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艷叢書/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盤珠詞 清 莊蓮佩 撰[编辑]

  序

  吾鄉莊盤珠夫人,蓮佩其名也。箸有《盤珠詞》一卷,行世,苦無刻本。曾記得盛氏恩補樓有排版,刷印不多,罕見於書肆。乃蘭閨愛盤珠詞者,輒借讀傳觀,秘之寶笈。內子傅湘蘋檢出舊時錄本付鍥,願持贈海內同嗜倚聲之學。者劍門病客跋於情長閣,時己亥孟冬,病發不眠五日矣,攤衾默坐,一鐙熒然。


  莊蓮佩盤珠(南蘭陵傅湘蘋潤南、董倩芳笑薇校)

  【浣溪沙?甲寅元旦】

  似雨如塵舊歲華,晨雅聲動隔天涯。又分新歲到儂家。

  曉枕暗占寒夜夢,殘鐙猶勝去年花。算增算減總由他。

  【蘇幕遮】

  早抽條,遲作絮,不見花開,只見花飛處。繞砌縈簾剛欲住,打個盤旋,又被風吹去。

  野棠村,荒草渡,離卻枝頭,總是傷心路。待趁殘春春不顧,葬爾空池,恨結萍無數。

〖“又被風吹去”一作“又被風抹去”。〗

  【南柯子】

  豆蔻風難定,梧桐雨易稠。兩般滋味兩心頭,因甚殘春同病到殘秋。

  強把前塵憶,難將去日留。一尊也擬共清遊,又怕灑闌時候轉添愁。

  【玉蝴蝶?立夏】

  喚起眉間幽恨,一簾芳草,滿地斜陽。燕子銜泥重到,綠遍池塘。乍離魂殘花戀樹,還顧影弱絮縈窗。怪東君,將春歸去,忒也匆忙。

  堪傷,韶光九十,蜂黏屐影,蝶趁衣香。誰把濃煙暗雨,盡付空江。算前宵春和夢斷,到今日愁比春長。漫銷凝,一年一度,惱亂人腸。

  【意難忘?重遊近園】

  桂粟凝黃,記鐙然蘭檻,月漾銀塘。紅牙低按曲,鳥舫競傳觴。吹鬢影,送衣香,風也忒忽忙。問此生,開懷有幾?忍負秋光。

  者番重到淒涼,似舊巢燕子,更過空梁。梅還如我瘦,草竟比人長。待去也,轉傍徨,住又費思量。只任他,柴門深鎖,一片斜陽。

  【朝中措?天竹子】

  膽瓶淺水伴青松,也當一花紅。為怕鴉銜雀啄,會教幾日紗籠。

  疑珠疑豆,群芳歇後,別有神工。多少爭時梅杏,偏他不受春風。

  【滿庭芳?殘雪】

  瓦棱全融,牆陰還剩,幾回凍住斜陽。早梅枝上,猶厭一分香。晨起圍爐小坐,聽詹溜、細響晴窗。寒消到今番向盡,畢竟冷於霜。

  池台如古畫,粉痕界處,脫落微茫。記小鬟驚報,庭院銀裝。多少瓊林玉樹,能幾日、如此荒涼。憑欄久,回頭欲誤,殘月下空廊。

  【百定令?寄懷虞山大姊】

  重陽近矣,聽淒淒蟲語,豆花籬落。一片殘秋煙雨底,更比去年蕭索。蘭槳牽愁,菱湖悵遠,辜負題糕約。誤傳歸信,幾番空惱簾鵲。

  可記疏影簾攏,微霜池館,玉盎曾雙酌。屈指舊遊經六載,花氣酒香如昨。料得而今,青山紅樹,倚檻嫌衫薄。懷人天暮,冷生江上樓閣。

  【醉花陰?清明】

  春好翻愁春欲去,燕子銜飛絮。何處響餳簫,楊柳門前,幾點清明雨。

  紙灰飛過棠梨樹,斜日無情緒。芳草古今多,誰定明年,重踏青郊路。

  【清平樂?暮歸】

  月痕才上,暝色和煙漾。撲簌沙鷗驚打槳,趁溜鳥蓬剛放。

  溪流曲曲斜斜,轉過蓼葉蘆花。一點紅燈漸近,小橋竹屋人家。

  【一叢花?衰草】

  生於煙雨死于霜,樂壽比花長。青山絕少埋愁地,待呼起酒籍琴康。鴻去楚南,馬嘶塞北,人世忒淒涼。

  尋鈿拾翠幾回忙,舊夢隔斜陽。天涯無限愁無限,剩多少冷蝶寒螿。誰信後來,春風吹轉,別有好時光。

  【剔銀鐙?螢火】

  牆角乍驚星墜,剛待起,又遭風挫。倦憩花心,涼依豆葉,弄影輝輝漸大。幾時添個,巫山客憶滄江我。

  又向簷牙小坐,似怕蛛絲難過。隋苑流光,車囊照讀,計罪論功都可。只應猜做,含恨死美人磷火。

  【踏莎行?春柳】

  曉月離亭,斜陽古渡,有時遮斷行人路。桃花作伴過清明,誰家池館藏煙雨。

  拂岸千絲,縈橋萬縷,影隨流水何曾去。笑他無計綰東風,東風吹起漫天絮。

  【南柯子?送呂氏姊赴山左】

  枕上眠離著,樽前淚不收。夕陽無奈上扁舟,料得舟行十裡九回頭。

  南雁書須寄,東風恨未休。落花紅影蕩簾鉤,不管簾兒底下有人愁。

  【青玉案?秋雨】

  溟蒙絲雨黃昏後,道似無卻還似有。冷逼銀釭紅暈久,遙天鴻斷,空階蟲響,夜漸長時候。

  香閨人醒聞簷漏,怕黃菊今年更消瘦。開也定過重九後,那堪鄰院,攬風鈴鐸,又幾聲相湊。

  【長相思?秋夜】

  一更更,一聲聲,蟀蟋催秋雨易成。殘鐙今夜青。

  酒初醒,恨難平,月近中秋分外明。人間何處清。

  【漢宮春?春日雨後游陽氏廢園】

  幾日濃陰,早柳堤作絮,菜圃堆金。傳是前朝貴胄,舊癖園林。池荒路古,客來過幾偏沈吟。蘼蕪雨毿毿細落,餳簫響斷春深。

  卻憶昔年游賞,有成行翠袖,滿座朋簪。盡曾宴花醉月,誰料而今。枯松無伴,立斜陽獨自傷心。好分付鄰家燕子,莫還枉費追尋。

  【一籮金?春晚】

  春色拋人何處去,若向天涯,定有人曾遇。燕子如何銜得住,柳條已放漫天絮。

  幾夜愁聽簾外雨,夢斷羅衾,梅子青如許。雲腳不開開又聚,便天也恁無情緒。

  【離亭燕?秋思】

  靜掩重重門戶,不覺人來何處。半夜涼生白紵,夢裹忽收殘暑。露白一蟬吟,秋在碧梧高樹。

  曉月簾梢斜度,早有暗蟲無數。到此時心兒便覺,先挨恁般滋味。定說不悲秋,也自無情無緒。

  【清平樂?春夜聞笛】

  溶溶漾漾,一笛清宵響。鐙盡小樓人再上,月在柳梢惆悵。

  梁間燕子驚猜,也教伴我徘徊。不聽怎生便睡,聽時春恨偏來。

  【醉紅妝?秋暮】

  不知何處響砧聲,到儂心,分外清。斷鴻叫落一天星,雲點點,雨冥冥。

  問秋可肯再消停,放楊柳幾枝青。卻盡西風吹個飽,全不用,半些情。

  【踏莎行?大兄寄示京口懷古詞】

  白日西馳,大江東注,朝朝暮暮相逢處。其旁坐老有青山,不愁不笑看今古。

  渡口帆檣,波心鐘鼓。後人又逐前人去。莫將詞句擲寒濤,多情恐惹蛟龍怒。

  【粉蝶兒?遊絲】

  似雨疑煙,飛來忽到簷外。漾量空春光如海。問攔春歸去路,柳綿可礙?替東君劃個蝶疆蜂界。

  道天沒情,不該有恁牽掛。散愁絲乾坤偌大。比柔腸,同宛轉一肌情態。怪東風吹去,卻還仍在。

  【一籮金 】

  得晴幾日天難料,月照金樽,且賞今宵好。梧葉不堪秋鬧吵,五更聲比三更少。

  問舍求田人易老,若有輪回,忙到何時了。怪殺霜鐘敲不覺,人在邯鄲道。

  【前調?殘菊】

  絕似佳人支病骨,又似寒儒,憔悴鶉衣結。曉怕濃霜昏怕月,重陽以後傷離別。

  蘆簾紙閣塵清絕,占斷秋光,也算花豪傑。未脫塵根終有劫,為花懊惱多時節。

  【蘇幕遮?落葉】

  露寒煙,通曉日,幾偏飄零,漸放山窗白。滿地殘秋蟲唧唧,埽處和愁,愁處重堆積。

  乍蕭蕭,還摵摵,疑雨疑人,一夜空猜測。已是枝頭停不得,鐘斷鴉驚,恨殺西風急。

  【採桑子?奉和外祖南莊先生草堂即事韻】

  風吹輕草纖纖影,綠到橋邊。暝放遙天,明滅孤花弄野煙。

  只容琴鶴三間屋,恰對青山。老去方閑,乘興扁舟獨往還。

  【感恩多】

  獨憐人影悄,羅袂生涼早。竹梢新月明,近黃昏。

  豆葉搖風,蛩絮盡秋聲。盡秋聲,隔個窗兒,怎教人不聽。

  【菩薩蠻?春蘭】

  群芳逞媚韶光裡,一花秀影偏無比。草綠不逢人,空山忽見君。

  立驚遺世獨,獨抱幽香宿。春淡只如秋,芳心不貯愁。

  【前調?社日】

  溟蒙雨歇雲猶聚,杏花紅過千秋去。間立又間行,香閨針線停。

  鬢絲釵影亂,午夢風吹轉。燕子到簾前,綠拖桑柘煙。

  【探芳訊?絡緯】

  冷消息,到曉露牆根,晚煙籬隙。正繡衾夢斷,豆花又風急。殘燈窗裡明還暗。月在窗前白。忽驚猜巷北街西,那家宵績。

  何日便成匹,怪響引絲長,緩憐絲澀。靜夜寒閨,幽韻雜刀尺。亂愁誰漾千千縷,爭把秋心織。便無愁也自聽他不得。

  【菩薩蠻?秋曉】

  曉寒茅屋吟蟲寂,竹梢澹影秋煙白。籬角上牽牛,花明露未收。

  天涯荒草路,燕子辭巢去。老父未還鄉,鄉書又幾行。

  【前調?秋曉】

  涼天雁響西風冷,海棠脈脈憐秋影。不斷藥爐聲,紅欄誰更憑。

  慈親眠漸貼,稍展眉頭結。曉色尚模糊,簾痕淡欲無。

  【探芳信?重九前一日,大兄赴城北買菊歸,各賦小詞記事】

  向城北,問野圃濃霜,者翻消息。道寒花都放,莫遲去尋覓。攜奴荷鍤隨黃蝶,踏斷殘蕪碧。忽驚看一簇斜陽,滿籬霜色。

  金盞為君拭,有疏影疏香,移來書室。幾日簾前,經歲又相憶。忍寒翠褎,鐙光下,一一重搜剔。趁重陽細雨,輕煙淡白。

  【清平樂?水仙花】

  淩波顧影,偶爾遊塵境。一笑春風心自警,夢比梅花易醒。

  冰姿淡雅天然,含情欲化湘煙。未許仙山蛺蝶,相尋相見相憐。

  【探芳信?寒蟲】

  晚雨歇,聽斷續蟲鳴,聲連墮葉。恰豆棚才作,牆根又相接。柔腸量爾多曲,有者些愁說。絮叨叨,慘慘淒淒,悲悲切切。

  長夜轉幽咽,算千遍濃霜,百回涼月。數盡殘更,捱過菊花節。寒蟬剩蝶都仙去,抵得昆明劫。剩秋心不死,哀吟欲絕。

  【朝中措?端午】

  滿城簫鼓競豪華,今歲數誰家。續命鬢邊綠縷,照人窗下榴花。

  蒲觴吊屈,癡兒騃女,盡也由他。誰放瀟湘恨水,年年流遍天涯。

  【金縷曲?蜻蜓】

  紅藕香殘早。獨飄然,飛來亭館,無人秋悄。纖雨垂垂癡呆久,尚立荒蒲池沼。似也有幽懷愁抱。斷岸暝煙剛做冷,戀斜陽無奈停枯蓼。紅影掛,水心小。

  回思炎夏天初曉。喜湖邊量波空闊,一竿嫋嫋,亂纖幾番間庭院,鬧雨前頭先到。又各處遠縈低繞。怪底著驚驚不定,觸簾旌響惹階前草。疑墮葉,被風埽。

  【一籮金?小飲石榴花下】

  紅榴還比儂眉縐,花會添肥,儂卻添消瘦。更看來朝花落否?不愁底事難長久。

  萬事無過杯在手,難定明年,人與花依舊。常向花前澆濁酒,怕他酒醒黃昏後。

  【一翦梅?向山草堂聽雨】

  儂欲留花不肯停,早也飄零,晚也飄零。銜泥燕子過空城,草忒青青,樹忒青青。

  輾轉羅衾夢未成,今夜三更,昨夜三更。殘春不耐雨聲聲,春也無情,雨也無情。

  【醉桃花?漁家】

  無拘無束野神仙,扁舟不記年。得魚不換酒家錢,今宵換醉眠。

  涼雨後,晚風前,蒲帆閑未閑。蓼花開近夕陽邊,網拖紅影天。

  【前調?田家】

  樹醅肯費賃春錢,農夫幾日閑。許多野雀啄空田,斜陽笠影偏。

  逢父老,話豐年,桃源別有天。人家一簇小橋邊,雞豚聚晚煙。

  【菩薩蠻?酒家】

  雪消來問旗亭價,踏青人立秋千外。珠濺臘槽香,春風引夢長。

  三間茅蓋屋,門對清溪曲。簾影半低遮,繞村紅杏家。

  【前調?山家】

  千磐石磴千竿竹,不知中有幽人屋。夜月響瑤琴,空山太古心。

  階前松子落,倚樹調雙鶴。日日得清閒,何須更學仙。

  【沁園春?元夜侍祖父母家宴】

  桂魄初圓,綺席開時,華鐙共輝。正簾櫳寒悄,柳條綠淺;池台雨潤,草色青回。葉葉衣香,珊珊佩響,同上高堂捧玉卮。還思想,願年年今夕,長是如斯。

  椿萱遞慶齊眉,算我著萊衣最後隨。聽紅牙拍遍,鶯喉宛轉;紫簫吹徹,蝶夢驚疑。錦袖圍風,翠屏障曉,莫放城頭畫鼓催。梅花睡,被歌聲喚醒,伴我徘徊。

  【長亭怨慢?送春】

  晚鶯喚道留春住,沒個商量,許多飛絮。幾日輕寒,淡煙遮斷隔江路。對花無語,怨昨夜瀟瀟雨。綠草滿汀洲,料此際春歸難阻。

  何處有餳簫宛轉,過盡綠楊站戶。間行小立,甚春恨上儂眉嫵。盡他去于我何干,便來也關誰情緒。只一度春歸,空費殘紅無數。

  【梁州令 】

  問春來幾日,與蝴蝶才相識。風風雨雨太顛狂,梨花強笑桃花泣。

  可憐楊柳依依色,也自無人惜。阿誰昨夜橫腔笛,愁心散滿江南北。

  【蘇幕遮?夏日荷亭即事】

  水亭開,槐晝永,貪看遊魚,又怕危欄憑。響雨欲來風片緊,紅藕花梢,無數蜻蜓影。

  瓦松明,階蘚潤,瀉玉濺珠,不許圓荷定。一霎涼雲還卷盡,梧葉含秋,簾角斜陽冷。

  【前調?繡球花】

  綠侵簾,紅糝徑,穀雨梢頭,花聚春心冷。圓月飛來池館靜,攢簇梅花,欲鬥嬋娟影。

  雨盤旋,風撲打,數了周遭,重數還難定。懊惱殘春拋未肯,蝴蝶成團,香夢何曾醒。

  【前調?紅蓼花】

  照清溪,明野徑,如此秋光,只在無人境。惹個蜻蜓飛不定,紅颭波心,閑弄西風影。

  隱盟鷗,牽斷荇,漵轉汀回,花底藏漁艇。宿雨初收江岸淨,客夢驚秋,爛漫余陽冷。

  【滿宮花?秋夕】

  吹井梧,風漸緊,落葉吟蟲相迸。許多時節病懨懨,那更曉來濃冷。

  月華明,更鼓定,可有玉樓人醒。小窗關了又推開,犬吠一簾花影。

  【風入松?秋蝶】

  重尋斷夢到天涯,不見昔時花。殘春去後心情懶,怕經過燕壘蜂衙。獨自小停瓜架,依稀認得山家。

  滿身文彩向誰誇,風露怎周遮。蘼蕪十裡凋殘盡,只東籬瘦菊藏他。一霎秋魂欲化,又驚落葉寒鴉。

  【菩薩蠻?慎皆大弟齊頭堆菊戲柬小詞】

  底須強把殘秋哄,看來不是陶家種。籬落一枝黃,茅簷幾夜香。

  此花天與瘦,氣味宜重九。霜露聚秋心,幽人只獨尋。

  【前調?舟赴青霄裡】

  兒家生長香閨住,出門便是天涯路。何處午雞唬,炊煙碧一溪。

  西風吹漸急,帆影搖空立。樓閣斷斜陽,丹楓幾夜霜。

  【訴衷情?枯荷】

  再來池畔,忽然秋已,如此斜陽。冷貼煙波,還記小荷未放。誰料酒人都去,剩個蜻蜒,立西風呆想。

  收蘭槳,甚處吳娃越舫。折枝殘葉,幾日空凝望。湖堤上,一宵冷雨,瀟瀟不住,又添清響,再也休惆悵。

〖按此調非訴衷情〗

  【金縷曲?九日】

  待覓秋蹤跡。問疏花可還記與?蝶兒相識。一例西風無今古,吹盡年年過客。有幾個龍山暇日。休道昔人悲歡事,算人間悲歡何時畢?絲雨細,曉煙濕。

  明朝亂葉階前積。被頑冬催秋早去,欲留不得。客去山靈應笑也,此輩登高癡極。著得破幾雙遊屐,酒不斷愁愁斷酒。聽哀鴻叫月三更白。簷鐵驟,曉霜急。

  【滿庭芳?秋日寄懷凝暉大姊】

  鐘送窗明,霜欺鐙小,醒來冷壓重衾。況今回數,閨閣幾知音。繡帳春前尚共,拈鈿葉,鴉髻分簪。誰曾料玉梅樹下,一別到而今。

  天涯芳草外,雲來雁去,事事關心。記當年閑說,門對遙岑。偏我夢魂無據,鄰雞唱,幾度難尋。知何日,雙眉翠暖,緣酒與同斟。

  【浪淘沙?送春】

  簾外雨初晴,草色青青,飛花不肯再消停。幾日魂銷無數蝶,無數啼鶯。

  扶病送春行,悄悄冥冥,人生何苦忒多情。不見海棠容易睡,容易飄零。

  【賀新涼?元夕】

  簾幕春寒峭。見疏梅數枝開也,試鐙風早。第一回圓今夜月。難得人天兩好。只可惜好光陰少。畫鼓敲開銀世界,自相持,不放雞催曉。深院靜,漏聲悄。

  誰將明鏡當頭照?記難真唐歌漢舞,幾番喧鬧。此地卻除風雨外,少也千回會到。怕桂樹婆娑漸老。月是主人儂是客,見嫦娥向我盈盈笑。斜陽掛,海山小。

  【百字令?送大姊歸虞山】

  荼蘼香謝,怕春消眼底,歸期重誤。真個今翻攜素手,也算深閨長聚。柳外催歸,花邊送別,幾偏回頭覷。難留征棹,一宵空費風雨。

  依舊鬥茗窗虛,敲棋院靜,剩我無情緒。便到清宵眠不得,誰與共翻新句。萬疊離心,半江秋影,忽被雲攔住。月明風細,只除魂夢來去。

  【虞美人?中秋夜聽雨寄冰懷大姊】

  角聲催夢清宵斷,翠被和愁卷。瀟瀟風雨響窗櫺,忽憶去年今夜月華明。

  別來兩葉眉長縐,可也懨懨瘦。秋光疆半已難留,記取雁來時節少登樓。

  【多麗?春日懷七姑母】

  又懨懨,過了清明時節。憶西園杏花落後,昔年于此曾別。見無情繡帆掛也,到黃昏斷淚凝睫。萬種離愁,飛鴻難寄,擬攜羅袖,翦鐙細說。恨當日,舊栽楊柳,飛絮已如雪。長條盡,何時待得,玉腕輕折。

  幾多遍,柔腸宛轉,隔雲山萬千疊。步香閨一鉤羅襪,夢裹行來也生怯。劃地相逢,碧紗窗外,無端啼斷數聲鴂。乍驚起,畫簾垂地,何處更尋覓,詹鈴響,紅雨飄愁,再沒休歇。

  【浣溪沙?初夏】

  睡起紅留枕上紋,病餘綠減鏡中雲。畫簾窣地又斜曛。

  倦蝶分明尋斷夢,浮萍容易悟前因。無聊天氣奈何人。

  【菩薩蠻?冬夜】

  梅枝正壓垂垂雪,梅梢又上娟娟月。雪月與梅花,都來作一家。

  也知人世暫,有聚翻成散。月落雪消時,梅花剩幾枝。

  【晝錦堂?秋日病起】

  最是今番,慵尋繡線,筆墨那更還拈。懊惱秋來情緒,卻似春三。翠鎖眉痕愁對鏡,暖融酒力懶添衫。間庭院落葉響多,黃昏淡月疏簾。

  更點聽漸永,鐙影動,深宵窗隙風尖。閣外哀鴻聲急,曉枕懨懨。不知消瘦今何似,恁般滋味我偏諳。流光換,多少暗蟲吟斷,淚雨廉纖。

  【風入松?秋柳】

  樓頭望遠最神傷,昨夜又微霜。秋心搖落應難盡,剩疏疏掛住斜陽。忽憶漫空飛絮,天涯斷夢茫茫。

  重來倚棹向銀塘,無復舊風光。煙痕欲補如何補,費寒蟬百遍思量。知有而今憔悴,春堤悔種千行。

  【浪淘沙?雙峰書屋海棠盛開作小詞以志感】

  夢斷小紅樓,宿雨初收,鬧晴蜂蝶上簾鉤。一院海棠春不管,儂替花愁。

  吟賞記前遊,轉眼都休,風前扶病強抬頭。知道明年人在否?花替儂愁。

  【前調?落花】

  斜日滿空墀,妝閣開遲,無聊風影弄晴絲。昨日醉眠今日醒,懊惱多時。

  蝶也似儂癡,抱蒂尋思,明年能否見繁枝?無限闌幹無限恨,幾個人知。

  【鵲橋仙?春暮】

  昏昏曉曉,重門悄悄,雨意和煙做暝。小樓又到捲簾時,恰燕子飛來花頂。

  淚珠滾滾,那禁他不住,況欲留春可肯。些些多在柳梢頭,只絮墮尋春無影。

  【鳳凰臺上憶吹簫?夏日驟雨】

  岸草搖熏,衢塵漾暖,梅天十日長晴。自楝花開後,午倦難醒。強把雕闌閑憑,又宛憶去夏蟬聲,轟雷驟。滿庭跳雨,砌響簷鳴。

  神清,暑歸甚處,更幾陣橫風,衣袂涼生。趁畫簾半颺,撲入蜻蜓。多少華堂綺閣,拋紈扇玉腕初停。穠雲散,斜陽影底,屋角猶明。

  【清商怨?聖女古祠】

  神鴉啼散古廟靜,只晚風未定。零亂斜陽,紅灰飛沒影。

  秋花狼藉滿徑,蚤遠樹野煙催暝。跨鶴歸來,雲深環佩冷。

  【菩薩蠻?七夕】

  片雲一霎還收雨,瓜筵銀燭秋光聚。人影玉階多,天孫肯渡河。

  暗蛩驚淡月,忽憶兒時節。塵世太匆匆,雞冠花又紅。

  【踏莎行?青霄裡舟中夜歸即事】

  待放蘭橈,重過菊徑,人和涼月同扶病。輕帆未掛恨行遲,掛時又怕西風勁。

  翦燭嫌頻,推逢怯冷,荒涼野岸三更近。草梢露重寂無聲,孤螢照見秋填影。

  【台城路?寄外】

  昨宵猜著今宵雨,今宵月華翻皎。露白蟲驚,風疏雁響,是我關心偏蚤。為誰懊惱?問消瘦緣由,便天難曉。有甚方兒,可將儂病竟醫好。

  和衣連悶睡倒,正朦朧著枕,忽又驚覺。池鬧殘荷,門喧剩葉,尚有秋聲多少。難禁自笑,怎剛怕秋來,便悲秋老。病裹年光,也拋人去了。

  【七娘子(秋夕】

  怕聽向晚西風緊,護銀鐙,夜久光才定。燕怪簾虛。蟲驚砌冷,空庭露白秋無影。

  近來更苦清宵永,又添個雁兒催迸。怯憑紅欄,慵行香徑,春花不病秋花病。

  【天仙子?春暮送別凝暉大姊】

  蝶到花間飛不去,人在花前留不住。春歸人去一時同,春也誤,人也誤,無數落花攔去路。

  昨夜同聽簾外雨,梅子青青青幾許。留人不住奈春何,行一步,離一步,怎怪鷓鴣啼得苦。

  【殢人嬌?寒鴉】

  一帶疏楊,飛起三三兩兩。正人倚小樓凝望。荒村野店,記初交霜降。風信緊,雜葉蕭蕭響。

  樹黑爭呼,煙青並颺,離不了愁人頭上。悲笳落日,為殘秋摩蕩。誰潑墨,畫幅塞垣圖樣。

  【醉花陰】

  小雨乍晴天氣冷,漸漸清明近。斷夢去無蹤,似趁遊絲,飛過秋千頂。

  年時只恁懨懨病,更舊愁新恨。人靜一庭閑,蕩破斜陽,響落風箏影。

  【洞仙歌?寒蟬】

  西風近遠,在柳條池館。幾抹明煙樹催暗。怯寒鴉,小歇又續殘聲,聲已斷,尚有遊絲難斷。

  蛻前原是夢,身世蒼茫,驚醒空枝夕陽滿。記槐陰翠葉,葉底初聞,歡轉眼炎涼更換。似扶病騷人更哦吟,怕苦調淒音,聽時也暫。

  【清平樂?秋夕有感】

  暝煙欲上,蟲在籬根響。幾許亂鴉風底颺,笛冷殘秋門巷。

  柳梢一個明星,欄幹短倚長憑。若要心兒不轉,除非沒有黃昏。

  【如夢令?初夏】

  簾外青梅如豆,簾底燕閒人瘦。才待展雙蛾,又被晚風吹皺。非舊,非舊,不是傷春病酒。

  【滿庭芳?題汪氏姑小照】

  恨殺人生,髫齡易過,幾年同笑同顰。征帆開後,閑想到黃昏。多少香閨舊事,空贏得歲月猶存。消魂處,柳棉蕩日,病起見殘春。

  何人?傳妙筆,月添丰采,花助精神。道夢裡常逢,畢竟非真。此際披圖見也,憶當日未埽眉痕。雲山外,近來樂否?無計共芳樽。

  【蔔運算元?遊春】

  曉雨弄新晴,蝶夢花梢醒。一路垂楊到畫橋,過盡春衫影。

  日暮卻歸來,風約虛簾定。花頂冷冷月一痕,還怯黃昏冷。

  【前調?秋日】

  秋色著人濃,門外鴉啼曉。幾葉疏楊幾個蟬,各為秋煩惱。

  煩惱幾多時,剩我長煩惱。不是斜陽便是霜,多少青山老。

  【新雁過妝樓?中秋對月】

  不醉如何?金樽滿,抬頭且勸嫦娥。看今看古,為問可也愁麼。我踏紅塵才廿載,已難禁蟋蟀聲多。況來宵一分月缺,多半秋過。

  空將流光擲卻,但有誰綠鬢,不受消磨。斷碪零葉,催送急景如梭。年年願攜此月,長留照當筵金縷歌。瑤台近,任夢魂飛度,疏星淡河。

  【踏莎行 】

  雨惱鶯閑,煙催蝶醒,逢春怎更懨懨病。縈簾弱絮已無聊,又被晚風吹不定。

  瘦怯憑欄,慵嫌對鏡,夢魂也怕空廊冷。濕雲慘慘夜深深,春星逗出梨花影。

  【長亭怨慢?除夕】

  又過卻小除夕了,爆竹桃符,那家春早。細雪霏霏,黃昏未歇打窗鬧。一鐙相照,看隔歲鐙花小。翠黛未曾描,偏此夜匆匆天曉。

  誰料,冷清清屋角,尚有老梅含笑。朝來夜去,甚新歲恁般囉唕。把時序草草開除,不愁教乾坤不老。但有底方兒,能閏窮冬都好。

  【柳梢青?清明】

  風聲鳥聲,者番病起,不似前春。針又慵拈,睡還難著,剩個愁人。

  隔簾幾日濃陰,恰放出些兒晴。薄命桃花,多情楊柳,依舊清明。


  【附錄】  秋水軒詩詞 (施蟄存七十年文選(三)詩話、詞話、書話?無相庵斷殘錄)

  毗陵莊蓮佩《盤珠詞》,昔曾在國學扶輪社出版之《香艷叢書》中得之,詞一卷,即名《盤珠詞》,共八十八闋,無詩。後讀金武祥《粟香隨筆》,因知如皋冒氏有詩詞彙刻本,並由金氏補入佚詩及斷句,並附以金武祥祖捧閻《守一齋筆記》之關於莊蓮佩者一條。但去年我在上海來青閣書莊買得冒氏刊本《秋水軒集》,繆荃孫舊藏本,計古今體詩五十七首,詩餘八十八闋。無金氏補輯之佚詞及斷句,亦無《守一齋筆記》,且並序跋亦無之。很失望,後得光緒初盛宣懷刻本,即所謂思補樓聚珍本,詩詞並刊,與冒氏刊本校,字句略有出入,但詩亦只五十七首,詞亦只八十八闋。惟有一盛宣懷跋文,雲:

  莊蓮佩名盤珠,陽湖莊有鈞女,同邑孝廉吳軾妻,穎慧好讀書,幼從兄芬佩學詩,出筆淒麗,詞尤幽怨,入漱玉之室,毗陵女史能樂府者,莫之先也。嘉慶間,病絕復蘇,謂家人曰:“頃見神女數輩,迎侍天后,無苦也。卒年二十有五,吳德旋《初月樓稿》、李兆洛《舊言集》 俱有傳。陽湖盛宣懷識。

  最近又購得光緒乙未可月樓刊本《秋水軒詞》一卷、補遺一卷。有跋語雲:

  吾郡莊蓮佩女史《秋水軒詞》哀感獨絕,膾炙人口,惜抄錄流傳,不免訛脫,道光中費氏刊本僅止二十八闋,光緒初,思補樓聚珍本詩詞並刻,而詞得八十八闋,亦未能悉為校正。茲以諸家所藏鈔本參校盛氏本,改其訛渙,補其缺逸,付諸手民,以廣其傳焉。光緒乙未閏端午,無悶居士跋。

  無悶居士不知何許人,但可知必亦是毗陵人。我們從這一節跋語中,可知《秋水軒詞》的最早刻本當為道光中的費氏刻本。可月樓刊《秋水軒詞》卷首仍轉刻費氏原序,署名費瑄,其辭曰:《秋水軒詞》,吾師吳承之夫子德配莊孺人著也……猶憶癸未歲,瑄負笈從夫子游,手錄孺人小詞一帙授瑄,越今幾二十年矣。”可知吳軾字承之,費瑄乃其門人。費氏所刻只其師手錄之詞二十八闋也。

  可月樓刊本《秋水軒詞》一卷,亦八十八闋,附補遺一卷,凡詞十一闋。莊蓮佩詞似乎當以此本為最完備了。

  關於莊氏的生平,《初月樓稿》及《舊言集》中的傳,我都未曾見到,但《守一齋筆記》卻在《粟香室叢書》中找到了。茲一併抄錄於此:

  吾常才媛頗有,而以莊蓮佩為最。佩名盤珠,莊友鈞上舍之女,余姊丈蔣南莊刺史之外孫女也。幼娟好穎慧,父母鍾愛之。女紅外,好讀書。友鈞故善說詩,蓮佩聽之不倦,每謂父曰:“願聞正風,不願聞變風。”友鈞授以漢唐諸家詩,諷詠終日,遂耽吟詠。稍長益工,將及笄,已裒然成集。古今體凡數百首,古體如《苦雨吟》,《牧牛詞》,《養蠶詞》,逼真古樂府。今體清新婉妙,佳句頗多。五言如“霜欺殘夜月,蟲碎一庭秋。”“浮雲一片來,庭樹忽無影。”“水寒魚窟靜,葉落燕巢空。” “庭院忽疑月,溪橋欲斷人。”“山容憐雨後,秋色愛霜前。”

  七言如“雨意暗滋三經草,鳥聲啼破一溪煙。”“展卷卻如人久別,惜花又值夢初過。”“涼生池館因秋近,潤遍琴書為雨多。”“霜華欲下秋蟲覺,節序將來病骨知。” “葉聲滿院秋扶病,花影半欄人課詩。”“嫩柳似波春欲動,薄煙如霧月初生。”此類皆可傳誦。

  立庵,其外叔祖也,曾有《早春十詠》,蓮佩屬和《詠月》,結句雲:“一樣閑亭清影裡,梅花含笑柳含顰”。《詠草》一聯雲:“一線柔香初見影,幾茸嫩綠遠成痕。”結句雲:“無數樓臺遮不住,暗拖煙雨出城根。”《詠鳥》一聯雲:“喚雨梅梢閨夢斷,弄晴雪後曉寒清。”尤膾炙人口。

  嫁中表吳生,字承之,翁遠宦,姑早喪,仍依母家。育子女,兼操家政,吟詩稍輒,時填小詞,亦新雋可愛。體弱多病,年二十五,值清明,填《柳梢青》雲:“風聲鳥聲,者番病起,不似前春。苔綠門間,蜂喧窗靜,剩個愁人。隔簾幾日濃陰,才放出些兒嫩晴,薄命桃花,多情楊柳,依舊清明。”其父見之,驚謂不祥。對曰:“傷幼弟耳。”蓋有弟甚慧,方數齡,昨歲殤也。是秋,蓮佩竟患瘵疾夭亡。屬纊時,念父母不置,惟合掌誦佛而已。有才無命,惜哉!

  《柳梢青》一詞,大概是這位女詞人之死的懺詞了。但盛氏本冒氏本可月樓本所載此詞,“苔綠門間,蜂喧窗靜。”兩句均作“針又慵拈,睡還難著。”似較勝也。

  關於莊蓮佩的死,崇明施淑儀女史《冰魂閣野乘》中亦有一節記載:

  蓮佩字盤珠,陽湖莊友鈞女,舉人吳軾之妻,幼穎慧,好讀書。既長,習女紅精巧,然暇輒手一編不輟,嘗從其兄受漢魏六朝人詩,讀而好之。因效為之,輒工。其幽怨淒麗之作,大抵似昌穀雲。年二十五,以瘵卒,垂絕複醒,謂其家人曰:“余頃見神女數輩,抗手相迎,雲須往侍天后,無所苦也。”其姊適蔣氏者,亦工吟詠,善吹簫,所居春暉樓,有傭能視鬼神,指其姊妹曰:“是皆瑤宮仙子,我見綠衣丫髻行空中耳。”未幾,盤珠卒,未幾,其姊亦卒。臨終索妹所畫箑為殉。先是日者推其姊年當得七十二,至是才二十七耳。

  其說雖無稽,但盛氏施氏均作此說,似乎這位女詞人之死,也頗有點李長吉的味兒了。至於她的詩,諸家均謂其似長吉,似亦並非虛譽,茲錄集中《春曉》、《春晚》二曲,以見一臠:

  琤琮鐵馬東風冷,亂落櫻桃糝幽徑。

  夢裡黃鶯聽未真,綠霧如煙隔花影。

  美人日午戀紅衾,綠雲香滑墮瑤簪。

  海棠夜雨愁春老,喚婢鉤簾看淺深。(《春曉曲》)

  垂柳堤,春風短;遊線十丈牽難轉。

  落花委地愁紅淺,燕尾分香留一翦。

  細雨拖寒散滿城,冷煙膩樹鶯無聲。

  細草得意嬌暮春,橫階當路歷亂生。(《春晚曲》)



鬘華室詩選 清 清溪徐曼仙畹蘭 撰[编辑]

  序

  《抱樸子》有言:“無仙骨者,不能成仙。惟女多仙骨,嘗從洪學,得度者,四十九人。徐芝紫為大弟子”雲。半溪子喟然曰:“豈獨長生久視乃藉仙骨哉!惟詩亦然。曠代逸才未,有抱俗骨以名家者也。鬘華室鬘仙主人,入智慧海,現天女身,咳唾隨風,都成珠玉。謝家道韞,應是前身;班氏婕妤,茲為後勁。顧以虛懷雅量,執贄餘門,刊削群言,進參上乘。大千世界中,此其鸞鳳乎?”維時余方屏丹經,開蓮社,說無生忍法,啟不思議門。女弟子十有三人,鹹侍函丈,清風徐來,默然神契。鬘仙避席請曰:“先生下大梵天,住震旦國,法輪妙轉,福不唐捐。顧弟子有少分相應否?”先生莞爾答曰:“汝饒仙骨,不賜佛心,再轉軟紅,方許證道。”群弟子猶豫徘徊,未領師旨。鬘仙悠然以思,惝然而悟曰:“然則弟子以詩證三昧可乎?”先生曰:“可”。光緒壬辰三月即望,半溪子許善來序。


  題蓼州漁隱圖

  一曲漁家樂,西風系釣艭。

  秋痕如畫好,人影映波雙。

  流水碧千里,蓼花紅半江。

  滄浪憑寄跡,塵念早全降。


  別意

  驪唱何堪聽,長亭客路遙。

  波痕春水浦,鞭影夕陽橋。

  黯黯人千里,依依柳萬條。

  雲山空極目,此際最魂消。


  寒鴉

  樹色千重暝,煙寒淡有痕。

  凍雲流水渡,衰柳夕陽村。

  風冷江鄉暮,天低墨點翻。

  秋陰飛木葉,幾陣噪黃昏。


  睡起

  大地春如繡,春風怕倚樓。

  年華流水送,愁緒落花勾。

  瘦骨憐仙鶴,塵心淡海鷗。

  捲簾人睡起,鸚鵡喚梳頭。


  舟中用步弟韻

  西風動林木,景色莽蒼蒼。

  黃葉打秋雨,白蘋開夕陽。

  鷗情何閒適,雁字自縱橫。

  萬里碧天淨,水雲無限涼。


  病起用步棣韻

  簾垂已無賴,況聽雨聲加。

  悉重損眉翠,眠多亂鬢鴉。

  消磨三月病,辜負一春花。

  漸覺情懷減,敲詩興不賒。


  夏夜次逸仙如妹韻

  庭靜日雲暮,風蟬響乍停。

  林深數歸鳥,簾捲入流螢。

  蕉色補天綠,桐陰鋪地青。

  涼情好如許,清簟睡初醒。


  四時閨詞

  垂楊低佛竹闌斜,燕剪雙飛掠茜紗。

  一夜東風春似錦,隔簾紅遍碧桃花。


  攜來小扇受風斜,稱體衫輕白雪紗。

  一笑芳塘彩蓮去,教郎莫折並頭花。


  彎彎眉月玉鉤斜,桂子香清透碧紗。

  笑向嫦娥低首拜,廣寒分我一枝花。


  漫空雪影正橫斜,寒逼文窗六扇紗。

  獨撫清琴忘漏永,銅瓶相伴有梅花。


  春日口占

  一簾雨細又風斜,幾縷輕寒上畫叉。

  啼斷鷓鴣春似夢,小窗紅煞碧桃花。


  春日偶成

  鶯聲啼徹百花叢,勾起春愁小院中。

  病後自憐無健骨,怕他料峭剪刀風。


  桃花璨錦柳垂絲,肯負春光大好時。

  寂靜明窗誰作伴,黃庭臨罷自敲詩。


  鴨爐煙儘自添香,半卷疏簾日乍長。

  燕子也憐春色好,爭銜花片補巢忙。


  春日感作

  如水春寒繡懶拈,博山親自把香添。

  露痕紅暈桃花醉,煙縷青牽柳葉尖。

  破夢鶯聲催午枕,低飛燕影掠丁簾。

  可憐辜負韻華好,無那愁多病多兼。


  春日偶遣

  春日遲遲詩懶刪,金籠鸚鵡共清閒。

  苔痕新長埋幽徑,柳影低搖露遠山。

  偶拾落花排壽字,戲吹煙篆作連環。

  畫堂一任簾垂地,不放雙雙燕子還。


  春寒

  春陰漠漠釀輕寒,芳事須遲幾日看。

  底事東皇不呵護,海棠無力射雕闌。


  春雨

  絲絲細雨潤琴台,壓樹雲陰鬱不開。

  贏得小庭生意滿,草痕分綠入簾來。


  春雪

  二月春陰雪尚飛,款關頓覺故人稀。

  霸橋多少尋詩客,驢背沖寒歸未歸。


  春愁曲

  春陰漠漠春如夢,鶯語含春隔花送。

  夕陽庭院悄無人,東風習習簾波動。

  東風如剪不剪愁,杜宇聲中獨倚樓。

  滿階芳草可憐碧,一樹梨花空自幽。

  花開花落真容易,鏡裡容華忽憔悴。

  月圓花好不開尊,浮生幾度花前醉。

  韻光逝水感流年,往事回頭盡化煙。

  恨海茫茫鵲難補,玉琴撥斷鴛鴦弦。

  垂楊萬縷絲踠地,苦把憂思牢綰系。

  斷腸心事阿誰知,冰壺空積胭脂淚。


  初夏偶成

  二疊清琴一卷書,落花如雨閉門居。

  匆匆又送春歸去,蠶豆鶯桃四月初。


  消夏詞

  榴花猶剩一分紅,斷續蟬聲綠樹中。

  水閣安排堪避暑,湘簾斐幾竹屏風。


  樹影嵐光綠鬥濃,柴門臨水少人蹤。

  北窗一覺羲皇夢,夢入壺天第幾重。


  九曲闌幹百葉窗,延涼更卷碧紗幢。

  珠蘭壓架清香吐,忙煞階前蝶一雙。


  屋外山環更水圍,晚來涼翠欲侵衣。

  一聲漁笛煙波綠,驚起眠鷗拍拍飛。


  槐陰綠滿草堂西,冰簟銀床夢欲迷。

  睡起不知天已暮,一聲知了夕陽低。


  閑將雀腦隔花熏,清絕簾櫳月二分。

  仙鶴一雙猶未睡,滿階桐影綠成雲。


  一庭蕉影朋留痕,薜荔陰濃綠到根。

  料得嫦娥當此際,廣寒應亦敞重門。


  十裡銀塘夜放船,蘭橈劃破鏡中天。

  碧筒吸盡梨花釀,一醉休辭抱月眠。


  風搖窗影亂花梢,一卷黃庭手自鈔。

  分付簷前白鸚鵡,柴門不許俗人敲。


  松聲謖謖卷青濤,笑說能將熟地逃。

  偶有客來留小飲,一盤生菜綠葡萄。


  梧桐庭院早涼賒,雨過芳塘處處蛙。

  收得白荷花上露,一瓶蟹眼自煎茶。


  好風送到芰荷香,竹影青中一味涼。

  閑倚石床無個事,看他飛鳥逐雲忙。


  涼露無聲濕素馨,綠天深處敞疏欞。

  張琴彈出瀟湘調,贏得幽禽隔樹聽。


  堆盤喜有玉壺冰,一室涼生暑不蒸。

  翻得時新好花樣,風前親自鏤瓜燈。


  闌幹徒倚夜涼侵,露滿瑤階月滿襟。

  螢火幾星吹不滅,隨風點點入花陰。


  雨過涼添夏亦秋,生涯都付釣詩鉤。

  醉眠蕉影夢俱綠,一卷《離騷》當枕頭。


  白蓮

  淩波態欲倩風扶,不染泥淤品自孤。

  隔著水晶簾一桁,月明清影淡疑無。


  秋聲

  敲窗桐葉送清音,颯颯蕭蕭擾客心。

  四壁疏風數聲笛,一天涼月萬家砧。

  霜嚴唳雁驚羈夢,露冷啼繭伴苦吟。

  最是離人聽不得,滿懷愁思感難禁。


  秋色

  西風昨夜到山家,暮色蒼涼感物華。

  秋水蘆花兩岸雪,夕陽楓葉半林霞。

  煙凝冷翠螺鬟秀,雲蔚輕藍雁影斜。

  極目江村圖畫裹,勾留有客正停車。


  秋柳

  新霜幾夜減青青,憔悴腰肢瘦影伶。

  秋雨秋風渭城路,不堪攀折短長亭。


  秋宵口占

  雁聲斷續奈愁何,檢點情懷付詠歌。

  對影自憐詩骨瘦,悲秋常覺淚痕多。

  半彎新月窺朱幌,一抹微雲鎖絳河。

  人事那堪回首憶,浮生若個醒春婆。


  秋日遊道場山

  道場山在苕溪曲,山光俯映碧湖綠。

  今朝我踏白雲來,遺跡追維蘇玉局。

  長松夾道翠參天,山鳥一聲啼破煙。

  峭壁倒瀉飛瀑冷,野亭開偏芙蓉妍。

  眼前秋光如畫好,雁排人字南來早。

  撫松坐嘯山之巔,放懷天地愁全掃。

  夕陽明滅半塔紅,鐘聲一杵搖晴空。

  洞庭山遠浮天際,太湖一勺環疑弓。

  西望龍溪亙長帶,東望菰城如鬥大。

  平田千頃界棋枰,舉頭圓戴天如蓋。

  耳邊謖謖松濤聲,到此頓覺塵心清。

  怪石礙步蘚斑駁,秋風卷地黃葉鳴。

  遊歸倦倚蓬窗坐,笑看新月輕雲鎖。

  白蘋香裡放船回,一路青山如送我。


  冬夜

  梅花瘦影一枝春,雪月光中絕點塵。

  鸚鵡禁寒言不得,可憐渾似息夫人。


  梅花

  別墅孤山放鶴亭,逋仙眷屬住西冷。

  風催庚嶺春先到,雪滿羅浮夢未醒。

  三弄閒情橫玉笛,二分瘦影供銅瓶。

  高寒色相難摹寫,贈爾維詩祗性靈。


  疏疏清影瑣窗寒,綽約豐神畫亦難。

  老幹冰霜經閱歷,空山風雪任闌珊。

  凍雲鎖處迷難認,明月光中冷耐看。

  相對忘言成古契,濁醪澆盡酒杯寬。


  新向園林剪一枝,詩心冰骨兩相宜。

  竹筇徙倚人同瘦,苔徑荒寒客到遲。

  上界神仙姑射降,此花因果放翁癡。

  頻頻索笑何為者,鎮日巡簷意大知。


  封雪短歌

  玉龍酣鬥紛無已,素甲翻空走千里。

  乾坤一片白茫茫,置身恍在琉璃裡。

  寒逼簾櫳風力催,窗前一樹紅梅開。

  花光雪色兩輝映,對此快倒流霞杯。

  瓊樓玉宇人間有,莫羨神仙九天九。

  新愁舊恨且拋開,醉看雪花大如手。


  雪彌勒

  搏成雪佛曉寒凝,銀界三千色相瀓。

  萬點天花成妙諦,一輪霜月認傳燈。

  菩提果證清涼境,冷淡禪參最上乘。

  誰謂慈悲腸總熱,如來心地淨如冰。


  醉後

  半窗梅影月如煙,倒盡金樽夜未眠。

  一縷輕寒禁得住,強扶殘醉坐燈前。


  感

  風雪蕭疏逼歲闌,流光付與指輕彈。

  煩憂瑣瑣凋雙鬢,生死茫茫付一歎。

  淚灑桃花渾是血,心如梅子只餘酸。

  雁聲慣作淒涼韻,不管愁人夢不安。


  梅花紅破向南枝,瘦倚闌幹月上時。

  舊跡模糊襟上淚,新愁憔悴鏡中姿。

  瑤琴久斷和鳴軫,玉管空題懊惱詞。

  回首前遊渺如夢,淒涼只許一燈知。


  無賴愁魔複病魔,藥爐茶鼎日消磨。

  萍蹤身世嗟無定,茶味光陰喚奈何。

  解脫自然成佛易,聰明畢竟誤人多。

  軟紅十丈難飛越,空封清流感逝波。


  漫成

  又見庭梅壓雪新,風光惱煞捲簾人。

  有情歲月愁中老,無主煙花夢裹春。

  白到鬢絲羞鏡影,工多血淚浣衣塵。

  小窗悄擁寒燈坐,無那淒涼只影親。


  偶成

  閒居寂寞悵離群,花影疏簾月二分。

  笑拂霜鋒光比雪,愛看煙篆淡如雲。

  千秋長恨金釵句,一卷清心玉笈文。

  領取靜中真意趣,白荷香勝麝蘭焚。


  閑中自遣

  境入黃梁太渺茫,秋蘋一葉證行藏。

  煨來爐芋煙俱淡,聽到窗蕉雨更涼。

  庭靜日長延鶴夢,簾疏風細透花香。

  閑中大有仙機在,領略壺天歲月長。


  偶作

  銀箭丁丁隔院聞,香消寶鴨懶重熏。

  二分別恨三分病,添上清愁更十分。


  月扶梅影上闌幹,花下尋詩翠袖單。

  一樣癡情有仙鶴,伴人偏亦耐宵寒。


  感作

  桐陰如水掩重門,香篆消殘鴨尚溫。

  詩寫四愁學平子,琴傳一曲陋王孫。

  三生因果從何證,兩字淒涼易斷魂。

  回首前塵疑是夢,羅巾怕檢舊啼痕。


  閑作

  愁病年來百事刪,任他鶴睡掩柴關

  。竹爐火活烹新茗,香篆煙殘冷博山。

  往事已隨流水去,此心更比白雲閑。

  風吹如雨桐花落,添得苔階點點斑。


  自感

  彈指雙丸迅速更,廿年如夢夢魂驚。

  秋雲擬命三分薄,止水為心一片平。

  莫遣愁魔情抑鬱,追思往事淚縱橫。

  可憐天定偏難挽,著著輸人不必爭。


  惱儂曲

  漠漠春寒簾不卷,養花天氣風如剪。

  小樓妝罷怯衣單,柳絲搖曳鶯聲軟。

  春山如畫封妝樓,偷樣描眉空鎖愁。

  彈指年華流水逝,斷腸情緒落花鉤。

  浮生若夢原虛幻,自悔樽前惆悵慣。

  團圞鏡影破雙鸞,悽楚琴聲悲獨雁。

  腰圍已覺瘦難支,況是東風病起時。

  紅雨一庭春寂寞,淒涼試譜惱儂詞。


  思親

  寂寞清宵百感生,珠簾掩映月三更。

  欲從夢裡尋親去,無奈傷心夢不成。


  乙酉冬侍親旋裡過採石磯登太白樓

  吟懷豪放海天空,千古詩人總讓公。

  此日登樓獨憑弔,青山依舊夕陽紅。

  釣魚石畔水潺潺,憶昔詩豪此泛船。

  浪說錦袍空捉月,酒中仙是水中仙。


  懷人詩二十首

  〖春陰如夢,燕語催愁,歡會難常。鶯鳴興感,空埽落花三逕;舊雨不來,自思潦草半生。故人有幾,凡屬苔岑之契,以及萍水之交,今皆黯黯分襟,或已深深埋玉。青琴在抱,有曲誰聽;紅豆相思,無時或釋。爰作懷人短句,聊志知己深情。〗

  朱琴香如姊 (工詩畫,篆楷,攻經史,善文字。少寡,課子有歐母風,著有《凝翠館詩詞鈔》待梓。)

  傾倒班昭續史才,十年別夢繞蘇台。

  記儂學制椒花頌,曾向璿閨問字來。


  姚月湘如姊(知書,早寡,無子。)

  花下初逢各少年,一痕塵夢已如煙。

  離鸞君更悲無子,如此遭逢絕可憐。


  王楚香如姊(少孀,撫孤,有賢行。)

  王夜篝燈畫荻灰,歐家賢母眾爭推。

  如儂應許賡同調,一樣傷心碎鏡臺。


  管詠菉如姊(靜淑寡言,卒年三十二。)

  聰明早悟幻中因,一霎曇華小謫塵。

  留得風流遺韻在,吳興爭說管夫人。


  王貞卿如姊 (結縭未久,遽淡塵緣。因愛武林山水佳勝,遂結精廬,長齋繡佛焉。)

  天教管領好湖山,小結精藍屋幾間。

  解脫我教輸一著,龕深佛火掩禪關。


  倪琳仙如妹 (少孤貧,遇人不淑,藉筆耕為活。耽吟工愁,著有《鵑血吟草》。)

  雲林家世本清貧,嫁得蕭郎等路人。

  一卷苦吟詩太瘦,杜鵑啼血不成春。


  蔡清仙如妹(健談善飲,知文翰,卒年三十四歲。)

  七年文字締交深,記得愁澆酒勸斟。

  今日鳴琴人已杳,閨中何處覓知音。


  周蘅仙如妹(知書明禮,早孀無子,事姑至孝。)

  不忍磨笄遽殉夫,只因堂上有慈姑。

  萊衣能代承歡子,賢孝如君畢竟無。


  徐碧仙如妹(重交誼,有熱腸,襟期曠達,喜弄柔翰。)

  徐淑清才第一流,別來忽忽幾經秋。

  天涯芳草無情碧,畫出江淹一段愁。


  嵇逸仙如妹(明慧爽直,能為小詩,予弟婦也。)

  翰墨論交總角年,聰明應是掌書仙。

  綠窗譜出雙聲調,艷福閨房羨阿連。


  談靜仙如妹 (雅淡桌犖,解詩畫音律,善飲,有山水癖。怙恃均失,守貞不字。)

  水月襟期絕點塵,女貞傲雪不知春。

  悠然獨抱煙霞癖,約我西湖共結鄰。


  王樹蕙如妹(賢淑明禮,至性和婉,愛品簫笛。)

  生小嬌憨不解愁,今生慧福幾生修。

  回頭十四年前事,明月瓊簫共倚樓。


  鈕華仙如妹(明達安貧,賦性渾樸。)

  敦厚溫柔本性成,能安裙布與釵荊。

  寒燈壓線秋風冷,辛苦年年玉剪聲。


  邵湘梅如妹(敏慧善談,兼工詩畫,回文纖恨,有蘇氏悲。)

  莫問支機石上緣,媧皇待補有情天。

  春愁一掬無人買,收入蘇娘織錦篇。


  趙筠秋女史(技擅三絕,並工寫照。未婚夫卒,苦節事親。)

  江南傳遍姓名香,三絕蘭閨盡擅場。

  湘管有花雖艷絕,含毫獨不畫鴛鴦。


  趙芝雲女史 (能詩,精書畫。母卒,廬墓西湖,誓不字人。每為男裝,以自韜晦。)

  湖濱廬墓聽松風,至孝真能娩北宮。

  千古木蘭今再見,迷離誰複辨雌雄。


  沈紫瑛女史(耽吟豪飲,喜讀史。)

  吳姜山下蔔幽居,種得梅花半繞廬。

  中有風流女博士,竟能卓犖讀群書。


  曾楚香女史(耽吟詠,解書畫,文正公猶女也。)

  江花艷入夢魂中,才德人爭仰女宗。

  不愧故侯家世好,瓣香我願拜南豐。


  陸費穉香女史 (嘉禾玉泉中丞女孫,家叔祖姑嫜猶女也。少孤,寄生吾家,著有《佩蘭吟草》。)

  笙詩補詠淚全枯,弱質依人痛少孤。

  回首門庭太零落,一樓煙雨夢鴛湖。


  (湘卿、硯香、瓊卿)外姑母 (硯姑適錢塘許氏,著有《研香吟草》;湘姑適金華鮑氏,抱秋扇悲,著有《辟囂館詩草》;瓊姑自經殉母,著有《如璧軒詩草》。)

  當年曾共角詞場,今日回頭合斷腸。

  天上人間各離別,塵緣如此太淒涼。


  別後寄懷徐碧仙如妹

  艷說吾宗大有人,知君徐淑是前身。

  笑儂一樣耽吟詠,怎及清詞不染塵。


  容易東風又一年,別情苦被柳絲牽。

  鵑啼花落春如夢,一段離愁絕可憐。


  渺涉長波悵若何,魚書打疊寄離歌。

  春江一水碧如許,怪底文通別恨多。


  不堪回首短長亭,何日挑燈雨共聽。

  身為尋君拚化蝶,夢中山隔幾重青。


  寄琴香盟姊

  浙水吳山有夢通,倩他雙鯉遞詩筒。

  身因閑絕翻多病,心到愁深轉覺空。

  感別怕看春草綠,思君況見落花紅。

  何時重放蘇台棹,剪燭西窗聚首同。


  寄諸譜妹

  拚負秋光懶倚闌,別來愁病減眠餐。

  菊花比骨何妨瘦,梅子為心總是酸。

  放眼乾坤宜痛飲,側身天地自長歎。

  酒酣忽灑千行淚,不為知音不肯彈。


  寄懷同譜

  無那懷人獨倚樓,十分涼意沁簾鉤。

  梧桐一葉落金並,秋雨秋風愁複愁。


  雲山目斷憶知音,怕向風前鼓玉琴。

  一點秋燈蟲四壁,惱他擾碎別離心。


  寄靜仙西湖

  夢痕約略憶杭州,往事如煙付水流。

  欲買青山未償願,雲天回首不勝愁。


  白鷗點點下橫塘,幾樹垂楊鎖夕陽。

  萬柄風荷搖不定,水天深處十分涼。


  贈邵湘梅女史

  風流久仰女中師,夢奪江淹筆一枝。

  花月有情閑作畫,茶煙無語靜敲詩。

  清才拔俗如君少,著意工愁笑我癡。

  記得水萍初聚首,瘦梅香冷歲寒時。


  邵婧之女史于歸詩以催妝

  一堂弦育聚群仙,盡是翩翩女少年。

  試問個中誰領袖,邵娘風度獨清妍。


  肯將新學讓檀郎,象數歐文各擅場。

  不作尋常兒女態,何須梅萼助新妝。


  聰明慧業證三生,藉甚才名早歲成。

  今日閨房添韻事,琴歌新譜合歡聲。


  女兒有願去浮槎,求學情殷志足誇。

  三島來年春似海,雙雙攜手看櫻花。


  流蘇寶帳鏤金箱,雲錦衣裳璨七襄。

  笑我添妝無別贈,新詞學譜賀新郎。


  詩草承安定胡士蘭女史題詞,步韻謝之

  驀地傳來絕妙辭,盥薇百讀謝娘詩。

  璿閨卓犖才如此,訪遍江南竟未知。


  巴詞可許共賡酬,傾倒清才第一流。

  多謝吟箋遙寄贈,憐儂薄命替儂愁。


  風調超然迥軼群,清名恨未早知聞。

  楓橋水色丘於酒,買得扁舟擬訪君。


  水萍風絮聚何年,欲向三生間夙緣。

  字格簪花詩璨錦,料君三絕定兼全。


  遊龍華寺

  有情芳草碧連天,三月韻華分外妍。

  指點仙源疑宛在,桃花紅煞石橋邊。


  舟行即景

  數間矮屋一茅亭,蘆荻蕭蕭草不青。

  水接凍雲天欲墮,雁行點點下寒汀。


  一尊濁酒倚蓬窗,劃破煙波畫槳雙。

  古樹寒鴉棲不定,雪花如絮撲輕艭。


  武林道中口占

  紅蓼青菱鏡裡天,波搖橋影半弓圓。

  忽聽欸乃漁舟出,白鳥一雙飛破煙。


  草痕黃界路三叉,臨水柴門四五家。

  怪底風來香不斷,岸邊開遍款冬花。


  西湖

  六橋垂柳鎖輕煙,雨後新晴放畫船。

  指點西冷蘇小墓,美人香草自年年。


  孤山隱隱白雲遮,來訪風流處士家。

  放鶴空留亭子在,詩魂千古證梅花。


  辛卯仲秋重遊西湖

  西子仍無恙,依稀憶舊遊。

  水清魚逐隊,天闊雁鳴秋。

  塔影隨波活,鐘聲帶月流。

  聯吟有佳侶,容與一扁舟。


  處士忠臣聚,林家大有人。

  漪園參月老,閬苑拜花神。

  鴻爪同留印,烏私苦憶親(丙戌曾侍先君來遊)。

  忘機羨漁父,煙水靜垂綸。


  雲影峰頭幻,湖光鏡面平。荷殘猶戀蝶,柳老不聞鶯。

  品茗泉親瀹,探幽酒共傾。歸途誰送我,明月最多情。


  遊慈相寺

  極目長松一碧連,青山繞寺黛痕鮮。

  清幽不讓三天竺,名勝爭傳半月泉(半月泉如半月,雖三五之夕,池中月亦不圓,有東坡題碣在)。

  雲影白迷飛瀑冷,日光紅親野花妍。

  塵襟滌盡憑闌立,靜聽東風鳥語圓。


  棠溪觀水嬉歸途口占

  絲絲新柳不藏鴉,風送輕舟綠水涯。

  一幅鄉村好圖畫,菜花黃入野人家。


  夕陽簫鼓畫船過,桑柘青濃影蘸波。

  燕子一雙掠春水,篷窗亂撲落花多。


  漫成

  清琴瘦鶴共盤桓,秋月春風指一彈。

  芳草綠雲低壓徑,落花紅雨亂敲欄。

  酒因解恨傾杯易,詩到無題下筆難。

  多少青山環屋外,恍疑風景畫中看。


  漁家

  煙波深處寄生涯,水國蒼茫泛釣槎。

  四壁晚霞明蓼穗,一船晴雪壓蘆花。

  夕陽柳岸謳歌起,秋雨逢窗笑語嘩。

  賣罷銀鱸歸去候,滿般涼月冷魚叉。


  山居

  萬山青裹讀書樓,飛瀑當門聲瀉秋。

  松影一庭延鶴夢,花光三徑膩鶯喉。

  蒼苔滿地涼雲鎖,紅藥翻階宿雨收。

  飽領煙霞閑趣味,翠屏掩映畫簾鉤。


  隱者

  青卷松濤雲萬壑,藥苗彩罷閑調鶴。

  月明樹底撫清琴,風過刺桐花亂落。


  題任叔田廣文循垓采蘭圖

  戀戀鳥私托詠歌,芳馨採擷向岩阿。

  騷經哀怨傳蘭芷,小雅悲懷廢蓼莪。

  空穀雨風淒欲絕,終天霜露感如何。

  孝思取認餘圖畫,補出笙詩淚點多。


  題寫南山樓圖

  道場聳翠苕溪曲,鎮日相看看不足。

  愛山更勝蘇玉局,丹青一幅恣收束。

  滿帋雲煙揮斷續,圖成一筆傾醽醁。

  軟紅洗盡俗塵俗,山光撲入樓頭綠。


  題半日醉齊主人間居自遣圖

  汶上高風譽早馳,披圖今日仰英姿。

  鄭虔絕技花生筆,阮籍清狂酒滿卮。

  一院桐陰閑弄笛,半簾花影靜敲棋。

  文章蓋世橫行久,不論尖團總入時。(公善畫蟹)


  花木深深屋幾椽,閉門未許俗緣牽。

  結來翰墨三生契(公與外子同譜),參透推敲兩字禪

  世事不須求甚解,人生最好是隨緣。

  明年得意槐黃後,忙煞長安十裡鞭。


  題畫

  青山無語暮雲流,瘦柳疏煙無限秋。

  柔櫓一聲聲欸乃,灘頭驚起睡沙鷗。


  題月湖漁隱圖

  萬頃琉璃波渺渺,乾坤一葉扁舟小。

  鱸魚風起釣絲涼,濁世浮名淡鷗鳥。


  自題二十五歲小影

  錦瑟年華彈指過,眉山曲曲奈愁何。

  怪他天上團圞月,慣照秋思入鬢多。


  罡風吹墮小瑤天,回首瓊樓夢亦仙。

  底事橫琴偏不鼓,要從琴外悟真筌。


  題俞慶曾女史繡墨軒詩後 (女史字吉初,德清俞曲園太史女孫也。適宗氏,其姑遇之虐,女史曲意承順。嗣其姑為子置妾,妾有惡瘡,女史親調湯藥,姑猶謂其妒也,日怒詈之。女史不能安,作書致太史,尾隱一死字,遂仰藥卒,年僅三十有三,太史為作傳,傳其詩。)

  坐聽梅雨愁清夕,蕉窗燈影耿涼碧。

  一卷新詩讀百回。蘇娘字字皆瓊璧。

  羨君清才女謫仙,聞君四德群推賢。

  紅閨賭韻花生筆,聰慧深邀大父憐。

  于歸夫婿亦時彥,玉堂人物世爭羨。

  萊舞娛親兩璧人,綠梅花下開清宴。

  誇何姑惡朝暮啼,鴞聲聒耳風淒淒。

  傷心掩泣言不得,十年血淚凝幽閨。

  曲意承歡輒逢怒,托之歌詠愁難訴。

  自從桃葉渡江來,醫藥親調反雲妒。

  生成薄命複何爭,敢怨姑心太不明。

  一笑九京尋樂土,恨深自覺死生輕。

  隱語家書傳死字,未忍重傷重闈意。

  才逾三日噩音來,一樹瓊英竟萎翠。

  籲嗟乎!

  淑媛底事偏坎坷,豈真才人例折磨。

  碧海青天自千古,儂亦為之抱恨多。


  偶書石頭記後

  情天同是謫仙人,兩小無猜鎮日親。

  記否碧紗廚裹事,戲呼卿字作顰顰。


  又送春歸感歲華,阿儂生小恨無家。

  傷心一樣同飄泊,淒絕東風葬落花。


  菊花香裡快飛觴,鬥韻分箋粉黛場。

  試問清才誰冠首,當時獨讓病瀟湘。


  涼月模糊香不溫,懶調鸚鵡掩重門。

  窗前悔種千竿竹,贏得斑斑漬淚痕。


  藥爐茶鼎篆煙浮,風雨幽窗一味秋。

  知否多情天亦妒,罰卿消瘦罰卿愁。


  兒家因果自家知,作繭春蠶自縛絲。

  了盡相思還盡淚,三生誤煞是情癡。


  梨花落盡不成春,夢裡重來恐未真。

  漫道玉郎真薄幸,空門遯跡為何人。


  月月小說題詞

  稗官溫說總荒唐,摘異搜奇各擅場。

  知否歐西能進步,全憑一曲荔枝香。


  文明我國尚胚胎,幸有文豪共騁才。

  欲藉生花三寸管,夢中驚起睡獅來。


  喚醒同胞志願奢,他年或免化蟲沙。

  狂瀾念日憑文挽,此是批茶五月花。


  任烈婦詩

  蔡家有女淑且賢,幼嫻詩禮四德全。

  于歸任氏年十五,和鳴韻葉鴛鴦弦。

  夫婿髫齡芹早采,雲煙揮灑才如海。

  得意旋分貢樹香,登堂偕舞莢衣彩。

  不圖天忽召修文,鏡掩孤鸞遽破分。

  妾心既碎妾腸斷,哀猿啼慘凝愁雲。

  自愁妾命薄於紙,從夫誓願同生死。

  觸石血濺桃花紅,飲剪舌破蓮花紫。

  誇均被阻苦為防,寸心至此轉傍徨。

  上有白髮下黃口,安排一一費思量。

  抱兒因向小郎托,高堂更賴歡時博。

  仰事俯畜既有人,問心已安死亦樂。

  空閨黯淡月黃昏,杜宇聲淒靜掩門。

  一燈磷火耿寒碧,冰綃三尺騰冰魂。

  停屍暑月色不變,蓋棺依舊如生面。

  凜然正氣炳千秋,合列吳興節烈傳。

  籲嗟乎!

  士夫偷息生草間,視此烈婦應汗顏。


  讀小青傳書後用琳仙如妹韻

  小劫華鬘下碧城,到頭可悔誤癡情。

  多愁轉覺難為死,照影空憐太瘦生。

  倚竹有人吟月冷,落花無主逐風輕。

  淒涼夜雨幽窗裡,一豆燈紅獨伴卿。


  折蕙摧蘭太可傷,喘絲扶起尚新妝。

  詩吟紈扇悲秋月,淚灑胭脂化海堂。

  安得鶬羹療妒婦,詎因獅吼誤癡郎。

  珍珠小字紅箋認,忍讀焚餘稿數章。


  長夜淒清靜掩門,眼枯拭盡淚無痕。

  支離病骨怯秋冷,寂寞傷心愁雨昏。

  空剩殘詩傳恨事,竟無慧劍斬情根。

  一尊酒濁澆卿墓,流水斜陽欲斷魂。


  漫說情多誤此生,千秋贏得競傳名。

  青天有缺嗟難補,碧海無邊恨莫平。

  倩影桃花魂亦瘦,芳心水雪跡同清。

  年年春雨棠梨落,淒絕孤山杜宇聲。


  雪窗和步棣韻

  寒窗潑墨倒金壺,摹出王維本色圖。

  萬樹梅花一天雪,乾坤贏得點塵無。


  閉門風雪樂清貧,一枕梨雲夢裹身。

  輸與當年袁處士,空山高臥伴無人。


  料峭尖風透碧紗,匆匆歲暮感年華。

  算來畢竟天公巧,一夜能開萬樹花。


  紅爐煮雪滌詩腸,金鴨消殘幾縷香。

  最是寒宵聽不得,雁聲斷續不成行。


  蘆花用查郅齊侍禦韻

  晴雪叢叢夾岸鋪,漁艭紅透一燈孤。

  低迷遠渚疏還密,倒映寒流有亦無。

  素影欲遮煙雨艇,白描寫出水雲圖。

  共開不借東風力,玉骨珊珊傲五湖。


  曾泊潯陽送別船,琵琶彈醒野鷗眠。

  半江月冷聞漁笛,兩岸花飛逐客鞭。

  一片潮聲催遠浦,十分秋色淡平川。

  此中記有英雄隱,古壘依稀不計年。


  迷離一望白紛紛,色與遙天淡不分。

  點點寒光吹作雪,重重涼影釀成雲。

  聲傳月夜驚羈客,跡隱煙波傲此君。

  占斷秋風來水國,蕭疏紅蓼共斜曛。


  古渡蒼涼昔景非,夕陽紅上釣魚磯。

  月明淺水群鷗宿,霜冷荒江一雁飛。

  畫盡寒灰書草草,聽殘羌管思依依。

  漫言難敵春棉暖,曾作當年孝子衣。


  吊小青

  冷雨幽窗腸斷時,聰明悔作有情癡。

  空將心事留圖畫,付與癡郎恐未知。


  獅吼朝朝幾度驚,女兒命薄可憐生。

  挑燈灑盡紅冰淚,忍聽中宵杜宇聲。


  小劫華鬘絕可憐,妒花風雨奈何天。

  情緣一笑今參破,莫作他生並蒂蓮。


  亭亭瘦影照春波,憐我憐卿喚奈何。

  淒絕孤山舊遊處,埋香塚畔落花多。


  清才國色本難兼,愁重何堪病更添。

  一盞梨漿難續命,淒風冷雨不開簾。


  挽瓊卿從姑

  〖姑,叔祖翁泉生公女也。年十九失怙,事叔祖姑陸費夫人至孝。越五年,叔祖姑卒,遽仰藥,為家人所持,不得死。卒投繯以殉。為絕命詩數百言,尤殷以附葬母傍為屬。時光緒庚子十月廿一日也,年僅廿四歲。事上,得旌表如例:〗

  純孝爭誇媲北宮,承歡曲意廿年中。

  無端一夜萱花萎,雪樣麻衣淚染紅。


  絕命詞成血淚枯,寒燈冷月影模糊。

  捐身一死尋常事,如此從容畢竟無。


  閨閣鹹欽詠絮才,料應此去返蓬萊。

  梅花依舊開如雪,可有芳魂月下來。


  侍母重泉誓不歸,人間天上願相依。

  遺詩怕向寒窗讀,南望瀟湘空淚揮。


  長白惠興女史以身殉學詩以悼之

  茫茫大陸化蟲沙,白禍侵尋未有涯。

  記取有人先覺任,女豪生近帝王家。


  國勢存亡爭一著,最先教育重家庭。

  苦心興學犧生命,女界沉沉此喚醒。


  金釵典盡力難支,慷慨捐軀諫以屍。

  賴有姚黃能繼起(姚君發起中國公學,黃君發起競存公學,皆以身殉學),不然愧煞此鬚眉。


  學子莘莘澤莫忘,先生此舉破天荒。

  千秋學界傳佳話,俎豆湖山姓氏香。


  華室詩選題詞

  字裡行間氣似蘭,愁腸宛轉觸無端。

  錦囊佳句搜羅富,白璧微瑕指摘難。

  吐盡春蠶絲未斷,吟成別鵠淚空彈。

  一般茆屋牽蘿恨,日暮天寒翠袖單。


  苕溪一水隔盈盈,展卷疑通咳唾聲,

  畫荻他時酬苦志,頌椒早歲擅才名。

  苔岑聚首情如昨,花月聯吟夢易驚。

  幾度焚香三複誦,雪泥鴻爪咸平生。

              琴香女史朱月蓮題


  絕妙無慚是好辭,修眉未畫早工詩。

  挑燈細讀銷魂句,人似梅花瘦可知。


  拈韻分箋互唱酬,清才如水自風流。

  可憐一管生花筆,不寫《關雎》只寫愁。


  工愁善病孰如君,哀艷詞華不忍聞。

  江北江南眾閨秀,新詩一卷獨超群。


  柏舟早賦正華年,六載匆匆悵短緣。

  薄命紅顏原有例,從來福慧不雙全。

              安定女史伯荃胡士蘭題

  右為吾鄉徐曼仙女史所作。女史學通新舊,善畫工書,曾任天足會學堂教員,桃李盈門,極一時之盛。所擬《紅樓夢葉戲譜》已列入本編三集中。茲讀其詩,纏綿往復,神韻悠然,雅近晚唐風格。附錄莊詞後,珠聯璧合,旗鼓正自相當耳。宣統二年四月,皞皞子附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