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寶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山寶卷》,又名《觀世音菩薩本行經》
作者:普明禪師
维基百科 参阅维基百科中的:佛教觀世音菩薩
維基大典 閲文言維基大典文:佛教

香山寶卷序[编辑]

宋普明禪師。于崇寧二年。八月十五日。在武林上天竺。獨坐其堂。三月已滿。忽見一老僧云。公單修無上乘正真之道。獨接上根。焉能普濟。汝當代佛行化。三乘演暢。頓漸齊行。便可廣度中下羣情。公若如此。方報佛恩。師問僧曰。將何法可度於人。僧答云。吾觀此士人。與觀世音菩薩。宿有因緣。就將菩薩行狀。畧說本末。流行於世。供養持念者。福不唐捐。此僧乃盡宣其由。言已。隱身而去。普明禪師一曆覽耳。遂即編成此卷。忽然觀世音菩薩。親現紫金相。手提淨瓶綠柳。駕雲而現。良久歸空。人皆見之。無不敬仰。後人聞已。愈加精進。以此流傳天下。永為警鑒。云爾。

觀世音菩薩本行經簡集卷上[编辑]

登壇開白。凡任其事。必須齋沐更衣。則敬心當然。以重菩薩。故先舉香讚。次開白已。方入正文。

歲次某年二月十九日恭遇。

大悲觀世音菩薩。降誕良辰。我今登壇。宣演觀音寶卷。眾等務宜攝心端坐。齊身恭敬。不可言語笑談。切忌高聲混亂。(鳴尺)

必須諦聽宣揚。清淨耳聞。從聞思修。聖凡不二。

經云。觀世音菩薩。以何因緣。名觀世音。若有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若有持是觀世音菩薩名者。設入大火。火不能燒。乃至若為大水所漂。稱其名號。即得淺處等。以是因緣。名觀世音。偈曰。(鳴尺)

觀音原住古靈臺。慈悲念重降世來。
不問回回並達達。聞聲菩薩笑盈腮。

本行經文。苦樂哀音。須要相像。

恭聞迦葉佛時。須彌山西。有一世界。國名興林。年號妙莊。彼土人皇。姓婆名伽。年始二十。眾稱人尊。祝立為帝。正治封疆。縱廣十萬八千里。皇城十二門。圍繞三千里。宮殿高廣。金碧交輝。四相供奉。三公衛護。九番七十二國。往往來來。萬姓俱降。人人叩頭。個個欽仰。皇乃每好打圍。嬪妃同。潑天快樂。希有者也。只愁六宮。不生太子。每禱上蒼。乃作一偈。

婆伽婆帝號莊皇。凜凜威風鎮萬邦。
若得宮中生太子。殺牛宰馬謝三光。

聽說國后。其正宮皇后。名號寶德。與帝同壽。面如滿月。兩耳垂肩。雙目清秀。一身體態。百般端。常生慈善。萬事寬弘。忽於妙莊八年。降生一女。父皇喜曰。以年號為第行。見境而立名。朕因看書而生女者。名曰妙書。後至妙莊十三年。又生一女。仍前啟奏。父皇喜曰。朕在洞天宮中。操琴而生女者。名曰妙音。自此皇后。每告上蒼。願求生男。至妙莊十八年。夜寢太和宮中。夢見二天女。身長三丈。頭戴珠冠。體掛瓔珞。身諸毛孔。放五色光。躬立床前。言云。上天玉帝。請國母。往三十三天。善法堂中。見佛聞法。皇后乃然其言披乘出宮。天降鸞駕。門首而迎。倐忽來到。三天門下。皇后初見。毫光晃曜。目不能覩。眾天人曰。速念彌勒佛三聲。便見分明。即時念佛。果見聖境非凡。無數天宮寶殿。高闊深遠。天樂自鳴。花彩重重。大梵天皇。與諸天眾。共至善法堂前。聽經已畢。乃見三千紫金人。十千天仙女。色相端嚴。各乘金蓮寶座。巍巍騰空。齊到善法堂中。皇后見之。詢問其由。談話相契。眾仙女曰。送一仙者與皇后。后乃含笑禮謝眾仙。回宮。忽然覺醒在床乃作一偈。

昊天聖境事非常。大羅寶殿放毫光。
十千仙者齊歡喜。與奴一女轉宮房。

皇后醒來。仔細思量。是何奇異。至今還如勝景現前。莫不是天降災殃。地動烟塵。敢怕外國撩亂。萬姓作反。寤寢不安。坐至天明。親詣殿上。啟奏君王。乃作一偈。

夢中聞法往天堂。大覺金仙現寶光。
臣妾未知凶吉事。特來啟奏向君

帝乃出榜。普召圓夢先生。有一公公。髮白面皺。竹冠衲衣。執杖而來。揭榜進朝。莊皇喜曰。公住何處。答曰。臣住樂邦。皇問。何姓。臣姓彌。皇又問曰。公年高多少。離家幾載。公曰。臣早喪父母。不知年甲。自幼出家。周遊列國。處處圓夢。不計歲數。皇曰。公夢本今在何處。答曰。臣圓夢。不賫本說來自有忖。皇曰。且道昨夜正宮皇后。夢往升天。善法堂中。聽聞佛法。見三千紫金人。十千天仙女。一面如故。送一仙女。與皇后回宮。此夢何如。公公答曰。臣今詳說此夢。皇后升天聽法。當興善事。增加天壽。合作佛母。三千紫金人者。即三世三千佛也。十千仙女者。即一萬菩薩也。送一仙女。與國后回宮者。乃改皇家。為法皇家也。今肉身菩薩。出現降誕宮內。出現於世。弘布圓通。度人無量。只此言矣。乃作一偈。

君王問臣住何方。家居原住樂安邦。
生身百拙無些用。單靠圓夢度時光。

那公公不圖陞賞。時問內使。討水一瓢。噴水一口。喝著一聲。杖從地起。化作金龍。風雲雨布。電光閃爍。霹靂轟雷。喧震帝殿。大現金身。駕雲而去。莊皇見已。拱手扣牙。乃作一偈。

喝杖成龍頃刻間。雲迎雨送轉天關。
大現金身昇騰去。妙莊皇帝喜容顏。

且說國后。自此身體康泰。眼常見優缽花圍繞。耳常聞天樂動鳴。鼻常聞異香馥鬱。身常有光明照曜。喉中常自。醍醐涓潤。如此祥瑞。十月滿足。至妙莊十八年。二月十九日。國后大喜。合宮嬪妃眷屬。盡行翫花三日。那御花園內。有八十餘所觀花柳巷。盡是白玉為街。黃金為闌。再有三十二處賞花亭。上蓋青綠琉璃瓦。金梁玉柱。下嵌銀磚間七寶。處處安排筵宴。撫琴歌歡。漸漸遊至成天殿後。共登千花樓上顧瞻四面。太陽當空。日正巳時。乃見天花散彩。地湧異寶。花香噴鼻。熏入樓臺。隨即降生公主。時乃空中。百鳥唱賀云。菩薩出世間。廣度無量眾。合宮聞言。乃作一偈。

賞花遊翫到樓臺。黃鶯啼叫百花開。
二月十九春光好。公主身從降下來。

此時皇后。便令宮娥女。把金盆沐浴。合宮人讚言。此公主非凡人也。容顏甚微妙。猶如淨滿月。手有千輪相。目如摩尼珠。指爪如白玉。玻璃面貌。具三十二相。綠眉翠髮。世上無比。六宮共議。自合進上。父皇觀看一面便將錦袱包藏。金盤盛貯。女捧托。宮娥後隨。六宮三殿。百樂喧天。登臨寶殿。父皇喜曰。此女乃正宮。感夢而生。名曰妙善。待明日早朝。與朝臣共議。合應詔告。遍行天下。乃作一偈。

織金龍袱錦包藏。金盤捧出見君皇。
寡人與民同安樂。朕若貧時也不妨。

休說皇帝大喜。且說公主。生在宮中。人人愛惜。似寶如珠。漸漸長大。年至十歲。志量洪闊。高明博厚。自然通曉琴書綵畫。織錦成文。百味珍饈。無所不會。體態尊重。清潔義讓。謙和忠孝。知廉識耻。慈悲忍辱。不貪不愛。自然齋戒。晝則看經禮誦。夜則入定坐禪。時時如此勤修不懈。不覺長在宮中一十九歲。公主每告上蒼。願捨皇宮。出家奉佛。參明師。奉知識。行正道。不退心。離地獄。出火坑。願成佛。度眾生。發此願已。夢往妙高峰頂。參無量壽佛之記。夢中覺醒。心悟了然。乃作一偈。

長在宮中十九年。萬般快樂我無緣。
堅固自然心不亂。少曾將脅倒床眠。

公主在宮中。修行學道。宮娥女。盡皆笑曰。快活不受。何故如此。公主曰。吾因生死事大。自性眾生誓願度。自性佛道誓願成。嘆。日月如梭。光陰似箭。常愁人身一失永別千秋。吾今普勸。知音者。宮中快樂未為貴。莫若空門做道人。乃作一偈。

朝廷富貴實軒昂。六宮三殿勝天堂。
莫道長生無煩惱。臨終不免見閻王。

公主在宮中。修行。未知終後如何。且說妙莊皇帝。鎮掌山河。神驚鬼怕。有功者賞。犯法者不饒。四相九卿恭奉。百萬軍兵擁護。宮眷屬三千七百。日日九宴。琴樂應天。少甚金銀異寶。思量只少一個太子。乃作一偈。

帝皇無嗣總由天。流傳一段大因緣。
萬劫千生難遭遇。端然靜息聽宣傳。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此處念佛號起。但遇菩薩名。則眾稱念一聲。鳴尺一下。
妙莊皇帝登天下。有道君皇治萬民。
百億山河居一統。萬家交參賀太平。
休論皇帝多有道。聽說宮內正宮人。
名稱寶德為皇后。聖賢佛母降凡廷。
天生美貌都端正。仁德心慈世莫論。
三十六宮齊恭奉。七十二院總欽尊。
雖在後宮為皇后。不生太子小儲君。
前後親生三個女。三個女子告知聞。
大姐妙書為第一。第二名稱號妙音。
第三妙善年最小。父娘偏惜掌中珍。

皇帝一朝登殿。龍顏大怒。朝臣失色。帝乃口中不語。心下思想。後宮嬪妃眷屬。三千七百。盡是泥塑木雕的死人。並無一個能生子息。朕思山河草木。年年逢春。開花結子。寡人絕嗣。徒勞為國之君。若得宮中。生一太子。嗣續朕命。坐掌山河。興隆帝道。名佈他邦。是朕之願也。今日無門可訴。只得宣卿前來。聽朕細說衷腸。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當時開金口。卿等前來聽朕因。
堆金積玉成何事。算來異寶未為真。
光陰如箭催人老。國無太子朕無親。
朕今自恨身軀老。鎮掌山河無後人。
若得宮中生殿下。何愁四海不清寧。
眼前滿朝朱子貴。誰解煩愁一點情。
四相九卿齊便奏。再朝八拜說緣因。
滿朝盡是忠臣士。更無違礙不良人。
宮中還有三公主。合招駙馬在宮門。
伏望我皇親電。龍顏且喜納微臣。

皇帝每日五更三點。月披星。百樂齊鳴。迎上寶殿。振大朝鐘。擊大朝鼓。靜鞭三下。喧天如雷。文武兩班。齊齊整整。執恭舞笏。三祝三呼。二十四拜。言稱萬歲。忽一日朝罷當問序班。今日早朝。臣完否序班傳奏。臣啟陛下。內有左丞相張拱辰。不來朝見。皇曰。何故不來朝見。右丞相許智。出班奏曰。臣啟萬歲。臣聞他家。昨夜為因夫人生一孩兒。以此失朝。伏望我皇。赦罪寬恩。皇帝見奏。鎖定眉頭。精神不爽。恨他男子。偏不來寡人宮中托生。他年長大。替朕為君。卻不是好。

海寶千般未為貴。先求如意無價珍。
  南無觀世音菩薩
五更三點皇登殿。掌扇纔開見帝君。
掛甲將軍無萬數。兩班文武共隨身。
舞踏三呼稱萬歲。二十四拜口稱臣。
妙莊皇帝開金口。動問左右眾朝臣。
左右朝臣齊聲奏。只有拱辰未來臨。
未審此人何緣故。不來朝見為何因。
許智丞相時便奏。我皇聖耳願知聞。
他因夫人生男子。失來朝見願寬恩。
皇帝見奏心煩惱。恨他男子錯安身。
托朕宮中為太子。金盆沐浴號東宮。
文武朝臣齊聲奏。國無太子宿何因。
三清上帝無分曉。玉葉金枝不布容。

皇帝大朝。面無正色。文武群臣。戰戰兢兢。合朝跪勸曰。伏望我皇。息怒開懷。雖然不生太子。臣聞正娘娘。自有三員公主。青春正當。合招駙馬。豈不嫡親瓜葛。向後觀他。有德行者為尊。臣當萬死。直言奏知。任我皇稱心。可行則行。皇帝見奏。龍顏喜曰。勞卿所奏。解朕之愁。便行命。宣召後宮。三員公主即今晚朝。速赴殿前。

不得春風花不綻。花容須感春風力。
  南無觀世音菩薩
父皇有宣宮內。傳內苑急如雲。
妙書妙音并妙善。共同披乘出宮門。
青絲細發蟠龍髻。眉如綠柳始逢春。
面如牡丹花正放。繡鞋三寸不霑塵。
容顏花貌如美玉。少年洒落正逢春。
一似嫦娥離月殿。猶如仙女出仙宮。
未知父皇何聖旨。為何下召奴身。
同往成天金殿上。深深八拜謝皇恩。
齊齊近前呼萬歲。鳳語鶯吟讚父親。
金輪統御三千界。王曆延鴻百萬春。
父皇聞言龍顏喜。女兒今且聽緣因。
爺爺年老無所靠。又無太子小儲君。
朕今與兒同商議。共招駙馬在宮門。
我兒承順須當說。欲何文武自評論。

皇帝敕下。三人女子。招親侍奉。欲何文武。速急回言。當有妙書公主。進前啟奏。兒順父命。願得文士為親。須先察。如無刑傷過犯。技藝下輩等人。朝門之外。掛傳金榜。普召天下。考試賢良秀才能通。萬卷詩書。舉筆成文。出言成詩。孝義仁信。才貌兩全。人相氣概。少年洒落。不肥不瘦。不長不短。真才實學。隨機應用。方為一國之至寶。萬邦之光輝。有這般大公器者。便可成親。

文武安邦民安樂。武能護國絕干戈。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書公主回言答。兒願文士納為親。
先須體察無過犯。金榜名傳第一人。
知書達理人相好。端嚴洒落少年春。
駙馬把筆安天下。興林一國盡安寧。
黃金殿上封官顯。紫袍玉帶號忠臣。
若有這般明賢士。須要舉保便成親。

皇曰。大姊順父招夫。文士為親。妙音你意下何為。說與我知。妙音公主躬身便答。姊姊既認招文。奴奴願招武者。武者須選文武雙全。有志感勇。不勞軍兵。拱手降服。邊邦寧靜。干戈永息。喝靜朝班。山河一統。鎮國掌兵。無敵大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威風凜凜。人相巍巍。恐怕烟塵動時。要他護國護民。有此功能者。方可成親。匹配婚姻。務要的當。

千兵易討尋經論。一將難求教外傳。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音公主忙便奏。為願武者納為親。
武者須是名上將。領兵護國鎮乾坤。
喝水成冰通軍馬。如龍八爪護皇城。
神欽鬼奉如天將。威風萬里眾欽尊。
恐怕邊邦烟塵動。要他守護父皇城。
父皇見奏龍顏悅。天生女子孝心人。
次宣妙善前來問。我兒今且聽緣因。
姊妹三人兒最小。朕緣偏惜掌中珍。
巍巍堂堂如花貌。端端正正紫金容。
舉步如如身不動。音聲朗朗不搖唇。
寡人與你頻抬舉。招取一人在宮門。
招取一位忠臣士。萬里山河此人。
大姊招文為駙馬。二姊願納武為親。
女兒欲要何文武。心如意道知聞。

皇曰。朕宮中。只有三人女子。青春正當。合招駙馬。護國護民。代天行化。大姊招文。二姊招武。一能孝。二能順。正是有志不在年高。自然通孝。世間大禮。妙善你意下何為。三公主上前便奏。女孩兒。身同心不同。各有所見。伏望爺爺。明鏡朗鑒。

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當時忙便答。父皇且自請回尊。
爺爺只憂無太子。奴愁生死別無因。
父皇枉有多金寶。怎免輪迴死生門。
奴奴命似風前燭。世間難得百年人。
鎮掌山河棋一局。百年世事一夢中。
靜思古往今來事。潑天聲價總成空。
朝朝扛鬨呼萬歲。閻王相請莫知聞。
勝住黃金殿。蔴衣賽掛錦袍人。
功名勢退湯澆雪。趁時回首可修身。
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
文官能文徒然事。武官能武亦徒然。
任汝名題金榜上。錦袍玉帶一場空。
風清月白修行好。老來學道果難成。
奴奴若是招駙馬。沉埋地獄出無門。
知他二姊招駙馬。奴願今身至佛身。
文官武官都不願。一心要做出家人。

妙善答父皇曰。總有忠臣孝子。志士仁人。豈能代得無常。奴奴切思。地獄之苦。愛命為因。愛欲為果。因果相交。萬死萬生。改頭換面。六道流浪。無解脫期。纔斷愛欲。便證佛果。能化現身。接物利生。同登覺岸。

石火電光難定限。速急修行早是遲。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當時回言答。父皇聖耳聽知聞。
富貴難買生死路。莫令輕忽悞前程。
忽地無常難可測。便應立志習修真。
爺爺容奴修行好。皇天不昧善心人。
煩望爺爺生歡喜。容奴學道別酬恩。
貧富夫妻如春夢。奴向雲林學古人。
酆都界內無相識。閻王殿上沒人情。
三塗地獄令人怕。誓不將人去嫁人。

皇帝聞言大怒。龍顏喝罵。潑的子。妖精也。來作怪。朕為一國之主。萬姓至尊。見識卻不如你。一個。女孩兒之輩。從古至今。有天地。則有陰陽。有男女。則成夫妻。男婚女嫁。大禮當然。這廝是何道理。喝令力士。拏赴法場。斬了。左右應聲如雷。未敢便拏。

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勞碌始知音。
  南無觀世音菩薩
犯上父皇龍顏怒。高聲喝罵不非輕。
精靈膽大言無理。妖邪吐氣怎生聽。
朕為大地山河主。皇天之下獨為尊。
百萬軍兵降伏住。難道降伏你不成。
三十六載登天下。四海聞名萬姓欽。
代代國令傳天下。古今王法治乾坤。
利劍不斬忠孝子。犯法從來不認親。
讒君不孝須當斬。勦除鬼怪滅精靈。

妙善見父皇大怒。叉手近前曰。腹盆如大海。能納百川。為小節事。怒氣如山。伏望爺爺。大展慈容。望乞慈照。

水月胸襟塵不染。冰霜戒行道長存。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見父生怒。進前一一奏言文。
百歲光陰一宿客。嗚呼浮世豈長存。
男婚女嫁埋苦本。廣種陰司地獄根。
若逼奴奴招駙馬。父傳金榜召醫人。
醫者須是明醫士。天下聞名第一人。
醫天醫教無雲障。玉兔金烏不動明。
醫地醫教無寒暑。大地山河一統平。
醫人醫教無高下。普令快樂勝天真。
空王殿內為眷屬。涅槃床上結成親。
但有如此名醫士。怎敢推辭背聖恩。

父皇見奏。呵呵大笑。這小的子。果是妖精鬼怪。生在宮中。年方一十九歲。曉得許多般事。不學孝悌忠信。人倫之道。信邪倒見。聽誑惑之言。古今人生人死。有春。有夏。有秋。有冬。死以葬之。春秋祭之。大禮如此。若是平生。有功行者。該載於文籍使。名揚於後世。孝則終矣。有甚天堂地獄。鬼神。是何形象。只有讀書朝帝闕。那見念佛往西天。這潑的子。元來怕死貪生。若是聰明。有見識的女兒家。本本分分。不言不語。順於爺爺。與同二姊。招一駙馬。也是一頭了當。豈不稱心。你一點兒年紀。從那里得病。說將來看。妙善聞已。即時便答。

大家截斷梧桐樹。自有傍人說短長。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近前躬身奏。金懷玉鏡照評論。
一願不老常年少。二願不死永長春。
三願肉身成正果。四願見性識天真。
五願三障皆消滅。六願恩愛斷除根。
七願智慧超日月。八願三界釋冤親。
九願天人皆供奉。十願說法度羣生。
萬聖千賢中第一。天上天下眾欽尊。
若有這般名醫士。蓮花會裡便成親。

公主答父皇曰。奴願醫士為親。須是醫得天下。萬類無生滅之相。無憂欲之情。無老病之苦。無高下之拘。無貧富之辱。無好惡之患。無你我之心。無能所之傲。變大地人同心意。同形相。同壽命。同名號。同安樂。萬象森羅。同一受用。四生六道。蠢動含靈。皆證等覺。妙覺盡得。五眼六通。三身四智。佛果菩提。有人能醫此心病者。不選日時。結成夫婦。同著忍辱鎧。共臥無餘床。同坐法空座。只此言矣。父皇聞言。咬牙怒目。聲震如雷。左右見之。魂驚膽碎。

不是這番寒徹骨。爭得梅花噴鼻香。
  南無觀世音菩薩
父皇聞言心焦燥。面如土色氣如雲。
高聲喝起拏下。殿前臣應似雷鳴。
著令左右金甲將。瓜鎚打死這妖精。
文武朝臣齊聲奏。我皇赦罪納微臣。
公主年幼無志氣。寬恩恕罪且消停。
妙莊皇帝開金口。卿等前來聽朕因。
可怪頑潑天大膽。嘴快如刀不辨尊。
一片心肝如銅鐵。善化忠言永不聽。
犴滑刁鑽非家寶。忘恩負義未為珍。
及早驅除由是可。年深日久必成精。

妙莊皇帝。拍案高聲。便罵曰。蜂狂的精靈。說出無端。話得無理。喝令女使。剝下錦綉羅衣。御棍打出禁。在後園。待他寒凍。饑餓而死。免掛心懷。妙善聞言。微微暗笑。情願解下衣裳。叩頭而去。公主到園中。自歎曰。富貴豈在錦羅衣。有道何在皇宮貴。且向園中安然靜。默一塵不掛深入禪定。思惟佛道。得出宮門。如離火宅。荷謝三光。今日。纔得暢心。滿意修行。

長空雲散天一色。大地春回萬象新。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徑入園中去。歡歡喜喜出宮門。
酒色財氣今日斷。三塗八難永除根。
錦繡羅衣皮毛債。全身淨盡合無為。
出門一步乾坤闊。逍遙自在感天恩。
皇宮不是安身處。故鄉元在自心中。
此處園中如仙境。奇花異菓四時新。
為因生死無心戀。轉心修道別無因。
千般快樂渾不喜。一心願證道圓通。

公主在園中。且喜無憂無慮。幸有明月為伴。白雲為侶。又無怨恨。常生歡喜。自嘆宿生慶幸。無諸魔障。得出宮門。如囚脫枷。似鳥離籠。如龍得水。似虎逢山。逍遙無掛礙。自在更無憂。迅速光陰。已經一月。止有皇后。朝思暮想。日不食。夜不睡。與六宮共議。自合進上。求免赦罪。眾保回宮。

白雲乍可來青嶂。明月難教下碧天。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六宮嬪妃同玉步。黃金殿上說知
百樂應天前引路。正宮皇后後隨身。
直至殿前呼萬歲。二十四拜淚紛紛。
伏望我皇生歡喜。寬恩赦放女兒身。
自家骨肉心中寶。莫將淩辱不成人。
癡頑幼小無志氣。未辨春秋不順情。
哀告父皇休恨。大展慈容放罪人。
親生止有三個女。乳哺三年計九春。
妙書妙音多快樂。可憐妙善受艱辛。
父皇心腸如鐵石。不思骨肉痛傷情。

父皇見奏。呵呵大笑曰。父母見識。大意相同。自家女兒。誰不愛惜。只是孝順的便好。從今教他改過前非。且待明日朝罷。朕自去園中。遊賞一回。令那大膽。不成人的女子回宮。你們各宮人等。須是同去轉勸。后妃奉旨。即便同往。

明人不在多多說。響鼓何必重重敲。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皇后皇妃子。不排鸞駕入園中。
女使女官前引路。嬌娥女後隨身。
徑入後宮花園內。花紅柳綠正逢春。
看花女官來迎接。請皇亭內暫安身。
二十四拜呼萬歲。聖人何故駕親臨。
皇帝亭中開言説。卿在亭前聽朕因。
多因妙善心邪見。癡頑失志不成人。
禁在此園一個月。從拏到此未知因。
女官曾知何消息。知他事體說來因。
當時女官回言奏。聖明天子納微臣。
未奉我皇親旨意。至今不敢拜芳容。
皇帝親去觀公主。幽然靜坐小亭中。
擊門高聲呼妙善。顛狂下賤下流人。
快樂風光無福受。自招其禍做囚人。
今朝好好回心轉。赦你回宮為好人。
速急回心由是可。仍前逆旨命除根。

父皇去見妙善。口中不說。心內暗想沉吟。不覺淚流錦袍。親問曰。我兒可傷。不思在父母身邊。六宮之內。吃香馥馥的飲食。穿黃黃的龍服。住錦片片的樓臺。隨後的嬌娥。伏侍的女。日日筵宴。百樂齊鳴。有甚不足之處。今日從順父命。招取一人。向後獨尊汝夫。興隆帝道。坐掌山河。且受盡世風光。一朝天子。勝做萬代諸侯。你心何見。要受淩辱。妙善聞言。隨即便答。

眼中著楔誰當得。火內生冰道者知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當時回言答。父皇聖駕且回宮。
無弦琴上知音少。父子彈來調不同。
不貪皇宮多富貴。願向空門做道人。
不願招夫為天子。無福做后正宮人。
願搭如來三字衲。不願皇宮著錦衣。
兒厭三界如牢獄。决不將身去嫁人。
奴奴若得成正果。普光殿上報親恩。
奴在園中無報答。勞煩父帝母親臨。
但願自性心花綻。功成行滿轉宮門。
奴因生死甘遭難。不敢懷怨惱聖君。

皇曰。凡為人子。不尊父訓者。天誅地滅。千般抗對。你從那裡學來。許多狐言鳥語。我想那等。為僧道者。乃是民間懶惰。鰥寡孤獨之流。不能生理的。改異扮。托佛為由。一概盡是。不忠不孝。得死罪的浮徒。你學這等作為。豈不是敗壞國家。讒辱朝廷。教你招取駙馬。成立帝基。如昇天富貴。更作麽生。妙善聞言便答。奴觀金文玉軸。皎然明載。三世諸佛。今古聖賢。皆捨五欲。行大乘道。成等正覺。普濟天上人間。又見梵皇帝釋。侍佛左右。十種仙人。隨佛化度。九十六種外道。五十種魔王。參隨擁護。又有國王大臣。士農工商。老幼男女。皆因出家。俱成聖果。終不然都是懶惰之流。不能生理的。父皇聞言。默然不語。無言可答。只得隱忍回宮。同來眷屬。俱隨駕轉。皇帝回宮。徹夜思量。無計可施。再令妙書。妙音二公主。同皇后去勸。

百舌未休枝上語。鳳凰那肯共同棲。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有宣皇后。再令去勸女兒心。
皇后當時蒙帝。十步那容五步行。
曾勸凡情急似火。誰知聖心冷如冰。
妙書妙音同母勸。直到園中說事因。
從今我兒於此處。阿娘日夜淚紛紛。
特勸我兒招駙馬。便同二姊共成親。
父母養育恩難報。歸宮可報父娘恩。
今朝再不回心轉。果然不是孝心人。

妙善答母親曰。承感父母恩深。報答在後。幸有二姊姊招親。儘可奉終侍老。容奴出家。若得道證圓通。先度雙親。同生淨土。伏望母親。譬如不生。猶如死了。世人重財色。奴願安心靜。財色亂人心。靜見真如性。皇后聞言。無話可答。

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當時忙便答。深深下拜說元因。
母親權且歸內苑。譬如死了未曾生。
皇后當時無言答。不言不語沒精神。
長江狂風翻波浪。誰知稍公不開船。
大姊妙書回言勸。聰明賢妹聽知聞。
孝義全無何見識。今朝受苦為何因。
姊妹三人賢最小。父娘偏惜掌中珍。
我等順父招駙馬。你心錯見不成人。
今被父皇多磨難。累及我等痛傷心。
不思宮內多快樂。看看擔閣失精神。
好好回心招駙馬。惜汝花容似玉身。
特勸賢妹歸宮內。順父孝母勝修真。

大姊見妙善。容顏不退。加增妙相。正是天生奇哉。當受苦的女子。你不趁青春。長就一人。老來方知空自惆悵。不思父皇宮中富貴。只有天在上。更無第二家。住的是。萬龍宮殿。金梁玉柱。銀斗金升。行的是瑪瑙白玉階道。間七寶鋪錦繡。坐的是摩尼檀滴珠。蹲獅睡象。蟠龍繡塾。臥的是沉香楞金。象牙犀角龍床。并八寶天花錦帳。頭上頂戴的。都是攛龍飛鳳。百寶珠瓔。身穿的是上妙七寶麗服。織錦鴛鴦。耀日崢光。口吃的是百味珍饈。醍醐上饌。遊耍的是千種細樂。出入的是。鸞駕隨身。日日五宴。賽過八洞神仙。上天只聞兜率好。人間獨有父皇家。我和你三人。受這等榮華富貴。更欲縻生。恰不是你。自作出來。今日受苦。自家知。蜂狂的子。見甚麼鬼。好好回宮。免教父母憂慮。公主聞言便答。

竹影掃堦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拱手回言答。奴心迷戀在園中。
樂因苦果人皆喜。苦因樂果絕人聞。
天堂有路無人往。地獄無門有人行。
姊姊招親如尊便。休管蜂狂下賤人。
奴願清貧成佛果。你貪快樂入紅塵。
更招駙馬添枷鎖。廣造三塗罪業深。
造罪之人還自受。閻王殿上沒人情。
陰司地獄令人怕。誓不將身伏侍人。

妙善答大姊曰。德生於清儉。福生於卑退。智者信受了明生死。我與姊姊。身同心不同。你自招夫戀貴。管我蜂狂則甚。奴奴願離恩割愛。一心行正道。大姊便罵曰。愚癡下賤。枉生伶俐。不依忠言勸諫。我知道你。有日要脫無門。受苦在後。二姊上前。再勸未知如何。

春回非干丹青力。自然柳綠與花紅。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音開言勸妙善。告言賢妹聽知聞。
從出宮門無消息。朝思暮想淚涔涔。
母親大姊特來勸。依言本分轉宮門。
奉爺孝母如天理。勝做無心真道人。
好好回宮招駙馬。同歸宮內好安身。
妙善見說心不喜。告言二姊聽緣因。
皇宮快樂非常久。夢中得寶未為真。
一旦無常音信至。此時追悔更何音。
大限到來無可抵。盡遭鬼使見陰君。
奴奴若是招駙馬。永沉永墮出無門。
姊姊招夫如尊便。奴趁青春做道人。
天堂有路終須去。無心戀著轉宮門。

妙善答二姊曰。蟾蜍無返照之光。玉兔無伴月之意。妹子探盡龍宮海藏。眾義皆詮。天堂地府兩相交。任君欲向那方走。天堂路上是我行。地府牢中是你住。妙音聽得妙善之言。面無正色。既不順情。與我無干。任從汝便母子三人。勸他不轉。只得隱忍回宮奏上父皇。妙善心如鐵石。實難挽回。他的言語並無半點滲漏。安心如泰山。立志如大海。父皇曰。必是妖精。無法可治。遂即登殿。集諸大臣文武兩班。選擇賢人。先為妙書妙音二公主。招取駙馬。朝臣奉旨。便開文武試場。招賢納士。

春月秋花無限意。不妨閑聽鷓鴣啼。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此時皇帝昇金殿。宣傳下召諸臣。
朕因妙善心邪見。不順招夫做道人。
禁在後宮花園內。冷宮亭內做囚人。
今為二女招駙馬。先招駙馬早成親。
朝臣朱紫欽奉旨。高結綵樓一時成。
街坊市戶排香案。風流子弟往來頻。
選得才人能文武。繡球拋下配成親。
駙馬捧毬登金殿。皇親國戚盡迎。
畫燭高堂光耀日。二人公主出宮門。
笙簫鼓笛齊相和。銅鑼饒鈸應天鳴。
雙雙左右躬身立。深深八拜謝皇恩。
滿朝拜罷歸宮內。洞房花燭結成親。

皇帝一日登殿。傳宣正宮皇后。休說妙書妙音。且論第三。癡頑的女兒。不覺已經半載。並無音信。未知如何。著令宮娥女。汝若勸得他。轉意回宮。重賞你們。宮娥奉旨。不敢久停。急去如雲。見三公主。下淚汪汪。公主微微暗笑。問諸女。何緣到此揮淚。女曰。奴等今朝欽遵帝命。特宣公主。速回宮。招取駙馬。

白露下田千點雪。黃鶯上樹一枝金。
  南無觀世音菩薩
宮娥奉旨如雲去。飛風竟往後園中。
慌忙一見三公主。齊齊下拜淚淋淋。
奴等在宮長煩惱。並無音信到宮門。
公主容顏加妙相。如花似錦貌精神。
煩請公主歸宮內。奉父皇后見諸親。
正好回宮招駙馬。不須做甚出家人。

公主曰。吾得證無上正覺。能圓成。百億化身。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淨土天宮。想念隨身。能化群品。得到這般時節。便回宮去。女曰。既然如是。在此修行。不當隱修。公主曰。因言告知。吾欲往汝州龍樹縣白雀寺。有五百尼僧。精進行道。煩汝等。與我啟奏父皇。皇后。嬌娥領命回奏。父皇曰。待他自去到好。正是因風吹火。用力不多。先傳密旨。與那尼僧。好生說化。勸他回來。如若勸他不回。重罪不恕。兵火燒滅。

虛名萬事波上雪。百年幻影露成冰。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傳花園內。園中公主未知聞。
女官宣傳皇旨。恁從妙善去修行。
公主聞言心歡悅。低頭合掌謝神明。
不擇日時忙便去。開懷歡喜出園門。
世間黃金何足貴。一身安樂值錢多。
錦繡羅衣都不願。蔴衣素服便登程。
合宮眷屬齊相送。看看送出大朝門。
公主朝殿深八拜。願皇萬歲坐朝廷。
八拜國后同天壽。四拜二姊奉雙親。
滿朝眷屬都別罷。轉身移步出朝門。

合朝文武官員。送公主出午門外。把絹帛圍繞花街。臣聞古書雲。孝行為先。奉親事大背雙親出家。是何道理。修何行奉何佛。只消在宮中。孝皇順后。廣讀詩書。自然通曉。合招駙馬。大當然。凡為人者。衣食為根本。喫些酒肉有何妨。穿些綾羅錦繡得何罪。古人有不出門。而能知天下事者。有一舉成名而天下知者。有蓋世文章。以為帝皇師者。終不然都是出家奉佛者乎。有此忠孝名揚後世。何須出頭露面。被人談笑。防人議論。臣等有罪。愚不諫賢。萬望公主。轉意回宮。只要言行相扶。孝義忠信便了。 好個絕學無為子。掘地無端要覔天。

  南無觀世音菩薩

合朝朝臣勸公主。且回宮中奉雙親。 不順父母人倫絕。萬世移名忤逆人。 臣等今朝勸不轉。辭官納印出皇城。 公主當時回言答。卿等今且聽緣因。 有勞好言來勸諫。夢中說夢了無真。 任君名傳於四海。難免輪迴生死門。 博學強記聰明士。聰明反被喪身心。 文章蓋世成何用。名枷利鎖枉徒然。 不出門知天下事。家中性寶失無尋。 一舉成名如花綻。人崩花謝總成空。 雖然名揚於後世。魂靈未必得超昇。 世上萬般皆下品。惟獨禪門學道真。 公主曰。誑人千個易。自行一身難。奴今切思成必有壊生必有死。嘆日月如梭。光陰能幾。時不待人。少壯必衰。萬物無常。無計可施。昔古聖人。有超生脫死之方。有見性成佛之法。三世諸佛。皆是父母所生。個個知文達理。不說在家孝順。而能成道。萬聖千賢。人人離恩割愛。方成法器。古聖尚然如此。何況我乎。凡修心者。一塵不染。如皎月澄虛。但信自心是佛。當來必定成佛。乃琴棋書畫。名利能所。衣紫腰金。高堂大廈。妻子眷屬。象馬七珍。酒海肉山。萬般快樂。皆是世間之富貴。一旦命終。眼光落地。魂陰司。精神受苦。死屍甚好棺墩厚葬。春秋享祭。表陽上孝心而已。與死者無干。重添罪苦。廣造三塗業緣。汝等眾官不信。罪福輪迴。果報皆有死患一節。且道生從何來。死向何去。會縻既不知此意。盡是夢中之官也。毀汝則。讚汝則喜。重富貴如金玉。輕貧賤如糞土。見人有德則煩惱。見人有過則歡喜。汝好心何在。口平心不平。言清行不清。知書不知禮。非君子之道也。

大寂定門無肯語。口縫纔開落三乘。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苦口將言說。卿等今且聽緣因。
不知生死輪迴事。夢中花哄度光陰。
今日不知明日事。人爭閑氣一塲空。
世間雖有皇宮貴。那得山童自在眠。
滿朝朝官無言答。不言不語沒精神。
枉使好言勸公主。任君苦勸不回宮。
朝臣自此相離別。回朝奏上聖明君。
公主竟自登程去。看看離了本京城。
合國親人皆下淚。滿朝骨肉痛傷情。
街坊市戶人稱讚。難得公主道心人。
逢山遇晚山中歇。遇橋橋畔暫安身。
在路行程都休說。看看來到汝州城。
花街柳巷無心看。一心只顧望前程。
汝州僧尼來迎接。人人盡讚道心人。
嫡親三公主。發願修行到本城。
白雀禪寺相將近。躬身舉步入三門。
鐘鼓樓上鳴鐘鼓。鐘鳴鼓應天聞。
迎接公主聖殿。上香祝讚禮三尊。
一拜紫金為本相。二拜僧尼五百人。
滿寺僧尼皆稱讚。道言公主不凡人。
悟性講理盡通曉。觀其動靜再來人。
必是聖賢重出世。賽過三門一寺僧。

公主入寺燒香。禮拜而退。次第參禮大眾。後乃知客。引公主到方丈行禮。茶罷。住持開言問曰。賢是國家金枝玉葉。荒山盡是庶民女子為僧。同房共住。不當穩便。公主答曰。學道在心。豈分貴賤。主持問云。公主莫不是星辰反亂。心不由己。不順父皇。假名出家。特來見僧之過縻。毀佛謗法。正是你這等惡人也。如何不在宮中招取駙馬。且受盡世風光快樂。也不枉過了青春。萬事了當。豈不妙哉。老僧這裡穿破納。喫薄粥。寂寞淒涼。冷清清的。有何德處。公主曰。喫粥心清爽。寂寞寤寐安。久聞寶山。原有五百尼僧。盡是官宦富貴之家。聰明智慧之女。知因識果。端嚴洒落。少年娘子出家。老師若能盡教他們還俗嫁人。奴奴也回宮去。住持見說無言可答。

點鐵成金變則易。推山壓倒是非門。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當時回言答。主持和尚聽緣因。
入寺指望同修道。今日全無法眷親。
在宮遠聞消息好。緣何盡是夢中人。
問君出家為甚事。雖搭袈裟未是僧。
奴因生死來此處。不愛皇宮入寺門。
尼僧此時回言答。不是為僧不志誠。
奉汝父皇親密旨。勸令公主轉回宮。
公主回朝僧無罪。若不回宮滅寺門。
公主自甘遭磨難。累及我等為何因。
公主聞言微微笑。始識尼僧道未明。
若是空門真釋子。為法何曾惜幻身。
任從皇帝來燒滅。定數當然宿有因。
生必有死成必壞。有興有廢不由人。
燒滅任皇來燒滅。百歲須當入死門。

住持聞言。面無正色。告言公主。汝之見識。不合天理。終不然為公主一人。累及我等五百尼僧。同你受苦不曾。老僧住院三十餘年。未嘗有半點橫事。來入山門。公主與父皇鬥氣。與我山門有甚相干。公主聞言。微微笑曰。自古道。僧有六和五德。乃是僧家之道行也。和尚智窄見識淺簿。身雖出家。心不染道。未知古聖之行。有捨身餧虎者。有割肉飼鷹者。有燃身為炬者。有捨頭目髓腦肢節手足者。有捨全身求半偈者。但捨身心。證無上道。汝惜身養命。貪戀未除。如此修行。名未成道若能損己利人。是僧家之本行也。如利己傷人。非釋子之禮也。如今未來燒寺。先自恓惶。想你實無達道之心。住持和尚。聞說此言。嘆氣連聲苦哉。苦哉。禍從天上來。虛空須感應。遂昇法堂。與眾僧共議。未知如何

曇華發焰金心露。風送清香不等閑。
  南無觀世音菩薩
住持和尚昇法座。法堂鐘鼓一齊鳴。
兩廊眾僧臨法會。獅子座上說緣因。
老僧住院三十載。雲水相逢勝如親。
誰想國皇三公主。也來假做出家人。
為此普告諸大眾。將何計策可評論。
座下眾僧回言答。堂頭和尚願開恩。
好好勸他勸不轉。便將辛苦告知聞。
和尚聽從呼妙善。聰明公主聽緣因。
莫道出家多快樂。住持方知有苦辛。
不問金枝并玉葉。那管皇親及國親。
須要捨身如奴婢。低頭下拜奉諸僧。
莫怪老僧來驅遣。也無閑飯養人。
與我廚中粗作用。每日供齋五百僧。
出門三里挑泉水。擔柴十里別無人。
淘米洗碗并擇菜。廚中辦事要辛勤。
碓坊磨所無人替。搬湯送水轉如雲。
懶惰遲延無別話。竹篦禪杖不容情。
若有一點違情處。趕出不許入三門。

住持和尚曰。莫道出家清閑自在。老僧門下。不分貴賤。皆當受我這裡差使。便去廚中辦事。教行則行。教住則住。小心勤緊。運水搬柴。淘米擇菜。洗碗盪盞。支菜直菓。燒香換水。打掃鋪陳。插花掛綵。鳴鐘擊鼓。接待雲水。諸般盡是你一身自辦。如有一些不中。大的是禪杖。小的是竹箆。一頓打出山門。這等事體。預先告知。任從尊便。可行則行。公主答曰。甘心自受。盡行不妨。和尚說此事已。隨即下座。

丹鳳朝陽梧桐下。宿食終不與雞同。
  南無觀世音菩薩
住持下座乘轎去。現身羅漢福田僧。
合寺僧尼迎寺主。送歸方丈各抽身。
公主獨人廚中去。並無推辭怕苦辛。
火頭行者來迎接。一甌茶罷共談論。
萬事交割與公主。小心勤緊莫辭辛。
公主情願甘心受。伏侍僧尼五百人。
不論晨昏并晝夜。不恨更長滴漏深。
為因生死甘心受。願脫根塵苦幻身。
日間造供并踏碓。夜間挨磨上香燈。
接待往來雲水眾。一體相看本寺僧。
在此勞碌多辛苦。全身憔悴不成人。
願成佛果超三界。任從口內出烟塵。
不怨父母僧尼眾。恨自前生作孽深。

到此終無番悔意。常生歡喜不生。 公主入廚中。去粗細作務。盡是一身自辦。如此勞碌。身體懈倦。口生烟塵。且無怨恨之心。常生歡喜之意。每告上蒼。天須感應。施奴法力。捨身於此。供給眾僧。若得果證菩提。不負天恩。願垂證鑒。

雲在嶺頭閑不徹。水流澗下太茫生。
  南無觀世音菩薩
上天玉帝遙觀見。莊皇女子受艱辛。
當時便傳天旨。天符牒下六丁神。
先差東海龍歸寺。藏身桶內入廚中。
滴水落地金鱗現。捲作龍潭數丈深。
遠井忽然焦枯竭。化作清泉在寺門。
泉水清滿清見底。在挑擔終滿平。
百獸啣柴來滿寺。千禽送菜似雲。
六丁六甲修齋供。諸般作務是天神。
仙人換水鋪薦蓆。城隍土地上香燈。
天龍八部來供給。聖僧菩薩往來頻。
並不干涉公主事。廚中端坐不移身。
此時公主心歡喜。算來學道不虧人。

公主在廚中。道心堅固。感竈龍神。善奏天庭。上帝聞奏大喜。敕傳中界。三官五岳。撥差龍神八部。著令六甲六丁。速去白雀寺內。代公主之勞。又差東海老龍。在廚中開井。又令各山走獸。處。飛禽送菜。諸般作務。盡是天神地祇。公主坦然自在。合寺僧尼。盡皆驚訝。不敢隱藏。眾僧曰。戒口莫談他短。戒身莫隨惡伴。機不密。禍先發。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恐有累及不便。速急差人。啟奏朝廷。

暗去明來風不盡。始終不教墮中邊。
  南無觀世音菩薩
能事老僧差三個。背揵黃袱便登程。
不分日夜如雲去。竟往京都見帝君。
途中跋涉都休說。看看去進大都城。
身披袈裟頭頂露。懷香上表進言文。
自從公主降寺內。任憑苦勸不回宮。
臣僧今當該萬死。聖明皇帝赦微臣。
苦勸公主渾不聽。罰去廚中伏侍人。
罰他辛苦回心轉。誰知妙法動神明。
他在廚中端然坐。天龍八部轉如雲。
三界神祇如奴俾。戒神五百總隨身。
八洞神仙迎茶菓。丙丁童子上香燈。
洒掃鋪排懸旛綵。總是伽藍土地神。
晨昏鐘鼓無人擊。暮鼓晨鐘自然鳴。
自古本山無井水。龍捲龍潭在寺門。
走獸啣柴來滿寺。飛禽送菜似雲臨。
碓磨盡是幽冥替。修齋悉是六丁神。
臣僧不敢容藏。特來啟奏我皇聞。
尼僧啟奏情已。再聽莊皇怒生情。

皇帝早朝。乃見尼僧三人進奏。表章一道。序班鳴贊。展開宣讀。皇帝聞言大怒。喝令左右拿問。當時有旨。著他勸息這廝回宮。今朝反來這等鬼怪妖言。立召統兵。朱葉二侯。火速選起馬。急往汝州。白雀禪寺。團團圍住。寺門放火。掘地成池。莫存踪跡。武官奉旨。應聲如雷。叩頭出朝。擂鼓鳴鑼。聚集兵將。動乾坤。經往汝州。燒寺滅僧。

任他浮雲飛片雪。一輪皎月印千江。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武官奉旨來燒寺。領兵起馬動乾坤。
路上行程都莫說。看看去到汝州城。
汝州百姓來驚訝。滿城兵馬為何因。
白雀禪寺相將近。軍兵圍繞不通風。
武官開宣皇旨。火鎗火箭急如雲。
滿寺尼僧并公主。盡皆燒滅不留存。
走透一人無條赦。九簇先誅後滅門。
軍兵奉旨加勇猛。呼風放火不容情。
公主此時心煩惱。合寺受苦為奴身。
奴因誓願為佛子。堅心學道別無因。
今被父皇生惡意。放火焚燒滅寺門。
弟子自合遭王難。可惜尼僧法眷親。
我佛慈悲開慧眼。施奴法力救僧人。
免得本山兵火難。後來不敢負深恩。

公主一見火起四方八面。烟佈乾坤。滿寺僧尼啼號哭泣。叫苦埋。公主當時虔誠禱告三世諸佛。含悲白靈山教主。四生慈父。萬德世尊。累劫修心。六年證道。妙相端嚴。具足神通。我佛慈恩。過於父母。滿大地人。如一子。想弟子是莊皇之女。好樂佛法。乍入山門。隨眾行道。因父召不回宮。故來燒寺。望賜慈悲。證明祈禱。有求皆應。無願不從。我是莊皇之女。你是輪皇之子。你離玉殿。我厭皇宮。你往雪山修道。我奔白雀出家。你是我家之兄。我是你家之妹。普救世之苦。不除卻小妹之難。抽下竹釵。口中刺血。含血一口。向空一噴。不知有何感應。

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碍白雲飛。
  南無觀世音菩薩
滿寺僧尼哀哀哭。埋冤叫屈恨聲頻。
仰面上天天無路。回頭入地地無門。
眾僧哭倒無魂魄。並無半個有精神。
公主哀訴空中佛。佛須感應救生靈。
含血向空噴一口。即時發起滿天紅。
青烟化作烏雲起。血成紅雨落如傾。
佛殿鐘樓無損壞。全然不動半分毫。
此時尼僧都歡喜。方知公主不凡人。
軍兵見了齊開口。道言公主是妖精。
回兵轉馬歸京去。從頭逐一奏朝廷。

皇帝升殿。乃見原差軍兵隨班。共奏。皇帝問曰。卿等何為返而太速。武侯隨即便奏。臣啟萬歲。未審公主。有何法術。初下火時。烟佈大地。砲聲震烈。目不能覩。耳聞棘摑。啼哭之聲。忽然天降紅雨。火息烟滅。雲收雨散。皓日當空。寺無損傷。臣不敢不奏。皇帝聞言。怒氣衝天。挺立龍床。喝罵如雷。必是妖精。速急多差兵將。枷杻押赴法場。照樣遲。示眾除滅患害。免後累。殿前武士奉。風火驛傳。去拏公主。好是鷹拏燕雀。水底火發。當時正宮皇后。聞知此事。心膽消烊。連忙直入殿上。號啼悲泣。越班啟奏。

半夜嶺頭風月靜。一聲高樹老猿啼。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后嚇得心膽碎。徨叫屈哭聲悲。
徑入前殿開言奏。我皇息怒聽言文。
臣妾自知甘坐罪。母子情深不忌
妾今擅自登金殿。大赦寛弘恕罪人。
榮妻蔭子傳古典。酷刑盡法壞聲名。
猛虎雖凶常愛子。聖君豈有不容情。

皇后啟奏曰。妾蒙聖恩。平日眷屬之厚。今朝托契。不顧身命。徑造大殿。乞賜赦罪。所有小女兒。無禮得罪於駕前。臣妾撰一計。煩我皇。如有便道之所。立創綵樓。妾同六宮二女。駙馬百官。往彼樓上。百般歌樂飲宴。却拏妙善。從綵樓下。而過。他見如此富貴。或有轉心之意。免見骨肉生離。未知聖意如何。皇帝准奏。便傳聖旨。下朝官。速去南城外。高結綵樓。三處排設。祭筵六所。朝臣欽旨。便蓋綵樓。霎時圓成。

纔知鶴立松梢意。便識魚遊水底天。
  南無觀世音菩薩
披星月皇登殿。宣傳下眾朝臣。
速結綵樓南城外。急排祭奠祭生魂。
朝臣欽旨離金殿。豎樓掛綵一時成。
武將催兵如風火。如龍似虎不容情。
捉住公主無別話。剝下衣裙赤體身。
先把長枷枷頸上。又添鐵索掛銅鈴。
雙手反縛雙腳鐲。全身都掛紙錢銀。
枷令插旗書大字。逆父忤母極刑人。
牽行押解如雲走。鎗刀前後緊隨身。
軍兵喝聲忙趲路。一鑼一鼓好驚人。
軍兵開言勸公主。順帝招親免禍根。
公主當時回言答。先鋒今且聽緣因。
寧自捨身刀下死。決不將身去嫁人。
看看押來樓下過。合宮齊見痛傷情。
街坊市戶燒錢馬。千家萬戶哭聲頻。
滿宮眷屬并文武。盡來祭奠送人人。
上湯進食鳴琴樂。焚香下拜動哀聲。
三奠酒罷燒錢馬。尊魂享鑒聽宣文。

香山簡集卷上終

民國二十年八月 本房弟子藕香老師太重刻

觀世音菩薩本行經簡集卷下[编辑]

維眾等至此。恭肅站聽。首者出位。跪讀祭文。

興林妙莊。三十六年。歲次甲申。七月朔越。十五日乙巳日。國親臣等謹以清酌之禮。美饌之儀。敢昭祭於。

妙善公主。痛念公主。淚落汪汪。有量吞空。無心印月。行超今古。功越太虛。星移斗轉。物換人飛。為證無生。不順父命。青春正當。花綻遭風。香然雲沉。燭明光隱。強離金闕。逼赴黃泉。命速西光。形同朝露。臣等無以敬別。聊表寸忱。奉送雲程。霑供儀。嗚呼哀哉。伏惟饗。

讀已俯伏。叩首稱云大悲觀世音菩薩數聲。就位伸偈。鳴尺云。

個中不勞懸寂鏡。到頭天曉自然明。
  南無阿彌陀佛
祭奠告圓皆下淚。滿城啼哭痛傷情。
公主坦然無憂慮。歡歡喜喜往前行。
公主開言問左右。哭聲樂響為何因。
軍兵隨即回言答。告言公主聽知聞。
前面滿街排祭奠。盡是朝廷內宮人。
樂音祭奠齊相送。燒香化紙哭聲頻。
可憐公主當年少。法場斬死見陰君。
今日不知明日事。為此安排祭汝魂。

公主被武士擒來。青絲細髮。結在枷稍之上。白玉容顏。影在紙錢之裏。油墨塗面。赤體無衣。兩腳鐵鐲。雙手蔴繩。軍兵圍繞。刀鎗紛然。一鑼一鼓。解從綵樓下而過。乃見披蔴服的人無數。盡來祭奠燒香化紙。公主遂問軍兵。前面為甚事。如此苦樂之聲。軍兵回言。因祭奠送公主。早歸泉路。故此動樂舉哀。

靜聽松風響翠淘。閑觀山花似錦開。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見說微微笑。可笑君皇舞弄人
國令合天天心合。誰敢含冤訴不平
三千條律通天下。犯法違條不認親
國寶代代傳賢士。古今皇法治乾坤
合天行化明天子。自然萬姓眾欽尊
君不重而臣不重。空教四海外傳名
往古來今嘗未有。安排祭奠掩主人
觀看世人皆悲淚。奴心安靜似水平

皇后在綵樓上。遙見妙善。一聲哭死在樓。良久喚醒。嬌娥女。扶下樓臺。勸三公主。

黃金殿上珠簾捲。碧玉階前杜宇啼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后下樓雙流淚。哀哀動哭淚涔涔。
滿朝文武齊下淚。合宮眷屬哭聲頻。
皇后含淚開言說。我兒何故做囚人。
今日好好回心轉。免傷性命過刀砧。
當初養兒防身老。誰知今日一空。
十月懷躭徒勞力。三年乳哺不成功。
見兒長大心歡喜。全靠養老送歸終。
捨卻養育慈悲重。由你千修道不通。
今被父皇多磨難。教娘苦屈訴無門。
見說差兵來捉。如刀割腹取心肝。
再不順情招駙馬。青鋒劍下見陰君。
依言本分回宮內。留條草命再為人。

皇后哭罷停哀。問妙善曰。我那聰明女兒。不思父母恩心重。憐憫無歇時。起坐心逐。遠近意相隨。母年一百歲。常憂八十兒。若知恩愛斷。命盡始分離。你在宮中。順父招夫。有何不可。如今拖枷帶鎖。出身露體。插旗號令。軍兵管押。一鑼一鼓。勝如強盜劫賊。惶恐累世。將何面目。來見諸親。目下再不順情。你命當歸泉路。老身不免討死。好好回心。面奏父皇。赦你回宮。便招駙馬。

山前馬繫普光殿。門外牛纜正覺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當時將言答。母親今且聽緣因。
不是女兒無忠孝。為因生死逆雙親。
甘捨一番刀下死。高超萬劫出苦輪。
不戀皇宮多富貴。情願要入涅槃門。
憑他刀箭分幻身。本性圓明總難分。
從父千般行嚴令。一心不願轉宮門。
假饒留得奴殘命。見人惶恐怎安身。
母子恩情今日斷。他生來世再相逢。

公主答母親曰。奴聞古經云。有愛則生。愛盡則滅。嘆世人個個貪生。人人怕死。一旦無常。魂歸地府。鬼王之所。將何釋業。生世虛假。如花之上露。水面浮漚。似飛塵倚草。夫妻乃是冤家。兒女猶如業債。奴勸母親。死苦難免。莫教蹉過。早辦前程。總有孝子順孫。豈能代得無常。若肯捨身行道。必證佛果菩提。奴今不願歸宮。招甚駙馬。妙書。妙音。見母親勸他不醒。二公主齊下樓臺。苦勸妹子。

雪裏梅花霜夜月。可憐同色不同觀。
  南無觀世音菩薩
二人姊姊哀哀哭。哭聲妹子不成人。
手扯羅裙揩珠淚。告言賢妹早回心。
好好回宮招駙馬。免得肉體過刀站。
死後豈能重再活。蜂狂討死不知因。
命在須臾還不怕。千般巧語答如雲。
孝子賢妻名標史。莫學尼僧下賤人。
截斷人倫無忠孝。陰陽大禮永埋沉。
依言本分招駙馬。留條殘命奉雙親。

兩人姊姊。哀哀痛哭。淚流滿腮。哽咽開言。問妙善曰。賢妹為因甚事。迷心狂妄。露此一醜陋。連累我等。羞慚惶恐。目下再不順情。你命無存。妙善聞言便答姊姊。各請尊便。何勞掛懷。生死分定。有甚麼惶恐。世人個個貪生。惟有奴奴願死。煩姊姊穩便歸宮。不必多言苦勸。

一語當機明萬法。蚯蚓鑽泥龍上天。
  南無觀世音菩薩
雲騰晴時隱山腳。水流何曾見回頭。
二人姊姊勸不轉。回朝奏上父皇聞。
妙善捨身甘自死。無心再活轉宮門。
處處官員排祭奠。看看延緩到黃昏。
此夜皇后無計較。回宮不語自評論。
殿前下如風火。再宣公主問緣因。
軍兵奉旨忙便轉。送還公主進朝門。
拖枷帶鎖回內苑。銅鈴鐵索響驚人。
女官押入歸宮內。冷宮裡面受孤燈。
皇后嬪妃哀哀哭。六宮眷屬痛傷情。

當夜皇后。即令六宮嬪妃。十二院主。你每人須將。好的甜言軟語。勸那廝回心轉意。多重賞你。人皆奉命。徑往後宮。勸三公主。

春花秋菊各自香。兩條大路任君行。
  南無觀世音菩薩
嬪妃拜勸三公主。齊聲動哭震皇宮。
含珠帶淚開言說。牽枷扶鎖告知聞。
養兒防老終身時。親近雙親勝修真。
憶惜那日相離別。朝思暮想痛傷情。
特勸公主招駙馬。免將肉體過刀砧。
走獸飛禽皆成對。為人豈可不成親。
莫學敗家貧釋子。將身自賤被人輕。
年少修行非奇特。老來學道始聞名。

宮娥去見公主。披頭散髮。身掛紙錢。長枷鎖杻手。墨塗面。如像鬼囚。人皆見之。不由人不下淚。哭罷含悲。告言公主。青春十九。如日東昇。似花始開。如燈初明。似寶方現。怎把自己美貌花容賤如糞土。今晚依奴奴等。乘此時節。因禍至福。招取駙馬。

雨過山前花增色。風吹水面波自生。
  南無觀世音菩薩
好言好語齊相勸。勸三公主早回心。
山青水綠還依舊。怎把新人換舊人。
公主若不招駙馬。沉埋忠孝絕人倫。
百歲三萬六千日。年少風光有幾時。
不願招親欺天罪。懷心不善攪朝廷。
苦勸公主回心轉。依舊本分做宮人。

宮娥勸曰。少年女子。修甚麼行。且待七十八歲。耳聾眼花。腰跎背曲。行須柱杖。坐用人扶。萬事不能生理。那時奉佛持齋。也未是遲。特勸公主。仍前整頓。舊日鑾駕。臥向龍床。簪冠帶釵。著錦衣紫。嬌娥捧擁。女跟隨。勝如做個道人也。且在宮中。招親快樂。又見忠孝兩全。願世和情。如若死後。多做些功德。廣排些祭筵。造好墳塋。親子親孫。可不奉祀家廟春秋。遠近忌日。豈無祭掃之禮。那見你去。成個什麼佛道。都是徒然。

未明有說皆成謗。明了無言亦不容。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當時回言答。高明賢位聽知
汝說老來堪學道。無常不問少年人。
金銀珠翠骷骨。錦綉羅衣裹臭膿。
三寸氣斷如夢去。死後膨脹爛堆蟲。
世上功名成何事。眼光落地杳冥冥。
好妻好子同林鳥。九泉路上不相逢。
生前不修空惆悵。死後虛設信難通。
金棺銀墎埋青草。春秋祭掃表凡情。
人人要作千年調。個個貪謀百歲齡。
可憐世人心不足。一旦無常萬事休。
骷髏內有真佛性。骷髏終不嫁骷髏。
今朝識破骷髏殼。放去收來得自由。

公主曰。大海可竭。泰山可崩。道心進而不可退也。目今正是為法忘軀時至。豈有貪戀恐懼之心。終不然身不死。永在世間。願求快死。髙超三界。免迴六道。凡為人者。天生最靈。迷號眾生。悟則成佛。但捨身心。皆成佛果。反招一人。被他拘束。是何見識。汝等皆有死患一節。那時無人可托。無處可隱。須是及早自修自度。方免地獄之苦。嬪妃聞言。默而不語。恬然而退。

金風纔動玉露涼。桂花獨占一天香。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當時將言說。青春正好辦前程。
宮中快樂籠中鳥。朝中貴網中魚。
世上萬般皆似夢。吾願修行學道真。
嬌娥女無言答。不言不語轉宮門。
經登殿前從實奏。我皇聖耳願知聞。
公主心堅如鐵石。好語忠言耳邊風。
父皇聞奏心煩惱。無法可治怎生論。
朕當親自歸內苑。勸令妙善便招人。

父皇曰。含珠不吐。誰知是寶。如鐘鼓在樓。不擊不鳴。古書云。父慈子孝。緣父不慈。故子不孝。父子之道。原有反復之禮。朕當親詣面說。告本宗家廟。願祖宗陰力。今晚速要。令他回心轉意。招親侍奉。

任他野吼如雷。窟中獅子睡正濃。
  南無觀世音菩薩
水中撈月空費力。刻舟就劍終成空。
此夜皇帝遊內苑。入於妙善冷宮中。
父皇親臨開金口。叫聲妙善我兒身。
不遵父命當受罪。極刑重罪做囚人。
父皇兩眼如珠淚。心酸哽咽痛傷情。
不因二姊回家說。今朝那得轉宮門。
少年若不招駙馬。蹉過青春錯用心。
不知夫婦情懷事。枉在人間甚人。
今晚好好回心轉。免將性命見陰君。
如今強性還不改。一刀兩命歸陰。

父皇曰。慈母恩如地。嚴父配於天。不從父嚴訓。何異畜禽獸。你且聽姊姊宮中。因順父招親。如今百般快樂。少甚麼神仙受用。你今晚拖枷帶鎖。為甚麼而來。正是快活不肯受。情願做囚人。世間最好的。無過夫婦之情。共枕連衾。愛重如山。恩深似海。你心何見。不遵古訓。小的子。妙善聞言便答。父皇爺爺。昏迷不覺。邪心熾盛。非是有道君皇。爺爺作萬民之皇。一國之主。不能治家。焉能治國。若是天子。有道人皇。焉肯半夜三更。父入子宮。勸女兒嫁人。四海聞之。是何道理。

馬又不成驢不是。當頭一著得人憎。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善當時忙便答。我皇聖耳願知聞。
百歲光陰如彈石。區區迷戀為何因。
可信白日迷途客。千呼萬喚不回頭。
飛禽走獸皆愁死。為人豈可不知機。
草木無情知時節。人將老死替無人。
造善造惡從心造。成賢成聖亦心成。
一棚傀儡觀不足。可憐終有散時。
國正自然天心順。真明天子有忠臣。
父入子宮何道理。半夜三更勸嫁人。
真實有令行朝典。速差監斬莫容情。
違條犯法甘心死。宣傳再轉為何因。
奴今願父刀下死。誓不將身侍人。

公主曰。寧可須彌山粉碎。大千世界平沉。教奴招夫。此事莫提。皇怒曰。不識抬舉。教你招夫。為帝。誠實向上。絕妙好事。思想你的言語。無空生有。如龜毛兔角。水中之月。鏡中之形。都是虛詐。公主曰。虛的是實。實的是虛。悟者方知。皇曰。你是春花嫩草。怎耐大雪冰霜。公主曰。花葉榮枯。根源不昧。皇曰。論你形容嬌細。焉百煉鉗鎚。公主曰。幻殼非堅。真性不壞。皇曰。這廝。縱然汝身似鐵。難當刑法如爐。公主曰。出鑛真金火無傷。神龍入海水不鹹。父皇嚴令既行。諸侯遵道。雞唱五更。君子拱聽。又云。太陽門下無星月。天子殿前無貧兒。父皇不能治家。焉能治國。恰是大蟲裹紙帽。好笑又驚人。女兒身心。各有所見。苦苦威逼招人。著甚來由。父皇聞言。咬牙反目。嘆氣如雲。怒聲似雷。奔登前殿。坐守天明。斬那鐵心肝的逆子。言不懼死的精靈。

爐中翻身淨。鬼面人頭怎奈何。
  南無觀世音菩薩
父皇聞言心大怒。面如土色氣如雲。
忿怒含歸前殿。可怪妖精惱殺人。
坐守五更朝馬動。斬令下急如雲。
若不早除為患害。停囚長志亂乾坤。
今後有人來諫朕。先抄家眷滅諸親。
國令既嚴無人簡。任從公主赴幽冥。
三十三天皆震動。龍宮地府盡知聞。
佛眼遍觀知天下。法身全隱太虛中。
舒金色臂人不見。白玉毫光照罪人。
劊子將刀提在手。掙眉怒目咬牙
雙手著輝一劍。頂上毫光綻紫雲。
只道公主臨劍死。誰知自在笑顏容。
是軍是民皆歡喜。同聲同讚不凡人。
蒼天有眼空中保。儼然不損半毫分。
監官劊子心驚怕。果然公主是妖精。
立地回朝當殿奏。我皇赦罪聽緣因。
皇帝見奏龍顏怒。拍案高聲便轉
刀劍還除不得。這廝精靈惱殺人。

皇帝聞奏。頭抗耳。魂膽消烊。若是刀劍不能治他。果是精靈。當與朝臣共議。設法誅滅。以免後患。公主聞知。禱告虛空。容奴一死。免與父王鬥氣。惱亂心腸。天下萬姓不安。是奴之過也。發願未了。佛天感應。令他不知痛苦。如燈火滅。劊子便把弓。絞定咽喉。隨即氣斷。命終。當時山崩樹倒禽獸狂奔悲鳴。海乾河竭。龍魚無隱。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滿空駕雪。萬類成霜。海角天涯。本國他邦。聞知公主遭刑而死。個個悲哀。人人慟哭。

任使鐵輪非干已。定慧圓明樂自然。
  南無觀世音菩薩
莊王絞死三公主。哭動千千萬萬人。
皇后哭得肝斷。合宮眷屬痛傷情。
可憐公主當年少。滿朝文武淚涔涔。
天上天神皆悲泣。地下地祇盡傷心。
地動山搖驚人怕。街坊巷陌絕人行。
走獸飛禽惆悵苦。猿啼鳥叫哭聲頻。
監官因見公主死。喝令亂箭作泥塵。
箭箭須射心肝上。全身皮肉莫留存。
道言未了天昏暗。八方起霧滿天雲。
烏風猛暴天地動。鬼哭神嚎眾人驚。
見一猛獸花班虎。過頭三跳大驚人。
拖公主歸林去。立地回朝奏九重。

監官回朝。奏上君王。臣欽差。綁公主即赴法場絞死。欲令箭射馬踏。忽然天昏地暗。見一猛虎。將公主屍靈。拖入逝多林內而去。臣不敢不奏。皇帝聞言。龍顏大喜。朕心合天心。不忠不孝。合應除滅。皇問曰。何為逝多林。臣答云。是一片荒山官地。凡有死屍。無人埋葬者。盡拖於此處。與鳥餐獸食。皇曰。勞卿神力。解朕寛懷。

凡情脫落聖意真。如金出鑛月離雲。
  南無觀世音菩薩
休論莊王心大喜。且說公主赴幽冥。
靈光透出歸陰界。不顧幻體那邊存。
半陰半沉夢去。知是何處甚鄉村。
是何州縣奴不識。思量眼淚落紛紛。
弟子若有修行分。虛空感應指途程。
發願未了雙流淚。哀哀動哭告神明。
忽見童子多容貌。髻挽青螺兩垂鬢。
手執幢幡來引路。公主一見問緣因。
童子拱手深深拜。低頭軟語告知聞。
我是善青童子。奉王命特來迎。
善人須用童子請。惡人貫滿夜叉勾。
煩請公主歸陰府。冥陽殿上見陰君。

公主見說。不覺失驚。你是陰司之人。來我陽間則甚。童子曰。此處正是陰司。公主曰。我因何得到陰司。童子答曰。公主因不肯招親。卻被父王絞死。故到陰司。久聞公主。大慈大悲。道風高超。三司啟奏。十王喜見。普傳敕旨。特來迎請。不須驚怕。即便登程。公主始知。命歸泉路。

莫道生前無報應。誰知死後有分明。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方知歸陰府。恓惶兩淚落如傾。
杳杳冥冥知何處。沉沉路遠可傷情。
童子持旛來引路。自隨童子往前行。
先過鬼門關一座。鐵人見此也心酸。
阿鼻獄城高萬丈。鐵圍幽暗絕光明。
三司案前無私曲。十八獄主沒人情。
又見鐵床銅柱獄。刀山劍樹白如銀。
鑊湯爐炭驚人怕。寒冰鋸解怕殺人。
業鏡臺前親照出。絲毫罪犯不容情。
萬劫死生誰動念。百年身世獨傷神。
男女鬼囚無萬數。號啼哭泣如鵝鳴。
思量地獄千般苦。誰人免墮不經臨。
又到破錢山下過。枉死城中見尼僧。
埋冤叫屈來扯住。累及我早亡身。
汝出三界先度我。與君兩息別無因。
公主當時開言說。尼僧今且聽緣因。
自古有生還有死。只爭來早與來遲。
若要不經閻王手。須是真空大定人。

童子。引公主。過破錢山。枉死城中。撞見數個尼僧。一把扯住。高聲叫言。我等被你連累。屈死墮此。受苦無奈。公主曰。我和你昔日無讎。今日無冤。生死限定。數到形崩。善惡果報還自受。於我何干。尼僧曰。然如此。望師慈悲。救度超生。

迷時冥冥有六趣。悟後空空無去來。
  南無觀世音菩薩
回頭便是西方路。只要當人願力真。
公主當時頻發願。願度尼僧出苦輪。
弟子若能成正果。十方諸佛降幽冥。
發弘願已即感應。紅白蓮花開滿城。
地藏菩薩開言問。善哉公主為何因。
公主禮拜時便答。低頭合掌告慈尊。
多感我師親降赴。酆都界內現金身。
惟願尼僧離地獄。逍遙快樂往天廷。

公主發此願已。忽見光明洞耀。百樂齊鳴。酆都界內。純是紅白蓮花。閻王殿上俱現五色祥光。爾時地藏菩薩。坐摩尼寶座。放大白毫。照破地獄。夜叉拱手。獄卒叩頭。公主殷勤作禮。白言大師。弟子初出家時。所屬之寺。名曰白雀。因不順父命。故來燒滅。驚死數個尼僧。是弟子之過也。望師慈悲。救度生方。爾時地藏菩薩。聞是語已。即時引領尼僧。速歸淨土。

回頭便登菩提岸。不懼陰司鐵面郎。
  南無觀世音菩薩
地藏菩薩昇空去。尼僧足下便生雲。
此時公主加精進。便隨童子往前行。
酆都化作逍遙境。地獄變成快樂宮。
十八獄王齊迎接。三司案典盡相迎。
公主步登橋上。金鐘玉磬一齊鳴。
橋畔孟婆迎茶菓。三茶後越精神。
橋下罪人聲叫苦。是何州縣那鄉人。
監橋使者躬身答。盡是陽間作業人。
富貴只道長在世。瞞心昧己害良民。
不信陰陽欺天罪。造業如山罪不輕。
生前並無絲毫善。如今受苦悔無門。
死後別無功德力。未能得去見陰君。

公主親登橋上。觀看四面。有時聽得悲啼哭泣。有時聽得百樂天。遂問童子曰。何以哭樂之聲。童子答曰。樂者十王殿內之樂。哭者奈何橋下之哭。公主見說。玉手倚欄杆。慈眼觀橋下。果見男女鬼囚。千千萬萬。乃發願云。度盡鬼囚。方證菩提。作是念已。忽見五色蓮花開滿。橋下罪人見已。合掌歡喜。便登彼岸。拜謝而去。

一超直入如來地。天堂地獄總無干。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此是罪人超生去。奈化作寶蓮池。
監橋使者飛星奏。幽冥殿上說元因。
陽間有個莊皇女。名稱妙善不凡人。
佛部差來遊地府。願力無邊莫比喻。
親自遊從橋上過。度盡河中孽罪人。
閻王見奏龍顏悦。宣傳內苑出來迎。
公主慈光超陰界。鐵圍幽暗洞然明。
鑊湯變成功德水。刀山化作百花林。
全仗公主慈光照。獄中罪人盡超昇。
馬面夜叉皆歡喜。牛頭獄卒盡相迎。
有時聽德歌吟者。有時聽得樂聲頻。
未知此處何緣故。問言童子為何因。
童子躬身時便答。告言公主聽緣因。
歌吟鬼囚離苦趣。逍遙快樂往天廷。
面前便是閻王殿。閻王殿內樂聲頻。
公主見說心歡喜。將身經入正陽門。

公主與十王嬪妃。同酆都。是諸夜叉。盡化仙童玉女。一切地獄。皆成天堂聖境。十王大喜。請留供養。嚴潔道場。鋪陳法座。聞經受戒。出離酆都。公主允請。登臨寶座。教諸鬼眾。齊赴法壇。清淨三業。聽受五戒。五戒既受。永為佛子。汝等若能齋戒一日。勝積黃金三兩。後受清福一年。再能轉勸一人念佛者。勝造七層寶塔。是人命終之後。彌陀親自接迎。往生極樂。悟無生忍。我今普勸陰宰。總權冥府何日了。廉明治案幾時休。平等法中。起自他想。覺性圓明。證無上道。是諸王官。聞法語已。下諸司。普放鬼囚。皆來聞法。

卻來端坐閻王殿。有時獨立妙高峰。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此時公主登法座。聞經受戒得超生。
公主說法由未了。殿前擂鼓兩三通。
掌判陰官齊來奏。朝王八拜進言文。
自從公主陞法座。救盡酆都眾罪人。
勾來新鬼都放轉。善惡沉埋不能分。
若留公主長在此。閑卻三塗地獄門。

公主在酆都界內。登座說法。聽者無厭。忽然三塗大臣。十八獄官。共登幽冥殿上。啟奏十王曰。自從公主到此。不成陰府。諸般刑具。化作蓮花。一切罪鬼。悉放超生。自古有天堂。則有地獄。善惡果報。理合昭然。若無地獄。誰肯修善。臣等不敢不奏。伏望我王。早送公主。速轉還魂。閻王准奏。便傳旨。牒下諸司。送三公主。轉還人世。

閻王點頭暗會道。夜叉開口便知機。
  南無觀世音菩薩
閻王聞奏龍顏悅。宣召牒下急如雲。
諸司曹官登時到。幽冥殿上聽緣因。
閻王當時開言說。陰宰鬼判聽分明。
陽間有個莊王女。名稱妙善不凡人。
發願特來遊地府。救盡三塗眾罪人。
十八獄官前來奏。莫留公主在幽冥。
公主在此三七日。屍靈未審那邊存。
寡人宣卿別無事。送出公主轉還陽。

閻王曰。寡人宣卿。因無別事。將那生死簿來看。判官隨即。捧上文冊。王乃逐一細看。果見公主名姓。已在簿中。年至十九。合遊地府。差殿前鬼判。速排鸞駕。送三公主。各王嬪妃。同送公主。遇奈橋畔。引至屍所。各回宮殿。

無限浮雲風捲盡。一輪明月照乾坤。
  南無觀世音菩薩
宣完公主遊地府。再表還陽一情。
閻王敕差排鸞駕。一時起馬便登程。
幢旛寶蓋前引路。王妃王眷後隨身。
馬面牛頭齊相送。夜叉獄卒兩行迎。
送至奈何橋南岸。拜辭公主各回程。
公主此時歸陽界。仙童仙女轉幽冥。

公主上過金橋。往至前途。忽聞百鳥聲頻。又見大硃紅門。頂天立地關鎖自開。轟聲如雷。即時魄還魂。猶如半天拋下。頂帶弓。一時掙斷如夢覺醒。方知自身臥在林樹下。仔細沉吟。竟不知是何方所。心中恐怖。意裡恓惶。悲淚哽咽。兩淚如珠。哀哀慟哭。

死中得活事非常。密用還君別有長。
  南無觀世音菩薩
休說冥府陰司事。且說公主再還魂。
公主身臥林樹下。轉身移步骨酸疼。
抬頭舉目觀四面。見皇宮殿見皇城。
發願要出三界路。何期今日再還魂。
違條犯法甘心死。教奴那裡去安身。
無山可居行佛道。無林可隱辦前程。
太白金星親觀見。星飛如箭下凡來。
九霄雲內將身化。化作人間一老翁。
頭戴一頂逍遙帽。身穿一領皂羅袍。
手執一條過頭杖。胸中懷本百般經。
叉手近前開言問。少年娘子為何因。
公主將言時便答。先生今且聽緣因。

公主還魂。噓之間。顧瞻四方。乃見父王京城宮殿。如雪上加霜。似苦中添苦。自恨天濶地窄。思量無處安身。心悶惆悵。煩惱恓惶。哽咽憂愁。兩淚交流。往至前途見一座山。方闊平正。欲登山上。忽見有一公公。立於巖畔。開言叫聲。娘子何來。公主對曰。奴欲在此結修道。守過時光。先生曰。妙哉妙哉。娘子若在此山居住。小生與娘子。常在於其中。經行及坐臥。同氣與連枝。且喜不求而自至。天生一段好姻緣。我今與你。結成夫婦。合配陰陽。同修到老。豈不樂乎。公主聞言便答。先生言不合理。焉可其語哉。男女有別。草木無雙。修行若不斷恩愛。淫心未除。縱然得悟。名為淫悟。雖經百千劫。終不成佛道。先生含笑回言。吾非凡人也。乃是上天帝釋。因見公主至此修行。本山原有惡龍一條。其形長大。臭不可聞。出入驚人。不堪修道。吾今指汝。福德之地。惟有本國。惠州澄心縣。山號香山。今古隱仙之所。左邊獅子吼。右邊象聲。檀峯頂。滿目檀。紫竹林中。一概紫竹。不悞公主。安身養道。公主見說。躬身下拜。問彼緣由。

獨行獨步無拘束。得寬懷處且寬懷。
  南無觀世音菩薩
多感帝釋親降駕。將身出現下凡廷。
果實有個名山所。從頭逐一顧須聞。
先生拱手回言答。金枝玉葉聽緣因。
州號惠州澄心縣。山號香山天下聞。
白雲閒處名仙地。百花林內淨無塵。
那方萬姓更能善。並無半個不良人。
金寶在地無人拾。太平晝夜不關門。
無寒無暑常如此。有花有菓永長春。
伏願公主成正果。三界路上度生。
公主見說心歡喜。不分晝夜便登程。

公主見說。心地朗然。再問先生。到彼有多少路程。先生曰。路途非遙。止有三千餘里。公主曰。路程三千猶是可。腹中饑餓實難行。只恐力不自勝。在路延緩。先生曰。吾有長生休糧丸。可用一服。公主答言。止願成道。不願長生。先生便向衣袖中取出仙桃一個。大如金瓜。送與公主。此桃非是凡間之桃。是上界歡喜園中之桃。吃者。四時無。八節不渴。行路身輕。又無寒暑。公主拜謝。各往雲程。

碧天皎皎無雲障。清風朗月光新。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先生回宮朝金闕。辭別公主往天廷。
漸漸昇空登雲去。看看公主也登程。
獨行獨步無人伴。過一程時又一程。
弓鞋三寸難移步。登山涉水獨自行。
日間金烏為奴伴。夜間玉兔伴我身。
仰面看前前途遠。回頭顧後後無人。
在路行程多辛苦。胝生腳底痛傷心。
玉皇大帝親觀見。便傳令赴雷霆。
先差九天遊奕使。次牒香山土地神。
身變錦繡花斑虎。搖頭擺尾出山林。

上天玉帝。下香山土地。遊奕使者。扶侍公主。往至前途。此時公主。行路辛苦。身體懈倦。欲坐山下。忽見一猛獸。努目哮吪。驚天動地。仔細看之。乃是虎也。公主近前曰。吾是不孝之女。曾入陰司。再得還魂。如今欲往香山。隱身修道。自嘆宿緣淺薄。凡有所為。皆不稱意。今遇汝便將身濟汝之饑。任從飽餐。虎乃聞聲。蹲身如猿。便作人言。吾乃香山土地。奉上帝差。擁護公主。不須驚怕。任便乘騎。公主聞言。朝天拜謝。隨即坐虎背上。合眼須臾。便到香山。懸崖洞中。乃見群虎數千。咬木石。遮蓋四圍。山神土地。衛護八方。猿猴獻菓。百鳥含花。龍象參隨。神鬼欽奉。人天交接。兩得相見。自此公主。逍遙自在。對境心空。聞聲悟道。正是青松帶露。盡是真如。白雲載月。無非般若。往來者皆是諸佛菩薩。參禮者悉是羅漢聖僧。鳥飛兔走。不覺已經九載矣。

幻殼脫出如如在。方知不死生關。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高隱香山上。洞中春色異人間。
處處草木開花接。山山石吐香迎。
無數戒神常擁護。天龍八部盡隨參。
仙童仙女從天降。獻花獻菓下雲
六方六佛為眷屬。千賢萬聖作四鄰。
菩薩聖僧常為伴。雲遊四海往來親。
花紅柳綠經九載。道風高布十方聞。
白雀寺中消息斷。未知何日再相逢。

公主初登香山。靜坐岩室中。一塵不掛。深入禪定。不求諸聖。不昧己靈。不以聖凡情解而起分別。不以善惡境界而生愛厭。但屏一心。默默體究。自性相源。念茲在茲。便得全身輕安。睡魔無侵。偶聞猿啼谷鳴。神識自在。廓然頓脫。心法雙忘。名曰觀世音。始識有相身中無相身。光返照證圓通。公主曰。不是白雀寺中之因。焉有今日成正之果。舉心動念。天地皆知。

這番輕踏著。沉埋優缽一枝花。
  南無觀世音菩薩
公主方起心思忖。白雀土地便知聞。
莊皇已曾生惡意。放火焚燒滅寺門。
伽藍興雲上界。三天門下進言文。
獨奏莊皇前情事。叩頭伏地訴緣因。
三界上帝聞說奏。整冠扶帶笑聲頻。
便差值日天使者。傳令符命普天聞。
玉皇上帝開言說。滿天真宰顧知聞。
凡間有個興林主。風狂顛倒不知因。
毀佛滅法除僧道。合應監察召天神。
三十三天都發怒。並無一個肯容情。

玉帝符命。普召九天共議。莊皇無道。削除三寶。犯罪不可輕恕。敕差瘟部。行病使者。送病與妙莊皇。患生迦羅疾。折福現受報。瘟部欽。不敢久停。風馬雲車。竟往人間。正是福緣善慶。禍因惡積。天網恢恢。報應甚速。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南無觀世音菩薩
昊天上帝親納奏。天曹六部共評論。
可怪莊皇無道理。焚燒寺院滅三尊。
生當坐罪迦魔疾。死後永墮鐵圍城。
捉住莊王鞭三百。通身亂打莫容情。
先付酸疼寒熱病。次將惡疾裹纏身。
速差五瘟歸下界。奉天敕命急如雲。
乘雲駕霧來送病。興林皇帝未知音。
此時莊皇昇金殿。瘟神見了自評論。
莊皇生得非常相。威容挺直勢如龍。
曉月殘星光未隱。一時轉變病臨身。
日日帶病登金殿。文武朝臣盡喫驚。
通身皮肉流爛落。滿宮臭氣不堪聞。
往古來今無此恙。任點諸方病轉增。
此時瘟神歸天界。莊皇病苦永纏身。

莊皇初病來時。渾身寒熱。頭目沉重。百骨酸疼。後來皮風燥癢。遍身迸。膿流血淋。臭氣遠徹。滿宮恐懼。個個嘔惡。人人翻吐。嬪妃彩女。盡皆推托。不肯侍奉。公主駙馬。掩鼻遠行。怕見近前。正是。問卜求神神不靈。祭祖服藥藥不效。單有皇后。時時不離床枕。有力無用。皇乃每日帶病登殿。看看全身爛。未經一月。手拳腳曲。滿頭生瘡。眉鬚墮落。皮肉生蟲。攅潰肉痛。耳塞鼻蹋。眼突牙蛀。唇露舌大。指節寸斷。平天冠。引青蠅。袞龍袍。花斑爛。寶簡玉帶。染膿漿。雲頭履鞋。盛血面。御體看看殘。病患時時沉重。疼骨髓。痛時痛拔肝腸。自此萬般不喜。金銀寶貝。怪如牢獄。羊羔美酒。怪如糞土。錦繡龍袍。怪如枷鎖。百般樂。怪如啼哭。象牙龍床。怪如刀劍。宮妃彩女。怪如蛇虎。一日一夜。如過千年。狂惶號哭。驚天動地。眼耳鼻口。膿血交流。動轉艱難。痛不可忍。方纔不能殿。未知宿何冤業。至受斯恙。觀此病症。實可憂懼。傳令出榜。遍召天下名醫。能醫此病者。任意賞。此時香山公主。佛眼觀見。脫卻幻軀。現真法身。碧羅仙洞。駕雲而出。觀世間音。尋聲救苦。

特地討煩惱道。知恩者少負恩多。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出榜朝門掛。香山公主便知聞。
脫卻幻軀將身現。化作人間一老僧。
頭戴一頂破僧帽。身穿一領衲道袍。
滿面生瘡令人怕。背包杖出山林。
霎時便到皇城內。揭皇金榜奏緣因。
老僧能醫天子病。不勞一服病除根。
把門官軍呵呵笑。好笑顛僧患在身。
自臉生瘡不能治。有藥何不醫自身。
天下名醫無萬數。除滅多少有名人。
看你不是高妙手。吞天大膽入朝門。
好好掛還金榜去。免傷性命見陰君。
國法嚴令無面目。不管僧道及俗人。
和尚近前開言說。相公諸位聽緣因。
四百四病人人有。般般病症有原根。
有方無藥難可治。無方有藥可評論。
貧僧若無如此藥。緣何敢入大朝門。
布袋包珠人不識。錦囊盛糠要賺人。
且說今時休說古。權與山僧奏聖君。

守門官軍。呵呵大笑曰。這廝顛僧不知在那撞將來。正是乃不知死活的漢子。朝廷國家。不是你翫耍的所在。道言未了。便叫長老。你且來古人云。僧來看佛面。我和你好好說。本國多少翰林學士。高手醫官。尚且醫皇不效。好笑你自家臉上爛瘡尚不能治。何以救人。我想你是一個潑皮和尚。顯見只來討死。好好還金榜。速急便走。等些時節。將軍拏住。你命難饒。僧人笑曰。諸位相公。何故嚇人。老僧自幼出家。周遊七十二國。但有纏身惡病。及死屍骷髏。不勞靈丹一服。病除根本。骷髏再活。上國爺爺。雖染這些病症。各有來由。莫笑化貧僧面瘡。有方無藥。君皇染症。有藥無方。上直官軍曰。這和尚。說得十分有理。星飛啟奏。引見君王。

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裡過來香。
  南無觀世音菩薩
上直將軍歸大內。金殿上奏明君。
拜叩頭呼萬歲。直言奏上帝皇聞。
外邦有個禪和子。身長丈六不常人。
肩拕六環金錫杖。體掛如來福田衣。
口誦梵音無人識。百般摩尼手內輪。
杖懸藥包葫蘆子。馨香撲鼻滿皇城。
頭面生瘡難猜惻。好言好語可中聽。
道言能治諸般病。慣遊湖海有名人。
他在外國來見聖。朝門揭榜進朝廷。
未敢擅自登金殿。預先啟奏我皇聞。
皇帝聞奏龍顏悅。擎拳拱手謝朝臣。
敢是聖僧來救朕。高大賞不忘恩。

時乃上直將軍。請旨定奪。欽取進朝。皇帝一見大喜。請問和尚受業何處。答曰。臣僧得業樂邦。行道幾載。乍叢林。方得九載。令師何人。臣僧本師號為悉怛多。汝師何諱。臣僧賤名。普怛囉。汝醫何人傳授。曾見藥王。藥上。皇又問曰。朕今染病。可醫治否。臣僧能醫。合應察脉。看病行醫。皇乃便賜繡墩。僧人坐下。良久云。察脉便知。不須憂慮。

四病出體三身顯。心花開敷萬法明。
  南無觀世音菩薩
須知苦樂原同體。禍福由來總在人。
皇帝見奏龍顏悅。安排筵宴待僧人。
醫得寡人身安健。金銀玉缽謝師恩。
山僧躬身時便答。先須察脉便知因。
皇舒龍臂僧胗脉。察此病症不非輕。
我皇若要龍軀健。三般妙藥病除根。
君王見奏心大喜。高僧快說我知聞。
和尚當時回言答。我皇聖耳聽緣因。
自古藥醫不死病。從來佛度有緣人。
此藥街坊無處買。諸處有舖未曾聞。
須用不人手眼。合和靈丹病除根。
莊皇見奏龍顏怒。喝罵如雷左右聽。
與你黃金千萬兩。誰肯將刀割自身。
痛痒一般皆愛惜。除非木石不生
喝令左右拏斬了。沿街碎剮示眾人。
妖言煽惑無條赦。欺君誑國罪非輕。

皇帝見奏。面如鐵色。言如火箭。氣似雲。喝罵如雷。把那顛僧。及引進官員。一概與他。照樣淩遲。從古至今。且如最苦之人。百病纏身。衣不蔽形。食不充口。倒臥街巷。下賤乞兒。尚且愛惜身命。問他肯捨手眼。不生恨否。僧乃含笑奏曰。龍軀少安。萬事容耐。臣僧昔受具戒。效古佛行化。一言半句。必有來由。若無如此之人。焉敢啟奏朝廷。皇曰。此人住何州縣。姓甚名誰。朕當欽召。殿前問他。肯捨手眼否。如不情願。怎生是好。僧乃笑曰。終不然。是個無手眼的人。來見天子。

解得一些轉身力。頭頭物物本自然。
  南無觀世音菩薩
山僧躬身時便奏。我皇息怒聽緣因。
今有不人現在。香山守道數年春。
此人忍辱無恨。常生歡喜不生
皇帝見奏龍顏喜。擎拳拱手謝僧人。
朕今若得身安健。黃金殿前報師恩。
此去香山多少路。用何財寶與他人。
山僧拱手時便答。他重行不重金。
止用檀香一盆。前禮拜告仙人。

皇曰。果有此人。未可全信。著令力士將軍。帶在門下。謹防左右。聽旨定奪。問他此去。香山多少路程。僧曰。此去香山。約有三千餘里。不勞舖馬。登程便到彼處。州號惠州澄心縣。山號香山。自有仙人居山。此人心堅如鐵石。世間金銀。所不欲。不貪名利。永絕塵緣。能捨幻軀。如脫垢衣。伏望我皇。差一官僚。須用敕文一道。寶香一盒。竟往求告。那仙自然喜捨。皇帝聞奏大悅。便差劉欽。星飛而去。

肯信接木便生花。多少聰明未到家。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敕差劉欽白。寡人染症不非輕。
幸有僧人來救朕。奇方妙藥有處尋。
須用不人手眼。和合靈丹救寡人。
勞卿與朕香山去。專求手眼叩仙人。
劉欽蒙旨如箭急。不敢推辭論苦辛。
叩頭退朝星飛去。揚鞭上馬便登程。
途中萬事都莫說。且香山紫竹林。
山中百花開似錦。頻伽鸚鵡鬥聲頻。
萬聖千賢常聚會。談玄講教別無因。
劉欽直入中去。仙人端坐不移身。
劉欽一見心歡喜。朝袍掛體把香焚。
胡跪高聲宣旨。大仙今且聽緣因。

聖旨。朕聞大仙。久隱幽谷。道風高超。名布乾坤。天人欽仰。凡聖交參。慈愍四生。愛如赤子。病君建立興林大國。四十五載。天下和平。與民同樂。未知有何冤業。忽染一恙。任點諸方。並無寸效。今遇僧人。點藥材。合用不人手眼。方能成就。伏望大仙。大喜大捨。朕若病痊。不忘報德。故

剜割如常秋風至。無意涼人人自涼。
  南無觀世音菩薩
劉欽開宣皇旨。雙手高抬向頂門。
伏祈仙人生慈愍。施臣靈丹轉朝廷。
仙人聞容顏喜。莊皇染病不須憂。
五百世來為忍辱。不生怨恨不生
任從將軍來割去。只願君皇病離身。
劉欽叩頭便下手。拔出青峰白似銀。

此時仙人。聞言便許。將左邊手眼。奉獻君皇。劉欽蒙許。不免動刀而割。初下手時。鮮血迸流。後乃如割旃檀。寸寸是香。就將手眼。金盒盛貯。拜辭仙人。徑直回京。

這番聲價弗依俙。黃金殿上更有誰。
  南無觀世音菩薩
劉欽取得仙人藥。不勞多日便回京。
登時直入皇宮內。君皇一見問來因。
劉欽躬身時便奏。我皇聖耳願知聞。
臣今取得仙人藥。果然歡喜不生
便請和尚來合藥。霎時圓成獻明君。
君皇服藥經一宿。龍軀半效半纏身。
左邊完全如舊日。右邊不減半毫分。
皇帝請問高僧曰。緣何朕患不除根。
山僧當時回言答。不是僧人不志誠。
一邊手眼一邊效。全身手眼效全身。
我皇若要身效。除非再去叩仙人。
莊皇見說龍顏喜。便傳旨召劉欽。
劉欽再蒙君皇召。拜辭皇帝出朝門。
快馬如飛登程去。山高路遠不辭辛。
看看去到香山上。神仙聖境永長春。
隔林遙觀相將近。劉欽一見喜精神。
下馬捧內。焚香明燭表凡情。
八拜叩頭開旨。高聲宣讀向仙人。

聖旨。朕蒙大仙。喜捨左邊手眼。左邊病效。今以右邊不減分毫。朕今負罪。不免再叩。大慈悲念。朕若病痊。處處建蘭若。家家立真像。獨尊大法。流傳于世。本國及他邦。年年進香燈。歲歲供花菓。伏望大仙。大喜大捨。故

有水能含秋夜月。無山不帶夕陽雲。
  南無觀世音菩薩
劉欽宣方纔罷。朝仙八拜告仙人。
願師慈悲親憫鑒。我皇終不負師恩。
仙人聞言微微笑。將軍不必苦多吟。
全身捨命渾不顧。只願我皇病除根。

仙人曰。右邊手眼。再獻君皇。纏身惡疾。速使消除。上祝皇帝。身如藥樹。萬病無侵。永鎮山河。不老長生。劉欽蒙許。不免動刀而割。便將手眼。錦袱包藏。如雲勢轉。

寂照雙忘觀自在。返本歸源證圓通。
  南無觀世音菩薩
劉欽取得仙人藥。叩頭百拜出門。
飛鞭上馬如放箭。上山落嶺勢如龍。
在路風霜都休說。遠觀相近帝皇城。
馬倦人困天色晚。權且官驛暫安身。
坐等五更歸宮內。朝袍官帶進朝門。
便將手眼親捧上。雙手擎說事
仙人喜捨傳祝讚。願皇病患永除根。
鎮掌乾坤長不老。如天帝釋坐龍廷。

皇帝見臣所奏。呵呵大笑曰。天生這個好人。又見其手眼。擎拳合掌。朝空拜謝。著令光祿寺。茶飯。好生看待。劉欽便宣和尚合藥。僧乃就將手眼。金盒成眝。捧入內宮。與皇后嬪妃。觀一面。且看如何。

移下一天星斗月。荷風擺動錦山川。
  南無觀世音菩薩
捧入宮內昭陽殿。叩頭獻上正宮人。
皇后仔細親自看。見仙手眼甚分明。
仙人手有千輪相。三十二相罕曾聞。
不見手眼由是可。因見相像痛傷情。
我兒手有千輪相。手眼都來像十分。
妙善未知歸何處。除非夢裡得相逢。
皇后哭得肝腸斷。哭聲噎死在宮門。
闔宮眷屬皆下涙。送仙手眼出宮門。
休說皇后聲哭死。且聽回來奏明君。
僧人合藥親進上。病源藥對便身輕。
皇帝服藥經一宿。遍身病患盡除根。
此時皇帝龍軀健。太平金榜掛朝門。
丹墀詔告宣諭。寡人得命再還魂。
天賜聖僧來救朕。是朕前世宿世親。
獨宣劉欽加官職。封侯拜將不非輕。
多賞金銀并寶貝。錦衣玉帶號忠臣。
滿朝朝官增俸祿。大赦洪恩放罪人。
傳天下諸州郡。盡持齋戒誦經文。
拜請醫師登金殿。九龍床上禮師尊。
多感國師親降駕。聊表今朝朕虔誠。

皇帝與朝臣共議。朕今得命非常。乃是死中再活。似寒灰發焰。如枯木生花。天差天醫。感恩非淺。是朕宿世父母也。朕當詔告天下。大赦罪人。權且正殿為講堂。暫把龍床為法座。舖設道賜和尚。號曰。大寶法王。鎮國禪師。皇天之下。一人之上。文武兩班。禮為帝師。和尚曰。臣僧不願如此。可念香山仙人。割捨手眼。若有報恩之念。親詣香山。面謝一回。和尚言已。空而去。

鶯啼鶴鳴鸞鳳舞。箇中能有幾人知。
  南無觀世音菩薩
和尚飛錫騰空去。空中傳語國明君。
脫苦身輕休忘苦。得恩處要記恩。
吾是普門觀自在。特來救汝病除根。
從此真心行聖道。莫使靈真染色塵。
乾坤尚有更變動。浮漚塵世豈長存。
羅方天正樂。鬼神愁苦鳥懷悲。
惟有人倫堪作佛。奉勸君王及早
越聖超凡成正果。清風明月得自由。

妙莊皇帝。親聞此語。望空百拜。叩頭轉步。隨即登殿。宣傳下。集諸大臣。并諸眷屬普令速持齋戒。清淨身心。內外俱潔。各持香花。共乘象駕。即便登程。竟往香山。面謝大仙報德一回。

心定親登華藏界。脫魔羅網出沉淪。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傳排鸞駕。龍亭象駕百千層。
后妃公主并駙馬。各宮眷屬眾皇親。
四相九卿隨聖駕。一時起馬便登程。
方出皇城離金殿。文早到惠州城。
惠州文武來朝見。朝袍官帶出來迎。
莊皇遙觀香山近。青松翠竹滿山林。
秀無心看。停兵歇駕出龍廷。
舉步親登香山上。低頭竟入草中。
手捧寶香高承上。躬身百拜祝香文。
叩頭跪地稱有罪。寡人得命感仙恩。
這番功效非可小。猶如枯木再逢春。
為此合朝來酬謝。願師鑒納表愚情。

妙莊皇帝。親臨惠州。澄心縣。乃觀香山。二十里之遙。遠見紫雲鎖碧岫。花雨降青天。千峯老岳秀。萬嶂不知秋。皇乃劄下鸞駕。與諸宮眷。步往登山。只見檀峯頂。紫竹林中。果有草一所。便令百樂齊鳴。菓品珍饈。至山前。各持香花。拜至仙所。皇乃頂金冠執王簡。掛龍袍。到爐前三上香。稽首百拜。跪地曰。朕今先焚寶香。後供清齋。聊表寸忱。願賜慈悲。伏垂洞鑒。爾時仙人。端坐上。寂然無言。

萬山不隔今月。一片清光分外明。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帝仰觀仙人面。仙人端坐不抬身。
手眼捨卻形軀別。莊皇難識骨肉親。
滿面血塵無手眼。不言不語實難論。
皇帝當時開金口。告言仙姑聽緣因。
朕因自身生病患。可憐仙姑損傷身。
粉身碎骨恩難報。救得殘君草命存。
特辦香齋來供養。合朝面謝大仙恩。
思量別無酬大德。一炷心香表凡情。

皇曰。朕是山河大地之主。一國萬姓之皇。感大仙之德。來面謝。緣何無聲寂然。皇乃慚顏而退。再令皇后宮眷拜問仙人。且看如何。

凜凜威光混太虛。天上人間總不如。
  南無觀世音菩薩
皇后便入中去。合宮官眷後隨身。
點燭光耀照山谷。焚香烟昇結雲亭。
拜罷近千親觀看。仙人滿面血和塵。
兩眼烏珠都剜去。又無雙手見刀痕。
皇后便使香湯浴。香湯沐浴認虛真。
再三仔細心思忖。如同妙善我兒身。
皇后哭得肝腸斷。一聲哭死再還魂。
我兒離別經九載。阿娘眼淚未曾乾。
幾番夢中尋妙善。哭聲驚動六宮人。
日間不餐夜不睡。愁憂成病沒精神。
在宮不敢高聲哭。父皇聞知怒生
千般快樂渾不喜。一心思憶我兒身。
若是我兒休藏隱。依實說與母親聞。
此時仙人回言答。告言慈母聽知聞。
奴思養育恩難報。出家學道為雙親。
若不是娘親生女。誰肯將刀割自身。
忍痛受苦都不論。一心要救父皇身。
皇后是奴親生母。天教與娘再相逢。
欲要捧娘無了手。舉目頭少眼睛。
皇后聽得哀哀哭。一聲哭死在山中。
闔宮滿朝齊下淚。哀聲高震上天聞。
莊皇見說心膽碎。振頭耳失精神。
彈指叫屈方懊悔。這惶恐羞殺人。
自恨當初無先見。有眼何曾識好人。
空掌山河為帝主。枉做君皇號聖人。
朕若早知燈是火。迴光返照出苦輪。

皇曰。好個香山境。花開滿地錦。山樹添翠色。古洞白雲深。山境如此朕未終信。當與朝臣曰。那時妙善。弓弦絞死。被虎拖去。並無形跡。焉有他在。朝臣奏曰。善惡無報。乾坤有私。這仙人正是公主。皇曰。既是妙善。上天感應。令他再生手眼。端嚴如舊。

依然不會空惆悵。說盡山雲海自清。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莊皇帝親下拜。叩頭拱手訴緣因。
果然自朕親生女。皇天不負孝心人。
再生手眼如舊日。朕捨聲名做道人。
百般道言由未了。忽然平地起青雲。
須臾雲開紅日現。清光明亮境和春。
仙人端然如花綻。勝前二九貌重新。
骨肉相逢哀哀哭。衷腸訴向父娘聞。
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間無水不朝東。
萬古有天能蓋地。當然子孝奉雙親。
奴因生死事最大。拋離父娘去修真。
若不割愛離父母。萬劫千生道不成。
無礙平等理。忘人忘法了脫身。

此時仙人。身如淨琉璃。內現真金像。時乃雲收風靜。崢光耀日。忽然仙人容貌端嚴。勝前二九。所謂昭昭乎。天日在上。蕩蕩乎。佛祖有靈。奉教至者。可不懼乎。

親證無為觀自在。放去收來總自然。
  南無觀世音菩薩
仙人果證無生道。乾坤草木盡霑恩。
釋梵諸天皆歡喜。萬聖千賢賀太平。
菩薩掀開龍宮藏。闡揚妙法露真情。
嚴父婆伽六十八。卯年卯月卯時辰。
慈母正宮名寶德。算來天壽父同春。
奴奴妙善二十八。二月十九巳時辰。
為因宮中無太子。特來報答父娘恩。
普願回心行正道。無常不怕國皇親。
今得人身非容易。失卻人身何處尋。
千生萬劫難遭遇。降駕草菴宿有因。
生死大事非小可。光陰能幾莫朦
得到寶山須採寶。莫教空去再來難。

皇后問女兒曰。汝到陰司。再得還魂。地府之事。細說來因。只見人死千千萬萬。那有再生。以得還魂者。仙人聞言。即時便答。

佛法若無如此驗。宗風那得到如今。
  南無觀世音菩薩
奴入陰司如夢去。黃泉路上杳冥冥。
童子持旛前引路。奴隨童子往前行。
又見獄卒排鸞駕。牛頭馬面兩行迎。
直入冥陽閻王殿。十王王眷出來迎。
三塗化作逍遙境。五色祥雲滿幽冥。
舊受罪鬼都放轉。新到新魂盡赦宥。
掌判陰司官啟奏。便送奴奴轉還魂。
回到逝多林樹下。山神土地護屍靈。
肉身不壞常堅固。靈明復入舊軀身。
此時還魂夢醒。弓弦掙斷骨酸疼。
記昔開言問二姊。賢哉姊姊聽緣因。
稱誇孝順招駙馬。如何不捨手眼睛。
難中不報非孝子。辜負雙親養育恩。
世上名為號公主。陰司地府未知聞。
鬼王鬼使無面目。判官判筆沒人情。
不問王妃并公主。不識皇親及國親。
生前不入蓮社會。死後焉得免沉淪。
若人欲免輪迴苦。一心只管念佛陀。

仙人曰。自古佛法。付與國皇大臣。普濟生。悟佛知見。代代相承。兒檢古典。提深入。無如父者。智無洞徹之照。行無高下之節。酷刑盡法。損害無止。但取自樂。不念他苦。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患病臨身。悔無所補。父王聞言。兩淚如珠。開口吐氣。一言閉之。

玉藏楚石誰人識。剖出方能見寶珍。
  南無觀世音菩薩
仙人當時開言問。父皇聖耳聽緣因。
道言龍軀常安健。原來也有病臨身。
見兒心千般難。重行嚴令斬奴身。
比想那時今何在。焉能與父再相逢。
文才武德稱忠孝。惡病臨身枉有親。
駙馬代得無常路。帝皇不死永長存。
死患一節無躲避。貧富貴賤赴幽冥。
獨行此苦無人代。將何功行免罪輕。
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
父皇被問眸看地。兩行珠淚落淋淋。
賢哉故事休題起。朕今與汝共修真。
自恨當初無先見。今日方覺悔無門。

妙莊皇帝。告白仙曰。朕思那日。羞慚之至。情知坐罪。悔無高明遠見之亮。如雲掩太陽。一旦昏迷。今見大賢。實無隔宿之讎。乃有報恩之德。願恕罪名。納父出家。入於此山。思惟佛道。儘顯法門浩蕩。普度一切眾生。

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處度此身。
  南無觀世音菩薩
妙莊皇帝方醒悟。位讓國願修行。
萬榮宮殿齊割捨。千般富貴永埋沉。
宮妃眷屬回心轉。持淨戒行出紅塵。
金冠玉帶皆歸火。龍袍簡化灰塵。
登壇受戒為佛子。學做香山老道人。
天散迷雲三光朗。人證凡心即佛心。
合國朝臣同行道。大圓滿覺鑒凡情。
攝受三根歸淨土。直教萬派盡朝宗。

爾時十方諸佛。現寶玉華座。出微妙音。讚言。善哉。善哉。大皇宿福深厚。捨一女出家。九族升天。再能推位讓國。降臨草。現世即人皇。當來成佛道。妙莊皇帝。蒙佛授記。心生歡喜。乃作一偈。

和佛至止。鳴尺偈云。

菩薩慈悲降凡廷。皇宮內苑長生身。
普勸佛子依此樣。果然學道不虧人。

莊皇說此偈已。隱山修道。二十餘年。春秋八十有九。預知時至。告眾去世遂作一偈。

金鑾位推入真空。清虛寂寞徹底窮。
止有一具無明殼。散付與丙丁翁。

休說莊皇歸淨土。且說現在觀世音。功成行滿。蒙佛授記。遂感大千世界。六種震動。天垂寶蓋。地湧金蓮。十方諸佛。菩薩聖僧。釋梵諸天。龍神八部。盡赴香山。乃作一偈。

大喜大捨大慈悲。托皇宮內沒人知。
刹那轉凡心成佛。森羅萬眾放光輝。

香山會上。有一月蓋長者。領五百人。俱至於座前。拜跪問曰。云何外道。云何正道。願師慈悲。開示盲迷。作是念已。胡跪合掌。目不暫捨。一心渴仰。爾時仙人。告四眾言。汝以好心來辨。豈得不說。外道者。心外求佛。觀頂著相。眉鼻見光。認空執有於色身內。有甚奇特。無漏斷紅白。採陰助陽。做作十地工夫。知吉凶神事。暗傳妙法。立重誓願。兀坐守空。自知生死路頭。印號合同。位登上品。遊好境界。見一切相。不許外人知之。自稱得道。自立教門。作法休糧。顯異惑眾。欺罔賢聖。此乃盡是外道也。譬如猿猴。聯臂攀樹懸崖。下水捉月。徒勞心力。到底成空。若是正因正見之人。總不如此。以偈答曰。

欲達如來真淨界。當淨身心如虛空。
莫學出神修煉法。始覺從前錯用功。

爾時仙人。告諸後賢。吾於過去。無量劫中。寶藏佛時。淨音皇宮。曾作第一太子。出家行道。至今身心不倦。頭頭救拔。隨類化身。今國皇者。乃吾宿世檀越。妙書。妙音。乃是他生良友。及餘眷屬臣。悉是助緣信施。前生曾結善緣。以致世世相隨。乃作一偈。

無量光中淨觀音。特來此土度生。
久隱普陀人罕識。唐朝顯露始開名。

此時仙人。方稱觀世音菩薩。自然體掛瓔珞。頭戴珠冠。手提淨瓶綠柳。足踏千葉金蓮。頂放白毫相光。遍照沙界。是諸大眾。齊白佛言。請問世尊。香山仙人。本行因地。令諸信樂。云何受持。遂答一偈。

此卷因緣不依稀。萬聖千賢盡受持。
抽釘拔禊除雲障。一性圓明等太虛。

爾時世尊。告四眾言。如今諦聽。當與汝說。本山仙者。乃古佛正法明如來。於諸佛中。慈悲第一。憫諸眾生。出現凡世。假入輪迴。化令同事。能捨身心。救拔迷人。歸於淨土。捨雙眼。今得千眼報。捨雙手。今得千手報。號曰。千手千眼。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即觀世音菩薩。十號也。而說偈曰。

觀音慈父受魔冤。流通大教世間傳。
莫道女身不成佛。功成行滿證金仙。
  南無觀世音菩薩

此偈八句。和佛收

此卷因緣說已全。古鏡重明照大千。
信得及者成正覺。不成佛果也成仙。
觀音慈父本行經。普滋大地眾情。
見聞解義知端的。此事功圓賀太平。

卷終。

誦大悲咒一遍舉。後四句擊磬朗誦。

大悲觀世音菩薩本行經簡集卷下

宣卷功德殊勝行。無邊勝福皆迴向。
普願沉溺諸眾生。速往無量光佛刹。

再能為眾心信者。跪誦佛懺悔文。

畢 領眾念佛一堂。

宋天竺普明禪師編集

清梅院後學淨宏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