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書/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孝莊紀第十一 魏書卷十一
廢出三帝紀第十一
作者:魏收 北齊
孝靜紀第十二

前廢帝廣陵王 後廢帝安定王 出帝平陽王

前廢帝[编辑]

前廢帝,諱恭,字脩業,廣陵惠王羽之子也,母曰王氏。少端謹,有志度。長而好學,事祖母、嫡母以孝聞。正始中,襲爵。延昌中,拜通直散騎常侍。神龜中,進兼散騎常侍。正光二年,正常侍,領給事黃門侍郎。帝以元叉擅權,遂稱疾不起。久之,因託瘖病。五年,就除金紫光祿大夫,[1]加散騎常侍。建義元年,除儀同三司。

王既絕言,垂將一紀,居於龍花寺,無所交通。永安末,有白莊帝者,言王不語將有異圖;民間遊聲,又云有天子之氣。王懼禍,逃匿上洛,尋見追躡,執送京師,拘禁多日,以無狀獲免。及莊帝崩,尒朱世隆等以元曄疏遠,又非人望所推,以王潛默晦身,有過人之量,將謀廢立,恐實不語,乃令王所親申其意,且兼迫脅。王遂答曰:「天何言哉!」世隆等大悅。

春二月己巳,曄進至邙南,世隆等奉王東郭之外,行禪讓之禮,羣臣上表曰:「否泰沿時,殷憂啟聖,故六飛在御,三石興符。伏惟陛下運屬千齡,智周萬物,獨昭繫象,妙極天人,寶曆有歸,光宅攸屬,而將安獨善,不務兼濟,靈命徘徊,幽明載佇。伏願時順謳謠,念茲宗祏,用捨勞疾,允答人神。」王答曰:「自量眇身,是以讓執。然王公勤至,不可拒違。今敬承所陳,惟愧弗堪負荷耳。」太尉公尒朱度律奉進璽綬袞冕之服,乃就輅車,百官侍衞,入自建春、雲龍門,昇太極前殿,羣臣拜賀。

禮畢,登閶闔門,詔曰:「朕以寡薄,撫臨萬邦,思與億兆同茲慶泰。可大赦天下,以魏為大魏,改建明二年為普泰元年。其稅市及稅鹽之官,可悉廢之。百雜之戶,貸賜民名,官任仍舊。天下調絹,四百一匹。內外文武,普汎四階;合敍未定第者,亦沾級。除名免官者,特復本資,品封依舊。潁川王尒朱兆,彭城王尒朱仲遠,隴西王尒朱天光,樂平王尒朱世隆,常山王尒朱度律,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齊獻武王,都督斛斯椿下軍士,普汎六級。」庚午,詔曰:「朕以眇身,臨王公之上,夕惕祇懷,若履冰谷。賴七廟之靈,百辟忠誠之舉,庶免墜歿。夫三皇稱皇,五帝云帝,三代稱王,迭沖挹也。自秦之末,競為皇帝。忘負乘之深殃,垂貪鄙於萬葉。予今稱帝,已為褒矣!可普告令知。」

是月,鎮遠將軍清河崔祖螭聚青州七郡之眾十餘萬人圍東陽。幽州刺史劉靈助起兵於薊。撫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兼侍中、河北大使高乾邕及弟平北將軍、通直散騎常侍敖曹,率眾夜襲冀州,執刺史元嶷,殺監軍孫白鷂,共推前河內太守封隆之行州事。

三月癸酉,封長廣王曄為東海王。詔太師、驃騎大將軍、青州刺史、魯郡王肅還為太師;特進、車騎大將軍、沛郡王欣為太傅、司州牧,改封淮陽王;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徐州刺史、彭城王尒朱仲遠,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雍州刺史、隴西王尒朱天光,並為大將軍;柱國大將軍、并州刺史、潁川王尒朱兆為天柱大將軍;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左衞將軍、大都督、晉州刺史、平陽郡開國公齊獻武王封勃海王,增邑五百戶;特進、車騎大將軍、清河王亶為儀同三司;侍中、太傅、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樂平王尒朱世隆為太保;開府、前司徒公長孫稚為太尉公、錄尚書事;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趙郡王諶為司空公。稚固辭,尋除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丙子,帝引見尚書右僕射元羅及皇宗於顯陽殿,勞勉之。丁丑,加驃騎大將軍、北華州刺史公孫略儀同三司。己卯,詔右衞將軍賀拔勝并尚書一人募伎作及雜戶從征者,正入出身,皆授實官,私馬者優一大階。庚辰,以侍中、衞將軍、咸陽王坦,衞將軍、尚書左僕射、南陽王寶炬,侍中、征東將軍、平陽王脩,並儀同三司。乙酉,詔簡北來及在京二官員外剩置者。己丑,以持節、驃騎將軍、涇州刺史賀拔岳為儀同三司、岐州刺史,使持節、車騎大將軍、渭州刺史侯莫陳悅為儀同三司、秦州刺史。庚寅,詔天下有德孝仁賢忠義志信者,可以禮召赴闕,不應召者以不敬論。丙申,劉靈助率眾次於安國城,定州刺史侯淵破斬之,傳首京師。戊戌,以使持節、侍中、車騎大將軍斛斯椿,侍中、衞將軍元受,並特進、儀同三司。詔曰:「頃官方失序,仍令沙汰,定員簡剩,已有判決。退下之徒,微亦可愍。諸在簡下,可特優一級,皆授將軍,預參選限,隨能補用。」

是春,冠軍將軍、南青州刺史茹懷朗使其部將何寶率步騎三千擊蕭衍守將於琅邪,擒其尚書左僕射、儀同三司、雲麾將軍、徐兗二州刺史劉相如。[2]

夏四月癸卯,幸華林都亭燕射,班錫有差。太樂奏伎有倡優為愚癡者,帝以非雅戲,詔罷之。壬子,有事於太廟。癸丑,詔以齊獻武王為使持節、侍中、都督冀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大都督、東道大行臺、冀州刺史,驃騎大將軍、安定王尒朱智虎為開府儀同三司、肆州刺史。乙卯,以右衞將軍賀拔勝、武衞將軍大野拔並為儀同三司。己未,帝於顯陽殿簡試通直散騎常侍、散騎侍郎、通直郎,剩員非才他轉之。癸亥,隴西王尒朱天光大破宿勤明達,擒送京師,斬之。丙寅,以侍中、驃騎大將軍尒朱彥伯為司徒公。詔有司不得復稱偽梁,罷細作之條,無禁鄰國往還。詔員外諫議大夫、步兵校尉、奉車都尉、羽林監、給事中、積射將軍、奉朝請、殿中將軍、宮門僕射、殿中司馬督、治禮郎十一官,得俸而不給力,老合外選者,依常格,其未老欲外選者,聽解。其七品以上,朔望入朝,若正員有闕,隨才進補。前員外簡退優階者追之,稱事簡下者,仍優一級。

先是,南陽太守趙脩延執刺史李琰之;五月丙子,荊州城民斬脩延,送首,還推琰之為刺史。尒朱仲遠使其都督魏僧勗等討崔祖螭於東陽,擒斬之。

六月庚申,齊獻武王以尒朱逆亂,始興義兵於信都。西定殷州,斬其刺史尒朱羽生,命南趙郡太守李元忠為刺史,鎮廣阿。癸亥,帝臨顯陽殿,親理冤訟。戊辰,以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尒朱弼為儀同三司。

秋七月壬申,尒朱世隆等害前太保楊椿、前司空公楊津及其家。丙戌,司徒公尒朱彥伯以旱遜位。戊子,除彥伯侍中、開府儀同三司。庚寅,以侍中、太保、開府、尚書令、樂平王尒朱世隆為儀同三師,[3]位次上公。

八月庚子,詔隴西王尒朱天光下文武討宿勤明達者,汎三級。潁川王尒朱兆率步騎二萬出井陘,趨殷州,李元忠棄城還信都。丙午,常山王尒朱度律、彭城王尒朱仲遠等率眾出抗義旗。

九月丁丑,以侍中驃騎將軍盧同、驃騎大將軍杜德、車騎大將軍橋寧並為儀同三司。己卯,以使持節、都督東道諸軍事、兼尚書令、東道大行臺、彭城王尒朱仲遠為太宰。庚辰,加使持節、大將軍、都督關中諸軍事、兼尚書令、西道大行臺、隴西王尒朱天光為大司馬。驃騎大將軍、青州刺史、開府儀同三司穆紹薨。癸巳,追尊皇考為先帝,皇妣王氏為先太妃;封皇弟永業為高密王,皇子子恕為勃海王。

冬十月壬寅,齊獻武王推勃海太守元朗即皇帝位於信都。

二年春三月,齊獻武王敗尒朱天光等於韓陵。[4]

夏四月辛巳,齊獻武王與廢帝至邙山,使魏蘭根慰諭洛邑,且觀帝之為人。蘭根忌帝雅德,還致毀謗,竟從崔㥄議,廢帝於崇訓佛寺,而立平陽王脩為帝。帝既失位,乃賦詩曰:「朱門久可患,紫極非情玩。顛覆立可待,一年三易換。時運正如此,唯有修真觀。」

太昌初,帝殂於門下外省,時年三十五。出帝詔百司赴會,大鴻臚監護喪事,葬用王禮,加以九旒、鑾輅、黃屋、左纛,班劍百二十人,二衞、羽林備儀衞。

後廢帝[编辑]

後廢帝,諱朗,字仲哲,章武王融第三子也,母曰程氏。少稱明悟。永安二年,為肆州魯郡王後軍府錄事參軍、儀同開府司馬。元曄之建明二年正月戊子,為冀州勃海太守。及齊獻武王起義兵,將誅暴逆,乃推戴之。

冬十月壬寅,即皇帝位於信都城西。昇壇焚燎,大赦,稱中興元年。文武百官普汎四級。以齊獻武王為侍中、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錄尚書事、大行臺,增邑三萬戶;以兼侍中、撫軍將軍、河北大使高乾邕為侍中、司空公;前平北將軍、通直散騎常侍高敖曹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冀州刺史以終其身;以前刺史元嶷為儀同三司。己酉,尒朱度律、尒朱仲遠、斛斯椿、賀拔勝、賈顯智次於陽平,將抗義師,齊獻武王縱反間構之,遂與尒朱兆相疑,敗散而還。辛亥,齊獻武王大破尒朱兆於廣阿,虜其卒五千餘人。詔將士汎五級,留守者二級。詔征東將軍、吏部尚書封隆之為使持節、北道大使,隨方處分。

十有一月己巳,詔曰:「王度創開,彝倫方始,所班官秩,不改舊章。而無識之徒,因茲僥倖,謬增軍級,虛名顯位,皆言前朝所授,理難推抑。自非嚴為條制,無以防其偽竊。諸有虛增官號,為人發糾,罪從軍法。若入格檢覈無名者,退為平民,終身禁錮。」庚辰,齊獻武王率師攻鄴城。

是年,南兗城民王乞德逼前刺史劉世明以州降蕭衍,衍使其將元樹入據譙城。

二年春正月壬午,拔鄴,擒刺史劉誕。詔諸將士汎四級,封侯、增邑九十七人,各有差等。癸未,詔曰:「自中興草昧,典制權輿,郡縣之官,率多行、督。假有正者,風化未均。眷彼周餘,專為漁獵。朕所以夙興夜寐,有惕於懷。有司明加糾罰,稱朕意焉。」

二月辛亥,上孝莊皇帝諡曰武懷皇帝。甲子,以齊獻武王為大丞相、柱國大將軍、太師,增封三萬戶,并前為六萬戶。

三月丙寅,以齊文襄王起家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丙子,以侍中、車騎大將軍、尚書左僕射孫騰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丁丑,車駕幸鄴。乙酉,詔文武家屬自信都赴鄴城。

閏月乙未,以安北將軍、光祿大夫、博野縣開國伯尉景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丙申,以衞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厙狄干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壬寅,尒朱天光、兆、度律、仲遠等屯於洹水之南。癸丑,齊獻武王出頓紫陌。庚申,尒朱兆率輕騎三千夜襲鄴城,叩西門,不克,退走。壬戌,齊獻武王大破尒朱天光等四胡於韓陵,前廢帝鎮軍將軍賀拔勝、徐州刺史杜德於陳降。尒朱兆走趣并州,仲遠奔東郡,天光、度律將赴洛陽。大都督斛斯椿、賈顯智倍道先還。

夏四月甲子朔,椿等據河橋,懼罪自劾,尋擒天光、度律於河橋。西北大行臺長孫稚、都督賈顯智等率騎入京師,執尒朱世隆、彥伯,斬於都街,囚送天光、度律於齊獻武王。辛未,前廢帝驃騎大將軍、行濟州事侯景據城降,仍除儀同三司、兼尚書僕射、南道大行臺、濟州刺史。甲戌,以車騎將軍、尚書右僕射魏蘭根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乙亥,以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中軍大都督高盛兼尚書僕射、北道行臺,隨機處分。尒朱仲遠奔蕭衍。青州刺史尒朱弼為其部下馮紹隆所殺,傳首京師。丙子,前廢帝安東將軍辛永、右將軍建州大都督張悅舉城降。

辛巳,車駕至河陽,遜位於別邸。太昌元年五月,封安定郡王,邑一萬戶。後以罪殂於門下外省,時年二十。永熙二年葬於鄴西南野馬岡。

出帝[编辑]

出帝,諱脩,字孝則,廣平武穆王懷之第三子也,母李氏。性沉厚少言,好武事。始封汝陽縣開國公,拜通直散騎侍郎,轉中書侍郎。建義初,除散騎常侍,尋遷平東將軍、兼太常卿,又為鎮東將軍、宗正卿。永安三年,封平陽王。普泰初,轉侍中、鎮東將軍、[5]儀同三司、兼尚書右僕射,又加侍中、尚書左僕射。

中興二年夏四月,安定王自以疏遠,未允四海之心,請遜大位。齊獻武王與百僚會議,僉謂高祖不可無後,乃共奉王。戊子,即帝位於東郭之外,入自東陽、雲龍門,御太極前殿,羣臣朝賀。禮畢,昇閶闔門,詔曰:「否泰相沿,廢興互有,玄天無所隱,精靈弗能諭。大魏統乾,德漸區宇,牢籠九服,旁礴三光。而上天降禍,運踵多難,禮樂崩淪,憲章漂沒。赫赫宗周,翦為戎寇;肅肅清廟,將成茂草。胡羯乘機,肆其昏虐,殺君害王,刳剔海內。競其吞噬之意,不識醉飽之心。自書契以來,未有若斯者已!大丞相勃海王忠存本朝,精貫白日,爰舉義旗,志雪國耻。故廣阿之軍,貔虎奪氣;鄴下之師,金湯失險。近者四胡相率,實繁有徒,驅天下之兵,盡華戎之銳。桴鼓暫交,一朝盪滅,元兇授首,大憝斯擒。揚旆濟河、掃清伊洛,士民安堵,不失舊章。社稷危而復安,洪基毀而還構。朕以託體宸極,猥當樂推,祗握寶圖,承茲大業。得以眇身,託於王公之上,若涉淵水,罔識攸津。思與兆民同茲嘉慶,可大赦天下。改中興二年為太昌元年。」詔前御史中尉樊子鵠起復本官,兼尚書左僕射、東南道大行臺,都督儀同三司、徐州刺史杜德討元樹。齊獻武王上言,建義之家枉為尒朱氏籍沒者,悉皆蠲免。帝以世易,復除齊獻武王為大丞相、天柱大將軍、太師,世襲定州刺史,增封九萬,并前十五萬戶。庚寅,加齊文襄王侍中、開府儀同,餘如故。壬辰,齊獻武王還鄴,車駕餞別於乾脯山。

五月丙申,前廢帝廣陵王殂。以太傅、淮陽王欣為太師,封沛郡王;司徒公、趙郡王諶為太保;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清河王亶儀同三師;[6]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司州牧、南陽王寶炬為太尉公;侍中、太保、錄尚書事長孫稚為太傅;侍中、驃騎大將軍、尚書左僕射元羅儀同三司、尚書令;驃騎大將軍、吏部尚書元世儁儀同三司。戊戌,以齊獻武王固讓,聽解天柱大將軍,減封五萬戶,餘悉如故。辛丑,以前司空高乾邕復為司空公。乙巳,帝幸華林都亭,宴羣臣,班賚有差。羽林隊主唐猛突入稱慶,帝以猛犯禁衞,杖之。猛辭色有忤,斬之階下。

丁未,詔曰:「無侮惸獨,事炳前經;惠此鰥寡,聲留往冊。朕以薄德,作民父母,乃眷元元,寤言增歎。今理運惟新,哀矜伊始,如有孤老、疾病、無所依歸者,有司明加隱括,依格賑贍。」又詔曰:「理有一準,則民無覬覦;法啟二門,則吏多威福。前主為律,後主為令,歷世永久,實用滋章。非所以準的庶品,隄防萬物。可令執事之官四品以上,集於都省,取諸條格,議定一途,其不可施用者,當局停記。新定之格,勿與舊制相連。務在約通,無致冗滯。」己酉,以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清河王亶為司徒公。庚戌,詔曰:「頃西土年飢,百姓流徙,或身倚溝渠,或命懸道路,皆見棄草土,取厭烏鳶。言念於此,有警夜寐。掩骼之禮,誠所庶幾;行墐之義,冀亦可勉。其諸有露屍,令所在埋覆。可宣告天下。」乙卯,詔外內解嚴。

六月癸亥朔,帝於華林園納訟。丙寅,蠕蠕、嚈噠、高麗、契丹、庫莫奚國並遣使朝貢。丁卯,太尉公、司州牧、南陽王寶炬坐事降為驃騎大將軍、開府,王如故,歸第,令羽林衞守。改諡武懷皇帝曰孝莊。癸酉,蠕蠕、嚈噠國遣使朝貢。戊寅,詔內外百司普汎六級。在京百僚加中興四級,義師將士並加軍汎六級,在鄴百官三級,河北同義之州兩級,河橋建義者加五級,關西二級。諸受建明、普泰封爵、汎級、優特之階,悉追。己卯,帝臨顯陽殿納訟。乙酉,高麗、契丹、庫莫奚國遣使朝貢。丙戌,以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斛斯椿還為前官。詔曰:「間者,凶權誕恣,法令變常,遂立夷貊輕賦,冀收天下之意,隨以箕斂之重,終納十倍之征,掩目捕雀,何能過此。朕屬念蒸黎,無忘寢食,加田桑始事,生業未滋,若頓依常格,或不周展。今歲租調,且兩收一丐,來年復舊。」辛卯,以使持節、衞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賈顯度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秋七月乙未,詔曰:「頃永安馭運,載育皇儲,遂錫汎階,以申國慶。近經普泰,便爾中追。今罪人既殄,舊章斯復。宜述往旨,用卒前恩。皇子汎二級,悉可還授。文穆廟汎,故宜停寢,若已受者,依例追之。」庚子,以驃騎大將軍、開府、南陽王寶炬為太尉公。壬寅,齊獻武王率眾入自滏口,大都督厙狄干入自井陘,討尒朱兆。乙巳,齊獻武王以尒朱天光、尒朱度律送之京師,斬於都巿。己酉,以兼尚書左僕射、東南道大行臺樊子鵠為儀同三司。庚戌,詔侍中、驃騎將軍、左光祿大夫高隆之為使持節、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兼尚書左僕射、北道行臺,率步騎十萬趨太行,會齊獻武王。隆之解行臺,仍為大丞相軍司。齊獻武王次於武鄉,尒朱兆大掠晉陽,北走秀容。并州平。乙卯,帝臨顯陽殿,親理冤獄。丙辰,以宗師、東萊王貴平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是月,夏州徙民郭遷據宥州反,刺史元嶷棄城走。[7]詔行臺侯景率齊州刺史尉景、濟州刺史蔡儁等攻討之。城陷,遷奔蕭衍。東南道大行臺樊子鵠大破蕭衍軍於譙城,擒其鄴王元樹及譙州刺史朱文開。

八月壬戌朔,齊文襄王來朝,燕射,班賚部下各有差。丁卯,以西中郎將元寧為高平王。甲戌,以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李琰之為儀同三司。庚寅,以車騎將軍、左光祿大夫崔秉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辛卯,以車騎將軍、右光祿大夫高岳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九月癸未,以侍中、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封津為儀同三司。庚子,帝幸華林都亭,引見元樹及公卿百僚蕃使督將等,宴射,班賚各有差。癸卯,燕郡開國公賀拔允進爵為王。乙巳,帝幸都水,南過洛汭、遂至瀍澗。己酉,復田于北原。癸丑,以太師、沛王欣為廣陵王,前廢帝子勃海王子恕改封沛郡王。甲寅,以侍中、驃騎大將軍封隆之,[8]任祥並為儀同三司。以車騎大將軍、河南尹元仲景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乙卯,車駕謁山陵。丙辰,蠕蠕、高昌國遣使朝貢。庚申,以衞將軍、前吏部尚書李神雋,撫軍將軍、右衞將軍婁昭並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冬十月甲子,以使持節、衞將軍、光州刺史高仲密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丁卯,以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潘蠻為儀同三司。己卯,以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高琛為特進、驃騎、開府儀同三司。庚寅,以使持節、驃騎將軍、肆州刺史劉貴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十有一月甲午,以車騎將軍、揚州刺史斛斯敦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丁酉,日南至,車駕有事於圓丘。戊戌,朝會百官於太極前殿。甲辰,安定王朗及東海王曄坐事死。乙巳,蠕蠕國遣使朝貢。己酉,以前太尉公、汝南王悅為侍中、大司馬、開府。葬靈太后胡氏。

十有二月丙寅,以驃騎大將軍、領御史中尉綦雋為儀同三司。乙亥,以侍中、廣平王贊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丁亥,殺大司馬、汝南王悅。大赦天下,改太昌為永興,以太宗號,尋改為永熙元年。

二年春正月庚寅朔,朝饗羣臣于太極前殿。甲午,齊獻武王自晉陽出討尒朱兆。丁酉,大破之於赤洪嶺,兆遁走,自殺。己亥,車駕幸崧高石窟靈巖寺。庚子,又幸,散施各有差。庚戌,儀同三司李琰之薨。丁巳,追尊皇考為武穆帝,皇太妃馮氏為武穆后,皇妣李氏為皇太妃。以驃騎將軍、前滄州刺史高聿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蕭衍勞州刺史曹鳳、東荊州刺史雷能勝等舉城內屬。

二月庚申,以使持節、鎮東將軍、行汾州事張瓊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辛酉,以司空公高乾邕為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9]咸陽王坦為司空公。

三月己丑朔,加驃騎大將軍、滄州刺史賈顯智開府儀同三司。辛卯,詔以前普解諸行臺,今阿至羅相率降款,復以齊獻武王為大行臺,隨機裁處。甲午,以車騎將軍、蔚州刺史竇泰為使持節、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相州刺史。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徐州刺史高乾邕坐事賜死。太師、魯郡王肅薨。戊申,以使持節、都督河渭部三州諸軍事、[10]驃騎大將軍、世襲河州刺史梁景叡為儀同三司。丁巳,以侍中、太保、司州牧、趙郡王諶為太尉公,加羽葆鼓吹;侍中、太尉公、南陽王寶炬為太尉、開府、尚書令。[11]

夏四月戊辰,詔諸參佐自三府以下爰及外州,皆不得復加常侍及兼兩員,雖已授者亦悉追之。是月,青州人耿翔襲據膠州,殺刺史裴粲,通於蕭衍。

五月庚寅,詔諸幽枉未申,事經一周已上,悉集華林,將親覽察;脫事已經年,有司不列者,聽其人各自陳訴;若事連州郡、由緣淹歲者,亦仰尚書總集以聞。壬寅,以使持節、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齊州刺史侯淵復為開府儀同三司。乙巳,詔曰:「大夫之職,位秩貴顯;員外之官,亦為匪賤。而下及胥吏,帶領非一,高卑渾雜,有損彝章。自今已後,京官樂為稱事小職者,直加散號將軍,願罷卑官者聽為大夫及員外之職,不宜仍前散實參領。其中旨特加者,不在此例。」東徐州城民王早、簡實等殺刺史崔庠,據州入蕭衍。

六月壬申,以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尚書右僕射樊子鵠為青膠大使,督濟州刺史、大都督蔡儁討耿翔。丁丑,以驃騎大將軍、前行南兗州事念賢為儀同三司。

秋七月辛卯,以使持節、鎮北將軍、大都督、秦州刺史万俟普撥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12]壬辰,以太師、司州牧、廣陵王欣為大司馬、侍中,以太尉公、趙郡王諶為太師,並開府。庚戌,以前司徒公、燕郡王賀拔允為太尉公。

八月乙丑,齊文襄王來朝,帝燕於華林都亭,班賚部下各有差。以驃騎大將軍、前南岐州刺史司馬子如為儀同三司。戊辰,車駕餞文襄王於河梁,仍濟河而返。癸酉,齊獻武王上表固讓王爵,不許;請分邑十萬戶,節降為品,回授勳義,從之。

九月壬子,以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崔孝芬為儀同三司。

冬十月癸未,以衞將軍、瓜州刺史、泰臨縣開國伯、高昌王麴子堅為儀同三司,進爵郡王。[13]

十有一月癸巳,持節、征北將軍、殷州刺史邸珍為徐州大都督、東道行臺僕射,率將討東徐州。

十有二月丁巳,車駕狩於嵩陽。己巳,遂幸溫湯。丁丑,車駕還宮。

三年春正月壬辰,齊獻武王討費也頭於河西苦洩河,大破之,獲其帥紇豆陵伊利,遷其部落於內地。

二月,東梁州為夷民侵逼,詔使持節、車騎大將軍、行東雍州事泉企為東梁州行臺、都督以討之。己未,蕭衍假節、豫州刺史、南昌王毛香舉城內附,授以持節、安南將軍、信州刺史、義昌王。壬戌,大赦天下。丙子,帝親釋奠禮先師。辛巳,幸洪池陂,遂遊田。壬午,以衞將軍、前徐州刺史元祐為衞大將軍、儀同三司,以驃騎將軍、左衞將軍元斌之為潁川王。[14]

三月壬寅,以前侍中、車騎大將軍李彧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夏四月戊午,契丹國遣使朝貢。辛未,高平王寧坐事降爵為公。丙子,高麗國遣使朝貢。

五月丙戌,增置勳府庶子,廂別六百人,又增騎官,廂別二百人,依第出身,騎官秩比直齋。

辛卯,詔曰:「大魏得一居宸,乘六馭宇。考風雲之所會,宅日月之所中。自北而南,東征西怨,后來其蘇,無思不偃。而句吳負險,久遺度外。世祖太武皇帝,握金鏡以照耀,擊玉鼓以鏗鏘,神武之所牢籠,威風之所轥轢,莫不雲徹霧卷,瓦解冰消。長江已北,盡為魏土。頃天步中圮,國綱時屯,凶竪因機,互窺上國,疆埸侵噬,州郡淪胥。乃眷東顧,無忘寢食。自非五牛警旆,七萃按部,何以復文武之舊業,拯塗炭於遺黎?朕將親總六軍,徑臨彭、汴。一勞永逸,庶保無疆。內外百僚,便可嚴備。出頓之期,更聽後敕。」時帝為斛斯椿、元毗、王思政、魏光等謟佞間阻,貳於齊獻武王,託討蕭衍,盛暑徵發河南諸州之兵,天下怪惡之。語在斛斯椿傳。丙申,以使持節、侍中、大司馬、開府、司州牧、廣陵王欣為左軍大都督,太傅、錄尚書事長孫稚為中軍四面大都督。丁酉,帝幸華林都亭,集京畿都督及軍士三千餘人,慰勉之。庚子,又幸華林都亭納訟。壬寅,又以長孫稚為後軍大都督。

六月丁卯,大都督源子恭鎮胡陽,汝陽王暹守石濟,儀同三司賈顯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壽東趨濟州。庚午,吐谷渾國遣使朝貢。丙子,詔曰:「頃年以來,天步時阻,干戈不戢,荊棘斯生。或徇節感恩,奮不顧命;或臨戎對敵,赴難如歸。身首橫分,骸骨不斂。勳誠靡錄,榮贈莫加。寤寐矜之,良有嗟悼。可普告內外,所在言列。若無親近,聽故友陳之。尚書檢實,隨狀科贈。庶粗慰冤魂,少申惻隱。」庚辰,以使持節、車騎大將軍、中軍大都督斛律沙門為開府儀同三司。

秋七月辛巳朔,以鎮東將軍、前大鴻臚卿、太原王昶特為車騎大將軍、[15]儀同三司。己丑,帝親總六軍十餘萬眾次於河橋。以斛斯椿為前軍大都督,尋詔椿鎮虎牢。又詔荊州刺史賀拔勝赴於行所。勝率所部次於汝水。庚子,以使持節、征西將軍、岐州刺史越肱特為儀同三司。丁未,帝為椿等迫脅,遂出於長安。己酉,齊獻武王入洛,賀拔勝走還荊州。

八月甲寅,推司徒公、清河王亶為大司馬,承制總萬幾,居尚書省。辛酉,齊獻武王西迎車駕。戊辰,制曰:「晦為明始,亂實治基,爰著天道,又符人事。故姬祚中微,踐土有勤王之役;劉氏將傾,北軍致左袒之舉。用能隆此遠年,克茲卜世。永熙之季,權佞擅朝,羣小是崇,勳賢見害。官緣價以貴賤,獄因貨而死生。宗祏飄若綴旒,民命棄如草莽。大丞相位居晉鄭,任屬桓文,興甲汾川,問罪伊洛。羣姦畏威,擁迫人主,以自蔽衞,遠出秦方。雖車駕流移,未即返御,然權佞將除,天下延頸。魏邦雖舊,其化惟新,思與兆民,同茲更始。可大赦天下。」行臺侯景討荊州,賀拔勝戰敗,走奔蕭衍。

九月癸巳,以衞大將軍、河南尹元子思為使持節、行臺僕射,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領軍將軍婁昭為西道大都督,并率左右侍官西迎車駕。己酉,椿黨毛鴻賓守潼關,齊獻武王破擒之。[16]是日,齊獻武王東還於洛。是月,東清河人傅皛殺太守韓子捷,據郡反。會赦,乃降。

冬十月戊辰,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行青州事侯淵克東陽,斬刺史東萊王貴平,[17]傳首京師。

閏十二月癸巳,帝為宇文黑獺所害,時年二十五。

【論】[编辑]

史臣曰:廣陵廢於前,中興廢於後,平陽猜惑,自絕宗廟。普泰雅道居多,永熙悖德為甚。是俱亡滅,天下所棄歟!

校勘記[编辑]

  1. 就除金紫光祿大夫 百衲本、北本、汲本、殿本「就」作「執」,南本、局本作「就」。按「執除」費解,今從南、局本。
  2. 擒其尚書左僕射儀同三司雲麾將軍徐兗二州刺史劉相如 卷九八蕭衍傳作「擒其雲麾將軍、徐兗二州刺史沈預,斬其宣猛將軍齊州刺史劉相如」。這裏「徐兗二州刺史」下有脫文,致誤合為一人。又僕射、儀同的品級很高,不當只加「雲麾」軍號,邊州刺史也不可能有此官銜。必有誤。
  3. 以侍中太保開府尚書令樂平王尒朱世隆為儀同三師 諸本「師」作「司」。按世隆已官「開府」,豈有加「儀同三司」之理。卷七五尒朱世隆傳稱:「前廢帝特置儀同三師之官,次上公之下,以世隆為之。」這裏「司」乃「師」之訛,今據傳改正。
  4. 二年春三月齊獻武王敗尒朱天光等於韓陵 北史卷五「三月」作「閏二月」。按本年五三二閏三月。韓陵之戰在閏三月,歷見本卷下面後廢帝紀、北史卷六齊本紀,這裏「三月」上脫「閏」字,北史則「三」訛「二」。
  5. 鎮東將軍 張森楷云:「上文已書『鎮東』,此不應復為鎮東,前廢帝紀作『征東』,是也。『鎮』字涉上而誤。」
  6. 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清河王亶儀同三師 諸本「師」訛「司」。據卷七五尒朱世隆傳改正。參本卷校記
  7. 夏州徙民郭遷據宥州反刺史元嶷棄城走 錢氏考異卷二八云:「宥非州名,通鑑卷一五五四八二六頁作青州,當從之。」按本書卷一六常山王遵附元嶷傳、北齊書卷一九蔡儁傳,元嶷這時是兗州刺史,動亂發生在兗州。「宥州」果然是訛文,通鑑作「青州」也無據,郭遷所據之州應作「兗州」。
  8. 以侍中驃騎大將軍封隆之 諸本「隆」作「陰」。按當時並無「封陰之」其人,錢氏考異卷二八云:「『陰之』當是『隆之』之訛。」錢說是,今改正。
  9. 以司空公高乾邕為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張森楷云:「『儀同三司』下當有『徐州刺史』四字脫去,下文及高乾傳北齊書卷二一可證。」
  10. 以使持節都督河渭部三州諸軍事 錢氏考異卷二八云:「部非州名,恐是『鄯』字之訛。」
  11. 侍中太尉公南陽王寶炬為太尉開府尚書令 北史卷五下「太尉」作「太保」。按寶炬先已為太尉,豈有以太尉升太尉之理,「尉」字必誤。
  12. 以使持節鎮北將軍大都督秦州刺史万俟普撥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諸本「秦」作「泰」。按万俟普撥是秦州刺史,歷見周書卷一文帝紀下永熙三年五三四二月、同書卷二文帝紀下大統二年五三六五月、北史卷六齊紀上天平三年五三六二月、北齊書卷二七万俟普撥傳。當時有兩秦州,一治上邽,此州自永安三年五三0變亂軍被鎮壓後,侯莫陳悅、趙貴、李弼、念賢等相繼為刺史見周書卷一四、卷一五諸人傳。又一是魏末置於汧城的東秦州。本書卷九肅宗紀孝昌三年記東秦州刺史潘義淵以汧城降變亂軍。太平寰宇記卷三二隴州條歷記沿革。万俟普撥當是東秦州刺史。北史卷六齊本紀、北齊書卷二七万俟普撥傳都說高歡平夏州後,万俟普撥率眾投奔東魏。此「秦州」與夏州相近。泰州近在河東,情事不合。這裏「泰」乃「秦」之訛,今改正。
  13. 進爵郡王 北史卷五「王」作「公」。按卷一0一高昌傳也作「公」。這是由縣伯進封郡公,非指高昌王號。作「公」是。
  14. 以驃騎將軍左衞將軍元斌之為潁川王 諸本「川」作「昌」。張森楷云:「北史卷五作『潁川』。據本書安樂王傳卷二0‧補、北齊書神武紀卷二‧補、周書文帝紀卷二並作『潁川』,則『昌』字誤也。」按北魏無「潁昌郡」,「昌」字誤,今據北史改。
  15. 太原王昶特為車騎大將軍 按本書記升遷從無「特為」的寫法,「特」字疑涉下「越肱特」而衍。
  16. 己酉椿黨毛鴻賓守潼關齊獻武王破擒之 按北史卷六齊本紀上,高歡攻下潼關在八月,還至洛陽在九月庚寅,周書卷一文帝紀上、北史卷九周本紀上也說高歡襲陷潼關在八月。又據北史魏紀五又說九月己酉是元脩反攻潼關,又克華州之日。疑這裏記月日皆有誤。
  17. 行青州事侯淵克東陽斬刺史東萊王貴平 諸本「東陽」作「東揚一作楊州」。按卷一九下安定王休附元貴平傳說他出帝時「出為青州刺史」,為侯淵所害。卷八0侯淵傳敍此事甚詳。貴平乃青州刺史,侯淵攻取的也是青州。據卷一0六地形志中,青州治東陽。這裏本作「克東陽」,「陽」訛「楊」或「揚」,後人又妄增「州」字,今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