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8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八十六 尸解部三 下一卷→

洞生太帝君鎮生五臟訣[编辑]

太極金華真人以此經文刻於太微帝君紫微宮玄珠玉殿東壁牖上。其文曰:五石異方,津光合形。有終而死,有始而生。萬類反本,千條歸真,氣適浮煙,血奔流精,哀哉!兆身,非真不成!何不竭以雲草玄波,徊以卉醴華英,會以七白靈蔬,和以白素飛龍?沐浴平旦,正心向東。凝精厲魂,上帝五公。再拜朝靈,鎮固五方。長生天地,出入流通。各安其位,生華五臟。

此文乃上清八會交龍大書,非世之學者可得悟了者也。太素真人顯別書字,受而服之,求其釋注于太極帝君焉。雲草玄波者,黑巨勝腴,一名玄清;卉醴華英者,蜜也。五光七白靈蔬者,薤菜也,白素飛龍者,石英也。法當種薤菜,使五月五日不掘拔,唯就鋤壅護治之耳。經涉五年中,乃取佳,藥名為五光七白靈蔬。擇取薤白精肥者十斤,黑巨勝腴一斛五斗,白蜜凝雪者五斗,高玄巖絕泉石孔之精水三十六斛,白石英精白無有厲緌者五枚,光好,於磨石上礪護,使正圓,如雀卵之小,小者好瑩,治令如珠狀,勿令有礪石之餘跡,先清齋一百六十日,令齋日訖於九月九日。先築土起基高二尺,作灶屋,屋成,作好灶,以灶口向西,屋亦用西戶,當得新大鐵釜安灶上,是九月九日申酉時,向灶口跪,東向,內五石子於釜中。於是乃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青帝公石,三素元君,太一司命,玄母理魂,固骨鎮肝,守養肝神,肝上生華,使肝永全。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白帝公石,太一所憩,元父理精,玄母鎮肺。守養肺神,使無朽廢,肺上生華,千萬億歲。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赤帝公石,帝君同音,玄母理神,桃康鎮心,守養心神,無灰無沉,心上生華,華茂玉林。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黑帝公石,太一同算,玄母元父,理液混變。守養腎神,使無壞亂,腎上生華,常得上願。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黃帝公石,老君同威,太一帝君,理魂鎮脾。守養脾神,使無崩頹,脾上生華,白日上升。

投石時,各閉氣五息,然後乃投石。都畢,起向灶五再拜。又取薤白五斤好者,覆於五石之上。畢,內蜜灌薤上。畢,內腴一斛五斗灌蜜上。畢,乃格度腴入釜深淺高下處所也。然後稍入清水,使不滿釜少許止,木蓋游覆釜上。

九月十日平旦發火,當以直理之木熇燥好薪,不用蠹蟲及木皮之不凈。薪火煮之,才令檻劣沸而已,勿使湧溢大沸。當屢發視其下火,當先視腴格處所。若煮水煎竭,輒當益水,所盡三十六斛水而止。又水盡之後,更加煎,令減先腴二寸格疇量,以意斟酌視之。都畢,成也。寒之於釜中,去下火灰,密蓋其釜上。

五日,乃徐取五石。平旦向五方各拜。拜畢,跪以此腴雜以東流水,以次服之。餘水及腴,取令送石子入口下喉中,耳聞之時,亦如初投石於釜中時,一一按祝而服之也。畢,又五拜,再畢。若藥煎既成,而視無復石者,非有他也,直由五精伏散化形,故自流逐於雲腴之中,無所疑也。但當日服五合,以酒飲送。神變反質,各自鎮養五臟之內,更生成五石也。慎不可猛火,火猛石精飛去,滓濁壞爛,雲腴熬臭,不可服御。

又云腴之味,香甘異美,強骨補精,鎮生五臟,守元凝液,長魂魄,真上藥也。以好器盛之,密蓋其上。即日服二合為始,日以為常。若腴蜜煎強者,亦可先出,服石後,加腴更和腴煎取,令凝如割肪也。人亦有丸服之者,日三十丸,大都丸不如腴服佳也。趣後,任人所便,則安於體,體便則無不佳。常能服此腴者,石乃住。

若先腴盡,當更合如前。用白石英五兩鎮釜底,二兩輒一投,祝說如法,但不復礪石圓,而重服之耳。藥成,出此石,沉東流水中,不常熇竭之淵。若不欲更合此腴者,亦無損於前五石。

此腴名玄水玉液,一名飛龍雲腴,一名煉五石之華膏。服之十五年,內外洞徹,長生天地,役使鬼神。三年之後,眼可夜視。

真人云:此方愈於煉八石之餌,全勝於玄水雲母之玉漿。既服此五石,五石入喉,徑寶鎮五臟。一臟中輒有一石,以守臟孔,臟孔之上,皆生五色華也。

太陰煉形[编辑]

《真誥》曰:若人之死暫適太陰,權過三官者,肉既灰爛,血沉脈散,而猶五臟自生,白骨如玉,七魄榮衛,三魂守宅,三元護息,大神內閉。或三十年二十年,隨意所出。當生之時,即便收血育肉,生津成液,質本胎成,易形濯貌,乃勝於未死之容也。真人煉形於太陰,易貌於三官者,此之謂也。太微天帝詠曰:太陰煉身形,勝服九轉丹。形容端且嚴,面色合靈雲。而能登太極,金闕為真人。又云:趙成子死後五六年,樵人入華山中見之。蓋得煉形於太陰之道矣。

水火蕩煉尸形[编辑]

《本行經》云:北方洞陰朔單鬱絕五靈玄老君者,本姓浩,字敷明,蓋玄黃之胤,太清之胄。先於元福棄賢世界始青天中。年至十二,性好幽寂,心玩山水,遠於家中,或去十日,時復一還。時天下大荒,人民餓死,一國殆盡。敷明於地鏡山下遇一頃巨勝,身自採取,餉惠窮乏,日得數過,救度垂死數千餘口。隨取隨生,三年不訖。他人往覓,即莫知其處。是時辛苦,形體蠙顇,不暇營身,救於百姓,遂致疲頓,死於山下。九天書其功德,金格記其玉名,度其魂神於硃陵之宮。帝遣金翅大鳥,常敷兩翼,以覆其尸,七百年中,形體不灰。至水劫改運,洪災滔天,水捧其尸,漂於無涯,水過之後,敷明尸落貝胄耶渠初默天鬱單之國,北壟玄丘。四十年中,又經山火,火行燌燒尸形。尸於火中受煉而起,化生成人,五色之云,覆蓋其上。火尚猛盛,敷明嗽唾,成洪雨大水,以滅火勢。敷明雖已得道,轗軻備經水火艱辛,亦為理盡。至開明元年,於北壟玄丘改姓黑節,諱靈會。元始乃錫靈會洞陰朔單鬱絕五靈玄老君號。

陰陽六甲煉形質法[编辑]

正一真人曰:煉質者何?其狀有三。夫修長生之道,皆須明曉生氣,接續衰厄。每甲子六十日為一甲,人間有六十甲,為陰甲;天上有六十甲,為陽甲。每十日一甲盡,半夜天上降陽甲十日,續陰甲。陰陽不孤,生氣相續,即人無病。若十日一甲盡,半夜陽甲不降,即人病生,為邪所入。《六壬經》曰:甲己之日半夜生甲子,六十日皆盡,周而復始,六十年為一大期旬。修行正一,朝請生氣,無邪所亂。至六十年即更延請六十年,至一百二十年稍異於前。緣真氣積實,氣與神合,所為克獲。從一百二十年更延至三甲子一百八十年,直至五六三百年,陰陽三萬六千,神氣集不散,得為尸解。晝死而暮生,肉身周行五岳、七十四方,一一受事訖,即得白日騰翥,飛行無待,皆正一之道。或有效修正一,功滿成就,洗滌玄祖,黑簿除名,露影陽煉,雖功成道著,先未知道之時,積罪殃結,毀破肌膚,損傷骨脈。成就之後得蟬蛻,留皮換骨,隱跡巖穴,養骨髓,滋皮肉,千日方朝,五嶽受事,與前等同功也。或有積褵幽結,代不流善,百邪必集。飲啖貪淫,損傷五臟,暮方曉知。勸修正人,雖成就名入仙民之籍,然質殞尸重,道期將至,質不能佳,即太陰君降體中,五臟六腑三百六十陰神侍衛,暗消肌肉,露骨留五臟,百神守衛。或經一年、二年,或十年,隨先福深淺,方降太醫博士,再肥骨肉,徐徐如舊,反生再起,體如玉人。或世事巖穴,隱養形質,經千日方游太陰水帝,受事訖,得為水府掾吏,居四海名山,為封柱官。積功成就,遷效五岳官吏,即漸徐見真仙之道王真人曰:「此三狀煉法,並在下卷,更不繁述爾。」。

修九真中道[编辑]

《上清九真中經內訣》云:夫人修身中九真之道,身未升登,翳景示俗,暫入太陰,身經三官,三官不得攝也。則九真召魂,太一守骸,三元護氣,太上攝魂。骨肉不朽,五臟不隕。能死能生,能陰能陽。出虛入無,天地俱生。是道士精靜營形,感致九真之氣應也。三元飛精以盈虛,太一抱尸而反質,微乎,深哉!九真名字多,此不具錄之,略鈔出在道例第九《名數品》中。又常存九真神,常所居育,乃在此房,紫明之北。觀生續精,防守玄谷。出入命室,遨游洞闕。時入中宮,上通太無。太一守魂,寢息幽庭。

化形濯景[编辑]

《真誥》第七云:受學化形,濁景易氣,十二年氣攝神魂,十五年神束藏魄,三十年棺中骨還附神氣,四十年平復如生人,還游人間,五十年位補仙官,六十年得居廣寒之臺,百年得入昆瀛之宮。

地下主者[编辑]

《太微金簡玉字經》云:尸解地下主者,按《四極真科》一百四十年乃得補真官,於是始得飛華蓋,駕群龍,登太極,游九宮也。

夫至忠至孝之人,既終皆受書為地下主者。一百四十年乃得受下仙之教,授以大道。從此漸進,得補仙官。又一百四十年,聽一試進也。至孝者,能感激於鬼神,使百鳥山獸馴其墳埏也。至忠者,能公抱直心,精貫白日,或剖藏殺身,以激其君者也。比干今在戎山,李善今在少室,有此得變煉者甚多,略舉二人為標耳。

夫有上聖之德,既終皆受三官書,為地下主者。一千年乃轉補三官之五帝,或為東西南北明公,以治鬼神。復一千四百年乃得游行太清,為九宮之中仙也。

夫有蕭邈之才,有絕眾之望,養其浩然,不營榮貴者,既終受三官書,為善爽之鬼。四百年乃得為地下主者。從此以進,以三百年為一階。

夫有至廉至貞之才者,既終受書為三官清爽之鬼,二百八十年乃得為地下主者。從此以漸,進補仙官,以二百八十年為一階也。

先世有功在三官,流遠後嗣。或易世煉化,改氏更生者,此七世陰德,根葉相及也。既終當遺腳一骨,以歸三官,餘骨隨身而遷也。男留左骨,女留右骨,皆受書為地下主者。二百八十年乃得進受地仙之道矣。臨終之日,視其形如生人,尸不強直,足指不青,手皮不皺者,謂之先有德行,自然得尸解者也。

右此五條,皆積行獲仙,不學而得,但階級之難,造道用年歲耳。要自得度名方諸,不復承受於三官之號令矣。

諸有英雄之才,彌羅四海,誅暴整亂,拓平九州,建號帝王,臣妾四海者,既終受書為三官四輔,或為五帝上相,或為四明公賓友,以助治百鬼,綜理死生。此等自奉屬於三官,永無進仙之冀。坐殺伐,積惡,害生尤多故也。秦始皇今為北帝上相,劉季今為南明公賓友。有其人甚多,略示於標的耳。齊桓公今為三官都禁郎,主死生之簡錄。晉文公今為水官司命。其楚嚴公、趙簡子之徒數百人,今猶息於三官之府,未見任也。此等名位,自是三官之賓耳,無豫真仙家事矣。

寧先生[编辑]

《十真記》曰:寧先生者,古之神仙,在黃帝之前,常游四海之外。昆丘之下,有蘭沙之地,去中都萬里。其沙隨步隨沒,不知淺深,非得道之士,莫能涉之。沙如細塵,風吹成霧,泛泛而起。有石藍之花,輕而堅勁,一枝千花,千年一開,隨風靡靡,名曰青藍花,灼爍可玩。又有魚鱉龍蛇,飛於塵霧中。先生因玩藍花,常游其地。又食飛魚而死,臥沙百餘年,蹶然而起,形容復故。乃作《游海詩》曰:青藍灼灼千載舒,百齡暫死食飛魚。

靈壽光[编辑]

《神仙傳》第十云:靈壽光者,扶風人也。年七十餘,乃得未英丸方,合而服之,年如二十許。建安元年,巳年二百二十歲,後死於江陵胡罔家。殯埋百餘日,人見之在小黃,寄書與罔,罔得書,掘視之,棺中空無所有,釘亦不脫,唯故履存焉。

趙成子[编辑]

南嶽夫人告曰:吾昔有入室弟子仙人趙成子者,初受吾《鎮生五臟上經》,乃案為之。成子後欲還入太陰,求改貌化形,故自死亡於幽州上穀玄丘中石室之下。死後五六年,有山行者見白骨在室中,露骸冥室。又見腹中五臟自生,不爛如故,五色之華,瑩然於內。彼山行人嘆曰:昔聞五臟可養,以至不朽,白骨中生花者,睹其人矣。此子將有道不修行乎?將中道被試不過乎?因手披之,見五臟中各有一白石子鎮,生五色華,如容狀在焉。彼人曰:「使汝五臟所以不朽,必以五石生華故也。子已失道,可以相與。因取而吞之,去。復四五年,而成子之尸當生,彼人先服石子,以成子當生之旦,而五石皆從口中飛出,如蟬狀,隱隱雷聲,五色洞明,徑還死尸之藏。因此成子改形而起,如一宿醉睡之間。其人心懼忽,因病日甚,乃至入山尋視死尸所在。到石室前,方見成子偃據洞嘯,面有玉光,而問之曰:子何人哉?忽見有五老仙公,披錦帶符。手秉羽節,頭建紫冠,言於成子曰:昔盜吞先生五臟寶石者,此人是也。言畢,彼人面上即生惡癩,噤而失言。比歸達家,癩瘡已匝,一門大小,同時俱死,族亦遂滅矣。

許玉斧[编辑]

《真誥》第十,許長史第三男,名歲,字道翔,小名玉斧。幼有珪璋標挺,清秀瑩潔,糠粃塵務。居雷平山下,修業精勤。常願早游洞室,不欲久停人世,遂詣北洞。以梁太和五年,於茅山舊宅,年三十而告終。即居方隅山洞方源館中,常去來四平方臺,後為上清仙公。

張魯[编辑]

《真誥》云:張鎮南在北洞北石壇上,燒香禮拜,因伏而不起,遂乃夜解。明旦視形如生。此壇今猶存歷然也。

許道育女真[编辑]

許黃民女道育,宋孝建元年甲午歲於埭山亡,世謂之許大娘。臥尸石上,尸壞不殯,常有香氣也。亦出《道學傳》第二卷。

范豺[编辑]

范豺,字子恭,巴西閬中人也。宋元嘉中,有名香數十斛,細搗煮以作湯,朝用湯自浴,正中湯盡,不復聞聲。侍者入,看見豺還著故時布衣,披帽坐而無復氣。江夏王令殯殮,而不下棺蓋,四日尸不臭,送還,葬於新亭。豺亡時年四十九,膚貌顏色猶如初。劉凝之為豺作傳,書置道書部,不傳於世。

喬順[编辑]

喬順,字仲產,扶風茂陵人也。少好黃老,隱山修道。年七十不肯娶妻,絕交接之道,心不染可欲之地。一旦歸家,自言死日,其時果死。世人以為知命,既葬之。後有見順於敦煌者,前世傳之,皆以為升仙。故《訣錄》曰:仲產知道,遁化神仙,七十不娶,畢命幽山。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