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二 馬氏南唐書 卷二十三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二十四

南唐書卷之二十三

歸明傳下第十九

朱弼字君佐建安人也精䆒五傳旁貫數經開寳中

詣金𨹧一舉以關頭中第授國子助教知廬山國學

生徒數百苦無頼軰如盧絳諸葛濤蒯鼇之徒事飲

博多横逆學官曠職循縁而巳及弼至性本嚴重動

持禮法毎升堂講釋生徒環立各執疑難問辯鋒起

弼應聲解説莫不造理雖題非巳出而事實聮綴宛

若宿構以故諸生誠服皆循規範絳等稍稍引去四

方肄業者多造焉弼短一足時謂之跛子先生及建

康平例入

京師授衡山簿居官廉潔事上無謟毎俸給不充則

虗腹度日妻子服御寒暄不⿰糹⿱𢆶匹時皆歎服出見衡嶽

崇峻遂有終老之志秩滿致仕守嶽廟令食本官俸

數年䘚四壁蕭然衣衾棺歛皆資于故人君子以爲

嗚呼學校者國家之矩範人倫之大本也唐末大亂

干戈相㝷而橋門璧水鞠爲茂草馴至五代儒風不

競其來乆矣南唐跨有江淮鳩集典墳特置學官濱

秦淮開國子監復有廬山國學其徒各不下數百所

統州縣徃徃有學方是時廢君如吳越弑主如南漢

叛親如閩楚亂臣賊子無國無之唯南唐兄弟輯睦

君臣奠位監於他國最爲無事此亦好儒之効也

皇朝初離五代之後 詔學官訓校九經而𥙊酒孔

維檢討杜鎬苦於訛舛及得金𨹧藏書十餘萬卷分

布三舘及學士舎人院其書多讐校精審編秩完具

與諸國本不𩔖昔韓宣子適魯而知周禮之所在且

周之典禮固非魯可存而魯果能存其禮亦爲近於

道矣南唐之藏書何以異此

孟賓于湖湘連上人少孤力學事毋以孝聞天祐末

工部侍郞李若虚廉察沅湘賓于以詩數百篇自命

爲金鼇集獻之若虗稱善採警冊數聮譽諸朝廷由

是詩名益振明年春擢進士第未㡬以離亂還鄉㑹

馬殷開府辟爲零𨹧従事亦不顯用及馬氏敗賓于

自歸南唐授豐城簿遷𡍼陽令黷貨當死時李昉事

皇朝爲翰林學士乃賓于同年進士也聞賓于縲紲

以詩遺之曰㓜携書劒别湘潭金牓標名第十三昔

日聲塵喧洛下近年詩價滿江南後主見詩貸之復

其官俄致仕𨼆于玉笥山自號羣玉峯叟踰年後主

以水部貟外郞𧺫之金𨹧平歸老連上秘閣馬致恭

以詩送之其落句云今日還家莫惆悵不同初上渡

頭船䘚年八十三賓于好賄毎爲佐令輙有𧷢汚故

負詩名人不多之初歸江南生子名歸唐亦䏻詩

肄業廬山國學甞得瀑布詩云練色有窮處寒聲無

㫁時隣房生亦得此聮遂交爭之助教不䏻辨訟于

江州各以全篇意格定之而歸唐爲勝開寳中授秘

書省正字出爲吉州民SKchar歸于

京師累遷大理丞時江州郡吏有仕于 皇朝者指

歸唐曰此乃訟詩生也以罪貶𡊮州司戸䘚

潘賁字子文宜陽人也七𡻕能詩性謇特自負SKchar

以藐勢位既而動多屯躓五舉猶爲白丁及屬 皇

朝左僕射沈義倫竒其才致門下賁凡三過省帷每

廷試輙以目疾止故賁嘗與故人書云八叨殿試三

天顔㑹沈公薨遺表薦之表上而賁疾作謂人曰挾

冊爲儒聖僞兩朝白首塲屋不登一第豈非命耶吾

受沈公知遇過厚生不䏻報死得事公於泉下足矣

誥下而賁巳䘚年六十沈氏諸子買棺葬之

蒯鼇宣城人也善屬文有才思嘗曰夫文章者所以

逹道徳之本𤼵才智之藴使㫖勝於辭理過於文爲

得之矣其餘摘裂章句鉤校屬耦綺麗悅目清新泪

耳則吾不知也聞者善之鼇少亦無頼常與盧絳爲

友後頗改過以廉直自勵苟寒燠畧備則一介不干

於人甞有歙州龍尾硯友人欲之而口不言鼇心與

之而未及遺一日友人不告而去鼇乃悔恨躡至數

舎與之時有不給而躬謁於人苟愆其期後雖固予

亦弗之受其抱信義如此歸于

皇朝擢進士第以殿中丞致仕𨼆于廬山數年䘚

羅頴南昌人也經傳渉獵與里人彭㑹友善皆以詞

賦稱開寳中詣金𨹧舉進士第例以黄衣守選及

王師問罪後主銜璧頴再應郷舉下第道經漢髙祖

廟頴題詩其落句云嫚侮羣豪誇大度可怜容得辟

陽侯少頃輙自免SKchar鞠伏廟廷口陳自咎之言掖而

去數日䘚頴初就舉金𨹧試銷刑𪔂賦儒術之本論

有司以鄧及爲第一頴爲末綴牓既上後主遷頴第

二手筆圈其名頴是夕夢黒氣環身有長人自上挽

而出之

盧郢金𨹧人也好學有才藝而膂力過人善吹鐡笛

乾徳中後主以韓徳覇爲在城烽火使常督無頼軰

旦暮廵警諸科士人㣲犯禁徃徃罹鞭朴㑹徳覇出

郢調笛不輟使數䘚捕郢郢奮肱搏之䘚不䏻逼郢

遂去後與黃夢錫等自國子監出行遇徳覇不避其

呵導徳覇駐騎詬曰汝等乞索軰殊不知憲制敢無

禮耶因叱左右𭣣郢等郢等爭投瓦石擊走其導従

毆徳覇傷目徳覇詣後主訴之後主譲曰國子監先

帝教育賢材之地孤亦頼此軰與之共治汝闘監前

是必越分𨹧辱士人既爲戎帥不䏻自扞宜其見毆

遂罷徳覇職郢由是横肆益甚明年春試王度如金

玉賦郢唱第爲第一徐鉉娶郢妹鉉嘗受後主㫖撰

文數日不䏻就因語郢郢曰願試爲之因弄百鈞石

毬以較力少頃引酒一巵復弄如初若是者數四鉉

視之曰非吾徒也其何䏻爲且試詰之郢曰既就矣

命筆吏口授而書之鉉大驚遂以郢文進後主謂鉉

曰語勢酋健似非卿作鉉以實對郢由是知名歸

皇朝累遷南全守頗著治蹟病䘚

丘旭字孟陽宣城農家子也少以畜産爲事弱SKchar

讀書學爲辭章因隨計金𨹧凡九舉而曳白者六七

然自勵彌篤不以爲耻既而困窘無進取意秋試將

邇寡嫂劉敬問行期旭以匱乏告劉曰苟濟榮望雖

孤兒可鬻况貲用乎於是罄槖遣之旭不得巳再就

郷舉明年春試徳厚載物賦旭爲第一釋褐歸郷而

家人猶疑其未調暨郷老酋長謁賀郡吏改署里名

乃知上第及金𨹧平例歸于 京師𥙷鎮将數年詣

南曹叙理㑹吕公蒙正判銓聞旭名問曰汝非䏻爲

賦者乎對曰江南獻賦適爲第一吕公曰乆聞爾名

謂爲古人乃並世耶因令取所集旭初著文多爲人

取去無留巾笥者輒於書肆訪之𫉬舊本獻焉吕公

憐之薦授令錄遷京秩䘚于衡州旭甞纂自古賢俊

遺言爲賓朋宴語行于世其爲詞賦得有唐程度體

後人以爲法

黄載字元吉其先江夏人世爲農載弱SKchar釋耒耜就

學于廬山事𧆛人劉元亨篤志自勵精䆒經史䏻爲

文章一舉不中第嘆曰士之賤也乆矣規模於蹇淺

之文去取於有司之手其於造道不亦逺哉遂不復

進取肄業之士多従之事毋至謹承顔侍膳温凊寢

處未始離左右兄弟數人皆仰載貲給或勉之就仕

則曰天下分裂終合爲一一繫仕版死生以之寧適

意乎及金𨹧平祿食之家多俘于

京師而載乃安處丘園人皆以爲先知㑹毋䘚廬于

墓側哀毁過禮服闋出逰湘潭州將辟致庠序講說

之際未甞敷演注䟽肆口成言曽不滯泥性頗SKchar

函丈之間常置𦉍𦈢興来輙飲而義理不亂受業者

以百數苟獲貲鏹飲歠之外一無所蓄或有假貸則

欣然予之不計其多少待人均一無所愛惡雖遇横

逆亦巽謝焉復喜𫑮逰市肆當壚者靡不相善豪民

富啇間遺緡帛則轉施貧民毎出入城郭丱童㓜稚

隨而悅之甞詣郡署見一媪䇿羸荷校執於公徒載

問其故媪泣曰夫負官緡而死于獄亡家鬻子猶有

餘責當盡命而巳載愴然乃罄槖償官而免之一夕

自城醉歸聞嬰兒哭于莾中載驚呼左右寂無一人

自脫衣褁歸𫉬一女以賄購乳於隣婦迨數歳教以

書計女功長擇所配竟不知其誰氏因冒姓黄載甞

釋禮經𫉬百千一旦爲人𥨸取載𥬇曰彼無貲者也

将藉此以成家亦我之徳了不介意諸生醵㑹市羊

以備饌載夢一羊前跪請命晨出見羊跪伏如所夢

載以巳緡償諸生而畜其羊又畜一犬亦頗馴載毎

出入則羊犬聮隨潭倅夏中正爲作犬羊僊序以記

其事天禧末載因醉䘚于宗人黄茂舘年七十載妻

與其子先䘚

嗚呼視日月而知衆星之蔑拂清風而知羣隂之晦

然則覩真人之作者偏據之國不足與有明矣余作

歸明傳士之得其所歸可謂詳矣如湯悅張洎徐鉉

特不著其本末者以其顯名

皇朝而行事具于

國史也此弗敢述姑志其故國之聞爾

湯恱其先陳州西華人父殷文圭唐末有才名悅本

名崇義仕南唐爲宰相建隆初避

宣祖廟諱改姓湯悅甞撰楊州孝先寺碑世宗親征

淮南駐驛于寺讀其文賞歎之及畫江請平元宗使

悅入貢世宗待之加禮自淮上用兵凡書檄教誥皆

出於悅特爲典贍切於事情世宗毎覽江左章奏形

於嗟重後仕 皇朝奉

太宗皇帝𠡠撰江南錄十卷自言有陳夀史體

張洎南譙人 王師圍金𨹧洎在城中作蠟丸帛書

使間道走契丹求援爲邉候所得及金𨹧平

太祖皇帝召洎詰責以書示之洎神色自若徐曰此

臣在國所作 上曰汝國稱藩事大何乃反覆如此

汝實爲之咎將誰執洎曰當危急之際望延𡻕月之

命亦何計不爲臣所作帛書甚多此特其一爾 上

善曰無欺也南唐之士歸于

皇朝洎最顯焉

徐鉉字𪔂臣開寳末 王師圍金𨹧後主命朱令贇

盡括江西土客義師一十五萬作巨筏㳂江而下以

援金𨹧未至而圍益急後主選近臣入 朝且求緩

師鉉請行後主曰卿之行也當止上江救兵勿令東

下鉉曰今社稷所頼惟此救兵何可輙止後主曰既

以和解爲名而復徵兵入援自成矛盾於汝豈不危

乎鉉曰臣此行未必䏻紓國難但置之度外爾後主

泣下授鉉左僕射叅知左右内史事鉉固辭乃以𨼆

士周惟簡假給事中爲鉉副鉉等至京師對於便殿

鉉懇述江南事大之禮甚恭且無王𥙊不共之罪徒

𬒳病未任 朝謁非敢拒 詔乞緩兵以全一邦

之命其言甚切

太祖皇帝與語反覆數四鉉辭氣愈壮曰李煜無罪

陛下出師無名

太祖大怒請畢其說鉉曰煜効貢賦二十餘年以小

事大如子事父未有過失柰何見伐

太祖曰爾謂父子者爲两家可乎鉉等無以對而退

後仕

皇朝與湯悅同奉

𠡠撰江南錄至於李氏亡國之際不言其君之過但

以歷數存亡論之君子有取焉








南唐書卷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