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書/卷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列傳第二十一 魏書卷三十四
列傳第二十二
作者:魏收 北齊
列傳第二十三
王洛兒 車路頭 盧魯元 陳建 萬安國

王洛兒,京兆人也。少善騎射。太宗在東宮,給事帳下,侍從遊獵,夙夜無怠。性謹愿,未嘗有過。太宗嘗獵于灅南,乘冰而濟,冰陷沒馬,洛兒投水,奉太宗出岸。水沒洛兒,殆將凍死,太宗解衣以賜之。自是恩寵日隆。天賜末,太宗出居于外,洛兒晨夜侍衞,無須臾違離,恭勤發於至誠。元紹之逆,太宗左右唯洛兒與車路頭而已。晝居山嶺,夜還洛兒家。洛兒隣人李道潛相奉給,晨昏往復,眾庶頗知,喜而相告。紹聞,收道斬之。洛兒猶冒難往返京都,通問於大臣,大臣遂出奉迎,百姓奔赴。太宗還宮,社稷獲乂,洛兒有功焉。

太宗即位,拜散騎常侍。詔曰:「士處家必以孝敬為本,在朝則以忠節為先,不然,何以立身於當世,揚名於後代也。散騎常侍王洛兒、車路頭等,服勤左右,十有餘年,忠謹恭肅,久而彌至,未嘗須臾之頃,有廢替之心。及在艱難,人皆易志,而洛兒等授命不移,貞操踰懇。雖漢之樊灌,魏之許典無以加焉。勤而不賞,何以奬勸將來為臣之節?其賜洛兒爵新息公,加直意將軍。」又追贈其父為列侯,賜僮隸五十戶。永興五年卒。贈太尉、建平王,賜溫明祕器,載以轀輬車,使殿中衞士為之導從。太宗親臨哀慟者數四焉。乃鴆其妻周氏,與洛兒合葬。

子長成,襲爵。卒,無子。

弟德成,襲爵。徙為建城公,加鎮遠將軍。官至散騎常侍,典作長安。真君十一年卒。

子定州,襲爵,降為建陽侯、安遠將軍。後定州弟升為侍御中散,有寵於顯祖,以祖父洛兒著勳先朝,詔復定州爵為公。高祖初,為長安鎮將。卒。

子陵,襲升爵。[1]承明初,遷監御長,賜爵始新子,加寧朔將軍、員外散騎常侍。卒。

車路頭,代人也。少以忠厚選給東宮,為太宗帳下帥。善自修立,謹慎無過。天賜末,太宗出於外,路頭隨侍竭力。及太宗即位,拜為散騎常侍,賜爵金鄉公,加忠意將軍。後改為宣城公。太宗性明察,羣臣多以職事遇譴,至有杖罰,故路頭優遊不任事,侍宿左右,從容談笑而已。路頭性無害,每至評獄處理,常獻寬恕之議,以此見重於朝。太宗亦敬納之,寵待隆厚,賞賜無數,當時功臣親幸莫及。泰常六年卒。太宗親臨哀慟。贈侍中、左衞大將軍、太師、宣城王,諡曰忠貞。喪禮一依安城王叔孫俊故事。陪葬金陵。子眷襲爵。

盧魯元,昌黎徒河人也。曾祖副鳩,仕慕容垂為尚書令、臨澤公。祖父並至大官。魯元敏而好學,寬和有雅度。太宗時,選為直郎。以忠謹給侍東宮,恭勤盡節,世祖親愛之。及即位,以為中書侍郎,拾遺左右,寵待彌深,而魯元益加謹肅,世祖逾親信之,內外大臣莫不敬憚焉。性多容納,善與人交,好掩人之過,揚人之美,由是公卿咸親附之。魯元以工書,有文才,累遷中書監,領祕書事。賜爵襄城公,加散騎常侍、右將軍。賜其父為信都侯。從征赫連昌。世祖親追擊之,入其城門,魯元隨世祖出入。是日,微魯元,幾至危殆。從征平涼,以功拜征北大將軍,加侍中。後遷太保、錄尚書事。世祖貴異之,常從征伐,出入臥內。每有平殄,輒以功賞賜僮隸,前後數百人,布帛以萬計。世祖臨幸其第,不出旬日。欲其居近,易於往來,乃賜甲第於宮門南。衣食車馬,皆乘輿之副。

真君三年冬,車駕幸陰山,魯元以疾不從。侍臣問疾送醫藥,傳驛相屬於路。及薨,世祖甚悼惜之。還,臨其喪,哭之哀慟。東西二宮命太官日送奠,晨昏哭臨,訖則備奏鐘鼓伎樂。輿駕比葬三臨之。喪禮依安城王故事,而贈送有加。贈襄城王,諡曰孝。葬於崞山,為建碑闕。自魏興,貴臣恩寵,無與為比。子統襲爵。

少子內,給侍東宮,恭宗深昵之,常與臥起同衣。父子有寵兩宮,勢傾天下。內性寬厚,有父風,而恭順不及。正平初,宮臣伏誅,世祖以魯元故,唯殺內而厚撫其兄弟。

統以父任,侍東宮。世祖以元舅陽平王杜超女,南安長公主所生妻之。車駕親自臨送,太官設供具,賜賚以千計。高宗即位,典選部、主客二曹。興安二年卒。贈襄城王,諡曰景。無子。

弟彌娥,襲爵。拜北鎮都將。卒,贈襄城王,諡曰恭。子興仁襲爵。 陳建,代人也。祖渾,太祖末為右衞將軍。父陽,尚書。建以善騎射,擢為三郎。稍遷下大夫、內行長。世祖討山胡白龍,意甚輕之,單將數十騎登山臨嶮,每日如此。白龍乃伏壯士十餘處,出於不意,世祖墮馬,幾至不測。建以身捍賊,大呼奮擊,殺賊數人,身被十餘創。世祖壯之,賜戶二十。

高宗初,賜爵阜城侯,加冠軍將軍。出為幽州刺史,假秦郡公。高宗以建貪暴懦弱,遣使就州罰杖五十。

高祖初,徵為尚書右僕射,加侍中,進爵趙郡公。建與侍中尚書、晉陽侯元仙德,殿中尚書、長樂王穆亮,比部尚書、平原王陸叡密表曰:[2]「皇天輔德,命集大魏。臣等祖父翼贊初興,勤過蜀漢,誓固山河,享茲景福,寵辱休戚,與國均焉。臣以凡近,識無遠達,階藉先寵,遂荷今任,彼己之譏,播於羣口。仰感生成,俯自策厲,顧省駑鈍,終於無益。然飲冰驚寐,實懷慚負。至於願。[3]天高地厚,何日忘之。自永嘉之末,封豕橫噬,馬叡南據,奄有荊楚。及桓劉跋扈,禍難相繼。岱宗隔望秩之敬,青徐限見德之風。獻文皇帝髫齓龍飛,道光率土,干戚暫舞,淮海從風,車書既同,華裔將一。昊天不弔,奄背萬邦。竊聞劉昱夭亡,權臣殺害,思正之民,翹想罔極。愚謂時不再來,機宜易失,毫分之差,致悔千里。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所謂見而不作,過在介石者也。宜簡雄將,號令八方。義陽王臣昶,深悟存亡,遠同孫氏。苟歷運響從,則吳會可定,脫事有難成,則振旅而返。進可以揚義聲於四海,退可以通德信於遐裔。宜乘之會,運鍾今日,如合聖聽,乞速施行。脫忤天心,願存臣表,徐觀後驗,賞罰隨焉。」高祖嘉之。遷司徒、征西大將軍,進爵魏郡王。高祖與文明太后頻幸建第,賜建妻宴於後庭。太和九年薨。

子念,襲爵。為中山守,坐掠良人為御史中尉王顯所彈。遇赦,免。爵除。

萬安國,代人也。祖真,世為酋帥,恒率部民從世祖征伐,以功除平西將軍、敦煌公,轉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父振,尚高陽長公主,拜駙馬都尉。遷散騎常侍、寧西將軍、長安鎮將,賜爵馮翊公。安國少明敏,有姿貌。以國甥,復尚河南公主,拜駙馬都尉。遷散騎常侍。顯祖特親寵之,與同臥起,為立第宅,賞賜至巨萬。超拜大司馬、大將軍,封安城王。安國先與神部長奚買奴不平,承明初,矯詔殺買奴於苑中。高祖聞之,大怒,遂賜安國死。年二十三。

子翼,襲王爵。太和十五年薨。高祖以其父受寵先朝,特贈并州刺史。

子纂,字輔興,襲,依例降為公。世宗時,起家司徒倉曹參軍。遷南秦平西府司馬、護軍長史,加右軍將軍。正光二年卒。贈假節、征虜將軍、荊州刺史。

子金剛,襲。武定末,開府祭酒。齊受禪,爵例降。

有嵇拔者,[4]世為紇奚部帥。其父根,皇始初率眾歸魏。太祖嘉之。尚昭成女,生子拔,卒於尚書令。拔尚華陰公主,生子敬。元紹之逆也,主有功,超授敬大司馬、大將軍,封長樂王。薨。

子護,襲爵。拜外都大官。太和中,詔以護年邁,既未致仕,令依舊養老之例。卒,子彥嗣。根事迹遺落,故略附云。

史臣曰:王洛兒、車路頭、盧魯元、陳建,咸以誠至發衷,竭節危難,苟非志烈過人,亦何能以若此!宜其生受恩遇,歿盡哀榮。至如安國,貴寵異於數子哉。

校勘記[编辑]

  1. 子陵襲升爵 按上不言升封何爵,疑傳有脫文。
  2. 比部尚書平原王陸叡密表曰 冊府卷四七二五六二五頁「比」作「北」。按陸叡為北部尚書,見卷四0本傳,疑作「北」是,但冊府宋本也作「比」,今不改。
  3. 至於願 按句未完,與下文也不連貫,當有脫文,今於「願」下句斷。
  4. 有嵇拔者 諸本「嵇」作「奚」,北史卷二五本傳作「嵇」。按卷三太宗紀永興三年十二月甲午見「任城公嵇拔」,泰常四年甲戌,記「獻懷長公主子嵇敬封長樂王」,與此傳合。卷一一三官氏志:「紇奚氏後改為嵇氏。」這裏「奚」字乃涉下「紇奚部帥」而訛,今據北史改。又傳失書嵇拔封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