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書/卷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第二十六 魏書卷三十九
列傳第二十七
作者:魏收 北齊
列傳第二十八

李寶

李寶[编辑]

李寶,字懷素,小字衍孫,隴西狄道人,私署涼王暠之孫也。父翻,字士舉,小字武彊,私署驍騎將軍,祁連、酒泉、晉昌三郡太守。寶沉雅有度量,驍勇善撫接。伯父歆為沮渠蒙遜所滅,寶徙於姑臧。歲餘,隨舅唐契北奔伊吾,臣於蠕蠕。其遺民歸附者稍至二千。寶傾身禮接,甚得其心,眾皆樂為用,每希報雪。屬世祖遣將討沮渠無諱於敦煌,無諱捐城遁走。寶自伊吾南歸敦煌,遂修繕城府,規復先業。遣弟懷達奉表歸誠。世祖嘉其忠款,拜懷達散騎常侍、敦煌太守,別遣使授寶使持節、侍中、都督西垂諸軍事、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領護西戎校尉、沙州牧、敦煌公,仍鎮敦煌,四品以下聽承制假授。真君五年,因入朝,遂留京師,拜外都大官。轉鎮南將軍、并州刺史。還,除內都大官。高宗初,代司馬文思鎮懷荒,改授鎮北將軍。太安五年薨,年五十三。詔賜命服一襲,贈以本官,諡曰宣。有六子:承、茂、輔、佐、公業、沖。公業早卒,沖別有傳。

承,字伯業,少有策略。初,寶欲謀歸款,民僚多有異議,承時年十三,勸寶速定大計,於是遂決。仍令承隨表入質。世祖深相器異,禮遇甚優,賜爵姑臧侯。後遭父憂,居喪以孝聞。承應傳先封,以自有爵,乃讓弟茂,時論多之。承方裕有鑒裁,為時所重。高宗末,以姑臧侯出為龍驤將軍、滎陽太守。為政嚴明,甚著聲稱。延興五年卒,時年四十五。贈使持節、本將軍,雍州刺史,諡曰穆。

長子韶,字元伯,學涉,有器量。與弟彥、虔、蕤並為高祖賜名焉。韶又為季父沖所知重。延興中,補中書學生。襲爵姑臧侯,除儀曹令。時修改車服及羽儀制度,皆令韶典焉。遷給事黃門侍郎。後例降侯為伯。兼大鴻臚卿,黃門如故。

高祖將創遷都之計,詔引侍臣訪以古事。韶對:「洛陽九鼎舊所,七百攸基,地則土中,實均朝貢,惟王建國,莫尚於此。」高祖稱善。遷太子右詹事。尋罷左右,仍為詹事、秦州大中正。出為安東將軍、兗州刺史。高祖自鄴還洛,韶朝於路,言及庶人恂事。高祖曰:「卿若不出東宮,或未至此。」

世宗初,徵拜侍中,領七兵尚書。尋除撫軍將軍、并州刺史。以從弟伯尚同元禧之逆,在州禁止,徵還京師。雖不知謀,猶坐功親免除官爵。久之,起兼將作大匠,敕參定朝儀、律令。

呂苟兒反於秦州,除撫軍將軍、西道都督、行秦州事,與右衞將軍元麗率眾討之。事平,即真。璽書勞勉,復其先爵。時隴右新經師旅之後,百姓多不安業,韶善撫納,甚得夷夏之心。徵還,行定州事。尋轉相州刺史,將軍如故。

肅宗初,入為殿中尚書,行雍州事。後除中軍大將軍、吏部尚書,加散騎常侍。韶在選曹,不能平心守正,通容而已,議者貶之。出為冀州刺史。清簡愛民,甚收名譽,政績之美,聲冠當時。肅宗嘉之,就加散騎常侍。遷車騎大將軍,賜劍佩、貂蟬各一具,驊騮馬一匹,并衣服寢具。韶以年及懸車,抗表遜位。優旨不許。轉定州刺史,常侍如故。及赴中山,冀州父老皆送出西境,相聚而泣。二州境既連接,百姓素聞風德,州內大治。正光五年四月,卒於官,年七十二。詔賵帛七百匹,贈侍中、持節、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司空公、雍州刺史,諡曰文恭。既葬之後,有冀州兵千餘人戍於荊州,還經韶墓,相率培冢,數日方歸。其遺愛如此。初,韶克定秦隴,永安中追封安城縣開國伯,邑四百戶。

長子璵,字道璠,襲。武定中,驃騎大將軍、東徐州刺史。

璵弟瑾,字道瑜。美容貌,頗有才學,特為韶所鍾愛。清河王懌知賞之,懌為司徒,辟參軍。轉著作佐郎,加龍驤將軍。稍遷通直散騎侍郎,與給事黃門侍郎王遵業、尚書郎盧觀典領儀注。臨淮王彧謂瑾等曰:「卿等三 ,共掌帝儀,可謂舅甥之國。」王、盧即瑾之外兄也。[1]肅宗崩,上諡策文,瑾所制也。莊帝初,於河陰遇害,年四十九。贈冠軍將軍、齊州刺史。

長子產之,字孫僑。容貌短陋,而撫訓諸弟,愛友篤至。年四十九,亡。

產之弟蒨之,武定末,司空主簿。

瑾弟瓚,字道璋,少有風尚。辟司徒參軍事。神龜中卒。贈漢陽太守。

子脩年,大將軍開府士曹參軍。早亡。

韶弟彥,字次仲。頗有學業。高祖初,舉司州秀才,除中書博士。轉諫議大夫。後因考課,降為元士。尋行主客曹事,徙郊廟下大夫。時朝儀典章咸未周備,彥留心考定,號為稱職。

高祖南伐,彥以蕞爾江閩,不足親勞鑾駕,頻有表諫。雖不從納,然亦嘉其至誠。及六軍次於淮南,徵為廣陵王羽長史,加恢武將軍、西翼副將軍。還,除冀州趙郡王幹長史。轉青州廣陵王羽長史,帶齊郡太守。徵為龍驤將軍、司徒右長史,轉左長史、秦州大中正。出行揚州事。尋徵拜河南尹。還至汝陰,復敕行徐州事。轉平北將軍、平州刺史。還,平東將軍、徐州刺史。延昌二年夏,大霖雨,川瀆皆溢。彥相水陸形勢,隨便疏通,得無淹漬之害。朝廷嘉之,頻詔勞勉。入為河南尹。遷金紫光祿大夫、光祿勳卿,轉度支尚書。出為撫軍將軍、秦州刺史。

是時,破落汗拔陵等反於北鎮,二夏、豳、涼所在蜂起。而彥刑政過猛,為下所怨,城民薛珍、劉慶、杜超等因四方離叛,遂潛結逆謀。正光五年六月,突入州門,擒彥於內齋,囚於西府,推其黨莫折大提為帥,遂害彥。永安中,追贈侍中、驃騎大將軍、司徒公、雍州刺史,諡曰孝貞。

子燮,字德諧,少有風望。解褐司徒參軍。著作佐郎、司徒祭酒,轉主簿。卒,贈輔國將軍、太常少卿。

燮弟德廣,終於中散大夫。

德廣弟德顯,太尉行參軍,稍遷散騎侍郎。卒,贈征虜將軍、東秦州刺史。

德顯弟德明,祕書郎。

彥弟虔,字叔恭。太和初,為中書學生。遷祕書中散,轉冀州驃騎府長史、太子中舍人。世宗初,遷太尉從事中郎。出為清河太守,屬京兆王愉反,虔棄郡奔闕。世宗聞虔至,謂左右曰:「李虔在冀州日久,恩信著物,今拔難而來,眾情自解矣。」乃授虔別領軍前慰勞事。事平,轉長樂太守。延昌初,冀州大乘賊起,令虔以本官為別將,與都督元遙討平之。遷後將軍、燕州刺史。還為光祿大夫,加平西將軍,兼大司農卿。出為散騎常侍、安東將軍、兗州刺史。追論平冀州之功,賜爵高平男。還京,除河南邑中正,遷鎮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孝莊初,授特進、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加散騎常侍。又進號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永安三年冬薨,年七十四。贈侍中、都督冀定瀛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太尉公、冀州刺史,男如故,諡曰宣景。

長子曖,字仁明。[2]解褐司空行參軍,稍遷尚書左外兵郎。孝莊初,於河陰遇害,年四十。贈安東將軍、度支尚書、青州刺史。

子褒,武定中,太師法曹參軍。

曖弟昞,字仁曜。起家高陽王雍常侍,員外散騎侍郎、太尉錄事參軍。孝莊初,與兄曖同時遇害,年三十八。[3]贈散騎常侍、左將軍、兗州刺史。

子為,武定中,司空長流參軍。

昞弟昭,字仁照。卒於散騎侍郎。贈征虜將軍、涼州刺史。

子士元、操,[4]武定中,並儀同開府參軍事。

昭弟曉,字仁略。武定末,太尉諮議參軍。

虔弟蕤,字延賓。歷步兵校尉、東郡太守、司農少卿。卒,贈龍驤將軍、豫州刺史。

長子詠,[5]字義興,有幹局。起家太學博士。領殿中侍御史,稍遷東郡太守。莊帝初,遷安東將軍、濟州刺史。轉廣州刺史,加散騎常侍。前廢帝時,與第三弟通直散騎常侍義真,第七弟中書侍郎、太常少卿義邕,同時為尒朱仲遠所害。義邕,莊帝居蕃之日,以外親甚見親昵,及有天下,特蒙信任。尒朱榮之誅,義邕與其事,由是並及於禍。出帝初,贈詠侍中、驍騎將軍、吏部尚書、冀州刺史,義真贈前將軍、齊州刺史,義邕贈安東將軍、青州刺史。

詠次弟義慎,司空屬。第四弟義遠,國子博士。莊帝初,並於河陰遇害。義慎贈散騎常侍、征東將車、雍州刺史。

承弟茂,字仲宗。高宗末,襲父爵,鎮西將軍、敦煌公。高祖初,除長安鎮都將。轉西兗州刺史,將軍如故。入為光祿大夫,例降為侯。茂性謙慎,以弟沖寵盛,懼於盈遂,託以老疾,固請遜位。高祖不奪其志,聽食大夫祿,還私第,因居定州之中山。自是優遊里舍,[6]不入京師。景明三年卒,時年七十一。諡曰恭侯。

子靜,字紹安,襲。解褐太尉參軍事。定州別駕、東平原太守。神龜三年卒,年五十五。

子遐,字智遠,有几案才。起家司空行參軍,襲爵。稍遷右將軍、尚書駕部郎中。出為河內太守。尒朱榮稱兵向洛,次其郡境,莊帝潛濟河北相會。遐既聞榮推奉莊帝,遂開門謁候,仍從駕南渡。及河陰,為亂兵所害,時年四十二。事寧,追贈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尚書右僕射、秦州刺史。以候駕之功,封盧鄉縣開國伯,邑三百戶。

子孝儒,襲。齊受禪,爵例降。

靜弟孚,字仲安,恭順篤厚。起家鎮北府功曹參軍。定州別駕,汝陽、汝南、中山三郡太守。孝莊初,以外親超授撫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出除鎮東將軍、滄州刺史,加散騎常侍。普泰元年卒,年六十二。有五子。

長子惠昭,太傅開府城局參軍。

惠昭弟惠諶,武定中,齊州別駕。

孚弟敬安,奉朝請。早亡。

敬安弟季安,粗涉書史。解褐彭城王行參軍。稍遷寧朔將軍、步兵校尉。出為徐州北海王顥撫軍府長史。正光末,顥為關西都督,復引為長史,委以戎政。尋加驍騎將軍。孝昌三年,卒於軍,時年五十三。贈征虜將軍、涼州刺史。

子處默,少清惠。起家青州彭城王府主簿。稍遷通直散騎常侍、安東將軍、光祿大夫、撫軍將軍、廣州開府長史。天平初卒,年三十九。

茂弟輔,字督真,亦有人望。解褐中書博士,遷司徒議曹掾。太和初,高祖為咸陽王禧納其女為妃,除鎮遠將軍、潁川太守,帶長社戍。輔綏懷招集,甚得邊和。六年,卒於郡,年四十七。贈征虜將軍、秦州刺史、襄武侯,諡曰惠。

長子伯尚,少有重名。弱冠除祕書郎。高祖每云:「此李氏之千里駒。」稍遷通直散騎侍郎,敕撰太和起居注。尋遷祕書丞。世宗初,兼給事黃門侍郎。景明二年,坐與咸陽王禧謀反誅。時年二十九。

伯尚弟仲尚,儀貌甚美。少以文學知名。二十著前漢功臣序讚及季父司空沖誄,時兼侍中高聰、尚書邢巒見而歎曰:「後生可畏,非虛言也。」起家京兆王愉行參軍。景明中,坐兄事賜死,年二十五。

仲尚弟季凱,沉敏有識量。坐兄事,與母弟俱徙邊。久之,會赦免,遂寓居於晉陽,沉廢積年。孝昌中,解褐太尉參軍事,加威遠將軍。尋除并州安北府長史。肅宗崩,尒朱榮陰圖義舉,季凱豫謀。莊帝踐阼,徵拜給事黃門侍郎,封博平縣開國侯,邑七百戶。尋加散騎常侍、平東將軍。轉祕書監,進號中軍將軍。普泰元年七月,尒朱世隆以榮之死,謂季凱通知,於是見害,年五十五。出帝初,追贈侍中、驃騎將軍、吏部尚書、定州刺史。

子統,字基伯,襲。武定末,太尉刑獄參軍。齊受禪,爵例降。

季凱弟延慶,孝昌中,解褐定州鎮北城局參軍。稍遷奉車都尉、陳留太守。遷鎮東將軍、金紫光祿大夫。永熙二年卒,年五十二。贈本將軍、雍州刺史。

子惠矩,武定中,儀同開府參軍事。

延慶弟延度,武定中,衞將軍、安德太守。

輔弟佐,字季翼,有文武才幹。高祖初,兼散騎常侍,銜命使高麗。以奉使稱旨,還,拜常山太守,賜爵真定子。遷冠軍將軍、懷州刺史,賜爵山陽侯。尋加安南將軍、河內公。轉安東將軍、相州刺史。所在有稱績。

車駕南討,拜安南將軍,副大司馬、咸陽王禧為殿中將軍。尋被敕與征南將軍、城陽王鸞,安南將軍盧淵等軍攻赭陽。各不相節度,諸軍皆坐甲城下,欲以不戰降賊。佐獨勒所部,晨夜攻擊。屬蕭鸞遣其太子右衞率垣歷生率眾來援,咸以勢弱不敵,規欲班師。佐乃簡騎二千逆賊,為賊所敗。坐徙瀛州為民。車駕征宛鄧,復起佐,假平遠將軍、統軍。蕭鸞新野太守劉忌憑城固守,佐率所領攻拔之。以功封涇陽縣開國子,邑三百戶。沔北既平,廣陽王嘉為荊州刺史,仍以佐為嘉鎮南府長史。加輔國將軍,別鎮新野。及大軍凱旋,高祖執佐手曰:「沔北,洛陽南門。卿既為朕平之,亦當為朕善守。」

高祖崩,遺敕以佐行荊州事,仍本將軍。佐在州,威信大行,邊民悅附,前後歸之者二萬許家。尋正刺史。世宗初,徵兼都官尚書。景明二年卒,年七十一。贈征虜將軍、秦州刺史,諡曰莊。子遵襲。

遵,爽 有父風。歷相州治中,轉別駕、冀州征北府長史、司空司馬。卒,贈龍驤將軍、洛州刺史。孝莊初,以外戚超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定州刺史。

子果,襲。司空諮議參軍。武定中,坐通西賊伏誅。

遵弟柬,字休賢。郡辟功曹。以父憂去職,遂終身不食酒肉,因屏居鄉里。肅宗初,司空、任城王澄嘉其操尚,以為參軍事。尋轉司徒外兵參軍。歷任城、濟北二郡太守。孝莊初,遷鎮遠將軍、濟州刺史。卒,贈安北將軍、殿中尚書、相州刺史。

子經,司徒諮議參軍、行豫州事。興和初,坐妖言賜死。

柬弟神儁,小名提。少以才學知名,為太常劉芳所賞。釋褐奉朝請,轉司徒祭酒、從事中郎。頃之,拜驍騎將軍、中書侍郎、太常少卿。出為前將軍、荊州刺史。

時四方多事,所在連兵。蕭衍遣將曹敬宗來寇,攻圍積時,又引水灌城,城不沒者數版。神儁循撫兵民,戮力固守。詔遣都督崔暹,別將王羆、裴衍等赴援,敬宗退走。時寇賊之後,城外多有露骸,神儁教令收葬之。徵拜大司農卿。肅宗末,除鎮軍將軍、行相州事。於時葛榮南逼,神儁憂懼,乃故墜馬傷脚,仍停汲郡,有詔追還。莊帝纂統,以神儁外戚之望,拜散騎常侍、殿中尚書。追論固守荊州之功,封千乘縣開國侯,邑一千戶。轉中書監、吏部尚書。

神儁意尚風流,情在推引人物,而不能守正奉公,無多聲譽。有鉅鹿人李炎上書言神儁之失。天柱將軍尒朱榮曾補人為曲陽縣令,神儁以階縣不用,榮聞大怒,謂神儁自樹親黨,排抑勳人。神儁懼,啟求解官。乃除衞將軍、右光祿大夫。[7]尋屬尒朱兆入京,乘輿幽執,神儁遂逃竄民間。出帝初,始來歸闕,拜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儀同三司。孝靜初,行并州事。尋除驃騎大將軍、肆州刺史。入為侍中。興和二年薨,[8]年六十四。贈都督雍秦涇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尚書左僕射、司徒公、雍州刺史,侍中、開國公如故。

神儁風韻秀舉,博學多聞,朝廷舊章及人倫氏族,多所諳記。篤好文雅,老而不輟,凡所交遊,皆一時名士。汲引後生,為其光價,四方才子,咸宗附之。而性通率,不持檢度,至於少年之徒,皆與褻狎,不能清正方重,識者以此為譏。神儁喪二妻,又欲娶鄭嚴祖妹,神儁之從甥也。盧元明亦將為婚,遂至紛競,二家鬩於嚴祖之門。鄭卒歸元明,神儁惆悵不已,時人謂神儁鳳德之衰。神儁無子,從弟延度以第三子容兒後之。

韶從弟元珍,小名大墨。起家奉朝請,太尉錄事參軍,卒於步兵校尉。

元珍弟仲遵,有業尚。彭城王勰為定州,請為開府參軍。累轉員外散騎常侍、游擊將軍、太中大夫。出為京兆內史。大將軍、京兆王繼西伐,請為諮議參軍。[9]尋除左將軍、營州刺史。時四方州鎮謀逆,叛亂相續,營州城內,咸有異心。仲遵單車赴州,既至,與大使盧同以恩信懷誘,率皆怡悅。後肅宗又詔盧同為行臺,北出慰勞。同疑彼人情難信,聚兵將往。城民劉安定等先有異志,謂欲圖己,還相恐動,遂執仲遵。二子清石、阿罕,尋亦見殺。唯兄子徽仁得免。

韶從叔思穆,字叔仁。父抗,自涼州渡江左,仕劉駿,歷晉壽、安東、東萊三郡太守。思穆有度量,善談論,工草隸,為當時所稱。太和十七年,攜家累自漢中歸國,除步兵校尉。遭母憂解任。起為都水使者。及車駕南伐,以本官兼直閤將軍,從平南陽,以功賜爵為伯。尋除司徒司馬。彭城王勰為定州,請為司馬,帶鉅鹿太守。勰徙鎮揚州,仍請為司馬。府解,除征虜將軍、太中大夫。出為京兆內史,在郡八年,頗有政績。徵拜光祿大夫。肅宗初,除平北將軍、中山太守,未拜,遷安北將軍、營州刺史。卒於位,時年六十一。贈安西將軍、華州刺史。永安中,子奬為莊帝所親待,復超贈思穆衞將軍、中書監、左光祿大夫,諡曰宣惠。有子十四人。

嫡子斌,襲。官至散騎侍郎。早卒。

斌兄奬,武定末,司徒左長史。

李氏自初入魏,人位兼舉,因沖寵遇,遂為當世盛門。而仁義吉凶,情禮淺薄,期功之服,殆無慘容,相視窘乏,不加拯濟。識者以此貶之。

【論】[编辑]

史臣曰:李寶家難流離,晚獲歸正,大享名器,世業不殞,諸子承基,俱有位望。韶清身履度,聲績洽美矣。神儁才尚風流,殆民望也,貞粹之地,君子或未許焉。

校勘記[编辑]

  1. 王盧即瑾之外兄也 諸本「王」訛「士」,今據北史卷一00序傳、冊府卷四五八五四三五頁改。
  2. 長子曖字仁明 北史卷一00「曖」作「 」。按以下子孫名字,魏書與北史常有異同,見於唐書卷七二上宰相世系表者多同北史,下不一一列舉。
  3. 孝莊初與兄曖同時遇害年三十八 諸本「三」作「四」,北史卷一00作「三」。本書殿本考證及李慈銘、張森楷均疑昞為曖弟,同時被殺,上文說曖死年四十,不應弟長於兄。但都沒有檢北史,今據北史改。
  4. 子士元操 北史卷一00「操」上有「士」字,不宜省,當是脫文。
  5. 長子詠 北史卷一00「詠」作「諺」。按墓誌集釋元子邃妻李艷華墓誌圖版五七八稱祖蕤,司農、豫州刺史;父該,散騎常侍、濟州刺史。該官位與詠同,知「詠」「諺」均為「該」之訛。
  6. 自是優遊里舍 百衲本、南本、北本「里舍」作「早含」,汲本、殿本、局本作「早舍」,都不可解,今據北史卷一00改。
  7. 乃除衞將軍右光祿大夫 諸本「右」作「左」,冊府卷九四九一一一六九頁作「右」。按墓誌集釋李挺即神儁墓誌圖版五九一也作「右」,與冊府合。「左」字訛,今據改。
  8. 興和二年薨 按墓誌稱「以興和三年六月十七日薨於位」。此誌當年所作,記年月較確,這裏「二」字當是「三」之訛。
  9. 請為諮議參軍 諸本「為」作「而」,獨局本作「為」。按殿本考證及李慈銘、張森楷都說「而」當作「為」,局本當亦是以意改。但作「而」不可通,今從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