平而無毒。熟鐵,鐵精稍溫,久服微熱,生鐵,鐵漿微冷。冷熱雖殊,俱至明目鎮心,安魂定魄,實五臟,堅肌膚,除心煩,去黑子,療熱風,皮膚中氣風,癲癇驚悸恍惚,惡瘡瘑疽疥癢,胸膈中氣塞,不能化食,諸下部惡病,陰脫肚,蟯蟲五痔,皆悉主之。《別錄》云:鐵屑燒之,投酒中飲。主賊風,風疰。又云:以鐵團燒赤,投鹽醋中,青布裹之,熨腋下多時,除胡臭及汗氣。又鐵漿及鍛家磨鐵汁,澄清飲之,令婦人斷產。又以剛鐵合半夏湯,能療氣噎反胃等疾。又《仙方古錄》有鐵丹,既非常藥,人怯不能服。又以鐵化為水飲之,鎮心強記,除風去熱。又有服鐵末法,終不逮此。又按《古今經方》,唯金玉不可輒服,令人心腸焦爛,有毒故也。唯銀鐵二種,乃堪久服,無毒故也。常有人服胤,具一年之中少覺異常,二年中間氣力益健,三年之後十倍加常,自茲已往,漸更健壯,口鼻之中氣息沖逸,遍餌諸藥,皆不能過。至於房帷特苦強盛,行坐之間,莖不委歇。若去此弊,可依別方即余所造《開性閉情》者,今具《上品篇》中。又近代有增損此方,加諸胡藥,云益心力,不強陽道。余觀其方,多用胡椒、畢撥、蘇蜜、乾姜、蓽、澄茄等總十餘味,和胤丹服。尋其藥性,熱而且補,又兼下氣,寧有不強陽道乎?應是矯俗之人,故述斯詐,以惑凡庶矣。嗟乎!莫不由貴遠賤近之所致也。餘制《開性閉情方》,藥既中華,不俟邊城,頻經試驗,今故出之,擬昭學道之賢,不傳矯俗之子。凡此功效,實珍奇異,合和等法,列之如左。

造胤丹法(第二)[编辑]

凡欲合鐵胤神丹者,必先辯諸鐵性,擇其善者乃為之。古方多以雅州百丈,建州東瞿為上,陵州都盧為次,并州五生為下,又䍧牱及廣郴二州所出,並不煩灌煉,即堪打,用此即自然剛也。又嘉陵榮資四州所出,功力與廣郴相似,而灌剛之時,要須百丈者相參,乃堪服用。又蘄州及忠渝等州所出,並力薄不堪用。而硤州所出,與當陽連接,故亦其次矣。遍常用並不如荊州當陽者最佳。自古以來,楚金等一其性勁快,服者必俊快,江漢英靈,山水之應也。鐵者感山水氣以成其形,而服之者必當俊健。又說者云:遼左軍中有刀千口,用斬賊並甲俱斷,諸刀相刻皆不逮之,或問其故,云:是當陽鐵造,眾並可奇異,咸共惜之。以此而論,其俊如是,今之合煉,用此為佳。又灌剛之時,必須櫟慄等炭,餘皆不堪用。調停火色,唯須善別生熟,失宜即不任用。其方曰:剛鐵一百斤取自然成剛鐵上,次取搗剛,五灌已上者佳。

右取前件鐵打作鏡,中央開孔容指許,狀似璧形,面徑五寸已上,一尺已下,厚三分許,兩面刮削令極平凈。亦有打作方鋏,長七寸,闊四寸厚三分,上微開孔,盡此百斤作鏡畢。

○次作神水法

調和腑臟鹽一升煎作亦得玄臺引鐵磁石十兩毛亦得清凈花水一升半並大作兩

右以花泉和鹽,攪令消,次內引鐵末。畢若用盡更作,準此數為之。以此神水噀鏡兩面令濕,穿於長鐵著上,片片相去三分許。先埋甕於地中為架,架上重重安之,以凡盆合甕口其甕欲得貯物者良,若無,可用新者為佳。畢,盆上覆土,可厚一尺許,每日鹽水灑上,令濕,滿一百五十日發之,其面有胤如鐵衣之狀。以剛刀刮取,作紫赤色。於鐵缽內以玉槌和清酒研之,唯須極細。畢,更添酒,泛取浮者,傾置別器中,澄取澱曝乾,更和酒研,泛澄,如上法,再三為之。畢,即堪服用。所有粗者更研令細,準前泛取,以盡為度。其埋甕處,勿使婦人、小兒、雞犬、污物犯之若先患冷氣癥癖並欲肥者,於前神水加鐘乳末十分,欲加增陽道者,加陽起石末十分,並須令極細,自非年七十以上者,不加。陽起石出太山黑白二色者,餘並不堪用。又法:清水一斗九月二日者佳。玄臺引鐵一斤毛亦得,和噀鏡面,令濃。自外如前。又一法:甕底穿作一小孔,甕下掘地作一小溝,內常使有水流,不得露風日,如是百日即成。有胤多前,若急須之,五十日亦得餘謂此於山間,則可為之。又云:明日欲埋甕,今夜須宿齋凈心。當埋之時,勿令婦人、小兒、雞犬、疾病人見之,又以成、滿、除日為之,復得福德建王盛潔等地埋之,最佳。

開性閉情方(第三)[编辑]

論曰:余以至道幽玄,求之者寡,縱有好生君子,而鮮能終卒者,莫不由染習尚存,情欲仍在。致使南宮硃火,煉質靡期,北府黑編,刊名何日?病斯等事,披覽經方,自制《開性閉情》,絕諸淫思,頻經試用,心若死灰。則於入道之賢,神安志定,攝生之士,髓實命延。因是眾疾自療,群妖斂跡,恆餌不絕,仙路可升。故為之方,豈不務也。

胤丹三十二分,萱草根二十四分,日乾女貞實二十四分,龍葵子二十四分,切日乾青木香二十四分,苦參十八分切,日乾白瓜子十分,甘者乾蒲桃二十八分,隴西者菰首二十分,八九月採寄生實十八分,諸木並得杜苦根十二分切,日乾蓮子三十二分去皮心,乾

右十二味,合治如法。凈室中,清潔童子搗篩之。諸子有脂潤者共處搗如膏,令細,乃和散更搗,令極細調。若春月合者,以櫻桃實汁和丸,非此時者,以大麻子汁煎為稀面糊以丸之,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以酒若蜜湯姜飲等下之。忌五辛、血味、陳臭之物。

○其二

胤丹十二分,薤白一握,乾之槐子三合,漬之七日萱草根八分,切炒菰首三分,八月採甘草六分,灸韭子五合,炒令黃薏苡人六分

右八味,合治如法。於凈室中,令童子搗篩,和以白蜜,丸如梧桐子大。以棗湯服二十五丸,日再服,漸加至六十丸,為恆,忌豬肉、蒜、魚、面血羹、五辛、陳臭物。

四主保神守中安魂定魄可以去俗長服神仙方以建王日為始[编辑]

胤丹一百二十分,茯神八十一分,人參三十六分,赤箭十分,去心麥門冬二十四分,牛膝三十二分

右六味,以棗膏若白蜜和丸,如梧桐子大。若酒服十二丸,日二服,加至二十四丸止。四時常服,滿千日,則腸化為筋,色如童子,發白更黑,齒落再生,力敵十人。經三千日,行五百里,走及奔馬,能役使鬼神。滿七千日,形體骨髓皆易,更受新者,五岳朝拜,青腰玉女,皆來侍衛。滿萬日,白日升天,上謁太上玉宸君,拜為仙公,壽與天地相畢。忌大醋、陳臭物及遇死喪孝家,合藥時,勿使小兒、婦人、雞犬殘疾不足人見之。

五主留年還白堅實骨髓通神延命長服方以六丁日為始[编辑]

胤丹一百二十分茯苓三十二分蓍目實八十一分牛膝七十二分桂心二十四分天門冬三十二分

右六味,以棗膏若白蜜和丸,梧桐子大。若飲酒,酒服十二丸,日二服,加至二十四丸止,四時不絕。若宿有風病者,加防風三十二分;有氣者,加橘皮二十八分;心腹滿脹者,加枳殼二十四分;灸。皮膚枯乾者,加柏子仁三十二分;無心力,加遠志二十四分去心;夢洩精者,加白龍骨二十四分;若精澀者,加桑寄生二十四分;有冷者,加乾姜二十八分;有熱者,加乾地黃二十八分生作之服經一月,皮膚內風並盡;滿百日,筋脈中風並盡;滿一年,體中風並盡;滿二年,髓中風並盡;服千日,五臟六腑中風並盡;滿三千日,形體皆易,瘡瘢總滅,白髮並變,齒落更生,顏如十五六童子,日日聰慧,漸漸自污俗間,神鬼皆悉見之,能役使六丁玉女,身輕如風,日夜見物,力能負重,經涉山川,妖邪惡魅,不敢近之,諸山林神,皆來謁見。深宜秘之,忌如前法。

六主鎮精神補髓肉堅如鐵氣力壯勇一人當百長服方以王日為始[编辑]

胤丹一百二十分乾地黃八十一分兔絲子七十二分蒸

茯苓二十四分煉黃用徐長卿三十二分巴戟天七十二分

右六味,蜜和,丸如梧桐子大。若飲酒,酒服二十四丸,日再服,日加二丸,至三十二丸為恆。服百日,雄氣大至,語聲寥亮,行步如風。經得一年,萬病消除,筋髓充實,力敵百人,帷房之間,夕能御百,亦不疲倦,面皮光悅,色如華英,通幽洞冥,監照一切,制伏鬼神,莫不從心,疫氣流行,身終不染。服經十年,輕舉雲霄,縱賞三清,遨游五岳,往來圓嶠,出入方諸,仙聖同居,永辭生死。有效不得語,大洩藥功能,仙家大忌。故古人服藥,要入名山大藪,良有以也。慎之!

七主開心益智[编辑]

胤粉一百二十分菖蒲八十一分遠志三十二分人參四十九分

龜甲二十四分炙署預二十四分龍骨一十二分

右七味,蜜和,丸如梧桐子大。酒服二十四丸,日三服,別加二丸,滿三十二丸,為恆。服得百日,心神開悟;二百日,耳目聰明;三百日,問一知十;滿三年,夜視有光,日誦萬言,一覽無忘,長生久視,狀若神明。忌羊血餳陳臭物。

八主無草藥和丹服者單餌防萬病方以甲子日為始[编辑]

胤丹三百六十分

右件以棗膏倍之,和為丸,研令相入,丸和麻子大。一服七丸,酒服,或井花水皆任意服,旦朝日晚兩時服之,漸加至二十丸為恆。服經百日,腰腎實;三百日,五臟皆實;滿千日,骨髓堅強,夕御百女,終無所卷,若生男女,聰慧如神,顏色光華,若童子;滿三千日,日行三百里,力舉千斤,身重三百六十斤,樹徑尺者,拗拉折之。能萬日,必證神仙。雖然,要不如和上品藥三五種味,服之佳,其驗速耳!

九延命澄神論[编辑]

論曰:凡上品藥養命安神,將服之人,須持上法。若能真心奉道,苦節求仙,如是修行,神仙可冀。若不求仙出俗,取樂人間,自服之後,一年斷欲。要令藥力成就,骨髓堅充。因此百病消除,真氣來入。身神既具,藏腑端嚴。表裏清澄,魂魄雄盛。內與道合,外以闢邪。所有功能,一如經說。若未能頓絕,耽淫世華,百日以來,微用宣洩,此之意況,以理可知。如不能慎,徒服無益,斯可謂揚湯止沸,不如離薪也。故說云:雞雛養蠶,續不供口,此之謂也。至於坐臥居處,極須清凈。衣物眾具,並宜香潔。鞋履雜物,不用借人。恐雜氣相亂,正氣不居;則魂魄散越,多諸夢想,則神識不澄;神識不澄,則志誠不定;志誠不定,則情懷燥擾;情懷燥擾,則有始無終;有始無終,則於服餌養生,有能終卒者,鮮矣。若居處清凈,衣香嚴潔,藥物精新,懷形一定,服餌不輟,志存長年,不雜交游,唯知內視,依方禁戒,受氣寶精。如是十年,則諸仙畢至,青腰丞冀,咸侍衛之。六甲直符,任其馳使,十二守士,應答俱臻,八使天官,隨懷即感。若能階此,已證神仙,何拘於長者焉!其葷辛血屬,仙家大忌,乃至兇穢之處,亦勿履之。若正療病,暫時所不論耳。三品服餌丸散,任情隨時取宜,亦無恆,唯消息節度,觸類引之。上品養生,道盡於此也。

中品和形養性篇(第二)[编辑]

十主頭面諸疾可以和形長服留顏還白方以立春日為始[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槐子十九分夜千十二分牛膝二十四分防風十二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別加二丸,以三十丸為恆。服得百日,緣身頭面所有諸疾悉皆除愈。服得周年,白髮總變,色如童子,身輕目明。能滿千日,見諸鬼神,夜視有光。忌諸肉陳臭物。

十一主心腹諸疾可以和形長服駐年還白方以立春日為始[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蜚廉十二分人參十一分白術十二分茯苓二十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別加二丸,至三十丸為恆。服得百日,緣身心腹所有諸疾悉皆除愈。服得周年,白髮更黑,顏如十五女子,日可四五頓食,定心神。能滿千日,役使山精。忌桃李、大醋、陳臭等物。

十二主四肢諸疾可以和形長服反顏還白方以夏至月為始[编辑]

胤丹三十二分山茱萸十八分牛膝十二分石龍芮十二分杜仲十二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別加二丸,至三十丸為恆。服得百日,緣身四肢所有諸疾皆悉除愈。服得一年,腰腳輕利,陽道不衰,白髮更黑,耳目聰明。能滿千日,尸蟲並死,四大舒緩,調和關節,去諸頭寒,多生男女。忌惡魚肉、陳臭物。

十三主胸諸疾可以和形長服更還白方以立秋日為始[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白芷六分防風十二分細辛六分牛膝二十分甘草十八分炙

右六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再服,別加二丸,至三十丸為常。服得百日,緣身胸背所有諸疾皆悉除愈。服得一年,耳聰目明,口氣香潔,肉色肥澤,眼目頭面輕利,風邪並除,九竅通爽,五藏安和,去諸煩滿。忌生菜、陳臭、菘菜等物。

十四主人福薄少媚令人愛念好容色延年方以立春日為始[编辑]

胤丹七十二分麥門冬三十二分萬歲二十四分牛膝二十四分蓍實二十四分獨搖草二十四分

右六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二服,服加二丸,至三十二丸為恆。服得百日,皮膚光悅。二百日,面如十五六童子。三百日,媚好具足,見者皆愛,神彩縱逸,不可名之,有所好求,莫不依允。忌五辛、魚肉、陳臭、生菜等物。

十五主利關節四肢九竅通百脈令人能食輕身長生方以建日為始[编辑]

胤丹八十四分天門冬四十二分苦參二十四分白術二十四分青木香十二分兔絲子十二分桂心二十四分甘草十二分茯苓二十四分牛膝二十四分

右十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五丸,日再服,服加二丸,至二十四丸止。欲得陰大而堅,加巴戟天二十四分。肉蓯蓉二十四分,欲得小便滑利者,加澤瀉二十一分。多風者,加防風三十分。多頭風,加芎灊二十四分,山茱萸二十四分,薯預二十分。若內傷絕者,加鹿角膠二十八分,灸續斷二十分。熱者,加乾地黃二十四分。忌桃李、蒜菜、陳臭、鯉魚、醋等物。

十六主安神強記方[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防風三十四分遠志二十四分天門冬二十一分菖蒲二十四分寸九節者人參十二分茯苓二十四分通草十二分

右八味,蜜丸如梧桐子大。服二十丸,日再服,加二丸,至二十八丸止。服得三百日,舊日之事,皆總記之;六百日,平生習學者,悉記儼然;九百日,誦萬言終身不忘,志氣虛豁,聲音柔和,所有熱風,皆悉除愈,身神具,腑臟安;服九年,聰慧若神,顏色充美;終身不惙,及獲神仙。忌羊肉餳、鯉魚、大醋、陳臭、五辛等物。

十七主心虛恐怖驚忪不定方以平定日合之[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茯苓四十九分卷柏三十一分龍齒十二分研人參十二分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二丸,日再服,日加二丸,至二十四丸止。服得百日,恐怖即定;服二百日,迅雷不驚,臨危不懼,神安志定,延命無窮,肌肉充華,顏如童子;終身不絕,效驗若神。忌大醋、豬肉、陳臭等物。

十八主闢邪鬼魅山精魍魎等方以五月五日臘日合之[编辑]

胤丹四十九分蘇合香三十分青木香二十四分安息香二十四分麝香十二分生犀角二十四分羚羊角十二分白木香二十四分

右八味,以棗膏丸,如小豆大。一服七丸,日再服,不過七日,邪鬼病皆瘥。亦可七丸合為一丸,燒於香火上,薰病人隱處,若鼻孔中吸噎,日夕各一度薰香,即差。若山行野宿,燒之,則群妖斂跡,不能近。若欲召真神,燒之,則仙官並至,玉女衛形。若能久服,滿百日,衣汗皆香。千日,所臥床枕,吐氣言語,香氣遠聞,非說可盡。一云:迎風而立,香聞三十里,久久百邪不干,群妖速殄。萬日道成,白日升仙,役使鬼神,拯濟無極,長生久視,與天地齊備。忌五辛、生魚肉、生菜、桃李及陳臭等物。

十九主荒年絕穀不饑去俗方以成滿日為始[编辑]

胤丹一百二十分白術三十六分天花葚三十分天門冬九十一分去心真蘇合二十四分茯苓三十九分松柏十二分煉蠟四十九分青木香二十四分乾地黃三十六分大豆黃四十九分松根白皮二十二分

右十二味為散,好煉酥三斤,入鼎為丸,如彈子大。日服五丸,久久不饑渴,飲冷水及醇酒為佳,身輕目明,力作不倦,可以入山往險,亦無所殆,久久服者,神仙也。其闢邪魅,毒蟲、蛇虺,皆不敢近。亦甚省睡,至夢相見如晨事,識與神通,久久諳知幽冥間事,當密之。忌血味、生菜、鯉魚、大飯、陳臭,若絕穀者,則都不食餘物。

二十養性宜食論[编辑]

論曰:凡中品藥性為宗,至於服餌,皆須導引相助,能兼上法尤益。其性房帷之間,月惟一洩。年五十已上,四十日一交,此於藥餌,過無妨損,但為藥力未成,骨髓須實,所以制之。是三年一發,可御百女。然鐵有鑒形之明,鬼神懼觸其鋒,精魅醜彰其質,所以妖邪魍魎,終身免之。然三年始服一劑,劑即百斤,計有千餘日也。此非藥力將成,精靈自衛,其功效一如方述。四時消息,臨時制宜,所論服日,皆依下注。當服之時,須食牛羊麞鹿雉兔雞鴨鵝酒面之屬,以助藥勢。大說如是,自外依常。中間亦有稟受,盛衰不同,強弱不等,或一年藥力乃盛,或數年始效,此並受性不同,氣侯有異,未可怪也。此謂單服,如兼草藥,則一依其方,所陳功效深淺。若修行上道,不顧妻孥,可行上品閉情真法。此則強身益智,永絕驕淫,硃室紫房,何能遠矣!子自服胤丹來,向欲周歲,中間獲驗,非筆能申,惟恨過之,失期晚也。今故具述,廣宣流布,有道君子,知我志焉。

下品療疾蠲痾篇(第三)[编辑]

二十一主心風虛弱健忘心家諸病方以上戊巳日合[编辑]

胤丹三十二分茯苓二十四分遠志十二分人參十二分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二丸,日再服,加二丸,至二十四丸止。服盡更合,病差仍停。忌大醋、陳臭等物。

二十二主脾風虛不能食脾家諸病方以庚子日合[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白術二十四分甘草十二分豆蔻十三分去皮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五丸,日再服,加至二十丸為恆。忌桃李、蒜菜、生冷、難消之物。

二十三主肺風虛兼嗽或氣上肺家諸疾方以壬癸日合[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天門冬二十四分五味子十四分紫蘇子五合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十五丸,日再服,漸加至二十一丸為恆。忌鯉魚、生臭、大酢、咸等物。

二十四主腎風虛腰痛腎家諸疾方以定日合之[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杜仲二十四分牛膝二十四分鹿角膠十八分灸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一服二十丸,日再服,漸加至三十丸為恆。忌生菜、生魚。

二十五主肝風虛目暗肝家諸病方以丙子日合之[编辑]

胤丹三十六分車前子二十四分槐子十八分決明子十八分

右四味,蜜丸,一服十丸,漸加至三十丸為恆。忌五辛熱毒物。

二十六主五勞七傷八風十二痺乏氣少力弱房方以四時常服[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肉蓯蓉三十九分白膠二十四分灸防風二十四分蛇床仁十二分兔絲子十八分署預十二分茯苓十二分五味子十八分杜仲十八分桂心十二分牛膝二十四分

右十二味蜜丸,一服二十五丸,日再服,漸加至三十丸為恆。忌大醋、生菜、陳臭等物。

二十七主房帷間衰弱方[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巴戟天皮二十四分兔絲子二十四分蛇床仁二十四分

右四味,雀卵和丸,一服二十丸,用雞子和亦得,漸加至三十丸。忌如前法。

二十八主宿食不消心腹冷痛脹滿虛鳴不能食方[编辑]

胤丹十八分當歸十二分乾姜二十分白術十二分姜黃十分灸甘草十分厚樸十分灸吳茱萸十分

右八味蜜丸,一服二十丸,日再服,漸加至三十丸為恆。忌同前法。

二十九主心腹積癥瘦腹大方[编辑]

胤丹十二分鱉甲十分灸蟬甲十分灸牛膝十分大黃十分附子八分砲防葵八分桑耳十分金色者

右八味,蜜丸,一服十丸,日二服,久疾根者即差。忌如前法。

三十主五尸九注骨蒸傳尸復連滅門方[编辑]

胤丹二十四分獺肝二具灸安息香十分蘇合香十分

鬼督郵十一分白術十分青木香八分

右七味,丸散任意,每服七丸,日再服,散即服一錢七。忌如前法。

三十一主疥癩癰疽手足攣闢足鼻柱斷壞者方[编辑]

胤丹一百二十八分天門冬八十分蛇脯三十六分茯苓三十六分真木蘭皮三十分苦參八十一分梔子仁十四分白術二十八分蒼耳子二十分乾地黃二十四分牛膝二十四分枳殼二十分

右十二味蜜丸,一服三十六丸,日二服,服之百日已外,周年以來,所患無不愈者。如極重,不過千日。一差之後,色勝於未病前。忌法同前。

三十二主消渴中晝夜飲水乃至一石不能食方[编辑]

胤丹四十分苦參三十二分知母二十八分栝蔞三十二分

黃連三十八分麥門冬二十四分去心

右六味,生地黃汁及竹瀝和丸,如梧桐子大。眾手為丸,曝乾,以荊根汁服三十丸,日再服,加至四十丸。忌如前法。

三十三主痢下黃赤水若鮮血無時度方[编辑]

胤丹十二分茯苓十八分黃連二十四分黃苓二十四分黃蘗十八分龍骨十二分犀角十二分

右七味篩,飲服方寸七,日再,漸加至三七為度。忌如前法。

三十四主冷痢下濃血下部疼痛小腹脹滿方[编辑]

胤丹十二分乾姜二十四分吳茱萸二十四分黃連二十分厚樸二十分灸豆蔻二十分去皮白術十二分赤石脂十八分

右八味下篩,飲服方寸七,日再服,漸加至二七,疾愈當止。忌如前法。

三十五主小兒驚癇壯熱發作有時方[编辑]

胤丹二十八分龍齒十二分牛黃十三分茯苓六分人參八分蚺蛇膽八分麥門冬八分甘草六分灸

右八味下篩,以牛乳和五錢七服之,日再,盡此一劑,但驚癇除差,亦終身不染時氣,永定心力,開聰明,強記不忘,亦不患溫氣無辜等疾。忌如前法。

三十六主目暗眼中三十六疾方以開日合之[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薺子四十九分車前子七十二分決明子三十二分槐子二十二分

右五味搗末,以麥門冬汁煎溲為丸。每食後服二十丸,日再服。盡更合,能滿千日,夜視有光,久久能跳赴深谷,身輕目明,心神清朗。忌五辛、酒肉、陳臭等物。

三十七主耳聾耳中三十六疾方以開日合之[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磁石三十八分菖蒲十八分通草十八分玄參十八分

右五味,以蔥涕溲為丸。一服二十八丸,日再服。滿千日,則聞百步中人語聲事。周萬日則神與物通,有所警誡皆聞語。忌如前法。

三十八主鼻塞鼻中三十六疾方以開日合之[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通草三十二分細辛二十八分乾姜三十八分砲

蒲黃十二分

右五味,以生地黃汁煎溲為丸。一服二十八丸,日再服。滿千日,聞百步內香。周萬日,人聞藥物則知善惡。

三十九主口舌青黑口內三十六疾方[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黃蓮七十二分升麻三十二分檀恆二十八分

天門冬二十八分去心

右五味,以砂糖和丸。一服二十八丸,日再服。滿千日,脣如硃丹,面色赤白,肌肉潤悅,滑膩異常,與人談論,見者歡喜,功能不可具言。忌如前法。

四十主身體粗皮膚甲錯多諸瘢疥身中三十六疾方[编辑]

胤丹八十一分千秋七十二分乾地黃七十二分人參三十分

麥門冬七十二分去心

右五味,以酥蜜和為丸。一服三十二丸,日再服。滿千日,則體生光白,行步縱闊,舉止生清,多有逸能。周萬日,則顏如十五女子,無問人鬼,見者欣愛。所為善事,莫不從心。

四十一主心虛悸戰慄多汗心中三十六疾方以定日合之[编辑]

胤丹八十二分人參七十二分茯苓三十二分高良姜八十分赤石脂二十八分

右五味,以麥門冬汁煎和為丸。一服三十二丸,日再服。滿百日,所患皆愈。周千日,則問一知十,聞雷聲亦不驚悚,神安志定。萬日備通,觸目之事,見則自悟。若多以菖蒲代高良姜,可以常服。

四十二主陰疝氣等方[编辑]

胤丹四十分蒺藜子十二分桃仁四十分貍陰一具去毛,灸海藻二十四分馬毛者,沉之

右五味,蜜丸如梧桐子大。酒服二十丸,日再服,訖任意。忌殗穢,百日外無忌。

四十三主少小脫肛或因虛冷者主之方[编辑]

胤丹三十分卷柏十二分肉蓯蓉十分兔絲子十分

右四味,蜜丸如梧桐子大。酒服二十丸,再服,無忌。又兼胤丹傳肛上,三五度差。

四十四主虛勞五痔方[编辑]

胤丹三十分兔絲子十二分覆盆子十二分五味子十二分牛膝二十分乾地黃二十分當歸十二分桂心十二分

右八味蜜丸,酒服,滿百日即差。服既,更合之。忌行房、生菜、陳臭物。

四十五蠲痾禁忌論[编辑]

論曰:下品療病,暫服縱延時日,不過數劑。一差已後,能久服之,非惟療病,神仙亦可冀也。胤丹之體,特忌豬肉酒醉,變吐無所不至,於餘食並無妨廢。前知三品所論者,為兼草藥,所以須然。大凡論餌之法,傷慎猶好,既不損藥勢,得益彌速。其陳穢之物,凡人亦不宜多食,惟令昏濁精神,亂忤真氣。真氣既亂,邪氣反入,由是百病競生,死亡無日,而況求延年乎?而況求神仙乎?攝生之士,可不勖哉!此之教識,略舉綱目,服餌之法,觸類而長。凡正服藥,病未全療,必不得近房,一犯損十日藥,再犯百日,三犯畢劑力絕,乃更生餘病,何論於舊疾乎?有病君子,深須達之。子自服餌以來,今將二十餘載,其間禁忌節度,乃至犯誡違方,善惡備經,今具述,服餌之士宜知之。得者慎重而勿秘,陰德濟人,其功大矣。

胤丹二十八分人參十分石斛六分兔絲子六分茍杞子六分牛膝六分茯苓六分桂心四分達志六分署預六分肉蓯蓉六分蛇床子四分

右十二味,依常法服。

胤丹四分人參二兩茯苓二兩遠志二兩署預二兩五味子二兩杜仲二兩甘草二兩兔絲子二兩牛膝二兩續斷二兩當歸二兩棗膏八兩麥門冬二兩去心巴戟天二兩肉蓯蓉三兩

右十六味,準上,日再服,服二十丸,漸加三十丸為恆。

古鐵胤粉方[编辑]

夫金玉之藥,停置積久,終無自壞,以其自然生。因其自生,故名為胤。凡斷割萬病,非胤不克,理藥化金,非鐵不成。勁利堅健,既剛既快。或光輝燭地,或銷熔變化,邪精懼其鑒形,鬼神畏其剛利。夫人但貴玉石藥,不知鐵胤強筋骨,益氣力,使心健人勇,身體輕利,療五勞七傷,補腰腳不足,尤療虛損,反白變黑,延年益壽,補精填髓,起陰發陽,增長業命,無三五婦,則不可輒服。功效極多,難可具記。其法取精剛蒸鐵,打作片如笏形,兩面磨礱使凈,作三四十枚,以水凈拭,即側著甕中,放簀上蓋頭,泥之,置陰潤處。百日開取,盡生胤也。以竹篦刮取,其丹色赤黃。於甕缽中玉磓研篩三遍,以酒浸三日,少渾,即轉瀉別器中,輕細飛過者,隨酒取,澱著下者棄之。其隨酒者又澄一日,更傾者酒,取下胤澱,日曝乾,棗肉為丸,如梧桐子大。初服十五丸,日再服,漸加至三十丸,用所澄酒服益佳,百無所忌。

後代名醫造鐵胤粉[编辑]

右取蒸剛鐵一百斤,任意大小打作葉,厚三分許,兩面刮削,平凈如鏡,長短方圓任意作。訖,取白鹽一合,磁石毛一兩,磁石亦得,水一合半,和鹽攪令消,內磁石末,更若多,亦準此為數。以此鹽水潠,即側著甕中,令蓋口。其甕先盛醬者佳,新者不堪。蓋訖,埋甕於北陰地下,使不見日,蓋甕土可一尺許,每日以鹽水灑之,一如前法。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