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壬子日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壬子日記
作者:魯迅
1912年
癸丑日記
本作品收錄於《魯迅日記

收入作者自一九一二年五月五日至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八日所写的日记。作者生前未发表过。一九五一年上海出版公司曾据手稿出版影印本,其中一九二二年部分因手稿失落付阙。

五月[编辑]

  五日上午十一時舟抵天津。下午三時半車發,途中彌望黃土,間有草木,無可觀覽。約七時抵北京,宿長發店。夜至山會邑館訪許銘伯先生,得《越中先賢祠目》一冊。

  六日上午移入山會邑館。坐騾車赴教育部,即歸。予二弟信。夜臥未半小時即見蜰蟲三四十,乃臥卓上以避之。

  七日夜飲於廣和居。長班為易床板,始得睡。

  八日致二弟信凡三紙,恐或遺失,遂以快信去。下午得二弟信,二日發。夜飲於緻美齋,國親作主。

  九日夜小雨。微覺發熱,似冒寒也。

  十日晨九時至下午四時半至教育部視事,枯坐終日,極無聊賴。國親移去。

  十一日上午得二弟、信子、三弟信,五日發。午就胡梓方寓午餐。夕董恂士來,張協和亦至,食於廣和居。董君宿於邑館,以卓臥之。

  十二日星期休息。晨協和來。午前何燮侯來,午後去。下午與季茀、詩荃、協和至琉璃廠,歷觀古書肆,購傅氏《纂喜廬叢書》一部七本,五元八角。寄二弟信。

  十三日午閱報載紹興於十日兵亂,十一猶未平。不測誠妄,愁絕,欲發電詢之,終不果行。夕與季茀訪燮和於海昌會館。

  十四日晨以快信寄二弟,詢越事誠妄。

  十五日上午得范愛農信,九日自杭州發。

  十六日下午蒯若木來。夕蔡國青來,飯後去。

  十七日大雨。宣武門左近積水沒脛,行人極少,予與季市往返共一騾車。

  十八日晴。下午吳一齋來。董恂士、張協和來,與季市俱至廣和居,蔡國親已先在,遂共飯。夜恂士宿季市處。

  十九日與恂士、季市遊萬生園。又與季市同遊陶然亭,其地有造象,刻梵文,寺僧云遼時物,不知誠否。苦望二弟信不得。夜得范愛農信,十三自杭州發。

  二十日晨得宋子佩信,十二自越發。上午得童鵬超信,十三自越發,謬極。

  二十一日上午顧石臣至部來訪,謝不見。晚散步宣武門外,以銅元十枚得二花卉冊,一梅,一夫渠,題云惲冰繪,恐假託也。

  二十二日晚顧石臣來,糾纏不已,良久始去。

  二十三日晨寄范愛農、宋子佩信。下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云望日往申迎羽太兄弟。又得三弟信,云二弟婦於十六日下午七時二十分娩一男子,大小均極安好,可喜。其信十七日發。晚寄二弟信。

  二十四日梅君光羲貽佛教會第一、二次報告各一冊。

  二十五日下午至琉璃廠購《李太白集》一部四冊,二元;《觀無量壽佛經》一冊,三角一分二;《中國名畫》第十五集一冊,一元五角。

  二十六日星期休息。下午同季市、詩荃至觀者寺街青雲閣啜茗,又遊琉璃廠書肆及西河沿勸工場。

  二十七日得二弟信,二十一日發。

  二十八日晨寄二弟及其夫人信。晚谷青來。

  二十九日無事。

  卅日得津帖六十元。晚遊琉璃廠,購《史略》一部兩冊,八角;《李龍眠白描九歌圖》一帖十二枚,六角四分;《羅兩峰鬼趣圖》一部兩冊,兩元五角六分。

  卅一日下午寄二弟信。晚得二弟、三弟信,廿六日發。

  夕谷清招飲於廣和居,季市亦在坐。

六月[编辑]

  一日下午寄二弟、三弟信。晚同恂士、銘伯、季市飲於廣和居。

  二日星期休息。午後銘伯、季市、詩荃同遊萬生園。張協和、遊觀慶來,不值。

  三日夜腹痛。收二十七、八日《民興日報》各一分。

  四日得范愛農信,三十日杭州發。

  五日下午寄二弟信。晚雨有雷,少頃霽。

  六日下午雨。得二弟信,三十日發。夜補繪《於越三不朽圖》闕葉三枚。

  七日陰。得升叔信,二日九江發。收初一日《民興日報》一分。得杜海生信。

  八日晚訪楊莘士於吳興會館。國親來。收五月卅一日《民興報》一分。

  九日晨商生契衡來。上午至青雲閣理髮。午後赴琉璃廠購《四印齋校刻詞三種》一部四冊,一元;善化童氏刻本《沈下賢集》一部二冊,二元五角;《畿輔叢書》本《李衛公會昌一品集》一部六本,二元。得二弟信,三日杭州發。收初二、三《民興報》各一分。夜大雷雨。

  十日晨寄二弟信。寄杜海生信。上午得三弟信,初四日發。收四日《民興日報》一分。午後與齊君宗頤赴天津,寓其族人家,夕赴廣和樓考察新劇,則以天陰停演,遂至丹桂園觀舊劇。

  十一日上午至日租界加藤洋行購領結一,六角五分;革履一,五元四角。午後赴天樂園觀舊劇。夜仍至廣和樓觀新劇,僅一出,曰《江北水災記》,勇可嘉而識與技均不足。餘皆舊劇,以童子為之,觀者僅一百卅餘人。

  十二日晚自天津返北京。微雨。得二弟及信子信,並六日發。收五日《民興報》一分。

  十三日晚小雨。飲於廣和居,國親為主,同席者銘伯、季市及俞英崖。收六、七日《民興日報》各一分,有《童話研究》,起孟作也。

  十四日晨寄三弟及二弟婦信。午後與梅君光羲、吳[胡]君玉搢赴天壇及先農壇,審其地可作公園不。收八日《民興報》一分。

  十五日午寄二弟信。下午得二弟及三弟信,並九日發。收九日《民興日報》一分。

  十六日星期休息。上午赴青雲閣購襪子、日傘、牙粉等共二元六角。又赴琉璃廠購《龔半千畫冊》一本,八角;陳仁子《文選補遺》、阮刻《列女傳》各一部,共六元。下午寄二弟及三弟信。晚協和、谷青來談。

  十七日收十日、十一日《民興報》各一分。大熱。

  十八日晨頭痛,與齊壽山閒話良久始愈。晚雷雨。

  十九日舊端午節。收十二日《民興報》一分。夜銘伯、季市招我飲酒。

  二十日收十三日《民興日報》一分。

  二十一日下午四時至五時赴夏期講演會演說《美術略論》,聽者約三十人,中途退去者五六人。收十四日《民興日報》一分。收共和黨事務所信。

  二十二日得二弟信,十五日紹興發。又得升叔信,十六日九江發。收十五、十六日《民興日報》各一分。蔡總長元培於昨日辭職。收共和黨證及徽識。

  二十三日星期休息。上午寄三弟信,內附與二弟信一小函。下午董恂士來談,晚飲於廣和居,銘伯亦去,季市為主。收十七、十八日《民興日報》各一分。

  二十四日無事。

  二十五日雨,傍午霽。午後視察國子監及學宮,見古銅器十事及石鼓,文多剝落,其一曾剜以為臼。中國人之於古物,大率爾爾。

  二十六日上午太學守者持來石鼓文拓本十枚,元潘迪《音訓》二枚,是新拓者,我以銀一元兩角五分易之。下午得二弟信,二十一日杭州發,內附《童話研究》草稿四枚。收十九、二十日《民興日報》各一分。收全浙公會信,內《全浙公會章程草案》四紙,發起者孫寶瑚、汪立元、王潛、李升培、王葵、王亮等,皆不相識,未知其人如何,擬置不報。

  二十七日下午假《庚子日記》二冊讀之,文不雅馴,又多訛奪,皆記"拳匪"事,其舉止思想直無以異於斐、澳野人。齊君宗頤及其友某君云皆身歷,幾及於難,因為陳述,為之瞿然。某君不知其名氏,似是專門司司員也。收二十一日《民興日報》一分。

  二十八日午後小雨,旋止。四時赴夏期講演會述《美術略論》,至五時已。收三弟信,二十二日發。收二十二日《民興報》一分。晚复雨,旋止。

  二十九日晨寄二弟信。又寄三弟信。收本月津帖六十元。下午至直隸官書局購《雅雨堂叢書》一部二十冊,十五元;《京畿金石考》一部二冊,八角。得二弟婦信,附芳子信一紙,二十三日發。收二十三日《民興報》一分。夜飲少許酒。

  三十日星期休息。上午謝西園來,云居香爐營頭條謝宅,商生契衡亦至,飯於廣和居,午後並去。收二十四日《民興報》一分。

七月[编辑]

  一日部改上午七時半至十一時半為理事時間。得二弟信,六月二十六日杭州發。收六月二十五日《民興日報》一分。

  二日蔡總長第二次辭職。收協和還金五元。收二十六日《民興報》一分。

  三日下午與季市浴於觀音寺街之昇平園,甚適。至琉璃廠購明袁氏本《世說新語》一部四冊,二元八角,尚不十分刓弊,惜紙劣耳。又《草堂詩餘》一冊,二角,似是《詞學叢書》殘本也。

  四日上午寄二弟信。午得陳子英信,二十七日紹興發。又得三弟信並《近世地理》一冊,二十八日紹興發。收廿七、廿八日《民興報》各一分。

  五日大雨。下午四時赴講演會,講員均乞假,聽者亦無一人,遂返。寄三弟信,內附與二弟婦及芳子信一小函。得二弟信,三十日發。夜又大雷雨。

  六日雨。晨寄二弟信。午得三弟信,二十九日發。收二十九日《民興日報》一分。晚與季市同飲於廣和居。

  七日星期休息。晨得劉楫先信,初一日上虞發。午得二弟信,初一日發。收六月卅、七月一日《民興日報》各一分。午後協和、谷青來。夜雨。

  八日雨。上午得上海通俗教育會信並《通俗教育研究錄》一冊。

  九日晴。下午收二日、三日《民興日報》各一分。臨時教育會議開始。夜小雨。

  十日晴,熱。上午九時至十時詣夏期講習會述《美術略論》,聽者約二十餘人。午前赴東交民巷日本郵局寄東京羽太家信並日銀十圓。下午與季市訪蔡孑民於其寓,不值。夜小雨。

  十一日寄三弟信,內附與二弟信一小函,又與二弟婦箋一枚。收小包一,內P.Gauguin:《NoaNoa》、W.Wundt:《Einfuhrung in die Psychologie》各一冊,六月二十七日紹興發。夜讀皋庚所著書,以為甚美;此外典籍之涉及印象宗者,亦渴欲見之。夜收初四日《民興日報》一分。夜大雨。

  十二日晴。下午得二弟信,五日發。又得三弟信,六日發。晚收五日、六日《民興日報》各一分。夜雨。聞臨時教育會議竟刪美育。此種豚犬,可憐可憐!

  十三日雨。無事。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晨寄二弟及三弟信。上午張協和、楊莘士來。收初七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偕銘伯、季市飲於廣和居,甚醉。夜又收初八日《民興日報》一分。

  十五日上午至教育會傍听少頃。下午部員為蔡總長開會送別,不赴。收初九日《民興日報》一分。

  十六日晨收本月分津帖六十元。收初十日《民興日報》一分。夜雨。

  十七日雨。教育部次長范源濂代理總長。上午九時至十時在夏期講會述《美術略論》,初止一人,終乃得十人,是日講畢。傍午晴。下午謝西園來談,假去十圓。晚飲於季市之室。

  十八日上午收十一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大熱,動雷。

  十九日晨得二弟信,十二日紹興發,云范愛農以十日水死。悲夫悲夫,君子無終,越之不幸也,於是何幾仲輩為群大蠹。午收十二、十三日《民興日報》各一分。下午與季市訪蔡孑民不遇,遂至董恂士家,與錢稻孫談至晚才返。

  二十日上午寄二弟信。又寄陳子英信。收十四日《民興報》一分。下午赴青雲閣購日用什物,又至?〔琉〕璃廠購《黃子久秋山無盡圖卷》一冊,五角;《夢窗詞》一冊,四角;《老學庵筆記》二冊,八角。晚楊莘士、錢稻孫來,遂同飲於廣和居,季市亦往。夜大雨。

  二十一日陰。星期休息。上午雨。胡孟樂來。杜海生來。下午大雨。蔡谷青來。晚得二弟及三弟信,十五日發。又收十五日《民興報》一分。

  二十二日大雨,遂不赴部。晚飲於陳公猛家,為蔡孑民餞別也,此外為蔡谷青、俞英?、王叔眉、季市及余,餚膳皆素。夜作均言三章,哀范君也,錄存於此:風雨飄搖日,余懷范愛農。華顛萎寥落,白眼看雞蟲。

  世味秋荼苦,人間直道窮。奈何三月別,竟爾失畸躬!

  海草國門碧,多年老異鄉。狐狸方去穴,桃偶已登場。

  故里寒雲惡,炎天凜夜長。獨沈清泠水,能否滌愁腸?

  把酒論當世,先生小酒人。大圜猶茗?,微醉自沈淪。

  此別成終古,從茲絕緒言。故人云散盡,我亦等輕塵!

  二十三日雨。天氣頗寒。上午收十七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杜海生來。俞英里以吳鎮及王鐸畫山水見視。

  二十四日陰。上午得羽太家信,十七日東京發。收夏期講演會車馬費十元。收十六、十八日《民興日報》各一分。午後微雨。

  二十五日陰。下午寄二弟信,內附與三弟箋一枚。錢稻孫來。

  二十六日晴。聞教育部總長為范源廉。下午謝西園來。得二弟信,二十日發。收二十日《民興日報》一分。俞英?、王叔眉兩君來。

  二十七日上午寄二弟信。午得二弟及三弟信,二十一日發。收二十一日《民興報》一分。晚與季市赴谷青寓,燮和亦在,少頃大雨,飯後歸,道上積潦二寸許,而月已在天。

  二十八日星期休息。晨稻孫來,午飯於廣和居,季?、莘士在坐。飯後赴吳興館,夜又飯於便宜坊。收十九日《民興日報》一分。雨。

  二十九日陰。無事。夜雨。聞董恂士為教育部次長。

  三十日晴。午後收二十二及二十三日《民興日報》各一分。下午赴中國通俗教育研究會,傍晚乃散。此會即在教育部假地設之,雖稱中國,實乃吳人所為,那有好事!晚恂士來,飯於季市之室。

  三十一日晴,午後雨。本部開談話會,總、次長演說。下午收二十四、二十五日《民興日報》各一分。傍晚晴。

八月[编辑]

  一日午後稻孫來,在季茀之室,遂同往琉離廠,購《埤雅》一部四本,二元,似明刻也。晚飲於廣和居,頗醉。

  二日午前得二弟信,二十七日發,有哀范愛農詩,云:天下無獨行,舉世成委靡。皓皓范夫子,生此叔季時。傲骨遭俗嫉,屢被螻蟻欺。 侘傺盡一世,畢生清水湄。今聞此人死,令我心傷悲。擾擾使君輩,長生亦爾為!收廿七日《民興日報》一分。午後寄二弟信。錄汪文台輯本《謝沈後漢書》一卷畢。又收廿六日《民興報》一分。晚楊莘士招飲於廣和居,同席者章演群、錢稻孫、許季黻。夜風,微雨。

  三日雨,上午晴。無事。

  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收廿八日《民興日報》一分。午後錢稻孫、杜海生來。晚蒯若木來。

  五日上午馮漢叔至部見訪。午收二十九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赴部聽教育會議員說各地教育狀況,而到者止浙江二人。晚雨,有風。

  六日雨。伍博純來勸入通俗教育研究會甚力,卻之不得,遂允之。收卅日《民興日報》一分。

  七日晴。上午馮漢叔至部見訪。午歸寓途中車僕墮地,左手右膝微傷。見北京報載初五日電云,紹興分府衛兵毀越鐸報館。收七月卅一日、八月一日《民興日報》各一分。晚得二弟所寄小包,內復氏《美術與國民教育》一冊,福氏《美術論》一冊,均德文,一日付郵。

  八日上午得二弟信,二日發。下午寄二弟信。錢稻孫來。

  九日晨得謝西園信並還銀十圓。午後張燮和來,同季市飲酒少許。夜雨。

  十日陰,午後雨。晚小飲於季市之室。

  十一日雨。星期休息。午後杜海生來。下午楊莘士、錢稻孫來。晚收二弟所寄德文思氏《近世造形美術》一冊,初五日付郵。

  十二日晴。數日前患咳,疑是氣管病,上午就池田醫院診之,云無妨,惟神經衰弱所當理耳。與水藥、粉藥各二日分,價一元二角,又初診費二元。下午得二弟及三弟信,初六日發。半夜後鄰客以閩音高談,狺狺如犬相囓,不得安睡。

  十三日陰。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

  十四日晴。上午至池田醫院就診。午後同季市至廊房頭條勸工場飲茗,余又理髮。復至土地祠神州國光社購《南雷餘集》一冊,《天遊閣集》一冊,共一元二角。夜飲於季市之室,食蒲陶、鰒魚、杏仁。得二弟所寄小包二,內《域外小說集》第一、第二各五冊,初八日付郵,余初二函索,將以貽人者也。

  十五日以《或外小說》貽董恂士、錢稻孫。午後張協和來。晚寫汪文台輯本《謝承後漢書》八卷畢。閱趙蕤《長短經》,內引虞世南史論,錄之。

  十六日陰。自本日起以上午九時至下午四時半為辦公時間,此為部令破舊定規則者也。午大雨,下午晴。得二弟所寄V.van Gogh:《Briefe》一冊,十日付郵。夜飲於季市之室。

  十七日晴。上午往池田醫院就診,云已校可,且戒勿飲酒。假得《續談助》二冊閱之。

  十八日星期休息。午得二弟信,十二日發。下午寄二弟信。

  十九日下午謝西園來,未遇,見其留刺。舊曆七夕,晚銘伯治酒招飲。

  二十日上午同司長並本部同事四人往圖書館閱敦煌石室所得唐人寫經,又見宋、元刻本不少。閱畢偕齊壽山遊十剎海,飯於集賢樓,下午四時始回寓。

  二十一日午後蔡國青來。得馮漢叔名刺,知上午來訪。

  二十二日晨見教育部任命名氏,余為僉事。上午寄蔡國青信。晚錢稻孫來,同季市飲於廣和居,每人均出資一元。歸時見月色甚美,騾遊於街。

  二十三日得二弟信,十六日發。晚錢稻孫來,因同至琉璃〔廠〕購紙,又至神州國光社購《古學彙刊》第一編一部兩冊,價一元五分。夜胃痛。

  二十四日上午寄二弟信。午後赴錢稻孫寓。

  二十五日星期休息。上午許詩荃、商契衡來。午後錢稻孫來,同往琉璃廠,又赴十剎海飲茗,旁晚歸寓。

  二十六日陰,雷,午後雨一陳即霽。晚寄二弟信。

  二十七日晴。下午往錢稻孫寓,又同至余寓,即去。晚協和來。夜半風雨,大雷。

  二十八日晴。與稻孫、季市同擬國徽告成,以交範總長,一為十二章,一為旗鑑,並簡章二,共四圖。下午得二弟信,內附二弟婦及三弟信,二十二日發。收二十一及二十二日《民興日報》一分,蓋停版以後至是始復出,余及啟孟之哀范愛農詩皆在焉。晚稻孫來,大飲於季市之室。

  二十九日上午致伍博純信。下午收二十三日《民興報》一分。晚稻孫、協和來。

  三十日陰。下午收本月俸百二十五元,半俸也。夜半雨。

  三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及二弟婦並三弟信。下午收廿五日《民興日報》一分。晚董恂士招飲於緻美齋,同席者湯哲存、夏穗卿、何燮侯、張協和、錢稻孫、許季黻。

九月[编辑]

  一日星期休息。晨得二弟信,二十六日發。收二十六日《民興日報》一分。上午與季市就稻孫寓坐少頃,同至什剎海,已寥落無行人,蓋已過陰曆七月望矣。午飯於四牌樓之同和居,甚不可口。下午至青雲閣購什物二三種,又赴琉離廠有正書局購《中國名畫》第一至第十集共十冊,計銀十二圓,佐以一木匣,不計值也。

  二日雨。無事。夜書致東京信兩通,翻畫冊一過,甚適。

  三日陰。上午至交民巷日本郵局寄羽太氏信並銀二十圓,又寄相摸屋信並銀三十圓,季市附寄銀十圓。下午晴。收二十七、八日《民興報》各一分。以一小包寄家,內摩菰二十兩,刺夾六具,狗皮膏六枚。

  四日上午以一小包寄家,內桃、杏、頻果脯及蜜棗四種。晚稻孫來,遂同飲於廣和居,銘伯、季市亦去。夜寄二弟及三弟信,而函後題初五日發。

  五日上午同司長及數同事赴國子監,歷覽一過後受午飯,飯後偕稻孫步至什剎海飲茗,又步至楊家園子買蒲陶,即在棚下噉之,迨回邑館已五時三十分。收廿九及三十日《民興日報》各一分。夜吳君秉成來。

  六日陰。上午赴本部職員會,僅有範總長演說,其詞甚怪。午後赴大學專門課程討論會,議美術學校課程。下午稻孫來,晚飲於季黻之室。收卅一日《民興報》一分。

  七日雨。下午赴錢稻孫寓。晚見李夢周於季市處。

  八日陰。星期休息。上午同季市往留黎廠,在直隸官書局購《式訓堂叢書》初二集一部三十二冊,價六元五角。會微雨,遂歸。收九月一日《民興報》一分。午後晴。翻《式訓堂叢書》,此書為會稽章氏所刻,而其版今歸吳人朱記榮,此本即朱所重印,且取數種入其《槐廬叢書》,近复移易次第,稱《校經山房叢書》,而章氏之名以沒。記榮本書估,其厄古籍,正猶張元濟之於新籍也。讀《拜經樓題跋》,知所藏《秋思草堂集》即近時印行之《莊氏史案》,蓋吳氏藏書有入商務印書館者矣。下午雨一陳即霽。晚稻孫招飲於便宜坊,坐中有季市與汪曙霞及其兄。

  九日晴,下午風。得二弟信,二日發。收二日、三日《民興報》各一分。

  十日晨寄二弟信。下午得二弟信,四日發。收四日《民興日報》一分。

  十一日下午收八月廿四日《民興報》一分。晚胡孟樂招飲於南味齋,蓋舉子之慶也,同席共九人,張、童、陶均不知其字,俞伯英、許季?、陳公猛、楊莘士及我。

  十二日下午與同事雜談清末瑣事。晚收初五日《民興月報》一分。制被一枚,銀五元。

  十三日陰。晨寄二弟信。下午小雨。收六日、七日《民興報》各一分。晚稻孫來,並招季市飲於廣和居。風頗大。

  十四日晴。午收本月半俸百二十五元。浣舊被,工三百。

  十五日星期休息。上午往青雲閣購日用什物共三元。又至留黎廠購《開元占經》一部二十四冊,三元;《蔣南沙畫冊》一冊,一元二角。得二弟信,附二弟婦及三弟箋,八日發。收八日《民興報》一分。

  十六日上午得羽太家信,九日東京發。收九日《民興報》一分。微不適,似是傷風。

  十七日上午寄二弟信,附與二弟婦並三弟信。收十日《民興日報》一分。

  十八日上午寄羽太家信,附與福子箋一枚。上午得相摸屋書店葉書。下午得二弟並三弟信,十二日發。收十一日《民興日報》一分。晚寄二弟信。夜鄰室有閩客大嘩。

  十九日晚稻孫至,與銘伯、季市同飲於廣和居。收十二日《民興報》一分。

  二十日陰,下午雨。收二弟所寄《綏山畫傳》一冊,十四日付郵。收十三、十四日《民興報》各一分。夜雨不已。鄰室又來閩客,至夜半猶大嗥如野犬,出而叱之,少戢。

  二十一日晴,風。晨寄二弟信。季市搜清殿試策,得先祖父卷,見歸。晚壽洙鄰、錢稻孫來。

  二十二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收十五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自《全唐詩》錄出虞〔世〕南詩一卷。

  二十三日下午收十七、十八日《民興日報》各一分。

  二十四日午後同稻孫至留黎廠購《述學》二冊,八角;《拜經樓叢書》七種八冊,三元。得二弟信,十六日發。收十六日《民興日報》一分,又拾九日者又一分。晚袁文藪來。蔣抑卮來。

  二十五日陰曆中秋也。下午錢稻孫來。收二十日《民興日報》一分。晚銘伯、季市招飲,談至十時返室,見圓月寒光皎然,如故鄉焉,未知吾家仍以月餅祀之不。

  二十六日陰。晨寄二弟信。下午收廿一日《民興報》一分。晚張協和來。七時三十分觀月食約十分之一,人家多擊銅盤以救之,此為南方所無,似較北人稍慧,然實非是,南人愛情漓盡,即月真為天狗所食,亦更不欲拯之,非妄信已滌盡也。

  二十七日晴。下午收二十二日《民興報》一分。得二弟所寄小包,內全家寫真一枚,又二弟婦抱豐丸寫真一枚,我之舊寫真三枚,襪子兩雙,德文《植物採集法》一冊,十四日付郵。晚飲於勸業場上之小有天,董恂士、錢稻孫、許季黻在坐,餚皆閩式,不甚適口,有所謂紅糟者亦不美也。

  二十八日下午風。得二弟信,二十三日發。晚錢稻孫來。宋汲仁來,宋名守榮,吳興人,似是本部錄事也。

  二十九日星期休息。上午張協和來即去。寄二弟及二弟婦信。下午錢稻孫來,又同遊勸工陳列所一周,即就所中澄樂園飲茗而歸。蔣抑卮來。收二十四日《民興日報》一分。

  三十日上午致江叔海信,又致蔣抑卮信,為之介紹閱圖書館所藏秘笈也。收二十五日《民興日報》一分。晚得宋紫佩信,廿五日發。

十月[编辑]

  一日晨寄二弟信。又寄宋子佩信。前與稻孫往留黎廠,見小字本《藝文類聚》一部,稻孫爭購去,今忽願歸我,因還原價九圓受之。此書雖刻版不佳,又多訛奪,然有何義門印,又是明板,亦尚可臧也。下午寄相摸屋書店信。得二弟及三弟信,廿六日發。

  二日晚稻孫來,又同銘伯、季市飲於廣和居。

  三日無事。

  四日風挾沙而曇,日光作桂黃色。下午錢稻孫來。季天復來,季字自求,起孟同學也。

  五日雨,冷,午後雨止而風,益冷。

  六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錢稻孫來,又同季市至騾馬市小骨董店,見舊書數架,是徐樹銘故物而其子所鬻者,予購得《經典釋文考證》一部,價止二元,惜已著水。又見蔡孑民呈徐白摺,楷書,稱受業,其面有評語云:牛鬼蛇神,蟲書鳥篆。為季市以二角銀易去。人事之遷變,不亦異哉!午後訪季自求、壽洙鄰。下午往留黎廠購箋紙並訂印名刺,又購《敦煌石室真跡錄》一部,銀一兩。晚寄二弟、二弟婦及三弟信。得二弟信,內有《童話研究》改定稿半篇,十月一日發。

  七日無事。以《或外小說集》兩冊贈戴螺?,托張協和持去。晚鄰閩又嗥。

  八日捐北通州兵禍救濟金一元。

  九日午後風。無事。

  十日國慶日休息。上午同許銘伯、季市、詩荃、詩苓至留黎廠觀共和紀念會,但有數彩坊,而人多如蟻子,不可久駐,遂出。予取名刺,並以二元購《前後漢紀》一部而歸。晚飲於廣和居,同席五人,如往留黎廠者。今日特冷。鈔補《經典釋文》兩葉。

  十一日微雨即晴。晨得二弟信並《童話研究》半篇,五日發。上午寄二弟信。

  十二日晴。下午寄二弟信。晚得二弟所寄小包二,內《古小說拘沈》草稿、越人所著書草稿等十冊,《支那繪畫小史》一冊,七日付郵。又得二弟信,附安兌然卮言二篇,七日發。鈔補《史略》一葉。夜腹忽大痛良久,殊不知其何故。

  十三日陰。星期休息。腹仍微痛。終日訂書,計成《史略》二冊,《經典釋文》六冊。

  十四日雨。晚丁《經典釋文》四冊,全部成。夜大風。

  十五日晴,風。上午寄二弟小包兩個:甲,《拜經樓叢書》八冊,《草堂詩餘》一冊。乙,《齊物論釋》、《夢窗詞》、《南雷餘集》、《天遊閣詩集》、《實齋信摭》各一冊,《實齋札記》二冊。午後收本月半俸百二十五元。得二弟及三弟信,十日發。訪遊觀慶於龍泉寺,不值。晚壽洙鄰來,並招飲於廣和居。

  十六日晴。晚補寫《北堂書鈔》一葉。

  十七日晨張協和代我購得狐腿裘料一襲,價卅元,自持來。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下午至勸工場理髮。晚季自求來談,以《或處小說集》第一、二冊贈之。

  十八日陰。上午得相摸屋書店郵片,十二日發。

  十九日晴。梅擷雲贈《佛學叢報》第一號一冊。晚許銘伯招飲於杏花春,同坐者有陳姓上虞人,忘其字,及俞月湖、胡孟樂、張協和、許季市。

  二十日風。星期休息。上午往留黎廠購《汗簡箋正》一部,三元;《北夢瑣言》一部,四角;《讀畫錄、印人傳》合刻一部,一元。午後曇。晚得二弟信,附《希臘擬曲》二篇,十五日發。

  二十一日曇。上午得阮立夫信,十六日九江發。下午微雪。晚書估持舊書來售,不成。

  二十二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並銀五十元。下午微雪。晚同許銘伯、季市、詩苓飲於廣和居。

  二十三日晴。無事。

  二十四日雨。晚得二弟信,十九日發。收十九日《民興日報》一分。捐貧兒院銀一圓。

  二十五晴。上午代季市寄相摸屋信。戴螺?見惲冰畫,定為偽作。晚收二十日《民興日報》一分。

  二十六日陰。上午寄二弟信。下午同季市、協和至小市,擬買皮衣不得,复赴大柵闌,亦不成,遂至青雲閣飲茗,遇範亦陳,予購布三元。又至留黎廠購《鄭板橋道情墨跡》一冊,三角;《舒鐵雲手札》一冊,四角;《中國名畫》第十六集一冊,一元五角。歸寓已晚。收二十一日《民興日報》一分。夜修釘《述學》兩冊,至一時方畢。

  二十七晴。星期休息。午後張協和來。下午錢稻孫來。本館祀先賢,到者才十餘人,祀畢食茶果。夜微風,已而稍大,窗前棗葉蔌蔌亂落如雨。

  二十八風,曇,午後晴。收廿三日《民興報》一分。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俞乾三函,二十三日上虞發。晚收二十四日《民興日報》一分。蔡國親來。

  三十日陰,午後雨。得沈商耆信,二十五日上海發。得天覺報社信,二十四日紹興發,內出版露布一枚,徵文廣告一枚,宋子佩列名。夜風,見月。

  三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並三弟信,二十五日發。收二十五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收二十六日《民興報》一分。

十一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附銀圓及狀面擬稿各一枚。

  二日上午得袁總統委任狀。下午赴留黎廠購《秋波小影冊子》一冊,四角;《眉庵集》二冊,八角;《濟南田氏叢書》二十八冊,四元;《說文釋例》十冊,三元;《郘亭詩鈔》並《遺詩》二冊,一元。又購粗本《雅雨堂叢書》一部二十八冊,四元。晚錢稻孫來。收二十七、二十八日《民興日報》各一分。

  三日星期休息。午後往青雲閣買拭牙粉一盒。收二十九日《民興日報》一分。下午至晚均補寫《雅雨堂叢書》闕葉,凡得六枚,至十一時方止。夜風。收《平報》一分,是送閱者。

  四日晴,風。晚楊莘士介紹衣工吳姓者來,付裘令制,並先與銀一元。得二弟信,三十日發。收本日《平報》一分。

  五日晴,大風,冷甚,水凍,入夜尤甚。

  六日上午寄二弟信。晚王偉人、錢稻孫來,並同季市飯於廣和居。

  七日大風,甚冷。上午收補十月分俸銀九十五元。晚陳仲書來。得陳子英信,一日發。收卅及卅一日《民興報》各一分,二日《天覺報》第二號一分。

  八日陰。下午赴觀音寺街購禦寒衣冒等物共十五元。寄沈商耆上海信。是日易竹簾以布幔,又購一小白泥爐,熾炭少許置室中,時時看之,頗忘旅人之苦。夜風。

  九日晴。晨得二弟信,三日發。收三日《天覺》及《民報》各一分。上午复陳子英信,又復阮立夫函。下午往西昇平園浴。赴留黎廠買紙,並託清秘閣買林琴南畫冊一葉,付銀四元四角,約半月後取。晚邀銘伯、季市飲於廣和居,買一魚食之。收十月卅日及本月四日《民興日報》各一分。夜作書兩通,啖梨三枚,甚甘。夜半腹痛。

  十日星期休息。上午季自求、劉歷青來。午後寄二弟信。又寄相摸屋信。下午至夜補寫《雅雨堂叢書》五葉。飲薑汁以治胃痛,竟小愈。

  十一日夏揖顏來,不遇。夜補寫《雅雨堂叢書》兩葉。

  十二日付溫處水災振捐二元,錢稻孫經手。晚收六日《天覺報》一分。夜補寫《雅雨堂叢書》中《大戴禮》目錄後語闕葉凡二枚,全書補完。

  十三日付上海共和女學校捐款一元,顧子言經手。常君贈《中國學報》第一期一冊。晚得二弟信,並附二弟婦、芳子及三弟箋,八日發。收七日《天覺報》一分。夜風。

  十四日上午寄二弟《中國學報》第一期一冊。午後清秘閣持林琴南畫來,亦不甚佳。

  十五日上午寄二弟並二弟婦信,附與芳子及三弟箋各一枚。

  十六日午後收本月俸銀二百二十元。往看夏司長,索其寓居不得。往留黎廠購《董香光山水冊》一冊,一元二角;《大滌子山水冊》一冊,一元;《石谷晚年擬古冊》一冊,八角。過敫家坑海昌會館看張協和,不值。蔣百器來過,不值。晚得二弟並二弟婦信,十一日發。收十日、十一日《天覺報》各一分。

  十七日陰。星期休息。上午謝西園來。寄二弟信並銀五十元,以雙掛號去。陳公俠來。錢稻孫來。許銘伯將赴天津,往別之。午後赴留黎廠神州國光社購《唐風圖》、《金冬心花果冊》各一冊,共銀三元九角。又往文明書局購元《閻仲彬惠山复隱圖》、《沈石田靈隱山圖》、《文徵明瀟湘八景冊》、《龔半千山水冊》、《梅瞿山黃山勝跡圖冊》、《馬扶曦花鳥草蟲冊》、《馬江香花卉草蟲冊》、《戴文節仿古山水冊》、《王小梅人物冊》各一冊,又倪雲林山水、惲南田水仙、仇十洲麻姑、華秋岳鸚鵡畫片各一枚,共銀八元三角二分。晚錢稻孫又來。收十二日《天覺報》一分。

  十八日晴,風。上午得許季上信,十四日奉天發。

  十九日晚收十三、十四日《天覺報》各一分。

  二十日上午得齊壽山、戴蘆舲、許季上自奉天來函,午後復之。

  二十一日午後赴打磨廠保商銀行易日本幣。赴東交民巷日本郵局寄羽太家信並日銀五十元,又寄相摸屋書店信並日銀五十元,附季市書款十元。下午聞國親瘍生於髀,與季市同往看之。晚收十六日《天覺報》一分。

  二十二日下午收十七日《天覺報》一分。寄二弟信。夜腹痛。

  二十三日午後商契衡來。下午腹痛,造薑汁飲服之。晚得二弟所寄書三包,計《小說拘沈》草稿一迭,J.Meier-Graeve:《Vincent van Gogh》一冊,《或外小說》第一、第二集各五冊,並十八日發。夜風。院中南向二小舍,舊為閩客所居者,已虛,擬移居之,因令工糊壁,一日而竣,予工資三元五角。

  二十四日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十七日發。收十八日《天覺報》一分。季市為購得《古學彙刊》第二編來,計二冊,價一元又六分。午後曇,有雪意。下午以一小篋郵寄二弟,篋內計《中國名畫》第一至第十三集共十三冊,又《黃子久秋山無盡圖卷》、王孤雲《聖蹟圖》、《徐青藤水墨花卉卷》、《陳章侯人物冊》、《龔半千細筆山水冊》、《金冬心花果冊》均一冊,又《越中先賢祠目序例》一冊,補寫《北堂書鈔》闕葉一葉。以掛號去,郵資八角。晚縫人持襯衫及罩袍來。收十九日《天覺報》一分。

  二十五日晴。以《或外小說集》第一、第二冊贈夏穗卿先生。晚收二十日《天覺日報》一分。

  二十六日上午寄二弟信。晚收二十一日《天覺報》一分。

  二十七日曇,午後睍。晚得二弟、二弟婦及三弟信,二十二日發。收二十二日《天覺報》一分。

  二十八日上午相摸屋書屋寄來《國歌集》兩冊,價共二角九分,即交沈商耆。下午移入院中南向小舍。晚收二十三日《天覺報》一分。

  二十九日曇,冷。晚收二十四日《天覺報》一分。夜微雪。

  三十日曇,午後晴。下午赴勸業場為二弟覓復活祭日贈高醫士之品,遂購景泰窯磁瓶一雙,文采為雙龍雲物及花葉,皆中國古式,價銀五元。自二十七日起修繕《埤雅》,至今日下午丁畢,凡四冊。晚收二十五日《天覺報》一分。夜風。購木匣並布,紉作小包。

十二月[编辑]

  一日風而日光甚美。星期休息。午寄二弟、二弟婦並三弟信。張協和來。下午寄二弟一小包,內花瓶一雙。至南通州會館訪季自求,以《或外小說》兩冊託其轉遺劉靂青。而季自求則以《大隋開府儀同三司龍山公墓誌銘》一枚,《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暨碑額碑側共四枚見贈。晚得二弟信,二十六日發。收二十六日《天覺報》一分。

  二日晴。上午得許季上奉天來信。晚王偉忱來。夜腹微痛。

  三日上午寄二弟信。收《通俗教育研究錄》第三期一冊。晚收二十八日《天覺報》一分。

  四日午後收陳煥章著《孔教論》一本,上海寄。晚收二十九日《天覺報》一分。

  五日午後得相摸屋書店兩葉書,並二十九日發。赴池田醫院乞藥,云氣管支及胃均有疾,馀良,付初診費二元,藥資一元二角。晚收三十日《天覺報》一分。是日始晚餐啜粥。

  六日曇,午後日光小見。覺胃痛漸平,但頗無力。晚得二弟信,初一日發。夜大風。

  七日晴,風。上午得東京羽太家信,一日發。寄相摸屋信。赴池田醫院付藥資一元二角。下午往留黎廠購《顧西眉畫冊》一冊,八角;《說文古籀疏證》一部四冊,一元五角。收初二日《天覺報》一分。

  八日星期休息。臥至十二時。午後寄二弟信,又《古學彙刊》第一、二編共四冊。收三日《天覺報》一分。

  九日無事。

  十日午前赴醫院,而池田適出診,因買原藥歸,資一元四角。

  十一日晚得二弟信,六日發。午後二時服寫利藥十粒,至十時半驗。

  十二日上午許季上、戴蘆舲、齊壽山自奉天調核清宮古物歸,攜來目錄十餘冊,皆磁、銅及書畫之屬。又攝景十二枚,內有李成《仙山樓閣圖》極工致。又有崔白刻絲《一路榮華圖》,為鷺鷥及夫容,底本似佳,而寫片不善。午後與許季上等訪夏司長於兵部窪寓所,留約一小時。

  十三日上午寄二弟信。

  十四日午後收二年曆書一冊。下午赴留黎廠購《王無功集》一冊,五角;《景德鎮陶錄》一部四冊,乙元;《戴文節銷寒畫課》一帖十枚,六角四分;《費曉樓士女畫冊》一冊,八角。收地學協會信。許季上來。遊允白來,以《或外小說集》二冊贈之。有人寄《女子師範風潮聞見記》一冊來。

  十五日星期休息。上午常毅箴以書來招觀劇,未赴。午後得二弟信,十一日發。

  十六日上午豫支本月俸一百元。遊允白索《或外小說》,更以二部贈之。

  十七日夜遊允白來言乞假事。

  十八日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附家用百元,《函夏考文苑議》一小冊。午後與數同事遊小市。下午收十四日《越鐸報》一分。晚蒯若木來。

  十九日大雪終日。午後同夏司長赴圖書館,途中冷甚。晚食山藥作飯。

  二十日晴。下午往廊房頭條勸業場理髮。

  二十一日晨微雪即止。午後赴青雲閣購履一兩,價二元二角。又往留黎廠購問經堂本《商子》一本,二元;《夢溪筆談》一部四冊,二元。又覓得《晚笑堂畫傳》一部,甚惡,亦以七角銀購致之,以供臨習。下午得二弟信,十六日發,又二弟婦暨豐丸攝景一枚,同日發。收十六日《越鐸》一分。晚烹兩雞並麵食之,以為晚食。夜風。

  二十二日晴。星期休息。舊曆冬至也,季市云。聞許銘伯昨自天津歸,午後往看之。同季市赴賢良寺見章先生,坐少頃。往正蒙書局看陳仲書,不值。赴浴室。又赴瑞蚨祥買斗篷一襲,銀十六元;手衣一具,銀一元。晚回寓,知季天復午後見過,留字而去。收十七日《越鐸日報》一分。

  二十三日上午寄二弟信。得相摸屋書店葉書並審美書院出版書目一冊,均十六日發。

  二十四日無事。

  二十五日下午得二弟信,二十日發,又郵片一枚,二十一日發。收十五、十九、二十日《越鐸報》一分。晚此間商務印書館分館忽送《新字典》一冊至寓,殊莫測其用意。夜雨雪。

  二十六日積雪厚尺餘,仍下不止。晨赴鐵師子胡同總統府同教育部員見袁總統,見畢述關於教育之意見可百餘語,少頃出。向午雪霽,有日光。

  二十七日晴。上午收支剩本月俸百二十元,假季市七十,協和二十。

  二十八日上午寄二弟信並《希臘擬曲》譯稿一帖。午後招張協和、許季市同至瑞蚨祥購馬卦一件,共銀二十元八角。赴留黎廠購《中國學報》第二期一冊,四角,報中殊無善文,但以其有《越縵日記》,故買存之。又購胡敬撰刻《南薰殿圖像考、國朝院畫錄、西清札記》三種合刻一部四冊,三元,聞此版已歸書肆云。夜胃小痛。

  二十九日星期休息。午後收二十四、二十五日《越鐸日報》各一分。夜風。

  三十日上午寄二弟《中國學報》第二期一冊。夜銘伯以火腿一方見貽。

  三十一日午後同季市至觀音寺街購齒磨一、鏡一、寧蒙糖一,共銀二元。又共啜茗於青雲閣,食蝦仁麵合。晚銘伯招飲,季市及俞毓吳在坐,餚質而旨,有鄉味也,談良久歸。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