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軍的基礎在高深的學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軍的基礎在高深的學問
作者:孫中山
1924年6月

在廣州對陸軍軍官學校開學訓詞

 來賓、教員、學生諸君:今天是本學校開學的日期。我們為甚麼有了這個學校呢?為甚麼一定要開這個學校呢?諸君要知道,中國的革命有了十三年,現在得到的結果,祇有民國之年號,沒有民國之事實。像這樣看來,中國革命十三年,一直到今天,祇得到一個空名,所以中國十三年的革命,完全是失敗,就是到今天,也還是失敗。至於世界上的革命,在我們以後發生的情形,是怎麼樣呢?六年之前,有一個鄰國,和中國毘連有一萬多里,跨歐亞兩洲來立國,比中國還要大,在歐戰之前,是世界上頭一個強國,當歐戰期內,便發生革命,他們的革命,後過我們六年。這個鄰國是誰呢?就是俄國。俄國革命雖然是在中國革命的六年之後,但是說到結果,他們的是澈底成功。我們拿兩國的歷史來比較:就對內一方面說中國從前革命,是對外來的滿洲人,滿清皇帝的威權,到我們革命的時候,已經是很薄弱,政治也是很腐敗,當那個時候,滿清的國勢,是世界上最衰微的國家。比較俄國對他們皇帝革命時候的情形是怎麼樣呢?俄皇是本國人,又是俄國的教主,在國內的威權是第一,當沒有革命的時候,俄羅斯的國勢,是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家。像這樣比較,可以說中國是對權勢很薄弱的皇帝來革命,俄國是對權勢很強盛的皇帝來革命,所以就對內這一方面講,中國革命是很容易的,俄國革命是很艱難的。就對外一方面說,俄國革命之後,所遇到的障碍是很大的,中國革命之後,毫沒有人干涉。在革命之前,外國人雖然有瓜分中國的言論,我們也怕到革命的時候,受列強的干涉,但是發生了革命之後,列強毫沒有理會。俄國發生了革命之後,遇到外國人的障碍,不只是言論,並且實受兵力的干涉。各國軍隊侵進俄國境內的,有英國、法國、美國、日本、和意大利以及其(註二)他各小國的軍隊,外國人集合全世界的力量來干涉俄國。像這樣看來,我們革命只在內對付一個很衰弱的政府;俄國革命,在內要對付一個威權很大的政府,在外還要對付全世界的列強。所以更就對外那一方面講,中國革命也是很容易的,俄國革命也是很艱難的。為甚麼俄國遭了那樣大的艱難,遇了那樣多的敵人,還能夠在六年之內,把所有的障碍都一概打消,革命是澈底的成功。我們革命的時期,比較俄國要長一半,所遇的障碍又不及俄國的大,弄到至今,革命還是不能成功呢?由中國和俄國革命的結果不同,推求當中原因,便是我們的一個大教訓。因為知道了這個教訓,所以有今天這個開學的日期。這個教訓是甚麼呢?就是俄國發生革命的時候,雖然是一般革命黨員做先鋒,去同俄皇奮鬥,但是革命一經成功,便馬上組織革命軍,後來因為有了革命軍,做革命黨的後援,繼續去奮鬥,所以就是遇到了許多大障碍,還是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大告成功。中國當革命之時,在廣東奮鬥的黨員,最著明的有七十二烈士,在各省舍身奮鬥的黨員也是不少。因為有了那些先烈的奮鬥,所以武昌一經起義,便有各省響應,推倒滿清,成立民國,我們的革命,便有一部分的成功。但是後來沒有革命軍,繼續革命黨的志願,所以雖然有一部分的成功,到了今天,一般官僚軍閥,不敢明目彰膽,更改中華民國的正朔,至於說到民國的基礎,一點都(註三)沒有。這個原因,簡單的說,就是由於我們革命,祇有革命黨的奮鬥,沒有革命軍的奮鬥,因為沒有革命軍的奮鬥,所以一般官僚軍閥,便把持民國,我們的革命,便不能完全成功。我們今天要開這個學校,是有甚麼希望呢?就是要從今天起,把革命的事業重新來創造,要用這個學校內的學生做根本,成立革命軍,諸位學生,就是將來革命軍的骨幹,有了這種好骨幹,成了革命軍,我們的革命事業,便可以成功。如果沒有好革命軍,中國的革命,永遠還是要失敗,所以今天在這地方開這個軍官學校,獨一無二的希望,就是創造革命軍,來挽救中國的危亡。

  甚麼東西叫做革命軍呢?諸君到這個學校來求學,要怎麼樣立志,才可以做革命軍呢?要有甚麼資格才叫做革命軍呢?我們要知道怎麼樣可以做革命軍,便要拿先烈做模範,要拿先烈做模範,就是要學革命黨,要學革命黨的奮鬥,有和革命黨的奮鬥相同的軍隊,才叫做革命軍。中國革命,雖然有了十三年,但是所用的軍隊,沒有一種是和革命黨的奮鬬相同的。我敢講一句話,中國在這十三年之中,沒有一種軍隊是革命軍,現在在廣東同我們革命黨奮鬥的軍隊,本來不少,我都不敢說他們是革命軍。他們這些軍隊,既是來同我們革命黨共事,為甚麼我還不叫他做革命軍呢?我之所以不敢以革命軍的名號,加之於這些軍隊之上的理由,就是因為他們內部的分子,過於複雜,沒有經過革命的訓練,沒有革命的基礎。甚麼是叫做革命的基礎呢?就是要有革命先烈那一樣的行為,有了那一樣的行為,才叫做革命的基礎。至於現在廣東的這些兵士,對先烈的那些行為,還是莫明其妙。而且中國此刻是民窮財盡,一般都是謀生無路,那些人在沒有得志之先,因為生計困難,受了室家之累,都是說要來革命,到了後來稍為得志,便將所服從的甚麼革命主義,都置之九霄雲外,一概不理了。所以在二年之前,竟有號稱革命同志的陳炯明軍,砲攻觀音山,拆南方政府的臺。從前叫做革命軍,同在一個革命政府之下的軍隊,因為利害不同,竟會倒戈相向,做敵人所做不到的行為。因此知道不明白革命主義的軍隊,究竟不能除卻自私自利的觀念,如果和他們本身的利害相反,馬上便靠不住,所以我們的革命總是失敗。我今天到此地來和諸君講話,是要把以往的成敗當作場大夢,一概不要回顧他。要從今天起,重新來創造革命的基礎,另外成立一種理想上的革命軍。諸君不遠千里或者數千里的道路,來此校求學,既是已經明白了我們的宗旨,要造成一種革命軍,一定是富有這種志願,來做革命的事業。要做革命事業,是從甚麼地方做起呢?就是要從自己的方寸之地做起,要把自己從前不好的思想、習慣和性質,像獸性、罪惡性和一切不仁不義的性質,都一概革除。所以諸君要在政治上革命,便先要從自己的心中革起,自己能夠在心理上革命,將來在政治上的革命,便有希望可以成功。如果自己不能在心理上革命,就是此刻在這樣設備完全的軍官學校之內研究軍事學,將來還是不能成革命軍,做革命軍的事業。所以諸君要革命,便先要立革命的志氣,此時有了革命的志氣,將來便可以當革命軍的將領。我們要把革命做成功,便要從今天起,立一個志願,一生一世,都不存升官發財的心理。只知道做救國救民的事業,實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一心一意的來革命,才可以達到革命的目的。如果不然,就是諸君將來成立軍隊,打許多勝仗,得許多土地,各人都能夠擴充到幾萬人,還是不能夠叫做革命軍的。

  中國現在不好的軍人,可以分成兩派:一派是在革命黨內的軍人,這派軍人口頭贊成革命,行動都是反對革命,所謂口是心非。一派是在革命黨外的軍人,這派軍人,完全反對革命,祇知道升官發財,時時刻刻都想推翻共和,恢復專制。諸君要將來維持共和,銷滅這種軍人,現在便要立志,要存心將來成功之後,不做自私自利的師長旅長和一般橫暴無道的軍閥。諸君有了這種志氣,才可以入革命的第二層門徑。甚麼是革命的第二層門徑呢?就是要學革命先烈的行為。革命先烈的行為,沒有別的長處,就是不要身家性命,一心一意為國來奮門。從前的奮鬥是甚麼情形呢?大多數都是憑着赤手空拳,有了手槍炸彈的,便以為是很好的武器,每次起義,總用很少的這種武器,去和清兵奮鬥。當時全國的清兵有多少呢?從前有旗下綠營、水師和巡防營,後來又有新兵,總共不下一百多萬。譬如辛亥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廣州城的,便有李準所帶的水師,張鳴岐所帶的陸師,和燕塘的許多新兵,及滿洲的駐防軍,總計不下五六萬人,當時革命黨的人數不過是幾百人,經過那次革命之後,死了的有七十二人;沒有死的,當然是很多。當時做衝鋒隊的人,才有武器,有武器的不過三百人,所打的敵人,不止三萬人。革命黨祇用三百人,便敢打三萬多敵人,這就是革命黨的見識,革命黨的見識,都是敢用一個人去打一百個人的。此刻在這地聽話的,多是軍事教員同軍官學生,試問諸位教員,研究軍事學,在戰術中有沒有這個道理呢?有沒有一個人打一百個人的成例呢?依我看起來,無論古今中外,都沒有這種戰術。普通的戰術,用一個人去打一個人,便以為了不得;古時的兵法,都說是倍則攻之,十則圍之;近時的兵法,用一個人 打一個人,非守即退;像這樣的兵法,古今才叫做正當的戰術。至於廣州十三年前的革命,不但是用一個人去打一百 個人;並且坐守廣州的敵人,都有長槍大炮;進攻廣州的革命黨,只有手槍炸彈。戰到結果,革命黨死了七十二人,後人以為是失敗。但是革命黨攻進制臺衙門,趕走兩廣總督,我們以戰論戰,當日廣州城內之戰,可以說是成功。至于後來失敗的原因,完全是由于預約的援軍不至。就是推到那次衝鋒隊的三百人,武器還是不精良,如果人人都有精良的武器,那次革命,或者可以成功,並不是絕對沒有成功的希望。我們事後將敵我的情形,過細比較,那次革命之不成功,並不是三萬敵人,能夠打敗三百個革命黨,實在是由于革命黨內部的計畫不周全,如果在起義之先,計畫很周全,那次革命,也不是絕對沒有成功的希望。

  辛亥年革命,在廣州起義之後,又有武昌起義,武昌起義,結果是成功,推到當時的情形是怎麼呢樣?當時在武昌、漢口的革命黨,總共還不足三百人,真正革命黨不過是幾十人,所有的槍,都沒有子彈,臨時到處搜索,只得到兩盒子彈,一共不過五十顆。革命黨分到了五十顆子彈,便在城內的工程營中發難,城外的炮兵營,立時響應,便拉兩門砲進城,遙攻總督衙門,趕走瑞澂,佔領武昌。至于當時駐在武昌的清兵,有第八鎮的新兵,有長江的海軍,又有巡防營的舊陸師,總共不下兩萬多人。革命黨祇用幾十個人,去打兩萬多人,可以說是用一個人打五百個人。廣州起義,用一個人打一百個人,結果是失敗。武昌起義,用一個人打五百個人,結果是成功。都是以極少數的人打極多數的人,在廣州是失敗,在武昌便成功。所以革命的奮鬭,不能一概而論。這種奮鬭,是古今中外各國兵法中所沒有的,只有革命歷史中,才有這種創例。我們繼續來革命,按步就班,便不能說用少數不能勝多數。諸位教員有從外國學來的,有從保定學來的,從前各國在陸軍學校所教授的學問,都是尋常的軍事學,此刻學成的先生,再教授學生,一定也是從前所學的普通軍事學。所以諸位學生,在這個學校內所學的學問,大概都是極尋常和極有規矩的普通軍事學。諸君專拿這種學問,可不可做革命軍呢?做革命軍的學問,不是專從學問中求出來的,是從立志中發揚出來的。諸君在求學的時代,當然要聽先生的指教,服從長官的命今,先生教了多少,便要明白多少。如果有絕頂聰明的人,或者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就是沒有絕頂聰明,只要把先生所教的學問,澈底了解,將來也有大用處。用諸君現在的情形和從前的革命黨比較:從前的革命黨,都沒有受過狠多的軍事教育,諸君現在這個學校之內,至少還有六個月的訓練。從前的革命黨,只有手槍,諸君現在都有很好的長槍。從前革命黨發難,集合在一處地方的,最多不過是兩三百人,現在這個學校已經有了五百人。以諸君這樣好的根本,如果真有革命志氣,只用這五百人和五百枝槍,便可以做一件狠大的革命事業。

  軍隊之能不能夠革命,是在乎各位將士之有沒有革命志氣,不是在乎武器之精良不精良。如果沒有革命志氣,不研究革命道理,像滿清末年所練的新軍、陸軍,都有狠精良的長槍大砲,海軍有狠堅固的戰艦和魚雷艇,到了武昌起義之後,都便歸革命黨所用。總而言之,革命是非常的事業;非常的事業,不可以常理論。從前留學日本和歐美各國的海陸軍學生,我們總是設法運動,要他們加入革命黨;但是有許多學生,總是不肯加入,始終反對革命。他們那些反對革命的有知識軍人,是甚麼心理呢?過細考查,就是他們都有一種成見,自以為是軍事專家。在我們革命黨主張用一個人打一百人,用一百人打一萬人,在他們受過軍事教育的人看起來,以為這是古今中外戰術中沒有的道理,如何可以成功呢?這個道理,我們不必深辯,只要看後來中國革命,推翻滿清,是誰造成呢?成功的時候,固然是有許多軍事家的贊助,但是窮脈(註六)溯源,說起原動力,還是由於極少數的革命黨所發起的。推到當時一般有知識的軍人,以為用極少數打敗極多數,是戰術中決不能成功的定案。因為不贊成這個道理,便不贊成革命。因為那些軍人,都不贊成革命,所以從前的革命黨,真有軍事知識的人,還是狠少。辛亥年革命之所以大告成功,是由於全國已經發生了革命之後,段祺瑞便結合一般軍人,聯名通電,贊成共和,才能夠達到推翻滿清的目的。革命黨因為降格相從,容納他們的意見,收羅這一般軍人,以後才收軍事上的順利。所以辛亥年革命之成功,實在沒有真正軍事學識的軍人。大家總要記得:革命是非常事業,不是尋常事業,非常事業決不可以尋常的道理,一概而論。現在求學的時代,能夠學得多少便是多少,只要另外加以革命精神,便可以利用。如果沒有革命精神,就是一生學到老,死記得滿腹的學問,總是沒有用處。我們現在才到這地開辦這個軍官學校,北方的官僚軍閥,老早便辦得有保定軍官學校和北京陸軍大學。用我們這個學校和他們的學校比較,他們學校之成立的時候狠久,人數狠多,器械又完全,我們這個學校所處的種種地位,都是比他們的差得遠。如果專就物質一方面來比較,又照常理論,我們怎麼能夠改造中國呢?不過北方的將領和兵士,集合在一處,成立軍隊,不是為升官發財,就是為吃飯穿衣,毫沒有救國救民的思想,和革命的志氣。在從前滿清的時候,是這一種將士,現在遺留到曹錕(註七)、吳佩孚的,也是這一種將士。我們沒有軍事學識的革命黨,從前既是能夠銷滅滿清,將來富有軍事學識的革命軍,更是能夠銷滅曹錕、吳佩孚。不過以我們現在所處的地位,要能夠銷滅曹錕、吳佩孚,根本上還要有革命的精神。若是沒有革命的精神,他們的人多械足,我們不但是不能夠消滅他們,恐怕反要被他們銷滅。俄國在六年之前,一經發動革命,便同時組織革命軍,以後着着進行,所以能夠銷滅舊黨和外來的敵人,大告成功。我們現在開辦這個學校,就是倣效俄國。中國革命有了十三年,到今天還要辦這種學校,組織革命軍,可見大凡建設一個新國家,革命軍是萬不可少的。

  諸君到這個學校來求學,又聽過了我今天這一番的講話,自然立志要做革命軍。立志做革命軍,先要有甚麼根本呢?要有高深學問做根本!有了高深學問,才有大膽量;有了大膽量,才可以做革命軍。所以做革命軍的根本,還是在高深學問。要造就高深學問,是用甚麼方法呢?造就高深學問的方法,不但是每日在講堂之內,要學先生所教的學問,還要舉一隅而三隅反,自己去推廣。在講堂之外,更須注重自修的工夫,把關於軍事學和革命道理的各種書籍及一切雜誌報章,都要參考研究。研究有了心得之後,一旦融會貫通,自然可以發揚革命的精神,繼續先烈的志願,舍身流血,造成中華民國的基礎,使三民主義完全實現,革命大告成功,像俄國一樣,我們中國才可以同世界各國並駕齊驅,中國的民族才可以永遠的生存于人類。假若革命不能成功,中國便要亡,四萬萬人便要滅種,國亡種滅,都是諸君自身的利害,這是不能不挽救的。要挽救這種危亡,只有革命軍,所以我們一定要開這個學校,要造成革命軍。革命軍是救國救民的軍人,諸君都是將來革命軍的骨幹,都擔負得有救國救民的責任。既是有了救國救民的責任,便要從今天起,先在學問上加倍去奮鬥,將來畢業之後,組織革命軍,對于共和的障碍,更是要同他們拚命,要能夠用一個人去打一百個人。這種用一個人去打一百個人的本領,是靠甚麼為主呢?當革命軍的資格,是要用甚麼人做標準呢?簡單的說:就是要用先烈做標準,要學先烈的行為,像他們一樣舍身成仁,犧牲一切權利,專心去救國。像這個樣子,才能夠變成一個不怕死的革命軍人。革命黨的資格,就是要不怕死。要用甚麼方法才可以不怕死呢?這種方法,說來說去,還是要學先烈。我今天在這地同諸君講話,便是一個後死的革命黨。從前每次革命的時候,我常常參加,總沒有一次貪生畏死,但是每次流血,都沒有流到我的身上,所以今天還能夠同諸君講話,把不怕死的道理,口傳到諸君。我敢說革命黨的精神,沒有別的秘訣,秘訣就在不怕死。要能夠有這種大勇氣,在心理中就是視死如歸。以人生隨時都可以死,要死了之後,便能夠成仁取義。明白了這種道理,便能夠說死是我們所歡迎的。遇到了敵人的槍砲子彈,能夠速死,更是我們所歡迎的。有了這種大勇氣和大決心,我們便能夠用一個人去打一百個人。因為敵人的觀念,要生才以為是享幸福;我們的觀念,要死才以為是享幸福,一死便得其所。生死的觀念,在敵我兩方面的精神過於懸殊,自然不能對敵,自然是我們有勝無敗。

  這種以死為幸福,要求速死的道理,並不是憑空的理想,完全是事實。像從前日本有一位中國留學生,叫做陳天華,他發揚了革命的精神,還沒有到革命的時機,求死不得,便在日本投海而死,以死報中國。英國又有一位留學生,叫做楊篤生,也是因為明白了革命的道理,沒有革命的時機,不能做革命的事業,看到中國太腐敗,要以速死為享幸福,便在英國投海而死,以死報中國。像陳天華、楊篤生他們是甚麼人呢?他們就是革命黨,就是熱心血性的真革命黨。他們都是由於求死所而不得,所以迫到投海,實在是可惜。但是由陳天華、楊篤生兩個人投海的道理,便可以證明一般人,只要感受了革命的精神,明白了革命的道理,便可以視死如歸,以為革命而死是很高尚,狠難得和狠快樂的事。如果在戰場上,遇到了自己主義上的敵人,受敵人槍砲的子彈而死,當然更以為是死得其所了。從前的真革命黨,因為都有這種樂死的性質,所以敢用一個人去打一百個人,所以敢于屢次發難來革命,所以革命能夠成功。這種先例,是古今中外兵書中所沒有的,只有革命史中,才有這種成例。這種成例,是非常的例子。我們要學這種非常的成例,便要有非常的志氣;有了非常的志氣,便能夠看破生死關頭,以死為幸福。如果人人都能夠以死為幸福,便能夠一百人打一萬人,用一萬人打一百萬人,若我們現在有一萬人的革命軍,馬上便可以定中國。因為此刻反對革命的全國軍隊,總共不過一百萬人。因為此刻我們沒有一萬人的革命軍,所以那般貪暴無道的軍閥,便敢于橫行全國,無惡不作,事事要害國,天天要推翻共和。我因為要維持共和,銷滅這般貪暴無道的軍閥,所以要諸君不怕死,步革命先烈的後塵。更要用這五百人做基礎,造成我理想上的革命軍。有了這種理想上的革命軍,我們的革命,便可以大告成功,中國便可以挽救,四萬萬人便不至滅亡。所以革命事業,就是救國救民,我一生革命,便是擔負這種責任。諸君都到這個學校內來求學,我要求諸君,便從今天起,共同擔負這種責任。

(註一) 據「週刊」第二十七期(民國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標題為「總理對陸軍軍官學校開學訓詞」(季陶、貽孫同記)。今標題     據「胡本」及「會本」。 (註二) 據「胡本」及「會本」增「其」字。 (註三) 原文為「都」,今據「胡本」及「會本」改。 (註四) 據「胡本」及「會本」增「人」字。 (註五) 據「會本」增「百」字。 (註六) 原文為「窮派」,今據「胡本」及「會本」改。 (註七) 原文為「曹琨」,今據「胡本」及「會本」改。下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