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江州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韋江州集 附錄一卷
唐 韋應物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刻韋刺史詩集附録一卷

  宋嘉祐校定韋蘇州集序

韋蘇州唐史不載其行事林寳姓纂云周逍遥公夐之

後左㒒射扶陽公待價生司門郎中令儀令儀生鑾鑾

生應物應物生監察御史河東節度掌書記慶復李肇

國史𥙷云爲性高潔鮮食寡欲所居焚香掃地而坐其

爲詩馳驟建安巳還各得風韻詳其集中詩天寳時扈

從遊幸疑爲三衛永泰中任洛陽丞京兆府功曹大暦

十四年自鄠縣令制除櫟陽令以疾辭歸善福精舎建

中二年由前資除比部員外郎出爲滁州刺史改刺江

州追赴闕改左司郎中貞元初又歴蘇州罷守寓居永

定精舎其後事迹究㝷無所見肇又云開元以後位卑

而著名者李北海王江寧李館陶鄭廣文元魯山蕭功

曹張長史獨孤常州崔比部梁補闕韋蘇州以集中事

及時人所稱考其仕䆠本末得非遂止於蘇邪案白居

易蘇州荅劉禹錫詩云敢有文章替左司左司蓋謂應

物也官稱亦止此有集十卷而綴叙猥并非舊次矣今

取諸本校定仍所部居去其雜厠分十五總類合五百

七十一篇題曰韋蘇州集舊或云古風集别號灃上西齋吟藁者又數卷可以

繕寫嘉祐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太原王欽臣記

  紹興蘇州校刻韋集後序

權知吳縣事葛蘩等所校讐唐蘇州韋刺史集凢十卷

以相校除定著五百五十九篇皆以辨㭊可繕寫刺史

洛陽人姓韋氏名應物正元中以左司郎中出爲蘇州

刺史其詳不載於正史不可得而考也其爲文峻潔幽

深詞意簡逺指事言情格力閒暇下可以凌顏謝而上

可以薄風騷擺去陳言纎濃合度而自成一家想似其

爲人也繇正元逮今三百餘年而刺史之文傳於世者

寥寥不知其㡬也熈寧九年天子命度支郎中昌黎韓

公出知蘇州事公至則芟剔弊蠹敷施德惠而盗遁姦

革治(⿱艹石)神明朞年而政成方是時天子平交趾定河隍

而四方有慶公於閒宴之際視學校講書史以文㑹友

賦詩吟詠而樂道前人之休於是得⿱目兆文元公家藏韋

氏全集俾寮屬賓佐參校訛謬而終之於蘩始命鏤板

將以傳之於後世嘻昌黎公之志可謂遠矣其爲政明

白爆燿而不敢忘前人之善其文章清新雅麗而不敢

忘前人之法其行巳剛毅明敏而不敢忘前人之行是

宜位與才稱而榮象其德者也千里之任其能稱乎後

之人誦韋刺史之詩而聞寮屬賓佐之言其能忘昌黎

公之德乎謹第目録如上

 將仕郎守長洲縣尉兼管勾河塘溝洫王昌虞

 將仕郎守陳州司法參軍充州學教授霍漢英

 登仕郎前監杭州鹽官縣嵒門蜀山鹽場權知吳縣事葛蘩等校

  書葛蘩校韋集後

右葛蘩校蘇州韋刺史集十卷刺史洛陽人姓韋氏名

應物正元中以左司郎中出爲蘇州刺史書目姓名畧

見唐書藝文志其詳不載於正史不可得而考也今觀

其逢楊開府詩云少事武皇帝無頼恃恩私身作里中

横家藏亡命兒朝持樗蒲局暮竊東鄰SKchar司隸不敢捕

立在白玉墀驪山風雪夜長楊羽獵時一字都不識飮

酒肆頑癡武皇升仙去憔悴𬒳人欺讀書事巳晚把筆

學題詩兩府始收跡南宫謬見推非才果不容出守撫

惸𡠉忽逢楊開府論舊涕俱垂坐客何由識唯有故人

知又温泉行云出身天寳今年㡬頑鈍如鎚命如紙作

官不了却來歸還是杜陵一男子又云身𮪍廐馬引天

仗直入華清列御前是嘗爲三衛而蹤跡不羈也燕李

録事詩云與君十五侍皇闈又京師叛亂𭔃諸弟云弱

冠遭世難二紀猶未平當天寳十五載六月明皇避安

禄山之難是年應物年二十至寳應元年建巳月上皇

崩則武皇升仙去之時應物年二十七又示從子河南

尉班詩序云永泰中予任洛陽丞則應物年二十九及

其來吳贈舊識云少年遊太學負氣蔑諸生蹉跎三十

載今日海隅行則少甞遊太學蓋武皇升仙後二年入

太學遂爲丞也自洛陽丞爲京兆府功曹大暦十四年

自鄠縣令制除櫟陽令以疾歸善福精舎建中二年

前資除比部員外郎出爲滁州改刺江州改左司郎中

貞元初又歴蘇州罷守寓居永定精舎以詩考之歴官

次序如此廣德中洛陽作云蹇劣乏高歩緝遺守微官

廣德二年乃當永泰之元時爲洛陽丞自京師  之

後至德乾元上元寳應數年間折節讀書遂入仕而因

謂之微官也善福精舎詩注建中二年除比部則應物

年四十五建中四年十月三日京師兵亂自滁州間道

遣使明年興元甲子歲五月九日使還𭔃諸弟作詩云

歲暮兵戈亂京國帛書間道訪存亡乃德宗幸奉天時

應物年四十八自後守九江至爲蘇州刺史計其年五

十餘矣以集中事及時人所稱考其仕宦如此得非遂

止於蘇耶按白居易蘇州荅劉禹錫詩云敢有文章替

左司左司蓋爲應物也官稱止如此其集中詩𭔃大梁

諸友云分竹守南譙弭節過梁地則是嘗守亳社篇末

云相敦在勤事海内方勞師似與興元甲子不遠也又

唐小說載與諸公唱和稱韋十九林寳姓纂云周逍遥

公夐之後左僕射扶陽公待價生司門郎中令儀令儀

生鑾鑾生應物應物生監察御史河東節度掌書記慶

復李肇國史補云爲人性高潔鮮食寡欲所居焚香掃

地而坐其爲詩馳驟建安巳還各得風韻又云開元以

後位卑而著名者李北海王江寧李館陶鄭廣文元魯

山蕭功曹張長史獨孤常州崔比部梁補闕韋蘇州其

大畧可見如此紹興昭陽作噩仲春望日西谿姚寛令

威書

  乾道書重刋韋集後

唐左司郎中韋公正元中爲蘇州刺史天下號日韋蘇

州賓儒招隱相與酬唱有詩十卷本朝嘉祐中太原王

公爲之集序以紀世系仕宦之由紹興中西谿姚公爲

之年譜以定出處前後之次其文名足以傳信於後世

矣今丞相觀文魏公出鎮三吳腹心之地開藩之初搜

前代賢牧之治效得韋公詩而喜觀之第以工匠雕鋟

舛訛旣多板籍寖久磨滅亦甚乃命教官叅校而是正

之鏤板以傳不朽觀國甞謂漢尚經術而文章雅正𩔖

多有之唐尚詞章而風騷之盛尤稱於時(⿱艹石)奏天子游

獵之賦卒章乃歸於三皇五帝之功德者天子說之先

賢集唐百家詩録其警篇而杜韓李所不與蓋有微意

存焉韋公道德之㫖發於情性警䇿之妙曲終奏雅惟

丞相取而表出之其亦鑒㧞斯文一隆正論爲後人標

凖之意豈小補哉乾道辛卯左奉議郎充平江府府學

教授胡觀國書

  乾道平江校韋集十卷幷拾遺七篇䟦尾

韋蘇州詩集十卷幷拾遺七篇丞相觀文魏公守平江

命教官所校也自大雅微缺作詩者並驅爭馳其才思

風韻固不可一槩惟自優游平易中來天理混融(⿱艹石)

意於詩者此體最爲高絕韋蘇州以詩鳴唐其辭清深

閒遠自成一家至歌行益高古近興調非天趣雅澹禀

賦自然者不能作此今觀其逢楊開府詩云朝持樗蒲

局暮𥨸東鄰姬一字都不識飮酒肆頑癡武皇升仙去

憔悴被人欺讀書事巳晚把筆學題詩乃少年豪縱不

羈人耳按蘇州在廣德中巳爲洛陽丞去武皇升仙才

歲餘當時作詩尤稱絕唱豈初識字把筆學爲者又廣

德中洛陽作云生長太平日不知太平歡又野居云結

髪累辭秩則其少年在太平時本自恬靜又漢武帝雜

歌力詆神仙畋遊之事又似在天寳間譏諷時政者豈

蘇州心知天寳之將亂欲去不能甞爲是穢迹自晦之

計與不然亦自岸之過也方蘇州在時其詩未甚貴重

後三十餘年白樂天始愛之東坡先生亦云樂天長慶

三千首却愛韋郎五字詩東坡豈薄蘇州者以樂天之

文之華麗宜於無愛故也大凢浮靡之詞易說平澹之

音難聽理固然耳今丞相觀文公貴本尚古嗜好與衆

絕殊顧於此耽翫(⿱艹石)所甚好不少置敦禮執斯文者SKchar

敢不敬以承詩之本不一以葛蘩本爲正叅以諸本是

正凢三百處而贏又得九日一詩附于卷末(⿱艹石)蘇州之

名氏與仕與年則有姚君令威之所書在云乾道辛卯

左從政郎添差充平江府府學教授崔敦禮書

  皇明弘治題隴州新刻韋集後

古詩三百篇孔子删而定之蓋欲人得其性情之正云

爾漢去古未遠當時作者猶有風人遺意魏晉而降世

變而詩隨之獨陶元亮天資挺㧞高情逺韻逈出流俗

漢魏以來一人而巳唐人以詩鳴者無慮百餘家品格

風韻蓋人人殊韋蘇州生其間盡脫陳隋故習能一𭔃

鮮穠於簡淡之中晦翁取焉是又元亮之後一人而巳

陜西去書肆最遠陶詩寧夏有刻本學者猶得見之韋

集縉紳家鮮有藏者士或終其身不可見侍御史沁水

李公好古博雅而工於詩嘗語及此意甚惜之予因出

所藏抄本公喜命知隴州事劉玘刻置郡齋以廣其傳

嗚呼詩固學者之所不可廢也得是集者幷陶詩讀之

而有得焉發爲篇章庻㡬和平冲淡不失古詩人吟咏

性情之意矣(⿱艹石)乃雕鎪鍜鍊以爲工呌呼叱咤以爲豪

此陶韋之所棄者吾知免夫弘治丙辰夏五月朔陜西

按察司提學副使石淙楊一清識

 補韋刺史傳     宋沈明遠作喆撰

韋應物京兆長安縣人也其家世自宇文周時孝寛以

功名爲將相而其兄夐高尚不仕號爲逍遥公夐之孫

待價仕隋爲左僕射封扶陽公待價生令儀爲唐司門

郎中令儀生鑾鑾生應物少游太學當開元天寳間𪧐

衛仗内親近帷幄行幸畢從頗任俠負氣洎漁陽兵亂

後流落失職乃更折節讀書屏居武功之上方復返灃

上園廬蕪没貧無以自業客游江淮間所與交結皆一

時名士因從事河陽去爲京兆功曹攝高陵令永泰中

遷洛陽丞兩軍𮪍士𠋣中貴人𫝑驕横爲民害應物疾

之痛䋲以法被訟弗爲屈棄官養疾同德精舎起爲鄠

令大暦十四年除櫟陽令復以疾謝去歸寓西郊擇勝

隱於善福祠從諸生學問澹如也建中二年拜尚書比

部員外郎明年出爲滁州刺史滁山川清遠山中多隱

君子應物風流豈弟與其人覽觀賦詩郡以無事人安

樂之四年十月德宗幸奉天應物自郡遣使間道奔問

行在所明年興元甲子使還詔嘉其忠終更貧不能歸

留居郡之南嵒俄擢江州刺史居二歲召至京師貞元

二年由左司郎中補外得蘇州刺史在郡延禮其秀民

撫其惸嫠甚恩久之白居易自中書舎人出守吳門應

物罷郡寓於郡之永定佛寺太和中以太僕少卿兼御

史中丞爲諸道鹽鐡轉運江淮留後年九十餘矣不知

其所終有子曰慶復爲監察御史河東節度掌書記應

物性高潔善爲詩氣質閒妙渾然天成初(⿱艹石)不用工而

近世詩人莫及也白居易甞語元𬓲曰韋蘇州歌行才

麗之外深得諷諌之意而五言尤爲高遠雅淡自成一

家其爲時人推重如此浮屠皎然者頗工近體詩嘗擬

應物體格得數解爲贄應物弗善也明日録舊贄以見

始被領畧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蓋自天分學力有限子

而不爲我且失其故步矣但以所詣自名可也皎然心

服焉應物鮮食寡欲所居焚香掃地而坐爲吳門時年

巳老矣而詩益造微世亦莫能知之也子沈子曰予讀

韋蘇州詩超然簡遠有正始之風所謂朱𢇁䟽絃一唱

三嘆昔應物當開元天寳𪧐衛仗内爲郎刺史於建中

以迄貞元而文宗太和中劉禹錫乃以故官舉之計其

年九十餘而猶領轉輸劇職應物何夀而康也然自吳

郡以後不復有詩文見於録者豈亡之耶使應物而無

死其所爲不當止此以應物爲終於吳郡之後則禹錫

之所舉老猶無恙也蓋不可得而考也新唐書文藝傳

稱應物有文在人間史逸其傳故不録予旣愛其詩因

考次其平生行義官代皆有憑藉始終可槩見如此恨

史官編摩踈陋耳嗟夫應物﨑嶇身閱盛衰之變晚折

節學問今其詩徃徃及治道而造理精深士固有悔而

能復厄而後竒者如應物而以自表見於後世豈偶然

   劉須溪評語舊藏須溪批㸃本有序蠧滅無從校寫遂闕之謹附評語於此

 韋應物居官自愧閔閔有䘏人之心其詩如深山採

 藥飮泉坐石日晏忘歸孟浩然如訪梅問柳徧入幽

 寺二人意趣相似然入處不同韋詩潤者如石孟詩

 如雪雖淡無彩色不免有輕盈之意德祐初初秋看

 二集謹用校㸃并記之須溪劉辰翁

刻韋刺史詩集附録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