鞞摩肅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鞞摩肅經 劉宋
譯者:求那跋陀羅

    聞如是:

    一時,婆伽婆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於是,鞞摩肅(姓也)異學,中食後行,彷徉而行至世尊所。到已白世尊曰:「唯,瞿曇!形色極無上妙。」

    「此迦旃延!云何為色妙?」

    「此瞿曇!謂色妙極妙,更無有妙最勝者,最妙最好彼色最妙,彼色最上最好。」

    「猶若,迦旃延!有人作是說:『人中有妙者我欲婬之。』或有作是言:『汝謂此人中妙者,字是姓是像是?若長若短若中?若端正不端正?若白黑?若剎利女、婆羅門女、居士女、工師女?東方南方西方北方?』問已不能報。」

    「汝不知不見,謂此人中妙至北方,而言欲婬。」

    「此迦旃延!汝所言彼色為最妙,彼色為最上,彼色無上,問色已不能知。」

    「猶若,瞿曇!閻浮檀金,巧工師子極磨治淨著白器中,形色極妙,色有所照。是故,瞿曇!我作是說,色為最妙,色為最勝,彼色為最勝,彼色無上,彼色最上。」

    「是故,迦旃延!我還問汝,隨所思還報之。於迦旃延意云何?此閻浮檀金,巧師子極磨治淨,著白器中形色有照,謂此即照虫於闇冥時,色妙色有所照,誰光最勝最上最妙最好說?」

    「此瞿曇!即照虫於閻浮檀金,光明最勝最上最好最妙說。」

    「於迦旃延意云何?即照虫於闇冥時,光明有所照;謂油燈明於闇冥時,光明有所照;誰光明最勝最妙最好最上?」

    「唯瞿曇!油燈光明於即照虫,光明最勝最上最妙最好。」

    「於迦旃延意云何?謂油燈光明,於夜闇冥有所照;謂此大火積,於夜闇冥光明有所照;誰光明最勝最上妙好?」

    「唯瞿曇!火積光明於油燈,光明最勝上妙好。」

    「於迦旃延意云何?謂火積於闇冥時光明有所照;謂星過夜半天晴無雲曀,光明有所照;誰光明最勝上妙好?」

    「唯瞿曇!星光明於火積,光明最勝上妙好。」

    「於迦旃延意云何?謂星過夜半已,天晴無雲蔽,光明有所照;謂月夜欲半,天無雲蔽,光明有所照;誰光明最勝上妙好?」

    「唯瞿曇!月光明於星,光明最勝上妙好。」

    「於迦旃延意云何?謂月夜欲半,天晴無雲蔽,光明有所照;謂日於夏時,日中光明有所照;誰光明最勝上妙好?」

    「唯瞿曇!日光明於月,光明最勝上妙好。」

    「此迦旃延!彼多有天諸謂如是威神,極有所能,光明所不及,我本在中坐,本在中有所說,我不作是說,光明最勝光明最上光明最妙。汝迦旃延!謂即照虫光明最下最不如,而說言是最上最勝最妙耶?問光明已而不能知。」於是鞞摩肅異學,被世尊面責,默然住無有言,身面污,迴面無言默然住。

    於是世尊面責鞞摩肅已,還欲令言,告鞞摩肅異學曰:「復次迦旃延!有五姓欲愛念愛色近婬染著,眼知色、耳知聲、鼻知香、舌知味、身知細滑。此迦旃延!或有愛色,或有不愛色,謂或有一於色歡喜具滿,喜意所念亦滿,於彼色於餘色,不欲不思,不欲得不願求,是彼色最為妙最為上。此迦旃延!或有一愛聲香味細滑,或有一不愛滑,或有一細滑者歡喜具滿,喜意所念亦滿,於彼細滑更餘細滑,不欲不思,不欲得不願求,是彼細滑最上最妙。」

    於是鞞摩肅異學叉手向世尊,白世尊曰:「甚奇瞿曇!而沙門瞿曇無量方便,為我說婬樂求婬樂。猶若瞿曇!草木因火然,火因草木然。如是我,沙門瞿曇!以無量方便說於婬,說婬樂求婬樂止。」

    「迦旃延!汝為不善於此長夜作異見、作異忍、作異欲、作異求,我此所說等與等知其義。此迦旃延!我弟子諸比丘,晨起及暮常不眠臥,常行講論必成等道,具足分別,生得盡、梵行已成、所作已辦、名色已有,知如真。我此所說,等與等知其義。」

    於是鞞摩肅異學,於世尊極瞋恚,極懷恨不歡喜,說世尊、誹世尊、罵世尊:「如此沙門瞿曇!為非。」罵說已,白世尊曰:「此瞿曇!或有一沙門婆羅門,不知過去世,不知當來世,無量生世間,而記說聖,生已盡、梵行已成、所作已辦、名色已有,知如真。是故,瞿曇!我作是念:『云何或一沙門婆羅門,不知過去世,不知當來世,無量生世間,而記說聖,生已盡、梵行已成、所作已辦、名色已有,知如真?』」

    於是世尊作是念:「念此鞞摩肅異學!於我極瞋恚、極懷恨、不歡喜,誹謗我、罵詈我:『此沙門瞿曇!我罵說之。』而白我曰:『此瞿曇!或有一沙門婆羅門,不知過去世至知如真。』」世尊知已,告鞞摩肅異學曰:「此迦旃延!或一沙門婆羅門,不知過去世,至知如真,彼時應作是言:『置過去世,置當來世,不應念一生。』復次,迦旃延!我作是說:『置過去世,置當來世,不應念一生。我弟子諸比丘,不諛諂亦不幻,質直行,我教授之、我為說法,如所設則能學,近於法知有善。』猶若,迦旃延!年少童男,彼父母或繫手足,於彼時有智生,彼父母解手足,彼但憶解不憶縛。如是,迦旃延!我作是說:『置過去世,至知有善。』猶若迦旃延!因油燈炷則得然,或有人不更著油、不更易炷,前者皆盡後亦不益,不久速滅。如是,迦旃延!我作是說:『置過去世,至知有善。』猶若迦旃延!有十積木,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積木,火燒然而然,則知有大火積。或有人更不著薪、不著草、不著牛糞、不著麩、不著掃,不久皆盡亦不更著,不久速滅。如是,迦旃延!我作是說:『置過去世,至知有善。』」

    說此時,鞞摩肅異學,遠塵離垢諸法眼生。於是鞞摩肅異學,見法得法,了法清淨法,離邪離疑,更無尊天不復信他,離諸猶豫得立果,於世尊境界得無畏法。從坐起,頭面禮世尊足:「唯世尊!我寧可得於世尊學道,受具足為比丘,於世尊所行於梵行,此比丘當行梵行。」彼鞞摩肅,則於世尊學道,受具足為比丘。尊者鞞摩肅,學道受具足,知法至成阿羅漢。

    佛如是說。鞞摩肅聞世尊所說,歡喜而樂。

    PD-icon.svg 本劉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