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亡徵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奸劫弑臣 韓非子
亡徵
三守 


凡人主之國小而家大,權輕而臣重者,可亡也。

簡法禁而務謀慮,荒封內而恃交援者,可亡也。

群臣為學,門子好辯,商賈外積,小民內困者,可亡也。

好宮室臺榭陂池,事車服器玩,好罷露百姓,煎靡貨財者,可亡也。

用時日,事鬼神,信卜筮而好祭祀者,可亡也。

聽以爵不以眾言參驗,用一人為門戶者,可亡也。

官職可以重求,爵祿可以貨得者,可亡也。

緩心而無成,柔茹而寡斷,好惡無決而無所定立者,可亡也。

饕貪而無厭,近利而好得者,可亡也。

喜淫刑而不周於法,好辯說而不求其用,濫於文麗而不顧其功者,可亡也。

淺薄而易見,漏泄而無藏,不能周密而通群臣之語者,可亡也。

很剛而不和,愎諫而好勝,不顧社稷而輕為自信者,可亡也。

恃交援而簡近鄰,怙強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國者,可亡也。

羈旅僑士,重帑在外,上間謀計,下與民事者,可亡也。

民信其相,下不能其上,主愛信之而弗能廢者,可亡也。

境內之傑不事,而求封外之士,不以功伐課試,而好以各問舉錯,羈旅起貴以陵故常者,可亡也。

輕其適正,庶子稱衡,太子未定而主即世者,可亡也。

大心而無悔,國亂而自多,不料境內之資而易其鄰敵者,可亡也。

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強,無禮而侮大鄰,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

太子已置,而娶於強敵以為后妻,則太子危,如是,則群臣易慮者,可亡也。

怯懾而弱守,蚤見而心柔懦,知有謂可,斷而弗敢行者,可亡也。

出君在外而國更置,質太子未反而君易子,如是則國摧;國摧者,可亡也。

挫辱大臣而狎其身,刑戮小民而逆其使,懷怒思恥而專習則賊生,賊生者,可亡也。

大臣兩重,父兄眾強,內黨外援以爭事勢者,可亡也。

婢妾之言聽,愛玩之智用,外內悲惋而數行不法者,可亡也。

簡侮大臣,無禮父兄,勞苦百姓,殺戮不辜者,可亡也。

好以智矯法,時以行雜公,法禁變易,號令數下者,可亡也。

無地固,城郭惡,無畜積,財物寡,無守戰之備而輕攻伐者,可亡也。

種類不壽,主數即世,嬰兒為君,大臣專制,樹羈旅以為黨,數割地以待交者,可亡也。

太子尊顯,徒屬眾強,多大國之交,而威勢蚤具者,可亡也。

變褊而心急,輕疾而易動發,心悁忿而不訾前後者,可亡也。

主多怒而好用兵,簡本教而輕戰攻者,可亡也。

貴臣相妒,大臣隆盛,外藉敵國,內困百姓,以攻怨讎,而人主弗誅者,可亡也。

君不肖而側室賢,太子輕而庶子伉,官吏弱而人民桀,如此則國躁;國躁者,可亡也。

藏恕而弗發,懸罪而弗誅,使群臣陰贈而愈憂懼,而久未可知者,可亡也。

出軍命將太重,邊地任守太尊,專制擅命,徑為而無所請者,可亡也。

后妻淫亂,主母畜穢,外內混通,男女無別,是謂兩主;兩主者,可亡也,后妻賤而婢妾貴,太子卑而庶子尊,相室輕而典謁重,如此則內外乖;內外乖者,可亡也。

大臣甚貴,偏黨眾強,壅塞主斷而重擅國者,可亡也。

私門之官用,馬府之世絀,鄉曲之善舉者,可亡也。

官職之勞廢,貴私行而賤公功者,可亡也。

公家虛而大臣實,正戶貧而寄寓富,耕戰之士困,末作之民利者,可亡也。

見大利而不趨,聞禍端而不備,淺薄於爭守之事,而務以仁義自飾者,可亡也。

不為人主之孝,而慕瓜夫之孝,不顧社稷之利,而聽主母之令,女子用國,刑餘用事者,可亡也。

辭辯而不法,心智而無術,主多能而不以法度從事者,可亡也。

親臣進而故人退,不肖用事而賢良伏,無功貴而勞苦賤,如是則下怨;下怨者,可亡也。

父兄大臣祿秩過功,章服侵等,宮室供養大侈,而人主弗禁,則臣心無窮,臣心無窮者,可亡也。

公胥公孫與民同門,暴慠其鄰者,可亡也。


亡徵者,非曰必亡,言其可亡也。夫兩堯不能相王,兩桀不能相亡;亡王之機,必其治亂,其強弱相踦奇者也。木之折也必道蠹,牆之壞也必道隙。然木雖蠹,無疾風不折;牆雖隙,無大雨不壞。萬乘之主,有能服術行法以為亡徵之君風雨者,其兼天下不難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