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箴(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食箴(並序)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7

皮子少且賤,至於食,自甘粢糲而已,未嚐食於鄉裏,食於親戚,食於州鄙。有鄧邑大夫,向皮子之名,曾未相贄,具厚羞以賓之。皮子辭,大夫訂之曰: 「子自甘粢糲則可矣,於鄉裏親戚州鄙何有?」皮子曰:「一杯之食至鮮矣,苟專其味,必不能自抑。既不能自抑,日須豐其羞。既日須豐其羞,則貧也不能無不足。因是妄求苟欲之心生,窮貪極嗜之名生。且大夫不見前世之味禍乎?故羊斟不及,華元受其謀。黿羹不均,子家肆其禍。熊蹯不熟,殺宰夫而趙盾弑。雙雞易鶩,饋子雅而慶舍死。嗚乎!吾不二者乎?誠賴其用,所欲不可求,所嗜不可得,方自甘粢糲而已。使我生於鍾鼎之家,膏粱之門,日縱異嗜,年成奇欲,未必不為禦者之奔華元也。子家之伐靈公也,晉靈之殺宰夫也,盧蒲癸之殺慶舍也,此猶之禽獸欲爭食而死者矣。故食於天子者則死其天下,食於諸侯者則死其國,食於大夫者則死其邑,食於士者則死其家。又焉能以鄉裏親戚州鄙為讓乎?」大夫曰「善」。自惟食之性不能自節,亦猶酒之性也。複箴以自符。箴曰:

寧能我食,不食於人。複食於人,是食其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