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方法——在省農民協會歡迎海員工人代表大會上的演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的方法——在省农民协会欢迎海员工人代表大会上的演讲
作者:鄧中夏 1926年

1926年1月13日

各位农友!各位工友!今天的大会许多重要的话既由先头许多先生说过了。我现在再来同各位说的,就是“我们革命的方法”。这个题目是由欢迎词中联想到的,先头欢迎词中,讲及两位同志,一是韦德烈士,他是用手枪刺杀了军阀洪兆麟,如是自己也牺牲了。一位是戴卓民同志,戴同志因运动香港罢工,坐监坐了六个月。


我现在说一句,暗杀的手段已经不适用了。因为杀了一个帝国主义,还是有无数的帝国主义。杀了一个军阀,仍有无数的军阀。杀了一个资本家,仍有无数的资本家。杀了一个大地主,仍有无数的大地主。我们个人是没有多大的能力,能将帝国主义、军阀、资本家、大地主一个一个用暗杀手段来结果他们的性命。韦德烈士杀了一个洪兆麟,但是东江的小军阀陈炯明、林虎、杨坤如等仍然生存。民国初成立的时候,袁世凯便想做皇帝,我们当时以为杀了袁世凯中国便可以安宁了,但是后来又有段祺瑞继他而起。安福专政时我们以为杀了段祺瑞中国便可以安宁,但是段祺瑞倒后继起者又有吴佩孚,及后我们以为杀了吴佩孚便可得安宁,但是后来又有张作霖。由袁世凯到张作霖,一路来许多国贼,或是自己死了,或是倒台下去,但是一代一代终是不绝的传统下去,由此可知我们要暗杀军阀是杀不胜杀的。而且军阀官僚,出入便有摩托车、卫兵几十人,我们要去杀他是不容易的事。倒是我们革命党被他们买凶暗杀却非常容易,因为我们没有卫兵,没有摩托车,以资保护。你看,我们可以暗杀洪兆麟,他们也可以暗杀廖仲恺。我们要知道此次东江之肃清不是因为韦德烈士刺杀了洪兆麟个人之功,却是东江革命的农民,省港罢工的工人,和革命的兵士,工农兵大联合,才能把陈系军阀推倒,才能把他们赶走,这种功劳是在革命的军人、工人、农人努力奋斗造成的。


讲到这里,各位一定很怀疑。为什么中国革命初起时不是有许多革命党都是施行暗杀的手段吗?是的!但是暗杀只可在无可如何的时候用的。辛亥革命以前,清廷压迫非常利害,无可如何,当时的革命除了暗杀是没有其他方法,所以很多人便去实行暗杀。及后辛亥革命,我们知革命手段不是单靠暗杀可以造成了,如是便改而为运动土匪军队。这可谓革命的方法进一步了。但是到后来,民国成立了十五年,而革命仍未成功,才知道革命不是单靠运动军队土匪可以成功了,如是又更进一步了,去组织工人和农民,一定要工农通通组织好了,工农阶级的力量扩大了,然后革命才能成功。这个方法是最进步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俄国革命的成功,就是这样造成的。我们要使革命成功,也一定要这样做去。


革命方法的进步既如上述,我现在再告诉各位一件事,就是各位要知道帝国主义、军阀、资本家、大地主他们是同一阶级,叫做资产阶级,他们是专来剥削人压迫人的。我们工人农民,是同一阶级,叫做无产阶级,是被人剥削压迫的。我们要解除本身的压迫,一定要联合我们阶级的力量去打倒压迫阶级。我们替他取个名字,叫做“阶级斗争”。各位一定要记清楚,我们打倒帝国主义、军阀、资本家、大地主不是仅仅打倒帝国主义军阀资本家大地主个人便了,我们是要把他们整个阶级消灭 ——把资产阶级消灭,也就是资本制度消灭。


我们起初只知道用暗杀方法,去同敌人斗争。及后只知道运动军队土匪方法,去同敌人斗争。现在更知道组织工农阶级,用阶级斗争的方法,去同敌人斗争,我们革命的方法,是一步进一步的。但是我们也可以明白暗杀的方法,不是使革命能够成功的方法了。韦德烈士,不惜牺牲生命刺杀反革命军阀,我们虽非常钦佩他的勇气,但是他这种暗杀的方法,不是使革命成功的方法。我们不可不知。


革命成功的方法,只有阶级斗争,我们应高呼:

阶级斗争胜利万岁!

工农阶级解放万岁!


原载《工人之路》特号第200期

署名:邓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