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飛將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霞飛將軍
作者:潘赞化
1916年1月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1
 署名:潘赞。潘赞化(1885-1959),字赞华,号世璧,晚号仰聃,安徽桐城人。

方今歐洲列強。開有史以來未有之戰局。而疆場之上。必有有史以來未有之人物。運籌決策於其中也。記者不敏。曾述德興登堡元帥事略於本誌。茲復紹介法蘭西霞飛將軍。俾吾輩青年。有所式焉。將軍生於一千八百五十二年一月十四日。誕生地為法國南端與西班牙接近之披爾尼斯 Pyrenees. 山麓。 臨地中海岸一小古市。家世極寒微。先人以負販為業。不聞於鄉裏。法蘭西語 Je 為我之意。offre 為獻納之意。合二語為 Joffre (霞飛。)世人釋之曰獻身奉公。意者或其命名之旨也。將軍性沈毅而訥於言。稠人廣坐之中。終日不作一語。身軀短健。而面部特廣。英人以其髯濃眉重。而頭角崢嶸。 譬之衛盧。 (He has agood head for a watch dog; calm, yet always ready to bit)蓋譽其忠誠護國。時備不虞也。其鄉人稱之曰。“彼如吾鄉之葡萄酒。甜而有力。”其見愛於國人。 可想見矣。 將軍少時入鄉學肄業。 至十七歲入諸藝學校。 Ecole dePolytechnic 天性長於數理。其時風采體格。已為眾所推許。當一千八百七十年。普法戰爭起。將軍尚為一未滿十八歲之少年也。立誌從軍。獻身報國。是年九月任少尉。防守巴黎有功。一千八百七十二年。遷中尉。旋入陸軍大學。畢業後。遷工兵大尉。時年二十有二。將軍於軍事學、建築要塞炮壘。為其特長。發明之處頗多。世界戰術。因之一變。後從孤拔提督。有事於事吾國。組織東京(安南地)臺灣防禦隊。勇敢之名。聞於世界。逮由東洋歸後。轉戰於亞非利加洲馬達加斯加爾。Madagascar 援救其國非洲遠征隊於死地。並築堅固之要塞。 以防其變。尋征服摩洛哥。Marocco 為法之保護國。一千八百八十九年。遷少佐。逾年遷中佐。九十七年。遷大佐。任陸軍士官學校築城術講師。九百有五年。任師團長。為第二軍司令官。兼工兵部長。九百有十年。任軍務參事官。翌年擢為參謀總長。今將軍六十有五。已垂垂老矣。從軍四十有七年。歷戰十有三次。練達老成。全法國軍人。無有出將軍右者。 將軍曾得有名譽軍勛章。 L égion d'Honneur此勛章為法人所最尊視。蓋以之贈各國君主及大總統者也。 客歲十一月。法國國會。以最高榮譽之武功勛章 Mèdal militaire 授將軍。法人及協約各國。殆深信將軍之能力。以最後之勝利期之也夫法人為世界最秀出之民族。文學美術及哲學。幾為世界之冠。故其人尚文好飾。俗近浮華。而將軍生平儉樸。一如山谷之民。軍衣而外。行住坐臥。未嘗著他服。時人嘲之曰。霞飛將軍。不知結領帶之法。歐人鮮有之事也。食則僅備蔬豆果乳數品。不設肴饌。西諺雲。克己方可克人。自助始得神助。將軍有之。其在軍中。輕騎簡從。有時步行戰壕及火線前。一日將軍微服巡視拔爾尼斯 Pyrenees 山要塞。該要塞守備兵。誤為德探。突起盤詰。將軍固拙於言者。急不能自白。遂被捕。交警察署搜查身體。去其外衣。見大將軍服。始知為將軍。其樸素勤勞。大率類此。將軍之成大名也。在去歲愛恩 Aisne 河一役。當八月二十二日。那謨爾 Namur 要塞陷落時。聯軍之形勢大失。緣該要塞據謨斯 Meuse 河。及桑布爾 Sambre 河之交點。 素有金城湯地之稱者。英法聯軍以此為中心。列陣於兩河之左岸。以防敵軍渡河南圖。及為德軍四十二生的大炮所攻。由比利時方面侵入之德軍。約有十七軍團。(二師團以上曰軍團)眾寡之勢既殊。矧德軍新破比國。乘勝長驅。勢不可當。至二十三日。法軍急命退卻。英軍繼之。德之右翼有五軍以上。與其最右翼之第二軍團及獨立騎兵團。協同進攻。包圍英軍。破綏丹。Sedan 逼近巴黎。斷英法兩軍之連絡。當時英軍八萬之眾。幾至全覆。四日之間。英法軍續退三百余裏。適德皇親至督師。提百萬大軍。兼程並進。如急風掃葉。窮追不己。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搗巴黎。席卷歐西。一戰而霸。可謂壯矣。其時法人驚恐萬狀。政局動搖。遷都於波爾脫。Bordeaux 盡移巴黎市民居城南掩護安全之地。 城中恐飛船之襲來。不敢舉燈火。夫以如荼如錦之巴黎。一變而為黑暗之地獄。德飛機日夜擲炸彈。促其降服。人心惶惶。已危在旦夕。若無老將軍之神謀。吾恐今日之巴黎城。不復見三色旗之飄揚於市矣。先是英法聯軍之議防德也。以墨滋 Metz 為德兵侵入之主點。厚兵以待。不意德軍竟破比利時之中立。且東方之俄國。方擁數百萬大兵。料德必不敢出全軍攻法。茲見德兵如潮壓境。實出意外。霞飛將軍遂與英帥伏蘭巨 Fieldmarshal Sir John French 密商退陣誘敵之法。以巴黎為左翼支點。以魏爾當 Werdun 要塞為右翼支點。俟本國南部及俄國動員完備。軍需補給充足。然後反攻之。於是英法兩軍。 全部退卻至塞因 Seine 河及馬龍Marne 河之間。待時逆擊。以挫其銳氣。孫子雲。“是故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無委積則亡。”德軍雖勇敢。懸軍百萬。長驅深入敵地。遠離兵站。後續部隊。不能接濟。且彈藥糧秣。補充困難。死傷落伍。兵力減少。在軍略上觀之。已陷危地。乃德軍日追百里。輕敵自驕。心目中無英法軍矣。其第一軍及比由爾軍。由中央突破法軍第四、九、五、三軍直線而入。霞飛將軍。沈機觀變。設陣以待。至九月六日。命全軍行逆擊法。法軍左翼增加之第六軍。據渥爾庫河猛擊德軍之第一軍側面。法國第九軍。於色藏 Saissans. 大破比由爾軍。 蓋軍隊強者集於前方。橫面側擊。未有能堪者。德軍此次失利。死傷十萬以上。軍需武器。委棄無算。狼狽失措。急退至愛恩河。時俄兵己侵入東普魯士。德人不無後顧之憂。幸其國為世界理想上組織完全之國家。不然十年軍略。敗於一旦。其必不堪收拾矣。然非有將軍之奇謀。聯軍安能守今日之勢。法人感將軍之功。日以鮮花懸結其門。若迎神賽會然。嗚呼榮矣。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5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