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史/卷六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 高麗史
卷六十一
卷六十二 
  1. 高麗史61卷-志15-00-00-000

志卷第十五. 高麗史六十一.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00-000

禮三.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0

太廟.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1

○太廟四孟月及臘親享儀. 齋戒. 前享七日行事執事官誓戒散齋致齋 如 享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2

陳設. 前享三日尙舍局設大次於廟東門外道北南向少次於 階東稍北南向鋪王座如常儀. 守宮設文武侍臣行事官及有司次於廟門之內隨地之宜. 設饌 於東門外. 前享二日宮 令帥其屬掃除廟之內外. 掌牲令牽牲詣享所. 太樂令陳登歌之樂於廟堂上前楹*閒稍南北向設軒架於廟庭. 前享一日奉禮郞設王位版於東階東南西向飮福位於堂上前楹外近東西向. 亞終獻飮福位在王位之後. 贊者設亞終獻享官及七祀獻官位於王位之後稍南西向執事者位於其後每等異位俱重行西向北上. 設監察御史位二一於西階下東向一於東階下西向. 設奉禮位於樂懸東北. 贊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  律郞位二一於堂上前楹外近西一於軒架西北俱東向. 太樂令位於軒架之北北向. 文班九品以上位於東門之內廟庭東階下每等異位俱重行西向北上. 武班九品以上位於西門之內廟庭西階下當文官每等異位俱重行東向北上. 設門外位享官公卿位於東門外道南每等異位重行北向西上. 文班九品以上位於享官公卿之東每等異位重行北向西上. 武班九品以上位於西門之外道南每等異位重行北向東上. 設牲 於東門外當門西向以南爲上. 掌牲令位於牲西南吏陪其後. 設諸太祝位於牲東各當牲後祝史各陪其後俱西向. 設太常卿省牲位於牲前近北又設御史位於太常卿之西俱南向. 太廟令帥其屬設 豆  之位於室戶內神座前凡祭器皆藉以席 豆  又加盖 . 每室 十二在左爲二行右上. 豆十二在右爲二行左上. 俎二一在 南一在 豆之*閒.   各四在 豆*閒 居前 次之. *등 各六分在 豆*閒*등居前 次之. 玉爵六在 豆南. 又設尊 之位於室戶外之左. 每室春夏  一鳥 一犧尊二象尊二山 二爲四行. 第一行  鳥 ; 第二行犧尊; 第三行象尊; 第四行山 . 秋冬及臘  一黃 一著尊二壺尊二山 二爲四行皆加勺 . 第一行  黃 第二行著尊第三行壺尊第四行山 以右爲上. 各有 以置瓚爵. 每室設瓚盤一於尊所 上. 設爐炭於前楹*閒. 設祝 於每室戶外之右稍前. 設福酒爵有 .  肉俎飯 各一於尊 前. 又饌 內每位各設毛血豆肝 豆簫 稷黍 各一飯 羹 肉盤各一. 第一位又設俎一毛血肝 之豆與蕭稷黍之 直設於饌 其飯 羹 肉盤俎於各室陳設告潔後進饌者入徹出設於饌 俟迎饌時入奠. 又設七祀位於廟庭之西稍南東向北上神席皆以莞位版各設於座首. 春祀司命戶夏祀 季夏祀中 秋祀門 冬祀行. 唯臘享遍祭之. 設祭器每位左二 右二豆俎一在神座前木爵一次之.  二 二在 豆之*閒 在左 在右. 壺尊二設於神座之左加勺 . 設祝版於神座之右. 設王洗二於東階東南北向 洗在東爵洗在西.  在洗東加勺.  在洗西南肆 實以珪瓚巾爵俱以副 覆之. 亞終獻爵 亦同. 又設亞終獻洗二於王洗東南如上儀. 凡洗王及王太子行事皆有盤 亞終獻以下及攝事者皆無盤 . 又設七祀獻官洗於七祀神位之南北向.  在洗東 在洗西南. 肆 實以巾爵執尊   者各位於尊   之後.  駕出宮. 如 享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3

省牲器. 省牲之日午後八刻廟所禁斷行人. 宮 令整拂神幄執事者以祭器入設於神位如陳設儀. 未後三刻執禮官奉禮贊者先入庭謁者贊引各引享官御史俱就位肄儀. 訖掌牲令牽牲就 位. 謁者引太常卿贊引引御史自 階升堂視滌濯. 執尊者皆去 . 告潔訖引降就省牲位南向立. 掌牲令小前曰請省牲退復位. 太常卿省牲. 掌牲令又前擧手曰: " ." 還本位. 諸太祝各巡牲一 西向擧手曰: "充." 還本位. 諸太祝與掌牲令以次牽牲詣廚授太官. 謁者引光祿卿詣廚省鼎 申視滌漑監取明水火. 贊引引御史詣廚省饌具.  律郞展視樂器. 訖各還齋所. 進饌者入徹 豆   俎以出置饌所. 享日未明五刻太官令帥宰人以鸞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又取肝洗於鬱 幷  實於豆各置饌所遂烹牲.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4

晨 . 享日未明四刻諸享官及從享之官各服其服執禮官先入廟庭太廟令良 令各帥其屬入實尊 . 春夏  實明水鳥 實鬱 . 犧尊二一實明水一實醴齊. 象尊二一實明水一實 齊. 山 二一實玄酒一實淸酒. 秋冬與臘  實明水. 黃 實鬱 . 著尊二一實明水一實醴齊. 壺尊二一實明水一實 齊. 山 之實如春夏. 太官令帥進饌者實諸 豆  .  第一行實以形鹽魚 乾棗栗黃榛子菱仁. 第二行 仁鹿脯白 黑  餌粉 . 豆第一行實以    菁 鹿 芹   . 第二行  魚 脾析 豚拍 食 食.  實以稻粱.  實以黍稷. *등實以大羹.  實以肉羹加芼滑.  南俎載牲左脇盤.  豆*閒俎載熟肉盤. 凡享神之物當時所無者以時物代之. 太廟令設燭於神位前. 又良 令太官令帥其屬入實七祀位禮饌.  實以栗黃鹿脯. 豆實以菁 鹿  實以黍稷.  實以稻粱. 壺尊二皆實祠祭法酒. 俎載牲牢盤. 監察御史按視堂之上下* {糾}察不如儀者還出. 謁者贊引引太尉以下諸享官皆就門外位. 奉禮贊者先入就位再拜. 贊引引御史太廟令太祝宮 令祝史齋郞執尊   者及七祀祝史齋郞執尊   者入自東門當階*閒樂懸北重行北向西上立定. 奉禮曰: "再拜." 贊者承傳御史以下皆再拜. 訖執尊   者各就位. 贊引引御史諸太祝詣東階升堂. 御史行掃除於上令史掃除於下. 訖復位. 贊引引太廟宮 令自東階升堂詣太祖室入開坎室太祝宮 令奉出神主置於座. 以次奉出惠宗以下如太祖儀. 后妃神主俱竝座而處右. 太祝薦香酒俱復位. 駕將至謁者贊引引享官通事舍人分引文武從享之官俱就門外位太樂令帥工人二舞入就位文舞入陳於懸北武舞入陳於懸南道西訖謁者引司空入就位立定. 奉禮曰: "再拜." 司空再拜謁者引司空詣東階升堂行掃除於上降行樂懸於下引復位謁者贊引各引太尉以下享官及七祀獻官通事舍人分引從享群官入就位. 未明一刻侍中版奏外辦王服袞冕以出 扇華盖侍衛如常儀. 至大次入次簾降有司具祝版太廟令以祝版進王署訖近臣奉出太廟令受各奠於 . 侍中版奏外辦簾卷王出次侍衛如常儀. 太常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前導王至東門外尙衣奉御以圭授殿中監監受進王執圭華盖侍衛停於門外. 王入自正門堂下 律郞  伏擧麾興工鼓 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至版位西向立樂止. 王立定太常卿與博士退立於左太常卿前奏稱: "請再拜." 退復位王再拜奉禮曰: "衆官再拜!" 在位者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 太常卿前奏: "有司謹具請行事." 退復位.  律郞擧麾興軒架奏黃鍾宮興安之曲文德之舞作黃鍾三奏大呂大簇應鍾各再奏樂九成偃麾樂止. 太常卿前奏稱: "請再拜." 王再拜奉禮曰: "衆官再拜!" 在位者皆再拜. 太常卿前導王詣 洗位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至洗位北向立樂止. 殿中監進受圭侍中 取 興沃水內侍 取盤興承水. 王 手黃門侍郞 取巾於 興以進王 手黃門侍郞受巾 奠於 . 祝史以 取瓚進 於洗西黃門侍郞 取瓚於 興以進王受瓚. 侍中酌 水內侍 取槃興承水. 王洗瓚黃門侍郞 取巾於 興以進王拭瓚訖黃門侍郞受巾 奠於 . 侍中以  受瓚祝史傳受詣泰階授太祝太祝受 取瓚置 上瓚盤. 殿中監進圭王執圭. 太常卿前導王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升自 階訖樂止侍中中書令以下及左右量人從升. 太常卿前導王詣太祖尊 所登歌作夾鍾宮順安之曲. 執尊者去 侍中取瓚於盤西向 進王搢圭執瓚侍中贊酌鬱 . 太常卿前導王入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以  地訖侍中受瓚以授太祝太祝以盤受瓚訖. 王執圭 伏興太常卿前導王出戶北向再拜訖太常卿前導王以次詣惠宗以下諸室  竝如上儀訖登歌止. 太常卿前導王降自 階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至版位西向立樂止. 初衆官拜訖祝史各奉毛血及肝 之豆立於東門外齋郞奉蕭稷黍各立於肝 之後. 於登歌止祝史奉毛血肝 與奉蕭稷黍者以次入自正門詣泰階諸太祝各迎取毛血肝 於階上俱入奠於神座前. 其蕭稷黍各置爐炭側. 諸太祝俱取肝出燔於爐炭還尊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5

饋食. 王旣升 太官令出帥進饌者奉饌陳於東門之外重行西向以南爲上. 謁者引司徒出詣饌所司徒奉太祖之俎. 初王旣至版位樂止太官令引饌入自正門. 俎初入門軒架奏 安之曲饌至泰階樂止. 太祝俱進徹毛血之豆自 階授祝史以出. 司徒升自泰階入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奠諸太祝各奠俎. 饌升諸太祝各迎取於階上入設神座前. 設訖謁者引司徒降自 階復位太官令退復位諸太祝各取蕭稷黍 於脂燔於爐炭還尊所. 太官丞引七祀饌入祝史迎引於座首各設於神座前太官丞退復位. 太常卿前導王詣 洗位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至洗位北向立樂止. 祝史奉爵  於洗西黃門侍郞取爵於 以進王洗爵拭爵. 侍中黃門侍郞內侍贊洗如晨 之儀訖. 殿中監進圭王執圭太常卿前導王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升自 階訖樂止. 太常卿前導王詣太祖尊所太祝去 侍中取爵於 進. 王搢圭受爵侍中贊酌犧尊之醴齊. 秋冬與臘酌著尊之醴齊. 軒架奏無射宮大定之曲文德之舞作. 太常卿前導王入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奠爵小東 伏興. 太常卿前導王出尊所侍中又進副爵贊酌訖. 太常卿前導王入奠爵小西 伏興太常卿引王出戶北向立樂止. 太祝持祝板進室戶外之右東向 讀祝文訖 伏興樂作. 王小東再拜小西又再拜訖樂止. 太常卿前導王詣次室酌獻竝如上儀. 惠宗以下各室奏曲 如親 訖. 樂止太常卿前導王至飮福位西向立登歌作禧安之曲. 王獻將訖謁者引司徒詣 階升立於飮福位之南北向內侍二人從升立於司徒之右俱北向. 王獻訖諸太祝以爵酌上尊福酒合置一爵一太祝持爵授侍中. 侍中受北向進王再拜受爵 祭酒 酒奠爵. 諸太祝持 俎進減神座前 肉合置一俎又以 減稷黍飯於 合置一 以授司徒司徒受北向 以進王受以授內侍. 太祝又以 肉授司徒司徒受進王受以授內侍內侍 受訖. 謁者引司徒降復位侍中以爵酒進王受爵遂飮卒爵. 侍中受虛爵以授太祝太祝受爵復於 還尊所. 王 伏興再拜訖登歌止. 太常卿前導王降自 階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至版位西向立樂止. 文舞退軒架奏無射宮崇安之曲出訖樂止. 武舞進軒架奏無射宮崇安之曲舞者立定樂止. 初王將復位謁者引亞獻官詣 洗位北向立齋郞二人贊洗. 亞獻 手祝史以 取爵立於洗西. 亞獻取爵於 洗爵拭爵以授祝史祝史以 受爵詣泰階以授太祝太祝受 取爵置尊所 上. 謁者引亞獻升自 階詣太祖尊 所軒架奏無射宮武安之曲武功之舞作鄕樂交奏. 太祝去 亞獻酌象尊之 齊秋冬與臘則酌壺尊之 齊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奠爵 伏興. 又詣尊所酌 齊進后妃神座前 奠爵 伏興出戶外北向再拜以次酌獻 如上儀訖樂止. 謁者引亞獻詣飮福位西向立諸太祀各以爵酌 福酒合置一爵. 一太祝持爵進亞獻之左北向立亞獻再拜受爵 祭酒遂飮卒爵. 太祝進受虛爵復於 亞獻興再拜. 謁者引降復位. 初亞獻將畢謁者引終獻官詣 洗 洗升酌象尊之 齊樂作秋冬與臘酌壺尊之 齊終獻如亞獻之儀訖樂止引終獻官降復位. 初終獻官將升贊引引七祀獻官詣 洗 洗詣酒尊所執尊者去 獻官酌酒. 贊引引獻官進西向 奠於神位前. 以次奠訖小退西向立祝史持祝版進神座之右北向 讀祝文訖. 獻官再拜贊引引獻官還本位. 登歌作夾鍾宮恭安之曲. 諸太祝入室徹豆還尊所七祀祝史進徹豆還尊所登歌止. 奉禮曰: "賜 再拜!" 在位官皆再拜已飮福者不拜. 送神軒架奏黃鍾宮永安之曲鄕樂交奏. 太常卿前奏請再拜王再拜. 奉禮曰: "衆官再拜!" 在位官皆再拜樂一成止. 太常卿前奏: "禮畢." 太常卿前導王還大次軒架奏無射宮正安之曲出門樂止. 殿中監受圭以授尙衣奉御華盖侍衛如常儀. 謁者贊引引享官通事舍人分引從享群官以次出. 贊引引御史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奉禮曰: "再拜." 御史以下皆再拜. 太樂令帥工人二舞以次出太廟令. 與太祝宮 令納神主如常儀. 祝版燔於齋坊 駕還宮. 如 享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6

有司攝事. 齋戒及受祝版 如 享攝事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7

陳設. 前享三日守宮設太尉以下享官次於齋坊之內設饌 於東門外. 前享二日宮 令帥其屬掃除廟之內外掌牲令牽牲詣享所. 太樂令陳登歌之樂於廟堂上前楹*閒稍南北向設軒架於廟庭. 前享一日奉禮郞設太尉位版於東階東南西向飮福位於堂上前楹外近東西向. 設享官公卿及七祀獻官位於太尉之後稍南執事者位於其後每等異位俱重行西向北上設監察御史位二一於西階下東向一於東階下西向. 設奉禮位於樂懸東北贊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 律郞位於堂上前楹外近西東向太樂令位於軒架之北北向. 設門外位太尉以下諸享官及執事者位於東門外道南每等異位重行北向西上. 設牲 於東門外當門西向以南爲上設掌牲令位於牲西南吏陪其後. 設諸祝史位於牲東各當牲後齋郞各陪其後俱西向設太常卿省牲位於牲前近北又設御史位於太常卿之西俱南向. 太廟令帥其屬設 豆  之位於室戶內神座前每室 十二在左爲二行右上豆十二在右爲二行左上. 俎二一在 南一在 豆之*閒  各四在 豆*閒 居前 次之. *등 各六在 豆*閒*등居前 次之. 玉爵六在 豆南. 又設尊 之位於室戶外之左每室春夏  一鳥 一犧尊二象尊二山 二爲四行. 第一行  鳥 ; 第二行犧尊; 第三行象尊; 第四行山 . 秋冬及臘  一黃 一著尊二壺尊二山 二爲四行第一行  黃 ; 第二行著尊; 第三行壺尊; 第四行山 以右爲上加勺 . 尊 皆有 以置瓚爵. 每室設瓚盤一於尊 之所設爐炭於前楹*閒設祝 於每室戶外之右稍前. 設福酒爵有  肉俎飯 各一於尊 前. 又饌 內每位各設毛血豆肝 豆蕭 稷黍 各一飯 羹 肉盤各一. 第一位又設俎一毛血肝 之豆與蕭稷黍之 直設於饌 . 其飯 羹 肉盤俎於各室陳設告潔後進饌者入徹出設於饌 俟迎饌時入奠. 又設七祀位於廟庭之西稍南東向北上神席皆以莞位版各設於座首. 春祀司命戶夏祀 季夏祀中 秋祀門 冬祀行臘享遍祭. 設祭器每位左二 右二豆俎一在神座前木爵一次之 二 二在 豆之*閒 在左 在右壺尊二設於神座之左加勺 . 設祝 於神座之右設 洗於東階東南北向 洗在東爵洗在西 在洗東加勺 在洗西南肆 實以珪瓚巾爵俱以副 覆之. 又設七祀獻官洗於七祀神位之南北向 在洗東 在洗西南肆 實以巾爵執尊   者各位於尊   之後. 省牲器 如 享攝事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8

晨 . 享日未明四刻諸享官及從享之官各服其服執禮官先入廟庭. 太廟令良 令各帥其屬入實尊 春夏  實明水鳥 實鬱 犧尊二一實明水一實醴齊象尊二一實明水一實 齊山 二一實玄酒一實淸酒. 秋冬與臘  實明水黃 實鬱 著尊二一實明水一實醴齊壺尊二一實明水,一實 齊山 之實如春夏. 太官令帥進饌者實諸 豆  *등 及俎如親享儀. 太廟令設燭於神位前又良 令太官令帥其屬入實七祀位禮饌 實以栗黃鹿脯豆實以菁 鹿  實以黍稷 實以稻粱壺尊二皆實祠祭法酒俎載牲牢盤. 監察御史按視堂之上下* {糾}察不如儀者還出. 謁者贊引引太尉以下諸享官皆就門外位奉禮贊者先入就位再拜贊引引御史太廟令宮 令祝史齋郞執尊   者及七祀祝史齋郞執尊   者入自東門當階*閒樂懸北重行北向西上立定. 奉禮曰: "再拜." 贊者承傳御史以下皆再拜訖執尊   者各就位. 贊引引御史諸祝史詣東階升堂御史行掃除於上令史掃除於下訖復位. 贊引引太廟宮 令自東階升堂詣太祖室入開坎室宮 令祝史捧出神主置於座以次奉出惠宗以下如太祖儀后妃神主但竝坐處右. 太祝薦香酒俱復位. 太樂令帥工人二舞入就位文舞入陳於懸北武舞立於懸南道西訖. 謁者引司空入就位立定奉禮曰: "再拜." 司空再拜謁者引司空詣東階升堂行掃除於上降行樂懸於下引復位. 謁者引太尉贊引引諸享官及七祀獻官入就位奉禮曰: "再拜." 太尉以下衆官在位者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 謁者進太尉之左白: "有司謹具請行事." 退復位.  律郞 伏擧麾興軒架奏黃鍾宮興安之曲文德之舞作黃鍾三奏大呂大簇應鍾各再奏樂九成偃麾樂止. 奉禮曰: "再拜." 太尉以下衆官在位者再拜. 謁者引太尉詣洗位北向立齋郞沃水太尉 手 手訖齋郞以 取瓚進立於洗西. 太尉取瓚於 齋郞酌 水太尉洗瓚拭瓚以授齋郞齋郞以 受瓚詣泰階以授祝史. 祝史受 取瓚以置尊所 上. 謁者引太尉升自東階詣太祖尊 所登歌作夾鍾宮順安之曲. 祝史以瓚授太尉太尉執瓚祝史去 太尉酌鬱 . 謁者引太尉入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以  地訖以瓚授祝史祝史受瓚訖太尉 伏興. 謁者引太尉出戶北向再拜訖謁者引太尉以次詣惠宗以下各室   如上儀訖登歌止. 謁者引太尉降復位. 初衆官拜訖齋郞各奉毛血及肝 之豆立於東門外又齋郞奉蕭黍稷各立於肝 之後於登歌止奉毛血肝 與奉蕭稷黍者以次入自正門詣泰階諸祝史各迎取毛血肝 於階上俱入奠於神座前. 其蕭稷黍各置爐炭側. 諸祝史俱取肝出燔於爐炭還尊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09

饋食. 太尉旣升 太官令出帥進饌者奉饌陳於東門之外重行西向以南爲上謁者引司徒出詣饌所奉太祖之俎太尉旣降復位. 太官令引饌入自正門俎初入門軒架奏無射宮 安之曲饌至泰階樂止. 諸祝史進徹毛血之豆自東階授齋郞以出. 司徒升自泰階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奠 伏興諸祝史各奠俎饌升諸祝史各迎取於階上入設於神座前. 設訖謁者引司徒降自東階復位太官令退復位諸祝史各取蕭黍稷 於脂燔於爐炭還尊所. 太官丞引七祀饌入祝史迎引於座首各設於神座前太官丞退復位. 謁者引太尉詣洗位北向立 手訖齋郞以 取爵立於洗西. 太尉取爵於 洗爵拭爵以授齋郞. 齋郞以 受爵詣泰階以授祝史祝史受 取爵置尊所 上. 謁者引太尉升自東階詣太祖尊 所登歌作夾鍾宮大定之曲文德之舞作. 祝史取爵於 授太尉太尉執爵. 祝史去 太尉酌犧尊之醴齊秋冬與臘酌着尊之醴齊. 謁者引太尉入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奠爵小東 伏興. 謁者引太尉出尊所祝史又授副爵太尉執爵酌醴齊訖. 謁者引太尉入奠爵小西 伏興. 謁者引太尉出戶北向立樂止. 祝史持祝版進室戶外之右東向 讀祝文訖 伏興樂作. 太尉小東再拜小西又再拜訖謁者引太尉詣次室酌獻 如上儀. 惠宗以下各室奏曲 如親享. 樂止謁者引太尉詣飮福位西向立諸祝史各以爵酌 福酒合置一爵. 一祝史持爵進太尉之左北向立太尉再拜受爵 祭酒 酒奠爵. 諸祝史持 俎進減神位前 肉合置一俎又以  稷黍飯於 合置一 以授太尉太尉受以授齋郞取爵遂飮卒爵. 祝史進受虛爵復於 . 太尉興再拜謁者引太尉降復位. 文舞退軒架奏無射宮崇安之曲出訖樂止武舞進軒架奏無射宮崇安之曲舞者立定樂止. 初太尉將復位謁者引太常卿詣洗位 手洗爵如上儀. 謁者引太常卿升自東階詣太祖尊 所軒架奏無射宮武安之曲武功之舞作鄕樂交奏. 祝史去 太常卿酌象尊之 齊秋冬與臘酌壺尊之 齊. 詣太祖神座前北向 奠爵 伏興又詣尊所酌 齊入奠爵.  伏興出戶北向再拜又再拜以次酌獻如上儀訖樂止. 謁者引太常卿詣飮福位西向立. 諸祝史各以爵酌 福酒合置一爵. 一祝史持爵進太常卿之左北向立太常卿再拜受爵 祭酒遂飮卒爵. 祝史進受虛爵復於 . 太常卿興再拜訖謁者引太常卿降復位. 初太常卿獻將畢謁者引光祿卿詣洗位 洗升酌 齊終獻如亞獻之儀. 樂止引光祿卿降復位. 初光祿卿將升贊引引七祀獻官詣洗位 手洗爵訖詣酒尊所執尊者去 獻官酌酒. 贊引引獻官進神位前西向 奠少退西向立. 祝史持祝版進神座之右北向 讀祝文訖獻官再拜. 贊引引獻官還本位. 登歌作夾鍾宮恭安之曲. 諸祝史入室徹豆還尊所七祀祝史進徹豆還尊所登歌止. 奉禮曰: "賜 再拜!" 在位官皆再拜已受福酒者不拜. 送神軒架奏黃鍾宮永安之曲鄕樂交奏. 奉禮曰: "再拜." 衆官在位者皆再拜樂一成止. 謁者詣太尉之左白: "禮畢." 謁者引太尉. 贊引引諸享官以次出. 贊引引御史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 奉禮曰: "再拜." 御史以下皆再拜. 太樂令帥工人二舞以次出. 太廟令與祝史宮 令納神主如常儀. 祝版燔於齋坊太尉復命如 享攝事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太廟-010

朔望薦新祈禱及奏告儀. 前享三日應行事執事官散齋一日宿於正寢淸齋一日於本司致齋一日於享所. 前享一日宮 令先到享所帥其屬掃除廟室之內外設享官行事執事位於廟庭東階之南西向北上. 贊者在南差退及辦饌具. 朔祭則具小牢饍羞庶品祈禱報祀如之. 望祭則饍羞數同唯不用肉奏告 以淸酌. 二月望薦 若春分之日在望後則以別日薦之. 四月望薦麥櫻桃七月望薦黍稷粱米八月望薦麻子九月望薦稻米十二月望薦魚每朔皆用中氣若中氣在望後則用來月朔. 各設祝版加 上置於神座之右. 享日丑前五刻贊者謁者引御史太廟宮 令祝史齋郞入廟庭當中北向西上再拜各就位. 宮 令與祝史升自 階詣太祖室入開坎室祝史奉出神主置於座東王西后以次奉出惠宗以下神主訖. 謁者引獻官入就拜位西向立贊者喝: "獻官再拜!" 謁者引獻官升自 階詣太祖室神座前上香酒 伏興少退北向立. 祝史持祝版進神座之右東向 讀訖. 獻官再拜小西又再拜以次八室上香酌獻如上儀訖. 出就飮福位西向立祝史酌福酒就獻官之左. 獻官再拜飮卒爵置於 再拜降階就拜位西向立贊者喝: "獻官再拜!" 謁者引出. 祝史納神主於坎室如常儀. 祝版藏於齋坊. 謁者引御史以下就庭中拜位再拜如初引出.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別廟-000

別廟[毅宗時太廟太祖惠宗顯宗文宗順宗宣宗肅宗睿宗仁宗; 別廟定宗光宗景宗成宗穆宗德宗靖宗].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別廟-001

○別廟  享四時常享及臘享攝事儀. 齋戒. 凡享官及預事官隨太廟獻官誓戒如式.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別廟-002

陳設. 前享三日守宮設獻官及諸執事官次於齋坊之內設饌 於廟室東. 前享二日宮 令帥其屬掃除廟之內外. 掌牲令牽牲詣享所. 奉禮設獻官位版於廟庭東南西向飮福位於堂上前楹外近東西向諸享官位於獻官之後稍南西向執事者位於其後設奉禮位於獻官西南贊者在南差退俱西向. 太官令帥其屬入設 豆  於室內神座前左十二 右上右十二豆左上俱爲二行. 俎二一在 南一在 豆之*閒  各四在 豆*閒 居前 次之*등 各六在 豆*閒*등居前 次之. 玉爵六在 豆南又設尊 位於室戶外之左  一虎 一犧尊二象尊二著尊二山 二爲二重以右爲上. 尊 皆有 以置瓚爵俱加勺 . 時享則春夏  一鳥 一犧尊二象尊二山 二; 秋冬  一黃 一著尊二壺尊二山 二. 臘享與冬享同. 設瓚盤一於尊 之所設爐炭於前楹*閒設祝 於室戶外之右稍前設福酒爵有  肉俎飯 各一於尊 前. 又饌 內設毛血豆肝 豆蕭 稷黍 各一飯 羹 肉盤各一毛血肝 之豆與蕭稷黍之 直設於饌 其飯 羹 肉盤俎於陳設. 告潔後進饌者入徹出設於饌 俟迎饌時入奠. 又設配享功臣位於南階東南西向北上席皆以莞位版各設於座首. 每位設左二 右二豆俎一在神座前木爵一次之 一 一在 豆之*閒 在左 在右壺尊二設於神座之左加勺 . 設獻官洗於南階東南北向 洗在東爵洗在西 在洗東加勺 在洗西南肆 實以珪瓚巾爵有副 . 又設功臣獻官洗於獻官洗之東南北向 在洗東 在西南肆 實以巾爵其執尊   者各立於尊   之後.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別廟-003

省牲器. 前享一日午後八刻禁斷行人宮 令整拂神幄執事者以祭器入設於神位. 未後三刻奉禮贊者先入庭謁者贊引各引享官俱就位肄儀. 謁者引獻官及諸執事官自東階升視滌濯. 執尊者皆去 告潔引降視牲之肥 授太官令. 進饌者入徹 豆   俎以出設饌 內. 享日未明五刻太官令帥宰人以鸞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又取肝洗於鬱 幷  實於豆置饌所遂烹牲. 享日未明四刻獻官及從享之官各服其服. 良 令帥其屬入實尊   實明水虎 實鬱 . 犧尊二一實明水一實泛齊象尊二一實明水一實醴齊著尊二一實明水一實 齊山 二一實玄酒一實淸酒堂下壺尊二一實明水一實醍齊太尊二一實明水一實沈齊山 四二實玄酒一實事酒一實昔酒. 時享則    及犧尊象尊著尊壺尊之上尊皆實以明水山 之上尊實以玄酒鳥 黃 實以鬱 犧尊著尊實以醴齊象尊壺尊實以 齊山 實以淸酒. 太官令帥進饌者實諸 豆  *등 及俎如時享太廟儀. 宮 令設燭於神座前. 又太官令帥其屬入實配享功臣禮饌如 享太廟儀. 謁者引獻官及諸享官皆就門外位. 奉禮贊者先入就位再拜贊引引宮 令祝史齋郞執尊   者功臣祝史齋郞執尊   者入立於南階之南重行北向西上立定奉禮曰: "再拜." 贊者承傳. 宮 令以下皆再拜執尊   者各就位. 宮 令自東階升堂詣室入開坎室祝史宮 令奉出神主置於座東王西后訖祝史薦香酒復位. 謁者引獻官功臣獻官至版位西向立奉禮曰: "再拜." 諸享官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 謁者引獻官詣 洗位齋郞以 取瓚授獻官獻官洗瓚拭瓚以授齋郞齋郞以 受瓚詣南階以授祝史. 謁者引獻官升自東階詣尊 所執尊者去 . 祝史取瓚於盤以授獻官獻官執瓚酌鬱 謁者引獻官詣神座前北向 以  地訖. 祝史以盤受瓚獻官再拜. 謁者引獻官降階至版位西向立. 初諸享官再拜訖齋郞奉毛血及肝 之豆立於南階下之東奉蕭稷黍者各立於肝 之後以次詣南階祝史各迎取毛血肝 於階上俱就奠於神座前. 其蕭稷黍各置於爐炭側祝史取肝燔於爐炭還尊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別廟-004

饋食. 獻官旣升 太官令帥進饌者陳於門外. 謁者引太官令奉俎至南階奉饌者次之. 祝史進徹毛血之豆授齋郞以出. 太官令升自南階詣神座前北向 奠訖謁者引太官令降復位. 祝史取蕭稷黍 於脂燔於爐炭還尊所. 饌至階祝史迎奠於神座前齋郞奉配享功臣饌入. 祝史迎奠於神座前. 謁者引獻官詣洗位 手訖齋郞以 取爵授獻官獻官洗爵拭爵授齋郞. 齋郞以 受爵詣南階授祝史. 謁者引獻官升自東階詣尊 所祝史以爵授獻官獻官受爵祝史去 獻官酌犧尊之泛齊四時及臘享則酌醴齊謁者引獻官入詣神座前北向 奠爵小東 伏興. 謁者引獻官出尊所. 祝史又授副爵獻官受爵酌泛齊訖謁者引獻官入奠於后妃神座前小西 伏興謁者引獻官出戶北向立祝史持祝版進室戶外之右東向 讀祝文訖獻官小東再拜小西又再拜. 訖亞獻酌醴齊四時及臘酌 齊終獻酌 齊酌獻如上儀訖. 謁者引獻官詣飮福位西向立. 祝史酌福酒持 飯俎肉就獻官之左. 獻官再拜 祭酒 酒奠爵受 飯俎肉授齋郞遂飮卒爵置於 再拜降階就位西向立. 有使副則使爲初獻副使爲終獻俱受福酒. 獨使則三獻訖受福酒. 終獻將升謁者引功臣獻官詣洗位 洗詣酒尊所執尊者去 . 獻官酌酒助奠者皆酌酒. 謁者引獻官進詣座首東向奠爵諸助奠者各進奠. 祝史持敎書進座首之右立讀獻官揖謁者引獻官復位. 祝史入室徹豆還尊所. 配享功臣祝史進徹豆還尊所. 奉禮曰: "賜 再拜!" 享官皆再拜受福者不拜. 送神奉禮曰: "再拜." 衆官在位者皆再拜謁者詣獻官之左白: "禮畢." 謁者引獻官及諸享官以次出. 祝史納神主如常儀. 祝版燔於齋坊. 若后妃別廟則無功臣配享禮器不設則以常享器皿行之.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景靈殿-000

景靈殿.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景靈殿-001

○景靈殿正朝端午秋夕重九親奠儀. 其日四更末內侍茶房及指諭先入內殿庭次承宣入庭肅拜訖內侍茶房及指諭次次拜謁. 次重房入庭肅拜訖承宣重房合班中心爲頭一行拜謁次入直閣門及侍臣入庭. 次中官出齊事傳承宣承傳令中禁出傳指諭奉靑陽傘立左尙舍別監捲帳大將軍扶策左右. 王靴袍出內殿前楹外立上將軍奏看中禁奏山呼肅拜扶策大將軍下庭復位. 次承宣重房內侍茶房指諭一時肅拜訖承宣秉燭前引王下庭出南殿坐絞床. 牽龍都知奏山呼肅拜舍人喝: "入直省員閣門肅拜!" 祗候引樞密入庭就褥位舍人喝: "再拜!" 訖王詣集禧殿. 尙衣別監奉笏承宣傳奉入殿拜位. 樞密贊王三拜. 內侍員奉香合承宣傳奉樞密奉笏. 王點香三拜訖至景靈殿入就東階下西向再拜上殿詣太祖室戶外再拜訖. 舍人喝: "從官再拜!" 王退從二室戶入詣太祖前再拜. 承宣奉香合進王搢笏點香. 承宣奉洗盞器王洗盞傳授樞密承宣奉注子進王斟酒大小盞各一酌奉獻訖再拜. 次詣二室入戶再拜上香獻酌如上儀. 出詣第三四五室拜禮獻爵上香同上. 又從二室戶入詣太祖前 伏省郞自西階上殿詣太祖室戶外讀祝文訖王再拜. 茶房別監奉福酒盞承宣傳奉授樞密承宣奉注子斟酒. 承宣又進 酒器王 酒三滴飮福酒訖再拜. 出詣太祖室戶外再拜訖. 舍人喝: "從官再拜!" 王退還東階下西向再拜. 承宣秉燭前引次承宣受笏尙衣別監傳受. 王還至內殿坐絞床閣門望龍顔承傳云: "宣賜侍臣員將酒果." 舍人喝: "員將肅拜!" 訖. 王入內次中官出勞傳承宣重房內侍茶房指諭肅拜而退無時奏告如*大廟奏告儀.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0

諸陵.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1

○拜陵儀將拜陵所司承制內外宣攝隨職供辦王御別殿齋心兩日. 凡行事執事官及從駕衆官各於本司淸齋一日無本司者於公所. 前發一日奏告太廟如常儀. 所司預掃除所拜之陵及室內務極潔淨不得喧雜. 尙舍局於陵近所設行宮鋪王座如常儀. 行宮皆於前所量地之宜. 又於陵室之側量設小次. 奉禮設王拜位於陵東南隅西向其有山谷隱映則隨地設位望陵而拜又設拜位於陵室階下之東南西向設行事官位於王位之南稍東又設隨駕兩府拜位於門外以西爲上門非南向則量地之宜設文武百官位於其後兩班相對爲首所司備珍羞庶品務極 潔. 前一日 時王至行宮 扇華盖導從如常儀. 若拜日至行宮則未明五刻 駕動如常儀. 王至望陵拜所侍臣退合班立. 太常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王至拜位立太常卿前奏: "請再拜." 王再拜. 奉禮曰: "再拜." 贊者承傳宰臣樞密侍臣及隨駕衆官皆再拜訖王至行宮齋宿. 其日未明一刻王至小次陵令持祝版進近臣奉入小次. 王署訖近臣奉出授陵令令受進奠於案. 行事官及兩府衆官皆就位訖侍中版奏外辦. 王改服靴袍步出小次仗衛停於小次之左右. 太常卿前導王至陵室階下之位西向立太常卿前奏: "請再拜." 王再拜. 奉禮曰: "再拜." 衆官在位者皆再拜訖. 太常卿引王升階當神座前北向再拜又當王后神座前再拜訖入進省服玩拂拭床帳訖. 齋郞進饌太祝升階迎奠於神座前. 太常卿引王詣尊所太祝及近臣贊酌酒. 王進神座前奠酒三爵. 又於王后神座前奠酒三爵訖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祝版詣神座右 讀訖退立於階下. 若更薦奠服玩則躬自執陳. 太常卿請再拜王再拜又再拜. 太常卿引王降詣拜位西向立太常卿前奏: "請再拜." 王再拜奉禮曰: "再拜." 衆官在位者皆再拜訖. 太常卿引王入小次. 祝版燔於齋坊. 通事舍人引陵令寢宮侍衛人謁見. 若有宣賜則臨時奏聽進止訖王還齋宮侍衛如常.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2

成宗七年十二月始定五廟八年四月始營太廟. 十一年十一月太廟成命儒臣議定昭穆位次及  儀遂行 禮. 十二年三月敎曰: "殷以十二君爲六代唐以一十帝爲九室. 晉書所云: '兄弟旁及禮之變也.' 則宜爲主立室不可以室限神. 兄弟一行禮文斯在 我惠宗若論同世豈可異班? 宜奉惠定光景四主通爲一廟 於太廟." 十三年四月親  太祖惠定光戴景宗于廟各以功臣配享.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3

顯宗二年太廟災每値時祭各祭於本陵. 五年四月始修齋坊權安神主親 . 十八年二月修太廟復安神主. 顯宗末年六月癸巳德宗命有司改定太廟三陵祝文式. 第一室太祖及王后皇甫氏稱'孝曾孫嗣王臣某.' 第二室惠宗及王后林氏. 第三室定宗及王后朴氏. 第四室光宗及王后皇甫氏. 第五室戴宗及王太后柳氏 稱'孝孫嗣王臣某.' 第六室景宗及王后金氏. 第七室成宗及王后劉氏. 第八室穆宗及王后劉氏 稱'嗣王臣某.' 王考顯宗及王后金氏稱'孝子嗣王臣某.' 昌陵世祖及王后韓氏稱'孝曾孫王臣某.' 乾陵安宗元陵王太后皇甫氏稱'孝孫王臣某.'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4

靖宗二年十二月 德宗於太廟王嘗問昭穆之義輔臣徐訥黃周亮等言: "顯宗之 也以兄弟同昭穆之文惠定光戴同班爲昭景成爲穆穆宗爲昭. 而顯宗 於穆廟則二昭二穆與太祖之廟而五. 今 德宗數過五廟請遷惠定光三宗藏于太祖廟西壁. 戴追王之主遷祭於其陵可也." 劉徵弼言: "太祖在曾祖行親未盡故惠定光三宗不必遷. 唯遷戴宗於陵而 德宗於次室可矣." 周亮等言: "徵弼論親未盡之義亦以一時四廟難於遷毁其言如是. 臣聞前典云: '親過高祖則毁其廟.' 由是觀之自 祖曾高而上論親盡未盡非以旁親論惠定光在從祖行不可比於親祖. 昔晉鍾雅奏言: 景皇帝不以伯祖而祭於廟宜除伯祖之文. 朝廷從之則從祖不入於廟明矣. 惠定光戴俱宜遷毁." 其後王謂一時而遷四神主意所未安欲更從徵弼所奏周亮復言: "太祖爲一廟惠定光戴爲昭一廟景成爲穆一廟穆宗爲昭顯宗爲穆五廟之數於是乎備. 若以派系次第論之顯宗於穆宗爲叔若先卽位可與景成同一行. 然繼穆宗位故顯宗 於穆宗下第二穆位. 今 德宗則惠定光戴四神主可以遷毁徵弼唯論四廟遷毁之難不論昭穆之數宗廟之禮國之大事胡可臆斷? 若以德宗爲昭則三昭二穆與太祖爲六廟非古制也. 若論派系次第以顯宗爲第一穆次于景成而降穆宗於其下則公羊所謂僖閔逆祀也." 徐訥曰: "周亮之奏合於古制. 然魯以諸侯昭穆之外有文世室武世室. 惠定光三宗亦不可遷毁." 從之. 八年三月戊申尙書禮部奏: "今四月當行  而二十一日將行王后冊封禮. 其  請行攝事." 內史門下奏: "  固有定期封冊自可從宜請先行 禮." 從之.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5

文宗十年正月己巳禮官上言: "太廟祭器年久破缺不堪陳用. 曲禮曰: '祭服弊則焚之祭器弊則埋之.' 其  玄衣赤 命御史臺焚埋之." 從之. 十月辛亥王太子見于太廟三師以下導從庶子二人爲左右贊者率更令請拜注簿告辦. 初詣廟時引樂懸而不作謁畢樂作還宮. 戊午有司言: "今月當  于宗廟. 禮  之月則停時享. 乞依禮制停冬享." 從之. 十二年六月尙書禮部奏: "順安憲三陵聖祖之兄弟也稱孫以祭似未合義. 按唐書宣宗饗穆宗室文稱皇兄大常博士閔慶之奏曰: '夫禮有尊卑而不 親親祝文稱謂未當請改爲嗣皇帝.' 從之. 穆宗宣宗同父異母也宣宗之祀穆宗稱皇兄未合於禮故改稱: '嗣皇帝臣某明告于某宗.' 今順安憲三廟祝文宜稱: '嗣王臣某明告于某宗.'" 從之.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6

仁宗二年七月親 于太廟太祖東向德靖文睿爲昭顯順宣肅爲穆議者曰: " 非秋祭也. 又惠宗有功德不宜毁而毁之皆非禮."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7

毅宗時  太祖東向惠文睿 南向爲昭顯順宣肅仁 北向爲穆. 四時臘享朔望寒食 室內南向.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8

熙宗二年二月 神宗于太廟本朝廟制九室而有新 之主則奉遷主安於本陵. 崔忠獻與宰樞議據古典有功者不遷親盡者毁之以爲順宗親盡無嗣當出以神宗 于第九室太祖在西東向惠顯同爲第一昭宣肅同爲第二昭仁宗爲第三昭文宗爲第一穆睿宗爲第二穆神宗爲第三穆. 四年十月詔曰: "往年聖考 廟之日改定昭穆位序有所乖戾令宰樞侍臣禁官國學致仕文儒等據典籍與本朝禮制 酌各上封事." 衆論紛 竟不改焉識者曰: "漢書云: '父昭子穆孫復爲昭.' 公羊傳曰: '父爲昭子爲穆孫從王父.' 則昭穆之序一定不易者明矣. 豈可隨時而變易乎? 今遷第一穆顯宗於第一昭與惠宗同一位遷第二昭文宗於第一穆遷第二穆宣肅二室於第二昭遷第三昭睿宗於第二穆遷第三穆仁宗於第三昭而以神宗 第三穆昭穆之序大紊.  惠顯二主皆有功德若周之文武故太祖東向惠爲太宗顯爲世宗百世不遷. 其餘則昭常爲昭穆常爲穆庶合於禮."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09

忠烈王元年五月命宰臣洪祿 攝事于景靈殿.  豆缺假內殿淨事色以祭. 二年閏三月庚申命有司夏享于太廟將以四月朝京師故先時行之.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0

忠宣王二年九月太廟五室東西置夾室安惠顯二宗于西室文明二宗于東室. 三年正月丙戌以寢園春享將誓戒祭前七日誓戒例也. 今則三日也凡享官自太尉以下皆不至* {糾}正及時到享官七人同議不誓而罷. 十月乙亥攝事于寢園不宰牛.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1

忠肅王五年正月癸酉王命僉議贊成事金士元以溫泉所獲禽薦于太廟司膳典儀不至* {糾}正後至. 士元以聞王曰: "祭先所以報本予躬獲禽以獻而有司乃爾耶?" 是祭也內竪朴仁平竊其禽代以其家瘠肉王不能罪. 十七年六月丁未 忠宣王于寢園遷仁王主權安康王主于東夾室. 是祭衆 入廟庭爭奪奠物而去法司不能禁. 凡行事皆不如儀日昏乃畢. 初典理佐郞趙廉言: "本國昭穆之序有乖古制. 宜以太祖居中室高宗爲第一昭元宗爲第一穆忠烈王爲第二昭忠宣王爲第二穆惠王明王居東夾室如周制武王居東北夾室之例. 顯王康王居西夾室如周制文王居西北夾室之例. 如是則惠顯二主分居東西爲不遷之主. 明康父子亦分東西爲假安之位. 於禮便而昭穆之序亦合古制." 不從.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2

忠穆王三年四月辛卯命 理安子由攝事于太廟子由不宰犧牛以與願刹僧. * {糾}正白元石不據禮以爭時人非之.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3

忠定王三年十二月辛丑恭愍王卽位壬寅王親傳諸陵祝版昌陵享官皆不至命侍臣一人授祝版遣之. 二年正月甲申王將春享寢園百官侍衛至寢園次於園東乙酉王乘輦入自南俠門文官 立於東階下武官西階下. 王立於月臺東亞獻丹陽大君 立王之後終獻右政丞李齊賢立於丹陽大君之後齋郞立於最後行. 牲牢牛一羊五豕九鹿十. 祭畢退御幄次受賀禮而還. 成均及十二徒諸生各獻歌謠敎坊伎樂陳於路傍迎之. 五年正月壬午朔寢園春享享官誓于三司太尉樂安君李遷善司徒典儀令金義烈不至改命金海府院君李齊賢爲太尉. 六年八月命李齊賢定昭穆之次齊賢上議曰: "謹按宗廟之制天子七廟諸侯五廟太祖百世不遷太祖而下父爲昭居左子爲穆居右昭穆左右則百世亦不變. 故春秋左氏傳有'太王之昭王季之穆文之昭武之穆'之文. 而尙書謂文王曰穆考謂武王曰昭考. 是其昭穆不變之明證也. 其兄弟相代者春秋公羊傳以爲昭穆同班. 大宋 享位次圖太祖與太宗哲宗與徽宗欽宗與高宗各位一世. 是則兄弟同班之法也. 二十二陵盖自江都去水而陸倉卒所置其制一堂五室而二十二陵神主一行而列. 所宜拓而廣之釐而正之然而不可造次而就. 未就之*閒四時之事無所於享. 且於五室略依東漢以來同堂異室之制其二十二神主一一各爲一房以別之. 太祖惠宗顯宗在太廟不遷則太祖之昭定光戴安於此. 無先之者居中室而以西爲上. 光宗之穆景宗戴宗之穆成宗爲從兄弟居西第一室之第一房第二房. 成宗之昭穆宗顯宗之昭德靖文居東第一室之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房亦從兄弟也. 文宗之穆順宣肅居西第一室之第三第四第五房. 宣宗之昭獻宗肅宗之昭睿宗爲從兄弟居東第五第六房. 睿宗之穆仁宗居西第六房. 仁宗之昭毅明神居東第七第八第九房. 神宗之穆熙宗明宗之穆康宗亦爲從兄弟居西第七第八房. 康宗之昭高宗居東第十房. 合於左昭右穆兄弟同班之義. 若夫五室拓而廣之昭穆釐而正之則乞下中書令禮官博士博議詳定施行." 八年六月辛未御史臺上言曰: "殿下躬享宗廟祭禮祭器一皆新之奉先之意至矣. 自國都遷徙之後國家多事典祀之官不共其職用脫粟飯沽酒市脯不 之甚至於此極. 而就野爲壇享官或年老神昏豈其誠敬盡禮者乎? 宜令有司就壇傍立舍以庇風雨令諸陵直於太常寺更日直宿以充祝史. 又令都祭庫典廐署倂隸太常寺祭物魚果各道按廉使以時輸納祭器亦令新之以副殿下誠敬之實." 從之. 十一年正月王在福州命奉安九廟假主於新鄕校置諸陵署於舊鄕校各行春享. 紅賊之後假安九廟神主于崇仁門彌 房太祖忠宣忠肅忠穆神主失於兵難十月新作所失四神主. 十二年五月庚午敎曰: "國之大事惟祀爲重經亂以後宗廟祭器禮服多有虧缺可刻日營造以備情文犧牲 盛務要 潔." 丁亥還安九室神主于太廟以象輅載太祖主平輅載八廟主百官公服侍衛時經亂離具冠帶者僅四十餘. 其還安祭王不親行祝版亦不親押命一內侍奉香九室合薦一牛太祖室羊豕各一八室豕一而已. 祭將灌雨作獻官執事 升堂東立避之雨止乃復位. 初獻訖於各室戶外飮福北向拜. 執禮譏之曰: "初獻官就位樂九成再拜升行灌禮今何無此禮耶? 諸獻官獻畢出就前楹取各室酒合酌一爵飮福西向再拜何其各室飮福北向拜乎?" 七祀位在庭向東功臣位庭東向西都監官皆設於庭西向東或譏之曰: "何其兩位皆向東乎?" 都監官驚駭遽改之誤設七祀位於庭東向西. 應鼓不縣工人擧而擊之如俳優戱. 樂章登歌禮也. 當亞獻都監官令登歌者皆下工人爭之曰: "前此樂章皆登歌." 强下之* {糾}正執禮無敢非之者. 十六年三月辛未王詣顯陵毅陵善陵行別祭奏樂三獻每獻三拜百官皆拜至正陵亦如之. 膳羞 潔倍於三陵. 七月辛巳宰樞奏樂於仁熙殿上食. 二十年十二月庚辰朔始復行朔望祭于顯陵. 二十一年正月乙卯王幸仁熙殿奏樂行祭命大臣祭正陵用樂. 仁熙殿正陵每祭皆三行內行國行都評議司行也.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4

辛禑七年四月壬戌攝事于諸陵獻官皆不至.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5

辛昌元年三月壬午重房祭太祖眞殿舊制三月三日祭之歲以爲常.

  1. 高麗史61卷-志15-禮3-諸陵-016

恭讓王二年正月禮曹上議曰: "按朱文公論天子宗廟假諸侯之制明之天子諸侯勢殊而理同. 今西原君以下四代封崇立園置祠官事宜謹依前代典故議之. 漢末王莽僭位光武中興匡復漢室孝元皇帝世在第八光武皇帝世在第九故以元帝爲考廟別立四親廟於洛陽祀父南頓君以上至 陵節侯. 宋英宗以仁宗從兄 王之子入繼大統詔議崇奉 王. 典禮司馬光等議: '爲人後者爲之子宜尊以高官大爵稱皇伯而不名.' 呂氏引程子之論曰: '爲人後者謂其所後者爲父母謂所生者爲伯叔父母.' 此天地之大經生人之大倫不可得而變易也. 然所生之義至尊至大雖當專意於正統豈得盡絶於私恩. 要當揆量事 別立殊稱. 惟我太祖統合三韓四百餘年傳至恭愍王不幸無子而薨. 辛禑父子得奸王位其禍不 王莽. 殿下受命中興同符光武. 而入承大統以奉祖宗之祀西原以下當依漢宋尊以高官大爵立園置祠官別子奉祀而子孫襲爵在禮當然. 請尊定原府院君爲三韓國大公淳化侯爲馬韓國公妃爲馬韓國妃益陽侯爲辰韓國公妃爲辰韓國妃西原侯爲卞韓國公妃爲卞韓國妃立園曰積慶置祠官曰積慶署祭享以朔望四孟月爲制." 從之遂置園于成均館西分遣宗親七人詣四親墓祭告封崇迎神入安于積慶園. 三韓國大公奉使道卒無兆域設帳殿于迎賓館迎神以入命定陽府院君瑀及各司一員公服侍衛仍行祭牛一羊一豕七其儀仗祭品樂器 景靈殿同又於園外立碑使瑀主祀. 閏四月都評議使司奏: "積慶園七位 廟安神祭及四時祭享器物禮儀一依諸陵署." 從之. 二年九月癸卯王命弟瑀率百官奉三韓國大公眞入安于陽陵寺仍名孝愼殿祭儀與四時大享同.

志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