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日記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记十一 日记十二
作者:鲁迅
1923年
日记十三
本作品收錄於《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晴。休假。邀徐耀辰、张凤举、沈士远、尹默、孙伏园午餐。风。

  二日晴。休假。午后理发。

  三日晴。休假。晚寄孙伏园译稿一篇。四日晴。赠秦君以汉玉一事。

  五日晴。上午收三弟所寄书一包,内《月河所闻集》一本,《两山墨谈》四本,《类林杂说》二本,共泉二元三角。往高师讲。买景印《中原音韵》一部二本,泉三元二角。晚访季市。永持德一君招饮于陶园,赴之,同席共九人,至十时归。

  六日昙。午后寄胡适之信。寄三弟信。其中堂寄到书目一本。

  七日昙。星期休息。午后井原、藤冢、永持、贺四君来,各赠以《会稽郡故书杂集》一部,别赠藤冢君以唐石经拓片一分。下午丸山君来,并绍介一记者桔君名朴。

  八日晴。午后步于小市。

  九日晴。上午往大学讲。寄蔡先生信,附拓片三枚。寄其中堂泉三元。

  十日晴。午后寄章菊绅信。游小市,以泉二角买《好逑传》一部四本。晚朱逖先、张凤举、马幼渔、沈士远、尹默、?士来,赠逖先以自臧专拓片一分。

  十一日晴。下午寄孙伏园信。

  十二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夜得章菊绅信,即复。

  十三日晴。晚寄上海医学书局信并泉十二元八角,预约《士礼居丛书》及《唐诗纪事》。伏园来。

  十四日雨雪。星期休息。午霁。下午得三弟信,十一日发。晚得章厥生信片。夜风。寄伏园稿一篇斥魏建功。十五日晴。下午许钦文君持伏园信来。

  十六日晴。上午往大学讲。

  十七日晴。无事。

  十八日晴。午后寄三弟信。

  十九日昙。上午往高师校讲。午后往牙医陈顺龙寓,切开上腭一痈,去其血。又至琉璃厂,在德古斋买魏张澈、元寿安、元诲、元?妻穆夫人、隋郭休墓志打本各一分,又山东商河出土之《龙泉并志铭》一分,共泉八元。复至高师校听爱罗先珂君演说。晚收去年九月下半月分奉泉百五十元。同僚张绂君病故,赙五元。

  二十日昙。下午医学书局寄来缩印《士礼居丛书》一部三十本,排印《唐诗纪事》一部十本。晚爱罗先珂君与二弟招饮今村、井上、清水、丸山四君及我,省三亦来。

  二十一日昙。星期休息。晚寄医学书局信,索补《唐诗纪事》阙叶。

  二十二日昙。午后寄马幼渔信。

  二十三日晴。上午往大学讲。

  二十四日晴。无事。

  二十五日晴。下午大学送来《国学季刊》一本。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午后往商务馆买《天籁阁旧臧宋人画册》一本,三元。下午以E君在高师演说稿寄孙伏园。其中堂寄来《五杂组》八册,《麈餘》二册,共泉四元六角。

  二十七日晴。午后游小市。下午得三弟信,廿三日发。代E君寄稿一篇。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子佩来。晚伏园来。夜重装《麈餘》二本。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镜吾先生信。得医学书局信。

  三十日晴。上午往大学校讲。午后往留黎厂买《为孝文皇帝造九级浮屠碑》并阴共二枚,价泉一元。往高师校取讲义稿。下午得宋子佩信,即复。寄高阆仙信。

  三十一日晴。夜重装《五杂组》八本。

  

二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

  二日晴,风。午后往留黎厂买景元本《本草衍义》一部二册,二元八角。

  三日晴,风。上午寄马幼渔信。直隶官书局送来《石林遗书》一部十二本,四元五角;《授堂遗书》一部十六本,七元。午后往富晋书庄买书,不得。下午收去年十月上半月分奉泉百五十。买大柜两个,二十三元。

  四日晴。星期休息。下午补钞《唐诗纪事》一叶。

  五日晴。下午钱稻孙赠《道光十八年登科录》一册。胡适之寄《读书杂志》数枚。

  六日晴。下午同徐吉轩、裘子元游小市。夜省三寄来书一本。

  七日晴。午后自游小市。晚得其中堂寄来之左暄《三余偶笔》八册,《巾箱小品》四册,共泉三元二角。二弟亦从芸草堂购得佳书数种。

  八日昙。困顿,不赴部。订书数本。

  九日晴,风。午后游小市,买《太平广记》残本四册,每册五十文。寄镜吾先生信。

  十日昙。夜制书帙二枚。

  十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制书帙二枚。下午贺慈章君引今关天彭君来谈,并赠《北京ノ顾亭林祠》一册。夜其中堂寄来《世说逸》一册,五角。

  十二日晴。休假。重装《金石存》四本,制书帙二枚,费一日。

  十三日晴。无事。

  十四日晴。上午收去年十月下半月分奉泉百五十。午后往留黎厂买《元?墓志》并盖二枚,二元;《唐土名胜图会》六册,五元;《长安志》五册,二元五角。买陶水滴二枚二元,其一赠二弟。下午收去年十一月上半月分奉泉百五十。

  十五日晴。下午游小市。旧除夕也,夜爆竹大作,失眠。

  十六日晴。休假。无事。

  十七日晴。休假。午二弟邀郁达夫、张凤举、徐耀辰、沈士远、尹默、?士饭,马幼渔、朱逖先亦至。谈至下午。

  十八日晴。星期休假。无事。

  十九日微雪即止。休假。无事。

  二十日晴。下午同裘子元往松云阁买土偶三枚,共泉五元。收去年十一月下半月分奉泉百五十。

  二十一日晴。午后游留黎厂,买汉画象拓本三枚,一元五角。又至松云阁买土寓人八枚,共泉十四元。又在小摊上得《明僮敛录》一本,价一角。

  二十二日晴。午后游留黎厂,买《丁柱造象》拓片一枚,有翁大年题,值二元五角。

  二十三日晴。午前张凤举邀午饭,同席十人。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张俊杰信。

  二十五日晴,风。星期休息。下午得三弟信。

  二十六日晴,风。午后游厂甸,买《缓曹造象》及《毛叉造象》共四枚,计泉二元。下午其中堂书店寄到《巢氏诸病源候论》一部十册,值亦二元。夜得郁达夫柬招饮。王叔钧之长公子结婚,送礼四元。

  二十七日晴。上午往大学讲。午后胡适之至部,晚同至东安市场一行,又往东兴楼应郁达夫招饮,酒半即归。

  二十八日晴。午后游厂甸,买杂小说数种。至庆云堂观?斋臧专拓片,价贵而似新拓也。买《曹全碑》并阴二枚,皆整张,一元五角;王稚子阙残字及画象各一枚,题记二枚,三元。又石门画象二枚,六元,其一为阴,有"建宁四年"云云题字,二榜乃伪刻。夜得郁达夫信。

  

三月[编辑]

  一日昙,午后晴。无事。夜大风。

  二日晴,风。上午往高师讲。游厂甸,买《张盛墓碣》拓本一枚,一元。

  三日晴。上午寄三弟信。复张俊杰信。

  四日晴。星期休息。改装旧书二本。

  五日晴。无事。

  六日晴。上午往大学讲。晚得沈兼士信。

  七日昙,晚雨。无事。夜大风。

  八日昙,大风。项背痛,休息。傍晚风定。

  九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

  十日雨雪。无事。

  十一日昙。星期休息。下午子佩来。夜风。

  十二日晴。无事。

  十三日昙。上午往大学讲。下午风,晴,夜微雨。

  十四日昙。午后得胡适之信并还教育部之《大名县志》。

  十五日昙。午后理发。得郁达夫信。下午收去年十二月分上半月奉泉百五十。夜小雨。

  十六日昙。上午往师校讲。晚晴。收泰东书局所寄《创造》一册。夜濯足。

  十七日晴。下午同徐吉轩、裘子元游小市,买《读书杂释》四本,价一元。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寄胡适之信。下午李又观君来。晚丸山君来,为作书一通致孙北海,引观图书馆。

  十九日晴。无事。

  二十日晴。上午往大学讲。午后往留黎厂买影印《焦氏易林》一部十六册,四元。夜寄马幼渔信。

  二十一日晴。下午孙伏园携其子惠迪来。

  二十二日晴。晚得丸山信。得李遐卿信。

  二十三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至直隶书局买石印《夷坚志》及《聊斋志异》各一部,各一元八角。下午往孔庙演丁祭礼。

  二十四日晴。下午略观护国寺集会。

  二十五日晴。星期。黎明往孔庙执事,归涂坠车落二齿。

  二十六日小雨。休息。晚霁。

  二十七日昙。休息。上午协和来。晚雨。三弟寄来《弥酒》一本。

  二十八日晴。休息。上午季市来,赠以《小说史》讲义四十一叶。

  二十九日晴。新潮社赠《风狂心理》一本。

  三十日晴。上午往师校讲。买《藕香零拾》一部三十二本,八元四角。

  三十一日昙,晚雨。无事。

  

四月[编辑]

  一日晴。星期休息。无事。

  二日昙,风。午后大学送《太平广记》八十册又别本九册来,属校正。

  三日昙。上午往大学讲。下午游小市,买石刻《孔子及弟子象赞》拓本共十五枚,泉四角。晚得蔡先生信并还汉画象拓本三枚。夜雨。

  四日昙。无事。

  五日晴。无事。

  六日昙。清明,休假。无事。

  七日昙,风。下午小雨即止。无事。

  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丸山、细井二君来,摄一景而去。下午伏园携惠迪来,因并同二弟及丰一往公园,又遇李小峰、章矛尘,同饮茗良久,傍晚归。

  九日晴。休假。补钞《青琐高议》阙卷。下午雷川先生来。

  十日晴。上午往大学讲。闻王仲仁以夜三时没于法国病院,黯然。午后往留黎厂托直隶书局订书。下午小说月报社寄来《小说月报》一号一本。

  十一日晴,大风。夜寄马幼渔信。

  十二日晴。下午伏园来。夜风。

  十三日晴。上午得李遐卿信。得何植三等信。往高师校讲。在德古斋买《王智明等造象》二[?]枚,《陈神姜等造象》四枚,《严寿等修塔记》一枚,《法真等造象记》四枚,共泉三元。在云松[松云]阁买唐佛象?一枚,一元,陕西出。午后寄孙伏园信。游小市,买《汉律考》一部四本,一元。

  十四日晴,风。午后寄师校讲义稿。得丸山信。

  十五日晴,风。星期休息。上午寄周嘉谟君信。午丸山招饮,与爱罗及二弟同往中央饭店,同席又有藤冢、竹田、耀辰、凤举,共八人。下午同耀辰、凤举及二弟赴学生所集之文学会。夜伏园、小峰并惠迪来。

  十六日昙,午后雨。晚张凤举招饮于广和居,同席为泽村助教黎君、马叔平、沈君默、坚士、徐耀辰。爱罗先珂君回国去。

  十七日雨。上午往大学讲。下午晴,风。得周嘉谟君信并剧稿一卷。胡适之赠《西游记考证》一本。夜补抄《青琐高议》前集毕。

  十八日晴,风。下午同裘子元往松云阁买土偶人四枚,共泉五元。

  十九日晴。午后寄季市《小说史》讲义印本一卷。

  二十日晴。无事。

  二十一日晴。上午子佩赠火腿一只,茗一合。夜译E君稿一篇讫。

  二十二日晴。星期休息。护国寺集会,午后游一过。下午子佩来。

  二十三日昙。无事。

  二十四日晴。上午往大学讲。午后游小市,以钱五百买《觉世真经阐化编》一部八本。下午同徐吉轩、裘子元往松云阁,以其方有人自洛来也,因以泉五元买六朝小土寓人二枚,宋磁小玩物六枚。夜大学寄《国学季刊》一册。

  二十五日晴。无事。

  二十六日晴。无事。

  二十七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往直隶书局买《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一部二本,一元四角。又石印《圣谕象解》一部十本,一元。往松云阁买土寓人二校[枚],鸡、豚各一枚,五元。下午同戴螺?阅小市,以泉一元一角买磁小花盆一枚,磁大粗盘二枚。夜风。

  二十八日晴。下午寄胡愈之译文一篇。夜濯足。

  二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寄胡愈之信。装书六本讫。晚伏园来。

  三十日晴。上午收郑振铎信并版税泉五十四元。下午收去年十二月下半月奉泉百五十。夜三弟归,赠我烟卷两合。

  

五月[编辑]

  一日晴,风。午后往图书分馆访子佩,不值。往商务印书馆取版税泉五十四元,买《玉篇》三本,《广均》五本,《法言》一本,《毗陵集》四本,共泉三元四角。往松云阁买土偶人五枚,七元。三弟以外氅一袭见让,还其原价十四元。夜复郑振铎信。

  二日晴,风。无事。

  三日昙,下午小雨。收正月上半月奉泉百五十。

  四日小雨,下午晴。丸山君来部,为作一函致孙北海,绍介竹田、小西、胁水三君参观图书馆。王君统照来。

  五日晴。无事。

  六日晴。星期休息。午孙伏园来。

  七日昙,夜大风。无事。

  八日昙,风。上午往大学讲。见丸山及石川半山二君。晚丸山君招饮于大陆饭店,同坐又有石川及藤原镰兄二人。

  九日晴。无事。

  十日晴。有人醵泉为秦汾制屏幛,给以一元。省三将出京,以五元赠行。晚与二弟小治肴酒共饮三弟,并邀伏园。

  十一日晴。上午往师校讲。

  十二日晴。上午得省三信。夜得赵子厚信。

  十三日晴。星期休息。午后与二弟应春光社约谈话。下午至中央公园会三弟及丰丸同饮茶。晚伏园来。夜重装《颜氏家训》二本。

  十四日晴。晨三弟往上海,托以《最後之溜息》一册转赠梓生。晚与裘子元往西吉庆饭,复至大学第二院听田边尚雄讲说《中国古乐之价值》。

  十五日昙。上午往大学讲。午后高阆仙为代买得《王右丞集笺注》一部,泉五元。晚雨一陈。夜重装《石林遗书》十二本讫。

  十六日晴。夜濯足。

  十七日晴。夜修补旧书。

  十八日雨。上午往高师校讲。至达古斋买《浩宗买地券》一枚,二元;《寇胤哲墓志》并盖一枚,残石二种二枚,共二元。往图书分馆查书,又致子佩泉十元贺其移居。下午晴。

  十九日小雨。下午遐卿来并赠《近代八大思想家》一册,太平天国 印本二枚。夜得三弟信,十六日上海发。重装旧书三部,共十二本讫。饮酒。

  二十日昙。星期休息。下午子佩来。伏园来,赠华盛顿牌纸烟一合,别有《浪花》二册,乃李小峰所赠托转交者,夜去,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二百。

  二十一日昙。下午晴。寄三弟信并书一册。寄周嘉谟君信并剧稿。游小市,买《朝市丛谈》一部八本,泉二角。

  二十二日晴。上午往大学讲并还《太平广记》。三弟寄来《草隶存》一部二本,直三元二角。

  二十三日晴。下午泽村君及张凤举来。晚寄郑振铎信。夜大风。

  二十四日晴,风。午后以《北京胜景》一册寄赠季市。晚伏园来。

  二十五日昙。上午往高师校讲。往德古斋为泽村君买《孝堂山画象》一分,泉三元五角。下午得伏园信并代印名颜百枚。历史博物馆赠摹利玛窦本地图影片一分三枚。夜补书十六叶。雨。

  二十六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廿三日发。下午风。晚二弟治酒邀客,到者泽村、丸山、耀辰、凤举、士远、幼渔及我辈共八人。

  二十七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得久巽信。得三弟信。理发。

  二十八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廿五日发。午后往帝王庙观阿博洛展览会绘画。下午收正月分奉泉三成九十。观小市。夜复三弟信。

  二十九日晴。上午往大学讲。下午往德古斋买黄肠石名二枚,杂造象七种十枚,墓名三种三枚,共泉十二元。

  三十日晴。无事。

  三十一日晴,晚风。无事。

  

六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廿八日发,晚复。

  二日晴。痔发多卧。

  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徐耀辰、张凤举、沈士远、尹默来。夜濯足。

  四日晴,热。无事。

  五日小雨。上午往大学讲。晚霁。

  六日晴。上午得伏园信。午后寄季市《小说史》三篇。晚浴。从上午至夜半共补钞《王右丞集笺注》四叶。风。

  七日晴。午后往世界语学校筹款游艺会。夜补《王右丞集》二叶。

  八日晴。上午往高师校讲。寄还郭耀宗君小说稿。往德古斋买《吕超静墓志》一枚,一元,六朝造象七种十二枚,二元。夜雷雨。补钞《王右丞集》三叶。

  九日晴。上午钞《王右丞集》一叶,全书补讫。夜阅大学试卷四十六本。

  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三弟信,七日发。午后小雨,晚霁。伏园来。夜装钉《王右丞集》八本。阅高师校试卷二十七本。

  十一日晴。无事。

  十二日晴。下午往师校。得福冈君信。晚寄伏园信。

  十三日昙。下午伏园来。小雨即止。

  十四日晴。下午得缪金源信并《江苏清议》三枚,《?角公道话》二枚。

  十五日晴。下午往戴芦?寓。往高师校取薪水。夜风。

  十六日晴,热。午齿痛,下午服舍利盐一帖,至晚泻二次,渐愈。

  十七日昙,风。星期休息。上午复缪金源信。寄三弟信。伏园携惠迭来,并持交春台自法国来信。晚晴。

  十八日晴,旧端午也,休假。午邀孙伏园饭,惠迪亦来。连日重装《授堂遗书》,至夜半穿线讫,计十六本,分为两函。

  十九日晴。下午收奉泉五十一元,正月分之一成七也。晚齿又小痛。

  二十日晴。上午至伊东医士寓治齿,先拔去二枚。

  二十一日晴。下午收特别流通券百十六元,二月分奉泉之三成三也。

  二十二日昙,风。下午往伊东寓疗齿,拔去二枚。

  二十三日晴。下午往留黎厂买土偶人一枚,小磁犬一枚,共泉二元。

  二十四日晴。星期休息。午后风。晚伏园来。

  二十五日晴,风。晚浴。夜雷雨。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伊东寓拔去一齿。往禄米仓访凤举、曜辰,并见士远、尹默,二弟已先到,同饭,谈至傍晚始出。至东安市场,见有蒋氏刻本《札朴》,买一部八本,直二元四角。得三弟信,二十三日发。得冯省三信。夜小雨。

  二十七日昙。上午赙遐卿五元。黄中?嫁女,与一元。

  二十八日昙。上午往伊东寓补龋齿一。午后伏园来。下午雨。

  二十九日晴。上午往留黎厂。往青云阁买鞋一两。往大学新潮社,旋与李小峰、孙伏园及二弟往第二院食堂午餐,伏园主。晚得三弟信。

  三十日晴。上午往伊东寓补龋齿二。下午子佩来并赠茗两包。

  

七月[编辑]

  一日晴。星期休息。晚风。无事。

  二日晴。无事。

  三日昙。休假。寄三弟信。与二弟至东安市场,又至东交民巷书店,又至山本照相馆买云冈石窟佛像写真十四枚,又正定木佛像写真三枚,共泉六元八角。下午伏园来,并持交锡马一匹,是春台之所赠。

  四日晴。上午凤举、士远、尹默来。

  五日晴。无事。

  六日晴,午后昙,晚小风雨。浴。

  七日晴。午后得伏园信。得师校信,即复。得马幼渔信并残本《三国志演义》十六本,下午复。晚小风雨。

  八日晴。星期休息。下午伏园来,晚雷,夜微雨。

  九日昙。劳顿,休息。无事。

  十日晴,下午雨一陈即霁。无事。

  十一日晴,下午大风雨一陈。无事。

  十二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九日发。下午收商务印书馆所寄三色爱罗先珂君画像一千枚,代新潮社购置。得马幼渔信。

  十三日晴。晚浴。

  十四日晴。午后得三弟信。作大学文艺季刊稿一篇成。晚伏园来即去。是夜始改在自室吃饭,自具一肴,此可记也。

  十五日昙。星期休息。下午空三来。李遐卿携其长郎来,并赠越中所出笔十支。晚雨。

  十六日雨。下午寄三弟信。

  十七日昙。上午戴昌霆君交来三弟所托寄之竹篓一个,布一包。收商务印书馆制板所所寄爱罗君画像铜板三块。下午雨。

  十八日昙。午得久巽信。晚微雨。

  十九日昙。上午启孟自持信来,后邀欲问之,不至。下午雨。

  二十日晴。午后寄马幼渔信并还《列女传》、《唐国史补》、残本《三国志演义》。下午伏园来。夜省三、声树来。夜半大雷雨。

  二十一日晴。下午理发。

  二十二日晴。星期休息。无事。

  二十三日晴。上午以大镜一枚赠历史博物馆。得三弟信,廿日发,夜复。

  二十四日晴。下午声树来。

  二十五日晴。上午往伊东寓治齿。寄声树信。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砖塔胡同看屋。下午收拾书籍入箱。

  二十七日晴。上午得伏园信。下午紫佩挈其子侄来,并赠笋干、新茶各一包,贻其孩子玩具二事。

  二十八日晴。上午往伊东寓治齿。下午孙伏园持《桃色之云》二十册来,即以一册赠之,并托转赠李小峰一册。夜寄三弟信。

  二十九日晴。星期休息。终日收书册入箱,夜毕。雨。

  三十日昙。上午以书籍、法帖等大小十二箱寄存教育部。寄马幼渔信并还《唐国史补》及《青琐高议》。赠戴芦?、冯省三以《桃色之云》各一本。午雨一陈。得三弟信,廿六日发,夜复。

  三十一日晴。上午访裘子元,同去看屋。寄许季市信并还《文选》一部,送《桃色之云》一册。下午收拾行李。

  

八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往伊东寓治齿,遇清水安三君,同至加非馆小坐。午后收拾行李。下午得冯省三信。晚小雨。寄三弟信。

  二日雨,午后霁。下午携妇迁居砖塔胡同六十一号。三日晴。下午赠许羡苏、俞芬《桃色之云》各一册。

  四日晴。上午以《桃色之云》各一册寄赠福冈、津曲二君。寄冯省三信。晚潘企莘来。

  五日昙。星期休息。晨母亲来视。得三弟信,七月卅一日发。晚孙伏园来并持示春台里昂来信。小雨。

  六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二日发,即复。

  七日晴。无事。

  八日昙。上午往伊东寓治齿并补齿毕,共资泉五十。伏园来,交爱罗君画像印资二十八元六角。陈百年君母故,赙二元。下午常维钧来并赠《歌谣》周刊一本。子佩来。小雨。

  九日昙,午晴。无事。

  十日昙。上午冯省三来。往伊东寓修正所补齿。下午孙伏园来。夜雨。

  十一日雨。无事。

  十二日昙。星期休息。午雨。得伏园信,即复。下午晴。章矛尘、孙伏园来。夜校订《山野掇拾》一过。

  十三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九日发。母亲来视,交来三太太笺,假十元,如数给之,其五元从母亲转借。夜校订《山野掇拾》毕。

  十四日昙。上午寄伏园信并还《山野掇拾》稿本,又附寄春台笺。寄三弟信。寄李茂如信。午晴。得季市信。

  十五日昙。上午得三太太信。午后雨一陈。

  十六日晴。上午寄季市信。寄三弟信。午后李茂如、崔月川来,即同往菠萝仓一带看屋,比毕回至西四牌楼饮冷加非而归。

  十七日晴。无事。

  十八日晴。上午收二月分奉泉四元,即付工役作夏赏。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母亲来。得福冈君信片,十二日发。午得伏园信。

  二十日小雨。午后与李姓者往四近看屋。下午大雨。

  二十一日晴。上午收二月分奉泉四元。午后母亲往八道弯宅。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并泉十五元。下午与秦姓者往西城看屋两处。晚伏园持《呐喊》二十册来。

  二十三日晴。得罗膺中结婚通告,贺以一元。以《呐喊》各一册分赠戴螺?、徐耀辰、张凤举、沈士远、尹默、冯省三、许羡苏、俞芬、泽村。夜小雨。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三弟所代买书四本,共泉二元伍角。以《呐喊》各一册赠钱玄同、许季市。而省三移去,昨寄者退回,夜与声树同来,复取去。

  二十五日晴。上午往伊东寓修正补齿。得朱可铭信,四日发。下午约王仲猷来寓,同往贵人关看屋。晚许钦文、孙伏园来。

  二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母亲遣潘妈来给桃实七枚,三弟之款即令将去交三太太收。下午许钦文来。李遐卿来。夜濯足。

  二十七日晴。午后寄三弟信。

  二十八日昙。午后同杨仲和往西单南一带看屋。下午小雨即霁。夜又小雨且雷。

  二十九日晴。上午母亲来,交三太太信并所还泉五元,所赠沙丁鱼二合,即以泉还母亲,以一合鱼转送俞芬小姐。

  三十日昙。下午得沈士远信。雨。

  三十一日晴。上午母亲往新街口八道湾宅去。下午同杨仲和看屋三处,皆不当意。

  

九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崔月川来引至街西看屋。下午以《呐喊》各一册寄丸山及胡适之。

  二日晴。星期休息。下午昙。声树来。潘企莘来。

  三日晴。上午阮和森来,留午饭,饭既去。午后得丸山信。夜雨。

  四日晴。下午往图书分馆访紫佩并查书,借《甲申朝事小记》一部而归。

  五日雨。下午收二月分半月奉泉百五十。夜大雨。

  六日昙。无事。

  七日晴。午后游小市。

  八日晴。晨母亲来。上午往留黎厂取高师薪水,买《庄子集解》一部三册,一元八角。又买方木二合,分送俞宅二孩子。下午得潘企莘信,夜复。

  九日昙。星期休息。无事。

  十日晴。师曾母夫人讣至,赙二元。彭允彝之父作生日,有人集资,出一元。

  十一日晴。午后往大学取四月分薪水泉九。下午寄常维钧信。子佩来,贻火腿一块,赠以《桃色之云》、《呐喊》各一册。李小峰、孙伏园来,各赠以《呐喊》一册,又别以一册托转赠章矛尘。夜小雨。

  十二日晴。上午同母亲往山本医院诊。午后往中校为俞芬小姐作保证。雨一陈。

  十三日昙。上午和孙来。下午同李慎斋往宣武门附近看屋。夜濯足。

  十四日晴。上午往师校取薪水二月分者二元,三月分者四元。买《管子》一部四本,《荀子》一部六本,共三元。往山本医院取药。寄丸山信。午后往东单牌楼信义洋行买怀炉灰[炭],又买五得一具。访丸山,不直。马幼渔来,不直。晚风,小雨即止。

  十五日晴。下午往裘子元寓,复同至都城隍庙街看屋。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许钦文来。往山本医院取药。下午昙。三太太以信来问母亲疾。雷雨一阵即止。夜散步于四牌楼。得和森信。

  十七日晴。上午得伏园信。午后往世界语专门学校讲。

  十八日昙。上午同母亲往山本医院诊。午后晴。母亲往八道湾宅。夕风。

  十九日晴。下午寄三弟信并钱稻孙译稿一本。晚省三来取讲义稿子。夜半雷雨,不寐饮酒。

  二十日昙。下午潘企莘来,同至西直门内访林月波君看屋。

  二十一日晴。午后访孙伏园,赠我《梦》一本。晚林月波君来。

  二十二日昙。上午往西北城看屋。得晨报馆征文信。午后小雨。下午往表背胡同访齐寿山,假得泉二百。

  二十三日昙。星期休息。晨和森来,尚卧未晤。下午往世界语专门学校交笺,请明日假。秦姓者来,同至石老娘胡同,拟看屋不果。

  二十四日昙。欲买前桃园屋,约李慎斋同访林月波,以议写契次序不合而散,回至南草厂又看屋两处。下午访齐寿山,还以泉二百。咳嗽,似中寒。二十五日晴。秋节休假。午后李茂如来言屋事。往四牌楼买月饼三合,又阿思匹林饼一筒。夜服药三粒取汗。

  二十六日晴。午后得季市信,即以电话复之。收三月分奉泉五十六元,一月之一成七。

  二十七日晴。晨母亲来。晚李茂如来。

  二十八日小雨,午后晴。下午往鼎香村买勒鲞、茶叶。

  二十九日晴。上午往师范校取薪水十四元,三月分讫。往商务印书馆买《孟子》一部三本,《说苑》一部六本,共泉二元八角。下午和森来。

  三十日晴。星期休息。午李茂如来。夜得世界语校信并九月薪水泉十。

  

十月[编辑]

  一日昙,大风。上午李茂如来,同出看屋数处。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得三弟明信片,九月廿七日发。夜李小峰、孙伏园来。大发热,以阿思匹林取汗,又写四次。

  二日晴。上午往山本医院诊。得李茂如信。

  三日晴。泻利加剧,午后仍往山本医院诊,浣肠,夜半稍差。

  四日晴。午后往山本医院诊。晚始食米汁、鱼汤。

  五日晴。晚李慎斋来。

  六日晴。午后寄三弟信。往山本医院诊。

  七日昙。星期休息。下午子佩来。伏园来。晚风。

  八日晴,风。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往山本医院诊。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夜得季市信。

  九日晴。午后寄马幼渔信。季市来部,假我泉四百,即托寿山暂储。

  十日晴。休假。上午得夏葵如信,即复。午后得章菊绅信,即复。母亲往八道湾宅。访李慎斋,同出看屋数处。

  十一日晴。午后往山本医院诊。下午和森来,未遇。

  十二日晴。午后往半壁街看屋。

  十三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上午得三弟信,十日发,午后复。下午昙。寄钱稻孙信。晚诗荃来,赠以《桃色之云》、《呐喊》各一册。夜风。

  十四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往德胜门内看屋。晚孙伏园来。

  十五日晴。上午钱稻孙来,赠以《桃色之云》、《呐喊》各一册。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往山本医院诊。寄三弟信。寄章菊绅信。

  十六日晴。午后往针尖胡同看屋。

  十七日晴。午后李慎斋来,同往四近看屋。晚服燕医生补丸二粒。

  十八日昙。下午收教育部补足正月分奉泉十。晚李小峰、孙伏园来。

  十九日雨。上午往高师校讲。午后大风。往大学讲。收大学四月下半及五月全月薪水共二十七元。下午得孙伏园信,即复。和森来访,不相值。

  二十日晴。晨往女子师范校讲。上午母亲来。下午许钦文来。

  二十一日晴。星期休息。晚孙伏园来并持示春台信。

  二十二日晴,午后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寄许诗荃信。得三弟信,十九日发,附卖稿契约一纸,即以转寄钱稻孙。往通俗图书馆还书、借书。托孙伏园买《呐喊》五本,晚令人送来,其直二元五角。夜大风。

  二十三日晴,风。午后李慎斋来。寄孙伏园《小说史》稿一束。寄三弟信。下午得伏园信,晚复。风定。夜得伏园信。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孙伏园信,午后复。午后李慎斋来,同至阜成门内看屋。

  二十五日晴。午后得沈士远祖母夫人讣,赙二元。

  二十六日昙。上午往师校讲。午后往大学讲。往京师图书馆阅书,晚归。得钱稻孙信。

  二十七日晴。晨寄钱稻孙信。寄三弟信。往女子师校讲。上午得钱稻孙信片。午后杨仲和、李慎斋来,同至达子庙看屋。

  二十八日昙。星期休息。晚访李慎斋。许钦文、孙伏园来,同至孙德兴饭店夜饭后往新民大戏院观戏剧专门学校学生演剧二幕。

  二十九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寄大学讲义。寄常维钧信。得三弟信,二十七日发,夜复。理发。

  三十日晴。午后杨仲和、李慎斋来,同至阜成门内三条胡同看屋,因买定第廿一号门牌旧屋六间,议价八百,当点装修并丈量讫,付定泉十元。

  三十一日雨,上午晴。和森自山西来,赠糟鸭卵一篓,汾酒一瓶。下午往骡马市买白鲞二尾,茗一斤。寄王仲猷信。夜绘屋图三枚。世界语校送来本月薪水泉十五元。雨。

  

十一月[编辑]

  一日晴。午后托王仲猷往警署报转移房屋事。

  二日晴。上午往师范校讲。午后往大学讲。得三弟信,十月廿十九日发。

  三日晴。上午母亲往八道湾宅。午后昙。

  四日昙。星期休息。上午母亲令人持来书二部,鸭肝一碗,花生一合。午后寄朱可铭信。寄三弟信。下午微雨。夜濯足。

  五日雨。午后往世界语校讲。

  六日昙,下午晴,风。三弟邮来卫生衣一包,即取得并转送于母亲。

  七日晴,大风。午后往图书阅览所查书,无所得。买馒头十二枚而归。晚风定。

  八日晴。午后装火炉,用泉三。陈援庵赠《元西域人华化考》稿本一部二册,由罗膺中携来。夜饮汾酒,始废粥进饭,距始病时三十九日矣。

  九日晴。上午往师校讲。午往世界书局,见所售皆恶书,无所得而出。午后回寓,母亲已来,因同往山本医院诊,云是感冒。得春台自巴黎来信并鸟羽二枚,铁塔画信片一枚,均由伏园转寄而至。晚始生火炉。

  十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午后得三弟信,六日发。下午得丸山信。李小峰、孙伏园来,并交俞平伯所赠小影,为孩提时象,曲园先生携之。

  十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往山本医院取药。午后买煤一顿半,泉十五元九角,车泉一元。

  十二日昙,大风。上午得丸山信。午后往世界语学校讲。下午得宫野入博爱信。得三弟信,八日发。晚和森来,饭后去。

  十三日晴。午后访李慎斋。寄伏园信。寄三弟信。往山本医院取药。下午紫佩来。

  十四日昙。上午得孙伏园信。丸山来{来}并持交藤冢教授所赠《通俗忠义水浒传》并《拾遗》一部八十本,《标注训识水浒传》一部十五本。晚伏园来。

  十五日晴。午后郁达夫来。往山本医院取药。

  十六日晴。晨往高师校讲。午后往大学校讲。下午往内右四区第二路分驻所,又至西四[三]条胡同二十一号。又使吕二连[送]信于连海。晚李慎斋来。

  十七日晴。上午往女子师范校讲。往山本医院取药。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和森来。邀李慎斋同往西三条胡同连海家,约其家人赴内右四区第二路分驻所验看房契。夜风。

  十九日晴,风。上午得伏园信。午后往世界语校讲。寄伏园信并小说史一篇。

  二十日晴。午后访子佩于图书分馆并还书。往高师校取薪水泉十二元,即在书肆买《耳食录》一部八册,《池上草堂笔记》一部亦八册,共一元六角也。

  二十一日昙。午后往山本医院取药。

  二十二日晴。下午收奉泉二月分者三十一,又三月分者百。郁达夫赠《茑萝集》一册。

  二十三日昙,大风。午后往大学讲。下午收三月分奉泉百五十。

  二十四日晴,大风,午后风定。往山本医院取药。

  二十五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击煤碎之,伤拇指。午后往留黎厂买《魏三体石经》残石拓片六枚,《比丘尼慈庆墓志》拓片一枚,共泉六元。

  二十六日晴。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紫佩来,不直,留笺而去。

  二十七日晴。下午许钦文来。夜风。

  二十八日晴。无事。

  二十九日晴。午后往留黎厂。得吴月川信。

  三十日晴。上午得子佩信。午后往大学讲。得三弟信,廿七日发。晚伏园来。世界语学校送来本月薪金十五元。寄常维钧信。

  

十二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母亲往八道湾宅,由吕二送去。齐寿山交来季市之泉四百。得寿 之妇赴,赙一元。伏园来,示《小说史》印成草本。

  二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三弟信。午在西长安街龙海轩成立买房契约,当付泉五百,收取旧契并新契讫,同用饭,坐中为伊立布、连海、吴月川、李慎斋、杨仲和及我共六人,饭毕又同吴月川至内右四区第二分驻所验新契。空三来,不值,夜复来谈。

  三日晴。午后访李慎斋。往世界语校讲。晚同慎斋往警区接洽契价事。

  四日昙。上午得张凤举信并泽村教授所赠自摄大同石窟诸佛影象一册。夜空三来。

  五日昙。无事。

  六日昙。午后得三弟信,三日发,附郦荔臣笺。晚雪。

  七日晴。晨往师校讲,收四月分薪水三成五,又五月分者二成,共泉十元。午后往大学讲。下午寄三弟信。赠齐寿山、杨仲和以《桃色之云》、《呐喊》各一册。得陈蓉镜夫人赴,赙以一元。晚服阿思匹林丸一粒。

  八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往通俗图书馆查书。午后往鼎香村买茶叶二斤,二元二角。往留黎厂买《情史》一部十六本,二元。又杂小说三种,二元弱。

  九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子佩来。

  十日晴。上午母亲寄来花生一合。午后往世界语校讲。

  十一日晴。上午往西三条派出所取警厅通知书,午后又往总厅交手续费一元九角五分。下午寄季市信并讲义一帖。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二百册,即以四十五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

  十二日大雪,上午霁。收晨报社稿费十五元。陈师曾赴来,赙二元。下午伏园来部。赠螺?、维钧、季市、俞?小姐、丸山以《小说史》各一本,李慎斋以《呐喊》一本。夜风。

  十三日晴。齐寿山将续娶,贺以泉二。

  十四日晴。晨往高师校讲。午后往大学讲。下午得三弟信,十一日发。

  十五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上午往通俗图书馆借书。午后往总布胡同燕寿堂观齐寿山结婚礼式,留午饭。赠企莘、吉轩以《小说史》各一册。

  十六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子佩来。何君来。下午李慎斋、王仲猷来,同至四牌楼呼木匠往西三条估修屋价值。

  十七日晴。上午母亲来。午后往世界语校讲。

  十八日晴。昨夜半以两佣妪大声口角惊起失眠,颇惫,因休息一日。

  十九日晴。无事。

  二十日晴。午后邀王仲猷、李慎斋同往西四牌楼呼木工,令估修理西三条胡同破屋价目。夜草《中国小说史》下卷毕。风。

  二十一日晴,风。上午往师校讲并收五月分薪水五元。午后往北京大学校讲并收六月分薪金十八元。下午得许诗荃信。寄三弟信。得孙伏园信。

  二十二日晴。晨往女子师校讲。午后往市政公所验契。伏园至部来访。下午得季市信并《越缦堂骈文》一部。赠玄同、幼渔、矛尘、适之《小说史略》一部,吉轩《呐喊》一部。春台寄赠Styka,作托尔斯多画象邮片二种。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下午李慎斋来。宋子佩来。

  二十四日晴。休假。上午得王仲猷信。午后往世界语校讲。下午访许诗荃,不值。访季市还《越缦堂骈文》。得章矛尘信。夜风。

  二十五日晴。午后寿洙邻、阮和森来。李慎斋来。下午李小峰、孙伏园及惠迪来。

  二十六日晴。上午郁达夫来并持赠《创造周报》半年汇刊一册,赠以《小说史略》一册。午后往市政公所补印,因廿二日验契时一纸失印也。往通俗图书馆还书并借书。夜往徐吉轩宅小坐。往女子师校文艺会讲演,半小时毕,送《文艺会刊》四本。同诗荃往季市寓饭,十时归。

  二十七日晴,风。无事。

  二十八日晴,大风,严冷。上午往师校讲。午后往大学讲。得胡适之笺。还常维钧前所见借小说二种。夜风定。

  二十九日晴。上午往女子师校讲。寄胡适之信。午后往通俗图书馆换书。

  三十日晴。星期休息。下午李慎斋来。李小峰、章矛尘、许钦文、孙伏园及惠迪来,赠钦文《小说史略》一册。得宋子佩信。

  三十一日晴。午买阿思匹林片二合,服二片以治要胁痛。午后往世界语校讲。收本部三月餘奉及四月奉泉二成,共百三十二元。付工役节奖十二元。赙范吉六夫人之丧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