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之敵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青年之敵
作者:高语罕
1916年2月15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1

 

嗚呼。吾至愛之青年乎。嗚呼。吾至敬之青年乎。吾至愛至敬之青年。何幸而生此簇新燦爛光怪華離之二十世紀之世界耶。吾至愛至敬之青年。又何幸而生此地大物博。有五千年之歷史之文明而具雄飛世界之資格之中國耶。吾為吾青年喜。嗚呼。吾至愛至敬之青年。又何不幸而生茲生計競爭。萬物奮鬥之二十世紀之世界耶。吾至愛至敬之青年。又何不幸而生茲國削民弱。恥辱頻仍。岌岌殆哉之中國耶。吾又為吾青年懼。

吾青年諸君。試放眼以觀世界。其政治之修明若何。其學術之進步若何。其社會之善良若何。其風俗之淳美又若何。至於今最足鬧動世人之耳目者。非歐洲戰爭乎。強國六七。戰地遍乎全歐。殺人盈野。軍士趨之若鶩。軍隊之組織。在空則有飛艇隊。在水則有潛行艇。在陸則除步馬炮工輜外。又有汽車隊。自行車隊。其攻城也。有四十二柵之巨炮。其防守也。有極堅固之要塞。其偵察敵情也。則用飛鴿。其搜索間諜也。則用警犬。且德人之偵察敵軍。用一種光彈。英軍之偵察敵人也亦然。且可偵敵而不為敵所偵。德用悶殺瓦斯以攻敵。法則用鋁質之嘴套以禦之。科學愈明。攻戰愈巧。在在足以啟發吾人之智識。增進吾人之文明。吾所為吾青年喜者此也。

吾青年諸君。又試回首以觀吾國。其政治之修明者何在。其學術之進步者何在。其社會之善良者何在。其風俗之淳美者又何在。又返觀乎吾國之軍事。陸軍數十師。果足一當彼強鄰之馬足乎。兵艦大小新舊四十余艘。果足與強鄰相逐於驚濤駭浪中乎。其他所謂飛艇隊也。潛水艇也。汽車隊也。自行車隊也。軍鴿也。警犬也。光彈也。悶殺瓦斯也。鋁質嘴套也。吾恐吾國人之習其名者尚寡。又安望其能力追前程耶。譬之人巳登天。我尚扶墻學步。人己入地。我尚跌蹶坦途。外侮屢至。朝不保夕。吾又何以禦之。坐而待亡。天演公例。則他年嬰此痛苦罹此大難者。吾今日至愛至敬之青年也。吾烏能不為吾青年懼。

海通至今數十年矣。危亡至今。亦雲亟矣。而吾國人猶瞢瞢若不知有國家滅亡之慮者。

牛莊之敗。瀏陽恃以蘇中國之昏夢者也。已則竭力蘇之。結果為戊戌政變。自此以後。昏夢較甲午有加。聯軍之後。又復蘇之。而昏夢復如故也。且其泄沓顢頇。視庚子前尤甚。其後十年。亦有機會時時以小蘇之。而大蘇則在辛亥。以吾人惡蘇之性且突進也。不及二年。而昏夢之態。又遠勝於光宣之間。

此某雜誌記者之言也。中日交涉起。一時國人憤慨填膺。呼號奔走。似此吾民之昏夢可大蘇而特蘇。今幾日耳。國人腦中。尚有五月九日四字之印象否耶。政府固若是其因循不知振作。吾民亦何獨不然。故“頂門方被鐵錘。微覺痛苦。尾後偶戢鞭影。輒又歡騰。”[甲寅雜誌第六期國民心理反常論]實吾民之寫真也。吾無以名之。強名之曰豬性。丁義華則說之曰頑鈍。無恥。

嗚呼吾國人其真頑鈍無恥耶。孟子曰羞惡之心。人皆有之。吾民猶是人也。謂之無恥。必不願受。雖然征之往事。證之見象。名之曰無恥。其有奚辭。是必吾人之根性上有一物焉。汨其良知。沒其良能。吾民之良知知愛國。此一物曰汝毋愛之。吾民之良能能愛國。此一物曰汝毋愛之。此一物也。黃遠生謚之曰“毒。”斯毒之徽菌。則為“籠統。”可謂一語道破吾國社會之真象矣。斯真吾人之毒也。雖然斯毒也。必有至久之醞釀。至深之媒孽。夫此醞釀媒孽非他。即惰性也。惰性者吾國人之公毒也。即吾國人之公敵也。吾人為此敵所降伏既遠且溥。賢而至於聖哲。愚而至於編氓。上而至於元首。下而至於娼優。其思想。其言論其舉動。莫不受惰性所鞭笞。曰“將就。”曰“敷衍。”曰“得過且過。”曰“過了一天是一天。”曰“今朝有酒今朝醉。”舉凡此類。何一非吾祖宗相傳之家法耶。曰“觀望。”曰“因循。”曰“首鼠兩端。”曰“我躬不閱。遑恤我後。”又何一非吾祖宗相傳之心理耶。尤可笑者。吾國二十余朝之歷史。何一非自欺欺人之事。何一非盜賊奸宄之所為。譙周之作降表。既見慣而不羞。馮道之為三公。亦屢見而不恥。今日盜賊。明日神聖。無他皆惰性之毒之也。數千年來不能克此公敵而去之。今則將殲吾種姓矣。可不懼哉。

雖然此惰性也。亦非能自生自長也。必有種種因緣。以漸成此蔓草難圖之勢。其在主觀。人情好逸而惡勞。畏難而茍安。貪生而畏死。古先哲已嘗言之矣。其在客觀。(一)家庭方面。吾國人有一大惡習。即子孫之念是也。大凡三十余歲之夫婦。其子未及冠也。使非其家至不可了生。必為其子完婚。完婚早則添孫早。每觀壯年夫婦之得孫也。兄弟親戚視為莫大之慶。彼等亦自視含飴抱孫為人生無上之樂。而其子與媳血氣未定。又不更事。早婚則戕折者多。早子則不教者眾。因此而家族愈蕃延。無賴不教之子孫愈多。此不教無賴之子孫。又大率不能獨立生活。而仰給於家庭。生之者寡。食之者眾。於是由富而貧。由貧而促。而無以為生。惰氣乘之。萬事俱墮於冥莫之中而不自覺。嗚呼幾何不率天下人而乞丐之也。(二)社會方面。由家庭社會種種惡劣之原因。而造成社會多數無業待食之民。又以水旱洊災。兵燹屢經。失業之民益眾。於是而種種慈善事業。因之以起。此等事業。大半由於行善求福之目的。與燒香拜偶像同也。其他則屬於政府地方之救濟。如施粥廠。如平糶局。如施送寒衣所。如養老育嬰院。如清節堂等等。其於社會吾不能謂其無片面的利益。然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終之遊民愈多。惰民愈眾。益增其“好吃懶作”之性。沒其獨立自營之質。是揚湯止沸。抱薪救火也。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三)政治方面。益令我不寒而栗。吾國士農工商。雖稱四民。而士獨尊。其他若農若工若商。皆不得與之齒。自古皆然。今尚未改。士人以讀書為其專業。以服官為其天職。有博一第晉一級者。鄉黨交遊。以為光寵。彼士人者峨冠而博帶。安貌而寬容。於思於思。以驕以媚。吾民日奉其脂膏食之。日出其血汗以享之。高坐堂皇。腆不知恥。於是商賈罷其業。百工去其肆。捐其資財。投其利器。以從事於官之一途。上焉者耀吾鄉黨。光吾門第也。其余則謀生耳。療貧耳。救死耳。至於謀生療貧救死。皆須求之於作官。吾民焉有不貧且弱。吾國焉有不削且亡也。

綜上諸因。惰性日增。此吾人內界之敵也。此敵不克。一切外界之敵。若鄰國之侵陵也。神奸之蠹國也。其他若惡社會也。惡風俗也。惡國家所遺留之舊思想也。日包圍吾人而降之戮之。未有能幸免者也。然則欲克此敵。果何道之由。請舉前言為吾至愛至敬之青年誦之。

晏子曰。“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嬰非有異於人也。常為而不置。常行而不止者。故難及也。”[見內篇雜下第六]

明儒金伯玉先生曰。“一事不可放過。一念不可放過。一時不可放過。勇猛精進。”

陽明先生答人上知與上愚不移之問曰。“非不能移。是不肯移耳。”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