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紀 (四庫全書本)/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馬政紀 卷十一 卷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馬政紀卷十一
  明 楊時喬 撰
  草場十一今皆徴租折銀
  嘗考冏志曰稽古成周畫井分民而又頒牧地使之養馬所以蕃孳息備武事也唐肇監牧凢善水草膏腴之田皆為牧所而又得人司之又倣周禮為之厲禁春放秋入莫不有法故秦漢以來唐馬最盛至余靖歐陽修於宋拳拳請專官擇水草牧放葢有感於其時馬政之廢也我朝於畿甸之間耕之外擇有水草處以為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又厲之法禁是亦成周之遺意唐之舊法也乃今㑹典載營衛草場則曰放牧者葢為放馬以備騎操征伐之用兩京太僕寺草場則曰孳牧者葢為備孳養騍駒之用其後皆為豪强所侵成化末乃以不堪種者牧馬堪種者徴租迺邇者堪種之地既為豪强所侵而不堪種作水草之鄉亦為勢要占佃此草折之所以難完而民皆苦於輸納也即此則其畜孳之息武事之備與否能如國初乎未可言也紀草場十一
  營衛放牧草場此團營在京在外各衛放牧以備騎操征伐之用者
  洪武二十三年令五軍都督府錦衣旗手虎賁左右興武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金吾前後羽林左右龍驤豹韜天䇿神䇿府軍前後左右等衛各置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江北湯泉滁州等處牧放馬匹 二十五年罷民間歳納馬草凡軍官馬令自養軍士馬令管馬官擇水草豐茂之所屯營牧放 永樂九年兵部題奉太宗皇帝聖㫖北京各衛裏見養的馬撒在草場裏牧散水草自在養得肥又無病孳生蕃息這是馬的真性不勞苦若是拴著時都生出病生瘦損了如今却又要搭葢馬棚置辦鍋甕槽□圏在房子裏又拴著這等時那馬怎莫得自在人又勞苦馬又壊了這馬是朝廷大氣力已前曽説將去不知他如何不聽號令必是心下别有意思故意要將馬來壊了恁兵部便行文書去著北京各衛與養馬官軍知道今後若再不聽令時論罪不輕欽此 永樂以後錦衣旗手府軍左金吾左右大興左羽林燕山左右前中義左右前後義勇左右前後興武左後大寜中寛河㑹州裕陵茂陵䓁三十一衛五軍三千神機等營各置草場于順天保定府宛平大興等縣牧放騎操馬匹每歳春末夏初各營馬匹除例該存留聽用外其餘本部推舉坐營官一員具奏請勑管領下各該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牧放至九月中回營其牧馬每三日演習一次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後本部行移該科及都察院具奏差官㸃閘馬匹倒死官軍迯亡領勑官按月造報如有納賄買閒不行提督致馬瘦損者㸃閘官指實㕘奏其在邊者以四月中出牧九月初囬營清查營衛 永樂十一年令御史同錦衣衛官巡視官軍牧放馬匹以後錦衣旗手等衛五軍等營各置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于順天等府每歳春末夏初各營馬匹除例該存留聽用外其餘兵部推舉坐營官一員具奏請勑管領下各該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牧放至九月終囘營其牧馬每三日演習一次下場之後兵部行移該科及都察院具奏差官㸃閘馬匹倒死官軍逃亡領勑官按月造報如有納賄賣閒不行提督致馬瘦損者㸃閘官指實㕘奏其在邊者以四月中出放九月初囘營 永樂二十二年令户部錦衣衛各委官查勘五府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妨占民田處所另撥官地與民為業 𢎞治九年仍令給事中御史并户兵二部委官清查各衛草場有草未墾去處仍舊牧馬已墾成田者照畆收銀解送兵部轉發太僕寺寄庫聽𠉀買馬十八年題准在京在外金吾等衛所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除各衛所存留蓄草牧馬外其勘定上中下等則田地原有軍民佃種者每畆上地徴銀五分中地三分下地二分又令錦衣衛場地徴銀許本衛收貯貼補馬草 嘉靖九年議准每年收放馬匹放操之時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科管官照舊查究其在營者行内外提督大臣在巡補者行巡補提督通行查究若把總官用心提督倒失數少者具奏旌賞若全不用心致令倒失過多徑自㕘奏提問甚者坐營者一體㕘究 二十二年奏准團營并神機等營馬匹量存操練其餘并東西官㕔馬匹趁今放青之期悉照舊例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牧收 三十四年題准京營除挑選聴征馬匹照舊闗支草料外其餘瘦弱馬暫委坐營官一員帶領於近京隨便牧放舊例京營原設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畆嵗徴租銀一萬三千五百餘兩及霸州葦銀一千六十四兩五錢二分俱該營徑自徴收嘉靖七年兵部題准租銀徴解本部扣給該營二千五百兩應用内團營一千兩五軍神樞神機營各五百兩四十一年議將餘剰租銀一萬一千兩歳解户部四十三年以營操用銀不敷増給六千兩後又増至一萬兩俱前項租銀又霸州葦銀支用是年又議准葦銀亦徴解兵部轉發該營
  在京各營衛
  奮武等十二營草場坐落薊霸二州共地二千八百八十頃一十五畆九分歳徴銀八千六百七十七兩五錢七分六釐内薊州二千一百二頃四十二畆七分畆徴銀三分霸州七百七十七項七十三畆二分各徴不等五軍營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坐落安肅等縣共地七百九十五頃三十七畆七分歳徴銀二千三百八十六兩一錢三分一釐内安肅縣三百四十頃四十三畆定興縣四百四十九頃六十四畆七分三河縣五頃三十畆畆各徴銀三分神樞營即三千營草塲坐落霸州等縣共地六百三十八頃一十四畆一釐三毫七絲歳徴銀一千九百一十四兩四錢一分四釐一絲一忽内霸州三十二頃三畆六分四釐一毫固安縣一百九十六頃一十畆三分七釐二毫七絲新城縣四百一十頃畆各徴銀三分
  神機營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坐落香河等縣共地三百二十頃一十一畆一分八釐八毫三絲三忽歲徴銀九百六十三兩三錢 分 釐四毫九絲九忽内香河縣二百八十八頃八十七畆三分五釐五毫雄縣三十三頃七十八畆四分三釐三毫三絲三忽新安縣七頃六十五畆四分畆各徴銀三分 以上萬厯二十二年共查實徴一萬一千六百九十一兩一錢五分四釐九毫 以上團營租銀數只此今本營不知其數凡有所用輒以本營銀在太僕寺為言當其事者亦不知其數輒任其求即與之今已額外𬨨求屢至于數倍不得已以本寺牧養租銀應之其可繼乎後此當以此節止之
  錦衣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處共三百二十六頃三十六畆八分五釐坐落武清縣歳徴銀二百九十四兩二錢一分五釐 以上錦衣衛自收自支不属本寺
  旗手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六頃二十四畆坐落房山縣歲徴銀一十四兩
  府軍左衛原額草場地四十三畆三分八釐坐落大興縣歲徴銀二兩九錢一分
  金吾左衛原額草場地八十一頃三十畒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三十四頃九畆八分歳徴銀七十九兩二錢二分五釐
  金吾右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一頃六十三畆坐落大興縣今堪種地九頃九十畆歲實徴銀二十九兩七錢大興左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四處共一十頃一畆六分四釐五毫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八頃一十五畆五分二釐五毫歲實徴銀二十六兩二錢三分二釐三毫五絲
  羽林前衛原額草場地四十二頃九十畆五分坐落東安縣今堪種地二十頃六十七畆歲實徴銀九十九兩五錢八分五釐
  燕山左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處共三十一頃三十三畆坐落東安縣今堪種地一十三頃四十七畆五分歲實徴銀一十一兩六錢七分五釐
  燕山右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十五頃八十 畆坐落東安縣今堪種地五頃九十五畆三分三釐歲實徵銀一十一兩一錢八分七釐六毫
  燕山前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處共二十九頃一十畆七分一釐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一十二頃八十六畆三分一釐歲實徴銀三十一兩八錢七分八釐五毫
  泰陵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處共二十四頃十七畆二分四釐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一十七頃九十五畆六分歳實徴銀四十三兩一錢九分四釐四毫
  忠義右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四頃四十五畆七釐五毫坐落武清縣今以無土地減歳徴銀止五十兩五錢五分四釐六毫
  永陵衛原額草場地二處共三十二頃二十九畆八分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二十二頃四十二畆五分歲實徴銀四十兩八錢三分
  義勇右衛原額草場地二十五頃五十六畆六釐坐落懐柔縣今堪種地六頃六十六畆七分歳實徴銀一十四兩一錢八分八釐
  義勇前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十五頃八十七畆五分坐落順義縣今堪種地一十五頃三十六畆歲實徴銀二十二兩二分
  義勇後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處共九十頃三十二畆三分坐落永清東安二縣今堪種地三十五頃一十九畆歲實徴銀一百七兩一錢六分七釐
  神武左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十五頃七十八畆六分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一十八頃四十八畆歳實徴銀四十六兩二錢四分
  昭陵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處共二百六十四頃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一百二十八頃二十九畆歲實徴銀三百二十七兩六錢七分八釐
  忠義前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七頃四十一畆九分二釐六毫坐落武清縣今堪種地一十一頃六十四畆七分一釐歲實徴銀二十七兩三分五釐九毫三絲
  忠義後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處共一十三頃坐落東安縣今堪種地九頃九十八畆歳實徴銀二十五兩三錢一分
  大寜中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五頃九十一畆三分四釐五毫坐落武清縣今堪種地一十三頃四十四畆二分五釐歲實徴銀三十四兩六錢八分一釐四毫
  武成中衛原額草場地三頃一十九畆三分一釐坐落武清縣今堪種地二頃七十八畆二釐歳實徴銀六兩六分
  寛河衛原額草場地一十四頃六畆二分坐落宛平縣歲徴銀二十八兩二錢四分
  㑹州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八頃二十二畆七分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七頃七十七畆歳實徴銀二十四兩八錢六分四釐
  蔚州左衛原額草場地一十九頃九十畆二分六釐六毫坐落大興縣今堪種地一十七頃五十畆歲實徴銀五十二兩二錢五分志云五錢一釐
  龍驤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九頃七十畆坐落通州今堪種地八十一畆歳實徴銀一兩六錢二分志云三兩二錢四分
  濟陽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四頃一十六畆五分四釐坐落東安武清二縣今堪種地一十九頃九十八畆五分歳實徴銀一百五兩七錢三分九釐
  富峪衛原額草場地八頃四十一畆五分坐落永清縣今堪種地七頃九十八畆五分歳實徴銀三十六兩四錢四分志云十八兩九錢七分
  茂陵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四頃八十八畆八分七釐坐落武清縣今堪種地三十一畆七釐歲實徴銀一兩八錢三分五釐五毫志云二兩八錢六分六釐四絲
  裕陵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七頃九十六畆三分九釐七毫今堪種地二十三頃三十三畆五分七釐五毫歳實徴銀六十九兩五錢八分
  康陵衛原額并新增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十二頃六十五畆坐落良鄉縣今堪種舊地一十二頃一十八畆八分及新地歲共實徵銀五十五兩六分九釐志云四十一兩二錢四分五釐
  在外直𨽻衛分
  忠義中衛原額草塲地八頃歳實徴銀一十六兩
  涿鹿衛原額草場地一十五頃四十七畆歲實徴銀六十一兩八錢八分
  𣵠鹿左衛原額草場地五十頃三十三畆歲實徵銀一百兩六錢六分
  東勝右衛原額草場地四頃四十八畆歲實徴銀一十二兩三錢二分
  通州右衛原額草場地二十二頃五十三畆四分歳實徴銀六十九兩五錢四分八釐
  興州中屯衛原額草場地一十五頃九十六畆六分六釐今堪種地一十三頃一十六畆一分五釐歲實徴銀二十六兩三錢二分三釐
  營州前屯衛原額草場地三頃六畆歲徴銀一十一兩三錢三分
  遵化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七頃五十三畆五分歳實徴銀一十七兩五錢三分五釐
  保定左衛原額草場地一十九頃九十四畆三分五釐嵗實徴銀四十三兩八錢七分五釐九毫後增子粒銀一百一十一兩五錢六分一毫
  保定右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四十二頃二十六畆二分二釐六毫歲實徴銀九十二兩九錢七分七釐後增子粒銀一百六十九兩一錢七分六釐
  保定中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十一頃一十五畆八分二釐二毫歲實徴銀六十八兩五錢四分八釐一毫保定前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頃三十五畆嵗實徴銀八兩一錢五分四釐後增子粒銀一十四兩一分八釐四毫保定後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頃嵗實徴銀四十四兩志云一百二十七兩
  茂山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三頃四十九畆歲實徴銀二十九兩七錢五分
  定州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頃五十五畆歲實徴銀八兩七錢五分
  真定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六頃八十五畆嵗實徴銀七十三兩一分四釐志云八十兩五錢五分盧龍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頃一十三畆歲實徴銀二兩三錢七分
  東勝左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頃五十畆歲實徴銀一十五兩九錢五分
  開平中屯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頃四十七畆歲實徴銀二兩九錢四分後增子粒銀一兩八錢有零改解户部志云四兩一錢一分
  永平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七頃八十畆歳實徴銀三十一兩二錢志云十五兩六錢
  山海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七頃二十四畆歳實徴銀八十一兩七錢二分後增子粒銀四十九兩有零改解户部
  瀋陽中屯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八頃七十七畆五分今堪種地四頃七畆七分歳實徴銀二十六兩六錢一分五釐後増子粒銀一十兩有零改解户部
  大同中屯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二頃今堪種地一頃四畆四分四釐歳實徴銀三兩二錢一分六釐八毫後增子粒銀五十一兩有零改解户部志云新增子粒銀一十四兩七分三釐三毫
  山東衛分
  徳州左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十一頃三十四畆八分五釐歲實徴銀七十一兩四分一釐後增子粒銀二十五兩有零改解户部
  平山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四頃歲實徴銀二十一兩八錢
  臨清衛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二十八頃一十五畆七分歳實徴銀一百一十二兩八錢六分八釐 以上各衛萬厯二十二年共查實徴銀二千三百三十兩六錢八分三釐八絲
  太僕寺所属孳牧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養馬餘地附
  成化二年奏准差給事御史前去南北直𨽻河南山東等處將牧馬草場踏勘丈量備照原設界至頃畆復立封墩照舊牧養 成化四年令北直𨽻京師附近係官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不許内外官豪埶要妄指求討託故役獻違者許科道糾劾及各衙門追究治罪 成化六年令德州天津各衛逃故軍人遺下草場為附近居民盜耕佈種者退地還官每畆量追花利草三十束不願者每束納銀三分准作逺年拖欠之數照依時價支給京操上直官軍買草餧馬以後年分但有拖欠草束俱照例准折𢎞治九年奏准差官踏勘合各處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凡占種者俱令退出内堪種地土佃與近場軍民耕種每畆徴租上等七分中等五分收貯各府州縣庫給民幇助買馬不堪種者照舊放牧馬匹 𢎞治十四年以草場租銀太重減額徴解太僕寺以備買馬 正徳十年題准草場租銀量支幇補追併不敷馬匹餘解太僕寺仍行兩京太僕寺轉行分管寺丞管馬官將所属租銀嚴督追解造冊送部考查 又奏准各分管寺丞親詣所管州縣弔卷清查解部送寺以備買馬如有那移侵費等弊依律㕘提問追以後年分各府類收俱𠉀次年三月以裏到部 正徳十三年題准各府州縣徴租銀草場如有水旱災傷即便從實具奏與民田一體差官勘實照依分數蠲免凡分管寺丞嚴督各州縣掌印管馬官以十分為率年終三分不完者住俸寺丞與知府管馬通判照分管州縣四分不完住俸先將原額草場地土頃畆及該徴子粒租銀數目分豁明白造冊差人齎繳正徳十年太僕寺卿儲巏言臣前在霸州見工部官來按視葦萡鐮票地其四至頃畆與原草場相同亦必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廢弛之先渾河横流散漫四出霸州上下漸為淤漲蘆葦旋生放牧不到當時言利之臣因其地之羨餘悉取葦萡稅然葦萡之用較之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牧放孰重孰輕况草場自永樂初年而葦萡課起自近年其地固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地也邇來渾河改徙不産蘆葦又非宜徴之地乞盡蠲除使牧地無他徴之擾又今夀府皇庄等項既清查出便歸各營願自今以往重申禁條有侵逾及奏討者嚴加懲治庶私蹊可絶而牧地不混 兵科給事中周用言霸州舊設草場民居稍逺極目荒曠無室宇人馬無所隠庇露宿蒼莽之中以致暑雨蚊蝱之生噬囓肌膚馬多瘦損士卒不樂就牧又况迤今所築封堆不過數年風消雨淋漸就平夷將復迷其處所不若緣其邊界量立舖舍使軍士分地而牧創屋而居馬亦得以隠庇庶幾人馬有依又霸州等䖏見在皇庄俱在牧馬之地陛下為天下主聖母享天下之養普天率土莫非皇庄豈必於其間復私頃畆之地收數斛租然後謂之庄哉願重自裁抑罷庄田以益牧地則奏討之門自杜 嘉靖元年兵部為禁奸息民以舉馬政事太僕寺少卿崔奏查處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奸弊今照前項草場餘地曾經本部奏請差官踏勘丈量原額頃畆雖有定數但近年以來各處奏稱水渰沙壓數多若不重行清查年久恐致埋没侵占頃畆漸寛租銀日減合無本部仍行兩京太僕寺各該分管少卿寺丞督同各掌印管馬官員將前項額數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餘地并該徴子粒銀數逐一查算誌書圖卷所載將某府州縣原額地土若干即今實在該徴地土租銀各若干差人呈部以憑重定成數後俱各照事例全徴自嘉靖元年為始年終不必㑹數如遇災傷等項須經撫按臨期勘報是實方准蠲免該寺將所查原額數書刻于寺本部仍增入馬政條例奉聖㫖是 嘉靖十六年題准有罪人犯應問擬者太僕寺徑自問擬應㕘奏者從實㕘奏 隆慶六年題准以子粒銀給驛傳以南馬銀改京運兊用仍題准萬厯二年以後不必借子粒銀兩各照正項支用先該御史蘇士潤題稱順永保河四府驛遞南馬銀兩節年拖欠以致百姓大半逃亡夫馬頭役十室九空良𣵠薊州三河一帶殘困尤甚乞將本處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粒等銀自隆慶六年為始不必解部留抵作原派南馬銀兩其南直𨽻江浙等䖏應解各府馬價改解本部以抵牧馬草場等銀後該彰武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等題稱驛遞疲累禁革冒濫可也南馬拖欠嚴限催徴可也止當就事正法不當因事變法驛遞固疲累矣營衛在今日難以臕壯騰踴者言南馬銀固拖欠矣子粒銀在今日亦難以完報如期者諭且南馬拖欠固以京營子粒銀補之以恤驛遞營中操演犒賞之費修理供用之費金鼓旗幟之費每年不下萬兩如有拖欠將安取給懇乞俱歸正額兵部覆題隆慶六年併萬厯元年准將子粒銀兩各照數借給各驛遞支用萬厯二年以後不必借子粒銀兩各照正項支用 萬厯三年議准以後拖欠子粒租銀及馬價錢糧該管官員三分四分以上罰俸一月五分六分以上降罰一級七分八分以上降俸二級催督完日准復 萬厯二十三年本寺題牧地古圉師養馬冬寒燠以廐夏炎涼以庌國初出則牧地入則苑監即此意也其後苑監廢南北太僕京邊皆有草場乃養馬騾駒民不擾者藉此後因豪右占為庄地牧養無所馬乃不足先臣屢奏欲責牧養必先復此請令豪右庄地還官民閒地退出免其租税緣豪右占㨿日久民腴地投獻欲查未能近印馬御史僅請冬寒馬病聚州縣城内或空閒處或寺觀醫之燠之待長愈乃令領歸亦未能行今諸地先在官今在民志册可見者又前勘明荒地銀馬皆減議為牧地者皆當查明給與俵寄民領養可矣苐與屯地易混今屯田御史兼馬政誠䝉勅下嚴責倘有豪右阻撓容其盡法以治且専委期成之又有昔存今廢昔蕃今荒昔平衍今堆塞各州縣屢以為言者今照徃例查明或暫減數或久免徴此牧地之議也
  直𨽻府分
  順天府二十七州縣原額草場地共一千八百四十六頃四十四畝四分六釐一毫内堪種地一千四百九十六頃八十九畆一分一釐一毫歲徴銀一萬一千四百四十七兩九錢五分六釐三毫七絲
  北直𨽻大名府十一州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共三千一十四頃二十五畆八分八釐二毫内堪種地八百五十四頃九十六畆三分八釐七毫嵗徵銀除例减外實徴一千一百二十四兩八分二毫五絲長垣縣後增子粒銀七兩三錢八分三釐三毫養馬餘地一萬五千八百六十一頃八十二畆三分一釐歳徴銀除例減外實徴二萬六千一百五十四兩九錢二分八釐二毫二絲四忽萬厯二十二年查收大名府十一州縣子一千一百二十四兩八錢八分三釐二毫五絲
  保定府十三州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共三千九百七十三頃九十四畆四分五釐一毫八忽内堪種地一千一百三十二頃四畆一分四釐九毫歳徴銀除告豁撥給外實徴二千五百一十九兩四錢七分四釐四毫後增子粒銀二千三百七兩有零嘉靖四十一年改解户部萬厯二十二年實徴二千五百五十一兩三錢八分二釐七毫
  易州等七州等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粒地共二千二百一十八頃八十四畆三分一釐除告豁撥給外仍該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千三百四十二頃三十七畆六分七釐内堪種地六百四十頃七十六畆二分八釐歲徴銀一千一十九兩一錢七分九釐八毫六絲後增子粒銀一千七百二十七兩七錢六釐九絲葦草子粒銀一百八十八兩七錢九分二絲萬厯二十二年實徴子二百九十兩四錢八分五釐三毫六絲養馬餘地一千七百六十六頃五十二畆有零歲徴銀二千三十八兩有零萬厯二年題准免徴
  順徳府九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千六百四十二頃一十二畆六分内堪種地一千四十五頃四十四畆九分歲徴銀二千五百六十四兩二錢七毫六絲五㣲後增子粒銀一千六百五十六兩有零改解户部飬馬餘地二千四百一十頃五十八畆有零歳徴銀四千九百一十兩有零正徳十六年題准免徴萬厯二十二年實徴二千五百六十四兩二錢七釐六絲五纎
  廣平府九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千八百八十二頃七十六畆二分内堪種地五百五頃六十五畆六分歲徴銀一千四百四十二兩八錢五釐後增子粒銀七百一十四兩有零改解户部養馬餘地四千九百五十頃二十七畆有零歳徴銀九千九百兩有零嘉靖二十七年奏准免徴萬厯二十二年實徴一千四百四十二兩八錢五釐
  真定府三十一州縣原額草場地五千四百六十四頃一畆四分二釐五毫内堪種地二千六百八十六頃四十六畆二分七釐八毫歲徴銀六千五百八十八兩二錢九分八釐八毫一絲五忽後增子粒銀四千七百八十六兩有零改解户部養馬餘地一千三百七十四頃八十四畆四分七釐三毫一絲歳徴銀二千八百一十三兩四錢四分二釐三毫七絲九忽萬厯二十二年實徴六千五百九十一兩三錢三分二釐七毫一絲五忽河間府十五州縣原額草場地一千九百七十五頃六十畆三分七釐内堪種地七百九十二頃九十畆一分四釐九毫歳徴銀除奏減外實徴一千六百五十三兩九錢八分九釐二毫四絲後增子粒銀二千二百四十六兩有零改解户部萬厯二十二年収河間府十五州縣子粒一千七百六十一兩九錢五分四釐一毫四絲静海等三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共一百二十六頃七十二畆六分五釐内堪種地共七十頃一十畆八分三釐毎年徴銀二百一兩七錢九分六釐五毫後增子粒銀五百一十六兩有零改解户部養馬餘地三千一百五十八頃八十三畆有零歲徴銀六千四百六十五兩有零萬厯二年題准免徴萬厯二十二年實徴一百七十五兩七錢八釐九毫
  永平府六州縣原額草場地一百七十五頃八十八畆五分歳徴銀四百三十二兩四錢七分五釐五毫後增子粒銀二百六十 七兩有零改解户部養馬餘地一千八百四十四頃七十七畝有零歳徵銀三千三百十七兩有零嘉靖十年議准免徴萬厯二十二年實徴永平府六州縣子四百三十二兩四錢七分五釐五毫
  河南府分
  河南開封府七州縣原額草場子粒地八頃二十三畆四分八釐二毫歲徴銀三十二兩九錢三分九釐三毫二絲萬厯二十二年實徴三十二兩九錢三分九釐九毫二絲
  歸徳府考城縣四州縣原額草場地四十畆歳徴銀一兩六錢八分萬厯二十二年實徴歸徳考城四州二縣子一兩六錢八分
  山東府分
  山東濟南府二十九州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四頃四十八畆一分六釐五毫一絲二渺歳徴銀六兩八錢九分三釐二毫五絲萬厯二十二年實收濟南府二十九州縣子八兩九錢一分三釐一毫三絲
  兖州府二十五州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百八頃三十六畆五分八釐内堪種地六十四頃九十二畆六分歳徴銀二百七十八兩四錢四分七釐八毫萬厯二十二年實徴兖州府二十五州縣子二百三十二兩一錢九分一釐六毫
  東昌府十八州縣原額草場地八十七頃六十九畆五分八釐内堪種地七十四頃五十五畆五分八釐歳徴銀二百九十二兩六錢六分三釐六毫萬厯二十二年實徴東昌府十八州縣子四百三十三兩七錢二分三釐八毫三絲一忽
  南京太僕寺孳牧所属草場
  成化二十三年南京太僕寺寺丞奏准查勘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頃數界至明白埋立封堆將高埠低窪止勘牧馬地土責付養馬人户輪流管顧牧放中間果有肥饒地土空閒堪以開墾成田㸔驗頃畆撥與有力馬户耕種依佃種官田事例所收花利不拘銀穀依時計估量納别置倉庫收貯其有曾經開墾成田耕種年久徴納子粒者一體清查徴收中間被人包占種作或侵占界至各許自首還官免罪如遇俵解馬匹也有災傷人户逃移無處凑買并十分貧難出辦不前酌量支給以備定數只許用助馬政不許别頃支銷待後養馬數多停免耕種照舊牧放 𢎞治元年奏欽依内事理各州縣將清查過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坐落地名并頃畆四至方圓於公㕔内鐫立石牌以為日後憑據其草場地土以近就近分撥與各衛養馬人户専一牧放馬匹各於四至築立高大封堆以後不許占種其原納子粒悉行除豁 𢎞治二年南京兵部尚書張鑾奏准南京各該衛所有牧馬草場被人侵占起科納糧差南京各部各属官及同太僕寺寺丞查理還官 𢎞治四年御史胡海潘楷等奏准均平除豁去荒地蓄草牧馬外其原佃軍民耕熟者照舊給與承佃南京各衛所草場每畆收銀一錢其餘各處地土肥饒者每畆出銀七分中等五分瘠薄者四分照數徴完貼補買馬不許别項那用每年終將收過地畆銀兩數目造冊繳報查考 六年始議分三等課租大約江南府州縣上畆七分次五分又次四分江北每等各殺其二 𢎞治七年都御史張瑋奏南直𨽻鳯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廬四府徐滁和三州草場與養馬人户住居窵逺俱各不來牧放置於無用要查出召民佃種准行南京兵科給事中倪天民御史李宗酒兵部主事周䕫㑹同分管寺丞清查丈量各於四至築立峯墩為界仍建立石碑將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坐落地名并頃畆四至鐫勒為後証地土分撥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軍民人等佃種上等田七分中等田五分下等田四分 𢎞治九年都御史史琳奏稱租銀太重乞要量減上地每畆納銀五分中地三分下地𢎞分 𢎞治十三年户部㑹同兵部等衙門題准各處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租銀照比較馬政事例嚴併追徴州縣管馬官員以十分為率年終三分不完者住俸寺丞與知府管馬通判照分管州縣十分為率四分不完者一體住俸俱𠉀完日闗支正徳十一年南京太僕寺卿楊褫題准租銀與空間地土銀兩照例嚴督管馬等官追徴完足依限解部發寺收貯以備京邊買馬支用若年終不完照例住俸若擅自别項支用及有侵欺那移情弊即便查究追完 正徳十一年御史周鵷題稱南直𨽻八府三州民既出馬又徴其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租負累窮民要將地畆租銀盡歸養馬之人該兵部查前項原議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與養馬人户住居窵逺不來牧放者方召人佃種徴租今若一槩通免誠恐種地之人幸免起科養馬之户不沾實恵准行查勘各該州縣但係報冊佃種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户中間果係養馬人户自種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土照依所奏免科若不係養馬人户佃種仍依原擬徴租解部正徳中議勘係馬户自種者免徴 嘉靖八年御史秦武奏廬鳯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牧馬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係馬户自種者乞免追租以助備用馬價之費平民佃種者與貧民佃種屯田同罪 嘉靖八年南京太僕寺卿王崇獻奏稱廬鳯等處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租銀已經具奏免解其應天太平鎮江寜國四府廣徳州建平縣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租銀未經勘免准照廬鳯淮揚等府州縣事例一體免解貯庫都御史唐龍題准廬鳯淮揚四府徐滁和三州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銀免其起解收貯各該州縣每年例該坐派本折色馬匹幇助馬户買馬不許别項支用 嘉靖十年都御史劉節題准廬鳳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四府徐滁和三州一應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除馬户種者照前免徴其小民承佃該納租銀自嘉靖十年為始俱免解部每年徴收在官如遇派到備用并騎操馬匹或本折色查前銀先儘扣作無田養馬人并逃亡之家各所辨之數有餘方許難助有田馬户仍逐年造冊繳部本寺奏准今後佃種草場租銀收貯各該州縣官庫几遇派到備用馬匹給與馬户凑買先儘無草場人户及包販逃絶之家次及有草場人户租銀數盡方查照馬户均派凑補 嘉靖十年差御史張心勘定荒熟頃畆三等則例科收其節年損益宜少變前制 十二年議准於場地應徴銀内各照起俵馬數每匹扣留一兩以備災傷逃移支給餘悉解部發寺以備不時買馬 嘉靖三十年南京太僕寺少卿雷禮奏稱租銀各州縣每該解俵馬一百匹量留銀一百匹其馬多銀少者則盡數收貯官庫以備地方災傷買馬其餘無馬去處悉照舊例解部轉發太僕寺收貯買馬支用但各州縣官多有怠忽不行催徴其徴收在官者多有那借侵欺奸弊百出漫無稽考該兵部題准委官俱逐一清查如有那借侵欺等弊就彼從重問遣其勢豪侵占不納租銀者悉聽指名㕘處治仍行各該撫按衙門今後不許將前項銀兩擅支 三十五年議准題請勅書闗防専委南京兵部主事一員清查管理 隆慶二年題准每五年行各軍衛有司清查造冊奏報 萬厯四年議准扣留備災者各解南京太僕寺收貯照災酌助以免欺隠
  應天等八府州分
  應天府八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共一千四百四十五頃五十畆八釐七絲一忽 微内堪種地三百九十四頃七十九畆八分八釐五毫三絲歳徴銀一千七百一十四兩二錢一分九釐八絲二忽八微
  南直𨽻鎮江府三縣原額草場地共一百五十一頃八十一畆六分八釐九毫内堪種地八十七頃四十五畆八分五釐二毫歳徴銀三百八十一兩七錢三分七釐六毫四絲
  太平府三縣原額草場地共六百二十二頃六十畆九分八釐七毫四絲内堪種地二百七十頃七十畆九毫六絲歳徴銀一千七十三兩一錢七分二釐五毫二絲四忽
  鳯陽府五州十三州縣原額草場地共四百八十頃七十七畆六釐四毫八絲内堪種地二百七頃六十六畆二分七釐九毫八絲歳徴銀六百五十一兩七錢六分三釐二毫三絲八忽
  廬州府二州五縣原額草場地共六百七十頃五十八畆六分九毫四絲三忽六㣲内堪種地二百四頃八十一畆四分七釐八毫五絲五忽四微歳徴銀八百六十二兩二錢闕分四釐六毫四絲九忽九徴六纎淮安府二州九縣原額草場地共七百九十二頃八十四畆四分三毫三絲内堪種地六十四頃五十九畆七分五釐四毫歳徴銀一百八兩九分二毫五絲
  揚州府三州五縣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共一千三百六十七頃七十六畆二分七釐五毫五絲一忽五微内堪種地一千一百八十四頃五十六畆五分六釐一毫五絲一忽五微歳徴銀二千七百五十九兩五錢九分八釐七毫二絲六忽五㣲
  以上嘉靖十年勘定數其後厯年開墾加増不等每歳各府共徴銀一萬九千一百九十一兩復經題准減免三千一百三十三兩至隆慶二年實徴銀一萬五千三十兩 以上自萬厯九年盡革種馬後牧地俱入官見徴子粒租銀隨年徴解原無定數各府州縣徑解太僕寺
  各邊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洪武三十年定北邊牧馬草場自東勝以西至寜夏河西察罕諾爾東勝以東至大同宣府開平又東南至大寜又東至遼東又東至鴨綠江又北去不知幾千里而南至各衛分守地又自鴈門闗外西抵黄河渡河至察罕諾爾又東至紫荆闗又東至居庸闗及古北口又東至山海衛凡軍民屯田地不許牧放其荒閒平地及山場腹裏諸王駙馬及軍民聽其牧放樵採在邊所封之王不得占為己場妨害軍民正統八年寜夏右㕘將都指揮僉事王榮奏寜夏官馬永樂中每年四月於高臺寺至陸墩沿河一帶于地闊草蕃之處牧放比至五月移高家閘白烟墩觀音湖涼爽水冷處近年河灘沿山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皆為總兵等官占牧私畜或開墾成田以此官馬俱於馬窯墩牧放逺城二舍非惟馬不蕃滋有急亦難調遣請勅陜西布按二司勘定界限置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牧放為便命㕘贊軍務都御史覆視以行 成化十年令陜西榆林等處近邊地土各營堡草場界限明白敢有那移條款盜耕草場及越出邊牆界石種田者依律問擬追徴花利完日軍職降調甘肅衛分差操軍民係外處者發榆林衛充軍係本處者發甘肅充軍 隆慶五年題准陜西文過苑馬寺牧地計算熟地三萬頃養馬一萬匹餘熟地五萬頃該寺分别三等徴銀共四萬五千兩解固原兵道收作軍餉每年該鎮照數查扣主兵銀兩六年清查寜夏牧地内將一千四百四十餘頃斷歸慶府及平樂所耕種二千八百九十餘頃分别三等州地每頃徴租銀一兩五錢坡地一兩山地五錢以抵本鎮軍餉支用萬厯二年以北虜開市議准大同鎮於中路建立六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西路四場東路陽和一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宣府鎮於中北東南上西下西六路各建一場每場養馬三百匹擇有水草處隨便建置將每年餘剰馬匹立羣設校委官管領如法牧放陽和另立小場以牧貢馬
  馬政紀卷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