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觀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說林下 韓非子
觀行
安危 


古之人目短於自見,故以鏡觀面;智短於自知,故以道正已。故鏡無見疵之罪,道無明過之怨。目失鏡,則無以正鬚眉;身失道,則無以知迷惑。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自緩;董安于之心緩,故弦統以自急。故以有餘補不足,以長績短,之謂明主。

天下有信數三:一曰智有所有不能立,二曰力有所不能舉,三曰強有所有不能勝。故雖有堯之智而無眾人之助,大功不立;有烏獲之勁而不得人助,不能自舉;有賁、育之強而無法術,不得長勝。故勢有不可得,事有不可成。故烏獲輕而重其身,非其重於千鈞也,勢不便也。離硃易百步而難眉睫,非百步近而眉睫遠也,道不可也。故明主不窮烏獲以其不能自舉,不困離硃以其不能自見。因可勢,求易道,故用力寡而功名立。時有滿虛,事有利害,物有生死,人主為三者發喜怒之色,則金石之士離心焉。聖賢之僕深矣。古明主觀人,不使人觀己。明于堯不能獨成,烏獲之不能自舉,賁育之不能自勝,以法術則觀行之道畢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