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十八回 非非想假裝飛跎子 石不閒相會石個個 下一回▶


  詞曰:

  吃酒養婆娘,家花沒有野花香,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

  明槍好躲暗箭難防,小人得志便顛狂,這是自家榜樣。

  且說跎子奉旨與白軍師。抓守備前來征伏三蠻,早有殷發、楊遣出營迎接。跎子便問:「元帥與眾將何在?」殷發、楊遣遂將元帥不聽眾人之勸,被賽小伙引誘壞了的話說了一遍。跎子道:「原來如此,一定是著了婆子氣了,待我去搭救他們。」說罷,一路打進陣來。跎子定睛一看,原來是個簸箕陣,早有五方將士。四位道人一齊殺出。

  跎子將雙翅一展,飛在半空。眾人望著他歎氣,只有三姑騎了騰雲駕霧的東西,一齊奮力趕上。跎子遂取出雲旦托散他們幾個。三姑被他雲旦托散掉了。忽然對面又來了一個會飛的,手中拿著拱蛆扒。跎子高聲問道:「來者何人?」那人回道:「吾乃脫空祖師門下,名喚非非想石不閒的便是。你可就是跳飛跎子的石不透?」跎子道:「正是。」那人不聽猶可,一聽就氣衝牛鬥,舞動拱蛆扒便與跎子交戰。跎子又取出雲旦托散非非想幾個,非非想連慌躲過。跎子見非非想不受雲旦,便將兩翅一夾,仍歸本營。望軍師白曉說道:「不好了,看來事情一日大似一日了,將來總沒好收梢。那扁道士又擺下一個簸箕陣來,裡面許多五馬上將,又有兩個會飛的女將,又來了一個非非想,他是脫空祖師的門人,想必脫空祖師也要來了。如何是好?」

  不言跎子在營悶悶不樂,且說非非想為何至此?因南無僧請了脫空祖師前來幫助,祖師就命非非想為頭站,故此會見跎子。當下等候祖師一同來到簸箕陣,眾人上前迎接,見非非想附耳望脫空祖師說道:「

    脫空老爺你在上,我今裝作跎子樣。先到離京哄臘君,無底殿上逛一逛。

  回來飛到跎子家,單頭做個白日撞。妻財子祿騙到手,再與跎子來算賬。」

  祖師笑道:「如此甚好。」祖師遂代非非想改頭換面,又將拱蛆扒換了一根青皮光棍。非非想別了眾人,一翅飛到離京。卻喜一路無人識破,當日就見了天子,奏道:「元帥與三蠻和好,差臣奏聞陛下。再者取海外天子並猛古兒回國。」臘君一聽大喜,即聚文武商議。

  有包人窮出班奏道:「元帥既與三蠻和好,陛下何不同殿下臘團兒,帶了海外天子並猛古兒前去交關,歃血為盟,拜個把子?那時我國可以永保平安了。」臘君准奏,急令楊梅廣在朝執政。次日清晨,帶了海外天子、猛古兒、臘團兒、包人窮、青眼侯、朱太尉、黨太尉、三千御林軍,一路浩浩蕩蕩竟奔交關迎虎而來。

  非非想心中暗喜,道:「我此來不過救海外天子同猛古兒回國,不意臘君又帶臘團兒一同前去,到被我立下一個大功來了!」遂上前奏道:「臣要回家走走,請陛下在行營裡略一等,臣不日即至。」臘君准奏。那非非想一翅飛到一色杏花村,將身一落,來到跎子家中。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