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艷叢書/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靈物志 唐 佚名[编辑]

 萬物生於情,死於情。人於萬物中處一焉,將以能言能衣冠揖讓,遂為之長。其實覺性與物無異。是以羊跪乳為孝,鹿斷腸為慈。蜂立君臣,雁喻朋友,犬馬報主。雞知時,鵲知風,蟻知水,啄木能符篆,其精靈有勝於人者,情之不相讓可知也。不獨禽魚,即草木無知,而分天地之情以生,亦往往洩露其象。何則?生在而情往焉。故人而無情,雖曰生人,吾直謂之死矣!


  鳳(二則)

  南方有比翼鳳,飛止飲啄,不相分離。雄曰野君,雌日觀諱,總名曰長離。言常想離著也。此鳥能通宿命,死而復生,必在一處。紂時集於長桐之上,人以為雙頭鳥不祥。及文武興,始悟曰:“此並配之瑞也。”

 西方衛羅國王,有女字曰配英。與鳳共處,於是靈鳳常以羽翼扇女面。後十年中,女忽有胎,王意怪之,因斬鳳頭埋于長林邱中。後生女,名曰皇妃。王女思靈鳳之遊好,駕臨長林邱中。歌曰:“杳杳靈鳳,綿綿長歸。悠悠我思,永與願違。萬劫無期,何時來飛。”是鳳忽然而生,抱女俱飛,徑入雲中。


  鸞

  罽賓國王,買得一鶯,欲其鳴不可。致飾金繁,饗珍羞,對之愈戚,三年不鳴。夫人曰:“嘗聞鸞見其類則鳴。何不懸鏡照之?”王從之。鸞睹影悲鳴,沖霄一奮而絕。


  鶴(二則)

 湘東王,修竹林堂。新楊太守鄭裒,送雄鶴於堂,其雌者尚在裒宅。霜天夜月,無日不鳴。商旅江津,聞者墮淚。時有野鶴,飛赴堂中,驅之不去,即裒之雌也。交頸頡頏,撫翼如奏鐘盤,翻然共舞,上下低昂,妙契弦節。

 晁采,畜一白鶴名素素。一日雨中忽憶其夫,試謂鶴曰:“昔王母青鸞,紹蘭燕子,皆能寄書達遠,汝獨不能乎?”鶴延頸向采,若受命狀。采即援筆,直書三絕,系於其足,竟致其夫。尋即歸。


  石鶴

 揮使有女病瘵,尫然待盡,出叩蓬實。蓬實曰:“與我寢處一宵,尚何病哉。”揮使大怒,欲批其面。細君屏後趨出止之,謂揮使曰:“神仙救人,終不以淫欲為事。倘能起病,何惜其軀?”遂許諾。其夜蓬實命選壯健婦女四人,抱病者而寢。自運真陽,逼熱病體,眾見癆蟲無數飛出,用扇撲去。黎明輔以湯藥飲食,痼疾頓除。一家驚起愧謝。遂還西川鶴鳴觀,乘石鶴而去。先是觀前舊有兩石鶴,不知何代物也。蓬實乘其雄者上升。其雌者中夜悲啼,士人驚怪,爭來擊落其啄,至今無啄石鶴一隻存焉。


  秦吉了

 天后時,左衛兵曹劉景陽,使嶺南,得秦吉了一雙能解人語,至都進之。留其雌者,雄煩怒不食。則天問曰:“何乃無聊也?”鳥曰:“其配為使者所得,頗思之。”乃呼景陽曰:“卿何故藏一鳥不進?”景陽叩頭謝罪,乃進之。則天不罪也。


  鴛鴦(二則)

 元魏顯宗延興三年,因田,鷹攫一鴛鴦,其偶悲鳴上下不去。帝乃惕然,問左右曰:“此飛鳴者為雌為雄?”左右對曰:“臣以為雌。”帝曰:“何以知之?”對曰:“陽性剛,陰性柔。以剛柔推之,必是雌矣。”帝乃慨然而歡曰:“雖人鳥事別,至於姿識性情,意何異哉。”於是下詔,禁斷鷙鳥,不得畜焉。

 劉世用,嘗在高郵湖,見漁者獲一鴛鴦。其一飛鳴,逐舟不去。舟人殺獲者而烹之,將熟揭釜。其一亦即飛入,投湯而死。


  鶼

  《爾雅》雲:南方有比翼鳥焉,不比不飛,其名謂之鶼。詞家以鶼鶼喻夫婦。


  雁(四則)

 元好問(字裕之金人)赴試并州,道逢捕雁者,捕得二雁,一死,一脫網去。其脫網者,空中盤旋,哀鳴良久,亦投地死。元遂以金贖得二雁,瘥汾水傍,壘石為識,號曰雁井。因賦《摸魚兒》詞雲: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嗟何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有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止處。

欒城李仁卿治和雲:

  雁雙雙,正分汾水,回頭生死殊路。天長地久相思債,何以眼前俱去?摧勁羽,倘萬一幽冥,卻有重逢處。詩翁感遇,把江北江南,風僚月唳,並付一丘土?  仍為汝,小草幽蘭麗句,聲聲字字酸楚。桐江秋影今何在?草木欲迷堤樹。露魂苦,算猶勝王嬙青塚真娘墓。憑誰說與?對鳥道長空,龍艘古渡,馬耳唳如雨。

 王天雨雲:家後有張姓者,曾獲一雁,置於中亭。明年有雁自天鳴,亭雁和之。久之而天雁遂下,彼此以頸交,死于樓前。後因名樓曰“雙雁樓”。

 王蔭伯,教諭銅陵時,有民舍除夜燎煙,拔除不祥。一雁偶為煙觸而下,其家直以為不祥也,烹之。明日一雁飛鳴屋頂,數日一墜而死。

 弘治間,河南虞人,獲一雌雁,縛其羽,蓄諸場圃,以媒他雁。至次年來賓時,其雄者與群雁飛鳴而過。雌認其聲,仰空號鳴。雄亦認其聲,遂飛落圃中,交頸悲號,其聲嗚嗚,若相哀訴者良久。其雄飛起半空,欲去徘徊,視其雌雁不能飛,複飛落地上,旋轉叫號,聲甚悲惻。如此者三四次,知終不能飛去,乃共齧頸蹂蹴,遂相觸而死。嗚呼!雁為禽類,而且有恩義。人之夫婦相拋棄而不顧者,何獨無人心哉!


  燕(四則)

 襄陽衛敬瑜,早喪,其妻霸陵王整妹也。年十六,父母舅姑咸欲嫁之,誓而不許。截耳置盤中為誓,乃止。戶有燕巢,常雙來去,後忽孤飛。女感之,謂曰:“能知我乎?”因以縷志其足。明年複來,孤飛如故,猶帶前縷。女作詩曰:

  昔年無偶去,今春猶獨歸。

  故人恩既重,不忍複雙飛。

自爾春來秋去,凡六七年。後複來,女已死。燕繞舍哀鳴,人告之葬處,即飛就墓,哀鳴不食而死。人因瘥之於旁,號曰“燕塚。”事見《南史》,唐李公佐有《燕女墳記》。

 一說姚玉京,嫁襄州小吏衛敬瑜。衛溺死,玉京守志。常有雙燕巢梁間,為鷙鳥所獲。其一孤飛,哀鳴徘徊。至秋翔集玉京之臂,如告別然。玉京以紅縷系其足,曰:“新春複來,為吾侶也。”明年果至,玉京為詩云云。後玉京卒,燕複來,周回悲鳴。家人語曰:“玉京死矣!墳在南郭。”燕至墳所亦死。每風清月皎,或見玉京與燕,同游灞水之上焉。或雲:玉京即王氏乳名,加姚者從母姓也。

 元元貞二年,雙燕巢于燕人柳湯佐之宅。一夕,家人舉其燈照蠍,其雄驚墜為貓所食。雌仿徨悲鳴不已,朝夕守巢,諸雛成翼而去。明年雌獨來,覆巢其處。人視其巢有二卵,疑其更偶,徐伺之,則抱雛之殼耳。自是春來秋去,惟見其孤飛焉。

 夏氏子,見梁間雙燕,戲彈之。其雄死,雌者悲鳴逾時,自投於河亦死。時人作烈燕歌雲:

  燕燕於飛春欲暮,終日呢喃語如訴。

  但聞寄淚來瀟湘,不聞有義如烈婦。

  夏氏狂兒好畋獵,彈射飛禽類幾絕。

  梁間雙燕銜泥至,飛鏃傷雄當兒戲。

  雌燕視之或如癡,不能人言人不知。

  門前陂水清且泚,一飛竟溺澄瀾底。

  傷哉痛恨應未休,安得化作呂氏女,手刃斷頭報大仇。

 長安豪民郭行先,有女紹蘭,適鉅賈任首宗。為賈於湘,數年不歸,音信不達。紹蘭睹雙燕戲于梁間,長籲語曰:“我聞燕子自海東來,往復必經湘中。我婿離家不歸,數歲蔑有音耗,生死存亡未可知。欲憑爾附書,投於我婿。”言訖淚下。燕子飛鳴上下,似有所諾。蘭複問曰:“爾若相允,當投我懷中。”燕遂飛於膝上。蘭遂吟詩一首雲:

  我婿去重湖,臨窗泣血書。

  殷勤憑燕翼,寄與薄情夫。

蘭遂書小其字,系于燕足上,遂飛鳴而去。任宗時在荊州,忽見一燕飛鳴頭上,訝視之,遂泊其肩。見有一小緘系足,宗解而視之,乃妻所寄之詩,宗感而泣下。燕複飛鳴而去。次年歸,乃出詩示蘭。宰相張說,敘其事而傳之。


  鸛

 高郵有鸛雙棲于南樓之上。或弋其雌,雄獨孤棲。旬余,有鸛一班,偕一雌與共巢,若媒誘之者。竟日弗偶,遂皆飛去。孤者哀鳴不己,忽鑽嘴入巢隙,懸足而死。時遊客見之,無不嗟呀,稱為烈鸛,而競為詩歌吊之。複有烈鸛碑。


  鴿

 江浙平章夔夔家養一鴿,其雄斃於狸奴,家人以他雄配之,遂鬥而死。謝子蘭作義鴿詩以吊之雲:

  翩翩雙飛奴,其羽白如雪。

  烏員忽相殘,雄死雌躄躠。

  絕食累數日,悲鳴聲不歇。

  蒼頭配他偶,捍拒項流血。

  血流氣亦憤,血止氣乃絕。

  嗟爾非鴛鴦,失配不再結。

  嗟爾非睢鳩,所性殊有別。

  于人擬莊薑,之死同一轍。

  夫何宮壺內,往往少貞烈。

  夏姬更九夫,河間不堪說。

  聊為義鴿行,以激夫婦節。


  金鵝

 義熙中,羌主姚略,壞洛陽溝取磚,得一雙鵝,並金色,交頸長鳴,聲聞九皋,養之此溝。


  象

 日南貢四象,各有雌雄。其一雌死于九貢,至南海百有餘日,其雄泥土著身,獨不飲酒食肉。長史問其所以,輒流涕焉。


  玉象 金象

 李德裕好餌雄黃,有道士自雲李終南,住羅浮山,笑曰:“相公久服丹砂,是世間凡火。只促壽耳。”懷中出一玉象子如拳,許曰:“此可求勾漏瑩徹者,燃香置象鼻下,勿令婦人雞犬見之。三五日象自服之,即複吐出,乃可服。此火王,太陽之精,凝結已三萬年。以相公好道,因以奉借。唯忠孝是念,無以貽咎。”又出一金象雲:“此是雌者,與玉為偶。不爾玉象飛去。”德裕一一驗之不差。服之顏面愈少,須鬢如漆,乃求采異姝,至數百人。象不復吐砂。其後南遷於鬼門關,逢道士怒,索二象曰:“不志吾言,固當如此。”公固不與,至鱷魚潭。風雨晦冥,玉象自船飛去,光焰燭天。金象從而入水。公至朱崖,飲恨而卒。


  馬

 蠶女者,當高辛帝時,蜀地未立長君,無所統攝。其父為鄰所掠,去已逾年,唯所乘之馬猶在。女念父隔絕,或廢飲食。其母慰撫之。因誓於眾曰:“有得父還者,以此女嫁之。”部下之人,唯聞其誓,無能致其父歸者。馬聞其言,驚躍振迅,絕其拘絆而去。數日父乃乘馬歸。自此馬嘶鳴不已,父問其故,母以誓眾之言白之。父曰:“誓於人,不誓于馬。安有人而偶非類乎?但厚其芻食。”馬不肯食。每見女出入,輒怒目奮擊,如是者不一。父怒,射殺之,曝其皮於庭。女行過其側,馬皮蹶然而起,卷女飛去。旬日得皮於大樹之上。女化為蠶,食葉吐絲成繭,以衣被於人間。因名其樹曰桑。桑者,喪也。父母悔恨,念之不已,忽見蠶女乘流雲,駕此馬。侍衛數十人,自天而下。謂父母曰:“太上以我孝能致身,心不忘義,授以九宮仙殯之任,長生於天矣。無複憶念也。”乃沖虛而去。今家在什邡、綿竹、德陽三縣界,每歲祈蠶者,四方雲集,皆獲靈應。宮觀諸尼,塑女子之像,披馬皮,謂之馬頭娘,以祈蠶桑焉。


  虎(二則)

 弘治初年,荊溪有甲乙二人,髫丱交好。甲妻甚艷。乙乃設謀,謂苦困甚,盍圖濟乎?甲告不能。乙曰:“固知也。某山家豐於賄,乏主計史,覓之久矣,若解書數,正堪此耳。若欲,吾為若策之。”甲感謝乙,助其舟貲,並載艷者以行。抵山,又謂:“吾固未嘗宿語彼,彼突見若夫婦,得無少忤乎?留而內守舟,吾與若先往。”甲從之。乙乃宛轉引行險惡溪林中。至極寂處,乃抶甲僕地,出腰鐮砍之,甲隕絕。乙謂已死矣,偽哭而下山,謂婦曰:“若夫齧於虎,試同往簡覓。”婦驚但無計,勉從之。乙又宛轉引行別險寂處。擁婦求歡未遂。忽虎出叢柯間,咆哮奮前,齧乙以去。婦駭走。心忖:“彼習行且爾,吾夫果在虎腹中矣。”且悲且懼,盤旋山徑,求歸路未得。忽見一人,離披而來,頭面俱血。逼視之,乃其夫也。婦喜曰:“汝已脫虎口乎?”夫亦訝問:“汝何為至此?”各道其故,共相詫歎,以為天道不遠,乃扶持還舟,竟無恙。時人作義虎傳。

 正德間木工邱高,奉化人。附東吳主人李七船造番夷。至海傍,渡舟山,遘厲且死,眾棄之山麓而去。數日不死,忽一虎來視耽耽,聲咆哮,斂齒而不咥,若閔其垂死者。高始怖甚,既見其不咥,沾沾可親,因指口求食。虎去以兔豕來,不可食。虎故雌也,相依坐身畔,飼以乳。高賴虎乳,得活。數日起行,因敲石取火,掇朽枝煨食,日益強健。與虎相習,漸有牝牡之事。後有雄虎來求配,虎怒相搏,高倚虎持竿逐之,去遠且已。久之虎遂有娠,生一子居然人也。高謂虎曰:“虎妻虎妻,吾居此荒山,雖生猶死。遠望有舟山,恨無舟揖,汝識水性否?”虎帖耳聽受,便躍入海,如履地,尾如檣。已而登岸。高左挾子,右持斧鋸,騎虎渡海,尾後風生,俄頃已到舟山。眾皆驚避,高止之曰:“無傷也!”高伐木結茅屋,囑虎曰:“汝勿晝出。”虎聽其語,夜拖獸鹿,高晝則鬻之,人呼為邱虎嫂。生子名虎孫,性猛彪,虎項獨骨臂。年十二,力舉數百斤。或薦於浙省督府胡公。馳檄招來破倭戍,時受上賞。後高死,與虎合葬成塚,曰“虎塚”。至今海上談者,謂猛虎可親,必指“虎塚”雲。

 按:《虎薈》載此事,為蕭山木匠邱大空。


  猴

 弘治間,洛陽民婦阿周,山行遇群猴,執婦洞中。一老猴妻之,群猴驚不敢犯。日采山果為糧,或得米粟,周敲石取火炊食之。歲餘生一子,人身猴面,微有毛。恒為老猴守視不得脫。一旦老猴病目,周拾藥敷而盲之。乘群猴出,遂攜其子,逃歸夫家。蘇郡民歸邵氏,乳史太守兒,複隨至洛,親見阿周母子。


  魚(二則)

 昔宗羨思桑娣不見,候月徘徊於川上。見一大魚,浮於水面。戲囑曰:“汝能為某通一問于桑氏乎?”魚遂仰首奮鱗,開口作人語曰:“諾”。宗羨出袖中詩一首,衲其口中。魚若吞狀,即躍去。是夜桑娣聞叩闥聲,從門隙視之,見一小龍據其戶。驚而入,不寢達旦。開戶視之,惟見地上彤霞箋一幅,詩曰:

  飄飄雲中鶴,遙遙慕其儔。

  肅肅獨處客,惙惙思何述。

  愁心何當已,愁病何當瘳。

  誰謂數尺地,化作萬里修。

  誰謂長河水,化作纖纖流。

  誰謂比翼鳥,化作各飛鷗。

  悲傷出門望,川廣無方舟。

  無由謁餘款,馳想托雲浮。

出《玄散堂詩話》。

 謝長裾,往觀魚洞天,每念瓊卿,輒命一魚寄訉,魚飛入青天,輕於片紙,往來甚遠。一日飛至桂海,與龍隱岩龍鬥。失其書,恐長據責之,立化於西山之後為石焉。即今立魚峰是也。


  蠶

 蠶最巧作繭,往往遇物成形。有寡女獨宿,倚枕不寐。私傍壁孔中視鄰家蠶葦箔,明日繭都類之。雖眉目不甚悉,而望去隱然一愁女。蔡邕見之,厚價市歸,繅絲作弦彈之,有憂愁哀怨之聲。問琰,琰曰:“此寡女絲也。”聞者莫不墮淚。


  紅蝙蝠

 紅蝙蝠出瀧州,皆深紅色,唯畢脈淺黑,多雙伏紅蕉花間。采者若獲其一,則一不去。南人收為媚藥。王子年拾遺雲:“有五色蝙蝠。”《異物志》:“鼉虱因風,入空木而化為蝙蝠。”

 按《靈芝圖說》曰:“蝙蝠之壽萬歲,此最長久夫妻也。”又《媚藥》載:嗽金鳥,辟寒金龍子,布穀腳脛骨,龍腦砂,矮蓲草,荀草,左行草。”獨未見錄紅蝙蝠處。豈缺載乎?


  紅飛鼠

  嶺南有紅飛鼠,出入必雙,人獲其一,必雙得之。


  蝯

 周索《孝子傳》曰:“蝯■⑴屬,或黃或黑,通臂輕髁,善緣。能於空中轉輪。好吟,雌為人所得,終不獨生。”


  砂俘

  陳藏用《本草》雲:“砂俘,即倒行蚼子也。蜀人號曰俘鬱。旋穴幹土為孔,當睡不動,取致枕中,令夫妻相悅。媚藥中多用之。”


  候日蟲

 漢元封五年,勒畢國貢細鳥,以方尺之玉籠,盛數百頭,形如大蠅,狀似鸚鵡,聲聞數裡,如黃鵲之音。國人常以此鳥候時,亦名候日蟲。帝置於宮內,旬日而飛盡,帝求之不復得。明年忽見細鳥,自集帷幕,或入衣袖,宮內嬪妃皆悅之。有鳥集其衣者,輒蒙愛幸。武帝末,稍稍自死。人猶愛其皮。服其皮者,多為丈夫所媚。


  蛤蚧

 蛤蚧偶蟲也,雄曰蛤,雌曰蚧。自呼其名,相隨不舍。遇其交合,捕之,雖死牢抱不開,人多采之以為媚藥。


  梨

  九仙殿銀井,有梨樹二株。枝葉交結,宮中呼為雌雄樹。


  杏

  揚州太守圃中,有杏花數十枚。每至爛饅,張大宴,一株命一娼倚其傍,立館曰爭春。開元年,宴罷夜闌,或聞花有嘆惜聲。


  竹

  廣東有相思竹,兩兩生筍。


  相思草

 秦趙間,有相思草。狀如石竹,而節節相續。一名斷腸草,又名愁婦草,亦名孀婦草,人呼為寡婦莎。蓋相思之流也。


  鶴草蔓

  鶴草蔓,當夏開花,形如飛鶴,嘴翅尾足,無所不備。出南海,雲是“媚草”。上有蟲,老脫為蝶,赤黃色。女子藏之,謂之“媚蝶”,能致其人憐愛。


  鴛鴦草

  宋祁曰:“鴛鴦草,春晚葉生,其稚花在葉中,兩兩相向,如飛為對翔。”贊曰:“翠花對生,甚似匹鳥。逼而視之,勢皆若矯。”


  懷夢草

  有夢草似滿色紅,晝縮入地,夜則出。帝思李夫人之容不可得,東方朔乃獻一枝。帝懷之,夜果夢夫人,因改曰懷夢草。


  有情樹

 遜頓國有淫樹,晝開夜合。亦雲有情樹,若各自種則無花也。

 中國有合歡樹,未知即此否?合歡一名青裳,一名合昏,一名夜合。即今之烏賴樹,俗名烏穠。唐詩所雲“夜合花開香滿庭”者是也。或以百合當夜合,誤矣。其葉色如今之蘸暈綠,至夜則合。其花半紅半白,散垂如絲。枝葉交結,風來自解,不相牽綴。晉華林園,合歡四株。崔豹《古今注》雲:“欲蠲人之忿,則贈以青裳。故嵇康種之舍前,蓋取歡字之義。”又魏明帝時,苑囿及民家,花樹皆生連理。有合歡草,狀如著,一株百莖,晝則眾條扶疏,夜則合為一莖。萬不遺一,謂之神草。宋朝東京第宅山池間,無不種之。然則草亦有合歡,不獨樹也。


  夫婦花

 薛■⑵,河東人,幼時於窗櫺內,窺見一女子,素服珠履,獨步庭中。歎曰:“良人負岌遊舉,難於會面。對此風景,能無悵惋!”因吟曰:

  夜深獨宿使人愁,不見檀郎暗淚流。

  明月將舒三五夜,向來別恨更悠悠。

又袖中出一畫蘭卷子對之微笑,複淚下吟曰:

  獨自開箱覓素紈,聊將彩筆寫芳蘭。

  與郎圖作湘江卷,藏取齋中作臥觀。

其音甚細而亮。聞有人聲,遂隱于水仙花中。

 忽一男子從叢蘭中出,曰:“娘子久離,必應相念。阻于跬步,不啻萬里。”亦歌詩曰:

  相期逾半載,要約不我踐。

  居無鄉縣隔,邈若山川限。

  神交惟夢中,中夜得相見。

  延我入蘭幃,羽帳光璀璨。

  珊然皆寶襪,轉態皆婉孌。

  歡娛非一狀,其協平生願。

  奈何庭中鳥,迎旦當窗喚。

  繾綣猶未畢,使我夢魂散。

  於物願無鳥,于時願無旦。

  與子如一身,此外豈足羨。

歌罷仍入叢蘭中。■⑵苦心強記,驚訝久之。自此文藻異常,蓋花神牖之也。一時傳誦,二花為夫婦花。

 唐人賞牡丹後,夜聞花有歎息聲。又胡麻必夫婦同種方茂成。下芫荽種,須說穢語。孰謂草木無情無識也?


  相思子

 豆有圓而紅其首者,名曰相思子,即紅豆之異名也。生於樹,其木斜斫之有文,可為博局,及琵琶槽。其花與皂莢不殊。

 子猶曰:因古人有血淚事,因呼淚為紅豆。相思則流淚,故又名紅豆為相思子。


  相思石

  海上有碎石片,如杏仁瓣。取一雙,後先投酪中,浮而不沉,相偎成偶。人故離之,須臾複作合矣。名曰相思石。錢簡西山人雲,黃翁曾出以贈之。


  〖注:■⑴,蟲+禺,音愚。■⑵,艸+僚。(字典無字)〗



花鳥春秋 清 天都張潮山來[编辑]

 春王正月,梅放其英於幹,與百卉爭先,遂奪其魁。蕙蘭至自幽谷,鴻雁複歸於北。月季放其花,自正月至於冬月。

 二月,菊遷其苗於畦。桃李棠杏楊柳會於囿。蜂王使眾蜂來侵,入其郛。烏衣國使其子弟,游于杏林。

 三月,花王牡丹即位於洛。時游于姚氏魏氏。金蓮寶相薔薇,及七姊妹,盟于籬。彩蝶粉蝶黃蝶來聘,饗之。金衣公子曆聘于柳。封氏十八姨來伐,崔子救之。鱉靈逐其君杜宇。

 夏四月,柳絮大去其國。竹逐其籜於外。花隕如雨。木香游於棚。靡草死。

 五月,閩人粵人使建蘭茉莉來聘。鸜鵒來,或剪其舌。石榴火,不成災。楚美人虞氏孫于野。李子生,王戎侵其核。

 六月,芰荷及蒲蓼會于池。蘭入居於堂。有蟲食木葉。

 秋七月,桐使葉墜於地。甘靈降於蕉。蒼鷹伐鳥,獲之。

 八月,榴逐其子於外。葵朝於日。

 九月,菊放其英於東籬,遂入居於堂。霜及百卉戰於囿,殺之,菊全師而歸。伐茱萸,以其英歸。鴻雁來朝。

 冬十月,蘭及茉莉,入於溫室。

 十一月,柑子、橘子來朝。

 十二月,秣陵人使水仙聘於列國。

 女史許飛雲曰:“麟經作于宣尼,月令成于呂氏。其筆削次第,皆具旋轉乾坤之手。茲乃取其凡例,移而品題花鳥。和神當春,清節為秋。蓋尺幅之中,而四時之氣已備。



一歲芳華 明 程羽文葵園[编辑]

  光天化日,煙景何限。梁昭明作錦帶啟,吳甯野作連珠演。複以麗句,繪此麗情。遂覺十二月中,時時堪人欣賞。因補數語,以志芳華。

 正月 燭焰熏天,月中掩桂,香塵撲地,曲裡落梅。

  二月 飄香墮斝,擔風吞宿蝶之花。徙影流衣,握月臥聽鸝之酒。

 三月 綠肥紅瘦,相映踏青之鞋。燕蹴鶯翻,亂織市蠶之月。

 四月 篁新籜解,拾錦褓之層層。櫻薦盤登,探驪珠之顆顆。

 五月 舟競渡龍,挽忠魂于楚水。艾偏懸虎,禳毒魅于高門。

 六月 妝搖紅影,池慶蓮生。色滿綠香,座酣瓜戰。

 七月 巧遺仙縷,綺窗亂乞蛛絲。慧接佛燈,碧水紛燃蓮焰。

 八月 廣庭素練,影飄天上之華。大樹霓裳,譜絕人間之曲。

  九月 題糕吟苦,瘦同籬菊之黃。把酒興酣,醉似囊英之紫。

 十月 簷前日暖,暄可獻君。嶺上梅開,春堪贈友。

 十一月 望氣書雲,儀修亞歲。貢襪獻履,義取迎長。競添繡之五紋,錦胸出線。鼓飛灰之六管,玄竅吹葭。

 十二月 臘方雲伏,蠟已罷觀。換板板之桃符,驅殘窮鬼。聽聲聲之竹炮,驚碎病魔。

 王丹麓雲:眼前好景,一經道破。行樂貴在及時,於斯益信。



太曼生傳 清 佚名 撰[编辑]

  太曼生者,東海人。風流爾雅,從父宦游四方,年十九。自吉州還閩,僦寓城東,惡其囂雜妨功,因稅居於委巷。屋雖數椽,而主人之園圃近焉。草樹扶疏,花柳間植,有濠濮間想。生常散步園中,吟詠自適。一日,偶值雙鬟導一女郎,年可十六七,後園採花,不知生之先在也。生逡巡避之。女見生風神俊爽,且聞其善詞章,情亦不能自禁。回眸轉盼,百倍撩人。生自是神魂飛越,讀書之念頓灰。

  越旬余,複於園內遇向者雙鬟,因殷勤詢之曰:“君家女郎識字乎?”鬟曰:“女郎時手一編,日夕不輟,豈不識字乎?”生曰:“吾有一詩,欲致之,能為一達否?”鬟曰:“郎君善詩,女郎稔知之。某當為作寄詩郵耳。”生遂賦一絕雲:

  春園花事鬥芳菲,萬綠叢中見茜衣。

  自愧含毫非子建,水邊能賦洛川妃。

女得詩,見其詞翰雙絕,吟不置口。遂次其韻以答之,雲:

  小園芳草綠菲菲,粉蝶聯翩展畫衣。

  自愧一雙蓮步闊,隔花人莫笑潘妃。

自此槐黃期迫,生以省試促歸,不敢通問。

及秋不第,複攜書於別業。女時時遣雙鬟慰勞之。由此荏苒,遂結同心。定情之後,倍相狎昵。因贈生玉玦半規,紫羅囊一枚。生賦詩雲:

  數聲殘漏滿簾霜,青鳥銜箋事渺茫。

  剖贈半規蒼玉玦,分將百合紫羅囊。

  空傳垂手尊前舞,新結愁眉鏡裡妝。

  一枕遊仙終是夢,桃花春色誤劉郎。

時生已約婚,而女亦受采。女常居花樓之下,所著有《花樓吟》一卷,其寄生詩甚多。有雲:

  重門深鎖斷人行,花影參差月影清。

  獨坐小樓長倚恨,隔牆空聽讀書聲。

逾年,生當就婚,女亦適人,蹤跡遂永絕焉。然詩劄往來,歲猶一二。

至越數載,生舉賓薦,戒行有日,女寄書以通殷勤。生賦《柳梢青》一闋別之:

  鶯語聲吞,蛾眉黛蹙,總是銷魂。銀燭光沉,蘭閨夜永,月滿離樽。  羅衣空濕啼痕,腸斷處秋風暮猿。潞水寒冰,燕山殘雪,誰與溫存?

  後隔數月,女因念生得瘵疾,臥床日久,思一見生,實出無名。生偽託為醫以診脈進。女見生揮涕,如永訣狀,遂不交一言而出。是夕,女一慟而卒。生哭之以詩,曰:

  玉殞珠沉思悄然,明中流淚暗相憐。

  常圖峽蝶花樓下,記刺鴛鴦繡幕前。

  只有夢魂能結雨,更無心膽似非煙。

  朱顏皓齒歸黃土,脈脈空尋再世緣。

不數日,而生亦卒。詩若為之懺焉。



黃九煙先生和楚女詩 清 黃周星[编辑]

 楚女,初不知姓名邑裡。有燕客游于楚者雲:“甲午之夏,此女遭兵掠至漢江,赴水死。其屍逆流千里,越洞庭湖而南,為漁人所獲。玉貌如生,可十四五,有素蛻系左臂甚固,發視得詩十首。人爭傳寫,遂達金陵。”余得之于林子扇頭。讀其詩鹹意為湘江女子也。秋燈蕭颯,依韻和之。頌歟誄歟,愧深於慟。

  長夜綿綿未五更,荒天老地盡愁城。

  誰傳十首湘娥怨,一夕千秋萬感生。

 嬌羞曾未識公姑,夭枉空憐反哺鳥。

  孝烈名香真不朽,須知生女勝淳於。

  孤竹文山是弟兄,奸雄聞此定心驚。

  湘娥須死何曾死,蛛志當年本不生。

  誰人敢勸易羅衣,萬丈洪濤撒手歸。

  卻笑□江何見晚,琵琶空自惜明妃。

  字字分明正氣歌,光爭日月豈須多。

  春蘭秋菊哀終古,還勝投詩贈汨羅。

  玉折蘭摧此一時,隨光正則是吾師。

  江潭漁父非漁父,帝遣神收絕命辭。

  委蛻千秋即異珍,貞魂豈複滯江濱。

  天龍八部齊驚拜,個是文章節義身。

  萬劫真容儼未笄,汗青重見女夷齊。

  鬼神但識西山事,此是西山又向西。

  只宜讚歎不宜悲,如戟元非卓氏眉。

  千里逆流生氣壯,皇天后土可曾知。

  幾多忠孝殉君親,造物於今頗不仁。

  眼見珠沈連玉碎,癡頑長樂是何人。


  附楚女原作

  家鄉一別已春更,此日含差到漢城。

  忽下將軍搜括令,教人尚敢惜餘生。

  征帆又說過雙姑,掩淚聲聲聽夜烏。

  葬入江魚波底沒,不留青塚在單于。

  骨肉輕離弟與兄,孤身千里夢常驚。

  歸魂願返家園路,報到雙親已不生。

  遮身還是舊羅衣,夢到瀟湘何日歸。

  遠涉風濤誰作伴,深深遙祝兩靈妃。

  厭聽孤兒帶笑歌,幾回腸斷嶺園多。

  青鸞有意隨王母,空使人閑設網羅。

  生小伶仃畫閣時,詩書曾把母兄師。

  濤聲夜夜悲何極,猶記挑燈讀楚辭。

  當時閨閣惜如珍,何事流離逐水濱。

  寄語雙親休眷念,入江猶是女兒身。

  生來誰惜未簪笄,身沒狂瀾歎不齊。

  河伯有靈憐薄命,東流直繞洞庭西。

  照影江幹不盡悲,永辭鸞鏡斂雙眉。

  朱門空說諧秦晉,死後相逢未可知。

  圖史當年強解親,殺身從古羨成仁。

  簪纓雖愧奇男子,猶勝於今共事人。


  夢得楚女姓一首(並序)

 余既和楚女十詩矣,終恨其姓氏無傳。嘗與林子謀,請於乩仙而不得。至仲冬長至夜,夢與數友閒談,偶詢及此女姓字,一友遽答曰:“姓李”。餘亦唯唯。傍一友雲:“君言謬矣。此女自姓盧名佛蓮。”餘不覺恍然,因援筆就案書“盧佛蓮”三字。此友複言“佛”字非是,乃上從竹頭者。余諦思竹部諸字,“佛”音殊少,或是“筏”字之訛,遂複注“筏”字於傍,兩義並存,此友無語。醒而異之,紀以一詩。自此楚女無姓字而有姓字矣。

 寶筏蓮台佛國游,姍姍甲帳豈堪儔。

  湘江水月身重現,不是當年舊莫愁。


  妄得楚女姓名四首(並序)

 甲午之冬,餘既夢得楚女姓名矣,此衷遂已釋然。至乙未春日,忽有林生鳳鳴過鵲江,生為楚之安陸人。適友人談及楚女事,生雲:“此吾同裡黃氏閨媛也。其尊人諱以泰,為鄉先達。女小字青蓮,因避亂僑居長沙之益陽。突遭兵掠,赴江盡節,前所傳一一不妄。但十詩題油楮上,非素帨。詩中所雲母兄者,則母之長兄某,女幼所師事也。”余聞之怏然,因複作四絕識之。

 才得貞姬姓字傳,騷魂半載為誰牽。

  神仙只向蓬萊覓,豈識西方九品蓮。


 謫仙畸號偶同行,夢裡先偷一字名。

  更訝無端聯氏族,恰如許渾對飛瓊。


 守禮應知出大家,文章彤管豈勝誇。

  人間生女能如此,愧殺蘭階玉樹斜。


 三楚精神屈宋魂,離騷日月至今存。

  繇來溳女非湘女,雲夢從今不敢吞。


  真得楚女姓名六首(並序)

 乙未之春聞安陸林生言,咸以楚女為黃青蓮矣。越三載,戊戌冬,偶晤衡陽徐生於鳩茲,複談及此。徐生慘然曰:“此吾妹也。以甲午春在衡州被掠至漢江,赴水死。死時留十詩於紙。適見擔水童子,乃抽銀釵並詩授之,屬雲煩寄與讀書相公。童子以呈其主人瞿生,遂盛傳于武昌。藩臬聞之,遣人順流收其屍,不獲。因礱碑鑱十詩其上,植之漢陽門外。”餘問女年幾何,曰:“十三。”“曾許字否?”曰:“許字王氏。”“女何名?”曰:“‘青鸞’,即詩中所謂青鸞有意隨王母者也。”余聞之亦慘然。蓋徐生之父立階為楚丙子孝廉第六人,曾與餘有舊。以女故亦憤鬱而死雲。噫!一楚女姓名也,初夢得之,既妄得之,至是始得其真焉。乃繇佛蓮而青蓮,由青蓮而青鸞,若郵遞然亦奇矣!因複為六詩識之。雖然,泡影何常?余惡知林之果妄徐之果真耶?又惡知夢之非真真之非夢耶?俟他日,過方城漢水而問之。

 吳楚乾坤倏不同,祝融粉碎洞庭空。

  那知萬古貞魂宅,卻在湘帆九面中。


 亂離誰問孝廉船,絳帳旅裘各一天。

  痛殺文姬生死別,從今休拂四條弦。


 青鸞王母是前因,漚槿塵緣總未真。

  環佩若歸明月夜,應隨南嶽魏夫人。


 幾行清淚漲瀟湘,花落黃陵更斷腸。

  從道峰高無雁到,化為精衛過衡陽。


 天遣奚童表孝貞,讀書種子定鍾情。

  脫簪頻死殷勤屬,只為高堂不為名。


 千秋墮淚說遺蹤,片石今看矗女宗。

  漫道九陵峰七二,直應添作七三峰。



千春一恨集唐詩六十首(並序) 清 湘潭黃九煙 著[编辑]

 千春一恨者,思彼美而不得也。彼美伊誰?蓋出於某王孫之家,而眾人畜之者也。某與王孫同避亂福唐西陳村,見而慕之。王孫固夙稱交好者,初慨許持贈,既而負約。百計求之,益堅秘為奇貨。某無可奈何,屢集唐句相貽,冀其一晤。乃王孫頑很自若,不成報章。某悵悵經旬,因與王孫訣別,移寓東漈。自此彼美音容杳然,判若隔世矣。每五夜仿徨,拊枕咄咄。因思昔人所雲,英雄如項籍,而不得天下;高才如杜默,而不得一第。今風流俊逸如某,而不得彼美。此三恨者真堪鼎足千古。雖然某湖海元龍,生平奇遇較多,亦安可少此一恨。所可慨者,王孫之不仁,而彼美之薄命耳。中懷崒峰,久不能平。因漫次前後所集唐人語共得絕句六十首。藏之名山,傳之後世。以告天上人間,千秋萬古之情癡詩人如某者。

  初集十首

  芙蓉如面柳如眉,盡日含毫有所思。

  惆悵春歸留不得,曉鶯啼斷綠楊枝。


  清歌妙舞落花前,夫子紅顏我少年。

  若問玉人殊易識,娉婷十五勝天仙。


  天下能歌御史娘,等閒教見小兒郎。

  無情不似多情苦,擬托良媒亦自傷。


  白日姮娥旱地蓮,當時求夢不曾眠。

  人生豈得長無謂,閑過春風六六年。


  門前初下七香車,二月中旬已破瓜。

  不管相思人老盡,隔江猶唱後庭花。


  上清仙子玉童顏,只許含情背後看。

  但使主人能醉客,一生長對水晶盤。


  一寸相思一寸灰,落花流水認天臺。

  由來此貨稱難得,不踏金蓮不肯來。


  道是無情卻有情,千金莫惜旱蓮生。

  兒童不識沖天物,惡說南風五兩輕。


  朧朧樹色隱昭陽,不辨花叢暗辨香。

  誰謂此中難可到,盡知三十六鴛鴦。


  一月主人笑幾回,更逢山上一花開。

  蘼蕪亦是王孫草,嫁與春風不用媒。


  再集二十首

  南宮風月寫難成,一笑從教下蔡傾。

  從此不知蘭麝貴,內家叢裡獨分明。


  分付新聲與順郎,一枝濃艷露凝香。

  佳人已屬沙叱利,惱亂蘇州刺史腸。


  三十無家作路人,樓前相望不相親。

  桃花流水深千尺,願得乘搓一問津。


  鈿暈羅衫色似煙,妖童寶馬鐵連錢。

  十年南北看燕趙,半采紅蓮半白蓮。


  玉釵斜壓鬢雲松,人面桃花相映紅。

  若使春風會人意,世間應不要春風。


  淚濕羅巾夢不成,信知尤物必牽情。

  春宵苦短日高起,卻是劉楨坐到明。


  清潤潘郎玉不如,枇杷花下閉門居。

  黃姑阿母能■剖,歌舞閒時教讀書。


  仿佛聞香不是香,風嬌小葉學娥妝。

  遙知楊柳是門處,隔得盧家白玉堂。


  夢來何處更為雲,忽到窗前疑是君。

  玉樹後庭花一曲,人間能得幾回聞。


  盡日無人屬阿誰,阿誰曾似與嬌癡。

  也應攀折他人手,何不相逢未嫁時。


  不愛深紅愛淺紅,野花黃蝶領春風。

  玉童私地誇書劄,一片西飛一片東。


  紅衣落盡暗香殘,幾許幽情欲話難。

  憶得雙文衫子薄,玉容寂寞淚闌幹。


  獨悲孤鶴在人群,夢繞巫山一片雲。

  聞說春來倍惆悵,錦衾深愧卓文君。


  春色先歸十二樓,玉釵恩重獨生愁。

  何時共剪西窗燭,斜倚紅鸞笑不休。


  且將團扇暫徘徊,林下輕風待落梅。

  一種蛾眉明月夜,夜深誰共阿憐來。


  一生閑坐枉傷神,定子當筵睡臉新。

  聞道欲來相問訉,為持金籙救生人。


  莫送春風入客衣,眼前珠翠與心違。

  何如買取猢猻弄,任汝三彭說是非。


  碧玉今時鬥麗華,豈宜重問後庭花。

  秦宮一生花底活,願君且宿黃公家。


  一場春夢不分明,分付鶯花與後生。

  莫怪當歡卻惆悵,人生難免是深清。


  花恨紅腮柳恨眉,相思無路莫相思。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恨綿綿無盡期。


  三集三十首

  名花傾國兩相歡,犀辟塵埃玉辟寒。

  我有迷魂招不得,莫教長袖倚闌幹。


  濕雲如夢雨如塵,愁思看春不當春。

  難得相逢容易別,可能都是不如人。


  花壓闌幹春晝長,阿侯系錦覓周郎。

  東風不與周郎便,雲雨巫山枉斷腸。


  耿耿星河欲曙天,月明橋上看神仙。

  無情有恨何人見,卻繞回廊又獨眠。


  銅雀春深鎖二喬,玉人何處教吹簫。

  卻嫌脂粉汙顏色,願作輕羅著細腰。


  傾國傾城總絕倫,全家羅襪起秋塵。

  無情最是台城柳,不解迎人只送人。


  露桃花下不知秋,何處相思明月樓。

  第一莫嫌才地薄,年初十五最風流。


  知君書記本翩翩,疊在空箱得幾年。

  不分桃花紅勝錦,王孫草色正如煙。


  枝枝交影鎖長門,虛負賢侯鄭重恩。

  桃葉含情竹枝怨,月明花落又黃昏。


  不把雙蛾鬥畫長,柳花便打內家香。

  丈夫飄蕩今如此,合是狂時不是狂。


  宵分獨坐到天明,南斗闌幹北斗橫。

  若見紅兒夜深態,沈香火底坐吹笙。


  紅袖香綃二十年,一身憔悴對花眠。

  何因得扱真珠履,白日將升第九天。


  滿堂絲竹為君愁,人自傷心水自流。

  願得侍兒為道意,與君同上景陽樓。


  芙蓉脂肉綠雲鬟,花態嬌羞月態閑。

  莫向花前奏花落,對君衫袖淚痕斑。


  憔悴支離為憶君,江花亂點雪紛紛。

  思量卻是無情樹,半入江風半人雲。


  樹頭樹底覓殘紅,踏閣攀林恨不同。

  世上悠悠安足論,明去朝來事猿公。


  逐隊尋行二十春,與君相見即相親。

  相逢不用頻回避,同是天涯淪落人。


  紅雲妒殺石榴花,海燕西飛白日斜。

  不信比來長下淚,越羅衫上有紅霞。


  南方應有未招魂,金屋無人見淚痕。

  天若有情天亦老,巫鹹不下問銜冤。


  不將清瑟理霓裳,半是思郎半恨郎。

  取次花叢懶回顧,後園青草任他長。


  芳草何年恨始休,夕陽西下水東流。

  一生幾許傷心事,欲采蘋花不自由。


  卻恨青娥誤少年,狂歌痛哭酒樽前。

  得成比目何辭死,天子呼來不上船。


  可憐春半不還家,寒食東風禦柳斜。

  系得王孫歸意切,一群嬌鳥共啼花。


  小白長紅越女腮,無人不道看花回。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賜金莖露一杯。


  羨爾城頭姑射山,破瓜年紀百花顏。

  由來絕色稱難得,世上浮名好是閑。


  休言芳槿一朝新,不擬教人哭此身。

  能以精誠致魂魄,也應休憶李夫人。


  偷眼蜻蜓避伯勞,黃鸝枝上啄櫻桃。

  誰能更把閒心力,幻出文君與薛濤。


  劍逐驚波玉委塵,岸傍桃李為誰春。

  仰天大笑出門去,從此蕭郎是路人。


  此身漂泊苦西東,十載青娥不負公。

  玉樹九重長在夢,定知難見一生中。


  妝成掩泣欲行雲,荀令香爐可待熏。

  別後相思隔煙水,不知何處再逢君。



  〖注:■,扌+棄,孚袁切,與翻同,或省作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