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行狀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年譜一卷 顔魯公文集 行狀一卷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碑銘一卷

顔魯公行狀

                錫山安國刋

               門客因亮撰

公姓顔名眞卿字淸臣小名羡門子别號應方京兆

長安人也顔氏乃春秋小邾子之苗裔昔帝軒氏生

昌意昌意生顓帝顓帝生老童老童生吳回吳回生

陸終陸終生六子一曰昆吾其國衛也二曰參胡其

國韓也三曰彭祖其國徐也四曰㑹人其國鄭也五

曰曹姓其國邾也六曰季連其國楚也曹姓國於邾

春秋邾武公爲魯之附庸國武公名儀甫字顔公故

公羊傳稱顔公有功於齊齊威公命爲小邾子子孫

以王父字爲姓氏以其附庸於魯故代代事魯爲卿

大夫故先賢傳孔子弟子逹者七十二人顔氏有其

人則顔氏之儒學可知也(⿱艹石)顔無繇字路顔回字子

淵顔𦍒字子柳顔高字子驕顔祖字襄顔噲字子聲

顔之僕字叔并顔何字冉是也至公之十六代祖魏

靑徐二州刺史諱盛字魯國居琅琊葬臨沂縣西七

里十二代祖𣈆侍中諱含自琅琊居丹陽五代祖北

齊黃門侍郎諱之推自丹陽居京兆長安高祖秦王

府記室叅軍諱思魯曾祖蔣王文學著作郎諱勤禮

祖曹王侍讀諱昭甫父薛王友贈太子少保諱惟眞

卽秘書監師古之曾姪孫也公以家本淸貧少好儒

學恭孝自立貧乏𥿄筆以黃土掃墻習學書字攻楷

書絶妙詞翰超倫年弱冠開元二十二年進士及第

登甲科二十四年吏部擢判入高等授朝散郎秘書

省著作局校書郎天寳元年秋扶風郡太守崔琇舉

愽學文詞秀逸玄宗御勤政樓策試上弟以其年授

京兆府醴泉縣尉黜陟使戸部侍郎王珙以清白名

聞授通直郎長安尉六載遷監察御史制云文學擅

於登科器幹彰於適用宜先汗簡之職俾佇埋輪之

効㝷充河東朔方軍試覆屯交兵使凡閱舉糺士伍

舒惨之情事理無不必當七載又充河西隴右軍試

覆屯交兵使五原郡有𡨚獄不决公理之時方乆旱

而甘澤立應郡人呼爲御史雨八載又充河東朔方

軍試覆屯交兵使有榮陽鄭氏兄弟三人或居令長

或尉京畿劇任往年母亡殯於太原佛寺空園之内

經二十九載未葬公乃劾奏之敕三人放歸田里終

身勿齒左金吾將軍李延業素承恩渥曾召蕃客内

宴引駕仗不報臺公責之延業憑恃權勢於朝堂喧

憤公奏之出爲濟南太守朝廷憚焉不敢不肅八月

遷殿中侍御史時中丞宋渾以私怨爲御史吉温崔

珪所誣告謫賀州公謂珪温曰奈何以一時之忿而

欲危宋璟裔乎由是與二人不平宰相楊國忠初黨

於温亦怒公之不附巳令吉温諷中丞蔣冽奏公爲

東京畿採訪判官九載十二月轉侍御史百餘日轉

武部員外郎判南曹提綱目鋤苛細武調者多感而

懷之十二載國忠以前事銜之謬稱精擇乃遂出公

爲平原太守其實去之也公至郡詢訪孝義名節之

士皆旌其門閭或觸其戸役安陵處士張鎬多才博

識隱居公詣其居與之抗禮因廉使巡察乃薦焉其

後鎬官至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安祿山鎮幽州十餘

載末年反跡頗著人不敢言公亦隂備之因歲終式

修城乃浚濠增堵壞環垣列植木内爲敵之計 外

託勝逰之資及兵興果頼其固而城得全十四載祿

山禍謀將發公遣子至范陽啓祿山以今年冬合當

入計祿山猜之不許公旣不得離郡乃遣親客前漢

中長史蹇昻奏其狀狀留禁中不報十一月祿山反

於范陽衆號十五萬長驅自趙定而南趨洛陽散牓

諸郡莫敢枝梧祿山乃牓公令以平原博平兵七千

人防河以博平太守張獻直爲副公登時使平原司

兵參軍李平乘駟奏之平至東京見封常淸云吾得

上㫖凡四方奏事者許開凾而再封之平聽焉常淸

遂𠋣帳操筆𭔃書於公論國家之事詞意甚切并附

募捕逆賊牒數十封至平原令堅相待公從之使親

表及門客宻送於諸郡因此多有而常清乃㝷自敗

績焉有敕賜死於陜州竟不接聲平之未至京師也

元宗嘆曰河北二十四郡無一人向國乎及聞平至

遣中使五六軰迎之兼敕平奔馬直至寢殿門然後

令下奏事畢玄宗大喜顧謂左右曰顔眞卿何如人

朕兼未曾識而所爲乃爾祿山之發范陽也時平原

郡有靜塞屯平盧鎮兵三千五百人並巳發赴鎭在

路未逹公悉追迴更追諸縣武舉及獵射人兼召募

精勇旬日至萬餘人遣宗子平原郡錄事李擇交統

之驍勇之士刁萬嵗和琳徐浩馬相如高抗等分押

營伍皆千夫之長樂以義舉腹心無阻而爲其將帥

焉聚兵後數十日公大饗將士於子城四門之外辦

吏四人主酒食所約五十萬厮役之流無不飽飫公

躬自撫巡舉酒下淚言國家之恩戮力死節無以上

報衆皆激憤勇思致命焉時饒陽太守盧全誠與司

馬李正舉兵據其城河間司法參軍李奐殺祿山所

置長史王忠於濟南月餘日淸河義兵復歸本郡濟

南太守李隨下逰奕將訾嗣賢渡河得博平僞太守

據其郡各有衆數千或至萬人相次於平原共

推公爲盟主公三辤後聽焉諸郡𧫎禀指揮告敗尅

日數十至信都郡武邑縣尉李銑來投本縣令龐宣

逺拘留銑母公以私錢十萬募人劫迎之故士衆歡

感無不𩓑効者果遂羣意兼斬龐宣逺首而携迴十

二月禄山䧟東京害留守尚書李憕御史中丞盧弈

判官鞏縣尉蔣淸等因使以三人之首來徇河北且

以脅降諸郡逆使者叚子光至𥘉拽入門子光大呼

曰㒒射十三日入東京逺近盡降聞河北諸郡不從

故令我告之公若損我悔有日在遂歷指三首各言

其人公識其是恐揺人心乃謬謂諸將曰我審此三

人皆非也遂命腰斬子光潛令收藏三首誌其處數

日稍定取憕弈等首澡㓗仍縳蒲爲身棺殮發哀致

祭城外殯之哭三日舉聲下淚受文武吊慰左右無

不出泣涕者自此義合歸者益多矣斬叚子光之日

滄州淸河縣歩五千攻常山太原節度使王承業擁

兵最近不時出救常山遂䧟諸郡頗有貳者玄宗乃

以公爲戸部侍郎依前平原太守充本郡防禦使仍

與節度使李光弼計㑹招討公以景城長史李暉爲

副李銑賈載前侍御史沈震爲判官是月又詔公爲

河北採訪處置使公又以前咸陽尉王延昌爲判官

張𣽃爲友使時清河郡𭔃客李華後因獻封事𧇖宗

有敕改名爲郡人來乞師於公曰竊聞公高義首唱

河朔歸順之人皆依𠋣以爲聲氣洪贍人心可用若

不倦於聽則僕請言之公曰何如華曰國家曰制江

淮郡租布貯於清河以備北軍費用爲日乆矣相傳

之天下北庫今所貯者有江東布三百餘萬疋河北

租調絹七十餘萬當郡綵綾十餘萬累年稅錢三十

餘萬倉糧三十萬時討黙啜甲代藏於庫内五十餘

萬編戸七十萬見丁十餘萬計其實足以三平原之

富料其卒足以二平原之彊若因撫而有之以兩郡

爲腹心唇齒其餘乃四支耳安敢有不從者哉彼要

僕爲行人以造公之壘僕明見其可同心也取命於

屏㦸之外唯公圖之公曰所合之衆未曾知戰自死

且急安有恤隣之暇哉雖然諾足下之請則可爲乎

華對曰淸河遣㒒致命於公者蓋欲禀義 大賢以

濟謀非力不足而借公之師以當强㓂也仰瞻高意

未有决詞定色與濟淸河也安敢言爲哉時華𦆵年

二十餘皆沮云必動衆無成惟公竒之迫於衆情未

時許耳華乃就舘操書以逹其意意者略言淸河去

就逆順以全實之資上公之軍而承公之命時不納

而疑之卽僕迴轅之後淸河必有所託系於他人與

公爲西面之難無什日之期耳公及噬臍乎公覽而

驚之遂排羣議獨仗其决借兵六千人兵旣出平原

次於境上華將把公手而歸公曰兵旣行矣可以言

吾子之意否華曰近聞朝廷遣程千里統精兵十萬

自太行東下擬諸𡻳口助河北諸軍討滅叛逆而𡻳

口爲賊所守千里兵不得東出須先伐魏郡𡊮知泰

泰禄山所署爲太守納舊太守司馬垂使爲西南主

分開𡻳口出千里之軍因令討鄴郡巳北直至幽府

巳來未順城邑平原清河率同盟諸將以十萬人直

指河陽分効兵巡河而悉制其奔衝之路計王師東

討洛邑必不减二十萬河南諸郡義師西向臨之亦

不减十萬公當表請堅壁勿戰不旬月而賊有潰散

相圖之勢矣公然之遂移牒淸河等諸郡并遣大將

宗子李擇交副將平原縣令范馥偏禆和琳徐浩等

十餘人促兵淸河合勢以便宜從事華復命於淸河

因兵合之際修永濟渠引水遶州城上大修守戰之

具旬日而畢又以淸河四千兵與平原連蹤而西時

博平亦義兵千人來合於是三郡之師屯于博平郡

堂邑縣西南十里𡊮知泰遣其麾下將白嗣深乙舒

𫎇等率二萬餘人來拒戰三郡十兵盡日苦闘遂大

敗之斬首萬餘級生擒一千餘人馬一千疋軍資器

械不可勝數其日魏郡城東南面女墻一百五十歩

無故而崩去郡邑百里戰日而崩所以爲異知泰走

投汲郡於是自魏郡以東至堂邑百餘里莫不㩦壺

漿於道側以候官軍公聲益震境内稍安𥘉平原之

師旣西合淸河時賊將史思明圍饒陽恐平原救之

仍遣逰奕兵來拒前鋒去舊縣十里公懼不敵乃遣

驍將刁萬嵗以三千兵逆之堅壁不戰又以書過河

招北海太守賀蘭進明統馬歩五千來𦔳公陳兵而

迎之相揖哭於馬上悽慟三軍宴犒甚厚進明遂屯

平原城南息養士馬公毎事咨謀之自是兵威之重

稍移於進明矣而公不以爲嫌進明未有所之李擇

交兵入淸河㝷又破於堂邑西因公以有功禮遜於

進明加河北招討使擇交馥各徵進官級其清河博

平有功不錄一人時論進明必有後敗未期果失律

於信都城下有詔抵罪公縱之使赴行在進明以全

乃公護之也君子曰竊人之財猶爲之賊况竊人之

功乎進明之不死幸也然公亦過於寛厚矣三月河

北節度使李光弼以朔方軍馬三千歩軍五千𥘉出

土門將討定河朔公乃抽兵歸并放博平淸河等軍

各歸本郡歛戢以待光弼之命俄而光弼㧞平山郡

敕改常山爲平山續有詔遣郭子儀以萬軍𦔳之兩

進兵又㧞趙郡史思明方守博陵以自固仍將兵來

拒於是兩軍與思明三萬人對陣於嘉山大戰思明

敗績徒跣走入博陵城兩軍斬首萬餘虜𫉬不可勝

計時平山趙郡巳㧞劉正臣本名客奴歸順於平原

平盧等十七郡公先據之於是橫截賊路人往來幽

府皆以精𮪍偷路又多被官軍殺之其賊將士父母

妻子及曳河落種族並質在范陽絶懐震恐時方盛

暑公知光弼子儀禁斷侵掠將士少衣服乃送十五

萬帛爲三萬人裝以遣人至饒陽屬潼關不守兩軍

却入土門遂留不行然河北諸郡公始復指麾征討

之事肅宗之在靈武也公前後遣判官李銑及馬歩

軍張雲子以蠟爲彈丸以帛書表實於彈丸之内潛

至靈武奏事有詔以公爲工部尚書兼御史大夫依

前河北招討採訪處置使又於蠟丸内奉敕書及即

位改年赦書至平原散下諸郡宣奉焉又令前監察

御史鄭昱賫赦書宣布河南江淮所在郡邑風從不

疑而王命遂通則公之力也而河北諸郡禀公之命

粗爲安肅公以兵興半年軍用巳竭思所以贍濟之

未得其略先時清河行人李華自堂邑戰勝後又覩

公辤權而不有之遂藏於人間不及見公再三盟約

號令諸郡及以文牒求之曰淸河郡屬崔審交應賊

之後吏不安行人李華乃崇墉浚隍鍜甲矯翦乞師

破敵和衆以安人靜言其功須有甄賞仍牒之於路

以求焉華於是復詣平原與公相見公因問以足用

之計華遂與公數日參議以定錢牧景城郡鹽㳂河

置塲令諸郡略定一價節級相輸而軍用遂贍時北

海郡錄事參軍第五𤦺隨刺史賀蘭進明招討於河

北覩其事遂竊其法乃奏肅宗於鳳翔至今用之不

絶然猶未得公本策之妙旨焉是年秋禄山遣其將

史思明尹子竒等併力攻河北諸郡前後百餘日饒

陽河間景城樂安相次而䧟所存者平原博平淸河

三郡而巳然人心潰叛不可復制公乃將麾下𮪍數

百弃平原渡河由淮南山南取路朝肅宗於鳳翔行

在𥘉公之將過河也乃謂判官穆官張𣽃曰賊勢旣

爾若委命待擒必爲其快心辱國之命也今將徑赴

行在公以爲如何若朝廷必誅敗軍之罪以勵天下

則王綱可振死亦何恨如復從事以責後効則業不

朽矣寧𣽃與諸將皆賛之策馬發至朝廷除公爲憲

部尚書𥘉劉客奴以漁陽歸順時史思明與光弼子

儀相持於趙定之間客奴遣使越海與公計會公使

判官賈載將男頗爲質信泛海以軍粮及戰士衣服

遺之時頗始年十歲餘公更無子息三軍懇請留

不從及載等迴公乃與漁陽聲勢相連㝷又使人迎

其軍比至公巳弃平原歸于行在竟不及事然自肅

宗巳來河南及諸道立功大將如王元忠田神功董

秦侯希逸李正巳許杲卿等𥘉皆是公自北海迎致

之者終無私謁焉至二年正月又除御史大夫未㡬

因忤聖旨貶馮翊太守乾元元年三月又改蒲州刺

史本郡防禦使封丹陽縣開國子食邑一千戸是年

爲酷吏唐旻所誣貶饒州刺史二年六月拜昇州刺

史充浙江西道節度使兼宋亳都防禦使劉晨反狀

巳露公慮其侵軼江南乃選將訓卒緝器械爲水陸

戰備都綂使李峘以公爲太早計因宻奏之肅宗詔

追未至京拜刑部侍郎及劉展舉兵渡淮峘敗績奔

江西淮南遂䧟於展議者皆多公而怨峘焉上元元

年秋時御史中丞敬羽徂詐險慘班列皆避之公曾

與之語及政事遂遭誣貶蓬州長史公樂道自怡不

以介懷寳應元年五月代宗有詔除利州刺史十二

月拜戸部侍郎加銀青光祿大夫上柱國廣德元年

又加金紫光禄大夫充荆南節度使觀察處置使遲

留未行爲宻近所誣遂罷前命代宗幸陜公扈從至

行在除尚書右丞宰相元載與公不叶公亦靣數之

不爲之屈及鑾駕還宫公曾建議先謁廟然後卽安

宫闕事竟不行時載方在於立班更顧公曰所見雖

美其如不合事宜公怒而進曰用捨在相公耳言者

何罪乎然朝廷紀綱豈堪相公再破除也載自此銜

之而不忘二年正月除檢校刑部尚書兼御史大夫

朔方行營汾𣈆等六州宣慰使載又疑公因使奏對

必言短㝷罷前命唯知刑部尚書事三月進封魯郡

開國公食邑三千戸載自與公有𨻶常俟公闕公亦

獻書直奏其奸狀代宗俱容不罪之也永泰二年

差公攝職謁太廟公以祭器不修言之於朝載譛公

以爲訕謗時正貶陜州别駕代宗爲罰過其罪㝷換

吉州别駕公與往來詞客詩酒講論爲樂甚有所著

編爲廬陵集十卷於大曆三年遷撫州刺史在州四

年以約身减事爲政然而接遇才人耽嗜文卷未曽

暫廢焉因命在州秀才左輔元編次所賦爲臨川集

十卷七年九月拜湖州刺史公以時相未忘舊怨乃

加勤於政而以杭州富陽丞李㠋爲本州防禦副使

蘇州寓客校書郎權器逰客前大理司直楊昱爲判

官委墾草闢田之務於㠋委閱簿檢吏接詞政之務

於器昱等而境内晏然公𥘉在平原未有兵革之日

著韻海鏡源成一家之作始創條目遂遇禄山之亂

寢而不修者二十餘年及至湖州以俸錢爲𥿄筆之

費延江東文士蕭存陸士修裴澄陸漸顔祭朱弁李

莆淸河寺僧智海兼善小篆書吳士湯渉等十餘人

筆削舊章該搜羣籍撰定爲三百六十卷大凡據法

言切韻次其字按經史及諸子語據音韻次字成句

者刋成文裁以𩔖編又按倉雅及說文玉篇等其義

各注其下謂之字脚韻海者以牢籠經史之語依韻

次之其多如海鏡源者八體之本䆒形聲之義故曰

鏡源綿亘數載其功乃畢表奏上之有詔付所司藏

之於書府大抵求經史撰集篇賦利於後學焉此外

餞别之文及詞客唱和之作又爲吳興集十卷今檢

校國子祭酒楊昱自御史中丞京畿採訪使除爲漢

州刺史轉湖州刺史以舊府之恩乘州人之請紀公

遺事刋石立去思碑於州門之外卽今都官郎中陸

長源之詞也十二載元載伏誅召公爲刑部尚書經

年公以前後頻典刑憲宻啓辭焉乃上選舉利害事

宜數十條代宗善之人莫知也遂改吏部尚書今上

諒闇之際詔公爲禮儀使先自玄宗以來此禮儀注

廢闕臨事徐創實資博古練逹古今之㫖所以朝廷

篤於訕疾者不乏於班列多是非公之爲公不介情

唯搜禮經執直道而行巳今上察而委之山陵畢授

光禄大夫遷太子少師依前爲禮儀使前後所制儀

注令門生左輔元編爲禮儀十卷今存焉三年八月

遷太子太師四年淮寧節度使李希烈以十四州叛

襲䧟汝州執刺史李元平歸蔡州朝廷詔公爲淮寧

軍宣慰使公乘驛駟至東京河南尹鄭叔則勸公曰

反狀巳然去必䧟禍且須後命不亦善乎公曰君命

也焉避之至許州與希烈相見宣傳詔意未畢逆賊

使其大將軍王玢周曾詬公以醜詞刼公以白刃又

令隣境同惡所遣使者四人於希烈之前拜舞伏稱

誣訴國家之事勃慢𠒋豪詞所不忍聽也又令親兵

五千人號爲希烈養子人各持一刀逼脇於公如欲

剸食之勢公位不移定色不撓懼希烈覩公辤色不

變謬爲驚駭以身蔽公兵人旣退方揖公就館前後

詐爲公表奏自說其強盛以請汴州者數十今上知

而寢之希烈雖窮凶極惡然亦感公文義大陳設燕

會將欲送公於朝廷先爲賊所擒汝州刺史李元平

時在座公指引叱責之元平羞慙而起書其奸意坐

上潛通希烈意變罷宴後遂拘公於官舎令甲卒十

人守之仍穿一阬于㕔之前以脅公公乃直言指希

烈云死生有定何足多端相侮哉但以一劒見與公

卽必覩快事無多爲也希烈慙謝焉自後不敢無禮

於公也居數月賊於安州城下破官軍得獲將士以

頭連誇示於公公聲呌呼自牀投地憤絶良久乃蘇

從此更不復與人言語及哥舒曜收復汝州擒檢校

刺史周見巳下百人希烈乃遣周曾康秀林等領二

萬人來襲哥舒於汝州曾秀林行至襄城乃謀翻兵

殺希烈奉公爲節度使以歸順希烈押衙姚𣽃亦爲

内應先期一日事洩希烈乃遣騾子軍三千奄至襄

城殺周曾等收其期兵而回因送公於蔡州龍興寺

居焉公度不得全自撰墓誌以見其心又就希烈請

數人之饌希烈不知而給之自陳設之因爲文祭周

曾巳下爲賊所害者無不歔欷其十二月希烈䧟汴

州僣逆稱號爲惨酷之具以逼公意欲其屈禮公憤

然而無求生之意賊以止焉貞元元年河南王師復

振賊慮蔡州有變乃使其將辛景臻於龍興寺積薪

以油灌旣縱火乃傳希烈之命若不能屈節自即裁

之公應聲投地臻等驚慙扶公而退希烈審不爲已

用其年八月二十四日又使景臻等害於龍興寺幽

辱之所凡享年七十七明年三月希烈爲麾下將陳

仙竒所殺淮西平仙竒遣軍將營送公神櫬於京師

嗣子櫟陽縣尉頵次子袐書省正字碩迎喪至汝州

襄城縣乃葬焉攀號屢絶毀裂過不自勝以其年十

一月三日祔葬萬年縣鳳棲原之先塋有詔贈司徒

諡曰文忠賻錢五十萬粟二百碩中使吊祭儀仗送

於墓所朝野莫不哀傷公蹈忠節之苦古今無𩔖焉

公平居之日自卑有井介之操而能容衆有㓗已之

方不以疵物與道合歲寒者終始無渝變况君臣大

義名敎大節而得造次焉可奪求生而害仁者嗚呼

淮寧之難豈止天不憗遺蓋亦有無良之人以怨報

徳投之於無存之地也悲夫𥘉遭難後江西節度嗣

曹王臯上表曰臣見蔡州歸順脚力張希璨王仕顒

等說去年八月二十四日蔡州城中見封有隣兒不

得名字云希烈令僞皇城使辛景臻右軍安華於龍

興寺殺顔眞卿埋於羅城西道南里并立碑臣聽之

未畢涕泗交流三軍對臣亦苦嗚咽且臣死王事子

復父讎人倫常經不足襃異所悲去古日逺澆風蕩

浮多苟偷生曾不顧節使忠孝寂寞人倫憔悴昨叚

秀實奮身擊泚首今顔眞卿伏縊烈庭皆啓明君臣

發揮敎訓近冠淸史逺紹昔賢夫日月麗天幽民向

燭忠烈矅世回邪革心伏請陛下降議百寮遐布九

有刻石頌德告廟圖形使元壤感恩皇風澤物公之

宻親懿友動相規用以成其務者即今給事中因公

亮吏部員外郎柳公冕採其謀猷分以休戚者今吉

州刺史李公㠋重其器悅其能者今檢校國子祭酒

楊公昱故戸部員外郎權公器其餘顧盻曾假吹嘘

成名布於詞塲及内外之列者不可勝紀李公㠋吉

州以小子久趨於欄㦸定以使言將存刋刻用防逸

墜尚實去飾庻無愧焉其故同事之人先後存亡錄

之于左謹狀

顔魯公行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