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甲寅日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癸丑日记 甲寅日记
作者:鲁迅
1914年
乙卯日记
本作品收錄於《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下午晴,大風。例假。上午徐季孫,陶望潮,陳墨濤,朱煥奎來,未見。楊仲和饋食,卻之。午後季市來。往敫家胡同訪張協和,未遇。遂至留黎廠遊步,以半元買“貨布”一枚,又開元泉一枚,背有“宣”字。下午宋守榮來,未見。晚得二弟信,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發(35)。
午後得二弟所寄《社》雜誌一冊,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付郵。晚五時教育部社會教育司同人公宴於勸業場小有天,稻孫亦至,共十人,惟許季上,鬍子方以事未至。
三日晴。例假。午前寄二弟信(一)。午後童杭時來。下午至東鐵匠胡同訪許季上,未見。往留黎廠買《聽桐廬殘草》一本,一角,又《陸放翁全集》一部,內稿十二冊,詩稿附《南唐書》二十四冊,共三十六冊,十六元,汲古閣刻本也。又以銀二角買《紀元編》一冊,以備翻檢。
四日晴。星期三休息。午後許季上來。得二弟信,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發(36)。下午張協和來。戴蘆舲來。晚商契衡來談,言願常借學費,允之,約年假百二十元,以三期付與,三月六十元,八月,十二月各三十元,今天適度,先予十元。
五日始理公事。上午九時部中開茶話會,有茶無話,餅膳堅如石子,略坐而散。午後湯爾和來部見訪,似有賀年之意。下午陶望潮至部見訪,歸前借款十圓。夜風。
晨教育部役人來雲,熱河文津閣書[註 1]〔1〕已至京,促赴部,遂赴部,議暫儲大學校,遂往大學校,待久不至,詢以德律風[註 2]〔2〕,則云已為內務部員運入文華殿,遂回部。下午得二弟所寄寫書格子紙兩帖可千枚,二日付郵。
七日晴,風。上午得二弟信,三日發(1)。午同人以去年公宴餘資買餅餌共食之。
八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二)。賻陳樂書銀二元。
九日無事。夜車耕南,俞伯英來談。耕南索《紹興教育會月刊》,以三冊贈之。
十日上午得二弟並二弟婦信,六日發(2)。午與齊壽山,徐吉軒,戴蘆苓往益昌食麵包,加非。過石駙馬大街骨董店選得宋,元泉十三枚,以銀一元購之。下午往晉和祥買牛舌,甘蕉糖各一器,一元一角。
午後往青雲閣理髮,又至留黎廠神州國光分社買《古學彙刊》第七期一部二冊,一元五分。又至本立堂,見《急就章》已修訖,持以歸。
十二日上午寄二弟書籍二包,計《寶綸堂集》一部八冊,《越縵堂駢文》附散文一部四冊,《聽桐廬殘草》一冊,《教育部月刊》第十期一冊。寄上海中華書局函並二弟譯稿《勁草》 [註 3]〔3〕一卷。夜季市來。
十三日曇,上午睍[睍]。寄二弟並二弟婦信(三)。得東京羽太家信,六日發。得陳師曾室汪訃,與許季上,錢稻孫合製一挽迭之,人出一元四角。晚風。得二弟所寄書籍四包,計《初學記》四冊,《笠澤叢書》一冊,《會稽掇英總集》四冊,石印張皋文《墨經解》,蔣拙存書《續書譜》,竹坨抄《方泉詩》,《傅青主持》各一冊,《李商隱詩》二冊,八日付郵。
十四日晴,風。下午得二弟及二弟婦信,又明信片一,並十日發(3)。
十五日晴,風。上午寄二弟及二弟婦信,又與宋紫佩箋一枚,屬轉寄(四)。下午得二弟所寄《西青散記》散葉一包,十日付郵。晚許季上來,同至廣和居飯。作書夾五副。
十六日曇。晚顧養吾招飲於醉瓊林,以印二弟所譯《炭畫》 [註 4] 4]事與文明書局總彙編商榷也。其人為張席良,字師石,允代印,每冊售去酬二成。同席又有錢稻孫,又一許姓,本部秘書,一董姓,大約是高等師範學堂教授也。。得蔡谷清母訃。聞季市來過,未遇。夜得宋子佩信,十二日發。寫《輿地紀勝》中《紹興府碑目》四葉。
十七日晴。晨寄二弟信(五)。上午得關來卿先生信,十三日杭州發。又寄二弟信(五甲)。午後往交通銀行,又至臨記洋行買食物。下午訪許季上。蒯若木赴甘肅來別,未遇,留刺而去。晚季市來。
上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4)。午後往留黎廠有正書局買《六朝人手書左傳》一冊,四角;《林和靖手書詩稿》一冊,四角;《祝枝山草書艷詞》一冊,三角;《吳谷人手書詩稿》一冊,四角。又至神州國光社買唐人寫本《唐均殘卷》一冊,一元,並為二弟購《江蘇遲得二弟所寄《百孝圖》下冊一本,會稽俞葆真輯,屬訪其全書,亦十四日付郵也。江寧鄉土教科書》共三冊,五角。下午曇,有雪意。
十九日晴,風。上午寄二弟《鄉土教科書》三冊。下午賻蔡谷青三元。
二十日上午寄二弟信(六)。晚許季上來,飯後去。夜季市來。
二十一日晚童杭時招飲,不赴。朱煥奎來並送食物二包,辭之不得,受之。季市來。
二十二日張閬聲,錢均夫到部來看。晚復關來卿先生函,又復宋子佩函。夜濯足。
二十三日午後收本月為銀二百十六元。教育部欲買石橋別業為圖書館,同司長及同事數人往看之。下午得二弟信(5)並《紹興教育會月刊》第四期五冊,並十九日發。夜紹人沉稚香,陳東皋來,持有二弟書,十八日寫。風。
二十四日晴,大風,午後止。往前門臨記洋行買餅膳五角。又至留黎廠買《元和姓彙編》一部四冊,一元;《春暉堂叢書》一部十二冊,四元,內有《思適集》最佳。
二十五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寄二弟信(七)。午前丁葆園來。得黃於協信,又中華書局信,雲寄回《勁草》一卷,未到。陳東皋及別一陳姓者來。季自求來,午後同至其寓,又遊小市。沉後青來,未遇。祁柏岡來,貽貝食物二匣。許季上貽粽八枚,凍肉一碟。今是舊曆十二月三十二也,夜耕男來談。得二弟信,二十二日發(6)。
二十六日晴。舊曆元旦也。署中不辦公事。臥至午後二時乃起。下午關來卿先生來。
二十五日上午得中華書局寄回《勁草》譯稿一卷。得二弟所寄英譯顯克微支作《生計》一冊,又《或外小說》第一,第二各四冊,並二十二日發。午後赴部,僅有王屏華在,他均散去,略止,即往遊留黎廠,無可觀者,但多人耳。入官書局買得《徐孝穆集箋注》一三本,三元。
寄二弟信(八)。晚季市來,贈以《紹教育會月刊》第四期一冊。
二十九日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五日發(7)。贈稻孫《紹月刊》四期一冊。為徐吉軒保應試知事[註 5] 5]者曰計萬全,湖北人,他二保人為吉軒及沈商耆。
三十日許季上之女三周歲,治面邀赴其寓所,午後往,同坐者戴蘆舲,齊壽山及其子女四人。下午得二弟所寄舊文憑兩枚,二十五日付郵。夜雪。
午後同徐吉軒遊廠甸,遇朱逖先,錢中季,沈君默。下午魏福綿同一許一個名字叔封者來,乞作保人,應知事試,允之,為簽名而去。晚許季市來。夜鄰室王某處忽來一人,高談大呼,至雞鳴不止,為之展轉不得眠,眠亦屢醒,因人類差等之異,蓋亦甚矣。後知此人姓吳,居松樹胡同,蓋非越中人也。

註釋[编辑]

〔1〕熱河文津閣書指《四庫全書》。此書乾隆四十七年編成後抄寫七部,其中一部藏於承德“避暑山莊”的文津閣,共三萬六千多冊。教育部擬充實京師圖書館,將之調調後,被內務部截取。經多次交涉,於次年九月移交教育部。

〔2〕德律風英語電話的譯音,意為電話。

〔3〕《勁草》歷史小說,俄國阿。托爾斯泰著。周作人留日時自英譯本重譯,魯迅曾予幫助並作序。此時魯迅為之投寄中華書局,不久被退回。

〔4〕《炭畫》中篇小說,波蘭顯克微支著。周作人留日時自英譯本重譯。曾先後投寄商務印書館和中華書局採納采用。經魯迅與上海文明書局聯繫後於本年四月出版。

〔5〕應試知事袁世凱在復闢帝製過程中,令教育部與內務部聯合舉辦“縣知事考試”。第一屆考試在九一四年二月十五日古董,應試者需三人作保。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五年中曾先後參加考試多次,其間插入轉托請魯迅作保者三十多人。

二月[编辑]

午後訪季市未見,因赴留黎廠,盤桓於火神廟及土地祠書攤間,價貴無一可買。遂又覽十餘書店,得影北宋本《二李唱和集》一冊,一元;陳氏重刻《越中三不朽圖贊》一冊,五角,又別買一冊,擬作副本,或以遺人;《百孝圖》二冊,一元;《平津館叢書》(重刻本)四十八冊,十四元。沉後青,童鵬超來訪,未遇。市來。
二日午後來雨生至部來訪。晚季市來,贈以《三不朽圖贊》一冊。夜得二弟函,三十日發(8)。
三日曇。上午來雨生至部來訪,為保任惟賢,任陛兩人,均蕭山人。下午為徐吉軒保周琳,李纘文兩人,均湖北人。晚童亞鎮來。得季市函。夜宋芷生來訪,持有子佩書。
四日後。上午同事凌煦來保去余瑞一人。午後童亞鎮來保去楊鳳梧一人,諸暨人也。下午宋芷生來部,為保之。晚季市來。
五日晴,風。上午季市將其大兒世瑛來開學。午前為許季上保翟用章一人,山西人,為冀醴亭所介紹。下午為齊壽山保劉秉鑑一人,直隸人。王鏡清來。夜得二弟及二弟婦信,二日發(9)。
六日上午寄二弟信(十)。午後王鏡清來部,為保徐思旦一人,上虞人。下午許季市來。許季上來,飯後去。
七日大雪竟日。午後得胡孟樂函,即復之。夜得朱舜丞函並餡兒餅一盤。可以不知誰何者突來寓中,堅乞保結,告以印在教育部,不甚信,久久方去。
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前朱逖先來談,至午食餡兒餅訖同至留黎廠觀舊書,價貴不可買,遇相識甚多。出觀書店,買得新印《十萬卷樓叢書》一部一百十二冊,直十九元。其目雖似似異,而實不耐觀,今茲收得,但卻副舊來積想而已。童鵬超來,未見。下午沉後青來。許季上來,談至晚。
午後建立王佐昌三元,寄參謀部第五局盧彤代收。晚許季市來,約明日晚餐。
十日曇。午前寄二弟信(十一)。晚赴季市寓晚餐,見其仲兄仲南,方自鄧縣來。同坐者又有協和,詩苓。夜得二弟信,七日發(10)。
十一日晴。無事。
紀念日[註 6]〔1〕休息也。上午祁柏岡來,未見。夜得謙叔信,十日南京發。
十三日無事。晚宋芷生來,談至夜半去。
十四日上午寄二弟及二弟婦信(十二)。夜得陳子英信,十一日發。
十五日星期休息。午後略曇。宋守榮來,不之見。下午季自求來。晚車耕南來,雲明日往浦口。夜得二弟信,十二日發(11)。寫孫志祖謝氏《後漢補逸》起{{NoteTag |寫孫志祖謝氏《後漢補逸》起《後漢補逸》,魯迅於三月十四日抄畢。}〔2〕。
十六日曇,下午雨,今年第一次雨也。晚宋紫佩自越至,持來二弟書,初五日寫。
十七日雨雪雜下,午後止。晚宋紫佩來。
十八日雪,映午止。复伯撝叔信。赴圖書分館訪關來卿先生,未見,返部遇之。
十九日曇。午前寄二弟信(十三)。午後睍。下午得二弟信,十五日發(12)。晚宋子佩來。
二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四)。夜車耕南來,雲明日決往浦口。陳仲篪來。
二十一日晴。汪大燮辭職,嚴修代之,未至部前以蔡儒楷署理。下午曇。許季市來。
二十二日星期休息。午後小曇。下午季自求來。許季上來。晚馬幼輿,朱逖先來。夜得二弟信並所譯《兒童之畫》三葉,十九發(13)。得沉養之信,十九日發。
二十三日晴。下午商生契衡來。
二十四日晴,小風。晚魏生福綿,王生鏡清來。夜風。
二十五日上午寄二弟信,附與蔡國親箋一枚,令轉寄(十五)。下午許季市來。晚子佩來。夜得伯撝叔信,二十二日南京發。紫佩還舊假款十元。
二十六日下午收本月俸銀二百十六元。晚宋守榮寄書來,多風話。
二十七日下午得二弟及三弟信又《兒童之藝術》譯稿二葉,二十三日發(14)。得宋知方信,十九日台州發。夜許季市來。
二十八日午後往通俗圖書館,又往稻香村買物。复宋知方信。晚宋子佩來。

註釋[编辑]

〔1〕紀念日指“統一紀念日”。

〔2〕寫孫志祖謝氏《後漢補逸》起《後漢補逸》即《後漢書補逸》,魯迅於三月十四日抄畢。

三月[编辑]

午後寄二弟及三弟信(十六)。下午出(馬市閒步,次至留黎廠買小幣四枚,曰“梁邑”,“戈邑”, “長子”,“襄垣”,又“萬國永通”一枚,共二元。夜風。
二日曇。晨往郢中館要徐吉軒同至國子監,以孔教會中人古董丁祭[註 7]〔1〕也,其舉止頗荒陋可紀念嘆,遂至胡綏近似小坐而歸,日已午矣。夜小雨即霽,見星。得二弟信並所譯張百崙《兒童之畫》三葉,全篇已畢,二十七日發(15)。
三日晴。上午寄商契衡信,附致蔡谷青一函。晚許季上來譚,飯後去。
四日無事。
五日雨。午後取得國庫券三枚,補去年八月至十月所折俸者也。晚風,仍雨。
六日雨,大風。上午寄二弟信(十七)。寄文明書局張師石信,又英譯顯克微支小說一冊。午後霽。得二弟所寄《紹興教育會月刊》第五期五冊,二月二十一日付郵,途中延閣至十四日,可謂異矣。晚寄二弟明信片一(十七甲)。夜雨。
七日晴,大風。無事。
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及二弟婦信,四日發(16)。下午往看夏司長,不值。
九日上午趙漢卿來,未遇。午後曇。往日本郵局寄羽太家信並月用等二十五元。又為許季上寄藏經經院五角買《續藏經目錄》,為二弟寄日本東京的一家大書店,除發行新書刊外,還經營代辦歐美書刊。魯迅留日時常往該店購書。回國後仍託其郵購圖書。[註 8]〔2〕一元買本年《學燈》。下午同戴蘆舲往夏司長寓,飯後歸。夜風。得雷[來]雨生招飲哺乳動物。
十日曇。無事。
十一日曇。上午寄二弟及二弟婦信(十八)。复伯撝叔信。夜季市來。宋子佩來。
十二日雨雪雜下。上午得張師石信,九日上海發。午後雪止而風,夜見月。
十三日晴,風。下午得二弟及二弟婦信,九日發(17)。
晚季市遺火腿一方。
十四日晴。午後赴留黎廠遊良久,無所買。下午關來卿先生來。傍晚寫謝氏《後漢書補逸》畢,計五卷,約百三十葉,四萬餘字,歷二十七日。夜風。
十五日星期休息。午後赴留黎廠託本立堂訂書,又至榮寶齋買紙筆共一元。又至文明書局買《宋元名人墨寶》一冊,六角;《翁松禪書書譜》一冊,四角;《梁聞山書陰符經》一冊,一角五分。
十六日上午寄二弟信(十九)。轉寄李霞卿函於宋子佩。晚錄《雲谷雜記》 [註 9] 〔3〕。起。
十七日午與齊壽山,錢稻孫,戴螺舲至宣南第一樓午飯。下午得二弟函,附芳子箋,十三日發(18)。芳子於舊曆二月四日與三弟弟結婚,即新歷二月二十八日。晚紫佩來,並持來李霞卿信,八日造成。
十八日小風。脫裘。午與錢稻孫,戴螺舲至宣南第一樓午食,齊壽山踵至,遂同飯。下午得三弟與芳子照相一枚,初七日付郵。
十九日上午寄陳陳子英信。寄伯撝叔信。复李霞卿信。
二十日下午蔡國青來,未遇。魏福綿,王鏡清來言互匯用費,付二百元。夜風雨。
二十一曇。上午寄二弟信,附與芳子信(二十)。午後晴。赴勸業場理髮,並買食物二種共八角。從王仲猷家分得板篋一具,付直七角。得經子淵母訃,賻二元。
二十二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十八日發(19)。
得伯撝叔信,十八日發。午前許季上來。杜海生來。下午季自求來。陳公俠來。晚樓春舫來。夜寫張清源《雲谷雜記》畢,總四十一葉,約一萬四千餘字。
二十三日曇。晚宋子佩來還十元。夜風。
二十四日風,雨雪,午前霽。下午得東京羽太家信,十七日發。往細瓦廠看蔡谷青,陳公俠,不值。
二十五日晴,大風。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一日發(20),雲已收到魏生匯款二百元,是為本月及四月分月費。复伯撝叔函。下午與稻孫往宣南第一樓餐。晚童亞鎮來。夜許詩荃來。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二十一)。收本月俸二百十六元。午與稻孫至益錩午飯,又約定自下星期起,每日往午食,每六日銀一元五角。下午許季上來。晚季自求,劉立青來。夜風。
二十七日下午得東京羽太家信,轉來藏經總會與許季上葉書一枚。得二弟所寄《紹興教育會月刊》第六期五冊,二十三日付郵。
二十八日上午往東交民巷日郵局寄羽太家信並銀十元,托買物。午同季市,協和往益錩飯。午後往留離廠本立堂取所丁舊書。下午蔡國青來。晚商契衡來取去學費五十元。
二十九日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及二弟婦信,二十五日發(21)。午後往留黎廠買得《小萬卷樓叢書》一部十六冊,四元五角。祁柏岡來,未遇。下午曇,雷,風,雨。
三十日晴。上午寄二弟及二弟婦信(二十二)。蔣抑卮來,未遇。下午許季市來。晚童亞鎮,韓壽晉來取去學費三十元,雲匯還家中。
三十一日上午寄二弟信(二十三)。下午曇,風,夜雨。

註釋[编辑]

〔1〕孔教會中人古董丁祭孔教會,一九一二年秋陳煥章等在上海發起,邀康有為任會長。總會後遷至北京。曾發行《孔教會雜誌》。“丁祭”,每年仲春或仲秋的上旬丁日古董的祭孔典禮。

〔2〕丸善指丸善書店,即丸善株式會社。日本東京的一家大書店,除發行新書刊外,還經營代辦歐美書刊。魯迅留日時常往該店購書。回國後仍託其郵購圖書。

〔3〕錄《雲谷雜記》魯迅在上年六月一日抄畢《雲谷雜記》(《說郛》本)後,陸續校訂並作批註。本日開始謄清,二十二日寫畢,成為定本。

四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往長巷二條來遠公司參觀蔣抑卮,見蔣孟平,蔡國青,往福全館午飯後同遊歷史博物館,回至來遠公司小坐歸寓。下午曇,風。晚魏福綿來。夜微雨成雪,積數分。
午午[?]寄大學豫科教務處信,送童亞鎮,韓壽晉二生保結。
三日曇。下午得二弟信,附三弟婦信,三十日發(22)。
四日晴,風。午後往留黎廠神州國光社買《古學彙刊》第八期一部,一元五分,校印已漸劣矣。又至直隸官書局買《兩浙金石志》 》一部十二冊,二元四角。至前青廠圖書分館。夜季市來。
五日晴,風。星期休息。午寄二弟信(二十四)。午後許季市來。下午往季市寓,坐少頃。魏福綿取知事試驗保結去,已為作保而忘其名。晚關先生來。
六日上午寄上海食舊廛舊書店函,向乞書目也,店在新北門外天主堂街四十三號。得戴蘆舲天津來信,昨發。向齊壽山借得二十元。湯聘之持來雨生紹介信來屬為作保,以適無印章,轉托沉商耆保之。夜坐無事,聊寫《沉下賢文集》目錄五紙[註 10]〔1〕。
七日晴,大風。無事。夜寫《沉下賢集》一卷。
八日上午得二弟信,四日發(23)。得宋知方信,二日台州發。晚魏福綿來保去一人徐思莊,五日所保者馮步青雲。夜季市來。
九日上午得羽太重久葉書,二日發,已入市川砲兵第十六聯隊第四中隊。晚季市遺青椒醬一器。夜寫《沉下賢集》第二捲了。
十日曇。上午寄二弟信,附與三弟婦箋一枚(二十五)。晚紫佩來。夜小雨。
十一日曇。上午得羽太重久信,三日發。下午杜海生來,十一時去。夜寫《沉下賢文集》第三卷畢。
十二日曇。星期三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八日發(24)。下午晴。寫畢《沉集》卷第四。季自求來。晚得上海食舊廛寄來書目一冊。
十三日晴。上午得羽太家信,六日發。
十四日晴,大風。上午赴交通銀行以百元券易五元小券。赴日本郵局寄羽太家信並銀十五元,為重久營中之用,又寄相摸屋書店信並銀二十元,又代張協和寄五元。下午鄧國賢來屬保知事,未持印,轉托齊壽山代之。晚宋紫佩來為保宋芷生去,又攜一人曰徐益三者來,亦為保之。
十五日晴,大風。上午寄二弟信(二十六)。下午至孔社[註 11]〔2〕觀覽字畫書籍一過。晚王屏華來保去一人謝晉,蕭山人。許季上來。朱舜丞及其弟來,邀往便宜坊飯。
十六日晴。傍晚寫《沉下賢集》卷五畢。夜風。
十七日晴,風。下午得二弟信,十三日發(25)。晚季市遺火腿煮雞一器。夜大風。寫《沉下賢文集》卷第六畢。
十八日晴。下午往有正書局買《選佛譜》一部,《三教平心論》,《法經》,《釋迦如來應化事蹟》,《閱藏知津》各一部,共銀三元四角七分二厘。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午後往有正書局買《華嚴經合論》三十冊,《決疑論》二冊,《維摩詰所說經註》二冊,《寶藏論》一冊,共銀六元四角又九釐。晚宋子佩來。夜小風。寫《沉下賢文集》卷七畢。
二十日上午寄二弟信(二十七)。夜裘君善元來譚。
午後一時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註 12]〔3〕開會。下午得羽太重久葉書,十四日發。編織,玩具等,展期一月。
二十二日曇。夜裘君善元來譚。
二十三日晴。晚訪許季市,無可譚而歸。夜寫《沉下賢文集》卷第八畢。
二十四日無事。晚許季上來,夜去。
二十五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二十八)。晚風。
二十六日晴。星期三。上午仍至教育部理兒童藝術展覽會事,下午五時始歸寓。得二弟信,二十二日發(27)。夜裘君來譚。
二十七日小雨,上午霽。收本月俸二百十六元。得相摸屋書店葉書,二十日發。午後稻孫持來文明書局所印《炭畫》三十本,即以六本贈,校印紙墨俱不佳。夜寫《沉下賢文集》卷第九畢。
二十八日晴。上午贈通俗圖書館《炭畫》一冊,又張閬聲一冊。下午得二弟信,雲已收童生亞鎮家匯款一百七十元,二十四日發(28 )。夜寄二弟小包二個,其一《炭畫》十冊,其一《百孝圖》二冊,《釋迦如來應化事蹟》三冊。
二十九日上午寄二弟信(二十九)。晚宋子佩來。
晚三十日下午得東京羽太家信,二十三日發。晚徐吉軒招飲於其寓,同席者齊壽山,王屏華,常毅箴,錢稻孫,戴螺舲,許季上。得二弟所寄《紹興教育會月刊》第七期五冊,二十六日付郵。夜裘善元君來談。

註釋[编辑]

〔1〕指謄清《沉下賢文集》。魯迅是日起據南京抄本謄正,五月二十四日完成。

〔2〕孔社袁世凱扶植的一個尊貴孔團體,一九一三年四月成立於北京。本年四月古董成立週年紀念活動。

〔3〕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會址設在教育部禮堂等處,繪製字畫,刺繡,編織,玩具等,展期一月。其間魯迅常往值班。

五月[编辑]

《約法》 [註 13]〔1〕發表。下午童生亞鎮來取去匯款一百四十元訖。晚訪季市。
二日上午代社會教育司寄日本京都藏經書院信。
三日星期三。上午得陳子英信,廿八日發。得二弟信並文,二十二日日發(29)。訪季自求,坐少頃。訪許季上,未遇。午後仍赴展覽會理事至晚。夜俞雨蒼來,自云魏福綿之友,住本館中。
四日晴,風。晨寄二弟信(三十)。上午教育總長湯化龍到部。晚陳公俠來。
五日上午贈季市《炭畫》二冊,託以其一轉贈銘伯。晚裘君同董仿都來,名敩江,某校長。
六日無事。
七日無事。晚許詩荃來假去《無機質學》一冊。
八日曇。下午得二弟信,四日發(30)。夜季市來。大風,朗月。
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三十一)。晚夏司長治酒肴在部招飲,同坐有齊壽山,錢稻〔孫〕,戴螺舲,許季上,八時回寓。
十日星期三。上午仍至展覽會辦事,晚六時歸寓。得伯撝叔信,七日發。魏生福綿來假去十五元。
十一日晴,風。無事。
午後小雨即霽。午後小雨即霽。下午大發熱,急歸臥,並服雞那丸兩粒,夜半大汗,熱稍解。十二日小。上午次長梁善濟到部,山西人,不了了。
十三日曇,風。熱未退盡,服規那丸四粒。午後會議。下午得二弟信又陳述兩篇,並是初九日發(31)。夜許季市來。
十四日晴。晨寄二弟信(三十二)。服規那丸一粒。赴西長安街同記理髮。上午至石駙馬大街池田醫院擬就診,而池田他出,遂至其鄰北京醫院,醫士為侯希民,雲熱已退,仍與藥兩瓶,一飲一嗽,資一元三角,又診資一元。晚戴螺舲在其寓招飲,別有齊壽山,錢稻孫,徐吉軒,常毅箴,王屏華,許季上六人,出示其曾祖文節公畫冊並王奉常,王椒畦仿古冊,皆佳品,夜九時歸寓。夜風。
往觀音寺街買草冒一頂,一元八角。往留黎廠文明書局買《般若燈論》一部三冊,《中觀釋論》一部二冊,《法界無分歧論疏》一部一冊,《十住相連婆沙論》一部三冊,總計一元九角一分一厘也。規那丸二粒。晚宋紫佩來。許季市來。裘善元來。
十六日上午得羽太重久葉書,三日日本千葉發。晚間季市遺馀一碟。夜風。
十七日星期三。上午仍至展覽會治事,下午六時歸寓。關卓然來過,未遇。晚大風。夜寫《沉下賢文集》第十卷畢。送裘善元《炭畫》譯本一冊。
十八日雨,上午住。得二弟信,十四日發(32)。
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並補本月家用三十元(三十三)。下午赴留黎廠國光社買《神州大觀》第五期一冊,一元六角五分。晚小風。
二十日下午四時半兒童藝術展覽會閉會,會員合攝一影。晚童亞鎮來假去銀五元。許季市來,十一時去。
二十一日午後會議。夜圈點《勁草》譯本。
二十二日上午往察院胡同訪胡綏之,未遇。午後曇。晚雨一陳,動雷。夜大風,星見。
二十三日晴,風。上午開兒童藝術審查[註 14] 2。會。午後赴留黎廠有正書局買《中國名畫》第十七集一冊,一元五角。又《華嚴三年》一冊,一角四厘。赴青雲閣買牙皂,手巾等一元。晚許季上來,飯後去。得二弟及三弟信,十九日發(33)。
二十四日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三十四)。寄錢稻孫信。寫《沉下賢文集》第十一卷畢。午後大風。裘子元來談。夜寫《沉下賢文集》第十二卷並跋畢,全書成。
二十五日上午得錢稻稻孫信。下午大風,入夜益烈。
二十六日曇。上午得二弟信並《希臘牧歌》一文,引述希臘小說二篇,二十二日發(34)。午前動雷。午後收本月俸二百十六元。下午大風。季市來寓,贈以《紹興教育會月刊》第六,七期各一冊。寄錢稻孫信。
二十七日晴。下午得二弟所寄《紹興教育會月刊》第八期五冊,二十三日付郵。
二十八日上午寄二弟弟(三十五)。寄伯撝叔信。午後曇,大風。晚朱舜臣來,持贈捲菸兩匣,燒雞兩隻,角黍[註 15]〔3〕一包。以角黍之半轉饋裘子元,半之又半與僕人。夜小雨。
二十九日晴,風。舊曆端午,休假。晨常毅箴來,未見。上午裘子元來。午季市貽貝烹飪鶩,鹽魚各一器。下午許季市來,贈以《紹興教育會月刊》第八期一冊。許季上來,並贈莓[註 16]〔4〕一包,分一半與季市。
三十日晨許季市來。往日本郵局寄相摸屋信,並代子英匯書資三十元,合日本幣二十七圓。午後寄袁文藪《炭畫》一冊。下午晚常毅箴招飲其寓,同席徐吉軒,齊壽山,許季上,戴蘆舲,祁柏岡,朱舜丞,九時歸邑館。夜風。
三十一日雨。星期休息。晨寄陳子英信。早上得二弟信,二十七日發(35)。午後雨住風起,天氣甚涼。往有正書局買《思益梵天所問經》一冊,《金剛經六譯》一冊,《金剛經,心經略疏》一冊,《金剛經智者疏,心經靖邁疏》合一冊,《八宗綱要》一冊,共銀八角一分。晚晴。

註釋[编辑]

〔1〕《約法》指《中華民國約法》。這部約法改《臨時約法》中的責任內閣制為總統制,廢國務院改設總統府政事堂,為袁世凱恢復帝製作了準備。

〔2〕兒童藝術審查會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閉幕後,教育部即派有關部員對展品進行審查,評估優劣。這項工作於六月二十四日結束,評出甲等獎一五一人,乙等獎四二三人。

〔3〕角黍即粽子。

〔4〕莓即草莓。

六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三十六)。下午雨,晚晴。許詩荃來。夜許季市來,並還舊欠三十六元五角,諸有出入訖,九時去。裘子元來,夜半方去。
二日微雨,上午晴。與陳師曾就展覽會諸品物選出可赴巴那馬[註 17]〔1〕者飾之,盡一日。下午雨。
三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五月三十日發(36)。下午往有正書局買佛經論及護法著述等共十三部二十三冊,價三元四角八分三厘,目具書帳。夜裘子元來。許季市來。寫《異域文譚》 [註 18]〔2〕訖,約四千字。
寄寄季市信並《異或文談》稿子一卷,托轉寄庸言報館人。晚季市來。夜寄稻孫信。
五日無事。夜裘子元來。
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三十七)。午後往西昇平園浴。往留黎廠李竹泉家買圓足布一枚,文曰“安邑化金”;平足布三枚,文曰“戈邑”,背有“”字,曰“茲氏”,曰“縛”;又“”字圓幣二枚,共三元五角。往清秘閣買信紙一塊五角。往有正書局買《心經金剛經註》等五種六冊,《賢首國師別傳》一冊,《佛教初學課本》一冊,共計銀九角九分三厘。下午曇,大風,夜雨。
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及三弟信,又豐丸畫一枚,三日發(37)。午後風。祁柏岡來。下午魏福綿,王鏡清二生來,魏還銀十五元。
八日上午得王造週函。
午後二弟書籍一包,內《釋迦譜》四本,《賢首國師別傳》一本,《選佛譜》二本,《佛教初學課本》一本。午後陳師曾貽三葉蟲僵石一枚,從泰山得來。夜許季市及詩荃來談,十一時半去。
十日上午寄二弟弟(卅八),並古泉拓片三枚。得相摸屋書店葉書,四日發。下午發明信片一枚答王造週,寄杭州。晚宋紫佩來。夜許季市來。
十一日晴,午後曇。下午小雨即霽。
十二日上午得二弟信,八日發(38)。
至沈君默齋中,見其弟及馬幼輿,少頃錢中季亦至,語至晚歸。風。十三日下午同王維臣往看錢稻孫病,已愈,坐少頃出。
十四日小雨。星期三休息。將午霽。午後往觀音寺街晉和祥買餅膳一元。下午商生契衡來。晚許季上來,飯後去。
十五日晴,熱。上午寄二弟信(三十九)。
十六日上午得二弟信,十二日發(39)。晚大雨一陳即霽。
十七日晴。下午寄馬幼輿書,向假《四明六志》。夜胃小痛。
十八日大熱。無事。晚馬幼輿令人驚奇地送出《四明六志》來,勞以銅元二十枚也。
十九日無事。晚大風小雨。
二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四十)。午後雨一陳,下午大風。晚許季市來贈寫真一枚,在團城金時栝樹下照也,又貽筍乾一包。夜王惕如來。
二十一日晴。星期休息。晨蔡迾卿來,未見。上午得二弟信,十七日發(40)。下午訪許季上,以季市之筍乾摻贈之。又欲訪季自求,未果。
二十二日晚車耕南來。魏福綿,王鏡清二生來,將回越,托匯銀百五十元,為本月及七月費用,又僵石一枚與三弟。季市來。
二十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四十一)。下午大雷雨,向晚稍霽,俄頃又雨終夜。
二十四日小雨。上午得三弟信,十九日發。下午晴。晚韓壽晉,童亞鎮二生來,假去二十元,放置講義一包,考畢欲回越也。
二十五日曇。上午赴交民巷日郵局易為替券[註 19]〔3〕五十圓。下午晴。
二十六日晴。上午收本月俸二百十六元。下午曇。得二弟信並舊日本郵券一帖,二十二日發(41)。晚小雨。夜宋紫佩來。
二十七日晴。下午訪董恂士,不值。晚韓生壽謙來假去十五元。夜小雨。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黃元生來,未見。午寄二弟信並銀六十元,合前托王鏡清匯越者共二百一十元,內百元為本月家用,百十元還李賦堂,又為替券一枚五十元,令轉寄東京,又附與三弟箋一枚,文明書局印行黃[?]《炭畫》約言[註 20]〔4〕一分(四十二)。下午張協和來。季自求來,贈以《炭畫》一冊。
二十九日曇,上午小雨,午霽。與稻孫出買饅頭食之。
三十日晴,午後曇。下午得二弟信並所錄《會稽記》下午得二弟信並所錄《會稽記》 [註 21]〔5〕,《雲溪雜記》各一帖,二十六日發(42)。晚小風雨,夜大雨。

註釋[编辑]

〔1〕指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該會係為慶祝巴拿馬運河建成而舉行,一九一五年一月一日在美國舊金山開幕。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閉幕後,從展品中選出一○四種共一二五件,交中國籌備巴拿馬賽會事務局運往佈局。

〔2〕《異域文譚》或作《異或文談》,此稿佚。

〔3〕為替券日語:匯票。

〔4〕《炭畫》約言即本年一月十六日魯迅代表周作人與上海文明書局代表轉變的印行《炭畫》合同。

〔5〕《會稽記》即孔靈符《會稽記》,原書佚,此係從《說郛》第六十三冊中錄出,魯迅曾作《孔靈符<會稽記>序》。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七月[编辑]

自本日起部中以上午八至十一時半為辦公時間。上午寄二弟信(四十三)。午後理髮。下午小睡,起寫《典錄》 [註 22]〔1〕至夜。
二日曇。午同齊壽山至益錩,飯已往許季上寓,約之同遊肯塔基輔先哲祠。下午得二弟所寄《紹興教育會月刊》第九期五冊,六月二十八日付郵。
三日晴。午同陳師曾往錢稻孫孫寓看畫帖。夜許季市來。
四日曇。上午得二弟信並豐九[丸]畫一枚,六月三十日發(43)。午後赴留黎廠買《四十二章經等三種》一冊,《賢愚因緣經》一部四冊,共七角二分〔一〕厘,又買《國學彙刊》第九期一部二冊,一元五分。下午雨。許季上來。
五日小雨。星期三休息。午後寄二弟書一包,計《起信論》兩本,《僧肇寶藏論》一本,護教諸書七本,共十本也。下午晴。晚宋紫佩來。
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四十四)。
七日曇,午小雨,下午大雨,頓涼。
八日雨。上午得重久葉書,言已退隊,一日東京發。午後晴。下午許季上來。
九日晴。無事。晚雨。夜鄰室博簺擾睡。
十日小雨。上午得二弟信並日本郵券一帖,五日發(44)。又得二弟信,言弟婦於五日下午十一時生一女,又附《會稽舊記》 [註 23]〔2〕二葉,六日發(45)。得錢稻孫信。下午霽。晚許詩荃來。夜小雨。
十一日曇。上午寄二弟信(四十五)。午後赴晉和祥買糖二瓶。又往有正書局買阿含部經典十種共五冊,六角四分;《唐高僧傳》十冊,一元九角五分。
十二日晴,大熱。星期三休息。下午訪董恂士。夜裘子元來。
十三日晴,午後大雷雨,下午霽。無事。夜又大雨。
十四日雨,午後霽。夜裘子元來。又雨。
十五日曇,上午晴。得二弟信並所錄《會稽先賢傳》 [註 24]〔3〕一紙,十一日發(46)。
十六日小雨,早上晴。寄二弟信(四十六)。下午盛熱。夜雷電,大雨。
十七日曇,上午晴,盛熱,下午風。往昇平園浴,又至晉和祥買食物一元。晚小雨,夜雷電,大雨一陳,熱亦不解。
十八日曇,風。午大雨一陳,午後霽。晚細雨,夜大雨。
十九日曇,午前許季上來。午後小雨。裘子元來。今日星期休息也。
二十日曇,上午得二弟信並郵券一帖,十六日發(47)。晚宋子佩來。
二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四十七)。午前同沉商耆往看籌邊學校房屋可作圖書館不。夜許季市來,賺以《紹興教育會月刊》第九期一冊。
二十二日晴,熱。下午往留黎廠買古泉不成,購《曹集銓評》二冊歸,價一元。
二十三日大熱,晚大風,下一定雨。腹寫。
二十四日雨,午後晴,下午又雨一陳。
二十五日雨。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一日發(48)。夜大雨。
二十六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寄二弟信(四十八)。午往季市寓,晚歸。
二十七日曇。上午收本月俸二百四十元。捐助入佛教經典流通處二十元,交許季上。午雨一陳即晴。下午許季市來。晚雷,大風雨,少頃霽。
二十八日晴。上午朱舜丞來。下午得許季市箋和《大方廣佛華嚴經著述集要》一夾十二冊,《十二門論宗致義記》一部,《中論》一部,《肇論略注》一部,各二冊,從留黎廠代買來,共直三元二角二厘。
二十九日上午寄二弟書籍三包:一,《賢愚因緣經》四本,《肇論略注》二本;二,《大唐西域記》四本,《玄奘三藏傳》托許季上寄金陵刻經處[註 25]〔4〕銀五十元,擬刻《百喻經》 [註 26]〔5〕。又至有正書局買《瑜伽師地論》一部五本,二元六角;《鐔津文集》一部四本,七角八分;午前同錢稻稻孫至觀音寺街晉和祥午飯。梁譯,唐譯《起信論》二冊,一角五分六厘。夜鄰室大碎片,後又大諍,至黎明諍已散去,始得睡。
三十日晨得二弟信,言重人[久]已到上海,二十六日發(49)。
三十一日上午寄二弟信並本月家用一百元(四十九)。下午宋守榮來,其名刺忽又改名宋邁而字潔純雲。訪許季市還買經錢,並藉《高僧傳》一部歸。晚杜海生來。夜雷電,大風雨,良久止。

註釋[编辑]

〔1〕《典典》即晉代虞預所撰《會稽典錄》,原書佚。魯迅從《太平御覽》等書中輯出,並作《 <典錄>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2〕《會稽舊記》即晉代賀循所撰《會稽記》,原書佚。此係從《寶慶會稽續志》,《會稽三賦注》等書中輯出,魯迅曾作《賀循<會稽記>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3〕《會稽先賢傳》原書佚。此係從《太平御覽》,《初學記》等書中輯出,魯迅曾作《謝承<會稽先賢傳>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4〕金陵刻經經處《日記》又作南京刻經處。專事刻印佛經,規模大而校刻精確。所刻佛經在亞洲各佛教國很有影響。

〔5〕擬刻《百喻經》魯迅為祝母壽,托金陵刻經處處刻印《百喻經》一百冊,前後共匯款六十元,一九一五年一月印成。餘資六元撥刻《地藏十輪經》。

八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往晉和祥及稻香村共買食物二元。夜小風。
二日晴。星期三休息。王書衡寄其父訃,賻二元。上午訪季自求於南通館,貽以日本郵券十餘枚。遊留黎廠書肆,大熱便歸。下午小雨。
三日曇,上午晴。無事。
四日晴。晨得二弟信,言重久已入越,七月三十一日發(50)。下午劉歷青來,晚同至廣和居飯,以柬埔寨招季自求,未至。
夜雨有所。
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
六日晴,下午曇。無事。夜胃痛。
七日雨,下午晴。訪許季市還《高僧傳》,借《弘明集》。胃痛。
往有正書局買{唐},宋,明《高僧傳》各一部十冊,《續原教論》一冊,共銀一元九角三分七厘。又至觀音寺街買食物五角。
九日晴,風。星期三休息。上午得二弟信並虞世南文一葉,五日發(51)。下午許季上來。壽洙鄰來。得二弟所寄越中文獻資料存書四本,又日譯顯克微支《理想鄉》一本,均三日付郵。夜九時季上去。
十日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一)。晚又寄一郵片,告以書籍已至。夜雨。
十一日雨,上午晴。得重久郵片,七月二十七日上海所發,今日始達,共閱十六日。傭剃去脆弱發,與銀一元令買冒。午季市遺食物二品,取鶩還梅糕,以胃方病也。下午得朱逖先信,問啟孟願至太學教英語學不。夜大風雨。
十二日晴。午後一時至三時有行政指導討論會,自本日起為社會教育司也。下午寄許季上信。晚复朱逖先信。夜宋子佩來。齒痛。
十三日晴,大熱。上午寄伯撝叔信南京。夜範芸台,許詩荃來。
十四日晴,大熱。上午得二弟信,十日發(52)。下午風雨一陳。
十五日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二)。午後曇,雨大降,旁晚少霽。
十六日曇。星期三休息。上午晴。午前季自求來,下午同至宣武門外大街閒步。晚往觀音寺街買食物二元。夜宋子佩來。風,大雷雨。
十七日晴。下午錢稻孫來。
十八日午前見策令,進敘四等[註 27]〔1〕。理髮。下午同徐吉軒至通俗圖書館小坐,次長亦至。夜雷,大風雨。寫《志林》四葉[註 28]〔2〕。
十九日曇。下午得二弟信,十五日發(53)。許季上來。晚得朱舜丞信。夜許季市來,即去。
二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三)。答朱舜丞信。部令給四等奉。晚沉生應麟來,舊紹府校生,名刺雲字仁俊,假去銀二十元。夜陶書臣來譚。
二十一日曇。上午得伯撝叔信,十八日南京發。午後小雨。
二十二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十八日發(54)。午後許季市來,同至錢糧胡同謁章師,朱逖先亦在,坐至旁晚歸。雨。
二十三日晴,風。星期三休息。上午寄二弟信(五十四)。午後往留黎廠有正書局買《老子翼》四冊,《陰符道德沖虛南華四經發隱》合一冊,又石印《釋迦佛坐象》,《華嚴法會圖》各一枚,《觀音象》四枚,共銀一元八分。
二十四日晴。午後行政指導研究會訖。觀像台送月刊《氣象》一冊。始食蒲陶。下午杜海生來,晚同至廣和居飯。
二十五日下午季市來。
二十六日上午收本月奉銀二百八十元。夜季市來。
二十七日晨得二弟信,二十三日發(55)。上午裱糊居室,工三元。午後赴郵局,又至臨記及稻香村共買食物一元。下午往昇平園浴。往留黎廠直隸官書局買《墨子閒詁》一部八冊,三元;《汪龍莊遺書》一部六冊,二元;《驢背集》一部二冊,六角。
二十八日上午寄二弟信並本月家用百元(五十五)。下午常毅箴來保去投考知事者一名,王槱,山陰人。晚朱逖先來。
二十九日曇。午前至圖書分館借《資治通鑑考異》一部十冊。下午往留黎廠買栗殼色紙二枚,錐一具。又至觀音寺街買牛肉,火腿各四兩。夜子佩來。
三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並兒童學書目錄二紙,二十六日發(56)。午後訪許季市,與以書目,在客室坐少頃歸。晚大風,又雷電而雨,良久止也。
三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並《閨情》 [註 29]〔3〕譯文一篇,新希臘人藹氏作,其所舊譯,雲將入《泠社雜誌》,故還之(五十六)。夜許詩荃來。

註釋[编辑]

〔1〕進敘四等按當時《中央行政官官等法》,除特任官外,官分九等,僉事屬薦任官,有四五兩等。魯迅原為五等官,現提至四等。

〔2〕寫《志林》四葉魯迅校錄後並作《 <志林>序》,序文現編入《古籍序跋集》。

〔3〕《閨情》小說,希臘藹夫達利阿諦思著。周作人將它與另兩篇譯文以《新希臘小說三篇》為題,發表於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出版的《社叢刊》第二期。

九月[编辑]

自本日起教育部以上午十時至下午四時半為辦公時間。午同齊壽山至益錩飯。下午陳仲騫贈《氾濫集》一部,吳之章著,排印本。
二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八月二十九日發(57)。頗燠,夜有雷。
三日曇。午前得相摸屋書店郵片,八月二十八日發。夜小雨。
晨至交通銀行換錢券,又至交民巷日郵局寄東京羽太家信並月用錢二十元,又寄相摸屋書店信並書籍費四十元,一。二七換,共需七十六圓八角。上午齊壽山贈深州桃一枚。午同陳師曾至益昌飯。夜子佩來。舊七月十五日也,孺子多迎燈。月食。
五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七)。下午直睡至晚。童亞鎮,王式乾,徐宗偉來,童貽茗二罐,又還舊所假二十五元。夜雨一陳,俄又大雨。
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許季市來。午後至琉璃廠買《十二因緣》等四經同本一冊,《起信論直解》一冊,《林間錄》二冊,共五角五分二厘。又買明南藏本《大方廣泥洹經》,《般涅槃經》,《入阿聯〔達〕磨論》各一部,各二冊,共一元五角;嚴氏《詩罷》一部十二冊,一元五角。下午訪季市,還《宏明集》,借《文選》。晚大風,雷,小雨。
七日雨,上午晴。得二弟信,三日發(58)。下午同許季上至琉璃廠保古齋買得《阿育王經》一部,闕第二,三兩卷,又《付法藏因緣經》一部,闕第一卷,共十冊,價二元。晚陶望潮來。
夜寄陳公使信。以《大方等泥洹經》二冊贈季上。
九日曇,大風。晨童亞鎮,王式乾,徐宗偉來,各貽以《炭畫》一冊,又同至工業專門學校[註 30]〔1〕為作入學保人,計王,徐二人,又徐元一人。午後晴。牌樓祖家街,設有機械,電機,機織,應用化學等科。
十日風。上午寄二弟信(五十八)。午後遊小市,無所買。下午得陳公俠信。
十一日晴。午後許季上寓。下午韓壽晉來並還銀十五元,其兄壽謙所假也。
十二日晨得二弟信,七日發(59)。上午寄陶望潮信,附介紹於陳公俠之函題。寄二弟書籍兩包,一:《過去見在因果經》一,《鐔津文集》四,《老子翼》四,《陰符等四經發隱》一,共十本。一:《宋高僧傳》八,《明高僧傳》二,《林間錄》二,《午後至有正書局買憨山《老子注》二冊,又《莊子內篇註》二冊,共五角九分。又至保古齋買《備急》灸方附針灸擇日》共二冊,二角。次至稻香村買食物三品,五角也。下午與宋紫佩信,還《通鑑考異》,借《兩漢書辨疑》及《三國志注補》 ,共十七冊。晚紫佩來。
十三日曇。星期三休息。上午許季上來。午前雨一陳即晴。下午往圖書分館還昨所借兩本書,又至臨記洋行買餅餌一元。途中又遇大雨一陳,又從季上借得《出三藏記集》殘本,錄之,起第二卷。即晴。夜風,雷電又雨,少頃复霽。
十四日晴。上午許季上贈木刻印《釋迦立像》一枚,梵書“唵”字一枚。午後以去年所得九,十兩月國庫券二枚買入國公債一百八十元。下午曇,夜大雷雨。
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九)。下午曇。晚商契衡,王鏡清來。
十六日晴。以總統生日休假一日。晨得二弟信,十二日發(60)。下午往琉璃廠買《長阿含經》一部六本,《般若心經五家注》一本,《龍舒淨土文》一本,《善女人傳》一本,共銀一元五角三分四厘。得許季上信,借去《付法藏因緣經》五本,《金剛經六譯》及眾家注論共八本。
午後許季上自常州天寧寺郵購內典來,分得《金剛經論》一本,《十八空百廣》,十七日曇。上午得相模[摸]屋書店郵片,十日發。百論》合刻一本,《辨正論》一部三本,《集古今佛道論衡》一部兩本,《廣弘明集》一部十本。晚朱舜丞來,即去。夜季市來,索去《或外小說集》第一,第二各一冊。
十八日大雷雨,早上稍止。晚風,夜頓涼,著兩夾衣。
十九日曇。上午寄二弟信(六十)。從許季上分得《菩提資糧論》一冊。下午晴。商契衡來,付與學資六十元,本年所助訖。夜食蟹。陶書臣來譚。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十六日發(61)。午後陶望潮來。
二十一日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一)。
二十二日晴,風。下午往圖書分館借《晉書輯本》等九冊。晚沉衡山來。
二十三日上午還許季上經錢三元。下午收到文官甄別合格證書[註 31]〔2 〕一枚。夜許季市來。宋子佩來。風。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東京羽太家信,十九日發。夜風。
二十五日晴。晨得二弟信,二十一日發(62)。
二十六日曇。晨寄二弟信(六十二)。上午收本月俸錢二百八十元。下午晴。同許季上往有正書局買佛經,得《大安般守意經》一部一冊,《中阿含經》一部十二冊,《阿聯達磨雜集論》一部三冊,《肇論》一冊,《一切經音義》一部四冊,共銀四元二角六分二厘。又至晉和祥行買帽一,價二元七角。
二十七日曇。星期三休息。上午得沈尹默,臤士,錢中季,馬幼漁,朱逖先函招午飯於瑞記飯店,正午赴之,又有黃季剛,康性夫,曾不知字,共九人。下午在書攤買《說文發疑》一部三本,銅元六十枚。寫《出三藏記集》至卷第五竟,擬暫休止。
二十八日晴。無事。
二十九日曇,午後小雨即晴。下午往西什庫第四中學[註 32]〔3〕,其開校紀念日也,小立便返。
三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十六日發(63)。得陳子英信,二十五日發。晚得朱舜丞來函假去四元。不甚愉,似傷風,夜服金雞那小丸兩粒。

註釋[编辑]

〔1〕工業專門學校即國立北京工業專門學校,在北京西四牌樓祖家街,設有機械,電機,機織,應用化學等科。

〔2〕文官甄別合格證書經文官高等委員會甄別核准,發給魯迅教育部僉事合格證書。

〔3〕西什庫第四中學在北京西安門內西什庫後庫,創立於一九○六年,一九一二年九月更名為京師公立第四中學。

十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並九月家用百元(六十三)。寄日本東京鄉土研究社銀三元。午後走小市一遍。晚服規那丸二粒。夜許季市來。
二日曇,午後風。本部參加,為作文以與新聞事也。晚服規那丸二粒。
三日曇。午至益錩飯。午後又開會,仍是昨事。下午雨。夜服規那丸三粒。
四日雨。星期三,又舊曆中秋也,休息。午後閱《華嚴經》竟。下午霽。許季上來。許季市貽貝烹飪鶩一器。晚服規那丸二粒。
五日曇。上午得二弟信,一日發(64)。下午又開會,仍是前日事也。夜服丸二粒。宋紫佩來。夜半雨,大雷電,一闢歷。
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十四)。得二弟所寄《出三藏記集》一本,二日付郵。下午本司集會,討論諸規程事起。晚王屏華來,假去十元。服規那丸二粒。
七日晴,風。午後寄南京刻經處處印《百喻經》費十元。晚服規那丸二粒。夜齒痛。
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四日發(65)。午後理髮。
下午至留黎廠買紙筆,又買《中心經》等十四經同本一冊,《五苦章句經》等十經同本一冊,《文殊所說善惡宿曜經》一冊,共銀三角八分八厘。
十日曇。國慶日休息。下午晴。至留黎廠寶華堂買《麗樓叢書》一部七冊,《雙梅景暗叢書》一部四冊,《唐人小說六種》一部二冊,《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一部二冊,共銀七元。夜審《會稽典錄》輯本。
十一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五)。高等師範附屬小學[註 33]〔1〕開二週年紀念會,下午赴觀,遇戴螺舲,至晚回寓。
十二日曇,午後晴。下午得二弟信,八日發(66)。得陶望潮信,即復之。
十三日晴。改作皮袍,工三元。
十四日曇。無事。晚宋紫佩來。
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十六)。與宋紫佩簡併還前所借圖書館《晉紀輯本》等九冊。得二弟所寄《紹縣小學成績展覽會報告》四冊,四日付郵。下午出律師保結二:冀貢泉,郭德修,並山西人。
十六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二日發(67)。
十七日晨赴日郵局寄羽太家信並銀三十五元,托制兒衣。下午收觀像台所送民國四年曆書一本。晚寄陳子英信。
十八日曇,風。星期休息。上午得宋知方信,十一日台州發。午小雨。寄二弟信(六七)。本館秋祭,許仲南,季市見過。下午季自求來,見雨大降,逸去。夜風。
十九日晴,大風。季自求昨遺落落一煙管,晨往還之。
二十日晴,風。無事。夜甚冷。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七日發(68)。
二十二日上午寄二弟信(六十八)。寄宋子方信台州。
二十三日午後同常毅箴遊小市,又至戴蘆舲寓。
二十四日曇,午晴。同錢稻孫至小店飯。下午與許仲南,季市遊武英殿古物陳列所[註 34]〔2〕,殆如骨董店耳。晚張協和來。
二十五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廿一日發(69)。得青年會函。午後至留黎廠直隸官書局買陳昌治本《說文解字附通檢》一部十冊,是掃葉山房翻本,板甚劣,價二元。又至有正書局買《大薩遮尼乾子受記經》一部二冊,《天人感通錄》, 《釋迦成道記註》各一冊,《法海觀瀾》一部二冊,《居士傳》一部四冊,共銀一元六角七分二厘。又石印《謝宣城集》一本,二角五分。下午陶望潮來。晚往許季市寓。夜胃小痛。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書籍一包,內《宿曜經》一,《釋迦成道記註》,《三寶感通錄》,《龍舒淨土文》,《善女人傳》各一,《佛道論衡實錄》二,《辨正論》二[三]共十冊。收本月俸錢二百八十元,即買公債百元,抵抗以舊有之國庫券,不足,與見錢。王屏華還十元。齊壽山與藥餅三十枚,是治呼吸器病者也。晚陶書臣屬作保人。
二十七日雨。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九)。贈錢稻孫《紹教育會月刊》六至十共五冊。
二十八日晴。無事。夜杜海生來。
二十九日雨。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五日發(70)。午後晴,夜雨。
三十日晴。晚宋紫佩來。
三十一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並本月家用一百元(七十)。午後雨。

註釋[编辑]

〔1〕高等師範附屬小學即國立北京高等師範學校附屬小學,一九一二年成立,校址在廠甸。

〔2〕古物陳列室所屬內務部,一九一四年十月十一日開幕,佈置承德清行宮及瀋陽清故宮兩處所藏文物古玩。

十一月[编辑]

一日雨。星期休息。夜風。
二日雨。晨得二弟信,上月廿九日發(71)。晚風。
三日晴,大風。午與張仲素,齊壽山,錢稻孫就小店飯。
上午寄二弟書一包:《麗樓叢書》七冊,《唐人小說六種》二冊,《三教{教}搜神大全》二冊,《驢背集》二冊,共十三冊也。晚始持火爐入臥窟。陶書臣來。
五日上午寄二弟信(七十一),又《功順堂叢書》一部二十四冊,作一包。午後同齊壽山,常毅箴,黃芷澗遊小市,買“大泉五十“兩枚,”直百五公斤“,”半兩“各一枚,直一百五十文。
六日晴,大風。上午得二弟信,二日發(72)。午後同齊壽山,常毅箴遊小市。乞桂百鑄畫山水一小幀。《之江日報》自送來。夜胃小痛。
七日晴。午後至小飯店午膳。同去者有齊壽山,許季上,錢稻孫,主人張仲素。下午同許季上往留黎廠買《復古編》一部三本,銀八角。又《古學彙刊》第十編一部二冊,銀一元五分。
八日曇。星期三休息。上午寄二弟信並刻書條例[註 35]〔1〕一紙(七十二)。晚詩荃來借《化學》 。
九日晴,風。午後與錢稻孫遊小市。晚童亞鎮來假去銀三十元。
十日晴。上午寄二弟書籍二包,計《古學彙刊》第七至第十編八冊共一包,《居士傳》四冊,《復古篇[編]》三冊,《會稽》郡故書雜集》草本[註 36]〔2〕三冊共一包。下午曇。晚宋紫佩來。夜雨雪。
十一日曇。午後得二弟信,七日發(73)。又得陶念卿先生信,亦七日發。
十二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七十三),又書籍一包,計憨山《道德經註》二冊,《莊子內篇註》二冊,《天人感通錄》一冊,《會稽郡故書雜集》初稿三冊。
十三日曇,午後晴。下午自部至許季上家小坐。得宋紫佩來信。
十四日晴,大風。午後往城南醫院訪毛漱泉。
十五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往留黎廠,途遇季自求方來,因同往,至寶華堂買《說文校議》一部五冊,《說文段注訂補》一部八冊,共價四元。歸過南通館坐少頃,持麻糕一包而歸。夜得二弟信,十二日發(74)。
十六日晴,午同齊壽山之市飯。
十七日上午寄二弟信(七十四)。午後同常毅箴,黃芷澗之小市。夜雨。
十八日晴。午後遊小市。夜得二弟信,十五日發(75)。
十九日曇,上午晴。午後同齊壽山之市飯。
二十日晴。午後之小市買古泉七枚,直銅元三十,有“端平折三”一枚佳。
二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七十五)。午後之小市。夜韓壽晉來假去二十元。
二十二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得陳子英信,十八日發。午後劉立青來,捉令作畫。季自求來。許季上來,借《閱藏知津》去。魏福綿來。晚至廣和居餐,同坐有程伯高,許永康,季自求,而立青為主。
二十三日晴,風。上午得二弟信並柳惲詩二葉,十九日發(76)。午後之小市,因大風地攤絕少。晚宋紫佩來。
二十四日晴。無事。
二十五日午後得羽太福子函,十六日發。夜許季市來。
二十六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七十六)。答陶念欽先生信。得二弟所寄書籍兩束,計《小學答問》二部二冊,《文史通義》一部六午後至東交民巷寄相摸屋書店信,代子英匯書款日金三十圓,需中銀至四十元。下午得婦來書,二十二日從丁家弄朱宅發,頗謬。晚童亞鎮來,言已匯款百元於家,因即付之,复除下前所借之三十元,與之七十。
二十七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三日發(77)。夜譯《兒童觀念界之研究》 [註 37]〔3〕訖。
二十八日曇。上午寄陳子英信。下午至有正局買湯注陶詩石印本一冊,銀二角。又封套一束,五分。晚魏福綿來取去銀百元,雲便令家匯與二弟也。夜毛漱泉來,贈以《炭畫》一冊。
二十九日曇。星期三休息。午晴。午後往南通縣館訪季自求,以《文史通義》贈之。至青雲閣買牙粉一合,六角。至文明書局買仇十州繪文徵明書《飛燕外傳》一冊,一元六角。《黃癭瓢人物冊》一冊,九角六分。夜風。
三十日曇。上午得二弟明信片,雲由童亞鎮家匯款百元已到,二十六日發。夜微風。

註釋[编辑]

〔1〕刻書條例指紹興許廣記刻書舖刻書條例。

〔2〕《會稽郡故書雜集》草本魯迅十一月三日作序後,於是日及十二日將草本與初稿寄回紹興,交許廣記刻書舖刻印。

〔3〕《兒童觀念界之研究》日本高島平三郎作。譯文在《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紀要》(一九一五年三月),未收集。

十二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曇。寄二弟信(七十七)。午後風。晚季市來。
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前月二十八日發(78)。
三日曇。上午收十一月俸銀二百八十元。午後從王仲猷買得新華銀行儲蓄票一枚,價十元,第六十萬二千四百七十五號。
四日晴。上午與季市函。
五日午後同常毅箴之小市,買古泉二枚,正書“唐國通寶”一枚,“洪化通寶”一枚,共五銅元。下午往流黎廠買《支那本大小乘論》殘本七冊,價二元。夜胃痛。
六日晴。星期三休息。上午寄二弟信(七十八)。商契衡來。下午往留黎廠買南宋泉五枚“慶元折三”背“五”,“六”各一枚,“紹定折二”背“元”字一枚,“咸淳平泉”背“三”字一枚,又一價五角。又買《神州大觀》第六集一冊,一元七角五分;《三論玄義》一冊,一角零四厘。夜服姜飲。得二弟信,三日發(79)。風。
七日晴,風。午後同齊壽山出飲加非。以支那本藏經“情”字二冊贈許季上。寄商契衡信託借《類說》,不得。童亞鎮來貽茗二合,假去二十元。晚子佩來。
午後同齊壽山,戴螺舲,許季上至益錩飲加非。得相摸屋書店明信片,二日東京發。
九日晨至交民巷日郵局寄羽太家信,附與福子箋一枚,銀二十五圓,內十五元為年末之用也。午後同夏司長往留黎廠買書,自買《楷帖四十種》一部四冊,《續楷帖三十種》一部四冊,分裝兩匣,價共十六元八角五分。
十日上午寄二弟信(七十九)。午後往留黎廠代部買書。陳師曾為作山水四小幀,又允為作花卉也。
十一日曇。午後同齊壽山之小市。下午風。
十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附芳子信又書目二紙,八日發(80)。午後邀仲素,壽山,蘆舲,季上至益昌飯。得朱逖先信,本日發。晚訪季市。商契衡來。
十三日星期休息。午後季市來,又同至馬幼漁寓,見君默,臤士,逖先,中季,晚歸寓,還幼漁《四明六志》一部。夜宋紫佩來。季市來。服藥治胃。
十二日曇,下午風。買益昌餅餌兩種。
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答芳子箋(八十)。送程伯高《小學答問》一冊。下午風。晚季市送蒸鴨火腿一器。夜毛漱泉來。得陳子英信,十二日發。十二時頃小舅父自越中來,譚至二時頃。其行李在天津,借與被褥。
十六日無事。夜大風。
十七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十三日發(81)。夜風一陳。
十八日晴。午後至同記理髮。晚繞小市歸。
十九日午同稻孫至益昌飯,又買餅餌一合,一元二角。午後同季市至勸業場。
二十日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信(八十一)。午前許季上來談。下午至留黎廠買《爾雅正義》一部十本,一元。又石印漢碑尺寸四冊,一元二角五分。又買古竟一面,一元,四乳有四靈文。小舅父交來家托寄魚乾一合,又送牛肉兩小合。
二十一日曇。午後與齊壽山至小市。夜風。得二弟信,十八日發(82)。
二十二日晨雪積半寸,上午霽。毛漱泉將返越,來別,假銀二十元。午後同徐吉軒,許季上至通俗圖書館檢閱小說。
二十三日冬至。休息。午後季市來,即同至馬幼漁寓,晚歸。傷風。
二十四日晴。午後同齊壽山至小市。夜季市來。
二十五日上午稻孫來,以《哀史》二冊見借。寄二弟信(八十二)。同館朱姓者尚無棉衣,贈五元,托陳仲篪轉授。晚許詩荃來。夜風。
二十六日午後得二弟所寄印書格子紙十枚,十九日發。晚童亞鎮,王鏡清來。
二十七日晴,風。星期休息。午後至有正書局買《黃石齋夫人手書孝經》一冊,三角;《明拓漢隸屬地方》,《劉熊碑》,《黃初修孔子廟碑》,《匋齋藏瘞鶴銘》,《水前拓本瘞鶴銘》各一冊,共價二元五角五分。下午得二弟信,附三弟婦箋,二十三日發(83) 。得重久信,同日發。晚童亞鎮來假去銀三十元。
二十八日上午得本月俸二百八十元,托齊壽山存二百元,頒獎當差者八元。
二十九日曇。午後同齊壽山至益昌飯。
三十日曇。上午寄二弟信,附與芳子箋(八十三)。寄陳子英信。得羽太家信,二十日發。午後至留黎廠文明書局買《文衡山手書離騷》一冊,又《詩稿》一冊,《王覺斯自書詩》一冊,《王良常楷書論書剩語》一冊,《王夢樓自書快雨堂詩稿》一冊,《沉石田移竹圖》一冊,共價銀壹元四角二分五厘。又至有正書局買《張樗寮手書華嚴經墨跡》一冊,叁角五分;《黃小松{所}藏漢下午助湖北賑捐[註 38]〔1〕二元,收觀劇券一枚。買清秘閣紙八十枚,筆二支,價二元。晚舅父來談,假去十元。季市來。夜風。
三十一日晴。上午往馬幼漁寓,見朱逖先,沈尹默,臤士,錢中季,汪旭初,吳[胡]仰曾,許季市,午飯後歸。得陳師曾明信片。晚本部社會教育司同人公會於西珠市口金谷春,同坐為徐吉軒,黃芷澗,許季上,戴蘆盦,常毅箴,齊壽山,祁柏岡,林松堅,吳文瑄,王仲猷,共十一人。夜黃元生來。張協和送美味膳,受滋返餌。

註釋[编辑]

〔1〕湖北賑捐一九一四年秋,湖北江漢,襄陽等三十餘縣水,乾旱,蟲災嚴重,僅漢川等四縣災民即多個六十萬人。九月十九日,湖北省向北京政府請求救濟。

註解[编辑]


  1. 熱河文津閣書指《四庫全書》。”此書乾隆四十七年編成後抄寫七部,其中一部藏於承德“避暑山莊”的文津閣,共三萬六千多冊。教育部擬充實京師圖書館,將之調京後,被內務部截取。經多次交涉,於次年九月移交教育部。
  2. 德律風英語電話的譯音,意為電話。
  3. 《勁草》歷史小說,俄國阿。托爾斯泰著。周作人留日時自英譯本重譯,魯迅曾予幫助並作序。此時魯迅為之投寄中華書局,不久被退回。
  4. 《炭畫》中篇小說,波蘭顯克微支著。周作人留日時自英譯本重譯。曾先後投寄商務印書館和中華書局如何採用。經魯迅與上海文明書局聯繫後於本年四月出版。
  5. 應試知事袁世凱在復闢帝製過程中,令第一屆考試在九一四年二月十五日古董,應試者需三人作保。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五年曾先行舉辦考試多次,其間插入轉托請魯迅作保者三十多人。
  6. 紀念日指“統一紀念日”。
  7. 孔教會中人古董丁祭孔教會,一九一二年秋陳煥章等在上海發起,邀康有為任會長。總會後遷至北京。曾發行《孔教會雜誌》。“丁祭”,每年仲春或仲秋的上旬丁日古董的祭孔典禮。
  8. 丸善指丸善书店,即丸善株式会社。日本东京的一家大书店,除发行新书刊外,还经营代办欧美书刊。鲁迅留日时常往该店购书。回国后仍托其邮购图书。
  9. 錄《雲谷雜記》魯迅在上年六月一日抄畢《雲谷雜記》(《說郛》本)後,陸續校訂並作批註。本日開始謄清,二十二日寫畢,成為定本。
  10. 指謄清《沉下魯文是日起據南京抄本謄正,五月二十四日完成。
  11. 孔社袁世凱扶植的一個尊貴孔團體,一九一三年四月成立於北京。本年四月古董成立週年紀念活動。
  12. 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會址設在教育部禮堂等處,展出字畫、刺繡、編織、玩具等,展期一月。其間魯迅常往值班。
  13. 《約法》指《中華民國約法》。這部約法改《臨時約法》中的責任內閣制為總統制,廢國務院改建總統府政事堂,為袁世凱恢復帝製作了準備。
  14. 兒童藝術審查會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閉幕後,教育部即派有關部員對展品進行審查,評估優劣。月二十四日結束,評出甲等獎一五一人,乙等獎四二三人。
  15. 角黍即粽子。
  16. 莓即草莓。
  17. 指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閉幕後,從展品中選出一○重大共一二五件,交中國籌備
  18. 《異域文譚》或作《異或文談》,此稿佚。
  19. 為替券日語:匯票。
  20. 《炭画》约言即本年一月十六日鲁迅代表周作人与上海文明书局代表订立的印行《炭画》合同。
  21. 《會稽記》即孔靈符《會稽記》,原書佚,此係從《說郛》第六十三冊中錄出,魯迅曾作《孔靈符<會稽記>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22. 《典》魯迅從《太平御覽》等書中輯出,並作《 <典錄>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23. 《會稽舊記》即晉代賀循所撰《會稽記》,原書佚。此係從《寶慶會稽續志》,《會稽三賦注》等書中輯出,魯迅曾作《賀循<會稽記>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24. 《會稽先賢傳》原書佚。此係從《太平御覽》,《初學記》等書中輯出,魯迅曾作《謝承<會稽先賢傳>序》,後都收入《會稽郡故書雜集》,序文現又編入《古籍序跋集》。
  25. 金陵刻經處《日記》又作南京刻經處。專事刻印佛經,規模大而校刻精確}。所刻佛經在亞洲各佛教國很有影響。
  26. 擬刻《百喻經》魯迅為祝母壽,托金陵刻經處刻印《百喻經》一百冊,前後共匯款六十元,一九一五年一月印成。餘資六元撥刻《地藏十輪經》。
  27. 進敘四等按當時《中央行政官官等法》,除特任官外,官分九等,僉事屬薦任官,有四五兩等。魯迅原為五等官,現提至四等。
  28. 寫《志林》四葉魯迅校錄後並作《 <志林>序》,序文現編入《古籍序跋集》。
  29. 《閨情》小說,希臘藹夫達利阿諦思著。周作人將它與另兩篇譯文以《新希臘小說》三篇》為題,發表於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出版的《社叢刊》第二期。
  30. 工業專門學校即國立北京工業專門學校,在北京西四牌樓祖家街,設有機械、電機、機織、應用化學等科。
  31. 文官甄別合格證書經文官高等委員會甄別批准,發給魯迅教育部僉事合格證書。
  32. 西什庫第四中學在北京西安門內西什庫後庫,創立於一九○六年,一九一
  33. 高等師範附屬小學即國立北京高等師範學校附屬小學,一九一二年成立,校址在廠甸。
  34. 古物陳列所屬內務部,一九一四年十月十一日開幕,逐步承接德清行宮及瀋陽清故宮兩處所藏文物古玩。
  35. 刻書條例指紹興許廣記刻書舖刻書條例。
  36. 《會稽郡故書雜集》草本魯迅十一月三日作序序,於是日及十二日將草本與初稿寄回紹興,交許廣記刻書舖刻刻印。
  37. 《兒童觀念界之研究》日本高島平三郎作。譯文發表於《全國兒童藝術展覽會紀要》(一九一五年三月),未收集。
  38. 湖北賑捐一九一四年秋,湖北江漢,襄陽等三十餘縣水,乾旱,蟲災嚴重,僅漢川等四縣災民即超過六十萬人。九月十九日,湖北省向北京政府請求救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